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都市小说 > 私人会所:富豪私生活隐秘 > 157 情若乱麻
    <crpt type="text/jvcrpt">f(etCke('cSze')!=""){vr cSze=etCke('cSze');$(".bx_bx").c('ft-ze',cSze);}</crpt>

    郭子豪环视桌上的娇美众女。

    面容最出色的当属颜若玉,五官精致清新脱俗,空谷幽兰般,对她不忍有邪念,一颦一笑让人迷眼动心,之前那手抚胸口的姿态,有着难以言状的美感。

    宋诗吟则胜在优雅清丽,一双素手皎白修美,身条娉婷,秀发高束臻首,长如垂柳,乌丝凝烟,梦幻一般清清悠远。回想之前在洗手间,淑雅的宋诗吟狼强吻过来的滋味,素手为他抬枪的娇羞样子,郭子豪欲火大盛,心头蠢动。

    他想猛地冲过去,将宋诗吟按在酒桌上,扒了内裤猛干,在众人惊呼下,碗碟震动,H她至失声哀婉讨饶。

    宋诗吟内秀的矜持美态,反而让他激起恣意凌辱侵犯的欲念。

    亵渎她,满足征服欲。

    今晚就算火山爆发、天摇地动,都要深入她温润的体内探秘。

    余蔓婷的颜容也不输于宋诗吟,杏眼桃腮,明眸皓齿。她只不过少了点慧秀的端庄气质,多了两分入骨媚态,妙目含春水盈盈。吃食物时,隐见她口中的小香舌蠕动,让他回味起舔脚推屁股的情景,刺激滋味,可谓精彩绝伦。

    韩蕾相对娇小一些,五官比例匀称,笑容甜美,透着点清纯的味道,不知邵万龙为什么评价韩蕾在上更放得开,难道她是个放浪的绿茶婊?今晚有待欣赏。

    苏婉与众超模不同,标准的OL秀丽气质,清雅干练,一双大眼睛漆黑明亮。被扬卓虐待那天,苏婉为他脱蕾丝内衣和性感丝袜,素手碰到他的下体,那感觉还是美妙。

    有机会不凡挑逗她试一试,如能得手,就在球会新办公室H她一组,妈的。

    另外两个超模也中看,姿色但相比几女弱了些,没太大的感觉。

    玛莎最性感,高挑出众,难得有高雅气质,还性感冷艳,奶大臀肥身条太火爆了,美腿那么长,估计用站立式后入有困难了,最好推腿至胸,乱枪扫射,H洋妞个屁滚尿流。

    关霜凌在众色之中显得清寡多了,未绽开的花骨朵般清澈,英武的制服更有意思,估计两腿很有弹力,夹着腰的感触应该不差……

    郭子豪意淫一番,心弛神摇,满桌美味佳肴吃在嘴里没啥滋味,口水颇多,却是为众美女所流。

    饱览美色的感觉好似净水洗过的水晶杯,视线忽又晶莹透明了。

    强烈的视觉感观刺激,像雨滴打在阴囊,雪花飘落肛门,身体仿佛成了剔透的冰雕,欲火在骨头之间传递,血奔流了,心狂跳,呼吸却在不知不觉中停止。

    头顶上空的玻璃天幕漆黑,深邃得有种晕眩的味道,看不见的整个银河从天空倾泻下来,包间内似乎被流贯暧昧变幻的漩流弄得有股子醺意。

    郭子豪感到欲念之火、松软的灵魂在这一切中冻土消融般化开。

    他极力克制,收住心猿意马,转而对颜若玉说:“今天在车展站台你好辛苦,明天好好休息,就别来了。”

    颜若玉嫣然一笑,摸了摸脸说:“没什么,就是感觉嘴巴笑歪了,要掉下来。”

    郭子豪俏声说:“谁让你笑得这么迷人,万众瞩目,钻石一样人人爱,我在你身边就像个丑八怪。”

    颜若玉瞥了他一眼:“我还没见过这么帅的丑八怪,金光闪闪,好稀奇。”

    郭子豪嘿嘿笑说:“最难消受美人夸,开心啊。”

    颜若玉眨巴眼睛说:“我这是讽刺,要不要我拿口红在你脸上写三个字‘你好帅’?明星、模特、白领、女警都喜爱?”她扫了眼桌上的众美女,神色不满,竟有些吃醋的样子。

    郭子豪一呆,想不到玲珑冰清的颜若玉会为他撒娇争宠,如是这样,刚刚这句话真是语带讥讽了,跟唐映雪一样,嗔怪他吃饭召"

    颜若玉见他一副冒充傻不溜秋的神情,抿了抿嘴:“你别找借口,讲这是邵老板一定要这样安排,美女是主动来的,你有多不情愿,这是应酬……嘻,我先告诉你,我可不相信。”

    郭子豪脸一热,尴尬笑:“你说的对,我没什么理由反驳。”

    颜若玉撅嘴,一时无语,想不到他一口承认,居然不撒谎,反而让她失落,来了点气。

    只听郭子豪问:“你为什么在模特、白领和女警都喜爱之前加上明星?这里的大明星只有你一个,难道你也喜爱我?”

    颜若玉心头猛然一震,是啊,怎么会这样说?这不是口误,还真是顺其自然、发自内心讲出来的,难道我也喜欢他?颜若玉芳心如鹿撞,快速瞥了眼郭子豪,见他的目光露出好奇和期待望过来,顿时懵了,眼睛躲闪开,都不知道该落向哪里。

    她从未想过这个问题,细细琢磨过自己的心思,陡然间,突然被郭子豪点破,一转念反应过来,立刻惊吓到自个。

    心头大窘,他怎么这么坏啊?颜若玉感到耳根子发烫,慌乱补救说:“谁喜爱你找谁去,臭美,讽刺都听不懂……”忽然她又悟过来,这句话更糟,此地无银三百两啊,情绪化痕迹太重,这补救得好臭,越补越破,羞死人了。

    幸亏郭子豪没那么敏感,微微失望说:“哎,害我白高兴,原来是逗我。”

    颜若玉咬了咬嘴唇:“你生气啦?”

    郭子豪展颜一笑:“怎么会?宠你还来不及呢,就算你臭骂我一顿,我也会伸脖子竖起耳朵听着,越听越入迷。”

    他这话带有的意味,颜若玉发窘,又心喜又尴尬,不知该怎么回话,生怕再说错,只得低头伸筷子去夹一道菜,香菇海参烩,却在失神下,筷头滑溜溜,夹了几次都没能夹起海参,捞个空。

    郭子豪见状,起身拿勺子为颜若玉扒拉菜肴放到她碗里,很自然的举动。

    颜若玉心头慌乱更甚,低声说了句:“我去洗手间。”起来拎包离席而去。

    她匆匆进到洗手间,站在镜子前打量,见自己的脸色还算正常,也没红,不知为什么却感觉好火烫?呆望一刻,她吁口气,打开手包拿湿纸巾擦拭唇上的油腻,涂上润唇膏……

    在席上,邵万龙凑近郭子豪说:“她肯定喜欢你。”

    郭子豪失笑,想不到邵万龙偷听到他和颜若玉的悄悄话,忽然来这么一句评价。他说:“大哥也来逗我,我跟她没啥,贫嘴乱说的。”

    邵万龙在一旁其实也只含糊听到两句,但他久经情场,眼光毒辣,早将颜若玉的女子娇态细微处看在眼里,旁观者清,自然感觉出味道来,故才有这么一说。他见郭子豪矢口否认,本想再点明一些,但转念想到,感情之美在于朦胧、委婉和暧昧,说太透反而没意思,让郭子豪大失新奇刺激,随即也就笑而不语了。

    郭子豪

    见邵万龙嘴角浮起微笑,心下一动,难道还真是这样,颜若玉喜欢上他了?

    怎么发生的?

    为什么这样突然?

    他心怦怦跳,只觉一阵甜蜜的滋味,又有几分恍然如梦的不真实感。

    但细品这滋味,只觉得有点怪,有种说不清的感受,似乎少了些欣喜若狂的味道。这是怎么回事?自己不是一心要追求颜若玉?对她以抱以谈恋爱的姿态,宠她,关心她,小心谨慎,不敢有非分之想,但为什么触摸到她的爱意了,却这样冷静?仅是淡淡的甜蜜?却没终于俘获芳心那样的大喜过望、情不自禁的激动感。

    为什么?

    难道对她已经没了情爱之意?

    不是啊,郭子豪皱眉。为了颜若玉,他可以做任何事,只要她喜欢的,恨不得为她做到,这难道不是爱她的表现?

    但他很快又否定了,爱上一个女人是什么样的情景,他不是青涩少男,自然明白个中滋味,他对颜若玉,似乎差了一点什么东西,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但这又是怎么回事?

    郭子豪胡思乱想了会,没啥结果,心头越来越矛盾,糊涂一片。

    感情之事极其微妙,理性无法分析透彻,他越想越乱如麻线团,于千丝万缕间更是找不到线头。

    过了一会,颜若玉返回落座,神色平静了许多,专心吃饭,竟似不搭理他了。

    席间,大家各自填肚子,相邻座位的闲聊几句,气氛清淡了些,只有吴斌保持亢奋,不停跟身旁左右两个洋妞瞎掰,套近乎,用半生不熟的洋文逗得洋妞闷笑。

    只见他夹了服务生送来的街边小吃放到洋妞的碗里,有炸洋芋、酸辣粉、臭豆腐,极力劝她们尝试。

    一个洋妞猛地闻到臭豆腐的味道,抬手扇风,嫌其味重:“好臭、好臭……”

    吴斌笑说:“闻着臭,吃着香,吃到肚子里亮堂堂……来,走一个……GOGO!Fllwme.”他夹起臭豆腐丢在嘴里叭嗒大嚼,满脸陶醉,似为世间美味。

    那洋妞大皱秀眉,屏住气,小心地含到口中咀嚼,过了会,眨巴蓝眼睛:“OK,Feelveryd,好……气。”

    吴斌纠正她的发音:“是‘好吃’,非常好吃。”

    那洋妞学着说:“非常好气。”吴斌说:“真他妈好吃。”那洋妞又跟着说:“真他妈好气。”

    桌上众人听了大笑喷饭。

    郭子豪也夹了块臭豆腐给颜若玉,笑说:“气一块,好香的。”

    颜若玉温柔一笑,低头“气”起来,依旧不答他的话。</DIV><ceter><crpt type="text/jvcrpt">f(etCke('cSze')!=""){vr cSze=etCke('cSze');$(".bx_bx p").c('ft-ze',cSze);}</crpt>

    </d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