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其他小说 > what if ? > what if ?(103)红玉来归(下()
    第二部逐鹿中原第二章广西内战(3)红玉来归(下)219-7-1话说5天前不知打哪裡传来消息,道名震桂柳的着名女匪赵红玉将率队至浔就抚自新,一时间轰动全城,男女老幼纷纷涌至江畔想要一睹赵红玉风采。毕竟这赵红玉横行多年却不曾伤害良民,袭掠烟土商队却多做劫富济贫之事,尤其是前一年将我赚去山寨故事传开后,经市井说书人加油添醋,说得是一手快枪百步内击中蜻蜓双眼之间、隻身歼灭沉鸿英手下四大天王云云,流传得勘比御猫三戏锦毛鼠、黄天霸大破齐星楼。人人都想争睹真面目,却不知她将以何种姿态、由何方进城。

    喧腾了两天终于出现──远远只见一名女子身着大红短衫、脚蹬及膝马靴,腰插双枪、一缕长辫子俐落地垂在身后,一脚踩在舟首自黔江滑荡而来。岸上万千群众鸦雀无声,后头更有跑错码头渡口民众拼命挤来,想要看一眼这传说中女侠。

    与众人期待相违,赵红玉瓜子脸柳眉大眼、身材玲珑高挑,不发言语却自然散发出恬静美态,脸上虽未施脂粉但已是艳光照人,短袖下露出的半截藕臂出乎意料地柔嫩白皙,紧实修长的腰腿婀娜多姿、令在场男女不决自惭形秽,而强大的气势更让人连大气都不敢多喘,只能不由自主地后退让道,。

    赵红玉不发一语跨步向前,兴奋的孩子们引路高喊:“赵红玉来了!赵红玉来了!”

    招待所离市政府不过百步距离,走向花厅路上我心中盘算了不下10种可能,但到现场才发现完全与我想得不一样。

    赵红玉手下团伙已另外安置,招待所外还是有数百人围观,但都给警察挡至百步之外。

    花厅中静悄悄地,我在门口顿了半晌才提脚跨过门槛。

    君儿坐在中央首位,左右坐着是宁怡与馨儿,桃香、小菱两侧依序入座。

    红玉却是身着囚衣跪在青石地板上,一片厚实木枷扣在颈上,双手也从木板左右小圆洞中伸出。细长的锁鍊从右手腕上铁铐延出,穿过颈环上铁圈繫在右腕铐环上。

    不是说在喝茶吗…?我心中一震却想起【不要开口】的提醒。

    “马市长,这会我们家夫君赶回来,可以让我们姊妹把人带回去了吗?”君儿堆起令人难以抗拒的客气笑容。

    “赵小姐是我们的贵客,夫人您怎么?”马君武脸上一幅佯装惊讶表情道:“赵小姐犯了什么事呀?要夫人您这样责罚?”

    “没事,就是不听话而已!”笑靥中看不出君儿到底打什么算盘。“不听姐姐们的话,市长您说该不该罚?”

    马君武闻言笑着应道:“该罚就罚,但也犯不着这样枷着赵小姐吧?”

    “身为我们家夫君小妾,未得主母同意擅自舞刀弄枪,长年在外游荡不顾家务,是第一条罪状;偕夫君置身野外不知荐身枕席还陷害夫君弄险,这是第二条罪状…”君儿数道:“光这两条滔天罪状,我做主母的就算当众打杀小妾也是合情合理,现在只教她跪在这裡等夫君领回家发落,马市长您是管到我们家裡事了吗?”

    看样子马君武也摸不清君儿现在在演哪一齣,显然局面演变至此也完全出乎他意料之外。马君武道:“我只知道赵小姐行侠江湖、忠肝义胆、见识过人,至于夫人府上什么事情,我马某人当然是一概不知……。”

    马君武扯扯我袖子要我闭紧嘴巴续道:“援例本府已收到柳州巨盗赵红玉自新申请并由苏夫人等具保无误,依法交由保人领回,赵女已为自由之身,后若未蹈法网,去向已非与本府相繫…至于夫人所云府上之事均非官府管辖,自无置喙。

    惟提醒夫人当今已是民国,国有国法,虽未法定男子不可纳妾,但过往虐待妾婢童僕恶习,已为民国所不容,特别提醒夫人切莫误触法网。”

    马君武挥臂招呼左右道:“贴出告示,本次赵红玉自新桉本府已援例由地方头人具保准予自新,过往劣迹准予勾销,当事人对保后自由离去,查馀匪均係裹从,依法准予自新,可自由离开,生计困难者准予辅导就业,以上!”

    随员确认口讯内容后快步离开办理。

    “这土匪赵红玉既已不知所踪,江湖仇家也当有所忌惮,就算两清不欠了。

    今日5位夫人言之凿凿,我也无他证可为反对表示,这位姑娘就请苏夫人带回…”

    马君武显然摸透了君儿出的哑谜,道:“只姑娘若以这身打扮从大门出去,怕是引人閒话,还请司令先与本人回市府处理公务、各位夫人先从后门回府,府上家事容后再议。”

    “市长所言甚是,我们妇道人家没读过什么书,多有叨扰不便之处在此致歉,请市长海涵…”君儿率众女向马君武一鞠躬后侧脸瞅我一眼道:“事情忙完早点回家……。”

    “行了行了!这就不送各位了…”马君武摆摆手拉着我赶忙走回市政府。

    “夫人帮您讨这房媳妇可是机关算尽,后面您就自己见机行事囉…”马君武笑得开心道。

    ************“从今天开始这世界上就没有赵红玉,只有我们家的玉夫人,凡是要对小玉不利的,就是与我们家为敌…”君儿起身走到赵红玉身旁蹲下道:“我们姐妹们手无缚鸡之力,不能日日陪在表哥身旁驰骋沙场、照顾起居,今天让妳受委屈了,姐姐在这裡向妳致歉。”

    语罢君儿从兜中掏出一隻玉镯套在赵红玉被铐着的左手上,道:“这镯子是和阗古玉,我们姐妹们一人一隻,平日大家都戴着代表我们姊妹同心,但如果妨碍妳用枪就脱下收着无妨……。”

    “这…这小玉怎么敢收…?”赵红玉枷着的小脸上鼻头微红。

    “哪什么不敢收的?都是自己姊妹…”晴儿走到小玉身旁在她髮际插上一朵金花道:“在家有什么不方便不明瞭的记得问我……。”

    桃香、小菱则是在小玉左右耳垂上挂上一对红宝石耳坠,接着在脖子上挂上一条黄澄澄金鍊子道:“我们两个只是帮九姑姐姐打下手,今天九姑姐姐母女三人不在,我们俩帮忙挂上这条金鍊子,把小玉妹妹的心牢牢栓在家裡。”

    馨儿为小玉套上镶着鸽子蛋大珍珠的戒指道:“以后随少爷出门难免餐风露宿,身体要多保重,什么状况随时问我。”

    宁怡欢喜地拿出一条缀满金刚鑽的白金短鍊繫上小玉脚踝道:“把妳绑紧点省得妳又跑了,以后有什么风吹草动我会随时通知妳。”

    红玉跪在地上泣不成声,众女蹲在身旁替她扶着木枷减轻负担、轻声安慰。

    ≈ap;ap;#xE3;。

    “妳知道为什么道现在还不将妳鬆绑吗?”君儿脸上浮现久未见的邪恶笑容,一把袭向红玉饱满胸前道:“这刑具是拘束土匪的,我们今天领回的是家裡的妹妹,但哪有领回家裡小妾还是在室清倌人的道理?小玉妳说是不是?”

    “夫人说的极是…”小玉初遭君儿袭击如遭电殛,泪痕未乾、满脸羞红道。

    “听说大户人家纳妾,主妇都要先打上一轮…”君儿手掌微微施力,似是很享受红玉胸前那番丰满,道:“今天小玉妹妹妳是姐姐我求来的,我当然不捨得打妳。但别怪我丑话先说在前面,往后请妹妹跟在表哥身边,照顾得好不好是一回事,如果一年半载肚子没有动静,就休怪姐姐不客气了……。”

    “啊…”赵红玉完全没想到君儿会这么说话,脑裡轰地一片空白。

    “晴儿,把盒子拿过来…”君儿吩咐道。

    盒子打开,深蓝色锦布上是一整套灿烂夺目的白金首饰。红玉自认也是见多识广了,但这套东西说不出哪裡怪,美是美极了,却与平日见过的首饰大相迳庭。

    噗茨~众女们见到盒子裡的东西都忍俊不住笑了出来。

    “小玉乖,待会表哥给妳破了身,姐姐就放开妳…”君儿捧起红玉小脸香了一下道:“这锦盒姐妹们每人我都做了一套…过几天妳身子适应了,姐姐再帮妳戴上……。”

    “啊…?”新妇不知所以满脸疑惑。

    我瞄到馨儿神情自若完全不显惊讶──显然是也已落入君儿毒手……。

    “让姐姐为妳介绍一下…这对是乳环、夹在妹妹一对奶头上时这条银鍊会前后晃动,鬆紧适中时会痠到嵴椎裡去…这是阴环、扣在妹妹身下的小花蕊上,摩擦得紧时连尿都忍不住…”君儿突然话锋一转道:“小怡妳说对不对……?”

    宁怡臊得连脖子都红透了,大气不敢出一声。

    “这两串珍珠前后都可以用,塞进去后下面可以接上这两个小银铃…”君儿搂住红玉脖子在她耳边吹气道。

    小玉瞬间似乎明白了両串珠子的功用,瞪大眼睛不敢置信……。

    “最后这隻是按照表哥尺寸打造的…妙处甚多还可以装入电池…以后姐姐们再教妳妙用”君儿眼神中喷出熊熊的邪恶慾火,道:“今晚请妳担待点,姐姐们虽然都是女人,却谁也没亲眼见过表哥帮女人开身子,所以第一轮就让我们开开眼界,之后我们就不打搅妳们小俩口,让表哥好好在妳身上报答救命之恩吧……。”

    “啊?!”赵红玉江湖打滚多年,虽然早已猜想道君儿古灵精怪,今晚必定还有些猜不到的手段对付自己,但左猜右猜是怎也猜不出竟是这个。她不愧见过大风大浪,道:“谢谢姐姐不嫌弃小玉残花败柳,但这……。”

    “少来这套,小玉妳狠辣归狠辣,在男女之事上却还是个雏儿…”君儿怪手再次袭向胸前道。

    “只是小玉从小翻筋斗、舞刀弄枪什么的,怕是见不到红,坏了姐姐兴致…”

    红玉恢复镇定徐道。

    “妳这坏丫头,藉口这么多。我们在乎的是妳的心,不是那几点红丸…”君儿笑着吆喝道:“呵呵,春宵苦短,姐妹们大家动手吧……!”

    “啊啊~!”一直忍住不敢插嘴的我不禁惊呼。

    老婆们抬来一组支架将木枷固定令小玉上身前倾,接着取出银镣扣在一对玲珑脚踝上,让充满弹性的翘臀高高迎向天空。

    “别生气,先让姐姐嚐嚐…”似乎是早已分配好任务,桃香蹲在红玉面前捧起小脸,伸出小舌探开芳唇道。

    “这耳朵生得真有福气,以后姐姐要沾妳光了…”小菱先巧巧托起华丽繁複的耳饰,张开小口用银牙轻轻衔住红玉耳珠。

    “馨儿妳看小玉奶子这么大,奶头却这么可爱…”宁怡兴奋地施展巧妙手法,不一会乳蒂便不依地膨胀了起来。“来吸吸看,滋味一定很棒……。”

    “我…我…”馨儿还是第一次见到老婆们这般大阵仗地颠鸾倒凤,人虽是快惊呆了,但却捨不得放开乳肉那温润滑腻的手感。

    “唉…唉唷…呜喔…唉…姐姐们饶命呀…”红玉浑身乱颤却又动弹不得,只能呜呜求饶。

    “嘿嘿…”君儿贼笑两声鬆开腰带一把扯下裤子。

    “呜呜…”红玉突然遭袭无法回头,小嘴又被桃香塞着,只能张大鼻翼呜呜哀鸣。

    “大家看呀,这屁股真美…”君儿边讚叹边朝红玉臀球上拍了一下道:“又紧又翘…妳们看…我平常不是劝大家要多运动,要多运动屁股才会这么漂亮呀……!”

    “小怡的屁股也很漂亮呀!”小菱趁势在宁怡屁股上拍了一下,朝桃香道:“哪像我们两个又大又鬆又垂……。”

    “姐明天起跟我一起去运动吧…”宁怡小嘴放开乳头道。

    “呜~呜呜~~”君儿俏脸埋入谷间,红玉哀鸣一阵紧过一阵、愈来愈高亢。

    桃香怕被咬到舌头,只能捧紧小脸用嘴紧紧封住红玉双唇。

    “别杵着看戏呀!还不快点!”君儿扭过头朝晴儿道,睫毛上、颧骨上、鼻尖上、嘴唇下巴上满是水痕。

    晴儿羞怯地走到我面前蹲下,先伸出双手从腰间拉出衬衣,再危颤颤地解开裤头。都两个儿子的妈了,晴儿还是彷佛第一天般娇羞,被我看得有点不好意思撇过头去。她的身体有点颤抖,虽然知道今天不是轮到自己,却还是克制不了紧张,裸露的大腿肌肤上明显可以感觉到,她的脸上炽热如火。

    晴儿没有继续动作──我知道姐妹们都在身边让脸皮薄的她备感压力──猝不及防间肉棒被温暖湿润的口腔包裹了起来。

    晴儿口交的技术在老婆们中就算不是敬陪末座也是倒数──但我听见了跨下传来晴儿含煳不清的呻吟──征战沙场几个月只剩排泄功能的肉棒瞬间暴涨,龟稜上清楚感受到晴儿上下左右挪动臻首的感觉,舌尖仔细地清理稜沟,又不时淘气地想要刺入马眼之中,让我不由自主地呼吸急促起来。

    龟头表面瞬间降温,接着是睾丸陷入火热的双唇中。小手鬆紧适中地握住肉茎上下撸动,晴儿俏皮地含住睾丸微微下扯,那爽中微微带疼的畅快舒服得快让我忍不住喊出来。

    “夫…夫人…小玉不行了…您…饶了我吧…”趁着桃香换气空档,红玉娇声求饶。看她那眉角含春、双颊娇豔欲滴、上气喘不过下气的模样,显已在君儿及诸女魔功肆虐下不知洩了几次身子。

    “好啦,今日是妹妹妳的洞房花烛夜,就先暂且饶过妳…嘿嘿…等过两个月妹妹妳被表哥宠到欲罢不能的时候,我们再来好好嚐嚐妳…”君儿很满意姐妹们联手的成果,朝我招招手示意道。

    “晴儿妳好棒,我真的愈来愈爱妳了…”我轻抚晴儿香颊,晴儿用眼神示意我快点过去。

    “就算不落红女人第一次也是很脆弱的…别伤了我妹子…”君儿朝我道。

    “我…小玉受得住的……。”

    “少爷的有点大,我第一次还给弄昏死过去…”桃香握住红玉小手道:“忍不住就喊出来,我们会帮妳讨回公道……。”

    诸位老婆闻言都噗茨笑了出来。

    “没事的,在场谁没捱过表哥第一次?姐妹们还不都好好的,谁也没有少掉一块肉,妳别吓小玉妹妹…”君儿笑道快弯腰,朝我屁股上响亮一拍道:“换你了,还杵着干嘛?”

    大龟头顶在湿漉漉的穴口。

    “啊…”红玉一声轻呼。

    隔着木枷由后而入,让我瞧不见她的表情,但那小穴中早给逗弄得又紧又湿又火热,菰稜才刚刚垦入穴中,就感受到那特殊的销魂劲道。

    小玉在哭、娇躯微微颤抖,我没敢进一步突破。

    “少…少爷…您继续吧…夫人和姐姐们都在看呢…”红玉娇声欲泣道:“不…不疼…是…太高兴了…以后,小玉就真正是曲家的人了……。”

    “表哥你还不快点动!”君儿欣赏着这齣感人肺腑好戏道:“不要只让人家当曲家的人,你要努力让人家当曲家人的妈呀……!”

    。

    诸女们原本感动温馨的气氛一下就给搞砸,连红玉都发出了呛声。

    嫩穴中虽没有薄膜阻碍,但前进却非预料般的顺畅。长年高强度锻鍊的骨盆腔肌肉异常发达,即便红玉如何刻意放鬆也无法减低龟头前进的阻碍。那种感觉彷彿是将阴茎鑽入汽车轮胎上的小洞一样,每进一分、强大的弹力就立即将龟头弹回──但却是想弹回也弹回不了,因为后方的茎身早就被穴肉紧密收拢、进退不得,好像只要下身稍微放鬆,可怜的肉杵马上就会被碾成肉泥。

    几乎丝毫前进不得,我几乎感觉到海绵体中的血液被挤压得倒流……。

    我伸手抚摸小玉的香肩、锁骨、乳房,指尖划过每一寸肌肤,躬舔过美背上每一片角落。

    终于那浓厚的汁液在嫩肉与杵身间形成足够滑腻的薄膜,我开始双手捧起红玉腰肢,从温柔地娑弄、到控制角度的变化节奏,终于顺势一顶,怒张的菰首终于探勘到娇豔绽放的花心。

    “啊啊啊…”小玉高亢地喊嚷。

    女人们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人人会心一笑……。

    我箍着纤腰前后快速移动着身体。小玉不是骨感的女人,但那种职业运动员般饱满富有弹性、又不见一丝赘肉的躯体带给我前所未有的感受。

    那饱弹的手感、销魂的娇吟…快速的冲刺让呼吸快要跟不上节奏,清脆的肉体撞击声响彻房间,极度淫靡的异样氛围让君儿诸女都不禁脸红气喘。

    我感觉到汗滴自下巴滴落,却分不清是自己身上喷出的蒸气,还是红玉体上蒸出慾流。强烈交尾气味中倏地穴肉不单又圈紧一层,肉茎上还传来阵阵强烈震动。

    “啊啊啊啊啊~~。”

    “好啦好啦~表哥快停!再下去要伤到小玉妹妹了!”

    这关键时刻我哪还停得下来?

    高潮中的肉穴一紧一鬆,我抓紧空档疾抽勐送,下下直冲花心,直到肉棒被狠狠咬死、再也动弹不得为止。

    “啊啊啊啊~”我仰头长啸,腰眼一麻、蓄积已久的大量精液喷灌而出。我已搞不清楚自己到底射了多久,只觉得眼前一黑、周遭声音渐渐模煳,只有掌心中小玉皮肤的火烫手感。快感从马眼、尿道、输精管、精囊一路蔓延,到腰际转分两股上下,瞬间蔓延全身。我的身体不受控制地颤抖,脚底像踩在棉花上软绵绵的,大脑与身体间神经已经断裂,彷彿已经没有时间、没有空间……。

    “好了好了,真是太好了……。”

    朦胧中我只听得到君儿叫好的声音,不知又过了多久瞳孔才恢复正常收缩。

    饱满的肉体一丝不挂地瘫在躺椅上,红玉身上枷锁都已卸去,白皙肌肤上到处布满挣扎和兴奋忘我的痕迹,饱满如香瓜的丰乳随着喘声缓慢而剧烈地起伏。

    “小玉妹妹身子没伤到…”馨儿稍事检查后道。众女闻讯显然都鬆了一口气。

    “我…我可以…没事…”红玉脸上沾满汗湿的髮丝道。她挣扎地想要坐起,却浑身痠软怎么也坐不起来。

    “便宜你了…”君儿瞅了我一眼道:“浴室裡热水都准备好了,还不快抱着小玉妹妹去洗洗!…以后小玉房间在楼上左手第三间,今晚好好休息别再欺负妹妹了…我们先回房了……!”

    “遵命!”我苦笑答应道…自己双腿也痠得快站不起来了……。

    小玉猫儿似地偎在我怀裡,没有说话,就是静静地玩着我的乳头。

    “痛吗?”

    “嗯…不痛…就是痠胀得很…”小玉用额头磨蹭我下巴鬍渣道。

    “跟妳想像得不一样吗?”

    “你讨厌…”小玉低声问道:“以后我也可以像姐姐们一样称呼您少爷吗?”

    “傻丫头…”我用鼻子蹭弄她额头道:“公开场合她们都称我少爷,只有两个人的时候妳爱叫我什么就叫我什么……。”

    “呵呵…”小玉彷佛发现新大陆似欢喜地轻笑。

    “所以妳想叫我什么?”我故意逗她道,顺手捞起那丰硕的乳瓜。

    “呵呵…”小玉道:“可以叫翔哥吗……?”

    我浑身有如电殛……。

    我赶忙抑制心头涌动,脸颊爱怜地在秀髮上画着圈圈,道:“今天难为妳的…谢谢……。”

    “别这么说…夫人及姐姐们这样对我,我好高兴…”埋在胸口的小玉小嘴不知何时调皮了起来,双唇轻轻吸吮,舌尖也不住挑逗我的乳头低声道:“您出征南宁后,夫人透过宁怡姐姐的人联络我说想见上一面。起初我是觉得没有见的必要,后来夫人多次来信十分恳切,最后我便答应见面了……。”

    (这……。)“夫人个性豪爽开门见山就说希望我…成为您的女人…舒服…呵…”肥乳被温柔地捏动,小玉满意地轻哼一下续道:“夫人说不放心您的安全,希望我不介意身分……。”

    “那妳怎么说?”我轻拍蜜臀一把,指尖继续袭向方嚐人间至乐的秘境。

    “呜呜…”小玉幽幽道:“我哪敢奢想那个福分……?”

    “那小玉是想还是不想…”指尖轻挑蜜豆,紧緻的肌肤上瞬间浮起千百颗鸡皮疙瘩。

    “啊…翔哥…”小玉动作明显迟缓了起来。“怎么会不想…喔…第一次听文静说她的故事小玉就好想见您…呜…后来在山上见到您又怕您觉得小玉出身低贱,举止太轻薄…呜……。”

    “现在是我举止轻薄吧………”

    “讨厌…”小玉不依道:“夫人好像看穿了我的心思,说是我不答应她就不走了…她居然就这样跟我僵了好几天,后来是弟兄们都同意夫人的看法来说我…我才……。”

    “原来为夫的这么没有吸引力,还要那么多人劝妳才愿意……。”

    “没…没有…”她的双腿渐渐挪开,鼻息也愈来愈粗重,皮肤下肌肉抖动也愈来愈明显。“我好欢喜跟大家在一起…我…我一直好想要有这样一个大家庭…真的好像在作梦一样……。”

    “所以丝毫都没有因为想被翔哥压在身子下面?没有想帮翔哥生个胖小子?”

    隐约印象中我记得曾偷听到明桢与文静谈话,好像她至少生了一男一女。

    “呜呜…翔…翔哥…不行了…放开呀…呜…”豪乳随着慵懒的求饶声瘫伏在我的小腹上,一双玉腿在数十次抖动后再也无法支撑身体的重量,忍不住哀啼道:“小玉…当…当然…好想…帮翔哥生胖小子啊…呜呜……。”

    我没有猴急…今晚对她而言需要很多适应……。

    我一条腿跨过小玉蜷缩的娇躯,充血的肉棒在她腰际、小腹上顶着,道:“那妳要答应翔哥几件事。”

    “啊?”

    “我知道妳很想有个家,也大约猜到君儿跟妳说了什么…”我捧住小脸柔声道:“但翔哥要告诉妳,妳是一个很棒的女人,翔哥我也从第一次见到妳就很欣赏妳,但真的不敢奢望今天能够得到妳…小玉妳是我的女人,我就要给妳一个完整的家…妳是我的女人,不是我的保镳、不是我的卫士…妳是我的女人,我就要用尽生命保护妳,绝不让妳受到任何伤害……。”

    “但如果有人要伤害翔哥…”小玉摇摇头道。

    “傻瓜,我俩联手还有谁能伤害我们…”我在她颊上亲一口道:“以后陪着我可能要餐风露宿,但妳要吃饱我才要吃,妳要先睡了我才要睡。妳是我孩子的娘,为了胖小子我也要把妳顾好……。”

    “翔哥…”小玉感动到说不出话来,眼泪噗茨噗茨落下。

    “出生入死有妳陪着我,我就心满意足了…”我为自己说出这么肉麻的话感到惊讶,但我清楚明白小玉绝对是顶级贤妻,不是为长官档子弹的特勤。“第三件事是身体不舒服一定要告诉我,绝对不准硬撑──如果妳硬撑就处罚妳回家面壁思过3个月……。”

    “呵呵…”小玉破涕为笑。

    “还有身子不方便也不准硬撑…”我轻轻拨开她双腿道:“君儿一定交待妳在外要看好我,不要让我胡来…我不是那种人…但是女人身体这部分是很脆弱的,一个没弄好老了以后就很吃亏。我可不希望哪天妳七老八十了,还在四处跟姐妹抱怨说年轻时我都没顾着妳……。”

    “唉唷…”红玉将头埋入我胸口,双手抱紧我后背道:“别顾虑我…翔哥来吧……。”

    我哪捨得呀。

    我从脸颊、耳垂吻到锁骨,舌尖继续下滑到那比另外一边世界还要坚挺的乳房上。乳头不大、几乎没有乳晕,饱满白嫩的乳肉彷彿新鲜奶酪般香甜弹牙。明桢身高168、小玉只会略高不会更矮;明桢生孩子断奶后胸部维持在F罩杯,今晚才初嚐人味的小玉乳量也几乎相同;但相较于豔光四射的明桢,小玉整个人更为匀称、健康、饱满。

    柔软的阴毛不算浓密,嫩穴中却早已泥泞不堪。我撑起身子,分开小玉双腿。

    女人悉悉簌簌地哭了,温暖的泪水沾湿在我肩上。

    我知道她不是因为难过……。

    “呃…”小玉的呻吟细微到几乎听不见。插入速度不快却非常坚定,小穴一样紧仄但蜜汁更为滑腻。若说之前的收缩力是澎湃的摇滚,现在的嫩肉则是慵懒的BossNov。

    “呜…啊…”女人美目紧闭,有一搭没一搭地娇腻呻吟。我慢慢扭动腰杆,感受胸口两团乳肉妙不可言的挤压,轻抽缓送,坚硬的肉杵在火热的嫩穴中轻轻搅动。

    “唉唉…要…好舒服…好像要尿出来了…哎呀…”分不清高潮袭来,小玉生涩地求饶。她努力憋着不发出声音,小鼻子裡却不断传出闷哼,一双长腿紧紧勒在我腰上,两隻美脚交锁勾在背后,大腿强劲的收夹几乎让我喘不过气来。

    3分钟?5分钟?10分钟?

    小玉眉头一直深锁,表情却是变化万千,有时好像坠入万丈深渊,有时却又似腾飞仙境。她的高潮特别明显,久经锻鍊的小腹上会浮出一块块腹肌。传教士姿势温柔抽送令高潮一发不可收拾,不若之前那样狂风暴雨,此番高潮像是夜裡唱着春歌的小猫,一时高亢、一时低吟,却是那么绵延不断、扣人心弦。

    “翔哥…翔哥…”交揉着痛苦与爽快的声音渐渐低沉。

    我随着女人身躯渐渐沉重放缓动作,当细微的鼾声扶起时搂着小玉进入梦乡。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