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玄幻小说 > 《欢乐牛逼武侠梦》 > 第八回、小别重逢:不识湿儿真面目,只缘心在佳人身(5)
    <wbr></wbr>

    狸精一筹莫展之时,却听身后一个声音道:“徒儿,住手!”

    <wbr></wbr>

    狸精先是吃了一惊,醒悟过来时才发现,不知何时,师父玉箫师太已来到她的身后。赶紧还剑入鞘,行礼道:“师父,赢是赢了,可这厮就是不答应咱的要求。”

    <wbr></wbr>

    “放了他吧,他说的也是实情。”师太轻挥玉箫,解开了华克之被封的穴道。满眼充满爱怜之意,对华克之,也对狸精说道:“贫道去丐帮打听了一下,你这个官儿当得也太清了。爱帮众如兄,支持帮众的言论,不贪,不卖官,不为亲戚朋友谋利益。不过,贫道感觉你这官儿当不长久,你好自为之。”说罢,转身领着狸精走了,把华克之晾在操场上。

    <wbr></wbr>

    中午时分,师徒二人来到一间客栈。

    <wbr></wbr>

    “就是这里了。”玉箫师太说罢,径向店内走去。狸精一看招牌,大吃一惊道:“师父且慢,这是黑店!咱们还是换一家吧?”“你怎么知道是黑店?”狸精答道:“店的招牌叫‘恶人谷客栈’,难道还不是黑店么?”“当今江湖,你应该提防的,倒是那些‘好人谷客栈’。”玉箫师太头也不,继续往店内走去。狸精道:“师父说的就是真小人和伪君子的辩证关系吧?徒儿明白了。”

    <wbr></wbr>

    “师太快请,贫僧候你多日了!”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狸精觉得声音好熟悉,像是俗和尚正色。

    <wbr></wbr>

    狸精猜得没错,正是正色和尚在跟玉箫师太打招呼。恶人谷客栈是丐帮帮营的繁星级酒店,这两天正好被指定为投标者下榻的酒店,开标大会也将在此召开。少林众僧已经先峨眉派到达,正在大厅里歇息。正色和尚听到玉箫师太娇滴滴的声音,便动打招呼示好。

    <wbr></wbr>

    “等我何事?难道少林寺会把丐帮总舵的工程拱手让给峨眉么?”玉箫师太一边往客栈里走,一边答道。

    <wbr></wbr>

    “,想死你大爷了!”正色和尚不改又俗又好色的本性,言语甚是轻佻。

    <wbr></wbr>

    玉箫师太知道正色和尚的怪癖,对此并不介意。她入到酒店内一看,差点乐坏了,笑道:“呃,你这秃驴还挺讲究对称!哈哈哈!”

    <wbr></wbr>

    玉箫师太所指的,当然是正色和尚的耳朵。她当日在金瓶似的小山用玉箫戳掉了他的左耳。现在一看,右耳竟然也没了!她自然不知道后来在立山寨上发生的事。前些日子,正色和尚慕名前往立山寨,请立山圣母给他接左耳。结果他运气不好,碰巧遇到夏芸儿踢寨。打抱不平未遂,却反被高岸谷削掉了右耳。后来,夏芸儿又把他的右耳给毁掉了,以至于想接都接不。无奈之下,正色和尚就干脆双耳都不要了。

    <wbr></wbr>

    正色和尚本来都已好了伤疤忘了痛,玉箫师太此言无疑又揭开了他的伤疤,让他顿时血流不止。而且,玉箫师太正是戳掉他左耳的元凶。如公鸡般好斗的正色和尚如何能忍?这次投标,双方本来就是竞争对手。丐帮已经事先言明,开标之时不许动武。何不现在趁机除掉玉箫师太以及峨眉派人马?正色和尚怒喝一声道:“牛鼻子还我耳朵来!”便挥拳冲向玉箫师太。玉箫师太是女中豪杰,自然不会示弱。要打架,谁怕谁?也立即挥起玉箫迎战。好家伙,二人甫一见面就斗到了一处。

    <wbr></wbr>

    正色和尚这次学乖了,一改上次猛攻玉箫师太身上敏感之处的打法,这次转而猛攻她的各处要害。照理说,这样就可以战胜玉箫师太了吧?三招之后,正色和尚便惊得跳出圈外。怒道:“你这臭牛鼻子如何知道老子要用‘莲心静放’、‘点头’和‘六道轮’这三招?”

    <wbr></wbr>

    正经和尚等人也是大吃一惊。在金瓶似的小山见识过师太的玉箫剑法之后,正经和尚本来以为,即使师赢得不轻松,但至少应该立于不败之地。没想到数月不见,玉箫师太的武功竟然有了飞跃。一般来说,年轻人如得名师指点,武功可以实现大的飞越。玉箫师太毕竟已经是五十来岁的老道姑,她的师父也早已仙去多年,如何还能有此种脱胎换骨般的进步?少林众僧又如何能不惊?如此一来,大家都止住品茶,提心吊胆地观起战来。

    <wbr></wbr>

    原来,收到丐帮邀请投标的书信后,师太极为重视。一方面将驭男九剑传给令狐狸精,令她去挑战华克之,后者开标时向峨眉派倾斜。另一方面,她深知这次投标的最大对手是少林寺,便潜心研究破解少林功夫之法。玉箫师太记忆力奇强。在金瓶似的小山一战中,她已将正色和正经二和尚用过的武功尽数记了下来。此番将部分玉箫剑法的招式特别加以创新,专用于对付二人。正色和尚每招刚一起始,师太便已料知他的走势,玉箫便已指向他的要害之处,迫得他不得不换招。

    <wbr></wbr>

    玉箫师太呵呵一笑道:“我们峨眉山的猴子伸前腿是要东西吃,一抬后腿便要拉屎撒尿。师太我如何不知,你这个秃驴要用这三招?”

    <wbr></wbr>

    玉箫师太竟然将自己比作猴子,正色和尚如何吞得下这口气?身法一变,拳路陡然变成了罗汉拳,又是连攻了三招。此三招仍被玉箫师太预先料知。三招方过,正色和尚背部已经吃了玉箫师太一箫。正色和尚只觉背部火辣辣地生痛,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

    <wbr></wbr>

    不过正色和尚也算聪明之人,随即便忆起,那日师兄正经和尚跟淡定道人以及玉箫师太三人围攻华克之之时便用过罗汉拳,是以被玉箫师太记忆并研习破解之法。心中暗道:“这个牛鼻子还真是了得,一边打架一边记住了别人的招式。”俗和尚略一琢磨,身形又是一变,使出了少林和尚甚少使用的一门功夫“阿赖耶识功”。喝道:“。臭牛鼻子有本事破老子的这套拳法!”

    <wbr></wbr>

    玉箫师太一看正色和尚改用一套自己从未见过的拳法,不由得赞道:“嗬!你这个秃驴也不是吃素的!”正色和尚并不答话,只是专心进攻,把阿赖耶识功的一招一式完美无缺地施展出来。正经和尚却在一边接口道:“,师太此言差矣,出家人不吃素又吃什么?”玉箫师太刚想和正经和尚斗嘴,差点被正色和尚一拳击中。她暗叫一声“好险”,不敢再大意,凝神跟正色和尚斗了起来。

    <wbr></wbr>

    阿赖耶识功是一门极其生僻难练的功夫,优点便是用来对付玉箫师太这种见多识广的人,有出奇制胜之效。然,其威力却远不及金刚指和罗汉拳。道理非常简单,如果是厉害的拳法,即使难练,也早已被广泛应用,如何生僻得了?既然生僻少人习练,那便只有一个原因,就是威力欠佳。正色和尚把阿赖耶识功的十三招使完一遍后,仍然未能占到丝毫便宜。待他再使第二遍时,玉箫师太竟已想出破解之法。未几,正色和尚右侧大腿又已被师太玉箫扫中。

    <wbr></wbr>

    正色和尚又惊又怒。脚一点地,身子笔直地向后飞出。围人愣神之间,他又已到场中,手中却多了一根胳膊粗的桌腿。身后远远传来杯盘稀里哗啦坠地之声。正色和尚在江湖上是赫赫有名的人物,除了上次跟高岸谷的宝剑相斗,他一般不屑于使用兵器。此番连吃玉箫师太两箫,不得已才又亮出兵刃。正色和尚一声爆喝,又向玉箫师太扑来,使的自然便是他拿手的少林棍法。

    <wbr></wbr>

    少林功夫本以棍法见长。因此,少林和尚行走江湖时也多用少林棍法。玉箫师太自然见过这个套路,也研究过破解之法。然正色和尚的棍法自非一般少林僧人可比,已到了棍进人进,棍退人退,人棍一的境界。他手中木棍的威力也奇大无比,每一棍无不有排山倒海之力,血肉之躯一旦沾上,只怕要被拦腰扫为两截。数招之后,大理石地面已是坑坑洼洼。虽然尚不能说玉箫师太处于下风,但其处境已是大窘,以游走巧避居多。

    <wbr></wbr>

    二人又斗了一顿饭的功夫,玉箫师太终于于正色和尚的快速进攻中捉住一个破绽。她娇喝一声“着”,玉箫已然粘住正色和尚手中的桌腿。原来,这套玉箫剑法虽自剑法化来,却比普通长剑多了不少妙用。江湖上人人皆知的“圣积晚钟”便是其一,以声音做介质,用内力实行远距离攻击。还有一个不太为人知的妙用,便是利用玉箫中空的特点,将内力灌注于玉箫上,粘住对手的兵刃。此时,玉箫师太便用了一个巧妙的“粘”字诀。

    <wbr></wbr>

    正色和尚一看桌腿被粘住,暗叫不妙,忙运劲夺。他连运了三次内力,竟然还是未能将桌腿与玉箫分开。情急之中,正色和尚左手单手持桌腿,右脚跨前一步,右掌顺势拍出。玉箫师太双脚一点,跃起空中,落下时已到了正色和尚的身后,仍是用玉箫紧紧粘住桌腿。

    <wbr></wbr>

    正色和尚也迅即转身,右脚虚晃两下,右掌再次拍出。玉箫师太也是右掌拍出。双掌相对,“嘭”的一声,二人各自向后飞出。玉箫和桌腿竟像一条韧性极强的钢,拉住两人不让其分开。二人借着玉箫和桌腿的拉力再次扑向对方,又在空中对了第三掌。

    <wbr></wbr>

    第四掌由玉箫师太率先击出,使的却是个虚招。待正色和尚挥掌来迎,师太早已撤掌来,双手猛拽玉箫,意欲将正色和尚的桌腿夺去。正色和尚的桌腿险些脱手,一惊之下,赶紧收右掌来接应。正当正色和尚双手猛拽桌腿之时,玉箫师太却突然撤玉箫上的粘力,玉箫和桌腿陡然分开。正色和尚抱着桌腿连退数步,一屁股摔倒在地。

    <wbr></wbr>

    令狐狸精见正色和尚被师父耍得团团转,开心地大笑起来。玉箫师太也收起玉箫,打算就此坐下喝茶。哪知正色和尚并不认输,屁股一沾地,随即跃起,又挥桌腿扑向玉箫师太。玉箫师太倒没想到正色和尚如此难缠,不斗个你死我活决不罢休,还未落座赶紧再摆玉箫来战。

    <wbr></wbr>

    二人又斗了数,仍然难分高下。便在此时,正色和尚又露出一个破绽,玉箫师太迅疾用玉箫粘住桌腿。哪知正色和尚不往夺,反而催动真气,借势将桌腿向玉箫师太戳去。玉箫师太大骇,急忙之中,运劲往外推送。二人同时往前推送玉箫和桌腿,那便又斗上了内力。正是正色和尚所期待的!

    <wbr></wbr>

    原来,这个破绽是正色和尚故意露的,引玉箫师太来粘桌腿。在师太眼中,正色和尚就是一个粗人。在心机上绝不能跟精明的她相比。但她错了。常言道,张飞用计,粗中有细。张飞都会用计,正色和尚为何不会?聪明人疏忽时也难免上粗人的当。

    <wbr></wbr>

    玉箫师太的招式比数月前精妙了不少,也想出了不少破解少林绝技的妙法,然而内功却不是数日就能有长足长进的。一比拼内力,玉箫师太不免有些心虚。她心里明白,自己的内力原不及正色和尚。比拼的结果,难免要输。这可如何是好?好在正色和尚刚才猛挥桌腿消耗了不少功力,此时二人在内力比拼上堪堪打了个平手。

    <wbr></wbr>

    少林众僧见正色和尚和玉箫师太比拼上了内力,料定正色不会吃亏,便又放心地饮起茶来。令狐狸精原本开开心心地看师父捉弄正色和尚,此时不由得站了起来,紧张得手心捏出汗来。

    <wbr></wbr>

    正经和尚等人喝完三大壶碧潭飘雪,令狐狸精也站得两腿酸软,正色和尚和玉箫师太仍未分出高下。二人的道袍和袈裟早已被汗水浸透,头上热气袅袅。大厅里看热闹的丐帮子也多了起来,足有近人。鲁猪脚见二人斗得凶险,唯恐哪方有失,赶紧差庄南强去请帮华克之。

    <wbr></wbr>

    又过了半个时辰,师太终于在耐力上输给正色和尚。师太的脸色逐渐转为煞白,表情严肃而焦躁,身子已轻微后倾,有明显颤抖,看来败局已定。俗和尚见状,满脸堆淫笑,源源不断地催动真力,步步紧逼。少林众僧脸上也都挂上了笑容,悠闲自在地品茶闲聊。令狐狸精悄悄往前挪动两步,手握剑柄站在师太身后,随时准备施以援手。不过她也在想,师父上次借以护身的神功,这次应该还可以阻挡正色和尚的致命一击吧?

    <wbr></wbr>

    内力比拼是搏命的狠招,比拼的结果,功力稍差的一方会重伤甚至命丧黄泉。武林高手交锋,除非到万不得已的地步或者稳操胜券的情形下,没人敢轻易跟对手比拼内力。此刻场中情形已万分危急,只怕过不了一时三刻,师太便将命丧正色和尚之手。

    <wbr></wbr>

    便在此时,门外传来一声大喝道:“得罪了!”随即便有一股凌厉无匹的掌力击向桌腿和玉箫相交之处。许是二人斗得久了,内力消耗太大,二人均拿捏不住,玉箫和桌腿应声而飞,深深嵌入大堂的墙壁。

    <wbr></wbr>

    出手解围的,正是闻讯而来的丐帮帮华克之。玉箫师太和令狐狸精走了之后,他也起身往赶。快到丐帮总舵时,恰遇庄南强前来报信。本来二人的打斗跟他一个铜的关系都没有,而且他刚刚还遭到了令狐狸精的羞辱。但二人此时是在丐帮的地盘上玩命,而且峨眉和少林都是应邀来投标的,算是丐帮的贵宾。如若其中一人有个三长两短,作为丐帮帮的他自然难脱干系。等他火速赶到之时,恰逢二人比拼内力的关键时刻。若是晚得半步,恐怕就少了峨眉派参与投标,在将来抗击魔教的战斗中也便少了一位女侠。

    <wbr></wbr>

    令狐狸精赶紧趋前扶住师父。玉箫师太颓然坐倒在地,双手撑地,身子斜靠在狸精的腿上,娇喘连连。

    <wbr></wbr>

    正色和尚本是淫笑着站在原地,满脸得色。突然间他也坐倒在地,身子慢慢向后倒去。少林众僧以为有什么变故导致他受了内伤,都移步上前救护。哪知正色和尚在上身与地面成十五度角之时,便保持这个姿势一动不动。难道这样的姿势很舒服么?群雄甚是奇怪,少林众僧也纷纷举步不前。

    <wbr></wbr>

    还是玉箫师太心思敏捷,瞬间便明白过来。因为道袍的下摆极短,自己不慎走光了。俗和尚正在放肆地偷窥自己!好你个无耻的俗和尚!

    <wbr></wbr>

    玉箫师太盛怒之下反而更加理智,立即将计就计,故意把双腿突然分得很开,惹得俗和尚两眼放光,掉下一串哈喇子。随即又迅速把双腿收拢,关住满园春色,不留一枝红杏。正色和尚正看得如痴如醉,哪能就此罢休?竟然情不自禁地往师太面前爬去。

    <wbr></wbr>

    正经和尚大惊道:“师小心!”想要飞身去救,却哪里来得及?他身还未动,但见黄影一闪,玉箫师太已飞身骑到了正色和尚的身上,双掌拍向其脑后的风池穴。

    <wbr></wbr>

    这一转变鹘落兔起,群雄俱都大惊失色。狸精心里一凛,师父刚才用的正是驭男九剑的第四招“”,只不过她用掌代替了长剑。师父这招用得当真是炉火纯青,轻轻松松便将正色和尚擒下。要是她还年轻,这招使出来的威力该有多大呀!

    <wbr></wbr>

    (各位朋友周末愉快,下周一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