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玄幻小说 > 《欢乐牛逼武侠梦》 > 第十回、挫骨扬灰:丧气散杀人无形,地沟油救死有功(1)
    <wbr></wbr>

    酉初十分,除恒山派,邀请的门派都已到齐。华克之一声令下,等人便重新整治杯盘,再穿梭于厅堂内,频频布菜。片刻过后,酒菜已然齐备,每张桌子都摆得满满的。都是地道的巴蜀特色菜肴,既有高大上的山珍海味,也有类似于高丽“辛奇”的四川泡菜。

    <wbr></wbr>

    最让湿儿眼前一亮的,莫过于碧潭飘雪香茶。在魏家山上之时,虽然喜欢,但也不觉得有多特别。因为天天都喝,便如同家常便饭一般。及至下山之后,因此茶只特供长老和帮,湿儿就再也无法喝到,碧潭飘雪便成了她魂牵梦绕之物。其间,湿儿甚至想,堂兄虽然令人生厌,但山上却可以天天喝香味四溢的碧潭飘雪,竟然数次动了魏家山的念头。没想到在开标大会的正宴上,终于又喝到了自己最爱的茶。一杯香茶下肚,所有的不快都一扫而光,湿儿便又开心起来。

    <wbr></wbr>

    巴蜀的来客,大概都是第一次喝到碧潭飘雪这样的顶级香茶,都品得津津有味。霍希尼见正色和尚只顾喝茶,对眼前的菜肴却甚少着眼,便凑近他的耳根悄悄打趣地问道:“正色大师,碧潭飘雪和玉箫师太,你选哪个?”正色和尚犹豫半晌道:“先喝茶,再泡妞。。我他娘的一个都不放过。”霍希尼心想,果然是俗和尚,真是名不虚传!正经和尚怕师在大厅广众之下继续损毁少林清誉,慌忙摆出方丈师兄的威严来,怒目制止之。

    <wbr></wbr>

    霍希尼为了化解尴尬,对同桌众人道:“来,大家吃菜。”说罢,夹起一只泡椒凤爪,往嘴里送去。正经和尚见了,连声叹息道:“,罪过罪过!都是真人贪吃,致很多鸡又失足了!,罪过罪过!”霍希尼不以为然道:“正经大师此言差矣!失足的就叫鸡,鸡本来就是失足的。跟我等吃货无关。”正色和尚并不附和自己的师兄,反而道:“以前鸡少,形容一个事物显眼,都说‘鸡立鹤群’;现在鸡多鹤少,再形容起来,便成了‘鹤立鸡群’。”

    <wbr></wbr>

    玉箫师太看着摆了满满一桌子的好菜,心想,你们这些叫花子在外面装要饭的,说什么不能忘本。在自己的地盘上却大吃大喝,难道不是把本都忘光了吗?原来,你们在江湖上行乞的举动都是做秀给别人看的。不过,转念一想,今日大宴群雄,总不能让群雄跟着叫花子一起吃剩饭剩菜吧?这些好菜可能是专门为来客准备的,丐帮众人大概有自己的剩饭剩菜。及至看到丐帮子们跟群雄一起吃喝,便又想,丐帮众人借此机会改善一下伙食,还说得过去。不过,将来再遇到叫花子吃剩饭剩菜,倒是可以好好地揶揄他们一番。

    <wbr></wbr>

    群雄刚开始吃,恒山派众人跨进门来。冷酷师太酷酷地走在前面,看上去上次的内伤早已痊愈。走在第二的是俗家子陆惹儿。她面带微笑,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后面跟着几个小尼姑。华克之赶紧招呼恒山派就坐。

    <wbr></wbr>

    湿儿四处张望,并未发现父亲和哥哥的身影,甚感失望。心道:“看来我旭日山庄的名头尚不够响亮,不在被邀请之列。”

    <wbr></wbr>

    众人正吃得兴起,蓝屌丝大笑着跑了进来,往金针菇和庄南强中间一坐,兀自笑个不停。庄南强递过一杯酒去,蓝屌丝伸手接过。酒刚进嘴里,扑哧一笑,竟喷了出来。庄南强奇道:“啥事这么可乐?”蓝屌丝笑得上气不接下气,道:“我我当了二十五年处男,今天终于”金针菇不解地问道:“你今天过生日?”蓝屌丝奇道:“跟生日有什么关系?”金针菇道:“你刚才不是想说终于二十六年了么?”“我是说我被破处了好不好?”

    <wbr></wbr>

    庄南强和金针菇“哇”地一声惊呼,声音中满是羡慕嫉妒恨。金针菇急问道:“怎么上手的?快传授一下经验。”蓝屌丝往恒山派那桌看了一眼,压低了声音道:“就冷酷师太旁边那妞,叫陆惹儿。冷酷师太对门下子们说,谁要是能揽下咱们总舵的工程,谁就会被立为恒山派掌门继任人。陆惹儿来咱们帮找关系,正巧遇到我。我就吹嘘说,我可以帮她搞定。条件嘛,你懂的。”“你不是骗人么?你能搞定个啥工程?”“你不会骗就一辈子当处男。像咱这种叫花子,没房没马,哪个女孩子跟你上床?”“奶奶的,有好事也不把咱兄两个捎上。”金针菇朝蓝屌丝屁股上拍了一巴掌。蓝屌丝仍然自顾自地乐呵。

    <wbr></wbr>

    就在大家吃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之时,华克之站起身来,团团一揖,朗声说道:“各派掌门,各位英雄。华某非常感激各位参加本帮的开标大会。”群雄停住吃喝,齐声答谢。华克之又道:“今日时值中秋佳节,祝各位节日快乐。”

    <wbr></wbr>

    湿儿暗暗好笑,中秋节晚会你总得整点诗词啥的,哪怕说个“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也好啊,难道这么两句话就算开场白?不过,这倒也符华克大哥的叫花子身份。大字都不识得几个,哪里会吟诗作对?没有把平常那些错话连篇的名言拿出来,已经算是四平八稳了。不过,我却很喜欢听那些被他篡改过的句子呢。

    <wbr></wbr>

    正经和尚道:“。老衲代表在座各位也祝华帮以及丐帮众位英雄们节日快乐。”

    <wbr></wbr>

    湿儿又是一阵暗笑,刚才还要拼命,现在却互祝节日快乐。她斜眼看了看身边的玉箫师太,见她仍然余怒未消,对华克之的讲话和正经和尚的答礼都充耳不闻,便觉倪姐姐真是性情中人,爱憎分明,没有一丁点世俗的虚伪。

    <wbr></wbr>

    华克之又道:“本帮预定戌时开始开标。在此之前,华某想跟各位英雄探讨一下当今武林局势。近些年来,魔教为了一统江湖,称霸武林,在江湖中到处作恶。前些日子,魔教又在金瓶似的小山设下陷阱,引诱丐帮、少林、武当、峨眉、恒山、青城和泰山等派去夺取一本秘籍。他们不仅妄图将群雄困死于山洞中,还派出魔教教徒乘虚偷袭了这几个帮派的大本营。”

    <wbr></wbr>

    去过金瓶似的小山的人都已清楚当时的情形,但群雄中没有去过的却占绝大多数。见众人惊悚不已,华克之便大致介绍了群雄在山洞中遇险的经过,以及各派大本营的伤亡情况。听他说到“各派大本营都死伤数十人,丐帮陕甘宁分舵被魔教全部消灭”时,群雄尽皆变色。因为此时华克之要把话题引向结盟共抗魔教,虽然东方不红认为青城派也是被魔教灭门的,但他觉得此事尚无确凿证据,怕群雄质疑起来会把话题扯远,便故意略去不提。陕甘宁分舵可能遭了魔教的袭击原本也是东方不红的猜测,但华克之此时却夸大其词地说整个分舵都被魔教消灭,自然也是为了激起群雄对魔教的义愤,故意而为之。其他各派大本营的伤亡情况,则是他刚才临时跟各派掌门交谈得到的信息。

    <wbr></wbr>

    华克之的话音未落,在场群雄咒骂魔教的声音便已此起彼伏,绵绵不绝了。湿儿见今天正教各派几乎都到齐了,似乎对于魔教设陷阱于金瓶似的小山一说没有异议,便觉自己跟华克之打的赌差不多已经输了,却不知华克大哥要让我替他干什么事呢?她偷偷朝华克之瞥了一眼,却见他和十三妹坐得甚近,心中顿觉愤愤不平。刚才十三妹并未帮他,他们却坐到一起去了;拼命护着他的我,反倒被冷落。华克大哥该不会早已忘掉了跟我打赌的事吧?

    <wbr></wbr>

    华克之见此番话已激起群雄对魔教的愤恨,便趁热打铁道:“华某刚才跟少林寺方丈正经大师、武当派掌门淡定道长等前辈高人交换了意见,打算趁今日群雄团聚之机,结成一个武林联盟,共同对抗魔教,以维护武林正义。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wbr></wbr>

    正经和尚率先表态道:“。华帮心怀天下苍生,老衲佩服至极。希望尽少林寺和老衲的微薄力量,协助华帮和丐帮共同对抗魔教。也希望我武林同道都毫无保留地支持华帮。”武当派淡定道人随即也道:“我们武当派愿与少林、丐帮以及其他诸派结盟,共抗魔教。”

    <wbr></wbr>

    立山圣母见玉箫师太毫无表情,便小声问道:“妹妹,你意下如何?魔教近些年在江湖上横行霸道,滥杀无辜。姐姐我可要带立山寨的子们加入联盟,共抗魔教。”玉箫师太道:“妹妹我虽然看少林和丐帮不顺眼,可是眼见魔教肆无忌惮地要一统江湖,自然也和群雄一起对抗魔教。”立山圣母又问周云才道:“金城山什么打算?”周云才爽快地道:“金城山跟立山寨和峨眉派同气连枝。”立山圣母便大声道:“峨眉派、金城山和立山寨愿意跟众位英雄结盟,共抗魔教。”

    <wbr></wbr>

    随后,正一派、青龙寺、恒山等派也纷纷表示支持。

    <wbr></wbr>

    湿儿见华山派掌门高含沙和泰山派掌门云松道人都埋头吃饭,对大家的言语置若罔闻。她知这二人都嫉妒丐帮的发展壮大,猜测他们可能碍于目前群雄结盟抗击魔教的态势,不好站出来反对,只得装聋作哑。心想,看来结盟共抗魔教是大势所趋。接下来就该选举武林盟了。正经和尚说“愿意协助华帮”,淡定道人却说“武当愿与少林、丐帮等结盟”,偏偏将少林置于丐帮之前。恐怕他们私下早已窜通好了,要拱正经和尚担任盟。只是正经和尚尚需维护自己的得道高僧形象,处处给人一个正义、谦和的印象,才不得不如此说。

    <wbr></wbr>

    就在湿儿以为无人反对,联盟即将形成之际,坐在正色和尚旁边的全真教掌教霍希尼冷冷地道:“请问华帮,不知你们丐帮的大肆扩张,和魔教的一统江湖有何别?”

    <wbr></wbr>

    一石激起千层浪,霍希尼的这一质疑顿时让群雄议论纷纷。虽然丐帮近些年不断扩大影响,在全国设立了数个分舵,但丐帮如何跟魔教相提并论?魔教专门跟正道作对,滥杀无辜;丐帮却是行侠仗义,救苦救难。正经和尚当即站起身来,朗声说道:“。霍掌教此言差矣。二者的本质截然不同。丐帮是侠义道上的,这样的门派越多越好,越大越好。霍掌教难道怕做好事的人太多了么?”

    <wbr></wbr>

    华山派高含沙道:“咱们到这里来是参加工程投标的,还盼华帮多谈一谈开标的事。”湿儿心想,高含沙明摆着反对结盟,却不说反对,只把话题岔开。云松道人附和高含沙道:“华帮还是先谈正事,你们丐帮愿意跟少林、武当等派结盟,开标过后你们随便结。”

    <wbr></wbr>

    华克之道:“开标一事稍后就办。高掌门和云松道长稍安毋躁。”

    <wbr></wbr>

    正经和尚此时竟也道:“华帮莫如顺了群雄想先开标的意思。开标之后再讨论结盟也不迟。”淡定道人也道:“华帮不妨先开标。来日方长,结盟不必急在一时。”

    <wbr></wbr>

    湿儿心想,正经和尚倒是会笼络人心,见反对者甚众,便马上催促华克大哥开标。淡定道人紧跟正经和尚,风向也转得飞快。华克大哥若要坚持,得罪的人就更多了。堂兄本来是假招标之名,让群雄共聚一堂商讨对抗魔教的策略。大家却对承包工程更感兴趣,对结盟抵抗魔教倒在其次了。在随时可能被魔教各个击破的巨大危险之下,大家首先想到的却是去追逐眼前的利益,对危险视而不见。真心应了那句“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俗话。

    <wbr></wbr>

    玉箫师太对正经和尚道:“你们这些秃驴着什么急?这个工程你们不是已经十拿九稳了么?”

    <wbr></wbr>

    正经和尚道:“。师太又污蔑敝寺了。请拿证据说话!”正色和尚可没他师兄那么好脾气,怒道:“。牛鼻子老道要不服气,咱们再来比试!”玉箫师太道:“好啊!快来吧!”

    <wbr></wbr>

    湿儿心想,看眼前这架势,倪姐姐和正色大叔又要打起来了。这俩不拼个你死我活决不罢休。所幸爹爹和哥哥没有来,不然也会搞个头破血流。不过也难说,上次在金瓶似的小山上,父亲不也忍住没出手吗?最后却是我们得到秘籍。正所谓“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爹爹虽然也想得到秘籍,想包工程,却绝不会拿身家性命做赌注。

    <wbr></wbr>

    华克之赶紧劝道:“两位前辈息怒!今夜中秋佳节,先休战一天可好?”立山圣母和玉箫师太情同姐妹,前段时间正色和尚曾在立山寨上仗义同夏芸儿率领的丐帮恶斗,立山圣母此时自然不愿见到玉箫师太和正色和尚打斗。便劝玉箫师太道:“妹妹,咱俩还没聊够呢。别理他们,咱们边吃边聊。”那边厢正经和尚也劝住师,莫要在群雄面前丢了少林的脸面。

    <wbr></wbr>

    华克之欲要再提结盟之事,大家却埋头吃饭,相谈甚欢。华克之只得不了了之。眼见开标的时刻转瞬即至,华克之担心开标之时少不了一番打斗,便暂时搁置起结盟一事,专心思如何避免开标时的打斗。

    <wbr></wbr>

    便在此时,只听得一声驴鸣,一头小毛驴破门而入。湿儿识得那正是令狐狸精的汗血小宝驴。守在门口的两个五袋子赶紧上前阻拦。小毛驴甚是倔犟,仿佛武林高手一般,一人给了一腿,将两人踢翻在地。大家还在惊奇之时,小毛驴已冲到令狐狸精桌旁,脑袋一甩,用驴角将狸精面前的一碗毛血旺掀下桌来。小毛驴还不罢休,竟然在毛血旺上又撒了一泡尿。

    <wbr></wbr>

    玉箫师太跟立山圣母正聊得兴起,无端被小宝驴破坏了气氛。玉箫师太怒火中烧,伸手便要去拔玉箫。令狐狸精赶紧道:“师父,一定是食物有毒!不然小宝驴也不会如此鲁莽。”

    <wbr></wbr>

    玉箫师太怒道:“胡说什么,快把你这小毛驴牵出去!”说罢,转头又对立山圣母道:“来,姐姐,咱再来一碗!”随即用右手去抓桌旁的酒坛,打算再满上一碗。哪知这一抓竟然没有把酒坛提起来。玉箫师太顿时心内大骇。酒坛不过十斤重,以她的神功,就是再重个倍,也当轻易提起才对呀!怎地右手右臂突地变得如此软弱无力?换了左手,也已变得无缚鸡之力。赶紧催动真气在体内运转,真气却早已凝滞不动。真的中毒了!

    <wbr></wbr>

    正色和尚似乎也已发现异常,大呼道:“大家别吃了!,他娘的食物有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