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玄幻小说 > 《欢乐牛逼武侠梦》 > 《武侠梦》第十六回、无尽等待:春花秋月何时了,冬虫夏尽草吃不完(4)
    <wbr></wbr>

    湿儿岂肯善罢甘休?立即移步就追。那个三袋子赶紧拦住她道:“站住!此处是本帮禁地。任何人不得入内。”

    <wbr></wbr>

    茶一杯也拦住湿儿,指着她前面一丈远处道:“你看,那里有条线。的确不可以过去。”

    <wbr></wbr>

    湿儿仔细看了看,地上的确有一条模糊的白线。前面的瓦房看起来普普通通,不像什么禁地。湿儿心想,“任何人不得入内”的禁令,自然是堂兄下的。堂兄那个大坏蛋不让进的,我就偏偏要进。当年,黄蓉和郭靖正是在铁掌帮禁地找到了《武穆遗书》。说不定这丐帮禁地也有什么好东西呢。向往已久的内功心法《言吾文》该不会就在其中吧?她对茶一杯道:“不允许进的地方,我偏要去看看。”

    <wbr></wbr>

    茶一杯求道:“真的不能进呀!求你了!你饶了小的们吧。”

    <wbr></wbr>

    湿儿是何等蛮横霸道之人?她想问的问题,便一定要知道答案;她想去的地方便没人能拦得住。尽管她现在神功不在,霸道的本性却并未收敛多少。一抬手,就给了茶一杯一个耳光,喝道:“还不头前带路!你们要是害怕,以后就不用跟着我了。”

    <wbr></wbr>

    柳陌青第一次见到湿儿如此大发雷霆,也给吓着了。忙低声劝湿儿道:“妹妹,既然不能去,那咱们还是别去了吧。”

    <wbr></wbr>

    湿儿对柳陌青倒是好脾气。拉着柳陌青的手,微笑着道:“柳姐姐尽管放心。这丐帮总舵就没有我不能去的地方。”她见茶一杯还在原地不动,马上又变了脸色,喝道:“还不快走,愣在这里干什么?”

    <wbr></wbr>

    茶一杯无奈,只得硬着头皮朝瓦房走去。那三袋子似乎也知道茶一杯七兄是山上的人,见茶一杯等人对湿儿如此恭恭敬敬,他哪敢再拦?只得站在一旁,让湿儿等人通过。

    <wbr></wbr>

    湿儿领着柳陌青来到瓦房前,刚才救她那人站在院中,略一拱手道:“欢迎东方姑娘。”

    <wbr></wbr>

    湿儿一怔,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姓东方?”

    <wbr></wbr>

    那人道:“姑娘跟骄阳长得有几分相似,而且出行有山上的守卫陪伴。老朽自然便可以猜到。不过,老朽倒是第一次知道骄阳还有一个姐姐。”

    <wbr></wbr>

    湿儿怒道:“胡说!谁是他姐姐?”

    <wbr></wbr>

    那人一愣,道:“难道老朽猜错了?”

    <wbr></wbr>

    茶一杯插嘴道:“这位是公子的姑姑。”

    <wbr></wbr>

    湿儿瞪了茶一杯一眼,喝道:“谁让你插嘴的?”

    <wbr></wbr>

    那人道:“原来是骄阳的姑姑。失敬失敬。”

    <wbr></wbr>

    湿儿背着手,便如进出自己的家一样,径直走入瓦房内。那是一间陈设极其简单的屋子。里面除了一张床、一张书桌和一把椅子,便没有其它东西。自然也不可能有湿儿想找的《言吾文》内功心法。瓦房的西墙上有一个侧门,和旁边的一间茅草棚相通。茅草棚里面有灶台、锅碗瓢盆,还有一张床。看来是那个三袋子的起居之处,兼做厨房。

    <wbr></wbr>

    湿儿又踱步来到院内,冷冷地问道:“你到底是何人?”

    <wbr></wbr>

    那人道:“老朽以戴罪之身在此隐居。原不得跟任何外人说话。既然姑娘是不红的妹妹,那老朽就没必要隐瞒。老朽是丐帮前任帮胡斜阳。因为犯了错误,从帮位置上退下后,便在此居住。”

    <wbr></wbr>

    湿儿一惊。她自然也听说过胡斜阳的名头,他是华克之的前任。此人在江湖上的名声极好,名头也极响亮,但两年前却突然没了音讯。去年湿儿跟华克之相识后,从未听华克之提起过他的这位前任。湿儿在丐帮总舵住这么久,也从未听哪位子提起过这位曾经的风云人物。就连刚才茶一杯等人见到他时,也没有出言打招呼,只是行了个礼。曾经叱咤风云的人物,瞬间如同人间蒸发了一般。江湖上唯一的传闻,便是胡斜阳暴病而亡,却没想到他竟还好好的活着。只是不知道他犯了什么错误,被画地为牢,软禁在这个偏僻的地方?“那你便是华克之的师父?你的降龙掌比他的熟练,但功力却不及他。”

    <wbr></wbr>

    胡斜阳道:“东方姑娘的眼光当真犀利,什么都瞒不过你。华克之的降龙掌的确便是老朽传给他的,不过老朽却并非他的师父。前任帮将降龙掌传给继任的帮,只是分内之事,没有什么师父徒的说法。华帮对武学的悟性极高,学武的资质也比老朽高了很多,他的内力也的确胜过老朽。”

    <wbr></wbr>

    “你犯了什么罪?”

    <wbr></wbr>

    “这个,对不住东方姑娘,老朽无可奉告。”

    <wbr></wbr>

    湿儿心想,你不说,我问别人照样也能打听到。看茶一杯等人的神情,似乎就认识这个前任帮胡斜阳。该不会他投毒陷害堂兄,或者陷害其他人,被识破后关在此处?华克之如果被逮住了,恐怕也要被堂兄这样软禁起来。如果在这样简陋的瓦房内生活一辈子,恐怕憋也憋死了。华克之并不是下毒陷害我的谋,到时候就不用这样关他。要关的应该是十三妹。不过,这样关又太便宜十三妹了。像她这么蛇蝎心肠的,一定要杀了才解恨。

    <wbr></wbr>

    湿儿又上下打量了一下胡斜阳,见这人很是精干,颇像一位书生。完全不似华克之那样呆头呆脑。他一身凛然正气,根本不像犯罪分子,倒是颇有大侠风范。湿儿一贯敬仰大侠,此时忍住霸道的脾气,不再逼问。对柳陌青道:“柳姐姐,咱们去吧。”说罢,携了柳陌青的手,向来路返。

    <wbr></wbr>

    胡斜阳冲着湿儿的背影一拱手道:“东方姑娘慢走。老朽就不远送了。”

    <wbr></wbr>

    行至先前吃地瓜的凉亭,湿儿又坐下来歇息。她将茶一杯唤到面前,喝令道:“你给我讲讲胡斜阳的事。”

    <wbr></wbr>

    茶一杯支吾道:“山上严令不得再提胡斜阳的事,东方姑娘还是不要问了吧。”

    <wbr></wbr>

    湿儿一瞪眼道:“快说!”

    <wbr></wbr>

    茶一杯知道拗不过湿儿这个小霸王,他怕挨耳光,只得从头道来:“大约三前,胡斜阳加入丐帮时,因为能干,有才华,一开始就深受不红的赏识。不红刻意栽培他,很多大事都让他持。斜阳也的确不负不红的殷切期望,每次都完成得很出色。总舵搬来此处之前,斜阳便已被不红扶上帮之位。”

    <wbr></wbr>

    “那时候,本帮也像现在一样,处于发展壮大期,四处设立分舵。但设分舵的做法招致武林各派的反对,其中以华山派、泰山派和全真教的反对最为激烈。尽管咱们帮也是行侠仗义的帮派,但你在别派的势力范围内设立一个分舵,总会让其他门派感觉到莫大的压力。那时,本帮分舵和附近的门派经常发生冲突,大多是因争地盘而引起的。后来,华山派就联泰山、全真教等其他门派,也包括不怎么反对我们的少林、武当等派,结成武林联盟,共同对付本帮。”

    <wbr></wbr>

    “本帮虽然人数众多,但帮中兄们会武功的却不多,真正的武林高手更是少之又少。这一点跟其他门派全然不同。其他门派都有师父教授武功,咱们帮就是一堆叫花子聚在一起,没人专门授艺。我们如何会是武林联盟的对手?我们的分舵一个一个被武林联盟拔掉,最后连洞庭湖君山岛的总舵都被武林联盟包围了。看来,武林联盟不把我们消灭掉,誓不罢休。”

    <wbr></wbr>

    “在不红的带领下,我们总共打退了四次武林联盟的围攻。第五次,武林联盟又增加了不少门派,武林高手也一下子多了很多。无论如何我们也不是他们的对手。那一仗我们败得很惨。多亏不红武功高强,硬是从武林联盟那铜墙铁壁也似的包围中打开了一个缺口,带领子们爬雪山,过草地,经过几万里长途跋涉,方才来到现在的丐帮总舵。”

    <wbr></wbr>

    “你胡说。从洞庭湖君山岛到仪陇县瓦子镇有几万里么?又哪里有什么雪山草地?”

    <wbr></wbr>

    “东方姑娘,拜托,我们可不能走直线,我们那可是在逃命呀!在前有追兵后有堵截的情况下,自然要迂。白天不敢跑,都是晚上赶路。记得在某一处河上,我们就来渡了四次。最后我们自己绕晕了,敌人也给我们绕晕了。”

    <wbr></wbr>

    “说得也是。”湿儿心想,看来那次逃难的确比较艰难,以至于茶一杯现在忆起来都颠三倒四,居然说什么‘前有追兵后有堵截’。

    <wbr></wbr>

    茶一杯续道:“不红在跟武林盟等人的打斗中身负重伤,”用手一指侧前方一座不高的山峰道:“当时,不红就躺在那座山上的山洞中养伤,连续昏迷了足足半个月。”

    <wbr></wbr>

    湿儿顺着他的手指一看,正是自己曾经养过伤的龙宿寨。所谓的“龙”,莫非是指堂兄东方不红?

    <wbr></wbr>

    茶一杯接着说道:“不红在山上养伤,斜阳带着剩下的几兄们在山下护卫他。大家心情低落,茶饭不思,随时做好了牺牲的准备。俗话说,大海航行靠舵手。兄们能逃到此处,全仗着不红的指引,以及他的绝世武功。如果他不能醒过来,恐怕从今而后,武林中便没有丐帮这么一号帮派了。”

    <wbr></wbr>

    “一天中午,兄们正在帐篷里歇息。斜阳和众长老聚在一起,议论纷纷。大概是谈论不红的身后事。本是晴空万里的好天气,突然间雷声隆隆。大家都以为武林联盟的人追杀过来了呢,纷纷冲出帐篷,准备迎战。哪知片刻之间,乌云遮天蔽日,狂风呼啸,大白天的,突然变作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接着是大雨倾盆。大家分明站在陆地上,感觉却像在河里游泳一般,你说那雨得有多大?众位兄们均想,即便战死,也不能让敌人冲上山去。一定要让不红好好养伤,更不能让他落入敌手。”

    <wbr></wbr>

    “下了半个时辰的雨,乌云却没有消散一分,反而越聚越浓,雷声也越炸越响。斜阳说:‘这么大的雨,敌人要来估计也会被冲下山去。咱们还是帐篷休息吧。’”

    <wbr></wbr>

    “便在此时,‘咔嚓’一声巨响。漫天的乌云突然被撕开一个巨大的缺口。一道闪电从天而降,吓得大家赶紧闭上眼睛。等大家再次睁开眼睛之时,只见一条巨龙从云中冲出,直飞山顶。斜阳大惊,生怕不红遭遇不测,赶紧率领大家冒雨往山上爬去。”

    <wbr></wbr>

    “等大家到达山顶之时,雨突然停了,云也忽然散开了,又恢复了碧空蓝天。不红正好从山洞中走出来,竟然已经痊愈了。真是奇迹呀!事后,兄们都觉得这件事非常不可思议。大家私下里议论纷纷,说不红是真龙天子下凡。”

    <wbr></wbr>

    湿儿想,原来“龙”果然就是指堂兄东方不红。想不到堂兄还真有两把刷子。

    <wbr></wbr>

    茶一杯突然问道:“东方姑娘可知那座山叫什么名字?”

    <wbr></wbr>

    湿儿假装不知,问道:“有什么特别的名字么?”

    <wbr></wbr>

    茶一杯得意地道:“那座山本是一座无名的小山。不红伤愈后,大家便私下将它唤作‘龙宿寨’。龙,自然是指让丐帮起死复生的不红前辈。”茶一杯又自言自语道:“真个是‘山不在高,有仙则名’啊。就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小山包,却是本帮子们心中最著名的名山。”

    <wbr></wbr>

    湿儿心底一直跟自己的堂兄作对。此时听了茶一杯讲的故事,不由得对堂兄生出一些好感来。追问道:“后来,你们怎么挫败武林联盟的进攻的?”

    <wbr></wbr>

    “本帮羸弱而不堪一击之时,恰巧魔教横空出世。他们打着千秋万载,一统江湖的旗号,到处跟正教作对。武林联盟便转而对付魔教。借此良机,本帮得以复原,复又发展壮大。由于本帮也积极抵抗魔教的侵袭,各派虽然对本帮设立分舵多有微词,但再也没有发生什么明显的抵触。毕竟,大家都是为了抵抗魔教嘛。”

    <wbr></wbr>

    湿儿心想,如此说来,还是大姐领导的魔教救了堂兄领导的丐帮。这倒是挺有趣。谁叫咱们是一家人呢?

    <wbr></wbr>

    “东方姑娘刚才不是问,这个双龙庙怎么没有庙吗?”

    <wbr></wbr>

    “你不是不知道么?你到底知道还是不知道?”

    <wbr></wbr>

    “小的们本来是知道的,只是不敢说。”

    <wbr></wbr>

    湿儿狠狠地瞪了茶一杯一眼,吓得茶一杯连退了三步。这小霸王以前的脾气还不错,这次中毒总舵后,随手就扔东西,抬手就打人。他见湿儿没有伸手打耳光的意思,才又接着说道:“本帮能有今日之发展,不红居功至伟。可以说,没有不红,就没有今日之丐帮。斜阳相助不红,也是功不可没。那个时候,帮里流传一句话,叫‘斜阳西下,东方不红’。都说是,因为有了斜阳西下,才让东方不红得更彻底。”

    <wbr></wbr>

    “话说本帮在总舵立稳脚跟后,在这附近修了一座庙。”茶一杯往湿儿身后的山坡一指道:“喏,就在那个山坡上。庙里塑有不红和斜阳两人的铜像。不红在大殿正中,斜阳站在他身后右侧。二人次分明,不红是本帮的心骨,斜阳则辅佐他,共同成就了本帮的千秋伟业。”

    <wbr></wbr>

    “庙修好之后,请不红和斜阳前来参观。二人都非常高兴,称赞这个庙修得好。因为本帮上下尊奉不红为真龙,权长老便建议这个庙叫‘龙王庙’。不红却直接将此庙命为‘双龙庙’。言下之意,自然表示他钦点斜阳为他的接班人,斜阳便也是真龙。”

    <wbr></wbr>

    “后来,斜阳犯了错误,”茶一杯突然难过起来,哽咽着道:“他他从帮的位置上退下后,接着,这座庙也被拆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