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其他小说 > 极品家丁之色魔四德 > 极品家丁之色魔四家德(11)完
    【终章】

    2019年10月7日

    林三已经在边疆待了两个月了,这两个月林三一直想办法联系玉伽,今天终于传来消息说玉伽要见一面。

    中午,林三单人独马走向两军之间停着的那顶大轿。白色的纱帐随风飘摇,轿中一个朦胧的倩影孤独而又无助。

    “不要过来!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就在林三距离大轿不足十米的时候,一个愤怒中包含着委屈的声音响起。

    “玉伽,你听我说,能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吗?”林三赶紧勒马停止前进高声询问。

    透过轿帘,林三看见玉伽转脸看向自己,朦胧的白纱阻挡了林三的视线。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嗯嗯……呜呜……”。久久凝视着林三的玉伽深深的垂下了头,最终楠楠的问着为什么,不一会儿肩头开始颤抖起来。

    林三看着帐中啜泣的玉伽心中一阵不忍,不由得一磕马腹催马向前。

    “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嗯嗯……,嗯嗯……”。低声啜泣的玉伽赶忙阻止林三的靠近。

    “好!好!我不过去,到底发生了什么?”林三赶紧一拉丝缰停下脚步,再次问出心中的疑惑。

    “呀……!啊……,呃……,嗯嗯……”。岂料,玉伽听闻其言本来轻轻颤抖的身体剧烈的抖动起来,身体一个不稳一下伏倒在轿子里,好一会儿才用胳膊撑起来。

    林三听着玉伽撕心裂肺的哭喊,有心要上前安慰,奈何玉伽三番两次的阻止他接近,不由得焦躁不安。

    “嗯嗯……,嗯嗯……功老窝,你走吧,从今天开始我们的约定一笔勾销。”逐渐稳定身形的玉伽一边轻轻颤抖一边啜泣的说着。

    “玉伽!玉……”林三刚要趋马走近大轿,大轿旁四个壮硕汉子抬起轿子转身就走。林三愣愣的看着随着轿子摇晃的身影渐渐远去,心情低沉的拨转马头回去。

    草原上,一顶大轿不如说是一张抬床,轻轻的落在一顶巨大的营帐前。一双纤纤玉手颤抖着分开纱幔,两个赤裸的身体紧紧的靠在一起。玉伽潮红的面颊上印着淡淡的泪痕,春情盎然的双眸里还含着清澈的泪滴,饱满的酥胸红白相间,鲜红的樱桃翘首挺立。

    一个精瘦的青年男子一条胳膊揽着玉伽的小腹,另一只手使劲的掐着玉伽那嫣红的樱桃,一双阴霾深沉的鹰眼从玉伽粉嫩的脖颈旁漏出来。

    营帐里,一个皮肤黝黑,肌肉发达胸前一条狰狞疤痕的中年汉子迎了出来,胯下左右晃动的马吊一般的肉棒斜指苍天。

    胸疤男一把将玉伽抱在怀里,玉伽自然的将双腿盘在男人腰上,熟练的配合着将马吊一般的肉棒纳入湿滑敏感的小穴里。

    将俏脸藏在男人肩膀的玉伽被胸疤男抱入营帐,微凉的玉背躺在温和柔软的兽皮上,紧紧揽着男人肩膀的玉臂无力的伸直。胸疤男起身扎马,两手抓着玉伽的膝弯屁股慢慢的画圈圈。

    双眸微睁的玉伽轻声呻吟,突然间眼前一暗,一对硕大的乳房垂在玉伽脸上,温润湿滑浓烈的雄性气息使玉伽本能的舔舐吮吸。两个女人一仰一伏用晶莹的口水涂抹清洗对方的酥胸。

    一会儿的功夫,清理完胸脯的两个女人就开始清理对方的脸颊,四片柔软的红唇,一对灵动的丁香小舌,两股悠长的喘息。

    “他还好吗?。”一个含糊的询问。

    “嗯!”一个模糊的回答。

    啪……,啪啪……,啪啪啪……啪……

    “嗯……,啊!啊……,啊啊啊啊……,呃嗯……嗯嗯……”伏身女子一声闷哼,紧接着仰脸就是一连串的尖叫,最后一头扎进玉伽的乳间呜咽起来。

    “安姐姐!呃!……呃安……呃!嗯嗯……”玉伽刚要出声询问就被一阵急插猛抽给打乱了节奏,接着就陷入了高潮的快感中了。

    安碧如一个月前得知草原形势发生变化,半月前偷偷潜入草原王城。仗着自己不凡的身手连夜潜入玉伽的寝宫,不出意外正碰上了夜夜被鞑伐的玉伽,待看清玉伽身后那群男人中有一个早就应该死去的赵康宁时一时惊诧被发现,最终落得如此地步。

    当年诚王谋反兵败,赵康宁被林三抓获,在军营里受了几年折磨,最终在半年前不堪重负咽了气。咽气的赵康宁就被胡乱的丢弃在草原上了,就在当天夜里气断魂消的赵康宁又活了过来。

    赵康宁之所以能活过来,原因还在四德的身上。前世四德自爆时有一个仙宗长老离得太近,毁天灭地的爆炸无意间让四德穿越了,这位长老因为离得近在肉身粉身碎骨的情况下灵魂也跟着穿越了。

    nbsp#x767c;#x9801;#xff14;#xff26;#xff14;#xff26;#xff14;#xff26;#xff0c;#xff23;#xff10;#xff2d;

    \u5730\u5740\u767c\u5e03\u9801\uff14\uff26\uff14\uff26\uff14\uff26\uff0c\uff23\uff10\uff2d

    这个仙门长老一声跌宕坎坷,幼年时是众人瞩目的天才,区区十一二岁跨入修真大门,一时风光无限,但是,自此以后百年不得再进一步,彻底沦为废材。几十年间各种嘲讽鄙夷深深地刺激着他,他呢身上还有着一股子执念,用各种方式方法查阅各种典籍功法,虽然这些年来功力有所进步,但是除了几种基础法术以外,其它法术不管他理解感悟的多么透彻清晰也没法修炼使用。转眼就是百年,方面的绝世天才沦落为一个无人只晓得老仆。

    命运就是那么的无常,就在其一百二十多岁的那一年,邪魔现世,一伙邪魔外道趁仙门空虚闯入大肆破坏,最终他以扫地僧的形式重新登场,被供奉为长老。

    又过了二十年,一本绝世功法现世,搅得天下不得安宁。老头一研究,百多年的道心一下就碎了,这些年来受得委屈和心里的不甘让他对四德恨之入骨,所以,围攻四德的时候,这个老头最是拼命,四德自爆时他离得最近。

    昏迷中的赵康宁被一个牧民收留,牧民家有一个结了婚的大儿子和两个没成亲的女儿,一家六口对他是好生照顾。起初,重生的赵康宁陷入迷茫中,但是,身体的状况让他走了四德的路子。

    三个月后,一条令人震惊的消息传入王城。草原上,十几户牧民家的牲畜被屠宰吃掉,更震撼的是牧民一家赤身裸体的纠缠在一起,成为一团无法分开的干尸。与这条消息一块进入王城的还有重生的赵康宁。

    再一个月,赵康宁借助胸疤男的势力拿下玉伽,拿下草原各个部落,现在的草原王城简直就是一个巨大的淫窟,源源不断的给赵康宁提供者修炼的灵气。

    可是身体本身的执念一直影响着他对身体的控制,不得已借助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出兵大华。战事初起,安碧如就自投罗网了,功力大涨的赵康宁此时接到前线消息,说林三要见玉伽,本来对性事没多大兴趣的赵康宁突然间心底一阵异动,知道是身体执念的原因就顺势安排了一场别开生面的会面

    。

    两军阵前,玉伽一边看着心上人走来,一边温柔的服侍着身后的主人,几次想要与林三倾诉都被狠狠地顶了回去,颤抖的身体,压抑的娇喘,还有一点木板扭曲的吱呀声。

    身穿长袍的赵康宁静静地盘膝坐在大帐的一边,努力的调息着躁动的身体。猛然间,赵康宁将身上的长袍一撕,两步来到安碧如身后,将一个正在安碧如身上耸动的汉子一脚踹开。

    跪地承欢的安碧如猛然间肉穴一松,迷茫的回首张望,突然间被一条胳膊勒住了脖子,强烈的窒息感袭来,双腿间,一条粗壮的肉根狠狠地贯穿了蜜道,重重的撞上花房。

    “呃……,呃……,呃……,呃……”上半身被折成v字形的安碧如翻着白眼,吐着舌头,承受着身后男人有力而迅猛的撞击,丰满的巨乳上下翻飞,肥硕的白臀波浪阵阵,一双秀美的双足紧紧的绷着,粉色的蜜穴向外喷洒着一蓬蓬水雾。

    啪!啪!啪!

    噗!噗!噗!

    哼!哼!哼!

    “啊!……,啊!啊!”野兽一般怒吼的赵康宁狠狠地发泄了一盏茶的时间(大约十分钟左右吧)。安碧如随着最后狠狠地一击,身体一下扑在玉伽的身上,泛白的粉面一下子杵在胸疤男与玉伽的结合部。粗重的喘息,流淌的口水,颤抖的肥臀,白浊的精液,清澈的淫水交织飞舞在一起,撒了玉伽满满一脸。

    一番发泄的赵康宁披上长袍转身离去,大帐外熙熙嚷嚷的走进十几个黝黑汉子。众人拉起还在颤抖的安碧如,围上处在极乐巅峰的玉伽一阵阵哄笑,一声声呻吟,一次次怒吼,一点点的娇喘。

    林三失魂落魄的回到军营,整日里借酒浇愁,问遍身边的人也弄不清楚为何这样。三天后,李武陵带援前来,当日里与敌将大战了三五十个回合,夜里一封密信悄然传回杭州。

    又过了两个月,就在大华军队节节败退之际,敌军突然土崩瓦解,回过神来的林三率领大军一路反杀冲入敌营。

    林三静静地站在敌军帅帐里,看着满地细碎的绫罗绸缎,嗅着浑浊中夹杂着淡淡清兰玫瑰香气的空气,心中怅然若失。

    咣……,咣……咣……,铜锣声响,一对旌旗招展,鲜衣怒马的军队威严肃穆的走进杭州城。

    两旁边饭馆酒肆里人声鼎沸,窗台门柱上,门前大道旁飞舞飘扬的彩旗玉带向得胜的将士们致以最高敬意。

    林三,挺胸抬头,身穿金黄铠甲,骑马走在队伍的最前头,接受者大道两侧人群的欢迎与欢呼。

    终于一行人来到皇宫前的宽阔的大道上,远远望去,高大的城楼上,大华皇帝赵元羽携文武群臣肃立迎接,两旁边还有数位身着 /氓/jin /绣华服的女子翘首瞩目,提前一天报信的李武陵也是身穿银盔银甲一旁招手欢迎。

    林三赶忙翻身下马,跪拜在地。林三身后一众将士纷纷跪倒。城门处,一个净面老者尖着嗓音宣读功劳赏赐。

    高大巍峨的城楼上,寂静庄严的气氛里,几位身穿华服或恬静优雅,或风姿绰约,或青春靓丽,或活泼可爱的几位女子现已春意朦胧了双眸,杏口红唇轻呼着呻吟,玲珑身躯微微的颤动,青葱十指紧紧的扣住石墙。

    若是此时,跪伏在地的林三哥有着能够看透城墙的千里眼,就能发现城墙上,围绕着娇妻们迎接自己的同年们早已将猥琐的双手伸进了自己妻子们那堪堪过臀腰胸半露的衣裙,而提前一天的李武陵更是挺着金箍棒搅闹着水晶宫。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