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玄幻小说 > 《欢乐牛逼武侠梦》 > 第四回、分舵惊魂:搓衣板上话柔情,比武场中说牛逼(4)
    二人相拥片刻,湿儿突然道:“华克大哥,你觉得他们会把分舵的人怎么处理了?杀掉了吗?还是只是关起来了?”华克之道:“这我如何知道?”湿儿道:“如果只是关起来了的话,你去把他们救出来,双方就会变成势均力敌。”华克之担忧地道:“可是我现在不能离开你。如果我下去的话,他们肯定会上树来捉你。如何是好?”湿儿想了想,打消了念头,道:“我想,以堡凶残的个性,多半已经全部杀掉了。还是不要冒险去找。”

    二人静静地坐在树上,谁也不说话。湿儿想,要是能跟华克大哥这样一直坐下去该多好呀!稍微在幸福中沉浸一下,马上便醒悟过来,目前二人正处在敌人的包围之中,须得时刻注意对手的一举一动。

    又过了一会,湿儿忽然觉得自己刚才有些失策了。虽然现在二人在树上,华克之武功高强,又居高临下,自是一夫挡关万夫莫开。可是西海六龙只围不攻,以逸待劳,己方二人最终会被饿死。倘若刚才不上树,拼个你死我活,杀出一条血路,还有逃命的机会。现在,以华克之的武功,树下定然没人拦得住他。他要逃跑,自然不难。如果他要带着我一起逃跑,却又做不到。唉,都怪自己以前学武总偷懒,以致武功低微,眼下白狐偏偏又将目标锁定在自己身上。如果他们把我抓住,华克大哥肯定乖乖就范,现在却是我拖累了华克大哥。跟他一起赴死当然是我的心愿,可是我也未免太自私了吧!他是丐帮帮,可以率领丐帮子们行侠仗义,救苦救难;他又是武学奇才,对武学的发展尤为重要。他要是跟我死在这里,降龙十八掌岂不是会失传?

    决计不能让华克大哥死在这里!可是,我怎生想个法子,让他逃走呢?不如等一下我趁他不注意,自个儿跳下树去摔死算了。如此一来,他便可轻松杀出重围。想到此处,湿儿鼻子一酸,眼眶不禁湿润起来,那自是伤感的永别之泪。也亏她小小年纪,竟然想到以自己之死去换取心上人的。她虽然武功低微,然自幼深受侠义精神的影响,关键时刻,便不自禁地萌生出牺牲自己,成全心爱之人的想法。

    华克之见湿儿突然流泪,以为她年纪尚幼,担心被对方抓住送了性命,便即出言安慰。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湿儿是在思如何才能不拖他的后腿,助他脱困。湿儿忍住悲伤,淡淡地对华克之道:“如果我不幸被他们杀害,华克大哥,你可要给我报仇雪恨呀!”华克之忙安慰道:“不会的,有我在,他们伤不了你。”

    入夜,黑虎竺人、白狐伊聪、猫头鹰殷于飞和食人鳄庞大海四人就在树下大吃大喝。刘堡早已不见踪影,想来应该是休息去了。他们此举,自然是想让湿儿和华克之二人看着嘴馋,诱他们下树去。庄丁们穿梭来往,吆喝着为四人端菜送酒,似乎生怕华克之和湿儿看不见闻不着,嗓门都特别地大。

    华克之和湿儿下午的面皮吃得很饱,现在情况危急,对西海六龙的吃喝还无感。不过,湿儿自然明白,今天晚上可以不吃,明天还能不吃吗,后天还能不吃吗?那样,岂不是最终要饿死在树上?华克大哥现在精神劲儿很足,还可以下去跟他们打上一架。饿两日之后,想打架都没了力气。如果现在让他下去跟他们过招,自己跳树自尽,华克大哥没有了自己这个累赘,肯定轻松逃脱。湿儿死意已决,对华克之道:“我看他们大吃大喝就烦,华克大哥,你去把他们的桌子掀了可好?”华克之揣度不出湿儿的心意,湿儿让他去打架,他焉能说不好?当即飞身下树。

    庄丁们见华克之下来,纷纷涌了过来。华克之一把抓住最前面的两个庄丁,向黑虎竺人等人的桌子扔去。余下庄丁见华克之神勇,只是大声吆喝,却再也不敢上前造次。

    黑虎竺人抹了抹嘴,慢条斯理地站了起来。白狐伊聪、猫头鹰殷于飞和食人鳄庞大海等三人也随即站起。四人离桌朝华克之迎来。离华克之还有丈远,黑虎竺人便拦住其他三人,示意他们靠边站,他要单独跟华克之比试。

    华克之见黑虎要跟自己单挑,自然也以江湖规矩待之。他怕西海六龙其他三人上树去捉湿儿,便在离树一丈远处立定,单等黑虎上来。

    黑虎跨前两步,双手抱拳道:“华帮请了!”华克之礼道:“黑虎兄请!”竺人也不客气,气沉丹田,挥掌拍来。华克之见对方下盘稳健,料知其功力深厚,不敢怠慢,当即运足十成功力举掌相迎。两掌相交,“砰”的一声,双方各退了三步。

    华克之不由得赞了一声“好”。心想,这厮果然功力强劲,恐怕比正经和尚还要强不少。他有伤在身,原本信心不足。对了这一掌后,信心大增。如此看来,他想赢自己还不大可能。

    竺人更是吃惊不小,华克之虽然是丐帮帮,但毕竟年轻,此人重伤未愈之下居然还能跟自己打个平手。如若他身上无伤,自己则非受重伤不可。白狐等人也是吃了一惊。心想,此人如此年轻,却怎地修炼出如此高深的内力?

    二人又各跨前两步,华克之又是挥右掌击出,黑虎竟也不闪不避,果断挥掌相迎。这一次双掌相交却是无声无息。华克之顿觉这一掌有如打到了空处,暗叫一声不妙,赶紧撤掌来。哪知他刚一撤掌,对方却突然一股掌力送来。华克之大奇,赶紧催掌力向前,却又击到了对方的虚处。再欲撤掌时,对手掌力又立即袭来。华克之心中一凛,随即明白,刚才第一掌对方是试探自己的掌力,所以以硬碰硬。从这第二掌开始,对方已经用上了他的成名绝技、名震江湖的西海飘忽掌!

    一般的功夫,都是虚招和实招相结。有时是虚一招,实一招,有时则是虚几招再实一招。飘忽掌不但招式中有虚招实招之分,更妙的则是一掌之内,掌力吞吞吐吐,时弱时强。你进攻,他则吞,你便觉掌力击空。待你想撤掌力时,他则吐,掌力随之攻来。吞吞吐吐,殊难对付。华克之连击好几次,都击了个空。连抽好几次,又都让对方乘虚而入。情急之下,他赶紧左掌连击两掌,一虚一实,趁黑虎出招抵挡,总算把右掌抽了来。

    至此,华克之见黑虎掌法奇怪,掌力飘忽,不愿再和他正面对掌,只得将降龙掌往黑虎身上各处招呼。黑虎的招式也颇为老到精妙,一套飘忽掌使出来几无破绽,时而掌变拳,时而又掌变爪,飘飘忽忽,毫无定式。黑虎一个劲地朝前凑,手掌专朝华克之的双掌拍来,逼华克之对掌的意图异常明显。华克之摸不透对方掌力的虚实,便避而不对,一心一意凌空远攻。他不住后退,始终和黑虎保持着数步的距离。

    白狐见状,摇头晃脑地嘲笑华克之道:“华帮的降龙掌真是徒有虚名。改为降蛇掌略微妥当,若是改为被降掌则更是恰如其分。”殷于飞也道:“你不住后退,还比个屁!”华克之潜心应战,一心一意找进攻的机会,对二人的嘲讽浑若未闻。

    又拆得数招,华克之已被逼得背靠大树。眼见黑虎再出一掌,又非陷入对掌不可。华克之一跃而起,从黑虎头顶飘过,在落地之前施出一招“飞龙在天”,右掌凌空击下,掌势凌厉异常。黑虎倏地转身,左掌拍出。 两掌相交,又是无声无息。华克之突感一股吸力,不自禁地往前冲出两步。他刚刚站稳,黑虎右掌又已经击来。华克之不及细想,赶紧挥左掌相迎。如此一来,两人已是四掌相对。华克之再也不能像最初那样,用左掌助右掌脱困。此般情势,自然远出他之所料。

    华克之一皱眉,两掌同时发力,对方双掌却同时空空如野。他左掌发力,黑虎却朝他右掌使劲。他右掌使劲,黑虎偏向他左掌猛催内力。稍觉对方双掌都空空荡荡,华克之略一松懈,对方掌力随即传来。华克之大惊,赶紧运气抵挡。如此一来,华克之唯有一直运气跟对方僵持,黑虎却可以虚虚实实,甚至很长时间不发力。

    黑虎的力道怪得出奇,华克之数击不中,空耗不少力气,不多时便已气喘吁吁。而黑虎将掌力的吞吐用得随心所欲,越打越有精神。眼下情势自是对华克之大大的不利,如若有人上前相助黑虎,他更是无法分身应付。好在西海六龙也自恃身份了得,没有刘堡的督阵,其他三人并不上前助阵,只在一旁尽情嘲笑。

    僵持了半个时辰,华克之已是心有余而力不足,黑虎竺人却依然悠闲自得。初时二人掌力相当。到现在,华克之却觉对方掌力已然胜过自己,不禁心中暗暗焦急。如此下去岂能全身而退?原本以为自己可以靠功力和掌法取胜,哪知对手用的正是一套以弱胜强的掌法,轻而易举便将自己的功力耗掉大半。

    时间一久,华克之渐感疲倦。又过一阵子,黑虎已采取动进攻,时不时地左掌或者右掌催动真气。华克之琢磨不透对方的虚实,唯有在两掌之上注入相等内力防止他的攻击。华克之每掌各半的内力如何抵挡得住黑虎的全力攻击?黑虎每催一次掌力,华克之便被逼后退一步。

    华克之暗叹黑虎西海飘忽掌法之博大精深、用力如神。当日力斗玉箫师太、正经和尚和淡定道人三人也没这般狼狈过,黑虎却以一己之力将自己逼得不断后退。华克之心内焦虑不已,想不到我今日要命丧敌手。我死倒无所谓,只可惜湿儿妹妹也要被他们无情杀害。我太对不起她,辜负了她父亲的重托。想至此处,华克之一发狠,再次猛催掌力,却仍是打到了虚处。

    黑虎瞧见华克之脸上的神情变化,便知对手已坚持不了多久。他嘿嘿几声冷笑,又忽强忽弱、忽左忽右地连催几次掌力。最后一次竟推得华克之一个趔砠,差点摔倒在地。

    华克之苦思破敌之策而不得。忽然想,湿儿妹妹心思敏捷,要是她在旁边给我想想办法多好!一想到湿儿,华克之心里猛地一沉,才觉已经有一阵没听到白狐的嘲笑声了,难道白狐上树捉湿儿去了?他稍一走神,黑虎掌力随即送到。华克之赶紧催掌力迎击,却又扑了个空。刚一撤掌,黑虎雄浑的掌力又已攻到。

    便在此时,只听一声惨叫,空中坠下一物,落向黑虎头顶。黑虎正跟华克之专心致志地对掌,猝不及防,被击个正着。又加之此时他所有的内力也都用在跟华克之的拼斗之上,并无内力运在头顶护身,被击中后只是闷哼了一声,便倒地不起。

    华克之陡觉缠绕自己双掌的力道忽然消失,定睛一看,却是黑虎受伤倒地,而从树上落下之“物”正是湿儿。湿儿从树上掉下时因惊吓过度已经昏了过去,不省人事。华克之大骇,赶紧将湿儿抱起。

    原来,湿儿本打定意要跳树自杀,让华克之独自逃生。可是真要跳下去赴死,却不是那么下决心的。她在树上犹豫不决的时候,正是华克之跟黑虎缠斗正酣之时,狡诈的白狐便乘隙上树来捉她。湿儿自然不甘就擒,她深知自己如被擒住,华克之肯定不愿单独逃走。此时自己唯有跳树自杀,华克之才会逃走,然后机替自己报仇。湿儿这般半推半就地跳树自杀,树下黑虎和华克之早已异位,站在树下的是黑虎,站在外围的是华克之。湿儿落下便正中黑虎头部。如若湿儿早些时候跳下,就可能砸中华克之的头部,二人就只有乖乖待毙了。

    殷于飞和庞大海哪里还顾得上华克之和湿儿?赶紧上前扶起黑虎竺人。庄丁们围住华克之却不敢动手。如此良机,华克之又焉能错过?几个纵跃,已夺路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