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都市小说 > 纨绔公子(风流秘史) > 第一部禁忌爱恋 第12章 献身
    翌日,李杰起来时,不知怎么了,心绪一阵不宁,隐隐觉得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似的,这时,李晓敏跟方晓玲走了进来,各自手上提了个行李包。《+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方晓玲本想责问他昨晚乘他喝醉时对她做过什么,可见见到李杰心神不宁的样子,一下子将所有事情抛诸脑后,关心地问道:“阿杰,你怎么了,脸色这么差?”

    李晓敏也是一脸关切的看着她。

    李杰摇了摇头,道:“没事,我们走吧。”

    “现在就走?”

    “嗯,不知道怎么了,我感觉这里很危险。好像要发生什么对我们不利的事。”

    自从见到李杰打到光头的神奇本领后,方晓玲只觉得李杰很神秘,听时听到这一句话有些神经质的话,倒没有怎么怀疑,道:“好吧,既然你那样说,我们现在就走。”

    说完对李杰道:“你们在这里等我,我去办退房手续。”

    “我跟你一起去。”

    随着时间的流逝,李杰这种危机感走来越强烈。

    方晓玲看了一下李杰,道:“你……好吧,我们走。”

    到了一楼总台正要结账时,李杰眉心倏然一跳,转头,只见酒店大门前不知什么时候已站了一排人,领头是一位体格壮硕的,手掌粗大的老头。他们正是东门虎一行人。

    对于李杰的惊愣,光头很满意,当下哈哈一笑道:“小子,没有想到我会来找你吧,臭小子,你害得我在永安混不下去,我就要将你挫骨扬灰。”

    有东门虎在身边,他再也无所顾忌。

    “你是来找我报仇的?”

    “小子,我自问没有对不起你的地方,可是你那么狠竟找公安来对付我,害我在永安混不下去。识相滚过来,叫我几声爷爷,我就让你死得痛快一点。”

    光头在那边得意洋洋地叫嚣着,他后面的东门虎走了上来一把将他推开,双眼光闪闪盯着方晓玲跟李晓敏看,兴奋地道:“好漂亮的娘们啊!”

    那神情就如一只饥饿的老虎见到一块肥肉似的。

    光头指着李杰道:“师父就是这个小子害我被公安追缉的。”

    东门虎嗯的一声,一双眼又落到了雍容的方晓玲跟青春美丽的李晓敏身上,淡淡地道:“知道了。”

    话落看着李杰,道:“小子,是你弄得我徒儿无处容身的。”

    看着东门虎那将恨不得将方晓玲跟李晓敏生吞活剥吞进肚子里色色表情,李杰心中早就不爽了,当下横道:“老头,是又怎么样?你是不是想打架啊!”

    东门虎嚣张惯,闻言气得脸都绿了,怒道:“小子,你找死,识想的将你身后的两位小美女献出来,我可以考虑饶你一命。”

    “放你娘的屁,老头,你怎么不将你老妈送给我,呸,你老妈给我我也不要。你长得那么老,那么难看,你老妈估计也不是什么好货色。”

    东门虎啊的一声,喘着粗气,直瞪李杰,吼道:“小子,你死定了,今天我要将你撕了。”

    话落扑了上来,斗大的手掌带着刚猛的劲风,如山一般压向了李杰。

    他***,敢看我玲姐跟晓敏,我看你是找死,今天我就让你看。说完右手结拳,左手成掌,两手成八卦运转之势,神情无比郑重跟当初对阵光头的玩笑神态截然不同,刹那间,一股宏大的气势由他身上散发出来。

    东门虎见到李杰拳法的起手势,似见到什么可怕的东西似的,脸色瞬间由红转为青,青又转绿,绿又白,白又转黑,转了好几种颜色,惊颤道:“霸拳,你是他的弟子?”

    说完拍出去的手掌连忙收回。

    “霸拳,什么东东啊?”

    “霸拳就是您刚刚使用过的那一套拳法?”

    说话时,东门虎是无比的耐心跟谦恭,这一神情看在他身后的那些弟子眼里,皆想:“师父是不是吃错药了啦?”

    “哦,那现在我们还打吗?老头,我看你也挺厉害。”

    东门虎脸上一红,道:“你是他的传人,我怎么敢跟您动手呢?”

    李杰悻悻然地哦了声,无比失望地道:“哦那你是不跟我打了啦。没劲。”

    “你是他的传人,我怎么是你的对手呢?”

    就在这时,门口突然冲出了些警察,个个手配枪械,指着东门虎一行人,领头的向阳,道:“警察,不许动。”

    东门虎一行人见此,脸色剧变。见到那么多警察,光头脸如死灰,继而又愤怒盯着李杰道:“小子,你报警。”

    其实这些警察倒不是李杰叫来的,而是周云鹏怕光头逃出去后会来找李杰的麻烦,而专门派了一队干警在外面保护李杰。今天一大早,见光头领着东门虎一行人直奔酒店,向阳马上率人冲了进来。自从知道李杰的身份来历后,向阳不敢有一丝大意,天知道,若李杰在永安出现什么意外,永安县会有多少人遭殃。

    李杰可从来不会背黑锅,当下道:“我没有。““我才不信呢,不然警察哪里会来得这么快啊?”

    这时东门虎拍了一下李杰的脑袋,道:“你傻啊,怎么不会听话呢,他说没有就没有了,你敢怀疑他啊!”

    那神情有如光头在说他似的。

    光头委屈地道:“师父,你……”

    东门虎虎目瞪了光头一眼,道:“瞪什么瞪啊。”

    说完谄媚地对李杰道:“你别生气,这都怪我教徒不严,回去后,我抽死他。”

    李杰煞有其事地道:“老头,其实这也怪不得你。所谓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他不学好,你也没有办法啊!”

    东门虎好像得了莫大的好处似的,神情欣喜至极,连连点头,道:“是,是,你说得对极了。”

    那神情有如李杰是他祖宗似的。

    向阳看东门虎跟李杰一直聊个不停,怕打扰李杰的说话,故而一直守在外面,这好不容易等李杰说完话,有个空隙时,才道:“李健武,今天你是逃不掉的。识相的乖乖跟我回警局。”

    光头向东门虎道:“师父,救救我。”

    “这个……”

    东门虎很为难地看向李杰,想征求他的意见。但见李杰好像没有看到似的,一时间倒为难起来了。

    见师父这个样子,光头知道似乎是不会救他了,一股绝望弥漫心间,但狗急还跳墙,人急了还咬人,这李健武亦是狠角色,当下人扑了过去,将在李杰右边的方晓玲押在怀中,惊慌的双眼四处观望,警告地道:“你们别过来,不然我就杀了他。”

    李杰脸色惊变,道:“你做什么,你放开她?”

    见李杰那样着急,东门虎也吼道:“臭小子,你干吗,快放开那位小姐。”

    “你住口,我没有你那样的师父。见我要死,都不救我。”

    东门虎脸有几分尴尬地道:“臭小子,你懂什么,他是不能得罪的。”

    向阳领着人逼了上来,道:“李健武,你快放开方主任。”

    看着警察围上来,光头脸色更加惊慌,道:“你们别上来,不然我掐死他。”

    说完手按在方晓玲的脖子上。他的手粗壮用力,一掐真的有可能将方晓玲掐死了。

    看着李杰那焦急的模样,向阳恨不得此刻被光头要挟的人是他,当下道:“好好,李健武,你别激动,我们退后,我们退后。”

    见向阳等警察真的退后,光头脸上得意至极,对李杰道:“臭小子,你过来。”

    东门虎脸色一变,好像天要塌下来似的,道:“健武,你要干什么?你别乱来。”

    向阳亦惊道:“李健武,你别乱来,有什么事我们可以商量。”

    光头道:“没有什么好商量的。我知道这么多年我所犯的罪过,就是给我枪决亦不为过。”

    说完放在方晓玲身上的手又是紧,道:“你还不过,不过来我掐死他。”

    脸红的方晓玲嘴里艰难地吐出几个字:“阿杰,你别过来,他恨你,会杀了你的,他身上有刀。”

    李杰摇头道:“不,玲姐,我不能让你有什么事的。要我见着你出事,我做不到。你若出了什么事,我怎么办?”

    说完双手举起,对光头道:“好,我过来,你别伤害他。”

    方晓玲闻言,娇躯一震,泪水自眸中溢出,光头见李杰屈服,道:“好,小子你乖乖过来。”

    李杰道:“她只不过是一个女人,我的身份也比他重要,你若要突围,抓我做人质,比他好多了。怎么样,我来换他吧。”

    此言一出,所有人的脸都变了颜色,向阳惊道:“杰少,你……”

    说实话,他亦是过来人,从李杰跟方晓玲神态及对话,就隐隐觉得两个人有什么暧昧。想要说什么,却终究没有说出口。

    这世界真是太疯狂了,一个是堂堂的市委书记公子,另一个市办公室的副主任,而且年龄还差那么大?

    东门虎却道:“健武,你千万不要伤害,不然的话,后果会很严重的。”

    光头对他们的话却是不予理会,自顾挟持着方晓玲,待李杰近前时,脸突现狞意,道:“小子既然你不让你活下去,我亦要拉你陪葬。”

    话落闪电般从腰间抽出一把小刀,直刺李杰。

    虚空刀光一闪,所有人都吓得闭上了眼睛,李晓敏更啊的一声惊叫。</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