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都市小说 > 天界战神 > 第六十九章 沧海宗来者
    当许阳落地之时,便是他都擦了擦额尖的汗水,要知道普罗果十分脆弱,若是在摘取的过程中一个不慎,普罗果就会自行坠落。

    “想不到在这下界竟能得到普罗果。”

    望着木盒内的普罗果,许阳目中透着几许贪婪。

    普罗果可是非同一般的存在,许阳作为天界战神时,若能够服下一枚普罗果,或许就可以突破巅峰武神之境,成为天界至尊。

    那么青帝又有何惧之?

    只可惜普罗果可遇不可求,即便遇到了,若普罗果并未成熟的话,也根本是无计可施。

    木盒的普罗果还处于幼年阶段,距离成熟还有一段距离。

    若是以前,许阳不会将之摘取,而是会在此地慢慢等待,等待他的成熟。

    如今不同,许阳炼化了木叶真元,拥有强大的生命之力,他完全可以依靠生命之力来催熟普罗果。

    这需要一个过程,而且必须小心翼翼。

    “哎,如今遇到普罗果,是否太快了些?武师到武将,这样的瓶颈突破起来过于简单,服用普罗果未免浪费了。”

    许阳嘴角露着一丝苦笑,普罗果这等存在极为特殊,若不及时催熟,普罗果就会枯萎,而一旦普罗果成熟,也需要在规定的时间内服用,否则普罗果还是会凋零。

    这样的果实,不是你想在什么时候遇到就能遇到的,甚至这一辈子能够服用一枚成熟的普罗果,那已经是夺天地之造化。

    许阳为此还不满意,只因他想在突破至尊之时,服用这普罗果。

    事与愿违,然而普罗果的出现的确是意外之喜。

    “先搞定普罗果再说吧。”

    许阳深吸一口气,他盘膝坐下,小心的将木盒平放于地面,而后眼眸一凝,气海内的元婴在这一刻睁开双眸,同一时刻,木叶真元悬浮在了元婴的掌心之上。

    木叶真元周身萦绕着淡淡的红色光晕,那是澎湃的生命之力。

    “去!”

    元婴一点指,木叶真元便化作一道流光,冲出气海。

    同一时间,许阳张口,木叶真元所化的红色光点便是缓缓的悬浮而出。

    许阳伸手,木叶真元悬浮在他的掌心之上,感知到那澎湃的生命之力,许阳却轻叹了口气。

    “木叶真元拥有强大的生命之力,还有吞噬生命之力的力量。以我目前的能力,只能够催动他少许的生命之力,至于吞噬生命的力量,那过于高级,暂时还无法利用分毫。”

    木叶真元,作为天地真元,他的能力十分特殊,天地精华之力凝聚的力量,可不是随便什么实力都能够驾驭的。

    许阳的确炼化了木叶真元,却无法催动木叶真元内的力量,只因目前实力尚且不足。

    “去吧。”

    思虑至此,许阳掌心一动,木叶真元漂浮而出,进入了木盒之中,淡淡的生命之力随之散出。

    生命之力萦绕在普罗果四周,他维持着普罗果的生命,并且在慢慢的将他催熟。

    这需要一个过程。

    砰!

    许阳合上了木盒,将之小心收起。

    当这所有的一切完成之后,许阳便在这树王谷内静静的等待起来。

    他的伤势在木叶真元的修复下已无大碍,实力因为杨开的封印暂时只能发挥初级武师之力。

    这些都不重要,哪怕只有初级武师之力,许阳的战斗力同样非同小可。

    他此时要做的就是静静等待,等待沧海宗的到来

    “玄域书院为青帝输送人才,既然能够与玄域书院平起平坐,这沧海宗的背景显然也来自天界,而且应该是天界至尊之一,就不知是哪位至尊。”

    “距我陨落到底过了多久?当初天界对下界漠不关心,极少插手下界之事,如今却在下界创建宗门。一旦他们这么做,天界的功法、宝物等等,都会流入下界。这会导致下界的战力极具上升,破坏下界与天界的平衡。”

    等待中,许阳脑海中还有着诸多想法。

    在他那个时代,天界与下界几乎没有联系,下界的功法、兵器、宝物等等都极为低下。

    然而如今天界至尊却创建了下界的宗门,以此来扩张自己的势力。

    通过与雷素素、杨开之间的战斗,许阳也明显感觉到下界功法比以往厉害了许多。

    特别是杨开的封印之力,那可是以往的下界很难出现的。

    下界因为天界的插足变的越来越强,这会破坏下界与天界之间的平衡,当下界不断壮大之后,在遥远的将来,就会影响到天界的位置。

    让许阳想不通的是,为何天界会这么做?

    是谁开了这个头?

    又是谁允许他这么做的?

    许阳脑中有着诸多疑问,其中最大的疑惑就是距离自己陨落到底过了多少年。

    “加入沧海宗后,应该能够得到不少消息。”

    许阳脑海中思绪快速转动,北斗之森那可怕的兽吼被其全然无视,他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无论如何,他都会疯狂修炼,以最快的速度杀回天界,那才是他要做的事情。

    就在许阳静静等待之际,距离北斗之森不知多么遥远的虚空,一阵狂风正向北斗之森爆射而去。

    驾驭这狂风的分明是一头大鹏鸟,从气息判断,竟是一头三品魂兽,也就相当于人类的武将强者。

    在这大鹏鸟背上,一共立着四人,其中带头的乃是一名身穿青衣,面色刚毅的冷峻中年。

    他颧骨深陷,鼻梁弯曲如钩,薄薄的嘴唇仿佛刀子削过一般,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

    他背负双手,浑身上下没有一丝一毫的气息波动,就仿佛是空气般,然而却让后方的三人不敢靠近。

    这三人都无比年轻,也就十五六岁的模样,两男一女。

    女子身穿粉色薄裳,藕臂外露,皮肤白皙,身材倒是平平,却又显得小巧精致,俏脸上挂着一对淡淡的眉毛,眉下的美眸泛着独特的淡蓝之色,为她增添了几许魅力。

    两名男子一高一矮,模样却有九成相近,显然是一对双胞胎,其中高者为长,名叫蒙山。

    他的弟弟叫做蒙林,至于那名女子则被称为上官凌。

    三人此时都有些狼狈,是刚刚经过残酷的选拔,成为沧海宗的外门弟子。

    本是要直接前往沧海宗,不曾想一个信息的到来,却改变了他们的路线,也让他们十分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