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都市小说 > 纨绔公子(风流秘史) > 第一部禁忌爱恋 第22章 乘虚而入(一)
    第二天,李杰一到学校,陈星华便将他叫到教学楼屋顶。《+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对此,同学们也都见怪不怪了。到了楼顶,陈星华上上下打量李杰一番后,问道:“你身体还好吗?”

    一头黑亮的秀发披在肩后,明媚的五观,秀丽清纯,肌肤雪白细嫩,吹弹可破,发育得很好的身体苗条玲珑,亭亭玉立,如镘头般的将校服顶起,成了一座小小的山峰,普通的校服穿在他身上,显得与众不同,看起来很舒服,另有一番味道,裙下的修长的美腿,没有穿丝袜,却光亮油滑,没有一点瑕疵。

    李杰摸不着头脑,道:“什么还好啊?”

    陈星华担心地看着李杰,道:“李杰,我听晓华说你昨天跟柳天向打架了。你身体没有什么事吧。”

    哦,原来是这回事,对于陈星华的关心,李杰心中有点感动,道:“没事啊。”

    “真的?”

    陈星华一番不相信的样子看着李杰。今天她一上学,便听到同学说昨天李杰跟跆拳道社柳天向打架了。当时,她听到这里吓得半死,以为李杰出什么事了,后来听到一向文弱的李杰竟将跆拳社的第一高手一拳打趴下了,他还是不怎么敢相信。

    “当然是真的啊,我骗你干吗啊?”

    这女人怎么那么罗嗦啊!明明告诉他还不信。

    自己一番好意关心他,他怎么不领情,陈星华心中有些凄苦。自己容貌出众,学习成绩优异,男同学们见了她,哪一个是唯唯诺诺,将她捧得像公主一般,从来没有一个敢拂了她的意。只有眼前的这个人,对她的美丽,殷勤从来都是无视的。

    最近冷空气南下,虽在夏天,但早上起来,有点冷。风吹散了校花的长发,配着她此刻哀伤的神情,及病刚好的憔悴,说不出的凄美。可能是穿得少,陈星华在风吹来来,不由咳了几声。

    李杰摇了摇头,唉了声,道:“你啊你……”

    将自己才加的一件外套披在陈星华身上。

    披上衣服陈星华陡觉一暧,听到李杰那几句无奈的叹气,陈星华心中甜滋滋的,好像刚吃了蜜甜一般。那衣服残留的几许男人气息,传入鼻里,浑身内外,一阵舒畅。

    但一想,这是李杰的衣服,等一下等同学们看见了,有些不妥,便要脱下,但李杰很霸道的将茄克外套的拉链拉上,道:“叫你穿着,你就穿着。你病才好,等一下要是在着凉了就遭了。”

    “没事,那我走了哦!”

    李杰扔下这一句,便下楼了。

    望着眼前的身影,陈星华恨得牙痒痒的,暗想:“臭李杰,难道我那么可怕吗?连跟我多呆一刻都不想。”

    拉紧衣领,望着李杰远去的身影,陈星华又抿过一丝甜甜的笑,脸上还露出两个酒窝,漂亮极了。

    刚到教室,教导处的副主任阴沉着一张脸走到李杰面前,道:“李杰,你跟我去校长室一下,有事找你。”

    李杰哦了一声,跟着副主任那一张好像谁欠了他几百万的臭脸来到了学校校长室里。在路上,对于校长的召见,李杰心中已猜到了几分。

    市一中的老校长,新年初才退休,如今这个校长是刚从外地调来的。这位新校长才刚来没有几天,就有人在在被被誉为‘精英’,S市第一重点校园内打架。那置他于何地啊!

    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不杀鸡儆猴一下,那些人还当他这个校长是当假的呢?所以在听到昨天竟有人在跆拳道馆里打架,二话不说就叫教导处的副主任去将惹事的主儿请来。

    当然,这其中,还有两点外来的因素,第一是恰适F省文明学校的评选,在这当儿打架,无非是在给整个市一中抹黑,另一方面却是柳天向家的问题。昨天柳天向回家时,他父母看着他一瘸一拐的样子,便问他怎么回事了。本来柳天向是不想说,但在父母追问下,不得不坦承所有事情的经过。

    柳天向的父亲市教育局里面一个说得上话的官儿,见儿子被人打,就直接打电话给校长了。这校长老兄的校长位置还没有坐热,他可不想因为管理不佳,就下岗了。在柳天老爸打电话来说,再三表示一定要好好整治李杰,请他放心。

    到了校长室,除了校长本人外,尚有几一些学校的领导。李杰一进门,所有人将便目光锁定在他身上,搞得他有些不自在。

    李杰道:“校长,你找我来,有什么事吗?”

    有些时候,不能太聪明了,该装糊涂时就得装糊涂。

    校长深沉的目光打量了一下李杰,道:“你是李杰吧?”

    “嗯.”“昨天为什么跟柳天向打架?”

    “有这事吗?”

    李杰脸上装作很疑惑不解。

    校长严厉地道:“看来你真是一个刁学生,事实俱在,你还想狡辩,今天柳天向同学在医院的检验报告。”

    话落,将医院的报告扔给柳天向。

    “啊,胃出血,想不到那小子那么不经打。”

    其实平时李杰倒也不是那样子,只是今天见到那个可恶的校长一口认定他打人,心里有些不爽,就存心气气他了。

    校长听到这一句话,气得差点头顶生烟,拍着桌子道:“放肆,李杰,你你,太玩劣了,明天你叫你父母到学校一下,看来我很有必要跟他好好谈一谈。”

    李杰听此,脸色大变,想不到自己的一句玩笑话,竟然要父母到学校来,别说老爸老妈不在,就是在了,也不能让他们到学校来,特别是老爸,要是让老爸知道,可就惨了。这些念头在心里转了一下,李杰忙道:“校长,其实这事,我是有错,不过柳天向也有责任,是他挑衅在先。”

    “到这个时候,你还在胡说八道,明天你父母如果不来学校好好说清楚,你就不要来上学了,现在请你出去。”

    李杰回到教室时,人恍恍呼呼的,整个心都在想明天叫老爸老妈到学校的事情。从小到大,对于品行,李南星对儿子要求一向是极其严格,可以说是苛刻。若是给老爸知道他在学校跟人打架了,那还不将他的皮剥了,虽然他知道老爸心里是很疼他的。可惜,老妈不在,若是她在的话就好了。

    整天,李杰想来想去,也不想个解决的办法来。

    回到家里,容姐告诉他,今天方晓玲到家里来找他,不知有什么事?叫他打电话给她。

    听此,李杰问道:“方晓玲没有跟我爸到省里开会去吗?“方晓玲是老爸办公室的副主任,按理说,他到省里开会,他要跟去的啦!

    容姐说没有。

    他跟方晓玲好几天没有联系了,主要是上一次从永安回来时,方晓玲无缘无故对他大发脾气,李杰心里有些赌气,打定主意她要是不主动找他,他绝不会找他。

    这回,方晓玲主动找她,李杰心里别提多乐了。而且想到方晓玲,他已经想到了明天应对校长的办法了。

    回到卧室,李杰拿出无绳电话给方晓玲打了个电话。他打的是方晓玲的私人手机,因为怕打他家电话,如果他老公接到了,会尴尬。

    电话响起,那头传来方晓玲悦耳的声音:“李杰吗?”

    “是啊,玲姐,你找我?”

    “嗯,李杰,你现在能过来一下吗?我一个人,好无聊。”

    听此,李杰的心猛然一跳,跟方晓玲认识那么久,她还是第一次约她,神经立马兴奋起来,抑制不住心中的狂喜,问道;“玲姐,你现在在哪里啊?”

    “我在家里?”

    “家里,那我不太好吧?”

    等一下跟他老公碰到多不好啊,对方晓玲一直有非分之想的李杰难免有些做贼心虚。

    “现在家里就我一个人,他搂着那个小狐狸精走了。”

    方晓玲的语气有些愤怒。

    “好,玲姐,那你等我一下,我马上过去。”

    说这一句话的时候,李杰完全可以感受到神经的兴奋。

    “好,我那我等你。”</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