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玄幻小说 > 《欢乐牛逼武侠梦》 > 第六回、立山古寨:山净无尘因雪霁,门高不锁任云封(2)
    高岸谷在丐帮八大长老中排行第二,其武功自然也是长老中的佼佼者。他幼年即投入武当派门下,道号“淡泊”,师从当时的掌门千思真人。论起辈份来,现任掌门淡定道人还是他的师。高岸谷在武当派成名之后方才加入丐帮。因他武功卓绝,加入丐帮时间又早,甫一加入,便成为排行第二的长老。他的太极剑和太极拳堪称二绝。此时,他用的便是太极拳。

    太极拳本来讲究心静体松、柔缓自然、连绵不断、动静结。高岸谷的太极拳却多了五分刚劲和壮阔,打起来虎虎生风。普通人学习武功,都是遵照师父的指点,不敢越雷池半步。只有像高岸谷这种天资聪颖、悟性极高的人,才敢在原有的基础上加以改进,终能而胜于蓝。高岸谷的这套太极拳耍将出来,惹得丐帮众子们齐声叫好。祖玄律虽然跟高岸谷不睦,心里却也不得不惊叹其武功之高。

    立山圣母既已知高岸谷功力深厚,又清楚认识到敌强我弱的形势,现在又已无法再施偷袭,便改用步伐轻盈的“霁雪飞花”跟高岸谷缠斗。“霁雪飞花”是立山圣母隐居立山寨后才新创的武学绝技。江湖上知道的人虽不多,但这套功夫却大有来历。

    小小立山寨如何能够留住立山圣母这样一位高人?

    可以说,仪陇八景之首的“立山霁雪”实是居功至伟。

    据说,立山圣母初到立山时,正逢当年的第一场雪。那一场雪,比以往时候来得更晚一些。拴在寨门的坐骑带走了最后一片飘落的黄叶。当年的那一场雪,也便凝成了立山圣母难舍立山寨的情结。多年之后,当立山圣母厌倦了江湖漂泊时,便将立山寨作为安生立命和修行之处。

    像刀郎之流的普通人看到大雪,总会想起心中的那个她,想起将她搂在怀里的感觉,想起她的红唇粘住自己的一切

    作为武学大家,虽也有普通人的情怀,但他们更能从自然中得到启示。每一次灵感迸发,便是一次武功的飞跃。

    每当大雪纷飞之时,立山圣母就会陷入沉思中。雪花落下时看似毫无规则,但却是铺天盖地而来。任你武功多么高强,总有那么几片雪花飘落身上。如果能有一套模拟雪花飞舞的武功,那么,再厉害的武林高手,恐怕也难以抵挡如雪片般飞来的招式吧?

    在立山寨隐居的第五个年头,立山圣母终于创出了一套“霁雪飞花”剑法。这套剑法使将出来,剑影密密麻麻,的确威力无穷。但剑招再快,终究难以媲美漫天飞舞的雪花;剑身再软,也不能像雪花那样无孔不入。因此,这套剑法自然便算不上完美无瑕。

    某一日,立山圣母用拂尘清扫佛台,灰尘扬起时,一缕阳光恰好从门缝射了进来。那扬起的灰尘不就相当于漫天飞舞的雪花么?立山圣母瞬间顿悟,在剑法的基础上终于创出了以拂尘做武器的“霁雪飞花”功夫。这套功夫使出来漂亮异常,有“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的优美意境,却又处处藏着杀着,实是世间罕有的极厉害的上乘功夫。

    立山圣母手中的拂尘一抖,千丝万缕的拂尘丝便如漫天飞舞的雪花一样,一片一片,悄无声息地攻向高岸谷全身的要害之处。高岸谷究是强中手,一套太极拳耍将出来,端的是水泄不通,飘来的拂尘丝尽数被他挡了开去。而无论高岸谷的拳法多么刚猛,也都被立山圣母拂尘的一撩、一带、一挥轻松化解。有时候看似击中了拂尘,拳头却似打在了雪花上,劲力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二人的对决直看得众人忘乎所以。但有却没有这么投入。这个人就是夏芸儿。她本就不是讲道理的,见二人难分胜负,心中颇不耐烦,玉手一挥,娇喝一声道:“上!”

    祖玄律立即同另外三个九袋子蜂拥上前围攻立山圣母,那四个八袋子则负责擒拿立山圣母的子们。如此一来,立山寨的人马瞬息处于下风。

    立山圣母年轻时乐于只身闯荡江湖,没有收子授艺的想法。除大子朱菲菲,其他子们都是她在立山寨安定下来后才收的。因此,她这几个子入门时间都不长,功力尚浅,而且几无江湖临敌经验。她们的修为如何能跟丐帮八袋子相提并论?只几个,便尽数被群丐点倒在地。朱菲菲自小便跟在立山圣母身边,年纪最小,却是大师姐,武功自然也是师姐妹中最强的。她的功力大致相当于一个六、七袋子,但在四个八袋子的围攻之下,也很快束手被擒。

    当立山圣母跟高岸谷单打独斗之时,尚可用“霁雪飞花”跟他的太极拳战个平手。现在被五人包围,根本就没有腾挪的余地,“霁雪飞花”的步法便施展不开,唯有以硬碰硬。五人渐把包围圈缩小,立山圣母就更是疲于应付。看看眼前的形势,子们已经被生擒活捉,自己终究要被丐帮众人捉住。与其被擒受辱,还不如拼个你死我活。想至此,立山圣母便只攻不守,尽出杀着。丐帮众人胜券在握,自然无需跟她拼命。看到立山圣母招招直奔要害而来,五人便又将包围圈拉大。

    都拆了一来,立山圣母还立于不败之地。五个人打一个还这么磨蹭,这也太不给力了吧?夏芸儿的俏脸气得铁青,解下腰间佩剑,娇喝道:“高长老,你用我这把剑。”

    高岸谷赶紧转身接了。剑身一出鞘,立山圣母顿觉眼前寒光一闪,浑身一个激灵。这绝非常宝剑!俗话说“宝剑配英雄”。夏芸儿既然有如此锋利的宝剑,其剑法造诣也定当炉火纯青,当世难觅对手。幸好她碍着身份,没有一起上来围攻。不然,自己焉能撑到现在?对方五人原本就大占上风,现在再加上一把锋利无比的利剑,高岸谷太极剑的威力自然远胜太极拳,自己断无翻身之机。当下立身圣母更是小心应付,不敢用拂尘去挡高岸谷的招式。一见剑来,便闪身躲开。

    丐帮余下四人见状,心下大喜,又逐渐把包围圈缩小,将立山圣母往高岸谷的剑下逼去。丐帮五人都是一流高手,出招迅捷异常。立山圣母以一敌五,险象环生。勉强又应付了十来个之后,立山圣母刚刚躲过祖玄律的一杖,右肩却被一个九袋子一拳击中,身子一个踉跄,向高岸谷的方向飞去。高岸谷不失时机地一剑劈出。立山圣母身体早已失去平衡,想要变换身形躲避这一招已无可能,只得硬着头皮用拂尘去迎这一剑。剑光闪处,没有任何声响,拂尘丝却已散落一地。看看兵器已失,再斗无益,立山圣母死意已决,以身撞向高岸谷的剑尖。

    高岸谷没料到立山圣母会自死路,收剑已然不及,心中暗叫不妙。没有生擒立山圣母,定要被夏芸儿责怪。眼见剑尖将及立山圣母胸口,高岸谷突觉一股力道由上而下击中剑身,剑身向下一偏,只刺中了立山圣母的膝盖。高岸谷过神来后,发现一个身材玲珑、浑身散发着成熟魅力的女人挡在立山圣母身前。这个女人刚才用何种手法打偏自己的宝剑,又是如何扶起立山圣母的,自己竟然没有看清楚!

    高岸谷定了定神,喝问道:“来者何人?”那女人并不答话,只是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嘴巴。高岸谷问道:“你是哑巴?”那女人点了点头。“不想死的话就滚开!”那女人又摇了摇头。

    夏芸儿喝道:“少跟她废话,一并拿下!”

    高岸谷和祖玄律并那三个九袋子又一同上前围攻哑巴女人。几招之后,高岸谷便发现,此女功力虽强、动作虽快,一招一式却毫无章法,看不出功夫出自何门何派。祖玄律自然也看了出来,这人似乎并不会什么精妙招式。心里便开始打起小算盘来。

    祖玄律跟高岸谷前后脚加入丐帮,分别是排名第三和第二的长老,二人私下里又培植了不少亲信,在丐帮内形成了对立的两大派。因此,二人平时总少不了明争暗斗。高岸谷是掌棒长老之一,在干部任免上总是有意无意地阻止祖玄律的人马进入要害部门;而作为掌钵长老之一的祖玄律也没少用自己管的宣传口对高岸谷及其马仔进行抹黑。最令祖玄律不能容忍的,却是每次帮里开大会,他都不得不走在高岸谷的身后。眼巴巴地等着高岸谷的那句“讲完了,下面请祖长老也讲几句。”万一哪次高岸谷忘了说,说不定会就散了,自己准备的发言也就只好烂在肚里。

    祖玄律加入丐帮前,是江西正一派中闻名的高手。在江湖上也算是跟高岸谷齐名的人物。祖玄律从来都不服高岸谷,但苦于一直没有机会表现出自己比高岸谷强。这个哑巴女人刚才打偏了高岸谷的剑,在众人眼里,高岸谷便算丢了丑。如果自己单打独斗赢了这个哑巴的话,在群丐面前定然会树立起八面威风,恐怕将来自己便可走在高岸谷的前面。想至此,祖玄律高声喝道:“以多胜少,胜之不武。未免被江湖豪杰耻笑。各位兄且先退下,祖某一人足矣!”

    以多胜少传出去后自然不好听,尤其是五个丐帮高手欺负一个哑巴女人。其他几人听他这么说,面子上都挂不住,便纷纷退到一旁观战。立山圣母鼻子里哼了一声。祖玄律脸一红,自是明白她的意思。刚才己方五人围攻立山圣母一个女人,却又哪里讲什么江湖规矩了?

    虽然祖玄律看出对方不会什么招法,但一开始他也不敢疏忽大意,毕竟对方身手敏捷,内力深厚。斗了几个之后,他越发觉得对手的漏洞颇多,自己的铁杖好几次都差点扫中对方,只因对方轻功甚妙,才得以逃脱。看来,自己今天稳操胜券。在这种情况下,祖玄律决意狠狠地羞辱对方一下,充分展现出自己武功的高超。

    既然对手赤手空拳,自己要赢得体面,当然不应该用兵刃。祖玄律把铁杖往身后一抛,大声喝道:“祖某来教教你怎么打拳劈掌!看好了,这一招我打你胸口!”说罢,“呼”地一个直拳打出去。哑巴女人赶紧侧身躲过。祖玄律拳头在空中绕一个圈,突然变换方向攻击哑巴女人的左侧腰眼,喝道:“注意左边!”哑巴女人赶紧用手来抓祖玄律的拳头。祖玄律左手挥起一掌,朝哑巴女人的右脸颊上扇去,又喝道:“注意右边!”哑巴女人显然没有料到祖玄律的左手掌法也如此凌厉,赶紧往下一蹲。祖玄律不失时机地飞起一脚,再喊道:“看脚!”哑巴女人想要躲闪已然不及,慌乱中只得伸双手在祖玄律的脚背上一按,借势狼狈地往后一翻。

    群丐一见哑巴女人被祖玄律踢翻,齐声喝彩。其中一个出言相讥道:“这哑巴也不撒泡尿自己照一下,她这种水平还不及本帮一袋子,竟然敢到祖长老面前班门弄斧!”

    虽然只是脚背上被哑巴女人按了一下,祖玄律却觉一阵剧痛直透脚心,收脚来时差点站立不稳,心里不由得暗暗称奇。不过大家的喝彩声还是让他颇为得意,嘴里便也就更加放肆起来道:“你太嫩。去叫你祖师爷来跟我大战三!”

    虽然被踢得翻了一个筋斗,哑巴女人却毫无惧色,身形一晃又站在了祖玄律的面前。

    祖玄律怒道:“不打你个残废你还舍不得走。祖某今日就成全你!”说罢,抡起拳头又朝哑巴女人挥去,口中喝道:“注意大迎穴!”哑巴女人赶紧低头躲过。祖玄律手往下抹,又喝道:“四白穴!”哑巴女人又把头再往下缩了一点。祖玄律绕到哑巴女人的身后,喝道:“大椎穴!”哑巴女人赶紧转身,未料转的方位不对,被祖玄律一拳击中右肩,踉踉跄跄地往后退了三步。

    群丐又是大声叫好。一个叫花子道:“哑巴快滚得远远的,别恁地脏了祖长老的手。”另一个道:“你们别说,其实这哑巴蛮聪明的。”旁边一个叫花子接茬儿道:“哦,怎么个聪明法?”先前那个叫花子道:“明知道祖长老绝不会收她这样资质愚钝的徒,所以就通过跟祖长老拼命的方法,来向祖长老学习。你说她聪明不聪明?”“果然不笨。这种精神倒是值得我等学习!”二人的一问一答逗得群丐齐声大笑。

    哑巴女人脸微红,但却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祖玄律心里最明白,他自己其实并未占着便宜。他只觉好似撞到了铁上,痛得厉害,不自禁地抖了两下拳头。

    立山圣母也早看出来了,此女空有一身内功,却并不会什么武功招式。当祖玄律再次出手之时,立山圣母便开始出言指点哑巴女人。“点他会穴,点他耳门穴,绕到背部点他风门穴”

    哑巴女人虽然不会什么武功招式,但认穴倒是奇准。经立山圣母一指点,她便立即有如神助,反而打得祖玄律手忙脚乱。别看刚才立山圣母被五人围攻而受伤,其实若论拳脚水平,她远在祖玄律等人之上,因此可以料敌机先。她之所以自认跟高岸谷差不多少,是因为女人每个月都会失血,所以在内功修炼上便输了男人一大截。

    立山圣母又道:“点他或中、列缺、解溪、神庭、谷”哑巴女人出手真是迅捷,立山圣母报穴名竟然不及他的出手速度快。就在一瞬间,哑巴女人已经点中祖玄律的神庭穴。神庭穴为督脉与足太阳膀胱经之会穴。祖玄律顿觉头晕脑胀,倒地不起。

    群丐哗然。这次不等夏芸儿发号施令,高岸谷已经率三个九袋子围了上来。高岸谷吩咐道:“你们仨把哑巴拿下,我来对付老太婆!”

    高岸谷单挑立山圣母,自然也跟和祖玄律的明争暗斗有关。刚才祖玄律被立山圣母指点的哑巴女人打败,说明立山圣母的武功比祖玄律强得多。如果自己把立山圣母摆平的话,谁强谁弱,明眼人一看便知。

    哪知哑巴女人身形一晃,已拦住高岸谷,将余下三人让给立山圣母。立山圣母膝盖有伤,行动不便,不过对付三个九袋子还是勉强可以应付一阵子。只是这样一来,她就再也没空闲指点哑巴女人的功夫。少了立山圣母的指点,哑巴女人的身手大大变弱。加之高岸谷手中是把宝剑,哑巴女人就更是捉襟见肘。只三招,高岸谷便已将哑巴女人的披肩长发斩掉。

    立山圣母见状大声叫道:“大妹子,你快走吧,别管我了。”哑巴女人仍然毫无惧色,出招的间隙,反而朝立山圣母努努嘴,示意她快逃。立山圣母几近哀求道:“此事与你无关,何必赔上你的性命?你再不走,我就自尽了。”哑巴女人赶紧使劲摇头。立山圣母心想,绝不能连累哑巴也赔上一条命。当即大喝一声道:“各位住手,老太太我有话说!”

    高岸谷和三个九袋子都头望向夏芸儿。夏芸儿道:“且听她有什么遗言。”高岸谷等后退数步,仍将立山圣母和哑巴女人围在中间。立山圣母道:“我今天认识到你的厉害了,你放这位哑巴妹子走,我留下来任凭你们处置。”“哈哈哈!”夏芸儿放肆地大笑三声,反问道:“你不觉得太晚了吗?”马上又厉声喝道:“都给我拿下,一个都不能少。”

    立山圣母急了,身形晃动,转瞬间已朝四人各攻出一招。待四人出招抵挡时,她早已抓起哑巴女人的身子,朝寨门外掷去。哑巴女人也没料到这一招,待飞至门口时,双脚在石柱上一蹬,又借势飞了来。立山圣母摇头叹息道:“大妹子,你这是何苦呢?”

    高岸谷等人正要上前继续围攻立山圣母和哑巴女人,寨门外突然一个声音高叫道:“少林寺正色和尚拜见立山圣母!”话音未落,哧溜一下,跑进一个胖和尚来,穿着一件满身油污的袈裟。他的左耳根处包着一块布,手里又拿着一个小布包。正是前不久在金瓶似的小山上被玉箫师太戳掉左耳的俗和尚正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