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玄幻小说 > 《欢乐牛逼武侠梦》 > 《武侠梦》第十六回武、无尽等待:春花秋月何时了,冬虫夏草吃不完(3)
    东方不红非常关心堂妹。这段时间内,多次遣人来请湿儿山,但湿儿每次都发脾气将来人赶走。最后连夏芸儿都出动了,湿儿也没有去。东方不红无奈,只得派人给她送各种补品下来,什么冬虫夏草、长白山人参、昆仑山灵芝,凡是找得到的补品,都一律给湿儿送下来。湿儿虽然没有多少心情吃补品,但她渴望功力恢复,对送来的补品也都来者不拒,统统吃下。只是吃了若干补品之后,身体胖了一圈,即便不笑,也有一个小酒窝挂在脸上,但真气却依然不能流转。

    <wbr></wbr>

    白日,湿儿坐卧不宁,只是望着窗外发呆。除了每天按时饮用地沟油,茶饭不思。夜深人静之时,湿儿又总是辗转反侧,难以成眠。她总是一不小心便想到了过去,自己如何对华克之全心全意,最终却他被下毒陷害。唉,真是春花秋月何时了,不堪首啊。既然不能想,那就想想未来吧。如果毒解不了,未来的我会怎么样呢?纵然有堂兄罩着自己,但总是不如自己会武功好。靠堂兄,便须求着他。自己这一生中最恨的就是他了。哼,那个强逼我练功的大坏蛋!我真不想去求他。再说,他都已经五六十岁了,谁知道还能再活几年?他如果死了,现在听话的丐帮子,到时候就该造反了。而且,自己的仇敌们都要找自己仇,只能找一隐秘之处躲起来,苟且偷生。冬虫夏草吃不完,敢问路在何方?

    <wbr></wbr>

    湿儿时时刻刻盼着奇迹的发生,见证奇迹的时刻却始终没有来临。等待,等待,这样的等待何时是个尽头?

    <wbr></wbr>

    好难熬的日子!

    <wbr></wbr>

    湿儿等待功力恢复期间,江湖却依旧风雨飘摇,并不因为少了天下无敌的东方大侠而平静下来。丐帮子们议论纷纷,说什么魔教四处出击,又刚刚铲平了泰山等派,死伤总有数上千人。湿儿心中一直以大侠自居,因此而更加着急。群魔乱舞之时,本大侠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正义道上的门派一个接一个地倒下去。如果自己再不恢复神功,为维护正义而洒热血,恐怕迟早会被魔教一统江湖。

    <wbr></wbr>

    立山圣母和周云才都是一派掌门,自然担心魔教会攻击立山寨和金城山。立山寨早已修好,立山圣母也早该去了。但她见湿儿心情不好,便不忍离去,而是继续留在客栈陪她。湿儿也知道立山圣母和周云才掌门挂念门派内的事。尽管她很需要人陪伴,但还是让高岸谷送二位大侠先行去。立山圣母也觉出,当柳陌青和湿儿在一起时,湿儿的精神便会好一些,于是留下柳陌青陪伴她。

    <wbr></wbr>

    柳陌青本来怕湿儿拿她开玩笑,要给她介绍男朋友。她一直小心翼翼地躲避湿儿调皮的眼神。但湿儿自己的心情越来越糟,哪有心情跟她开玩笑?如此一来,柳陌青便每天像关心自己的妹妹一样,关心着湿儿。

    <wbr></wbr>

    立山圣母立山寨后,湿儿每天都会差茶一杯去立山寨打听,看立山圣母有没有想出什么解毒的妙招来。茶一杯每次都没有好消息带给湿儿。湿儿脾气暴躁起来,少不了将茶一杯痛骂一顿。其实,她自己也明白,立山圣母虽然研究用毒疗毒数,对天下间各种毒物都有过研究。但她吃下的却非真正的毒物,而是大家正常食用的食物。只是因为不同种类的食物互相克制,才出现了毒性。这远远超出了立山圣母的研究范围。想要解掉垂头丧气散的毒性,谈何?

    <wbr></wbr>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转眼到了五月底。柳陌青见湿儿每天愁眉不展,心中也替这个妹妹着急。便劝湿儿道:“妹妹,野外山花烂漫,不如咱们出去踏青。妹妹意下如何?”

    <wbr></wbr>

    湿儿原也是开朗乐观之人,尽管心情不好,却也不愿成天呆在屋里。既然柳陌青有如此雅兴,那就相伴出去走一走吧。或许微风能吹散心中的愁绪。

    <wbr></wbr>

    湿儿也懒得收拾打扮,说走就走,拉着柳陌青的手就出门了。二人前面走,茶一杯七兄跟在后面护驾。

    <wbr></wbr>

    湿儿虽然在魏家山住过不短的时间,但对总舵周围的环境却并不熟悉。柳陌青是立山圣母的子,立山寨虽然距离总舵非常近,但立山寨的子们平常也不会踏入总舵半步。二人也不朝茶一杯七兄问路,只管沿着田间地头,边聊边走。

    <wbr></wbr>

    众人行了约莫小半个时辰,来到一处小村庄。庄子修在道路两旁,有四五十户人家。庄外有一个凉亭,二人便在凉亭内歇脚。湿儿喝令茶一杯等人去找些好吃的东西来。

    <wbr></wbr>

    茶一杯嘿嘿一笑,道:“东方姑娘,小的们都已经把好吃的准备好了。”说罢,从身后拿出一个袋子来。湿儿打开一看,竟然是红红的小地瓜。俗话说,六月六,地瓜熟。现在是五月底,差不多已是地瓜成熟的季节。茶一杯七兄刚才跟在二人身后,边走边刨地瓜。看来,他们挺会讨湿儿的欢心。

    <wbr></wbr>

    湿儿还从未吃过地瓜。看着这些红红的,略微有些透明的果实,不禁咽了一下口水。不过,她还是很有风度地先将地瓜递给柳陌青,道:“柳姐姐请。”

    <wbr></wbr>

    柳陌青本是知书达理的温柔女子。哪好意思先吃?推辞道:“妹妹先吃。”

    <wbr></wbr>

    湿儿取了一个地瓜,径直朝柳陌青小嘴里塞去。柳陌青大窘,心想,这个小妹妹也太调皮了。只得红着脸把地瓜先吃了。

    <wbr></wbr>

    湿儿又拿了一个放进自己嘴里。嗯,真是很好吃。的,软软的,还有一股淡淡的香味。

    <wbr></wbr>

    心情不好之时,吃东西是最好的办法。数颗地瓜下肚,湿儿的话也多了起来。问茶一杯道:“这个村庄叫啥名字?”

    <wbr></wbr>

    “东方姑娘,这里叫双龙庙。”

    <wbr></wbr>

    湿儿四处张望了一下,不见有庙,便问道:“庙在何处?”

    <wbr></wbr>

    茶一杯忙道:“没有庙。”

    <wbr></wbr>

    湿儿奇道:“没有庙还叫双龙庙?”

    <wbr></wbr>

    “以前的确有个庙,两年前刚被拆掉。”

    <wbr></wbr>

    “为什么拆?”湿儿一副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样子。

    <wbr></wbr>

    茶一杯道:“这个,这个,小的不知道。”

    <wbr></wbr>

    湿儿将头转向茶一杯的六个兄,问道:“你们有人知道吗?”

    <wbr></wbr>

    六兄齐齐摇头道:“禀东方姑娘,小的们不知。”

    <wbr></wbr>

    湿儿不悦,嘟囔道:“一群没用的废物。”

    <wbr></wbr>

    茶一杯等人怕湿儿生气,借口刨地瓜,赶紧溜了开去。

    <wbr></wbr>

    湿儿吃饱、歇够后,便又携着柳陌青继续前行。

    <wbr></wbr>

    太阳越来越大。尽管二人走得很慢,还是走得遍体生津。柳陌青心疼起湿儿来。她从怀中取出一把扇子,轻柔而有节奏地扇动,替湿儿驱赶炎热。

    <wbr></wbr>

    那是一把破破烂烂的扇子,拿在柳陌青这样一个花仙子的手中,颇不般配。湿儿本要取笑她,忽尔竟觉得那把扇子有点眼熟。沉思片刻后,方才记起,这正是她自己,女扮男装的华得来,在恶人谷客栈用过的那把破扇子。那是去年中秋,她从山道恶人谷客栈时,顺手在路边茶摊淘来的一把破扇子。后来自己被结拜大哥燕某某打昏过去,醒来时躺在山洞中,扇子却没了踪影。原来竟是被柳姐姐给收起来了!柳姐姐也真是可笑,一柄破扇子,居然当成宝贝般随身带着。

    <wbr></wbr>

    湿儿转念一想,自己何尝不是如此呢?当初在刘家堡将华克之替自己解穴的土疙瘩珍藏起来。逃亡途中迫不得已,用土疙瘩做暗器吓唬白狐伊聪,自己还曾为丢失了土疙瘩而长吁短叹了好长一阵子。后来在从姜维庙逃跑经过的树林中,华克之曾插了一朵红花在自己的头上。再后来快到陕甘宁分舵时,华克之将蔫了的花儿取下,自己又将那朵蔫了的花儿保存起来。湿儿下意识地摸了摸怀里,那朵花早已没了踪影。对了,当日焦山口找来衣服给我换之时,我忘了将花从旧衣服里拿出来。真是可惜!那朵花曾是我心中最美好的一段记忆。

    <wbr></wbr>

    湿儿转念再一想,其实扔掉那朵蔫了的破花有何可惜之处?华克之和十三妹共谋害我,我早该将这段情斩断。女人啊,干嘛要这么痴情呢?当断则断,就要快刀斩乱麻。那些臭男人早都把你忘得一干二净,你还留这么个垃圾一样的东西在手上干什么?但柳姐姐的情况却不一样。她心中的华得来并没有负她。湿儿我不是很感激柳姐姐的情分么?如若我是男子,也愿与她长相厮守。唉,只可惜我不是男的呀!

    <wbr></wbr>

    湿儿一边走,一边想着心事。如此向南走了一阵,田地越来越稀少,树林越来越浓密。树林之间,一间瓦房若隐若现。柳陌青突然指着前面的一棵大树对湿儿道:“妹妹,快看!”

    <wbr></wbr>

    湿儿闻言,抬头上望。只见大树上爬着两头她从未见过的动物,圆圆的脸颊,胖嘟嘟的身体,像猫一样,却又比猫大得多。浑身皮毛呈黑白两色,眼睛周围是大大的黑眼圈。样子憨憨的,煞是可爱。两只动物一大一小,像是母子。湿儿立刻来了兴趣,问道:“柳姐姐,那是什么?”

    <wbr></wbr>

    柳陌青道:“熊猫!非常非常珍稀的一种动物,很难看到。妹妹真是好运气,第一次出来散步,就居然让你碰到了。”

    <wbr></wbr>

    湿儿早就听说过熊猫,但今日才第一次见到。她快跑几步,兴奋地奔到树下,将刚才没吃完的地瓜一颗一颗朝熊猫扔去。虽然湿儿体内真气不能运转,但她扔东西的准头却一点也不差。她扔的地瓜,都准准地飞向熊猫的大嘴。她扔一个给熊猫,再扔一个给小熊猫。湿儿从书上知道,熊猫是吃竹子的。没想到熊猫吃地瓜也吃得津津有味,令她格外开心。

    <wbr></wbr>

    湿儿自个儿喂了一阵后,突然想,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让柳陌青也喂几个才好。她头瞅见柳陌青还远远地落在后面。柳陌青仍是轻移莲步,不紧不慢地走着。虽然她也一脸兴奋的样子,但若要她奔跑过来,却又着实为难了她。湿儿催促道:“柳姐姐,你也快来。你喂那个小的,我喂大的。”

    <wbr></wbr>

    柳陌青道:“我扔不准呢。还是在一旁看妹妹喂它们好啦。”

    <wbr></wbr>

    湿儿道:“没关系。给。”说着,将柳陌青拉到树下,将一大把地瓜塞到她手中。

    <wbr></wbr>

    湿儿喂得高兴,粗话也便出来了。“柳姐姐,这货还真好玩哈!”柳陌青脸一红,她可不习惯这货那货地乱叫。

    <wbr></wbr>

    柳陌青也试着给小熊猫扔了几个地瓜。第一个偏得远了,小熊猫没接住。第二个比较接近,但小熊猫捕食的技能还不熟练,地瓜又掉了下来。柳陌青不禁有点兴味然,对湿儿道:“还是妹妹你来喂吧。我扔不准,全掉了。”

    <wbr></wbr>

    湿儿道:“第二个不是比第一个准么?第三个准行!”

    <wbr></wbr>

    柳陌青在湿儿的鼓励下,小心翼翼地将第三颗地瓜抛了出去。地瓜正好砸中小熊猫的眼睛。地瓜虽小虽软,但眼睛是身体最敏感的地方。小熊猫吃痛受惊之下,竟然从树上掉了下来。熊猫顿时暴怒,咆哮着朝湿儿和柳陌青扑下来。

    <wbr></wbr>

    这一下变起仓促,二人均大惊失色,失声尖叫。湿儿神功不在,柳陌青刚入立山圣母门下不久,谈不上有何功力。这只大熊猫少说也有数斤,即使不被它压死,也会被它抓伤。只可惜茶一杯七兄还在后面刨地瓜,距离二人尚远。情急之下,湿儿一把将柳陌青推开

    <wbr></wbr>

    眼看大熊猫就要砸在湿儿的头上,突然间传来一声大喝,同时传来大熊猫的惨叫。大熊猫被一股凌厉的掌力掀翻在地,打着滚儿地嚎叫。

    <wbr></wbr>

    湿儿和柳陌青惊魂,相互扶着站直身子。只见一个五十来岁的男子借着掌势,落在湿儿面前。刚才出手相救的,自然便是此人了。湿儿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刚才他竟然用的是降龙掌中的那招“飞龙在天”!降龙十八掌是丐帮帮的绝技,除了前任帮华克之,怎么还有别人也会?此人掌力之雄厚虽不及华克之,但出掌手法犹胜华克之一筹。他穿着叫花子的衣服,又在丐帮总舵内,自然是丐帮子,只是衣服后面却没有袋子。他跟华克之又是什么关系?湿儿没有道谢,反而质问道:“你是何人?你怎么也会降龙十八掌?”

    <wbr></wbr>

    来人吃了一惊。他以为这两个少女不会武功,却怎地一下就看出自己的招式了?他好意相救,没想到却遭此一问。顿时答不上话来,支支吾吾道:“这”

    <wbr></wbr>

    “这什么?”湿儿逼问道:“快说,你怎么会降龙十八掌?”湿儿的口气,哪像在对自己的救命恩人讲话?

    <wbr></wbr>

    来人还是避而不答,似有难言之隐,只是道:“雕虫小技,让姑娘见笑了。”

    <wbr></wbr>

    湿儿不耐烦地道:“我在问你呢,你到底是谁?你为什么也会降龙十八掌?”

    <wbr></wbr>

    这时,一个丐帮三袋子喘着气跑了过来,对救湿儿那人喝道:“谁让你跑出来的?还不速速去。”

    <wbr></wbr>

    那人朝湿儿和柳陌青一拱手道:“两位姑娘,我须得走了。告辞。”

    <wbr></wbr>

    茶一杯等人也终于闻声赶了过来。他们七人见到那人时,也是一愣,随即弯腰行了一个礼,却并不打招呼。那人陡然见到茶一杯七兄,又是大吃了一惊。他随即又朝湿儿仔细打量了一番,自言自语道:“果然有些像。”

    <wbr></wbr>

    湿儿道:“像什么?你到底是谁?”

    <wbr></wbr>

    那人道:“老朽是戴罪之身,不能多言。请姑娘见谅。”话音未落,已向后跃出两丈。湿儿再要发问时,那人已到了瓦房前的院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