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玄幻小说 > 《欢乐牛逼武侠梦》 > 第六回、立山古寨:山净无尘因雪霁,门高不锁任云封(3)
    <wbr></wbr>

    正色和尚一见眼前的架势,惊诧不已。他年轻时曾跟立山圣母有过一面之缘,对她有比较深的印象。立山圣母不是那种绝色美女,但气质绝对一流。眼下坐在人座位上的女人美得让人惊艳,绝对不会是立山圣母。见她华服上缀着九个口袋,见多识广的正色和尚自然知道,她是丐帮九袋子。而站在自己身旁的这个清瘦的老太太才是立山圣母,气质更胜当日,只是缁衣下摆被鲜血染成了红色。

    <wbr></wbr>

    正色和尚向立山圣母十道:“正色和尚见过圣母!”立山圣母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只是不巧让大师见着老婆子的狼狈样儿,让大师见笑了。”正色和尚道:“圣母说哪里话?。这是什么情况?”立山圣母便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简要叙述了一遍。

    <wbr></wbr>

    夏芸儿这次倒没有很快发火,而是耐心地听完立山圣母的讲述。看来,她也在暗自掂量少林和尚的份量。少林寺和丐帮是当今江湖上最大的两个帮派。眼下虽只来了一个和尚,收拾起来不难。可是,如果少林和丐帮结下梁子,事情就会变得难以收场,两派之间少不了冤冤相报,江湖上自然不得安宁。

    <wbr></wbr>

    立山圣母不光武功高强,其医术也闻名江湖。正色和尚此番来找她,便是求她施行接耳之术。因此,正色和尚自然要讨好立山圣母。正经和尚等人在金瓶似的小山被华克之击败,可说少林寺颜面扫地,正色和尚心里也正憋着一口气。虽然眼前敌众我寡,可是正色和尚艺高人胆大,而且天性好斗,还是决定替立山圣母打抱不平,也为少林寺挽一些颜面。他指着夏芸儿道:“你”咽了一下口水接着说道:“老子要不是看你漂亮,真想一拳打死你。,快快给老子滚下山去!”

    <wbr></wbr>

    夏芸儿本以为正色和尚会打圆场,给自己一个台阶。她心里正在琢磨要不要给正色和尚面子:给面子的话,就没法替儿子报仇;不给的话会影响少林和丐帮的关系。她倒没想到正色和尚竟然会动挑起事端。既然对方动挑衅,她自然会针锋相对,否则就不是她夏芸儿的风格。日后即便少林找丐帮理论,丐帮也不输理。夏芸儿脸色立变,也骂道:“我看你这秃驴圆滚滚的样子倒是适滚着走。”接着喝令手下众人道:“让这个秃驴给我滚下山去!”

    <wbr></wbr>

    立山圣母也以为正色和尚会做个和事佬,万没料到他修行这么多年依然不改年轻时的本性,还是一只好斗的公鸡。虽然正色和尚武功高强,可是多他一个又能如何?终究难以跟丐帮众人抗衡。立山圣母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也罢,就跟丐帮拼个你死我活好了!

    <wbr></wbr>

    正色和尚把手里的小包递给立山圣母道:“圣母,你先休息,替贫僧把耳朵保管好。待老衲来打发这群叫花子!”立山圣母心想,你未免太过托大,人家九袋子、长老什么的,武功也差不了你多少。寡不敌众的情况下,你偏偏要逞能。眼下自己有伤在身,哑巴女人也已鏖战多时,且看你能坚持多久,在危急时刻自己再出手不迟。当即对正色和尚道:“请大师小心,丐帮高手众多!”说罢,从正色和尚手中接过小包,拉着哑巴女人退后几步。立定后打开小包一看,是一只早已坏死的人耳,应该就是正色和尚缺失的那一只。看来他失掉耳朵已有不少时日,也不知他为啥不早来,耳朵都已烂成这样,自己已是天无力。

    <wbr></wbr>

    正色和尚往大殿中央一站,将油晃晃、脏兮兮的袍袖一摆,高声喝道:“。少林寺正色和尚在此,谁敢与老子决一死战?”丐帮众人看正色和尚如此嚣张,一时之间竟无人出马。正色和尚又大叫一声道:“少林寺正色和尚在此,谁敢与老子决一死战?”

    <wbr></wbr>

    此时,祖玄律已然清醒过来。看来哑巴女人虽然内力深厚,认穴准,但点穴的手法非常笨拙,以至于祖玄律可以自然醒转。刚才他想露脸反而大失面子,心中怒火正炽,此时见到正色和尚的牛逼样如何能不生气?当即挺身而出,怒道:“日你娘,你以为你是张飞张翼德呢,看我灭你!”话音未落,已挥杖而上。高岸谷和另外三个九袋子也要上前围攻,却被祖玄律喝止。

    <wbr></wbr>

    正色和尚生性好斗,一看祖玄律冲来,也立即挥掌迎上。二人以快对快,眨眼间便已交织在一处。看得围观者眼花缭乱,分不清谁使的是铁杖,谁又用的是肉掌。但闻铁杖呼呼做响,一双肉掌也是噼噼啪啪响个不绝。

    <wbr></wbr>

    立山圣母瞧得出来,正色和尚占了上风。他和祖玄律贴得很近,祖玄律的铁杖足有丈二长,近身搏斗时并无任何优势。立山圣母不由得暗暗叫好,只盼正色和尚能多胜几场。心想,这个俗和尚的武功比当初相遇时不知高出了多少倍。高岸谷等人自然也看出祖玄律落了下风。虽然跟祖玄律不睦,高岸谷仍然悄悄朝二人靠近了一点,以便紧急时施以援手。

    <wbr></wbr>

    大约战至一七八十个,正色和尚抓住祖玄律的破绽,一掌朝他背部拍去。高岸谷看得真切,宝剑早已递出。正色和尚手掌尚未触及祖玄律的后背,蓦见眼前寒光一闪,赶紧偏头,又晚了一点,右边耳朵已被利剑齐根割掉。他还未及捂耳,高岸谷的宝剑又已递了过来。正色和尚赶紧使一招“细胸巧翻云”,向后飘出一丈来远。

    <wbr></wbr>

    “。你丫的偷袭算什么好汉?”盛怒之下的正色和尚,不顾自己身子尚未站稳,惊魂犹,也顾不得地上的耳朵,又已飞身上前和高岸谷斗到了一处。

    <wbr></wbr>

    高岸谷的功夫的确比祖玄律高明不少,尤其是有利剑在手,正色和尚立时便处了下风,东躲西藏远远多过进攻。立山圣母见状,从兵器架子上抽出一根铁棍抛给正色和尚。俗和尚接棍在手,将少林棍法施展开来,将高岸谷逼退了好几步。哪知当铁棍遇到宝剑时,竟然被拦腰斩为两截。正色和尚吃惊不小,将手中剩下的半截铁棍掷向高岸谷。乘后者抵挡之机,他已飞速抢过李开腹的大砍刀。砍刀虽重,但正色和尚拿到手中犹觉分量不足。少林寺的功夫本以棍法见长,正色和尚的刀法竟也造诣颇高,将一把大刀耍得如怀素的狂草一般圆劲有力,使转如环,奔放流畅。立山圣母暗地里竖起大拇指,这个俗和尚果然有些本事!

    <wbr></wbr>

    高岸谷一边在心中惊叹对手武功之高,一边机用剑去削大砍刀。正色和尚既知对手宝剑锋利,便把砍刀用得虚虚实实,有时候甚至虚招多过实招,让高岸谷的宝剑总是碰不着。高岸谷也非浪得虚名,看出门道后便也用上了虚招。二人互相用招式忽悠对方。正色和尚不得不十二分小心地应对。

    <wbr></wbr>

    旁人全都目不转睛。正色和尚这一仗攸关立山寨的存亡,立山圣母更是看得提心吊胆。每当正色和尚遇险,圣母心里就咯噔一下;每当他化险为夷或者稍占上风,圣母就面露喜色。这二人代表着当今少林和武当两派的最高水平,短时间内岂能分出胜负来?立山圣母也便看得忽忧忽喜,心头便如有十五个吊桶在打水,不是七上八下,便是七下八上,无论如何也平静不下来。

    <wbr></wbr>

    高岸谷和正色和尚斗得正酣之时,忽听夏芸儿道:“谁稀罕吃猪耳朵?把这只猪耳朵赏给他,免得劳烦老太婆给秃驴接耳朵。”

    <wbr></wbr>

    正色和尚闻言大惊,瞥了一眼,发现自己的右耳不知何时竟已到了夏芸儿的手中。不由得一慌,露出一个破绽来,大砍刀与宝剑不期而遇,被无情地削为两截。高岸谷见此情形,哪肯错失良机?将手中宝剑如疾风骤雨般使将出来。刹那间,便已将正色和尚罩在剑影内。

    <wbr></wbr>

    立山圣母唯恐正色和尚有失,便要带伤上阵。哪知就在此时,正色和尚却突然剑走偏锋,冒着被利剑斩为两段的危险,硬生生从剑影中穿了出来,纵身朝夏芸儿扑去。夏芸儿还在端详手中的耳朵,心里兀自得意洋洋,陡见一个身影向自己扑来,瞬间吓得花容失色。

    <wbr></wbr>

    这一下兔起鹘落,巨变骤起,高岸谷和祖玄律等人俱是大惊,万没料到正色和尚突行险招。想要出手解救,已然不及。

    <wbr></wbr>

    立山圣母大呼了一声“好!”心想,这和尚真是不怕死,倘若慢得半点,立即便要身首异处。也亏他有这般胆量,夏芸儿定然料不到他的突袭。夏芸儿武功再高,也断难应付突起之变。俗话说,擒贼先擒王。只要正色和尚制住了夏芸儿,一切问题都将迎刃而解。

    <wbr></wbr>

    斜刺里却另有一个身影也飞向夏芸儿,竟然比正色和尚先到,挡住他的去路。

    <wbr></wbr>

    正色和尚绝没想到竟有轻功如此高强之人抢在自己的前面,赶紧停了下来。一打量,拦在自己和夏芸儿之间的,竟是刚才出手救立山圣母的哑巴女人!自己冒着性命危险换来的转机,偏偏被斜刺里杀出的哑巴女人坏了好事。正色和尚不由得火冒三丈,骂道:“。你这个叛徒,还不快给老子滚开!”

    <wbr></wbr>

    “这位大妹子倒不是什么叛徒,老太太跟她素不相识。她刚才救了我,还应该谢谢她才是。至于她为什么出手救夏芸儿,想必自有她的道理。”立山圣母也吃惊不小,不禁问道:“大妹子,你为什么要拦住正色大师?”

    <wbr></wbr>

    夏芸儿也被搞糊涂了,这个哑巴到底是敌是友?刚才救了立山圣母,现在却救我一命。高岸谷赶紧上前替她把椅子挪后三尺,然后站在她的前面护住她,警惕地注视着正色和尚和哑巴女人的一举一动。

    <wbr></wbr>

    哑巴只是摇了摇手,示意正色和尚不要过来。

    <wbr></wbr>

    正色和尚又道:“快让开!否则,休怪老衲不客气了!”他说这话时的底气明显不足。这句话哪是他的风格?他想,这哑巴女人的轻功造诣已然胜过自己,其它功夫也定然不俗。

    <wbr></wbr>

    哑巴女人仍是摇了摇头。

    <wbr></wbr>

    立山圣母知道哑巴女人虽然内功深厚、轻功不俗,但武功招式却粗浅得紧。刚才她救了自己,如果现在被正色和尚打伤,就对不起自己的救命恩人。便劝正色和尚道:“大师还是不要跟她为难了吧!”

    <wbr></wbr>

    正色和尚早已杀红了眼,哪会把立山圣母的劝告放在心上?“噗”的一声,金刚指已经点了出去。哑巴女人不知该如何抵挡,只得慌张躲闪。正所谓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两招过后,正色和尚即已看出,哑巴女人根本不会什么精妙的武功招式。心下大喜,暗道:“总算捡到一个软柿子可以捏一捏了!”他再也不急着进攻,反而仔细打量起这个哑巴女人来。这女人姿色一般,可是那身材,真叫一个棒,堪称“名山大川”。虽不及玉箫师太火辣,却也是个中翘楚。

    <wbr></wbr>

    此时的正色和尚“色从心头起,色向胆边生”。本来男女授受不亲,如果两人静静地站在那里,男人碰一下女人,就会被冠以色狼之名。如果是比武,身体接触就在所难免。即使碰到敏感部位,也没人说你是流氓。但普通男人虽然好色,在大庭广众之下都要顾及一下颜面。可是,正色是出名的俗和尚,一举一动都跟普通男人不一样。正儿八经的两招过后,第三招却是用龙爪擒拿手的手法直接抓向哑巴女人的胸部。

    <wbr></wbr>

    哑巴女人万没料到对方的招式竟会如此露骨,慌乱中来不及躲闪,被正色和尚抓个正着。正色和尚还未及得意,便已经傻眼了:明明双手已经握住了对手的双峰,为何却觉两手空空?一惊之下,连退数步。停下来后又仔细看了看哑巴女人的胸部,大大的还在。使劲揉了揉眼睛,确信自己的眼睛也没问题。再摊开双掌检查一下,发现自己的双手也并无异样。真是不可思议!为什么明明抓住了却抓了个空呢?正色和尚恼羞成怒,用手指着哑巴女人,激动得半天说不出话来:“你你你,。你他娘的到底有胸没胸?”

    <wbr></wbr>

    哑巴女人尚未作答,突然从屋顶飘下一串风铃般的清脆笑声。众人大惊,抬头一看,才发现一个黑衣少女坐在屋顶。她张开小嘴儿一笑,露出两颗小虎牙,嘴角的小酒窝变得大大的,煞是可爱。夏芸儿喝道:“何方妖孽,还不快快下来受死!”

    <wbr></wbr>

    屋顶的黑衣少女并不理会夏芸儿,却对正色和尚道:“正色大叔,我的立体画还算逼真吧?哈哈!哈哈!哈哈!”

    <wbr></wbr>

    不消说,称呼和尚为大叔的自然便是湿儿。眼前这个哑巴女人则是被湿儿精心打造出来的“美女”华克之。以前男扮女装都在胸部塞上桔什么的,湿儿却是别出心裁,在衣服上用立体画画了个高耸的胸部,外带深深的乳沟。她从小爱画立体画,经常在平地上画上台阶或者深坑,惹得家人走路都小心翼翼。这样的胸部,正色和尚又焉能抓着?

    <wbr></wbr>

    湿儿刚才一直在屋顶观战。一开始她也很奇怪,华克大哥为什么突然不会武功了?急得她在心里大叫:“快使降龙掌!快使降龙掌!”她是鬼精灵,马上就明白过来:华克大哥一使降龙掌不就暴露身份了吗?天下谁人不知降龙掌只有丐帮帮才会?交手的双方,一边是丐帮的人,另一边是武林高手。华克大哥别说使出降龙掌的一招半式,哪怕只是降龙掌的一个小小身法,也马上会暴露自己的身份。偏偏华克之从小到大只学过降龙掌一门功夫,对降龙掌可谓精益求精,但除了降龙掌便不会别的套路。遇到像今日这种不能使用降龙掌的情况便自然狼狈不堪。

    <wbr></wbr>

    正色和尚认出屋顶的小是在金瓶似的小山上见过的那个叽叽喳喳的小姑娘。本来他挺喜欢这个欢乐的小姑娘,现在被无端捉弄,胸中怒火上涌,破口大骂道:“你这小骗子也太没节操了,竟然用立体画骗人。,笑死你大爷了。哈哈哈哈!”正色和尚前半句还在骂人,后半句竟自忍俊不禁笑了起来。唉,没办法,这小真是太调皮了!不过,正色和尚并不知道湿儿跟华克之一起南下之事,自然无法把眼前的哑巴女人和在金瓶似的小山力战群雄的丐帮帮华克之联系起来。

    <wbr></wbr>

    夏芸儿起的面孔不经意间也露出一丝笑容,但随即又把笑容藏起来,继续摆出一副冷冰冰的面孔。

    <wbr></wbr>

    笑完之后还是要面对残酷的现实。笑声甫一停歇,正色和尚马上又对“哑巴女人”发起连番攻击。华克之唯一的办法就是手忙脚乱地躲闪。高岸谷等人也吃不透这哑巴女人的来路,不知该当相救与否。如果救了哑巴女人的话,等会她说不定又要救立山圣母;如果不出手相救,哑巴女人可能随时要毙命于正色和尚的金刚指下。好在华克之轻功卓绝,内力又强,正色和尚的大多数招式都能被他躲过,被击中几次也都无大碍。

    <wbr></wbr>

    就在正色和尚一筹莫展之时,山下喊杀声震天。“杀啊!别让丐帮的人跑了!”夏芸儿正惊诧间,一个叫花子慌慌张张进来禀报道:“几个刁民煽动山下的姓闹事,足有上千人朝山上冲来。”夏芸儿怒道:“都是些什么刁民?要造反不成?”报信的叫花子道:“为首三人分别叫胡俊峰、夏佳和杨文海。他们曾被本帮兄欺负过。因此,一直对本帮怀恨在心。这次他们散播谣言,说本帮迫害立山圣母。山下那些不明真相的姓数年来一直受立山圣母的恩惠,所以一呼应,都涌上山来了。”

    <wbr></wbr>

    夏芸儿还未说话,院外已经听到吵闹声。又一个叫花子进来禀报道:“这些刁民来势凶猛,已经把轿子掀翻了,并堵住了寨门。”正说话间,又有大量的叫花子退入大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