雅阁书屋 > 其他小说 > 算命先生助我拿下妈妈 > 妈【算命先生助我拿下妈妈】(23)
    【算命先生助我拿下妈妈】(23)

    作者:东东73

    218年1月27日

    数字:16

    妈妈和大姨羞答答地进入到浴室,面色红润的两个人,都做着相同的动作, 双手挡住自己的下体。

    而我的肉根,已经坚挺,似乎在炫耀着,寻找着它该呆在的肉洞。

    两人一同跨到浴缸,浴缸的水瞬间就减少了一大半。

    我想着,让她们先泡,我也把热水继续开着。

    「妈妈,我要看你们真正的爱一次,好吗?」

    我用颤抖和期待的语气问着。

    妈妈们当然知道我的意思。

    「不正经。」

    大姨说着,用手拍了一些水在我身上。

    「我真的好想好想你们也彼此爱彼此一下,我会好好爱你们,爱一辈子。谁 都不会知道今天的事情,好吗?两位妈妈?」

    我哀求地语气接着说。

    「就你事多。」

    妈妈红着脸说。

    「妈,来嘛,乖,不怕。」

    我激动地说,感觉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也得慢慢来。

    「到底要我们怎样做?」

    大姨假装生气地说。

    「我的两位爱人,我希望你们听我的,我说什么你们就做什么好吗?」 我还是颤抖地说。

    「我们先洗干净身子吧。」

    妈妈说着,拉着大姨起来,在外边淋浴,彼此涂了些沐浴露,快速地擦拭。

    「妈,你帮大妈洗,大妈帮妈洗。」

    我说。

    妈妈和大姨两个很认真地擦拭着对方,这个好像对她们来说还算经常吧,毕 竟这么多年的姐妹,在一起洗澡的次数也多。

    没几分钟,她们就冲水了。

    头发并没有打湿,只是脖子处,耷拉着一些打湿的秀发,很是吸引人。

    「两位妈妈,你们亲吻吧。」

    我冲动地说道。

    然后很仔细,很贴近她们。

    她们好像看着对方,都有点不好意思,脸更加红了。

    手自然分开搭在彼此的双肩和腰上。

    她们没再说话,嘴唇慢慢地接近,眼睛已经闭上了。

    终于,两片同性之间的唇,贴在一起了。

    妈妈先张开双唇,然后大姨也张开双唇,合在对方的上下唇,舌头并没有伸 出来。

    我不想打扰她们的境界,我慢慢地关注。

    果然,没一会儿,大姨先把舌头伸出来,在妈妈嘴里。

    妈妈也吸允着,然后也伸出自己舌头,在她姐姐的嘴中,搅动。

    那时候的我,全身都颤抖,特别地激动,肉根已经涨到最极点。

    虽然才是刚刚开始,但我觉得我真的受不了,手也在自己的肉根上套弄。

    亲吻了几分钟,妈妈和大姨都情不自禁地「嗯……」 叫着,很轻,很细。

    但听着特别舒服。

    人类的本能就是这样,吻着吻着,手会在对方身上游走。

    那些说只有男的会在接吻的时候摸女的身子,都是胡说。

    妈妈和大姨都在抚摸着对方,手臂,腰,后背,屁股。

    都是轮流摸着,我就等着她们什么时候摸对方的乳房。

    随着呻吟声地连续和加速,妈妈先抓住大姨的大乳房,大姨身体跟随着「嗯」 的一声,颤抖一下。

    然后也像得到指示一般,也抓住比自己小一些的妹妹的乳房。

    女人似乎比男人更懂得在乳房乳头上找感觉,看着两个我最亲密的人,在我 面前亲吻,抚摸对方胸部,身体不停扭动,嘴里在对方口中发出的呻吟声。

    我都快要忍不住射了出来,用力捏着自己的肉根,让感觉消退。

    我看到妈妈和大姨,捏着对方的乳头,和我的动作不一样。

    我的很多时候就是中指弹着,她们却是直指和拇指捏住,然后轻轻地放开, 又粘合起来,没有余下多余的动作。

    都是如此,我也知道有时候同性的感觉,是真的不一样,反正我是打死不会 跟男人怎样的。

    妈妈和大姨的下巴,都已经流下很多唾液,随着水流到了胸部上。

    水流并不多,因为水已经关了,在她们身上有的是刚才没擦拭的水。

    彼此的胸没有贴在一起,流下去的唾液很多,这可能因为她们彼此是同性, 并不喜欢吞下对方的唾液的原因,所以很多都流下来。

    妈妈先用流下来的唾液涂满了大姨的整个乳房,在灯光的照射下,闪闪点点。

    而且看得出来,有些粘性,大姨则是大声呻吟着。

    然后也用力捏着妈妈的整个乳房,唾液都粘满了妈妈整个胸口。

    因为上面的唾液还在不停流下,这点我是很惊奇,因为我接吻也会分泌很多 唾液,但是不知不觉都会吞下,或者对方会吞下。

    「抱在一起,让两个奶子贴在一起。」

    我命令似的说,声音同样颤抖。

    妈妈两人也听话的离开了彼此的唇,然后紧抱在一起,两个被挤压的奶子变 形了,贴在了一起。

    「嗯……」

    妈妈长长的呻吟出来。

    大姨不自觉地舔着妈妈的耳朵,妈妈更加疯狂地呻吟,现在的妈妈已经深入 了,深入到这境界里,把我在身边都可能忘了。

    妈妈也跟着亲吻大姨的耳朵,耳垂,大姨的呻吟声比妈妈轻多了。

    妈妈的感觉比大姨好像来得快,也大。

    身体的不自觉扭动,也让两对奶子变成不断地摩擦,上面的粘液,发出「啧 啧」

    的声音。

    在很安静地环境下,这些声音听得如此清晰,包括她们亲舔对方的耳朵的「 啧啧」

    声。

    我享受着,我沉迷着这种声音,虽然我的肉根想马上进入她们的身体,但是 我享受着这种刺激。

    「妈,舔下来,慢慢地像我一样舔您舔着大妈妈。」 我说着。

    妈妈和大姨现在完全是听从于我,让我感动的同时,更加有成就感。

    妈妈舔着大姨的脖子,然后滑到锁骨,虽然大姨蛮胖,但是锁骨处也很性感。

    妈妈在大姨锁骨舔着,学着我舔她一样。

    然后就用舌头游到大姨的丰满的乳房上,把乳头含入自己口中。

    大姨「啊……」

    地一声,用双手抱着妈妈的头,用力压下去。

    「嗯……嗯……」

    地呻吟声从喉腔发出,特别地刺激和诱人。

    妈妈换着两个乳头含入,舌头也在乳头上转圈,看着不太灵活,但是也能让 大姨来了很大的感觉。

    妈妈半蹲着,很累,所以含了一下就蹲下了。

    然后转过脸看了我一下,好像在等着我的命令似的。

    我心想,这个之前也舔过,还犹豫什么。

    大姨的感觉不能停,她自己好像受不了了,把妈妈头压在自己那蜜穴上,妈妈也痴迷地张开自己的嘴,用舌头先舔了一下大姨的阴毛,含入一些在口中。

    大姨则是呻吟地压着妈妈的头,好像等不及了。

    我自己的头也在不触碰到她们的情况下,最近距离地观看着。

    灯光很亮很亮,我看得很清楚。

    妈妈一边含着,一只手提上来,拇指压着大姨的阴帝,其余四个手指在那两 瓣翅膀中抚摸,然后中指弯曲着划过那肉缝,闪亮亮的淫液也粘满了妈妈的手指。

    这样我也算学到了,平时我一般都是用手先摸。

    现在妈妈是用嘴先刺激,然后再用手来刺激。

    持续了一会儿,妈妈放开手,双手和大姨十指交叉,用自己的舌头舔着大姨 的阴帝。

    没舔几下,大姨和妈妈交叉的手就握得更紧。

    大姨叫唤着,丰满的身体弯曲了一些,明显让自己的下体多凸出来一点。

    这样可能妈妈不能很自由地舔,所以我示意大姨脚踩在我的膝盖上,我也是 蹲着。

    这样,我看得更清楚了,妈妈也更卖力地舔着。

    大姨那肥嫩的肉穴,已经泛滥成河,淫液就也和妈妈的唾液一起滴落,妈妈 还是慢慢舔着阴帝。

    然后双手和大姨的解脱出来,慢慢用双手的拇指,掰开大姨的两瓣阴唇,里 面粉嫩的内阴唇和阴帝更显现出来,然后妈妈把舌头伸得很长,学着我舔她的蜜 穴一样,用舌根包住大姨的整个蜜穴,舌根在阴帝处,舌尖在那流着淫液的肉洞 口,然后像狗舔一样,上下滑动,舌尖往上勾。

    大姨颤抖着身体停不下来,我知道这个是高潮了,想不到大姨这么快,肯定 是因为是同性的原因。

    妈妈嘴上软趴趴地挂了一根大姨的阴毛,长长的,妈妈没发觉。

    还是那样的动作继续着,然后再用一根直指,慢慢挤进那冒着热气,流着热 液的洞穴中去。

    「啧啧」

    地声音,像是一些泡泡被挤破的声音一样,当整个直指都进入的时候,妈妈 的动作加快了,舌头还是不停地舔着阴帝。

    妈妈手指快速的动作刺激着大姨。

    伴随着手指每一次的有力的冲击,快感一点一点的积聚,从阴道逐渐向全身 扩散,浑身上下变得异常敏感,直到感觉受不了了。

    感觉到它在体内进出,进去的时候就很舒服很满足,出去的时候就着急就特 别的想要。

    要是这个时候我插入玩一个「九浅一深」,大姨会急的乱扭乱叫的。

    我认真地观察着,这时候感觉到大姨阴道收缩,浑身颤抖,神志不清,像过 电一样。

    妈妈的唇也离开大姨的阴帝,眼神往上,直指地注视着大姨,虽然大姨闭着 眼。

    妈妈也是呻吟着,带着哭腔般地呻吟,她也知道自己的姐姐要再一次高潮, 这次她要卖力。

    「啧啧啧……啧啧啧……」

    的声音,加上两个女人的呻吟声,就像一道美味佳肴,一应俱全,只待最后 品尝的人,而且,就是这个唯一能品尝的人。

    我的欲望像满山的小树,无穷无尽伸着,渴望着,那么强。

    每一枝一叶都含着禁忌果实的甜,含着到达以后那无穷无尽的生长,含着到 达后我的魂如空灵飘荡,含着到达后我每一寸皮肤都在颤抖,含着到达后我们三 人的灵与欲无尽地结合。

    赤身裸体的我们也未感到凉意。

    妈妈在光亮中用手指快速地插进大姨的身体。

    大姨的下部温暖湿润,另一旁的我也感觉到了,她好像等待着我。

    一种光亮一样的渴望,渗透到我心里,我在一个又一个波浪上飘浮,和她们 一起,每一个波浪都有可能把我们送上峰巅。

    这真是无边无际的波浪,甜蜜着我,甜蜜着妈妈,甜蜜着大姨。

    我像抓住梦一样,抓住大姨,把大姨抱到洗漱台,这无可奈何的一刻,我忍 受不住了,大姨呻吟着,我没看妈妈在干嘛,可能在注视着我们。

    我分开大姨的缝隙,那缝隙在妈妈手指之前的助攻下,是陷陷的,那么饱满 ,合拢时几乎什么也看不见,分开时,我就看见了那酒色的唇瓣,和细小的一点 茎蕊。

    它由于羞辱,微微膨胀起来,我有点好奇和颤抖地看着它,像剥开一个珍美 的小桔子似的,看她的小蕊微微鼓起,变得甜润,当触及它的时候就触及了那遥 远的叫喊,也如同含羞草一般,轻轻缩入。

    我用手指探寻它,感到了那紧张,真空的吸吮。

    大姨的脸色羞涩,期待着引我进入。

    我手指抽离那缝隙的同时,像把大姨的魂都抽离开了。

    「嗯……」,那么地洪亮,第一次感受到大姨洪亮的呻吟声。

    这洪亮的呻吟声,像是要把我吃来了,化了。

    我挺着快要爆炸的肉根,顶在那茎蕊处,摩擦着,大姨叫唤着。

    这时候,妈妈也站起来,在旁边看着,也同样轻吟着。

    大姨分开着那陷陷的缝隙,像一个嗷嗷待哺地嘴,而我的根,就是它的食。

    我慢慢地顶入,九浅一深地让大姨感受着,大姨果然乱扭乱叫了起来。

    由于之前看到妈妈和大姨的画面,我无需再忍耐,匀速到加速,大姨在我的 抽动中,双手挎着我的脖子,吻着我的唇,我的舌根如同进入她的身体,吸得狠 的同时又是一种享受。

    我坚持不到五分钟,那一股精华如脱堂炮弹一般,在大姨身体内爆炸了…… 我脑子也一片空白,灵魂抽离了身体,游荡在何处?我不知觉…………抱在一起 不知有多久,等我清醒过来的时候,妈妈已经在浴缸泡着了。

    看着我们笑了笑。

    大姨无力地挣脱了,下了台,摇晃着进到浴缸,和妈妈一起。

    我也跟着进去,三个人,一个浴缸,脚交迭在彼此的腿上。

    我抚摸着我已经软如泥鳅的肉根,让它洗净。

    这时妈妈的手抓住,帮我在热水里翻洗。

    麻麻的感觉,美不胜收。

    三个人,在无言的环境中,妈妈抚摸着我的下体,我靠在大姨丰腴的怀里。

    热水的喷头在浴缸不停地开着,我拿起来,对着妈妈的脸射过去。

    「啊……」

    妈妈笑着挡住了,奈何挡不住那么多,妈妈的头发打湿了,我转身靠在妈妈 怀里,对着还在迷离的大姨一通乱射,大姨也叫了起来,三个人的笑声顿起。

    「我本来想让两位妈妈自己给彼此高潮的,但是我忍不住,你们太吸引人了 ,太美了。」

    我满足地夸着她们。

    「就你会说,哈哈。」

    妈妈笑着说。

    「大妈妈,舒服吗?」

    我问。

    「要死的感觉,太美了,为什么能有这么美的事,我这辈子值了。」 大姨动情地说。

    可以感受得出,大姨这次是享受到最顶级的盛宴。

    「以后还会有的,我的妈妈。」

    我说。

    「姨值了,现在就算叫我死了,我也值了。」

    大姨好像还没抽离出来,继续说着,眼睛微闭。

    「别说这种晦气的话,呸呸呸。」

    我说。

    妈妈在旁边呵呵笑。

    「妈,等下到您了,让大妈妈好好服侍您。」

    我说。

    「去你的。」

    妈妈笑着说。

    「妈,您想要了吗?」

    我问道。

    「废话,明知故问。」

    妈妈说完,又红着脸。

    「大姨,醒醒来。」

    说完,我帮大姨洗脸,让水冲洗着她。

    「好了,姨回来了,刚才姨是过着神仙的日子,真不想回来。来吧,我的小 情人,以后姨就是你的,你想怎样就怎样,你就是把姨弄烂都行。」 大姨说完,又抱着我,然后另一只手拉着妈妈一起抱起来。

    三个人的拥抱。

    「妈妈也是。」

    妈妈羞涩地随着大姨的话。

    我感动地流着泪,被大姨看到,有点吓到的感觉。

    「咋就哭了呢?姨和你妈妈都没哭?」

    大姨担心地问。

    「我太爱你们了,谢谢你们的爱。」

    我深情地说。

    「以后我们姐妹两,不,三姐妹,都是你的。反正我和你妈妈,就只认你了 ,只要他们不知道,你想趴在我们身上到我们死都行。」 大姨说着,妈妈也点头回应。

    她们姐妹两真的是心有灵犀!当然,我也不可能再做什么过分的事,到这一 步已经很满足了。

    「出去吧,让,妈妈也享受她姐姐的服务。」

    我说。

    妈妈乖巧地点头,大姨是微笑地吻了我一下。

    我帮着她们两个擦干身子,吹完头发,都过了差不多分钟,妈妈先吹完 ,裸着身子去床上躺着。

    等我吹完大姨的,就把所有能开的等都打开了。

    大姨也躺过去,两个人并排躺着。

    「开始,我的女人们。」

    我说着。

    大姨微笑地转身过去,妈妈闭着眼,大姨用嘴唇寻找妈妈的嘴唇,妈妈直接 给了渴望的舌根,它在大姨的嘴里翻腾曲转,她们两个突然抱得更加勐烈,身体 间坚硬地摩擦,手快速地游走在各自的身上,我被她们的疯狂吓到了,刚刚是那 么温柔优美,这次是这么坚决而有力量。

    大姨的吻开始游走在妈妈的颈部,耳根和耳朵眼里,灵巧的舌尖让我看得酥 麻而奔腾,相信妈妈也是同样的。

    靠得如此近,我想压制着自己情绪,鼻子却能闻到妈妈激烈的喘气声,大姨 的手越过妈妈的胸托,轻轻摩擦她的胸膛上的明珠。

    大姨的舌尖不断刺激妈妈一只乳头,妈妈低吟更大了,低吟中彷佛请求着大 姨的所有需求。

    我那东西在我手上变得硬挺起来!我们三个人的身体又慢慢地爬到处于亢奋 的边缘上,特别是妈妈,这回是她的旅行。

    妈妈那痛快地呻吟声,喘息声,肆无忌惮地跃入我耳中,更给了我一种催促 ,使得我的那东西又一次爬到坚挺的顶峰。

    隐隐发痛。

    大姨舌尖又划过妈妈那微微凸出的腹部,不做停留,直接来到只有几处丛草 杂生之地,那是妈妈最为美丽的地方。

    躲藏不了的阴帝,是因为没有过多的丛草,在那里含羞待放。

    缝隙中的那抹清泉,正不断地冒出晶莹剔透的泉液。

    大姨的舌尖在妈妈的下体处跳舞,虽然不算熟练,但也是别有一番风味。

    没一会,唾液随着舌尖,打湿了那已经开放了的芯蕊,一滴顺着往下滑,来 到泉眼处,带着泉眼那股泉液,往下流。

    舔过那紧闭的玉门,然后滴落在白色的床单。

    如一滴冰,晶莹的冰,然后被床单慢慢吸收……一滴一滴地落,湿了的床单 在不断地扩大。

    妈妈干净,粉嫩的芯蕊,浅色的唇翅,让大姨注视了几秒钟,好像是觉得不 可思议,这么近距离看着都是这么嫩,与大多数的女性都不同。

    「好美,好美!」

    大姨突然说着。

    「是不是以前没看过这么近距离的,这么认真的观察?」 我问。

    「嗯。」

    大姨回答着,然后舌头在妈妈双腿间继续着。

    这时候我却看不清,只能看到大姨整个嘴唇都压上去,「噗噗噗」 地啜饮。

    妈妈哭泣般的呻吟声,又回荡起来,整个世界,好像就只有这两种声音。

    我用手扶着大姨的腰,大姨心领神会,和妈妈来一个69式。

    妈妈感觉到,也扶着大姨的臀,睁开眼,随着大姨的下压,也舔了起来。

    两个女人在我面前互相吮吸啜饮,我如果能做到望梅止渴?妈妈躺着,我把 大姨拉起来,让她跨在妈妈的脸上,后背对着我。

    我俯下身,在刚才大姨耕耘的芯蕊上,舔了下去。

    同样地吮吸啜饮,如美酒般地留恋。

    大姨和妈妈都在呻吟着,大姨低吟,妈妈高声呻吟,相辅相成。

    我示意大姨也把臀部压过来,就这样,大姨压在妈妈身上,她们胸对胸,嘴 对嘴地亲吻,我在她们两腿间,两边取物,大姨玉穴的淫液和我的唾液,滴落在 下方妈妈的美穴上,滴在那几个丛草上,然后我又探过嘴,在妈妈的芯蕊上吮吸 ,每一次地轻咬,妈妈都颤抖着身体,高声呻吟。

    手指已经准备破泉而入,「噗」

    地一声,我中指进入了那湿润而温暖的泉眼中。

    一股劲在不断地推出我的手指,我轻轻往前,妈妈呻吟声在拉长尾音。

    「嗯……」

    适应了我的手指,我加快了速度,就这样,妈妈在我手指的工作下,一股暖 流逼出。

    我又示意大姨和妈妈69式,我的肉根就在妈妈丛草上,大姨含入我的肉根 ,马上被一群热气包裹,然后舌根和嘴里的壁肉相互挤压。

    吞吐着,舌尖在我马眼处,快速地舔着。

    我抽出来,手指也抽出妈妈的洞穴,然后用肉根对着妈妈的泉眼,轻轻插进 去,

    没入根处,又抽出来,妈妈也随着我的运动,娇声不断。

    抽出来我并不是马上进入,而是让大姨又含入她口中,彼此交替着……大姨 的唾液和妈妈的泉水,都浸湿着我坚挺的肉根。

    「妈,我要进后面。」

    我激动地说。

    「嗯。」

    妈妈回答道。

    「大妈妈,扶着进到后面。」

    我说。

    然后大姨拿着我的肉根,画了很多圈,为的是把很多淫液涂在我龟头和玉门 处。

    「大妈妈,吐一个唾液。」

    我说。

    大姨也乖巧地吐在我龟头上,然后用手涂匀。

    看着大姨的表情,完全和妈妈一样,沉迷其中。

    我的龟头在大姨手里,然后贴在妈妈的玉门处。

    我轻轻地挤进去,大姨还是扶着,这时候妈妈「嗯……」 地叫出来。

    大姨也连续地低吟着,好像是插在她身上一般。

    进入妈妈的后门,是比较容易的,比较有过几次经历。

    但还是很紧很紧,包裹着的感觉,同样的让我迷失。

    「大妈妈,舔妈妈,舔我的卵。」

    我直直地说。

    妈妈在呻吟,大姨得到指示,舔着妈妈的芯蕊,然后又到我抽进抽出的肉根 中间舔着。

    三个人都在呻吟,妈妈的是洪亮的呻吟声,大姨也偶尔大声,多数是低吟。

    我是闷声呻吟。

    看着妈妈玉门,在我抽进抽出带出来的嫩红血丝肉壁,我激动无比。

    我进出几百下,抽出了,还带出一些有色的液体,只是一点点。

    然后大姨又含入我的肉根,我示意大姨舔下妈妈的玉门。

    大姨犹豫地看着我一下,然后就用舌尖舔了起来,妈妈扭动着身体,呻吟不 断。

    舔了几下,大姨有点想呕,我拿了一张纸,让她擦拭。

    这下大姨慢慢适应。

    「逼也要舔,后面也舔。」

    我命令地说。

    大姨「嗯嗯嗯」

    不知道是回答还是呻吟。

    然后是来到妈妈头上,妈妈还在舔着大姨的芯蕊,大姨的芯蕊不像妈妈那么 美的颜色,但是同样迷人。

    我让妈妈含入我的肉根,多沾点唾液。

    「妈,你也吐一个唾液。」

    妈妈心领神会,吐了出来。

    由于妈妈在下边,脸朝上,吐出来都在自己唇边,然后用手涂抹着我龟头。

    妈妈并没有让我龟头在大姨的缝隙中沾湿,而是直接对着大姨的玉门,挤压 着。

    我自己倒没有开始。

    大姨的玉门边上丛草乱生,虽然不多,但是很美,龟头触碰,麻麻的感觉。

    「啊……」

    大姨一声叫唤,我感觉到一股冰冷的感觉,原来妈妈已经把我龟头挤进去了。

    因为开始的挤压,然后突然地滑入,使得大姨大声呻吟了一下。

    大姨的比妈妈紧实,而且肥囊囊的感觉。

    龟头冲破第一道关,进入里面就觉得空洞洞的。

    妈妈在下面观察着,没有再动。

    「妈,您舔啊。」

    我说。

    然后妈妈也学着刚才大姨那般来回舔我的肉根和大姨的缝隙芯蕊。

    抽动了一会儿,我感觉来了,觉得不能就这么射了,就抽出来。

    这回抽出的同时,大姨「啊……」

    地大叫一下,然后流出蛮多异物。

    我显然没想到,全部滴落在妈妈唇上,妈妈紧闭着双唇,「嗯嗯嗯」 地叫,显然很怕。

    我有点想笑,然后马上拿纸,帮妈妈擦拭那滴落下来的几滴异物,和把大姨 玉门边上都擦拭干净。

    擦拭完,妈妈才笑着拍打我几下。

    「舔大姨的啊。」

    我说。

    然后妈妈把大姨的臀部往下拉,舌尖在大姨的玉门处舔着。

    其实并不觉得怎样,反正我觉得性爱,不能有洁癖,要不然就不能享受。

    既然擦拭干净了,就没什么。

    有点味道,是正常的,亲吻也同样有。

    妈妈舔了几次,大姨也反应地很强烈。

    然后就继续着,只要她们自己能接受就好。

    我想最后的爆发,这回一定是给妈妈。

    让妈妈帮大姨舔了几分钟,我示意大姨也躺下,我抬起妈妈双腿,让躺在后 边的大姨,拿着我的肉根,插入妈妈的泉眼。

    「噗」

    一声,我的肉根挤进去了,然后开始匀速地运动。

    大姨不自觉地摸起我的蛋蛋,这让我更加舒服。

    有时候缓缓滑出,然后快速而用力地顶入,要顶入妈妈最深处的地方,感受 彼此最为勇勐地撞击。

    妈妈的哭泣呻吟,是给我最大的鼓励,我尝试了十几下。

    妈妈战栗着身子,大姨也随着这种撞击声,不知不觉地大神呻吟,时不时探 头过去,亲舔我的蛋蛋。

    在最后冲刺的时候,我示意大姨别离太近,不然不方便快速地进入。

    我很快地进入到疯狂中,由刚才的有节奏,和谐地跳着慢三,慢四。

    变成现在的快三,快四地刺入。

    随后的我,在欲死欲仙的快感中跨入仙的境界,那里仙乐齐鸣,空气中升腾 着氤氲的体香。

    我在这体香的熏染下,颤栗的身体随之变成亢奋,变得很酥软……我如仙一 般,悬在半空,我想寻找某样东西,然后抓住它,往上爬,不停地往上爬……直 到饥渴,直到燃烧,直到灼热……让那来自仙境的精华,来浇灌着我,来熄灭我 体内的火虫。

    我似梦般地呻吟着,在一阵和妈妈痛快而变型的叫唤声之后,我满足了妈妈 ,妈妈更加满足了我……火,还在燃烧,但已经无力,已被这一股精华浇灭。

    我趴着妈妈身上,大姨颤抖地身子也爬上来,紧抱着我们两人。

    还在不停地颤栗,胸部摩擦着我的臂弯,饥渴的双唇吃着我的耳朵,我的颈。

    我和妈妈两人已在仙界,大姨好像也想再一次来到我们这边,只可惜,这次 是我和妈妈。

    ……趴在妈妈身上,肉根慢慢变软,然后滑出那泉眼,随之而流出的是那浇 灭我们火虫的精华。

    大姨也不动了,深深地吸气,呼气声,这时候听得如此亲切。

    为什么变成这样?变成这样是

    好是坏?我是不是把她们带到一种禁忌之外更加疯癫之处?我不敢想,我也不去想。

    我伤害了谁?谁因我们而受伤?没有。

    因为这只有我们知道,秘密之所以没伤害到人,就是因为它是秘密。

    今天妈妈的大姨满足的是我的欲望,我那不堪的欲望。

    然而她们并不是被我强迫的,反之而来的是她们体验到人生从而未有的东西。

    她们需要着东西,她们应该有这种东西。

    至少是我们应该拥有,至于别人?我无从考究,也无从轻判。

    对与错,在对的情况下,它是错的。

    在错的情况下,又可以是对的。

    大千世界,我也从不敢断言只有我一个人是这样。

    所以我幸运的地方是很多,妈妈是我的幸运,大姨小姨都是。

    石大哥她们夫妻两也是,还有一些网上的朋友是,近十年的朋友,有你们真 好。

    有时候人就是这样,无穷无尽地索取,变得贪得无厌。

    我也许是这样的人,我的索取就是性,让我贪得无厌地是妈妈她们给予我的 性。

    这是一段性之旅,旅行的意义何在?我不知。

    至少敢活自己,敢于责任。

    看着身下的妈妈,身边的大姨,我拥吻着她们,三个人又一次地拥吻在一起。

    这个是性福之后的爱。

    「妈妈,大妈妈,你们开心吗?说实话,我这样的要求有没有为难或者让你 们觉得很不舒服,不情愿?」

    我满足地问着。

    「妈不觉得怎样,只要别人不知道,我们能满足你的都满足,而且妈也很享 受。」

    妈妈还是羞答答地说。

    「大妈妈,您呢?」

    我说着,然后捏着大姨那丰满的乳房。

    「大妈妈是你的人了,只要大妈妈能经得起,都愿意。」 大姨开心地说。

    「放心,两位妈妈,我会好好疼你们,不会让你们伤心。如果我有什么让你 们不情愿的,一定说出来。我们不是说过了,要毫无保留地告诉对方心里的想法。能不能那是另说。」 我说道。

    「嗯。」

    妈妈道。

    「你真是让我享受到了,真不敢想象这东西能这么爽。」 大姨说着。

    「那您和姨夫难道都没有这么爽吗?」

    我问道。

    「以前觉得那种高潮就是最爽的,想不到和你还有你妈妈这样做,会这么舒 服。以前那种只有不到十分之一。哎,作孽啊,既然和你和你妈这么爽,是不是 亲人之间做爱,会更加刺激?」

    大姨问。

    「那肯定啊,最主要的就是这个。不然你以为你随便找个男孩子做爱,就能 这么爽吗?而且很多很多人都会想和自己妈妈做爱,我网上聊了很多。」 我说。

    「你不会和别人说我们的事吧?」

    妈妈担心地问。

    「对啊,你不会告诉别人吧?」

    大姨也问着。

    「哎呦,放心吧,网上谁也不认识谁。而且别人也有,这个没什么担心的。

    我也不会傻到说出自己名字和,那就很危险的。」 我说。

    「千万别让别人知道,如果亲戚朋友知道了,我是死了算了。」 妈妈担心地说。

    「妈,不会的。我怎么可能让别人知道。我只是说,世上还有很多和我们一 样的,和自己儿子做爱的母亲。我们就聊这些,真真假假我们聊聊而已。」 我说。

    「那就好,千万不能让人知道。」

    妈妈说。

    「你这不要脸的东西,说实话,有没有和我们这相彷年纪的女人做爱?」 大姨问。

    「有啊。」

    我笑着说。

    「哼,还真有啊。」

    大姨弱弱地说。

    「哈哈,还有小姨啊。」

    我笑着说,其实我还真除了她们,找过的,只是不能说。

    「臭小子。哈哈。」

    大姨笑着说。

    「还要操吗?」

    大姨突然问。

    「大妈妈还想要啊?」

    我淫笑着问。

    「要。」

    大姨说完,呵呵笑,也觉得自己不好意思。

    在我面前这么不要脸。

    「我也喜欢你们说脏话,大妈妈说到操,我都有反应了。」 我说。

    「那就来,你还来吗?」

    大姨说完,转向妈妈,是问妈妈。

    「嗯。」

    妈妈也不好意思地说。

    「来吧,我的女皇,把我卵吃硬起来。」

    我故意把话说得很俗。

    说完,我拉着妈妈和大姨,一起吃我的肉根。

    、「都张开嘴巴,一人含一半,然后你们的嘴唇能对着彼此的嘴唇。」 我说。

    然后两个女人乖巧地顺从。

    就这样,两个女人在我的指令下,把我的肉根又能硬了。

    这回没有走后门,都是轮流插入她们的洞穴中,不到半小时,我第三次爆发 也来了。

    我拔出来射,让她们两人同之前那般含住,然后射出一点精华,毕竟第三次 ,没有多少。

    如果是第一次能颜射,那该多美,反正有的是机会。

    ……之后没有什么,晚上和表姐她们吃饭,之后她们就送走我们了。

    其实看着表姐,并没有什么多大想法,只是为了去想而想,毕竟有妈妈和大 姨两个女人满足我。

    离别的时候,看着表姐不舍地送走我们,我也有点心酸,女大不中留。

    哪怕没结婚,也还是一样的,她在上海。

    那时如果说要和表姐发生什么,是不可能的事,我也不想。

    这种东西还是需要有欲望,有向往,不然我还是花钱找漂亮的女人。

    之后这几年,我们家也发生一些事,也许会直接跳到8年。

    这中间当然有喜有忧,还是得看情况吧。

    主要是看能有人帮我解决上面的问题吗?真的很期待有奇迹,万分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