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玄幻小说 > 《欢乐牛逼武侠梦》 > 第十三回、义结金兰:今天下英雄,唯大哥与小妹耳(2)
    孟凡鹏大喝一声,飞身而上,将挠痒痒拳施展出来,一爪一爪朝陆惹儿抓去。陆惹儿面对两个丐帮子,竟毫无惧色,将恒山剑法展了开来。恒山剑法本是以防守见长的剑法,但陆惹儿报仇心切,将恒山剑法用得咄咄逼人。蓝屌丝武功太差,直接被陆惹儿无视。陆惹儿的一招一式几乎全冲着孟凡鹏而来。孟凡鹏连叫“好痒”,双手在全身乱挠,每一挠都恰到好处。陆惹儿连出了数招,竟然连孟凡鹏的衣襟都没沾到。挠到后来,孟凡鹏又唱起歌来,越痒越挠越痒。陆惹儿又好气又好笑,心急之下,不再依着恒山剑法的招式,而是将长剑一阵乱砍乱劈。孟凡鹏瞅准机会,绕到陆惹儿身后,一爪向她背部的厥阴俞穴挠去。陆惹儿大惊,慌乱中一个前仆,虽躲过孟凡鹏这一挠,却已吓出一身冷汗。她自知不敌,何况对方还有一人尚未出手,便转身逃跑。刚跑两步,撞上一人,正是师父冷酷师太。

    <wbr></wbr>

    冷酷师太其实已经来了多时。她的轻功比这几个晚辈高出不少,这几人又在激斗中,自然没有注意到她的到来。她见大徒被一个丐帮子欺负,而这个丐帮子又恰是昨天跟湿儿在一起那人,加之去年在金瓶似的小山被华克之一掌打成重伤,新仇旧恨叠在一起,不禁怒火中烧。她自然不知道湿儿已收了孟凡鹏为徒孙,但这人跟湿儿一伙,总得有点瓜葛。她先四下张望了一番,确信湿儿不在附近,才站出来找孟凡鹏的晦气。

    <wbr></wbr>

    孟凡鹏知道冷酷师太的厉害,立即收手立于当地。这老尼姑内功深厚,每一句话都扎得他耳朵生疼。冷酷师太道:“小叫花,你很厉害嘛。贫尼向你请教几招!”孟凡鹏道:“小可不敢造次。”冷酷师太道:“你欺负贫尼的徒之时不是很有能耐吗?少废话,出招吧。”

    <wbr></wbr>

    孟楠虽知冷酷师太的厉害,但她是东北人,生性胆大豪爽,从来也不曾畏惧过什么武林高手。昨日徒被湿儿擒住,她关心徒的死活,方才向湿儿告饶。如若是她自己,你便杀了她,她也不会眨一下眼。她对孟凡鹏道:“你且退下,让为师来会会她。”

    <wbr></wbr>

    冷酷师太听孟楠自称是孟凡鹏的师父,先是一惊,心想,这个小乞丐的武功已然不弱,他的师父定是高手。哪知几招过后,发现师父还不及徒武功高强。她哼了一声,一剑紧似一剑,将孟楠打得手忙脚乱。孟凡鹏一看师父情况危急,赶紧上前助阵。陆惹儿知道师父清高,不喜子助阵,便在一旁观战。冷酷师太究是一派掌门,武功之高显然非孟楠孟凡鹏可比。数招之后,她已将孟凡鹏踢翻在地,长剑猛吐,又已将孟楠右臂刺伤。她再踏上一步,一招“金针渡劫”狠狠朝孟楠胸前刺去。

    <wbr></wbr>

    冷酷师太即将得手之际,忽闻脑后风声,赶紧向左侧跃开。头一看,又是西海六龙的水中花慕容虚。冷酷师太大叫一声“还我菲儿来”,二人便已战至一处。

    <wbr></wbr>

    原来,昨天竺人虽然在湿儿面前挽着恩爱地走了,但离开湿儿的视线后,冷酷师太和慕容虚却又动起手来。慕容虚受了焦山口的掌伤,虽然伤势不重,但她跟冷酷师太原在伯仲之间,自然不敌冷酷师太。在竺人苦口婆心的劝解之下,二人终于住手。冷酷师太便即赶往华山。六龙中心地最善良的食人鳄庞大海伤重不治,还未到客栈就一命呜呼。慕容虚败给冷酷师太自然咽不下胸中那口恶气,今日她觉得掌伤已好了不少,趁着竺人等给庞大海操持后事的机会,急急忙忙追到华山来。

    <wbr></wbr>

    孟楠见这二人剑法精湛,一个攻势如海潮般汹涌,一个防守如铜墙铁壁般坚固,禁不住呆呆地在旁边欣赏起来,浑然忘了逃跑。只不知这二人有何深仇大恨,所出招式全是拼命的打法。孟凡鹏告诉师父道:“师爷提到过,慕容虚杀掉了冷酷师太的孩子。”

    <wbr></wbr>

    孟楠“哦”了一声,心想,这个女人也太残忍,果然是邪道上的人物,连小孩子都不放过,也难怪冷酷师太跟她拼命。但慕容虚为何杀了冷酷师太的孩子还要再杀冷酷师太本人呢?女孩子的直觉告诉她,这两位定是互相吃醋。

    <wbr></wbr>

    冷酷师太杀红了眼,嘴里不停地喊道:“还我菲儿来!”只是她的武功并不强于慕容虚,一急之下反而露出不少破绽来,被慕容虚抢占了上风。

    <wbr></wbr>

    这时,又有一个五十来岁的老太太带着两个妙龄女子来到旁边观战。老太太面容清瘦,手执拂尘,一身仙风道骨。身后左侧的女子身着灰色缁衣,却留着一头青丝,并非尼姑。右侧的女子着淡绿衣衫,像一株水仙花静静地绽放在那里。

    <wbr></wbr>

    老太太见慕容虚有些眼熟,再听冷酷师太叫“还我菲儿来”,便若有所思。她头看了一眼身后左侧的妙龄女子,又看一眼冷酷师太,再头看看左侧的女孩子,口中道:“是了”。女孩子甚觉奇怪,问道:“师父,什么‘是了’?”老太太道:“你便是这位师太口中的菲儿。”

    <wbr></wbr>

    冷酷师太和慕容虚闻言,双双停手向后跃出。冷酷师太激动不已,指着那女子,颤声问道:“她便是我的菲儿?”老太太一拱手道:“在下立山寨立山圣母,久仰师太大名,今日得见,实乃三生有幸。这是小徒朱菲菲,不是跟师太长得很像么?”立山圣母虽跟冷酷师太未曾谋面,但早通过恒山剑法认出师太来。冷酷师太忙还礼道:“原来是立山圣母,久仰久仰。令徒的确跟在下有几分相似,但如何断定便是我的菲儿?”她口中还在质疑着,却早已奔过去将朱菲菲揽入怀中。

    <wbr></wbr>

    立山圣母道:“十八年前,老太太正在昆仑山中采药,突然从空中掉下一个襁褓,我赶紧接在手中。再听到山上传来一男一女的争吵声,那男子急切地大叫‘菲儿,菲儿’,女子却在一旁道:‘我偏要摔死你跟她的孩子,看着就让我心烦。’”接着一指慕容虚道:“扔孩子的便是这位。”

    <wbr></wbr>

    慕容虚见对方多了帮手,自己定然讨不了好,骂了一句“小贱种命还挺大”,便转身下山而去。冷酷师太搂着失散多年的女儿泪如雨下。立山圣母又缓缓地道:“当时,我听那男人叫她菲儿,但是不知道姓氏,便给她取名菲菲,让她跟我姓朱。”立山圣母创建立山寨后,方被称为立山圣母,那之前,一直是用本名朱友林行走江湖。

    <wbr></wbr>

    趁冷酷师太跟女儿朱菲菲拥抱痛哭之际,孟楠带着徒孟凡鹏悄然上山而去。蓝屌丝不敢落单,也跟着溜了。陆惹儿见三人逃走,却也不敢追去。亥末时分,三人抵达华山派山门处。

    <wbr></wbr>

    虽然距清明节还有一天,此时华山派内已经聚集了上千武林豪杰。院子里灯火通明,群雄都还未休息,在商讨退敌之事。居中坐着一个和尚,当是事的少林方丈正经大师。他身边坐着一个年轻人,着华山派服饰,想必便是华山派代理掌门人高不成。这二人旁边又有几个和尚道士,然后有一个丐帮打扮的年轻人,孟凡鹏猜测此人便是丐帮帮华克之。孟楠四处张望了一番,并未发现师父的影子,倒是发现人群中赫然坐着北二俗。此时有丐帮帮在场,二人倒也并不怕北二俗仇。

    <wbr></wbr>

    二人身份低微,华山派又人手不足,并没有人过来招呼他们,二人只得挤在院子角落。孟凡鹏还在想刚才遇到冷酷师太之事,抱怨道:“师爷也真是的,咱们被欺负,她却跑得无影无踪了。”孟楠笑道:“难道还要师爷天天陪着你么?你早该独立行走江湖了。”孟凡鹏道:“被逼认了个师爷,要是靠不住,岂不是亏大了?”孟楠道:“像你师爷这种高手,来去就是一阵风,想见一次都难,要靠多半是靠不住。还是把自己的功夫练好才是正经。”

    <wbr></wbr>

    俄顷,孟楠又道:“师父昨天追的那人武功也很厉害,师父该不会有什么闪失吧?”她昨天只见到湿儿欺负孟凡鹏并惩治北二俗,却并未见到湿儿和西海六龙以及焦山口的打斗。她虽知师父厉害,师父到底有多大本事,却并不十分清楚。她是女孩子,心细,懂得关心人,此时自然会想到湿儿的安危。

    <wbr></wbr>

    孟凡鹏却道:“师父,你就不必担心师爷那个小霸王了。”孟楠打了孟凡鹏一下,责备道:“哪有称呼自己师爷为霸王的?”孟凡鹏不服气地道:“你难道没看到师爷的霸道样子么?她昨天让我教她挠痒痒拳,并拜她为师。她说:‘教也得教,不教也得教,拜也得拜,不拜也得拜。’她说什么,便毫无商量的余地。说她是小霸王,一点都不冤枉她。”孟楠道:“那是你师爷的脾气。做徒孙的岂可乱给师爷取绰号?”孟凡鹏道:“反正她在我心里就是一个小霸王,得罪不得。”

    <wbr></wbr>

    这时,立山圣母和冷酷师太已双双来到。她们二位可是武林中大有身份的人物,正经和尚等人一见二人身影,便即起身相迎。正经和尚还把各派高手介绍给立山圣母和冷酷师太。其中有少林寺的正色和尚、正智和尚,大兴善寺的澄定大师,青龙寺的净空、净慧二位和尚、泰山派新任掌门桑苍茫道人,全真教新任掌门希玉真人,嵩山派掌门忽忧真人,金城山周云才掌门,荆州五虎,宜宾刘家庄刘老英雄,葫芦岛卓岛等。丐帮那位年轻人正是帮华克之,陪同他一起就坐的,还有传功长老鲁猪脚。对孟楠和孟凡鹏而言,这些名字个个都如雷贯耳。孟楠心想,有这么多高手来助拳,魔教此番定是有来无。

    <wbr></wbr>

    孟凡鹏指着冷酷师太,悄声对孟楠道:“就那师太,够厉害了吧?师爷可以对付六个。”孟楠大吃一惊道:“有这么厉害吗?”孟凡鹏肯定地道:“有!”孟凡鹏这话,既有夸大,也是实话。像跟冷酷师太武功差不多的西海六龙,如果单个儿上,湿儿连续打败六个不在话下。如若六个人一起上,湿儿想赢就很难了。但若湿儿用上筷子神功,六人一起上也便不是对手。孟楠听徒说他师爷如此厉害,连连咂舌。

    <wbr></wbr>

    过了一会,有丐帮子过来给孟凡鹏分发食物,顺便给了孟楠一份。原来,有了恶人谷客栈中毒事件的教训,为了防止食物被魔教下毒,正经和尚要求各派自备干粮。孟楠不属于任何门派,自然没有得到这个消息。简单用完夜宵,二人便倚着院墙沉沉睡去。

    <wbr></wbr>

    翌日,华山上又来了数英雄好汉。午饭后,大家仍然聚在院子里闲聊,随时准备抵挡魔教的进攻。

    <wbr></wbr>

    众人正聊得兴起之时,从院外大摇大摆走进一个白衣少女,背负五尺长剑。一众青年男子心中莫不一荡。好一个漂亮可爱的小仙女!冷酷师太和北二俗一见此人,却都把身形矮了一矮,生怕被她瞧见。他们心里清楚,此人虽然长得可爱之极,但实际是个任性霸道的小恶魔。孟凡鹏一见此人,又悄悄地嘟起嘴来。孟楠赶紧站起身来,华克之却已迎了出去。

    <wbr></wbr>

    来人正是湿儿。湿儿昨日追赶那个身影,二人相距却是越来越远,追到最后,竟然不见了踪影。湿儿是何等爱面子的人?她自然不好意思头去找徒徒孙。如若晚辈问起来,那也太丢脸了。她怀疑那身影不是大胡子便是焦山口。别人的轻功焉能将她越甩越远?在魔教进攻华山的当口,这两个大魔头跑到华山来,定然没有好事。此番群雄跟魔教之间定有一番恶战。她担心近日内又会跟这两个让她望而生畏的高手不期而遇,昨夜便在华山上找了个僻静处,用新打铸的筷子练了两遍筷子神功。

    <wbr></wbr>

    练过筷子神功之后,湿儿突然又想到,徒孟楠都可以创出两门武功,自己作为她的师父,更应该对武学有所贡献才对。便一夜不睡,坐下来潜心研究。她先将所学过的武功都在脑海里过了一遍,最终挑选出十六个威猛的招式,加以改进和完善,并将其前后连贯起来,有首有尾,创出了属于自己的十六招神功。

    <wbr></wbr>

    这十六招,各有一招对付西海六龙、又各有一招对付少林、武当、恒山派以及正一等十派高手。湿儿对峨眉派玉箫师太、立山寨立山圣母和金城山周云才掌门都很有好感,故招式中便缺少了针对这几个门派的功夫。她本拟再创几招对付大胡子和焦山口,但大胡子和焦山口的武功极高,殊无破绽,至少在湿儿目前这个境界,还想不到破解之法。看来,对付大胡子和焦山口,还得用筷子神功。

    <wbr></wbr>

    别看这套神功只有十六招,那可是湿儿站在武学极高境界创出来的。江湖中有哪一位高手曾系统学习过这么多派的精妙武功?如果说到对武功的融会贯通,湿儿可能是古往今来第一人。每一招之后的变化又极其复杂。以对付华山派的那招“力劈华山”来讲,一开头是一个简单的劈的动作,但华山派武功中有三十种应对方式,因此湿儿便设计了三十个变化来分别对付这三十种应对方式。针对湿儿设计的这三十个变化,华山派又分别有十六、二十四、十八等套应对方式,湿儿便又分别设计了十六、二十四和十八等变化。如此下来,这一招的变化几可达上千种。简而言之,拿下象棋做个类比吧,吕钦、许银川等可能研究过各种布局,湿儿却是除布局外,连中盘、残局的所有变化也全都了然于胸。也只有湿儿这样的武学奇才才能想出这么求全责备的招式和变化来。

    <wbr></wbr>

    这十六个招式,自然全是进攻的招式。这当然和湿儿从小被宠惯、任性霸道的性格有关系。末了,她还取了个霸道无比的名字,叫做“”神功。谁要是学会了她创的这套神功,便真的可以。这套功夫也正把她任性霸道、张扬的性格体现得更无半分保留。

    <wbr></wbr>

    湿儿一边苦思冥想,一边出手演练。一直忙到午饭时分,才算让自己基本满意。她知道丐帮的食物不自己的口味,便抓了一只野鸡烤来吃。吃饱之后,抹抹小嘴,才大摇大摆走上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