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玄幻小说 > 《欢乐牛逼武侠梦》 > 第七回、捷足先登:书山有路坐缆车,学海无涯乘航母(3-5)
    <wbr />

    3:

    身子飞速下坠,湿儿吓得紧闭双眼。快要落地摔成肉饼之时,突然感觉身子被什么人抱住了。难道是华克大哥不成?准是他,一定是他听到我的大叫后,马上跑来把我接住了。湿儿故意闭着双眼,幸福地往那人怀里靠去。

    <wbr />

    湿儿只觉那人紧紧地抱着自己往空中窜起,一下就落到了平地上。湿儿陡觉一股寒气袭来,心中一惊,睁眼一看,才发现对方已把自己放到一个冰凉的蒲团之上。站在身旁的却是堂兄东方不红,所处的位置则是堂兄刚才藏身的窑洞。湿儿不觉小脸一红,把脸别去一边。忽觉眼前一亮,仔细一看,洞的一角斜倚着一根绿竹杖,莹碧如玉。湿儿心里一激灵,这不是传说中丐帮帮信物的打狗棒又是什么?原来,要将华克大哥扶上马送一程的,正是自己的堂兄。

    <wbr />

    “唉!”东方不红长叹了一声道:“你和骄阳俩没一个争气的!叫你们学武功都怕苦怕累,一个小小山坡都爬不上去,丢不丢人?”湿儿从小便被宠坏了,闻言大怒道:“这话跟你的宝贝儿子说去。你只是我的堂兄,我爹爹都没有这么跟我说过话。我争不争气你管得着吗?”东方不红道:“罢了,罢了。从今天起,你好好给我留在山上练功,不许随便乱跑。”湿儿怒道:“练什么破功。夏姐姐说了,女孩儿练功练得再好也不如嫁得好。与其辛辛苦苦练功,还不如嫁一个武二代,照样没人敢欺负。”

    <wbr />

    东方不红道:“我意已决,不必多言。”湿儿也针锋相对道:“我意已决,不必多言。”东方不红不怒反哈哈一笑道:“这句话不是谁都能说的。想说这句话,就先把武功练好。”湿儿嘴硬道:“我练不练武功还由得你了?”东方不红也不跟湿儿多说,拽了她的手便出洞往山上走去。湿儿尽管有一千个不愿意,也身不由己地被拖上山去了。

    <wbr />

    把湿儿带屋里后,东方不红扔下一句“好好练功”,就转身走了。湿儿看看堂兄已经走远,也溜出门去,心道:“我再也不这个鬼地方了!我意已决,绝不来!”

    <wbr />

    哪知湿儿还没到院门口,就被一个六袋叫花子挡住去路。湿儿在山上呆的时日已久,对守卫山顶的大多数叫花子都很熟悉,识得此人乃江南人士,名唤茶一杯。他们结义兄共七人,都是江南罕见的姓氏,分别叫做柴一根、米一斤、油一壶、盐一包、酱一桶、醋一瓶和茶一杯。他们原先自然都不叫这样的名字,加入丐帮之后,为了体现无产阶级的特性,也为了不忘本,才改名如此。平日里叫花子们对湿儿都尊重得不得了,但凡湿儿让他们干点什么,他们都不敢有违。今日竟敢拦住自己的去路,定是受了堂兄的指示。湿儿怒道:“让开,我要出去。”茶一杯笑道:“想出去也不难,须得先胜了我。”“什么,要打架?”湿儿才不理他,拔腿往斜刺里抢去。

    <wbr />

    湿儿刚跑出没两步,后衣襟已被茶一杯抓住。湿儿大怒,转身一拳冲茶一杯面门打去。茶一杯的身手异常敏捷,湿儿的拳头刚刚伸出,他已绕到了湿儿的背后。湿儿转身飞起一脚踢向茶一杯的下三路,她的脚刚刚踢出,茶一杯又已绕到她的身后。无论湿儿如何进攻,茶一杯总是随着湿儿的转身而转,始终藏在她的背后。湿儿转来转去竟然奈何他不得。转了几十个圈,转得自己晕头转向,仍然没有机会够着茶一杯。湿儿终于累了,气冲冲地往屋里走去,茶一杯便松开手任她屋。

    <wbr />

    湿儿屋以后,往床上一躺,独自流着伤心的眼泪。堂兄真是丧心病狂,为了督促自己练武,竟然把自己软禁起来了。

    <wbr />

    过了一小会,门开了,东方不红亲自端着香喷喷的饭菜进来。湿儿假装睡着了,心里却垂涎欲滴,不由得偷偷用鼻子吸了一口香气。东方不红道:“别装了,快起来吃饭。”湿儿知道瞒不过堂兄,便赌气地道:“不吃。”东方不红道:“乖乖地吃了饭,饭菜很香的。”湿儿道:“我意已决,不必多言。”东方不红道:“我点了你的穴道,让你不能动。然后捏着你的鼻子给你喂饭,好不好?”

    <wbr />

    “你!”湿儿蹭地一下坐了起来。东方不红道:“你是要自己吃呢,还是让我给你喂?”湿儿怒道:“我不吃!”东方不红仍然平静地道:“没有这个选项。”湿儿知道胳膊拧不过大腿,不再说话,自己把饭拿过去吃了。心想,武功不行,这句话说了还真是白说。

    <wbr />

    翌日一早,湿儿尚未出门,茶一杯反而自己找上门来了。湿儿刚一露面,他便一拳击来。湿儿一惊,手臂一抬,架开来拳,右脚早已踢出。茶一杯也是右脚抬起,却是踢向湿儿脚掌心的涌泉穴。涌泉穴是下肢要穴之一,击中后会伤丹田气,使气机不能上升。湿儿震怒,这小子觉得我好欺负么?竟然用这么恶毒的打法!当下也摆出拼命的架势,连施狠手。茶一杯的武功真是不弱,只十个,便一掌将湿儿打翻在地。茶一杯哈哈大笑,抛下一句“明天再来收拾你”,便扬长而去。

    <wbr />

    湿儿又羞又气,无奈之下,只好房歇息。想到茶一杯明日还会再来挑衅,不免细细思破敌之法。思一整天,竟然毫无良方。

    <wbr />

    第三天一早,茶一杯果然又来挑衅。湿儿高挂免战牌,闭门不出。茶一杯不依不饶,竟然破门而入。湿儿不得不迎战,又是十来个便被打倒在地。这一次茶一杯更狠,施了不少狠手,给湿儿胳膊上腿上留下外伤数处。茶一杯摇摇头道:“整整一天了,竟然一点进步都没有。实在是资质愚钝!”说罢,又转身扬长而去。

    <wbr />

    湿儿想死的心都有了。想下山不让走,每天还有人上门来挑衅,不吃饭还要被强喂。坐牢不是还有放风吗?自己在堂兄这里竟然比坐牢还难受!湿儿不禁在心里怒骂道:“东方不红,快去死吧!”

    <wbr />

    茶一杯刚走不久,东方不红就来了。他的手中拿着一个瓶子,里面装着些药膏。湿儿眼噙泪水,把脸别去一边。东方不红也不说话,在湿儿床边坐下,静静地为湿儿擦药。药膏有一股淡淡的香味,涂在伤口上有一点麻痒的感觉,但伤口马上就不痛了。

    <wbr />

    湿儿迷迷糊糊快睡着之际,突然感觉一滴水滴到自己的手背上。她睁眼一看,发现堂兄的眼眶竟然有些湿润,心道:“你猫哭耗子呢,我才不领你的情。”

    <wbr />

    东方不红擦完药就离开了,过一会又端着饭菜来了。他在一旁看着湿儿吃饭,柔声说道:“你喜欢被人欺负呢,还是喜欢欺负别人?”湿儿不答,自顾自地吃饭。还用说吗?她从小就想当侠客,很威风的那一种。无论如何也不愿像今日这样任人欺凌。

    <wbr />

    东方不红道:“从明天起,我来教你武功。”湿儿明白眼前的一切都是他干的,恨死了这个堂兄。她才不喜欢这么强横的堂兄来教自己习武呢。不过,湿儿嘴上却不说不喜欢,赌气道:“就你那点微末功夫,我还瞧不上呢。”

    <wbr />

    东方不红并不生气,问道:“不然,你想跟谁学?”

    <wbr />

    “丐帮帮华克之威震四海,我觉得他强你倍,要学我就学降龙十八掌。”湿儿这么说,一方面是因为她想跟华克之见面,另一方面是故意刁难堂兄。尽管她已经知道华克之对堂兄非常尊重,但是堂堂帮也不会随叫随到来传自己武功吧。再说,降龙十八掌是丐帮帮的独门武功,绝不会传给外人。自己上次已经求过华克大哥了,他都坚决不肯教。

    <wbr />

    东方不红却道:“让他来教你也无不可。只是眼下他在办一件大事,办完了我就差他来教你。”

    <wbr />

    湿儿知道堂兄所说的大事便是借丐帮总舵工程招标来开英雄大会,共同商讨如何对付魔教。但她依然语带讽刺地道:“叫不来就叫不来,别找借口。”

    <wbr />

    东方不红也不跟湿儿斗嘴,说了一句“你好好休息,明天早点起床”,就转身走了。

    <wbr />

    第二日天还没亮,已经响起了敲门声。湿儿赶紧穿衣起床,她怕茶一杯破门而入,而自己还光着身子。她先在床边活动了一下身子骨,身上的伤竟然都不痛了。开门一看,门外站着一个精瘦的老头。湿儿识得此人,正是丐帮八大长老之首的权为民。此人是八大长老中上山次数最多的,看来跟堂兄东方不红的关系非同常。湿儿吃惊地问道:“权长老找我何事?”权为民面带微笑道:“权某奉不红之命,前来传授东方姑娘一些内功心法以及一统拳法。”

    <wbr />

    湿儿心想,堂兄在丐帮到底算个什么人物呢?无论是帮华克大哥,还有长老之首的权为民都唯他命是从。权长老对自己这么恭恭敬敬,武功又高,由他来传授自己武功再适不过。本来湿儿挺尊重师长,不过一想到如果自己拜权为民为师,那岂不是比堂兄低了好几个级别?那可不成,这亏绝对不能吃。当下便道:“权长老,我可没有拜师的打算。”权为民道:“我只授艺,不收徒。”湿儿心想,这笔交易真划得来。华克大哥都平安了,如果现在再有人问自己叫啥名字,那就自称华得来。便爽快地道:“成交。”

    <wbr />

    湿儿将权为民让进屋来,吩咐丫环给权为民和自己沏上巴蜀上等的“碧潭飘雪”香茶。湿儿虽然处于被软禁中,但是东方不红给她的待遇颇好,还特地给她安排了一个丫环。这丫环芳名叫做李壳壳,年龄跟湿儿一般大,很是乖巧,尤其沏得一手好茶,深得湿儿喜爱。碧潭飘雪是巴蜀特产,是经过特殊工艺加工过的茉莉花茶,茶香异常。绿色的茶叶沉在杯底,茶水呈黄绿色,犹如一汪碧潭;白色的茉莉花飘在碧潭中,便如片片白雪一样。湿儿第一次品尝就被深深吸引,更养成每日必喝三大壶碧潭飘雪的习惯。

    <wbr />

    权为民有两套拿手绝技,一套用来对付比自己武功低的对手,叫“一统拳法”。顾名思义,凭此拳法便可一统江湖。这套拳法霸道异常,多为进攻招式。对付比自己弱小的对手,还用得着防守么?另一套则是对付比自己强大的对手,唤做“韬光养晦”。一招一式全是防守,使自己不露破绽,永远立于不败之地。丐帮子们历来只见过权长老用“一统拳法”,却从未有机会见到传说中的“韬光养晦”套路,那便是因为权为民武功高强,鲜有比他厉害的人物。此时,权为民要给湿儿教授的便是天下闻名的“一统拳法”。

    <wbr />

    权为民一边喝茶,一边给湿儿讲述一统拳法的历史。诸如一统拳法由哪位不世出的武学奇才所创,哪位丐帮高手曾用一统拳法打败过哪位不可一世的外派高手,云云。湿儿哪有心思听什么历史?她也不跟权为民客气,直接打断权为民道:“成则为王败则为寇,历史那些东西都是你们瞎编的,我偏不信。咱们直接讲拳法。”

    <wbr />

    权为民心想,这一点也不比东方骄阳好对付。她虽然长相乖巧,笑起来让人开心,哭起来让人怜悯,但也挺会颐指气使。仗着东方不红撑腰,竟对自己毫不客气。当下只得按照湿儿的要求,略去历史、概述之类的东西,直接讲解一统拳法的招式要领,并当场示范。

    <wbr />

    一统拳法跟普通的拳法截然不同。其他拳法练拳通常都需要静坐单独修习内功,而这套一统拳法已经把内功修炼的方法融入练拳其中,拳法与内功修炼相辅相成。一招一式都顺着真气的流动而出,多练习这套拳法真气自然变强。这一点尤其适坐不住的湿儿,她生平最讨厌的,就是安安静静地打坐修练内功。她一坐下便思绪流转,走神了。

    <wbr />

    这套拳法是以进攻为的拳法,这一点也颇湿儿的心意。她就喜欢打打杀杀,对防守一点兴趣都没有。权为民一讲到这一招可以点到敌人的什么穴道,这一招如何踢敌人的屁股,她就听得津津有味;权为民一旦讲到如何防止敌人偷袭,她就不甚感兴趣。原本一统拳法有八成是进攻,二成是防守。湿儿打出来的一统拳法却是十成都是进攻,没有一丁点防守在里面。权为民提醒道:“武术跟下棋一样,既要想办法吃掉对方的将,也要安排部分兵力保护自己的帅。如若全力进攻,遇到敌人偷袭却该如何应付?”湿儿却道:“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守。”权为民说不过湿儿,只好作罢。

    <wbr />

    常言道:“越调皮的孩子越聪明。”调皮的孩子一旦将调皮劲儿用到学习上,就离成功不远了。湿儿便是如此。撇开湿儿的调皮任性以及蛮横不讲理不说,她本天资聪颖,悟性奇高。只是因为在旭日山庄之时,她怕苦怕累,经常靠跟哥哥假打在父亲那里蒙混过关,把聪明劲儿全都用在了如何欺骗父亲之上。因此,练功数年下来,也只是武功平平。在金瓶似的小山见过世面后,又受了华克之的影响,最重要的是被茶一杯连续三次羞辱,使她下定决心要学好武功。最最重要的,还是背后有堂兄东方不红的督促。虽然湿儿学武的时候,东方不红从未来过现场。但每日练完,权为民都要去向东方不红汇报湿儿的学习进度。倘若东方不红觉得不满意,第二日,权为民一定要给湿儿加大学习训练强度。权为民虽然对湿儿恭敬有加,但在学习上却得很。跟湿儿对拆,也都是动真格的,常常将湿儿放倒打伤。也因此,湿儿每天夜里都要擦一点治疗外伤的药膏。当真是知耻而后勇,湿儿老老实实、认认真真跟权为民练了一个月,武功和内力俱都大有长进。

    ----------------------------------

    4:

    这一日送权为民下山时,湿儿正好在院子里瞧见茶一杯,当即大喝道:“姓茶的,快快过来受死。”茶一杯赶忙施礼道:“小的见过东方姑娘。”湿儿不答,冲过去就是一招“小卒骂阵”。茶一杯早已接到东方不红的命令,不得再去骚扰湿儿。他哪敢还手?赶紧侧身避开。

    <wbr />

    湿儿本想显摆一下自己新学的武功,一见茶一杯不还手,便命令道:“用你的生平所学来跟我大战三。”茶一杯连道:“小人不敢,小人不敢。”湿儿催促道:“你不跟我打就是不听我的。快快出招!”湿儿嘴里说着话,手脚并不稍慢,一招紧似一招,把刚学的六十四招一统拳法连绵施展了出来。

    <wbr />

    权为民也道:“茶兄,施展你的绝技跟东方姑娘斗一斗,不碍事的。”茶一杯在湿儿凌厉的攻势下早已无处躲藏。听权为民如此说,如蒙大赦,赶紧应了一声,便也将自己的绝招施展出来,跟湿儿斗到一处。权为民见湿儿一招一式都用得有有眼,不由得频频颔首。

    <wbr />

    一统拳法虽然威力巨大,但湿儿尚无临敌经验,只会按照次序出招。就如当初在旭日山庄和举儿一起练拳那样,都是按照她编好的套路,一招一式顺序而出。她将一统拳法连耍了两遍竟然还没有把茶一杯打倒。

    <wbr />

    权为民指点湿儿道:“不要按练习时的顺序出拳,要根据对方的招式灵活加以运用。第三十四招!”湿儿闻言,倏地窜至茶一杯身后,双拳一前一后击出,正是第三十四招“炮碾丹砂”。这一招颇具出奇制胜的效果,茶一杯尚未反应过来,背后已中了两拳。

    <wbr />

    权为民又道:“第四十七招。”湿儿马上再出左拳,击向茶一杯胸口,正是第四十七招“小刀剜心”。茶一杯背部刚受重击,转过身来时腰部下弯,湿儿这一拳正好击中他的下巴。茶一杯吃痛不住,仰面摔倒在地。

    <wbr />

    权为民又道:“第二十一招。”湿儿飞身而上,右脚重重地踩在茶一杯的胸口,正是第二十一招“马踏斜日”。茶一杯喉头一甜,一声巨咳,随即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wbr />

    “哈哈!哈哈!哈哈!”湿儿开怀大笑,整个院子里好像办喜事一样,立刻变得喜气洋洋起来。自打跟华克之分手后,湿儿已经很久没有开心过了。先是担忧华克之的安危,每天从早到晚郁郁寡欢。及至亲见华克之安全,一颗悬着的心刚刚落地,却又被堂兄逼着练功。刚开始被茶一杯欺负的时候甚至半夜还以泪洗面。今天,湿儿轻松复仇成功,同时尝到了作为武林高手的滋味,叫她如何能不高兴?

    <wbr />

    权为民拍手赞道:“东方姑娘威武!”湿儿撤脚来,对茶一杯喝道:“滚吧!”转身问权为民道:“权长老,我现在在江湖上能排第几啊?”权为民赞道:“三招就把六袋子打倒在地,绝对是顶尖高手!”他把湿儿前面连耍两遍的一二十八招略去不计,只算后边致胜的三招。

    <wbr />

    湿儿还是有些自知之明,道:“权长老说实在的,我到底能排第几?”权为民认真地道:“东方姑娘的功夫已今非昔比。能排第几要视发挥情况而定。如果发挥得不好,一个时辰才能打赢茶一杯,大概可以排在第8848位;如果发挥好了,三招甚至一招便把六袋子打倒在地,当可以排在第372位。”湿儿也对自己的进步深感满意,道:“我要是能排到立山寨的高度就好了。”权为民鼓励湿儿道:“立山寨海拔793米,东方姑娘进步神速,过不了几天就可以排到八位之内了。好好练吧!”

    <wbr />

    湿儿房后高兴得一宿没睡着。她心想,我这也算在武学一道走了捷径吧?下次跟哥哥过招,不用剧本也可以打倒他了吧?呃,不对。倘若哥哥已经开始修炼《金瓶梅》里面的绝世武功,岂是自己能比的?也不知道爹爹和哥哥找到隐藏在书中的秘籍没有?要从那么厚的一本书里找出描写武功招式的句子来,当真是难若登天!最担心的就是哥哥把秘籍当色情小说看,走火入魔那可就糟了!当初觉得华克大哥在金瓶似的小山上施展的降龙十八掌威猛无比,现在想起他的一招一式来,却也不觉得有多精妙。只不过华克大哥的内力真是深厚无比,自己现在的内力恐怕尚不及他的两成。

    <wbr />

    次日来敲门的已换成了排行第二的长老高岸谷。原来,权为民看湿儿的领悟能力极强,已尽得一统拳法之精髓,便建议东方不红派其他长老来给湿儿授拳。湿儿本来就喜欢玩儿花样,不善精研一门拳法。虽然一统拳法很对她的胃口,但天天都练的话,也难免会有些许枯燥之感。因此,高岸谷的到来让她开心不已。

    <wbr />

    高岸谷加入丐帮之前是武当派出类拔萃的高手。高岸谷传授给湿儿的,正是他赖以扬威立名的太极拳和太极剑。除此,湿儿还特地要求高岸谷教她武当派独门暗器手法“十八相送”。前些日子,在立山寨,湿儿亲见高岸谷从数十丈外用一颗地瓜做暗器将东方骄阳从立山圣母的掌下救出,早已对这种享誉武林的暗器手法垂涎三尺。

    <wbr />

    高岸谷跟权为民一样,虽然碍于东方不红的面子而对湿儿礼敬有加,但要求却甚严。虽无师徒之名,对湿儿的要求却一点也不逊于亲传子。湿儿想偷懒之时,高岸谷总催促她背口诀练拳练剑。

    <wbr />

    太极拳和太极剑讲究以静制动、后发制人,跟霸道的一统拳法是截然不同的武功路子。湿儿性格霸道,又是急性子,自然不太喜欢阴柔的太极功夫。但即便如此,跟高岸谷学武才十天,她也已学了个八九不离十。

    <wbr />

    “十八相送”用的是巧劲,极难掌握。虽是武当派独门暗器手法,但武当派内也仅只一成高手会使,靠十八相送闯出名堂的更是凤毛麟角。湿儿心思敏捷,悟性极高,只半个上午便掌握了“十八相送”的窍要。她随手射出一个小石子,便点中了山门处一个五袋子的笑腰穴,让该子狂笑了一个多时辰,穴道方才自解。

    <wbr />

    第十日送高岸谷下山之时,湿儿吩咐道:“明儿换来。”高岸谷自然也慨叹湿儿进步之神速,非常人可比,当即向东方不红报告。

    <wbr />

    次日便换成了上官隐,上官隐授拳不足七日,便又换成了贾大空。上官隐和贾大空都曾是少林正字辈的和尚,武功可与正经、正色和尚等人比肩,加入丐帮时也都直接成为长老。也是在加入丐帮时,他们放弃法号,用俗名。

    <wbr />

    少林绝技甚多,二位长老先把各自擅长的各种绝技给湿儿演示一遍,然后让湿儿挑选她想学的。当然,除此,还有东方不红亲自指定的必学项目。湿儿不想学的,也得老老实实照学不误。湿儿因此也更恨堂兄。心想,堂兄就知道逼迫我学不想学的,全然不管我自己的意愿。学过之后,方知堂兄所选实是少而精,替她节省了不少时间,助她走了捷径。湿儿对堂兄的眼光佩服得五体投地,只是心中的恨意却并未因此而有丝毫渐弱。

    <wbr />

    高深武学都是相通的,所谓殊途同归是也。虽然少林武功博大精深,但湿儿有一统拳法和武当太极拳以及太极剑的基础后,学起来也不觉得有多难。常常是,二位长老刚刚演示了前半招,湿儿便已揣度出后半招。每一招不光是做到了形似,更是抓住了精要所在。湿儿的一些问题,也常将二位长老难住。须得二人在山下商议一通之后,第二日方能给出让她满意的答。名师竟然也怕高徒问问题,恐怕是世间不多见的情形。

    <wbr />

    贾大空授拳刚刚六日,湿儿便已掌握了少林诸般绝技的精髓。虽然暂时还谈不上熟练,但若练功不辍,过不了多久,必定能超过二位长老的水准。

    <wbr />

    此后,湿儿越学越快,祖玄律五日,司马屁精四日,鲁猪脚三日,吴官歪三日。因为是东方不红的差遣,丐帮八大长老都教得非常卖命。也因此,后面几位长老对湿儿的要求一个更比一个,唯恐东方不红指责他们教授不力。尤其是鲁猪脚和祖玄律,二人经常督促湿儿练至深夜,方才下山去。湿儿跟这四人学习的时间虽短,但都把每个门派的武功完整系统地学习了三四遍。八大长老除权为民是丐帮嫡系,继承了丐帮前辈所创的一统拳法,其他七人分属武当派、少林寺、正一派、华山派、昆仑派、嵩山派。刚过俩月,湿儿已将七大门派的上乘武功尽收囊中。

    <wbr />

    在旭日山庄时,父亲东方无能逼湿儿学武,她都应付了事,不求甚解。十几年来,脑中虽然堆满了武学要义,但都是乱七八糟地存于脑中,既不通晓其意,亦不清楚有何妙用。学罢八大长老的武功之后,湿儿又用这几派的武功跟旭日山庄的武功相映证。前十几年学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此时便都融会贯通起来,以前费解之处也全都迎刃而解,方觉旭日山庄的功夫并不比哪一派的功夫差。怪只怪自己当初囫囵吞枣,没有认真钻研。倒是自己和哥哥共创的、曾经自以为傲的数招“旭日剑法”和“惊天动地掌法”,当真是漏洞出,不堪一击。

    <wbr />

    湿儿也越发佩服起堂兄的能量来。武林之中门户之见甚深,任何一个门派都绝不会把功夫传给别的帮派。这八大长老竟然在堂兄的要求下,把本派绝技毫无保留地相授。堂兄真是威武!堂兄说等华克大哥办完大事就可以来教自己降龙十八掌,恐怕也不是吹牛。只是他逼我学武,真是太坏了。有朝一日,待我功成之后,一定要好好教训他,出一出胸中这口恶气。

    <wbr />

    八大长老一过,便轮到了九袋子。第一个登门授艺的便是左眼已经瞎掉的李开腹。湿儿这时已不愿老老实实学艺了。她都没让李开腹进门,更没有敬以“碧潭飘雪”香茶,直接在院子里对李开腹道:“李兄,咱们对打一下,你指出我功夫中的缺陷如何?”李开腹不敢有违,便跟湿儿对打起来。

    <wbr />

    一开始,李开腹还不愿出全力,只是随便摆几个招式跟湿儿过招。在他看来,一个小女孩哪能挡得住他威震天下的“开膛破肚”四十九刀?五招过后,他已落了下风。这才惊觉不妙,赶紧施展全力跟湿儿斗了起来。

    <wbr />

    此时的湿儿,远非当日之湿儿可比。除了招式精妙,内功亦可称得上有相当根基。这八大长老所授之上乘武艺中,她自然偏爱权为民那霸道的一统拳法。在跟后面七位长老学艺之时,也是日日抽空练习一统拳法。每练一遍拳法,真气便增强一分。她此时的功夫,便是一统拳法的内功底子,加之一统拳法的六十四招,再加之另外七大长老每人的精妙招式七八式,已然跃入一流高手之列。尽管李开腹火力全开,到第一招时却已是气喘吁吁。李开腹羞愧难当,自己在江湖上成名几十载,今日狂挥大砍刀,居然要败在一个赤手空拳的小姑娘手下!

    <wbr />

    湿儿好胜心极强,没把别人打趴下决不会罢休。一看胜利在望,反而更加精神抖擞,杀招迭出。李开腹大刀尚未收,她的双拳已经从左右两侧同时攻到,正是一统拳法中较厉害的一招“二鬼拍门”。李开腹躲闪不及,慌乱中竟然一屁股跌坐于地,狼狈不堪。

    <wbr />

    湿儿收住攻势,背负双手,傲然道:“多承李兄指教。”她的语气,颇为不屑。李开腹满面通红,站起身来,朝湿儿一拱手道:“真是‘三天不学习,赶不上东方不湿’。东方姑娘武功盖世,小的不知天高地厚,这就告辞。”说罢,转身灰溜溜地下山而去。

    <wbr />

    湿儿大摇大摆地走屋去,心里得意无比:曾经不可企及的高手,现在也都变成了我的手下败将。转念一想,我何不趁此机会下山,再也不来魏家山了?眼看中秋节将至,如若再不设法下山,就会错过招标大会的盛况。李壳壳正好不在,这准是趁自己练功的当儿偷玩去了。此时不走,更待何时?湿儿简单收拾了一下行囊,打成一个包裹负在背上,轻轻带上房门,往外走去。

    <wbr />

    临行时,湿儿不禁朝东方不红和夏芸儿的居所望了望。她虽然对堂兄满腹怨气,从未叫过他一声堂兄,可是她也明白,堂兄逼她练功也是为她好,不由得又心存几分感激。她对堂兄的印象要有两点,一个就是那句独断专行的“我意已决,不必多言”;另一个就是给自己擦药之时的那一滴清泪。堂兄为了自己,也算煞费。堂兄行踪诡秘,眼下肯定不在家。离别之时,湿儿突然有些心绪不宁,脚下却是大摇大摆地朝院门处走去。

    <wbr />

    刚到院门处,呼啦一下,柴一根、米一斤、油一壶、盐一包、酱一桶、醋一瓶和茶一杯七兄围了过来。柴一根道:“东方姑娘请留步。”绝世武功在身,湿儿说话便也狂妄了许多。冷冷地道:“你们要待怎样?”柴一根道:“不红前辈还没有开放禁令,请东方姑娘院内休息。”湿儿道:“我要是不留步呢?”柴一根道:“小的们只好强留了。”湿儿道:“好,咱们凭本事说话。”

    ---------------------------------------------------------------------

    5:

    <wbr />

    此时此刻的湿儿如何会将七个六袋子放在眼里?她大喝一声,一拳朝为首的柴一根打去。柴一根赶紧挥拳挡驾。湿儿不等拳头击中柴一根,已经腾空而起,连施两招“一石三鸟”,右脚连踹,在其中六人的头上或肩上各踢了一脚。两人被踹倒在地,三人被踹了个趔趄。茶一杯曾见识过湿儿一统拳法的厉害,心中早有防备,侥幸躲了过去。

    <wbr />

    等七人爬起来站直了后,湿儿才轻蔑地道:“哼!怎么样?还敢不敢留?本大侠可要走了。”她满以为六人会知难而退,哪知为首的柴一根喝了一声“结阵”,七人便又同时围了上来。

    <wbr />

    湿儿见七人的占位异常古怪,既不是普通的圆圈,也不是北斗七星之位,而是其中四人围了个梯形,另三人围了个倒三角,梯形和倒三角互相交织在一起。湿儿一时瞧不出阵法之奥妙所在,不禁问道:“这是啥阵?”

    <wbr />

    柴一根道:“请东方姑娘闯一闯我们兄七人的‘七死七生’阵。倘若东方姑娘闯出去了,小的们绝不敢再纠缠。”

    <wbr />

    原来,数年前,柴一根七兄曾结伴到藏讨饭。因藏汉文化差异巨大,加之语言不通,七人一不小心便得罪了当地的藏人,遭致藏人的围攻。危急时刻,巧遇萨迦派(因寺院围墙上涂有象征文殊、观音和金刚手菩萨的红、白、黑三色花条,故又称花教)的一位高僧大德。那位高僧将七兄救出后,深感七兄同生同死、生死相依的情谊,便将静命大师为七觉士所创的七死七生阵传给他们。

    <wbr />

    静命大师是印度那烂陀寺的高僧,被第37任赞普赤松德赞迎请到藏后,先后剃度了七位贵族子,便是历史上的“七觉士”。静命大师将印度功夫和西藏功夫相结,为七觉士创出了一套七死七生阵。因这套阵法需要七人同使,七觉士仙逝之后,就再也无人练这七死七生阵。渐渐地,这套阵法年久失传。别说湿儿不知道这套阵法,便是如大兴善寺的澄定和尚般的武林宗师也从未听说过。

    <wbr />

    这位花教高僧偶然于古书中发现这一套阵法,狂喜之余,却又遗憾不已:自己,要这七人才能同使的七死七生阵何用?正当高僧以为这套绝世奇阵又将失传之际,恰巧遇到了茶一杯七兄。这套印度和西藏功夫相结的七死七生阵便缘分使然地传到了中原。

    <wbr />

    湿儿知道,“七死七生”出自《四十二章经》,是佛教谓小乘初果者,尚须往返天上人间,受七度生死,才能证得阿罗汉果。但她不知,茶一杯七兄的“七死七生阵”却是另有所指。这是一种七人同时拼命的打法。意即七兄要么同死,要么同生。如果哪位兄不幸遇难,剩下的兄们绝不偷生,直至全部战死为止。而被困于七死七生阵中之人,想要逃生,便如证得阿罗汉果一般难,须得受七度生死。

    <wbr />

    七人的招式怪异异常,跟中原武功大相径庭。湿儿虽然精通丐帮、少林以及武当等诸派武功,却从未见识过印度以及藏人的功夫。陡然间被七死七生阵围住,竟是一筹莫展。

    <wbr />

    七死七生阵威力之巨,便在于七人同时以性命相搏。不是对方死,便是己方七兄同尽。但七人哪敢让湿儿死在阵中?七人未带兵刃不说,出招之时也都留有很大裕如。即便如此,数招之后,也已将湿儿困住。

    <wbr />

    湿儿一个疏忽,已被油一壶拦腰抱住。湿儿赶紧挥掌拍下,正中油一壶的天灵盖,油一壶当场被拍晕。哪知他被拍晕之际仍死死抱住湿儿不放。其余六人随即一拥而上,抱腿的抱腿,抓手的抓手,一下将湿儿举在空中。湿儿在空中无所借力,无论她如何拼命,却怎么也挣不脱。

    <wbr />

    柴一根道:“东方姑娘,只要你答应我们不下山,我们立刻放你下来。”湿儿怒喝一声道:“快放我下来!”六人知湿儿已经答应,便立即把她放下来。湿儿铁青着脸,一句话也不说,转身屋去了。

    <wbr />

    湿儿到屋内的时候,李壳壳已经来了,正在到处找她。一见湿儿怒气冲冲的样子,赶紧沏了一壶碧潭飘雪香茶让她解气,只字不问她生气的缘由。

    <wbr />

    湿儿生了一会儿闷气,几杯香茶下肚,所有的不快便都烟消云散了。她心想,我就再练几天,就不信冲不出去。当下便又到院子里练习一统拳法,一边练拳,一边思破解七死七生阵的法门。

    <wbr />

    湿儿刚练了两遍,忽听有人吟道:“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己。”湿儿抬头一看,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子朝自己这边走来。仔细一瞧,正是男扮女装的东方骄阳。嗬,好家伙!两个月前给他的装扮,他居然还没改来!难道这家伙喜欢当女人么?

    <wbr />

    湿儿最近两个月一直沉迷于武学,竟然把这小家伙给忘掉了。她心想,也不知这小家伙这两个月怎么过的,他怎么也不来找我呢?难道堂兄不让他来找我?湿儿知道他刚才吟的那几句出自《庄子·养生》,意思是人的生命是有限的,而知识是无限的,如果以有限的生命去追求无涯的知识,终究会把自己搞死。

    <wbr />

    湿儿收势停住,问道:“小侄儿,你是说姑姑不应该天天练武吗?”骄阳道:“练自然要练,不过要有张有弛。十天半月练一遍就得了。你一天练几十遍居然还没完没了,难道不枯燥么?请姑姑多保重身体,注意休息。”湿儿道:“不劳贤侄操心,你姑姑知道休息。”

    <wbr />

    骄阳指着自己的胸脯道:“姑姑,你的立体画也太逼真了!”湿儿淡淡地道:“你姑姑画的,当然逼真了。”东方骄阳得意地道:“呃,用你给我的这身打扮去泡妞可省事了!”湿儿一听,暗叫一声“糟糕!”自己当初为了好玩,为了把他打发走,只是随意地给他打扮一下。没想到这小坏蛋居然利用这身男扮女装去泡妞。她仍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问道:“如何省事了,你都怎么泡的?”骄阳得意地道:“我看到中意的女孩子后,就先跟她们结交金兰姐妹。既然成了姐妹,那同床共枕就顺理成章了。等她们发现我是男孩子的时候,哈哈哈,为时已晚。哈哈哈!哈哈哈!”

    <wbr />

    湿儿在心中暗骂自己,连呼罪过罪过!这下可让这小畜生糟蹋了不少良家姑娘。不过她表面还是很平静地问道:“你泡了几个呀?”骄阳道:“不多不多,差不多每天一个。这两个月,刚好六十个!”

    <wbr />

    湿儿真想狠狠地抽自己六十个耳光。她从小就想当侠客,没想到到头来却助纣为虐,帮了恶魔侄子去残害良家妇女!这事儿却不能怪骄阳,他本来就是个风流少爷。要怪只能怪自己一时疏忽大意,竟然被他利用了。湿儿道:“我替你把妆改来吧!”骄阳却道:“不不不,我还没玩够呢。”怕湿儿把他妆卸了,赶紧转身飞快地跑开。

    <wbr />

    湿儿心想,我要当场去拆穿他,不能让他继续残害良家姑娘。可是,自己现在不能下山,却如何是好?她心念电转,马上想到,何不给自己女扮男装一下呢?我就扮成小侄子的模样下山,到了山下再改头换面。湿儿意打定,伸手点了李壳壳的穴道,让她昏睡于床。然后开始在镜子前为自己化妆。

    <wbr />

    这一化妆,竟然简简单单几笔就已一蹴而就。湿儿这才惊觉自己跟侄子颇有几分相似!湿儿心道:“看来这个堂兄还是真的,不然侄子不会跟自己长得如此相似。”

    <wbr />

    脸上画好了之后,再来解决身材的问题。湿儿又赫然发现自己的身材其实挺适女扮男装。不禁哑然失笑,心道:“我要是有玉箫师太倪姐姐的身材该多好啊,一看就让人想起名山大川。夏芸儿夏姐姐的身材则像平原上的丘陵,算得上是凹凸有致,恰到好处。自己这身材,唉,的确只能算慕容虚口中的‘小荷才露尖尖角’。不过,玉箫师太要想女扮男装的话,一准被人一眼拆穿。只是不知道华克大哥到底喜欢哪一种呢?华克大哥,你可别嫌弃湿儿的胸小哦。”

    <wbr />

    刚才的背包还没拆开,湿儿直接抓在手中就出门了。她担心被堂兄和东方骄阳发现,小心翼翼地打开房门。她先朝骄阳的住处偷窥了一眼。房门虚掩,那小子正在屋里摇头晃脑地读书。堂兄和夏芸儿的大门紧闭,看来尚未归家。真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湿儿施展轻功,几个纵跃,就来到了山门附近。

    <wbr />

    侄儿骄阳可不会武功,湿儿生怕被丐帮子们识破,接近山门时,便不敢再用轻功。她学着骄阳的样子,大摇大摆地朝山门走去。刚到山门处,就有几个丐帮子牵马迎过来,都是些经常跟东方骄阳一起出门的人。湿儿的之术端的是极高,这几人天天跟在东方骄阳的鞍前马后,竟也没有识破。

    <wbr />

    湿儿也不说话,飞身上马,学着东方骄阳的手势,手一挥,拍马下山。那几个叫花子也便跟着往山下走去。

    <wbr />

    到了半山腰,湿儿双腿一夹马肚,高头大马立刻飞驰起来。随侍的叫花子都步行,哪里追得上?湿儿只听他们在后边高叫“公子等一等!”他们越叫,湿儿心里越是得意,扬鞭催马绝尘而去。

    <wbr />

    湿儿到山下僻静处又改了一次妆,这次扮作一个普通的叫花子。改妆完毕后又催马往总舵大会堂方向行去。

    <wbr />

    湿儿刚转上大道,远远看到几个叫花子迎面朝自己跑来,边跑边喊道:“抓偷马贼呀!”湿儿大喜,没想到刚下山就有机会行侠仗义了。自己一定要替他们抓到偷马贼,露一个大大的脸。如果他们说“请教大侠高姓大名,大恩大德,没齿不忘”,我就告诉他们我叫“华得来”,嘿嘿。想到此处,便催马迎了上去,问道:“偷马贼在何处?待我为你们擒来!”

    <wbr />

    为首的叫花子竟然开口骂道:“你真是贼喊捉贼,偷马贼就是你!”湿儿一愣道:“你们疯了吗?我什么时候偷你们的马了?”叫花子道:“你现在骑的是东方公子的马,竟然还敢招摇过市!”湿儿这才恍然大悟,刚才自己打扮成侄儿骄阳的模样,侄儿的手下人自然牵马给自己。现在自己已换成了一个普通小叫花的模样,便被当成了偷马贼。没想到骄阳侄儿在丐帮总舵如此出名,这里的叫花子不但认识他本人,竟也识得他的坐骑。

    <wbr />

    湿儿自是不把眼前几个叫花子放在眼里,可她也不愿伤及无辜,更不愿随意让人家知道自己的武功身手,一抱拳道:“小刚才在路上行走,遇到这匹没有人的马。如果是你家公子的,你尽管拿去好了。我可不是偷马贼!”说罢,下马把马缰递给为首的叫花子。

    <wbr />

    一听这匹马是自己跑在路上的,其中一个叫花子惊慌地道:“该不会是公子出事了吧?”他一提醒,所有的叫花子马上都紧张起来。领头的道:“走,咱们快去看看。”把湿儿扔在一边,牵了马便走。这几人也不敢骑这匹马,只是一路小跑往山上去。

    <wbr />

    湿儿暗觉好笑,继续徒步下山。此时内力不俗的湿儿走路的步伐已比以前快了若干,原来内力对轻功也是颇有助益。有时候她想慢下来看看热闹啥的,结果不知不觉又走快了。此时,她也稍微体会到华克之“希望自己轻功差一点”的心情。

    <wbr />

    又往下走了一阵,一阵山风吹来,送来阵阵饭菜香味。原来已到了午饭时间。湿儿刚才光顾往山下跑了,此时才陡觉腹中饥肠辘辘,便迎着香味走去。

    <wbr />

    转过一个山坳后,前面不远处有一家小饭馆,门前的招牌上写着“香满坡”三个大字。湿儿心想,这名儿不错,果然满坡飘香,且去打个牙祭再说。

    <wbr />

    迎出门来,满脸堆笑道:“客官里面请。”湿儿有些吃惊,自己是叫花子打扮,难道店家不怕没钱买单么?转念一想,此乃丐帮总舵,这里的人分之都是叫花子,饭店的客人自然也都是叫花子。当下也不答话,双手负在身后往里走。她心想,现在自己也算是高手了,走路总要神气一点才好。

    <wbr />

    门帘还没掀开,里面的声音已经传了出来。只听一个女子娇滴滴地道:“十三妹敬帮一杯。”

    <wbr />

    湿儿一怔,帮不就是华克大哥吗?难道华克大哥也在里面不成?一般门派的帮都高高在上,不跟帮派里的人一起用餐。华克大哥怎地竟如此平易近人,还跑到这种小地方与民同乐?不由得对华克之又多了几分亲近之感。十三妹是谁?这名字有些耳熟。想起来了,不就是华克大哥受伤后在睡梦中叫过的名字么?他俩竟然在一起!湿儿不禁猫躯一震,心头升起一股之兆。十三妹的声音很刺耳。是的,因为好听,所以湿儿觉得很刺耳,心中竟有点酸酸的感觉。

    <wbr />

    只听一个男人的声音道:“我酒量不行,也就一个小酒窝的酒量。我一看你脸上的小酒窝就醉了!”正是华克之的声音!突然之间,湿儿的眼眶有些湿润。她将抬起的右脚又轻轻放下来。还是不要进去了吧,华克大哥从来都没有说过喜欢我的小酒窝。是不是华克大哥因为身边已经有了十三妹,所以一直没来找我?

    <wbr />

    只听那女子嘻嘻娇笑,笑声也是好听极了,如银铃般清脆悦耳。只听华克之又道:“你还笑,你越笑酒窝越大,你成心想灌醉我么?”那女子却笑得更欢了。

    <wbr />

    (祝各位朋友周末愉快,下周一开始第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