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玄幻小说 > 《欢乐牛逼武侠梦》 > 第十回、挫骨扬灰:丧气散杀人无形,地沟油救死有功(3)
    正色和尚怒道:“。你这狗日的太也无耻。你既然武功高强,为何用毒药毁我等内功?有种的话,你跟我等公平比武!”

    大胡子说得兴起,不理会正色和尚,依然自顾自地道:“研制垂头丧气散可费事了。我抓了崆峒、点苍、黑鹰等派数个学武之人做实验。老夫亲自做饭喂他们吃。我先将医书上记载的一多种不能两两混食用的食物放在一起,然后逐步筛选,将没用的一个一个扔掉。前前后后,我花了整整五年时间才得到垂头丧气散的配方。又花了两年时间方才研制出解药来。如不如此,焉能逃得过你这神医的眼睛?研制垂头丧气散之前,我从未下过厨房,研制成功时,我已化作超一流厨师。哈哈哈哈!”

    大胡子说得轻描淡写,似乎在开玩笑,但群雄心中恐惧更甚。崆峒、点苍两派倒也罢了,但七八年前正是黑鹰派最兴旺发达之时。那时,黑鹰派教众多达数人,且高手如云,其声势甚至盖过了华山派、全真教等,几近可与少林、武当比肩。最近数年,这三派却突然销声匿迹。江湖英豪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们都被大胡子抓去做实验了!

    立山圣母自然也知道,很多食物不能同时食用。比如同时食用猪肉和棱角便会引起腹痛。但这都是从日常生活中得出的经验。像大胡子这样专门去研究如何用食物的互相克制来毒害别人,恐怕天下再也找不到第二位。立山圣母叹道:“这次是你赢了,老太太我输得心服口服。”

    正色和尚发言好几次,大胡子都爱答不理。脾气火爆的正色和尚如何能忍受被大胡子无视?他提高嗓门,再次叫道:“你花了数年时间研制的‘垂头丧气散’也没啥功效。我等虽然真气不能运转,可算已丧气,但脑袋却还高高地昂着。,你这是什么狗屁‘垂头丧气散’!”

    大胡子的食物毒药原本只有阻滞真气运行的功效,并无减弱颈部肌肉,致头颅低昂的作用。但真气凝滞的高手只有被人欺负的份儿,如何不垂头丧气、唉声叹气?因此,他便取了“垂头丧气散”这么个名字。大胡子怒道:“且让老夫看看,谁的脑袋还高高地昂着?我非叫他垂下来不可!你这臭和尚是想先去见阎王么?老夫这就成全你!”说罢,大步流星朝正色和尚走去。

    虽然群雄都讨厌正色和尚的粗俗,却也没人愿意看着他被大胡子打死。大家都为正色和尚捏着一把汗。正色和尚却也有几分英雄气概,依旧昂首挺胸,等着大胡子过来。

    大胡子行经华克之身旁时,华克之趁他不备,一掌朝他背上击去。大胡子毫不避让,反而故意停在原地,挨了他这一掌。此时,华克之真气凝滞,使出的降龙掌毫无威力。一掌拍出,华克之只觉自己手掌生疼,大胡子却毫无反应。大胡子并不认识这位丐帮帮,以为只是一个普通小叫花。喝道:“刚才你这小叫花也说不信我的神功?大爷就先让你灰飞烟灭。”说罢,左手一把抓起华克之的胳膊,右手一挥,便要捋将下去。

    “呼”的一声,一个酒碗挟着劲风朝大胡子的光头飞来,来势甚猛。大胡子吃了一惊。他只道所有人都中毒了,断无人能有如此大的内力将酒碗掷得这般凶猛。右掌抽轻挡,将酒碗击得粉碎。

    一个手握长剑的小叫花已然飘落到大胡子面前,正是湿儿乔装打扮的“华得来”。从魏家山下来之时,因为乔装成不会武功的东方骄阳,身上并未携带长剑。此时见大胡子内功深厚无比,从座位上出来之时,便顺手牵羊把令狐狸精的长剑“借”了来。

    大胡子奇道:“你这小叫花中毒之后还有如此内力,便是老夫也佩服得紧!你是何人?”

    湿儿先前被权为民喂食毒药,至今一点异样感觉都没有,运功逼毒也没逼出什么毒来。刚才大吃大喝“垂头丧气散”,也是毫无感觉。运气之时,真气依然运转顺畅。她心下奇怪,难道自己真的毒不侵么?大胡子的挫骨扬灰神功可把她吓坏了,以至于大胡子连毙丐帮七袋子和泰山派云松道人之时,她都装中毒不敢站出来。现在看大胡子要伤害自己心仪的华克大哥,湿儿如何还顾得上自己的安危?毫不犹豫地掷碗救人,并随即纵身而出。

    虽然内心害怕至极,头皮发麻,脊背发冷,湿儿仍然不忘吹牛。说道:“本大侠么,姓华名得来,小名儿牛逼,字翘楚,江湖人称‘拔胡子大侠’的便是。你这毒药实在厉害之极!本大侠的内力已损失殆尽。不过,拔掉你的胡子还是绰绰有余。你过来受死吧!”仿佛没有中毒的话,她的内力便比大胡子高出不少。

    华克之见“华得来”不计刚才自己恩将仇报的仇,反而出手相救自己,顿时感动不已。由衷地道:“谢谢相救!”湿儿还在生华克之的气。不愿跟他有目光接触,仍是盯着大胡子,冷冷地道:“如果我今日能侥幸生还,希望将来有机会领教华帮的降龙十八掌。”华克之诚心诚意地道:“我这条命都是救的。我再也不会挑战于你。”湿儿心道:“我刚才跟丐帮、少林众僧以及权为民恶斗,还不都是因为你么?如果丐帮和少林众僧围攻你,恐怕你早已命丧黄泉。难道不算已经救过你一次了吗?你照样还不是恩将仇报。”

    湿儿不再理会华克之,对大胡子道:“你这光头大胡子,竟敢跟天下英雄为敌,不拔你的胡子,难平本大侠心头之恨。出招吧!”她本想摆谱让对方先出招,哪料自己心虚,话一说完,便已将长剑顺势递出,正是她跟高岸谷学来的武当太极剑的一招“来去随缘”。

    大胡子侧身避开,忍不住赞了一声道:“张老道的太极剑法不错!若是张三丰本人,尚可跟我对得几招。他的徒子徒孙焉是我的对手?”

    湿儿从不承认自己是谁的徒子徒孙,在辈份问题上从不吃亏。当即冷笑道:“张三丰老道是谁呀?”小嘴中说着话,招式却毫不稍慢,身形陡变,“刷、刷、刷”一连三剑刺出,却是华山剑法的绝招“太岳三青峰”。

    大胡子绝没料到对方招式变化的跨度如此之大,由一招飘逸至极的太极剑法陡然变为攻势凌厉的华山剑法。一惊之下,倏地向后飘出三丈,躲过湿儿这夺命三剑。赞道:“华山剑法也用得不错。不过,在我面前,恐怕再练五年才有效!你到底是何人?为何会华山剑法和太极剑法?”

    对方虽未出招,湿儿已从他的身法中见识了其武功之高,自己实在远非敌人的对手。湿儿做人也是有底线的,那就是嘴上绝对不能输。先不管武功上的差距,嘴上占了便宜再说。湿儿道:“你这大胡子也没白活,居然识得太极剑和华山剑法,也算在江湖上混过两年。本大侠的门派么,以你的粗浅见识自然猜不透。看看本大侠接下来这招是什么剑法?”也不管大胡子尚在三丈开外,长剑一挥,东劈西砍南挑北刺地耍出一招四一的剑法来。

    大胡子自然不识得湿儿在旭日山庄跟举儿同创的“旭日剑法”。虽然此招招式简陋,破绽甚多。但大胡子想,一个精通太极剑法和华山剑法的高手,使出来的招式自然有他的道理吧?就好比启功先生偶尔出一处败笔,又有谁敢说是败笔呢?还不是乖乖地临摹不变。大胡子还真没看出这一招的门道来,奇道:“咦,这是哪门子剑法?”

    湿儿得意地一笑道:“武功低微者都不能窥知这套剑法的奥妙。这套剑法便叫‘莫名其妙’剑法!你再练一千年,恐怕也难以窥知其奥妙之处。”

    “小叫花休要放肆,拿命来!”说话间,大胡子已从三丈外凌空飞至。湿儿赶紧举剑便刺。大胡子袍袖一拂,将湿儿的长剑荡开,右手向湿儿面门抓来。湿儿大骇,一猫腰狼狈地从大胡子脚下窜至其身后,左掌拍出,右手剑跟上,慌乱中来了一招的“炮碾丹砂”。大胡子一个转身,不避不让,右手朝湿儿的左掌迎来,左手食中两指来夹长剑。湿儿不敢对掌,赶紧将左掌撤。右手长剑却被大胡子两指夹个正着。大胡子的内力实是匪夷所思,湿儿用尽全身劲力却也不敌他的两指,长剑竟纹丝不动。大胡子两指轻轻一掰,长剑便从中折断,湿儿只觉虎口巨震,赶紧撒手扔掉剑柄。

    淡定道人暗自摇头叹息,要是刚才华得来绕到大胡子背后之时,出一招太极剑法的“去留无意”,就正好化解了大胡子的攻势。这小叫花功夫虽然博杂,但都不精,可惜可惜。却不知他的太极剑法从何学来?

    大胡子双指兀自夹着断剑,嘲笑道:“你是假的拔胡子大侠,我是真的断剑大侠。”

    大胡子一出手便把自己的长剑给掰折了。湿儿这一惊非同小可,脑中瞬间闪过无数念头。最强的念头当然是害怕,想逃之夭夭。可是,一想到自己逃走之后,心仪的华克大哥便要丧生大胡子之手,那怎么可以呢?要死便和华克大哥一起死,陪他到阴间去走天涯。华克大哥,如果湿儿今生不能与你结成双,来世定要化蝶依偎你身旁。想至此,湿儿故作轻蔑地“哼”了一声道:“本大侠剑法粗浅,见你不起眼,便故意用剑跟你对打。你倒还有一点三脚猫功夫!那就让你尝尝本大侠擅长的拳脚功夫吧!”相比于剑法,湿儿的确更精通拳法。因她的武功底子就是权为民所授的一统拳法。但有兵器跟没兵器的威力却差别巨大。她的剑法虽然一般,但用剑肯定比用拳威力大得多。

    大胡子笑道:“我也看出来了。你的剑法最差,拳脚功夫尚可,最厉害的便是嘴上功夫!你说两句话我就受内伤了!”随即“哎哟”一声,夸张地做了一个受伤喷血的动作。

    湿儿又“哼”了一声。她此时硬着头皮跟对手过招,哪有心情笑?一咬牙,忽地一拳击出,正是一统拳法的一招“小卒骂阵”,拳行至中途,倏地变为“黑虎掏心”。

    正智和尚不由得叫了一声“好”。他是少林达摩院首座,精通罗汉拳自不必说。又由于跟权为民是好友,也特别熟悉权为民的一统拳法。但如湿儿这般将一招一统拳法中途变为罗汉拳,却是他从未想到过的。他看得出来,“华得来”并未中毒,现在是全力一搏。只是这个大胡子的功夫实是到了匪夷所思的境界。如若不是华得来出奇招,恐怕两招都要不了,便要被他制服。自己没中毒时纵然强过华得来,但也难在此人面前撑过五招。天下竟有这样的武学奇才,实是造物的恩宠。

    大胡子呵呵一笑,不避不让,径直伸手来抓湿儿的拳头。要被他抓住胳膊,自己的骨头就会化成灰。湿儿吓得赶紧缩手来,右脚立即画个弧线,从左侧踢向大胡子的下三路,却是太极拳法中的一招“云中漫步”。

    对一个武学高手来说,一有机会见到别派的高深剑法拳法,便会如痴如醉地欣赏起来。这几乎是武学高手的通病。就如下棋之人喜欢研究名局、学书之人喜欢临摹名帖一般。尽管大胡子的功夫远高于湿儿,但见湿儿招式变化多端,短短数招之内,竟然用了武当太极剑、华山剑法、未知门派剑法、一统拳法和少林派罗汉拳以及武当太极拳六种功夫,心中不由得暗暗称奇。对方虽然招式精妙,但是内力甚弱,即便击中自己也不碍事,正是精研各门武功的绝佳时机。当下便不急于进攻发威,而是凝神细细观察起湿儿的招式来。

    湿儿也是鬼精灵,耍了数招之后,见大胡子并不出手攻击自己,立即识破对方的意图。心想,我才不给你看呢。当下便把自己跟哥哥在旭日山庄创下的粗浅拳法腿法胡乱使将出来,偶尔才用一两招少林、武当、正一等派的武功,而且还都是瞎“改良”过的。

    大胡子越看越糊涂。一直在琢磨这套拳法怎地有如此多的破绽,难道是诱敌之计么?小叫花的招式中分明隐藏着少林、武当等高深拳法路数,可是这些拳法却无端地多了许多漏洞破绽。刚刚看到一个漏洞,突然又来一个精妙招式。而且此人招式繁多,施展出来的五多招竟然没有重复的。咦,奇怪也哉!这小叫花定然得过高人传授,学的也定然是大智若愚,大巧若拙的功夫,其中必然隐藏着极厉害的杀着。大胡子纯粹是高看了湿儿,把简单问题复杂化了。他这一看便看了一个多时辰。

    湿儿突然又使出一个满是漏洞的招式。大胡子稍一出神,湿儿突然使出一统拳法的一招“将军抽车”,一拳直捣大胡子的膻中穴。大胡子先是一惊,随即微微一笑,心想,就你那点内功,让你点一下膻中穴又能怎样?便将穴道一闭,单等湿儿击来。湿儿这一招如招名所言,本是攻敌之必救,然后占点小便宜。拳头在接近膻中穴三寸处陡然变爪上扬,抓住大胡子的一小撮胡子拔了下来。

    湿儿手握对方的胡子正要得意地奚落对方。大胡子已然暴怒,陡然欺身而上,双手直取湿儿的两只胳膊。湿儿大骇,双脚点地向后飞出。哪知她快大胡子更快,身在空中时,右胳膊已被大胡子抓住。湿儿只觉一阵剧痛,一声惨叫才叫了一半,便失去了知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