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玄幻小说 > 《欢乐牛逼武侠梦》 > 第十三回、义结金兰:今天下英雄,唯大哥与小妹耳(4)
    大胡子笑道:“咱们罢斗如何?在你轻功超过我之前,你都赢不了我。”

    <wbr></wbr>

    湿儿收起筷子,不服气地道:“哼,我分明已经赢了。只是还没有将你刺伤罢了。”其实,她心里明白,再耗下去,因为内力不继,自己必输无疑。

    <wbr></wbr>

    大胡子笑道:“等你轻功超过我,我躲也躲不开,逃也逃不掉,那时便只能当拼命三郎,也就顾不得你笑话我了。”

    <wbr></wbr>

    湿儿道:“明年清明节,咱们再上华山比试,敢否?”

    <wbr></wbr>

    大胡子道:“老夫也正有此意。这一年中我好好琢磨破解之法,在轻功上也争取不要让你超过我。”

    <wbr></wbr>

    湿儿道:“这一年中,你可要好好地活着,千万别让人家取了性命去。明年清明节我要找你不着,就说你胆小躲起来了。”

    <wbr></wbr>

    大胡子道:“除了你这个会吹牛的小姑娘,江湖上又有谁能取我性命?”

    <wbr></wbr>

    湿儿道:“还不是怕你想不开短见,不给我手刃你的机会。明年清明节本大侠把你给办了,然后给你立一块大大的墓碑,上书‘天下第二高手大胡子之墓’,并当场给你扫墓。”言下之意,打赢大胡子后,她就是天下第一,大胡子便只能排在第二位。

    <wbr></wbr>

    大胡子并不生气,反倒哈哈大笑道:“我就喜欢你吹牛的小样。”

    <wbr></wbr>

    湿儿道:“你吹牛的水平却也不弱。”

    <wbr></wbr>

    大胡子道:“过奖过奖。吹牛方面我甘拜下风。”

    <wbr></wbr>

    湿儿正欲转身离去,大胡子突然又道:“小妹妹,你不单武功高强,而且也是性情中人。咱们结为金兰兄妹可好?”

    <wbr></wbr>

    这一提议让湿儿十分意外。俗世中关于结拜有诸多规矩,比如说宗亲者不结拜;姻亲者不结拜;有辈份差别者不结拜;八字不者不结拜。她想,大胡子的年龄都快赶上自己父母了,辈份差别明显。再者,义结金兰都是同性,男的成兄,女的成姐妹。男的和女的结拜金兰,大违世俗常理。这样结拜兄妹也未免太搞笑了吧?最让湿儿为难的,还是大胡子的邪教身份。现在还不能断定他是否是大姐的手下,但他肯定不是正教人物。正邪之间势不两立,谈何义结金兰?

    <wbr></wbr>

    湿儿转念又一想,如果因为年龄、性别原因就不结拜,那也未免太世俗。江湖本是英雄豪杰汇聚之地。英雄之所以被称为英雄,自然因为他们不同于常人,不受世俗观念左右,敢于做乱伦之事。如果跟常人一般,如何配称英雄?咱们既然是英雄,就不该囿于俗世常规。俗世不能干的,咱们这些英雄就偏要干一干。因此,江湖中发生乱伦的事便有如家常便饭。比如说郭靖和杨康是兄,丘处机是杨康的师父,周伯通又是丘处机的师叔,但郭靖和周伯通却又是兄。再比如说,杨过是郭靖的侄儿,郭靖是黄药师的女婿,可是黄药师又和杨过结拜为兄。

    <wbr></wbr>

    普通人也有乱的,但再乱能乱到哪里去?就拿最乱的姓周姓李姓窦姓王那一伙来说吧,无论他们多么地错复杂,却始终是在平辈之间乱,跟江湖英雄丝毫不能比。他们也就配在影视中扮演一下英雄,过一下干瘾。有本事你们也搞乱辈份试一试?

    <wbr></wbr>

    至于正邪之分,正邪原在一念之间。魔教的曲洋和正教的岳不群,你愿意跟谁结交呢?我刚才睡觉之时,大胡子却并不乘机偷袭,可见他并非阴险毒辣之辈。大胡子武功如此高强,恐怕全天下也就他比我强一点。现在我跟他乱伦结为兄妹,传了出去自是千古流传的佳话。再说,我跟他结为兄妹之后,可以劝他不要跟天下英雄为敌。虽然没有除掉他,但至少也算为武林减轻了祸害。

    <wbr></wbr>

    大胡子见湿儿不答,以为她不同意,便道:“你嫌我太老么?”

    <wbr></wbr>

    湿儿笑道:“我是怕高攀不上呢。能和天下第一高手结为兄妹,小妹自然求之不得。”要结拜兄妹之际,湿儿便又谦虚地尊大胡子为天下第一。

    <wbr></wbr>

    大胡子大喜。当下两人便面对山谷,撮土为香,并肩而跪。湿儿心想,我先立一个非常毒的盟誓,向大哥表明我的心迹,别让他又怀疑我不想跟他结拜。怎么说好呢?“本人东方不湿,今日与大胡子义结金兰,日后有福共享,有难同当。若是违此盟誓,定叫我从长空栈道摔下去,粉身碎骨。”想好誓词,湿儿自己心里先笑了。我还没有问过大哥的名字呢。如果说“与‘大胡子’义结金兰”,多么唐突!当下便对大胡子道:“大哥,小妹尚不知你的大名。称呼你为‘大胡子大哥’多不敬呀!请教大哥贵姓?”

    <wbr></wbr>

    “哦,我姓燕。”

    <wbr></wbr>

    “名字呢?”

    <wbr></wbr>

    “不知道。”

    <wbr></wbr>

    “你姓燕,叫‘燕不知道’?”湿儿只知道东瀛倭寇习惯用四个字的名字,中土除了像自己“东方”这样的复姓,很少有四个字的名字。不过,大胡子是武林中数一数二的高手,难免会有些怪癖,取一个怪怪的名字也不无可能。

    <wbr></wbr>

    大胡子无奈地道:“我是说,我也不知道我叫啥名字。”

    <wbr></wbr>

    “咦!大哥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那也太奇怪了吧!”如果大胡子真叫“燕不知道”,湿儿反倒不觉吃惊。大胡子竟然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真是开玩笑。

    <wbr></wbr>

    “娘西皮,说起我的名字我就想杀人。”大胡子轻轻一挥右手,掌风过处,他右侧一丈开外的一株碗口粗的柏树咔嚓一声断为两截。

    <wbr></wbr>

    湿儿暗自吃了一惊。心想,大哥的这份内力够自己勤练许多年。见大胡子情绪激动,忙道:“大哥息怒。发生了什么事?不妨说与小妹听听。”

    <wbr></wbr>

    “此事说来话长,”大胡子愤愤地道:“小时候我特想成名,都想疯了。从能够直立行走,便开始练功,真的做到了夏练三伏,冬练三九。勤学苦练八年,终有所成。那时江湖上名声最盛的是‘剑无眼’靳青锋。此人横行武林,一套青锋剑法无人能敌。在我十岁那年,我找人代书了一封挑战信,约他在武林高手面前决斗。我找这些武林高手,并不是让他们助阵,只是让他们做个见证。如此一来,比武之事就天下皆知。我如果赢了,肯定声名大振。”

    <wbr></wbr>

    “不用说,大哥一定赢了。”湿儿幼时曾听父亲提起过“剑无眼”靳青锋。此人一把长剑天下无敌,三五招定取对手性命,死在他手上的高手不计其数。“剑无眼”的绰号,便指刀剑不长眼睛,以此形容他杀人之多。四十多年前,江湖上公推此人为天下第一。武当派的千思真人屈居其下,排名第二。她心里想十岁的大胡子肯定远不是靳青锋的对手,不过嘴上却仍说他赢了。

    <wbr></wbr>

    “赢是自然。不过那时年幼,赢得很不。跟他从早打到晚方才打得他爬不起来,中间曾停下来吃过两顿饭。要是在今天,哼,十招之内肯定掐死他。”看来大胡子对没有能速胜还颇不满意。

    <wbr></wbr>

    湿儿这一惊非同小可。大胡子真赢了?那可太了不起!可是,怎么没人提起大胡子的名字呢?难道他在编故事?不过倒也难说,大胡子现在的武功如此出神入化,十岁的时候说不定真的能赢靳青锋。便又道:“从那以后大哥就名震江湖了吧?”

    <wbr></wbr>

    “名震江湖个屁!”

    <wbr></wbr>

    “咋了?”湿儿心想,如果他说的是真的,十岁小孩打败天下第一的高手,那是多轰动的事?又有这么做见证,想不出名都难啊。想一想自己十岁之时尚在父母怀里撒娇,便觉无地自容。

    <wbr></wbr>

    “娘西皮!”大胡子又骂了一句,抓起身边的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朝不远处的一块巨石扔去。石头撞在巨石上,发出“噗”的一声闷响。他扔的那块石头碎成粉末,巨石表面却变成了筛子状,凭空多了无数的深凹。

    <wbr></wbr>

    将一块石头摔成粉末原也平常,但碎石末子如何能将巨石表面击出无数深凹来?!

    <wbr></wbr>

    湿儿不知他用的什么手法,但觉其内力之强实是匪夷所思。

    <wbr></wbr>

    看石头被自己摔得粉身碎骨,巨石被砸得千疮孔,大胡子好像解了恨一般。接着说道:“哪知江湖豪杰们却说,为了保护未成年人,不能称呼我的大名,只能称呼我为燕某某。开始一段时间,我还郑重其事地告诉人家,我叫什么名字。可是未成年之时,人家都叫我燕某某。及至我长大成人,可以用本名之时,我却已忘了自己的名字!”

    <wbr></wbr>

    “原来如此。真是可惜!”湿儿替大胡子惋惜不已,道:“他们说为了保护未成年人,不过是个借口而已。说穿了就是故意打压有才能者,不让别人成名。现在这会要出名真难。像大哥这样武功天下无双的,却也寂寂无名。反倒是像正经和尚那种人,虽然武功平平,但是因为仗了少林寺的名声,便闻名天下。唉,要想成名,背景实在是重要!有了背景,想不成名又都难!”

    <wbr></wbr>

    大胡子道:“当初有人暗示我,说我请那些高手观战却没有将他们打点周到。如若我意思意思,便会得到群雄的追捧,便立即名满天下。可是,我从小便心高气傲,不愿意做如此下作之事。而且,小时候常听人说,酒香不怕巷子深。所以,我以为武功高强自然便威名远扬。”

    <wbr></wbr>

    “大哥现在才知道酒香也怕巷子深了吧?其实,纵观我华夏数千年历史,被埋没的人才不胜枚举。据说,唐代大诗人杜甫也曾被埋没过。他在世之时,名气极其低微,只配给李白提鞋。他在《南征》中写道:‘年歌自苦,未见有知音’。可见其没有知音的悲痛心情。不过,他运气还算不错。仙逝数年后,其诗作被晚唐诗人元稹发现并大力推荐,竟然摇身一变,成了诗圣。‘诗人以来,未有如子美者。’便是元稹为他写的墓志铭。”

    <wbr></wbr>

    湿儿又道:“远的不多说,就拿这本《梦》来说吧,倘若没有@华新huasing君的大力转发,没有天涯编辑的鼎力推荐,没有吧吧的置顶,恐怕至今读者仍以个位数计。其实,能有几个像@逼老湿那样的也不错。虽然批评小说没内涵,但好歹替作者消灭了零评论和零转发。”

    <wbr></wbr>

    大胡子道:“妹妹真是聪颖无比,小小年纪便已悟出了成名的道理。妹妹的筷子神功出神入化,想必对《金瓶梅》这本秘籍异常熟悉?”

    <wbr></wbr>

    湿儿曾听父亲和庄孙子说过有关《金瓶梅》的故事,虽知道一点,却也不甚了解。谦虚地道:“凑知道一点吧。”

    <wbr></wbr>

    “妹妹可知,原是武功秘籍的《金瓶梅》因何变成了一本黄书?”

    <wbr></wbr>

    湿儿记得父亲东方无能曾说过,笑笑生故意将武功秘籍藏入色情描写的书中,是怕坏人捡去修炼成绝世神功后,好人便要遭殃。便顺口答道:“自然是笑笑生不想让坏人得到这本秘籍,故意将武功秘籍夹在色情描写之中。”

    <wbr></wbr>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wbr></wbr>

    “大哥因何发笑?”

    <wbr></wbr>

    “兰陵笑笑生本来就不是什么好鸟,他还会在乎这本秘籍被谁得到了么?”

    <wbr></wbr>

    “大哥所言极是,”湿儿心想,兰陵笑笑生杀了这么多高手,当然算不得好人。看来当初爹爹是为了哥哥和我学好,便故意说兰陵笑笑生迫不得已才将秘籍混入黄书之中。“不然的话,《金瓶梅》因何变成了黄书呢?”

    <wbr></wbr>

    大胡子道:“筷子神功虽然厉害,但《金瓶梅》武功秘籍成书之时,却是寂寂无闻。别说跟《易筋经》和《葵花宝典》相提并论,简直就没人知道。《葵花宝典》还有一众江湖豪杰拼命争夺,可是你把《金瓶梅》放在路上都没人捡。兰陵笑笑生不服气,为了让《金瓶梅》比其他武功秘籍更出名,便独辟蹊径,在秘籍中加入了大量的色情描写。这本秘籍最后倒是出名了,但却是因为色情而出名,还是没人知道它是一本绝世武功秘籍。唉,实在可惜!”

    <wbr></wbr>

    原来笑笑生加入色情描写竟是为了让秘籍出名!湿儿道:“这种情况跟一些女演员成名之路何其相似!一些三线演员为了出名,一开始露事业线,然后变成脱星。到最后倒是真出名了,可惜大家却认为他们是知名青楼女子,再也跟‘演员’二字联系不起来,更遑论成为德艺双馨的艺术家。为了出名,搞得连本质都变了,真是可叹可悲!”

    <wbr></wbr>

    湿儿见大胡子黯然神伤的样子,心下替他抱不平。便安慰道:“大哥不必伤心难过。有的人虽然活着没有成名,但死后却成名了。比如说刚才提到的诗圣杜甫。此外,王羲之的《兰亭集序》也是他死数年后才被后世追认为第一行书的。说不定几千年之后,大哥被尊为武圣呢。”

    <wbr></wbr>

    大胡子无奈地笑道:“杜甫是诗圣,王羲之是书圣,聂卫平是棋圣,燕某某是武圣。燕某某,燕某某,燕某某。唉,燕某某这个名字怕要伴我一生了。真是亏了我这一身神功。”

    <wbr></wbr>

    饶是湿儿冰雪聪明,此时也不知该如何安慰燕某某。她踌躇之间,燕某某突然问道:“妹妹,你又叫什么名字?”

    <wbr></wbr>

    湿儿忙拱手道:“小妹我叫东方不湿。”

    <wbr></wbr>

    燕某某一怔道:“妹妹武功如此高强,名字却也不见闻于江湖。”

    <wbr></wbr>

    湿儿忙补充道:“小妹曾用名华不来、华得来,小名牛逼,字翘楚。华得来这个名字响亮一点。”

    <wbr></wbr>

    燕某某奇道:“华得来是个男的呀!”他自然记得华得来,那个调皮异常、招式千奇怪、拔掉自己几根胡子的小叫花。

    <wbr></wbr>

    湿儿坏笑道:“江湖人称‘拔胡子大侠’的,便是在下。”

    <wbr></wbr>

    “好啊,原来当初是你把我胡子拔掉了。你这坏妹妹。”燕某某仔细打量了湿儿一番,的确跟记忆中的华得来颇有几分相似。看来那时定是妹妹调皮,故意玩儿女扮男装。

    <wbr></wbr>

    湿儿又一拱手道:“有道是不打不相识。还望大哥海涵。”

    <wbr></wbr>

    燕某某道:“好说好说。大哥的胡子长得快,不怕拔。再说,当初大哥也失手伤了你,还望妹妹不要记恨。”

    <wbr></wbr>

    这时,银色的月光下,一对倦鸟从远处,钻入旁边一株大树上的巢穴。湿儿望着鸟巢出神,想起白天跟华克之在华山派内深情牵手。这次从华山去,便要跟他完婚。便柔柔地道:“再过一段时间,我又要改名字了呢。”

    <wbr></wbr>

    燕某某奇道:“为什么又要改名字?很好玩吗?”

    <wbr></wbr>

    “过不多久,我就叫‘华东方不湿’了。”说到此处,湿儿的脸上洋溢着满满的幸福。

    <wbr></wbr>

    “为什么在名字前加一个‘华’字?”

    <wbr></wbr>

    “笨哥哥,人家要嫁人了嘛。我家相公姓华。”

    <wbr></wbr>

    “嫁人后为什么要加上夫姓?妹妹,你的思想太封建。现在女性独立自强,能顶半边天。尤其像妹妹这样的,武功远高于你家相公,为什么还要冠夫姓?”

    <wbr></wbr>

    “冠不冠当然由我决定。我如不冠,自然没人敢说半个不字。冠夫姓自是表示明媒正娶。你比如说常凯申的老婆叫蒋宋美龄,还有那谁的老婆叫薄谷开来来着。你见过哪个小三冠了夫姓?”

    <wbr></wbr>

    燕某某道:“那倒没见过。哥哥我又没娶过老婆。”

    <wbr></wbr>

    湿儿接着说道:“现在很多三角恋都不知道谁是小三,谁又是原配。究其原因,便是因为名字前面没有冠夫姓。如果女子冠了夫姓,旁人岂不是一看就明白?”她心想,夏芸儿便因为没有被堂兄明媒正娶,所以名字前面始终不能冠以“东方”二字。

    <wbr></wbr>

    聊了一阵后,湿儿忽然想起二人还没有结拜,如果把话题扯得太远,大哥又该怀疑我结拜的诚意了。当下便道:“大哥,咱们快快结拜吧。”大胡子高兴地应了一声。二人便拜了几拜,各自发了个毒誓,结为金兰兄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