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玄幻小说 > 《欢乐牛逼武侠梦》 > 第十三回、义结金兰:今天下英雄,唯大哥与小妹耳(5)
    <wbr></wbr>

    结拜完毕,二人转而讨论武功。湿儿道:“大哥的挫骨扬灰神功真是厉害之极。抓住对手的胳膊,顺势一捋,对手的骨头就化成了灰,便惨痛而死。但是小妹怎么看不清你出的什么招式呢?”

    <wbr></wbr>

    燕某某道:“为兄现在哪有什么招式?年轻的时候倒是很喜欢花架子,会很多很多招式。武功达到一个境界之后,便以实用为。为兄跟人交手,就是瞅准人家的破绽,直接去抓对手的胳膊。对我而言,轻而易举就能把对方胳膊抓住,也便不需要什么招式了。为兄出手只讲究轻重程度:轻一点是小捋怡情,厉害一点是大捋伤敌身,最厉害的就是强捋,让敌人灰飞烟灭。”

    <wbr></wbr>

    湿儿打趣地道:“哼,大哥分明批评小妹的功夫是花架子。”

    <wbr></wbr>

    燕某某忙道:“妹妹可别误会。以前在恶人谷客栈之时,你招式虽然多,但真是花架子,为兄一下就能抓住你的胳膊。现在的筷子神功,一出手便是四招,真是厉害无比。为兄一直抓不住你的破绽,便只能一味地后跃避开。就跟下棋一样,我一下只能落一个子,而你一下落四个子。那还下个什么劲?不管我怎么下,都会全被你围起来提掉!”

    <wbr></wbr>

    湿儿这才明白,刚才跟燕某某交手之时,他只是躲避自己的招式,却并不进攻,原来是因为他找不出自己的破绽来。心想,我这筷子神功还真不错。如果找到《言吾文》,练成上面所载的内功后,筷子神功和飘飘欲仙轻功都将更上层楼,当可成为天下无敌。湿儿正要说话,忽听得有脚步声自远处传来,便道:“好像有人朝咱们这边来了。”

    <wbr></wbr>

    燕某某笑道:“两个虾兵蟹将,不去管他。”看来,他早听到了脚步声。只是来人武功低微,他并不放在心上。

    <wbr></wbr>

    “是啊,其他人都是虾兵蟹将,”湿儿豪气地道:“今天下英雄,唯大哥与小妹耳!”

    <wbr></wbr>

    燕某某笑道:“妹妹吹了这么久的牛,终于说了一句大实话。”

    <wbr></wbr>

    湿儿哈哈大笑道:“大哥也真是有趣。”湿儿心中却想,焦山口可不是虾兵蟹将。他轻功远高于我。倘若他也采取后跃退避的策略,我也奈何不了他。西海六龙的师父西海龙王自然也不是虾兵蟹将。她瞥了一眼燕某某,月光下,只见他的笑容似乎也有所收敛,大概也突然想到了哪位极厉害的人物。

    <wbr></wbr>

    脚步声越来越近,只听一个女子道:“你上次骗了我,我没杀你已经够便宜你了。你若再缠着我,休怪我手下无情。”湿儿竟然觉得这声音有点耳熟。接着一个男子的声音道:“上次的确是我的错,我不该骗你。不过我也是真心喜欢你的,你就跟我一起过吧。”这男子的声音湿儿更为熟悉,似乎是跟着华克之一起上华山的蓝屌丝。

    <wbr></wbr>

    女子“呸”了一声,接着又传来“仓啷啷”的一声,似乎长剑已经出鞘。男子却道:“我得不到你,跟死了有何两样?你要杀就杀吧!”女子道:“我已经给你讲得很清楚了。你一个臭叫花子,谁愿意跟着你一起过穷日子?”

    <wbr></wbr>

    听到这里,湿儿不由得怒火上涌。男女之间,谈论的应该是纯洁的感情。焉能拿贫富来计较?湿儿是富家小姐,当日她在金瓶似的小山相中华克之,便从未考虑过他是叫花子的问题。因此,她心底异常讨厌嫌贫爱富的女子。她心想,你嫌弃对方贫穷,我偏偏要成全他。这也是咱大侠的工作不是?

    <wbr></wbr>

    这时,两个身影出现在湿儿左侧的山崖边,正是蓝屌丝和恒山派的陆惹儿。突然,蓝屌丝扑通一声跪在陆惹儿面前,哀求道:“我穷是穷一点,可是我是真的爱你。”陆惹儿不为所动,冷冷地道:“呵呵。你爱我?如果你从这里跳下去,我就相信你是真的爱我。”

    <wbr></wbr>

    蓝屌丝转头望向身后的万丈悬崖,皎洁的月光映照下却深不见底。从此处跳下去,估计就会直接进入十八层地狱。他又转头,吃惊地看着陆惹儿。

    <wbr></wbr>

    陆惹儿道:“到底爱不爱?爱就跳啊。”

    <wbr></wbr>

    蓝屌丝哀求道:“你真的要逼死我吗?”

    <wbr></wbr>

    陆惹儿冷笑道:“我就知道你们男人都是骗子。口中都说爱,实际上却不是那么一事。你要真爱我,就从这里跳下去。”

    <wbr></wbr>

    蓝屌丝道:“我跳下去不就再也见不到你了吗?”

    <wbr></wbr>

    陆惹儿道:“你又不是真爱我,要见我干嘛?”

    <wbr></wbr>

    蓝屌丝道:“我是真的爱你。”

    <wbr></wbr>

    陆惹儿道:“那就跳下去证明给我看。”

    <wbr></wbr>

    蓝屌丝望着陆惹儿良久,终于一狠心道:“好,我跳给你看。”说着,站起身来,慢慢往悬崖边走去。到了悬崖最边缘,他又对陆惹儿道:“你真的要逼死我吗?”

    <wbr></wbr>

    陆惹儿道:“你自己跳的,跟我可没关系,别让你们丐帮找我仇。”话音未落,长剑往前一递,往蓝屌丝胸前刺去。蓝屌丝做梦也没想到对方会出剑逼自己跳崖。长剑还未及身,他已吓得大叫一声,站立不稳,朝万丈跌去。

    <wbr></wbr>

    湿儿早已飞出。左手一抄,已在半空中捉住蓝屌丝的左脚,右手在突出的岩壁上一按,已倒提着他飞上了崖顶。蓝屌丝早吓得魂不附体,湿儿将他放在地上片刻之后,他才缓过劲来。

    <wbr></wbr>

    这时,却听燕某某叫道:“妹妹,好厉害的飘飘欲仙轻功!大哥先走一步,明年清明节华山见。”湿儿想起尚未跟燕某某讨论魔教围攻华山之事。如若他是助魔教围攻华山的,当可叫他手下留情。忙大叫道:“大哥留步!”燕某某却早已去得远了。

    <wbr></wbr>

    陆惹儿先前并未留意到大胡子和湿儿。上山时她曾找蓝屌丝算账,却被孟楠孟凡鹏把蓝屌丝救走。上了华山后,有华克之在侧,她更是没有机会。此番是她故意设计引蓝屌丝出来。她心中算盘打得响当当的:如果亲手杀掉蓝屌丝,丐帮必然找她仇。丐帮号称天下第一大帮,势力极大,恒山派定然不能庇护自己。如果逼蓝屌丝跳崖,这样既可以除掉仇人,丐帮也没有理由找自己算账。

    <wbr></wbr>

    此时突见湿儿凌空将蓝屌丝救了来,陆惹儿顿时吓得面如土色,跌坐于地。她知道湿儿是丐帮帮的未婚妻,自己的如意计划被人家抓了。湿儿武功高强,她绝无可能杀人灭口,此番定然难逃湿儿严厉的惩罚。她心里盘算着如何才能逃脱。

    <wbr></wbr>

    湿儿冷冷地对陆惹儿道:“你可真够狠的。你不愿嫁给人家也就罢了,竟然要杀掉人家?”

    <wbr></wbr>

    陆惹儿忙道:“冤枉。小可绝无杀他之心,只是想考验他一下,看他是否真心爱我。”

    <wbr></wbr>

    湿儿道:“你拿剑要将人家逼下崖去,我亲眼所见,你还敢抵赖不成?”

    <wbr></wbr>

    陆惹儿道:“我见他站在悬崖边缘,怕他真跳下去,便伸手去拉他。我竟然忘了手中握着一把剑。小可真是罪该万死!”一边说,一边跪下给湿儿磕头。

    <wbr></wbr>

    湿儿道:“你以为本大侠这么好骗吗?”

    <wbr></wbr>

    陆惹儿吓得磕头如鸡啄米,哀求道:“小可哪敢欺骗东方大侠?小可肚里已经有了他的孩子,怎么会杀掉孩子的亲生父亲?”

    <wbr></wbr>

    湿儿尚未搭话,蓝屌丝已经大叫起来道:“真的?”他仔细看了看陆惹儿的身材后,又失望地摇摇头。

    <wbr></wbr>

    陆惹儿道:“已经七个月了,它不显胎啊!”见二人还是不信,便伸出胳膊道:“东方大侠,你一把脉便知小可是否撒谎。”

    <wbr></wbr>

    湿儿不知蓝屌丝跟陆惹儿交往的经过,她一直以为蓝屌丝没有交过女友。见陆惹儿竟然大胆地让自己把脉,难道真有其事?她伸出握住陆惹儿的脉门,其脉圆滑如按滚珠,果然是喜脉。奇道:“这是怎么事?”

    <wbr></wbr>

    蓝屌丝弱弱地将去年丐帮招标,陆惹儿去丐帮找关系,最后却被他骗上床的事含含糊糊地说了一遍。说完,他也跪在湿儿面前道:“都是子不好,不该骗人。”

    <wbr></wbr>

    湿儿知道骗人不对,但她喜欢护短,便也不指责蓝屌丝。湿儿道:“既然事已至此,今日本大侠便替你们婚。现在开始拜堂吧!”

    <wbr></wbr>

    蓝屌丝刚刚侥幸从鬼门关逃了来,又突然知道陆惹儿怀了自己的孩子,此时又要将孩子他妈娶家,可谓三喜临门。但他毕竟是一个有组织有纪律的人,虽然知道湿儿是华帮的未婚妻,但毕竟不是帮本人。便对湿儿道:“多谢东方姑娘美意。子以为尚需禀报华帮,等组织上批准之后才能拜堂成亲。陆妹妹也需要禀明师太再做”

    <wbr></wbr>

    蓝屌丝话没说完,湿儿早将脸沉了下来。

    <wbr></wbr>

    陆惹儿却道:“东方大侠武功卓绝,威望崇高,哪里还需要禀明帮和师父?子愿意听从东方大侠的吩咐。”

    <wbr></wbr>

    湿儿对陆惹儿的答颇为满意,她就喜欢听别人奉承她。催促蓝屌丝道:“还不快快拜堂,难道要我把你扔下悬崖去么?”

    <wbr></wbr>

    蓝屌丝曾跟湿儿和华克之由总舵同去陕甘宁分舵,自然知道湿儿的霸道性格。哪敢再说半个不字?二人便在湿儿的监督之下草草拜堂成了亲。

    <wbr></wbr>

    湿儿随后领着二人重返山顶。途中,陆惹儿对湿儿道:“东方大侠不光武功卓绝,而且学识过人。可否请东方大侠给我们未来的孩儿取个名字?”陆惹儿只见过湿儿的轻功,知道她武功卓绝倒也罢了,她哪知湿儿是否学识过人?她这番话,自然是讨好丐帮帮的未婚妻。

    <wbr></wbr>

    湿儿觉得这话异常顺耳,便欣然道:“孩子他爹太懦弱,孩子一定要有霸气,要超过他爹才有前途。不如就叫蓝屌霸,名字中带一个‘霸’字,自然强过他爹。你们说可好?”

    <wbr></wbr>

    陆惹儿忙道:“好名字好名字。东方大侠真是学识过人,学识过人。多谢东方大侠!”

    <wbr></wbr>

    蓝屌丝却是有苦说不出。屌霸这个名字好在何处?看来孩子将来比他爹更穷。但他哪敢说半个不字?也只得跟着感谢东方大侠。

    <wbr></wbr>

    三人到华山派山门时,群雄还在院子里闲聊。明天便是清明节,是魔教围攻华山的日子。一场恶斗即将到来,群雄既兴奋,也担心害怕,哪有心思休息?

    <wbr></wbr>

    湿儿大摇大摆走在前面,蓝屌丝兴高采烈地牵着陆惹儿的手,陆惹儿脸带红晕,娇羞无比。群雄见湿儿中午孤身飞身而出,半夜却带着陆惹儿和蓝屌丝一起来,都甚觉奇怪。蓝屌丝和陆惹儿将结婚一事先后禀告了帮华克之和师父冷酷师太。华克之见是湿儿的意,当然大声赞好。冷酷师太虽然心中不快,但她哪敢得罪湿儿这个小霸王?只得说几句“小徒能和丐帮子结为夫妻,恒山派莫上荣光”之类的话。

    <wbr></wbr>

    正色和尚是个大大咧咧、好斗的俗和尚,对乱点鸳鸯谱一类的事尤感兴趣。他倒是觉得这种逼迫别人结婚的事应该由他正色和尚来干,却没想到被一个小姑娘抢了风头。他虽然见识过湿儿的轻功,但对湿儿的其他功夫却不甚明了。在他眼中,湿儿还是金瓶似的小山上那个小姑娘。此时他倚老卖老,反倒教训起湿儿来,呵斥道:“小,你真是乱点鸳鸯谱。结婚是父母做,你算得上什么?”

    <wbr></wbr>

    湿儿霸道惯了,平时有人稍微不顺她意,她便要惩戒别人一番。正色和尚竟然敢当众教训她,那真是摸了老虎的屁股。湿儿还有一点不爽的是,华山派请少林方丈正经和尚来持抵抗魔教的大事,而非丐帮帮华克之,觉得被少林和尚抢了未婚夫的风头。此外,湿儿在金瓶似的小山和恶人谷客栈两次见正色和尚跟玉箫师太打斗,她跟玉箫师太要好,此时便也想趁机教训正色和尚一下。她瞪了正色和尚一眼道:“和尚不可以结婚吧?赶明儿,我也给你赐个老婆。”

    <wbr></wbr>

    正色和尚一怒,俗劲儿冒将出来,指着湿儿的鼻子道:“。小真他娘的胡闹!”

    <wbr></wbr>

    湿儿也是越发生气地道:“秃驴瞎叫什么?鼻子也不想要了么?”

    <wbr></wbr>

    湿儿开口称呼大和尚为秃驴,一下子惹恼了在场所有成名自负的大人物。他们心中均想,这姑娘长得乖巧可爱,却怎地如此霸道无礼?大家都以为她仗着华克之的丐帮帮身份耍横呢。只有冷酷师太和北二俗在心里暗暗为正色和尚担心,恐怕他的鼻子真的要保不住了。

    <wbr></wbr>

    正色和尚更是怒气冲天。自从他的双耳被割之后,觉得处处抬不起头来。现在一个小姑娘威胁要把他的鼻子也割掉,他焉能忍耐?他也不管辈份之分,也不顾华克之就在一旁,飞身便朝湿儿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