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玄幻小说 > 《欢乐牛逼武侠梦》 > 第九回、生死恶斗:人生自古谁无死,我拿青春赌明天(3)
    <wbr></wbr>

    华克之大吃一惊。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叫化,一招便将一个五袋子毙于掌下。忙道:“,千万不可随意杀人!都是帮中兄,还请手下留情。”蜀人讲究“家门”一说,同姓便是家门。所以,当华克之听“华得来”跟自己一个姓,便直接称呼湿儿为“”。虽然丐帮子群起反对华克之,但他心肠好,还是不愿帮中兄受到伤害。

    <wbr></wbr>

    湿儿自然也不想出手便杀人。这次纯粹是因为低估了自己,同时又高估了对方。

    <wbr></wbr>

    自从胜了李开腹之后,湿儿便尝到了作为武林高手的甜头。就像学习差的孩子越来越不爱学习,学习好的则越来越孜孜不倦。她下山之后每日练功不辍。哪怕是跟在毛驴后面飞奔,亦抽出时间来练功。最多的一天竟把一统拳法练了二十来遍。一统拳法是内功与练拳相融的套路,多练一次,内力便有一分增长。虽然她下山不过数日,内力却又见增长。湿儿当然知道自己内力增强了不少,但具体有多厉害,却并不清楚。

    <wbr></wbr>

    当日跟九袋子李开腹比武,湿儿用了一来招方才胜出。她以为五加五等于十,五袋子便有九袋子一半的武功。为了立威,刚才那一掌便用了十成功力。殊不知,丐帮子之间武功差别极大。一袋子基本不会武功;二三袋也都没什么本事;四五袋会一些三脚猫功夫;六到八袋在江湖上算中游水平;九袋子方够得上江湖好手。便是几个长老之间,武功差别也很大。最弱的鲁猪脚比九袋子稍高,勉强算一流高手,最强的权为民则属绝世高手。九袋子尚非湿儿之对手,五袋子如何挨得住她全力的一掌?

    <wbr></wbr>

    湿儿失手杀了人,心里虽然有点难过,可是嘴上却绝不认错。说道:“帮可真会开玩笑。总在江湖走,哪能不杀人?得,兄我就给帮一个面子,手下留情便是。”

    <wbr></wbr>

    真是人不可貌相,娇小瘦弱的小叫花竟然一出手便将一个五袋子打死。五袋以下的子自然没人敢出头,六到九袋的也都互相推让。群丐一阵骚动,却就是没人出场。湿儿等得不耐烦,遂动叫起阵来道:“下一个!”见还是没人出来,便又高声叫道:“还有没有胆儿大的?”

    <wbr></wbr>

    贾大空看身后子们不敢下场,只得道:“贾某来请教这位华大侠几招!”他正欲出马迎战,身后一个叫花子叫道:“贾长老,请把他交给子吧!”贾大空头一看,是净衣派七袋子展志飞。心想,对方还有华克之和玉箫师太等高手,自己现在出场有点早,且让展志飞一试。如果他失手了,自己再上也不迟。便叮嘱道:“展老小心!”

    <wbr></wbr>

    展志飞用的是流星锤,铁链足有一丈长,锤头重约十斤。他尚未从贾大空身后走出,便已一招“流星飞渡”,朝湿儿攻了过去。“嗖”的一声,流星锤已到了湿儿面前。湿儿眼疾手快,侧身轻松躲过,右手一伸,已将铁链抓在手中。

    <wbr></wbr>

    展志飞大惊,赶紧拽,流星锤却纹丝不动。湿儿一边微笑,一边给他加油打气道:“再用点力,好,再用点力!”可是,任凭展志飞用尽吃奶的力,又哪里拽得动半分?

    <wbr></wbr>

    “唉!”湿儿替他惋惜地叹了口气,才恨铁不成钢地道:“真是没用。你给本大侠过来吧。”微一用劲,展志飞便站立不住,被她连人带锤拉了过来。湿儿本欲一掌拍他头上,手掌都快触及头顶时,突然怕把他拍死了,便及时掌变爪,抓在他头上。哪知这一抓,竟抓得他头骨碎了。一个生龙活虎般的七袋子,还是被她一招弄死了。

    <wbr></wbr>

    华克之见状,忙道:“快快退下,你杀气太重!”湿儿也很懊恼。一掌一爪连毙两人,皆非她之本意。她原以为这个七袋子比五袋子强很多,可能接近九袋子的水平。她这一抓只用了五成功力,哪知对方竟然还是经受不住。湿儿叹了口气,心道:“可不是本大侠爱杀人。实在是你们太没用。”不过,她自然不会让华克之这么早就出马,说道:“杀人不过三,下不为例!帮请先休息。”

    <wbr></wbr>

    少林众僧和上官隐、贾大空等人面面相觑。这位叫“华得来”的小叫花看着英俊乖巧,非常面善,心肠却比蛇蝎还毒,杀人不眨眼。他们几位高手都想保存实力对付华克之和玉箫师太,哪知手下众人竟然解决不了一个小叫花。这可如何是好?

    <wbr></wbr>

    湿儿见没人上来,又叫开阵了。高声喝道:“你们也太差劲,一点抗击打能力都没有。你们到底是泥人呢,还是雪人呢?”

    <wbr></wbr>

    吆喝一阵,仍然没人出来迎战。湿儿正在兴头上,不免觉得扫兴。她轻摇折扇,在场中走来走去找丐帮中的高手,看谁背上的袋子多。走了几步,发现刚才带头闹事的候补九袋子独孤安。独孤安不似刚才那般嚣张,早已隐身于群丐之中。湿儿心想,岂能便宜了带头闹事之徒?便对着独孤安吆喝道:“那位候补九袋子,快出来跟本大侠比试比试。倘若能在本大侠面前走上三个,便升你做九袋子。”

    <wbr></wbr>

    独孤安赶紧矮了矮身子,想蒙混过关。湿儿可饶不得他,听华克之刚才叫他“独孤兄”,便用手指着他道:“那位叫独孤的候补九袋子,说的就是你,还躲什么?快出来吧!”

    <wbr></wbr>

    独孤安自知不敌,红着脸就是不搭腔。湿儿不耐烦地催促道:“你过来,本大侠保证不打死你!”独孤安害怕湿儿冲入人群来抓他,赶紧躲到贾大空身后去了。

    <wbr></wbr>

    “没本事的窝囊废,以后就别出来丢人现眼。”湿儿道:“要是再让本大侠遇到了,必定扒你的皮,抽你的筋。”

    <wbr></wbr>

    湿儿又转了几圈,渐觉耳根发热,似乎有一双妙目正注视着自己。她环视一圈,发现那眼神来自玉箫师太的身后,正是一身绿衫的柳陌青。她看自己的眼神,一如当初自己在金瓶似的小山看华克之的眼神。湿儿心内窃喜,看来女孩子都喜欢英武的男子。她调皮地冲柳陌青一笑,把柳陌青羞得面红至脖颈。湿儿心想,柳姐姐真是温柔漂亮。只可惜自己不是纯爷们。不然,自己非搞个姐恋,娶了她不可。

    <wbr></wbr>

    湿儿是小女孩心性,玩得开心了便放肆起来,正所谓得意忘形。等她走到少林众僧这一边时,直接朝少林和尚叫开阵了:“喂,上来个秃驴玩玩!”数月之前,她还管正经正色二和尚叫大叔。现在成了高手,便学着玉箫师太的口气改叫秃驴。

    <wbr></wbr>

    少林众僧都觉得这小叫花也太狂傲,太没礼貌。连华克之也这么觉得。他尽管武功盖世,那也管少林正字辈和尚叫前辈。只有玉箫师太挺开心,觉得这“小伙子”很有趣,很可爱。

    <wbr></wbr>

    少林武功天下闻名。如果一个小叫花叫阵都不敢应战的话,那未免太离谱。果然,一个不到五十岁、瘦高的和尚走了出来,双手十道:“。华小侠看来武功天下无敌。少林寺正智向你请教几招。”

    <wbr></wbr>

    湿儿从未见过这个和尚,但她一听正智的名头便吃了一惊,暗叫不好。心想,自己玩得过头了。出身少林寺的上官隐和贾大空给她授拳之时,都提到过正智和尚的名字。此人虽是正字辈高僧中最年轻的,却是达摩院首座,凭的便是武功出众。玉箫师太和华克之也都听过正智和尚的名头,都替“华得来”捏了一把汗。玉箫师太将数粒花生米暗扣于手心,打算危急时刻用弹指神通加以解救。华克之则上前三步道:“当心!”

    <wbr></wbr>

    湿儿虽然心内害怕,嘴上可不害怕,泰然道:“既然你这秃驴如此谦虚地求教,本大侠就教你几招。”

    <wbr></wbr>

    正智和尚应声“好”,却并不出手。群雄皆知,正智和尚在武林中是非常有身份的人物,跟小辈动手岂会先出招?他当然是在等湿儿先动手。

    <wbr></wbr>

    湿儿自然也知道对方在等自己出招。不过,湿儿的小嘴从来都不饶人,说道:“你先出招,本大侠替你指点指点!”

    <wbr></wbr>

    正智和尚心道:“这小叫花太也无礼!难道没听说过我的威名么?教不严,师之惰。他的师父怎么如此不会管教徒?”便问湿儿道:“尊师是哪位?难道没教给你一些江湖规矩么?”

    <wbr></wbr>

    湿儿书看得多了,父亲东方无能自然也给她讲过江湖规矩。有什么江湖规矩是她不懂的?只因她玩性太浓,高兴起来啥都不顾,早将诸般江湖规矩抛之脑后。随口便道:“有谁不会打人么?武功这东西还用跟人学?你可不要跟本大侠开玩笑!”

    <wbr></wbr>

    正智和尚自然不信湿儿没有师父。她既然不说,便也不再问。心想,以自己的广博见闻,两招就可以试出他的师承门派。便道:“。既然华小侠坚持不愿先出手,那贫僧就得罪了。”双脚一蹬地,一招“猛虎下山”朝湿儿扑来。

    <wbr></wbr>

    湿儿见对方来势凶猛,疾若闪电,心里一个激灵,赶紧窜起空中,一个旋后,已飘落在两丈开外。落地时仍后怕不已,如若自己慢得半分,此刻早已成了“猛虎”口中的猎物。

    <wbr></wbr>

    正智和尚也有些吃惊,自己这招猛虎下山又快又猛,几乎已将对手全身罩住,却愣是扑了个空。而对手的身法也是颇为怪异,竟有一些少林轻身功夫在内。

    <wbr></wbr>

    惊魂犹,湿儿却先吹起牛来,道:“你这招‘猛虎下山’用得还凑。前面的一扑、一掀可打六十五分。最后这一剪,对不起,本大侠只能给你五十五分。倘若你勤加练习,持之以恒,之后说不定能成气候。”湿儿能认出这招“猛虎下山”,自是因为上官隐曾经教过她这一招。

    <wbr></wbr>

    正智和尚更是吃惊不已。如果仅仅知道这一招叫做“猛虎下山”,那倒也算不了什么。可是,对手竟然知道这一招包含一扑、一掀和一剪,那便是深得这一招之要领。自己刚才手下留情,最后一剪有意放对手一马,却被对手瞧出破绽来了。对手真是有些高深莫测。正智和尚道:“你这招躲得也不错。你这招又叫什么?”

    <wbr></wbr>

    湿儿窜上空中躲避这一招,本是急中生智使出来的,根本就不是什么正经招式。既然对方诚心“请教”,湿儿当然要胡编一个名字卖弄一下。湿儿背负双手,傲然道:“大家都知道,老虎的师父是小猫。你用‘猛虎下山’,本大侠既然要教你,这一招当然便是‘小猫上树’。不然,如何谈得上教?”

    <wbr></wbr>

    如果说对手能认出你的招式,而你对对手的招式却一无所知,旁观之人多半便认为对手胜你几分。正智和尚却对这些细节毫不在意。他有真才实学,并不是爱慕虚荣之辈。正智和尚口中说了个“好”字,心里却想,这小叫花身手的确不凡,看来不可再让,只有出绝招方能制服他。随即身子一蹲,双手虚晃,突然一掌迅速击出,正是达摩堂的看家绝招“达摩参禅”。这一招他已用上了十成功力,务必击倒眼前这个狂妄的小叫花。

    <wbr></wbr>

    华克之见正智和尚这一掌势如排山倒海,生怕“华得来”抵挡不住,左掌画了个圈,右掌便要作势拍出。玉箫师太也往前跨了两步,以备不测。

    <wbr></wbr>

    湿儿见正智和尚身子下蹲,已然料到他要用“达摩参禅”这一招。待掌风逼近,将身子微斜,让掌风从自己左侧通过,顺着掌风的带动,反而来了个后转身,身来踢正智和尚。正是贾大空教她的那招少林拳法“微风拂柳”,后边又加上自己和哥哥共创的“东方连环腿”。

    <wbr></wbr>

    当日上官隐教湿儿“达摩参禅”之时,她觉得这招招式精妙,威力奇大,霸道异常,对手定然无法躲避。自己只需这一招,便可将茶一杯打倒在地。湿儿的性格中有很多霸道的成分,一学之后,便喜欢上了这招。后来,她忽然想,要是少林和尚用这一招攻击自己,自己该如何应付呢?苦思三日,也没有想出破解之法。轮到贾大空教她少林拳法之时,湿儿就此问计于贾大空。贾大空也思良久后,才答说,倘若对方内力太强大,千万不要对掌。否则,非死即伤。最好的方法,就是用这招“微风拂柳”巧妙地避开。湿儿却别开生面,“微风拂柳”之后又加了一个连环腿。

    <wbr></wbr>

    正智和尚见对手躲过自己这招绝杀,躲得恰到好处不说,还带了一个连环腿来踢自己。不由得暗赞了一声,向后弹出,躲过袭来的双腿。

    <wbr></wbr>

    正智和尚尚未开口,湿儿又卖弄道:“你这招‘达摩参禅’很有诚意,本大侠心领了。”

    <wbr></wbr>

    正智和尚如何不认识少林拳法“微风拂柳”?立即明白过来,原来这小叫花竟然懂少林武功!心念电转,第三招却是一统拳法的“月下追信”。

    <wbr></wbr>

    这一招倒是大出湿儿之所料。一统拳法是丐帮长老权为民的看家本领,想不到这个大和尚也会。丐帮八大长老中,湿儿跟权为民学武的时间最长,一统拳法自然也是她练得最熟的拳法。正智和尚甫一出手,她即已窥知端倪。当下不假思,立即跃起空中,双腿围着正智和尚连踢,正是一统拳法中的一招“老将推磨”。这一招招名来自中国象棋,指帅或将被对手逼得团团转。正智这一招“月下追信”刚使到一半,湿儿便已飞在空中朝他踢来。慌乱中,正智和尚还真的在原地绕了一个圈。

    <wbr></wbr>

    虽然正智和尚躲过了湿儿这数踢,但作为一个顶尖高手,无疑颜面尽失。正智跳出圈外,双手十道:“。华小侠武功高强,贫僧输得心服口服。”

    <wbr></wbr>

    拆完这三招之后,湿儿浑身冷汗涔涔。她真是赢得万分侥幸。全因她分别跟上官隐、贾大空和权为民学过这三招。就如同考试之前有人透露了考题一般,她轻轻松松就拿了个满分。如若再斗下去,正智再换个别的啥招式,湿儿非惨败不可。她除了学得博杂,在内力和临敌应变方面都相去正智和尚甚远。只是正智和尚不明她的来历,连续三个得意招式被破,作为一代大师的他,自然不好意思在场上赖帐。

    <wbr></wbr>

    冷汗过后,湿儿的小嘴又厉害起来,喝道:“还有没有厉害的?没有厉害的,本大侠可要走了,你们就再也没有学习的机会了。”

    <wbr></wbr>

    湿儿的女扮男装非常逼真。上官隐和贾大空尽管教过她武功,却无论如何也想不出此人是谁。从金瓶似的小山下来直到在立山寨分手为止,华克之虽然跟湿儿朝夕相处一个来月,但他从未见识过湿儿的武功,也不知道东方不红安排长老们教湿儿练功之事,竟也没有识破。几个少林和尚交头接耳,讨论这个小叫花怎么也会少林套路,一时之间无人下场比武。丐帮众子更是不敢出来献丑。正智和尚在武林中多么出名?连他也三招就落败,还有什么人能是这个小叫花的对手?

    <wbr></wbr>

    湿儿见没人上场,转身又朝华克之得瑟起来,道:“帮,这次我没杀人吧?”其实,她自己心里明白,刚才两个没想杀的,却意外被她杀了。而这个大和尚,却不是她想杀就能杀的。不过骄傲虚荣的小女孩心性总是让她忘乎所以。

    <wbr></wbr>

    华克之赞道:“威武!”

    <wbr></wbr>

    玉箫师太也赞道:“华少侠刚才破他那招‘达摩参禅’,破得真是太妙了!贫道琢磨了数年,也没有琢磨出来!”

    <wbr></wbr>

    师太这句倒是实话,绝不是谦虚的套话。达摩院看家绝技“达摩参禅”,是武林中令人闻风丧胆的招式。这一招的厉害之处就在于双手虚晃的手法,双手绕来绕去,是锁定对方位置,让对方无处可逃。拍出的这一掌则凝聚了全身的功力。再加之身子下蹲,既站稳了桩脚,也便于内力急射而出。而且,“达摩参禅”还和普通的内力比拼不一样。普通的内力比拼尚需比持久力,过一段时间方能分出胜负;而这一招的胜负全在一瞬间,内力弱者非死即伤。

    <wbr></wbr>

    正因为后果异常严重,得道高僧极少用“达摩参禅”这一招。而少林寺中自然也有一些修为不高,偏好恃强凌弱的和尚。他们自恃内功高强,便经常用这一招欺负对手。玉箫师太自承内力难敌少林正字辈的顶尖高手,所以已琢磨破解“达摩参禅”之法久矣。

    <wbr></wbr>

    还是没人上场,湿儿一边摇着折扇,一边对华克之道:“帮,可否借我一件单衣?”华克之道:“要单衣干啥?”湿儿道:“好冷,好冷!”

    <wbr></wbr>

    “啊?现在正是秋老虎横行之时,怎么会冷呢?”华克之吃惊不小。中秋节前后的巴蜀大地还是热不可耐,当地人将这段时间的太阳称之为“秋老虎”。他心想,如果真冷,你干嘛还扇着扇子?

    <wbr></wbr>

    “唉!”湿儿仰天长叹一声,又摇了摇头道:“高处不胜寒呀!”玉箫师太和华克之被逗得哈哈大笑。玉箫师太觉得这个小叫花真是可爱极了!

    <wbr></wbr>

    又冷场了,湿儿甚觉无趣。又转头去对着正智和尚道:“你能在本大侠面前走上三个,实属不错!甚至可说是虽败犹荣!你们少林寺可以退出竞标了。这就打道寺吧!”少林众僧都觉得正智和尚输得蹊跷,并不认为对手功力有多高。苦于一时摸不透对手的来路,还在苦思对策,并不应湿儿的挑衅。

    <wbr></wbr>

    湿儿又踱步到丐帮子一端,大声道:“你们把贾大空和上官隐给我抓住,按帮规处理,本大侠就饶你们不死。”群丐见少林众僧不动,也便按兵不动。

    <wbr></wbr>

    湿儿更加狂妄起来道:“没想到你们堂堂丐帮,居然找不到一个能接本大侠三招的,还不如解散算了!”说完这话,才惊觉失言。自己现在不也是叫花子打扮吗?而且,刚才还自称是丐帮的。如若解散了丐帮,华克大哥岂不成了光杆帮?慌忙补充一句道:“解散倒大可不必,把贾大空和上官隐抓起来就行。”

    <wbr></wbr>

    突然,远远传来一个声音道:“这位少侠是何人?竟敢冒充本帮子!且让我来会一会!”听声音好像是权长老来了!湿儿一惊,暗叫一声“糟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