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玄幻小说 > 《欢乐牛逼武侠梦》 > 第八回、小别重逢:不识湿儿真面目,只缘心在佳人身(1)
    湿儿正要转身离去,已上前替她掀开了门帘,说道:“客官请!”湿儿一想,且进去瞧瞧这二人如何表演,也说不定他们只是一般关系呢。她心中好奇,便抬脚迈了进去。

    <wbr></wbr>

    群丐的眼神此时都毫无例外地聚在十三妹的身上,没人在意湿儿的到来。华克之也仍旧看着十三妹,等着她说话。只有鲁猪脚给湿儿打了个招呼道:“今天帮做东,小兄请随便!”湿儿知道,丐帮帮众互相都称兄道。也不客气,勉强冲鲁猪脚笑了一笑,算是打了个招呼。心中却愤愤不平,难道我就比十三妹差这么多吗?大家竟然都不愿正眼瞧我一下。其实,湿儿误会了。丐帮是男人极多而女人极少的帮派,女扮男装的她如何会引起一众叫花子的注意?倘若她身着女装,情形便自然大为不同。

    <wbr></wbr>

    湿儿觉得十三妹仿佛天生就对世人的眼光有一种吸引的魔力。她和一大群叫花子坐在一起,便仿佛黑暗中的璀璨星河。人们想要欣赏她,就如眼睛对光亮的渴望,又如向日葵之于太阳,直是欲罢不能。

    <wbr></wbr>

    湿儿第一眼见到十三妹时,心里便猛地一沉,脑子里却蹦出“”这么个词来。看第二眼时感觉更加沮丧,脑中又蹦出“真xxx漂亮”三个字。及至看第三眼时,感觉自己已注定要失败,脑中蹦出的词儿便更多更具体了,什么“沉鱼落雁、国色天香、倾国倾城”都一股脑儿涌了出来。遇到如此漂亮的姑娘,哪个男人不会肠刮肚找些词儿去讨好她?也难怪平日里笨嘴笨舌的华克大哥都能拿她的酒窝开起玩笑来。

    <wbr></wbr>

    湿儿心想,十三妹跟夏芸儿二人倒是有得一拼,都是当世绝色的美女。二人各擅胜场:夏芸儿美艳、冷酷,处事时蛮不讲理;十三妹却美丽、知性,属于知书达理一类的。由于先前的误会,导致湿儿把她自己看低了。其实,她属于漂亮可爱型中的极致,丝毫也不逊于十三妹和夏芸儿二人。

    <wbr></wbr>

    湿儿郁闷地选了一个靠窗的座位坐下,斜对着华克之和十三妹。

    <wbr></wbr>

    十三妹的面前除了一副碗筷,还摊开着一本书。她见突然进来一个陌生的英俊男子,脸上的笑容微微敛住,嘻嘻娇笑顿时变成抿着嘴儿的笑,刹那间便多出几分矜持来。同时向外侧微微挪动身子,和华克之拉开一点距离。偷瞄湿儿一眼后,眼神瞬间从湿儿的脸上移到书上。也不知她在看什么书,渐渐地秀眉微蹙,接着左手支颐,陷入沉思中。俄顷,秀眉展了开来,轻轻点了点头。她轻轻将书翻过一页,这才缓缓抬起头来,一边味着书中的内容,一边接着刚才华克之的笑话说道:“帮内力之深厚令人匪夷所思,你完全可以用内功把酒逼出来。纵饮千杯,又如何得醉?”

    <wbr></wbr>

    湿儿当然知道用内功逼酒的典故,段誉跟萧峰畅饮之时就玩过这种把戏。她心想,看来十三妹对华克大哥还不甚了解。以华克大哥内力之强,自然可以把酒逼出来。但他是老实人,如何会用这种把戏去欺骗别人?

    <wbr></wbr>

    华克之却道:“我也尝试过用内力逼酒,却从未成功过。”鲁猪脚似乎颇为吃惊,问道:“怎么可能?以帮的内力,把酒逼出来还不是小事一桩?”

    <wbr></wbr>

    湿儿心道:“原来华克大哥也动过玩这种花招的念头,并不是因为老实就不玩。毕竟在江湖上行走,少不了应酬。人家请你吃饭喝酒,便是想结交你这个朋友。如果你不吃不喝,就是不给面子,甚至被当成敌对一方,就要打架。想用内力逼酒,并不是他人品不好,而是的确有这个需要。不过,他内功这么高,怎么会逼不出来呢?那倒是奇了。”

    <wbr></wbr>

    湿儿见华克之胀得满脸通红,一脸窘态,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她刚想说“华克大哥想说什么,也但说无妨”,突然惊觉自己现在是乔装打扮,一出口还不露馅了?赶忙用手把小嘴儿掩住。

    <wbr></wbr>

    华克之终于还是说了出来。他低声道:“可能他们逼酒之时用了什么小诀窍。我发现,光靠蛮力实在难以奏效。我每次一运内力逼酒,就想小便。”丐帮众人哄堂大笑,湿儿也被逗得哈哈大笑。

    <wbr></wbr>

    华克之听到湿儿的笑声,面露惊讶之状,问道:“小兄,你笑得甜蜜蜜,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好像在哪里见过你,你的笑容这样熟悉,我一时想不起。请问小兄,你是哪一位?”

    <wbr></wbr>

    湿儿的心中顿时涌起一股暖流。华克大哥还记得我的笑声,他真的没有忘记我!起身抱拳答道:“小我姓华名得来。华得来是也!”华克之略感失望,对湿儿道:“我以为是故人呢。小兄请自斟自饮,不必客气。”湿儿便又安静地坐下来,心中却欢乐无比。

    <wbr></wbr>

    这时,手拿菜单,满脸堆笑地来到湿儿桌前,问道:“这位小哥,吃点啥?”湿儿并不接菜单,直截了当地道:“来一壶碧潭飘雪,一盘香辣蟹,一碗水煮鱼,再来一笼庆丰包子。嗯,就这些。麻烦动作快点。”

    <wbr></wbr>

    “对不起,客官,请换一种茶。”

    <wbr></wbr>

    “为什么?没有碧潭飘雪了吗?”湿儿分明看到华克之和鲁猪脚在喝碧潭飘雪,不明白为什么要让自己换一种。

    <wbr></wbr>

    道:“这位小哥,你是新加入的子吧?莫非你还不熟悉本帮帮规?”

    <wbr></wbr>

    湿儿一怔,问道:“难道帮规中还有关于喝茶的规定?”

    <wbr></wbr>

    “碧潭飘雪这种名茶,只特供帮和长老。一般的子哪有资格喝?”低声道:“帮规中虽然没写,但大家都心知肚明。”

    <wbr></wbr>

    什么?自己天天在魏家山上喝的碧潭飘雪竟然只特供帮和长老?没想到丐帮内还有这样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原来前些日子我生在福中却不知福。湿儿刚从魏家山上下来,身上银子多的是,随手摸出一锭,足有十两,递给,喝道:“我只喝碧潭飘雪。十两银子够不够?”

    <wbr></wbr>

    不接,反而责怪道:“帮有帮规,有银子也不能这么任性。快收起来吧。”

    <wbr></wbr>

    湿儿本想拍案而起,将狠揍一顿,然后迫他上碧潭飘雪来。但怕华克之因此而识破自己的身份,从而看到自己凶狠的一面,便忍了下来,不耐烦地一挥手道:“那就随便吧。”心中却无端地怀念起在魏家山上的日子来,那段可以随意喝碧潭飘雪的岁月。虽然堂兄令人生厌,但碧潭飘雪真是好喝呀。却不知何时才又能喝上?

    <wbr></wbr>

    等上菜的当儿,湿儿环视了一下店内。生意还凑,华克之那桌除了他跟十三妹,还有鲁猪脚长老、两个九袋子、一个八袋子、一个六袋子、三个五袋子。旁边还有一桌,坐的都是四袋以下的子,其中坐着在金瓶似的小山见过的蓝屌丝、庄南强和郭足等人。湿儿发现,十三妹仅只是一个三袋子而已,却最靠近华克之而坐。猜想二人的关系并不简单,心中刚刚涌起的那股暖流顿时又凉了下来。

    <wbr></wbr>

    饭菜上来后,湿儿便静静地坐在那里埋头苦吃。刚才在外面闻到的香味都没了。心情不好,饭菜怎么会香呢?她胡乱地往嘴里塞着饭菜,每塞一口,便忍不住朝华克之和十三妹的方向偷瞧一眼。

    <wbr></wbr>

    紧挨着十三妹的那个九袋子又拾起刚才的话题道:“以前的萧峰萧帮虽能逼酒,但内力却远逊于咱们的华帮。”十三妹道:“Exactly!爹爹说得太对了!”原来十三妹旁边那个九袋子是她的父亲。其他丐帮子们也交口称赞华帮武功盖世,非萧前帮可比。华克之连连说道:“不敢当,不敢当。”

    <wbr></wbr>

    湿儿心道:“丐帮这些人还挺会拍马屁的。华克大哥虽然武功高强,但是比起萧帮顶天立地的英雄气慨来,却又差了老远。不过,在当今江湖中,倒的确算得上物。”数天之前,湿儿还一直认为华克之天下无敌。在魏家山上苦练两个月后,她的功夫和眼光都极大地提升了。即便她希望自己的华克大哥天下无敌,但都不得不承认,西海龙王和那位拉二胡的盲大叔都远在他之上。

    <wbr></wbr>

    十三妹的父亲又道:“当今天下,武功第一的,自然是德高望重的东方不红前辈。第二便要数咱们的华帮。”华克之忙道:“华某如何能跟不红前辈相提并论?不红前辈是世界五年、中国一千年才出一个的武学奇才,华某跟他差了十万八千里。”

    <wbr></wbr>

    湿儿在心中连“哦”了三声,感情堂兄武功天下第一啊!难怪他一天到晚“我意已决,不必多言”呢。华克大哥和权长老也都对他尊敬有加。

    <wbr></wbr>

    十三妹的父亲又道:“第三位当是本帮的八大长老并列。”

    <wbr></wbr>

    湿儿心道:“江湖人物吃饱了撑的,都喜欢给天下英雄排名次。这个九袋子看来就要给大家排个先后了。自己且洗耳恭听,看看能不能提到自己。自己刚刚艺成下山,似乎被提到的可能性极小。不过,这种排名的观性太强,极为偏颇。如果堂兄排第一、华克大哥排第二的话,那把西海龙王和拉二胡的大叔放在哪里?前段时间八大长老都来给自己传授武功,权长老的武功明显高出其他几个长老一大截,只怕不输华克大哥,甚或有超过的可能。鲁长老的功夫可能要在八位长老中位列末座。十三妹她爸却愣说八人并列第三,自然是在拍鲁长老的马屁。”转念一想,自己不也很关心江湖排名么?说别人吃饱了撑的,不过是五十步笑步。

    <wbr></wbr>

    鲁猪脚谦虚道:“鲁某岂敢。权长老武功高强,当列第三,鲁某心服口服。少林掌门正经大师、峨眉掌门玉箫师太以及立山寨立山圣母等人都是当世高手,他们应该排在咱们其他几位长老的前面。”湿儿心想,鲁长老说得没错,这老头当真是憨厚老实。

    <wbr></wbr>

    十三妹的父亲又道:“其实在整个历史上,不红前辈和华帮都要排在前二位。”

    <wbr></wbr>

    湿儿心道:“这马屁拍得够狠!”

    <wbr></wbr>

    华克之忙道:“庄兄言过其实,言过其实!不红前辈在历史上排第一当无异议,华某能进入历史上前一名也就知足了。”

    <wbr></wbr>

    原来十三妹的爹爹姓庄。湿儿心中暗暗好笑,“日出东方,唯我不红”,就这名儿能排历史上第一?我看堂兄的名头就不如大姐的响亮。“日出东方,唯我不败”,那才叫一个响亮呢!什么时候让堂兄跟大姐打一架,准好玩儿。

    <wbr></wbr>

    这时,鲁猪脚旁边一个一直没有说话的九袋子插话道:“各位好像漏掉了一位重要人物。”十三妹的父亲问道:“梅兄,我漏了哪一位?”姓梅的九袋子答道:“魔教教,想必大家不陌生吧?”

    <wbr></wbr>

    在座众人的身子都剧烈地摇晃了一下,仿佛发生了九级地震。日月神教的东方教,如何陌生得了?湿儿心内也是一激灵,终于有人提到大姐了,且听他们如何评说。

    <wbr></wbr>

    十三妹的父亲道:“我大大地该死,居然漏掉这么一位极厉害的人物!”

    <wbr></wbr>

    姓梅的又道:“我在想,咱们的不红前辈是否和是兄妹呢,名字竟然如此接近,两人的武功又都这般高强。”

    <wbr></wbr>

    听姓梅的这么说,湿儿吃了一吓。因为她知道堂兄不希望外人知道他跟旭日山庄的关系,偏偏在座的鲁猪脚因为曾上山给自己传授武功,自然知道堂兄和大姐是兄妹。她斜眼偷瞧鲁猪脚,见他悠闲地品着香茶,陶醉其间,不像要说话的样子。湿儿心想,鲁猪脚对堂兄真是忠心耿耿,堂兄不想让别人知道的,他便绝口不提。

    <wbr></wbr>

    华克之道:“名字虽然相近,但却没有亲戚关系。出生于旭日山庄,他们那边都是这么报名字的。”随即学着湿儿当初的样子,站了起来,双手一叉腰,冷冷地道:“日出东方,唯我不败。”学完了湿儿报名的样子,他又坐了下来,接着说道:“咱们的不红前辈报出名字来能吓死你,‘东方不红,太阳不升。’虽然不红前辈语气平和,听到的人却莫不脊背发凉。太阳都不敢升了,那是什么水平?差得太远。”

    <wbr></wbr>

    如在往日,湿儿看到华克之学自己的样子,必定哈哈大笑。可是,湿儿今天心情不好,正憋屈着呢,如何笑得出来?这也是湿儿第一次听到堂兄的名号,令她大大地吃了一惊。你东方红,我太阳才能升;你东方不红,我太阳就不能升。这也忒霸道了好么!

    <wbr></wbr>

    姓梅的又道:“窃以为,不红前辈排第一,华帮排第二,排第三,然后是咱们的八大长老。鲁长老,得罪得罪!”

    <wbr></wbr>

    鲁猪脚道:“杰超兄说哪里话,自然远胜我等八人。”

    <wbr></wbr>

    十三妹的父亲又道:“为了练习《葵花宝典》上的绝世武功,为争天下第一,忍痛挥刀自宫。现在发现不红前辈和华帮没有自宫也比她厉害,她定然肠子都悔青了。”

    <wbr></wbr>

    梅杰超“哎哟”一声,猛地一拍大腿道:“庄兄说到自宫,我忽然又想起一位厉害人物。只自宫过一次,可以称做东方一变。历史上还有一位自宫过三次的,唤作柳三变。其武功远远强于。”十三妹的父亲道:“梅兄说的可是词人柳永柳三变?”梅杰超道:“正是!”

    <wbr></wbr>

    十三妹的父亲道:“凡有井水处皆能歌柳词。他只是写词厉害,倒没有听说过他会武功。”梅杰超奚落十三妹的父亲道:“哎哟,庄兄,亏你还精研《孙子兵法》,被大伙儿称作庄孙子呢,你竟然连柳三变会武功也不知道?”庄孙子惭愧地摇摇头。

    <wbr></wbr>

    梅杰超又道:“其实,若论文学功底,柳永的词写得着实差劲。为什么凡有井水处皆可歌柳词?那便是因他武功天下第一。他强逼你歌,你不歌,就杀了你。世人都怕死,就自然都歌了。到了后来,大家都认为他是大词人,反倒没人知道他会武功了。”

    <wbr></wbr>

    鲁猪脚补充道:“杰超兄说得极是。鲁某其实还听色魔独孤求伴讲过他的祖师爷独孤求败和柳三变的故事。”

    <wbr></wbr>

    独孤求败和柳三变的故事?那定然有趣极了!好几个叫花子齐声道:“鲁长老说来听听。”

    <wbr></wbr>

    鲁猪脚道:“话说柳三变逼大家歌他的词,绝大多数人都迫于他的淫威,歌了。少数不歌的人都被他残害。却有那么一人,没有歌,也没有被他杀掉。此人便是独孤求败。”

    <wbr></wbr>

    鲁猪脚吃了一口菜,又接着说道:“一开始,还想着为民除害,要把柳三变杀了。可是跟柳三变一交手,才发现自己远非对手。不过,的水平自然也不弱,他总算逃脱了柳三变的魔掌,躲到深山老林去了。柳三变虽然恨他,却也不愿花时间去找他。为了躲避柳三变的追杀,终身不敢走出深山老林一步,只好自欺欺人地在石头上留下后来杨过看到的那些字。说什么‘纵横江湖三十余载,杀尽仇寇奸人,败尽英雄豪杰,天下更无抗手,无可奈何,惟隐居深谷,以雕为友。呜呼,生平求一敌手而不可得,诚寂寥难堪也。’这厮后来被金庸一写,居然大家当真认为他牛逼。实际上,他不过是柳三变手下败将一名。”鲁猪脚说得兴起,都忘了吃饭。

    <wbr></wbr>

    庄孙子道:“原来如此。鲁长老真是见闻广博。金庸这人就喜欢胡写乱写,把史实改得乱七八糟。他要赞扬,便只写那人的优点,缺点统统不写。那人便比谁都厉害,从来不可能输过一招半式。实在是偏颇之极!”说罢,连连摇头。

    <wbr></wbr>

    鲁猪脚又道:“柳三变当道的时候真是荒唐,大家吃饭都要先歌柳词。你们想知道是什么样子吗?”几个年轻叫花子齐声答道:“当然想!”

    <wbr></wbr>

    鲁猪脚道:“以前大家吃饭都是这个样子,先歌一句柳词,然后吃一口饭,”他突然敛住笑容,神色变得庄重无比,笔直地站了起来道:“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说罢,低头抓起酒杯喝了一口酒,当作是吃了一口饭,接着说道:“都门帐饮无绪,方留恋处、兰舟催发。”说罢,又端起酒杯饮了一口。

    <wbr></wbr>

    看到鲁猪脚严肃认真的表演,群丐齐声大笑,大家不免心里庆幸自己没有生在柳三变的时代,否则吃饭都不顺畅。鲁猪脚表演完毕,自己也跟着群丐笑了起来。湿儿也觉得大家说的事儿很新鲜,这可是她在书上从来没有读到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