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都市小说 > 纨绔公子(风流秘史) > 第一部禁忌爱恋 第30章 惊慌的局长.
    此刻,在另一边的一个阳台上,一向开朗大方的陈星华有些扭捏,脸上红红地看着李杰,道:“李杰,你那项链……”

    她是想问李杰那项链是从哪里来的?可是又发觉这样问很不妥,便将话直搁在那儿了。《+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李杰道:“那项链是我妈买的。”

    陈星华疑惑满脸,道:“伯母……”

    她想说伯母不是一个庄稼人吗?怎么可以买那么贵重的东西呢?又发现这样说,很不尊重人,说到一半又停住了。

    李杰呵呵一笑,道:“估计今年收成比较好吧。”

    说得宋素云好像一个庄稼人似的。不知宋素云若听到会做何感想?

    顿了一下,陈星华道;“李杰,其实…你不用买…这么贵重的东西,你…能来…我就很开心了。”

    说话时,陈星华暗暗责怪自己,怎么那么不济事啊,站在他面前会那么激动,平静,一定要平静下来,不然,他一定会看不起自己的。

    听完,李杰心中的挺有感触阵,在现在社会,这样不重富贵的人已经不多了,突然间,他觉得陈星华很可爱,就脱口而出地道:“你很可爱。”

    陈星华身体一颤,脸上又红了起来,如胭脂一般,娇艳欲滴,李杰不禁看呆了。他越那样看,陈星华越加不好意思。一股难以言明的感觉悄然在两人间升起。

    将这一幕看在眼里的杨东成脸上再也难以平静,额头青筋分明,眼里射出愤怒的光茫,那神情恨不得将李杰千刀万剐。

    就在这时,S市公安局副局长李万春带着一帮人闯进了进来。见此,陈刚胆颤心惊地道:“警察先生,你这是……”

    他平时所有的时间都窝在办公室办公,很少交际,自己女儿生日,闯进一帮子警察,心中既惊又讶。

    杨千华则截然不同,风情万种地上前,娇笑道:“李局长,今天是什么风将你吹来了?”

    以前她出席社交活动,跟李万春有几面之缘,知道李万春是S市公安局的副局长。

    李万春见到杨千华,亦是一愣,随后笑道:“哦,杨小姐,你也在啊?”

    眼里有些色眯眯的。说实话,难怪李万春色眯眯的,只因杨千华太过迷人吧。就是阳痿男见到他,恐怕也会精神抖搂。

    女人,最具风情的时段,不是十七八岁的青春,而是像现在杨千华现在,也就是俗称‘’的时段。这个时候的女人,身体心理皆已成熟,那种举手投足所散发出来的女人风情最是诱人。杨千华容貌俱佳,加上气质妩媚,身材很棒,就连见惯很多美女的李杰见到她,心也动个不停。

    男人那色眯眯的样子,杨千华习以为常,当下笑道:“今天是我女儿生日,我在这里办个宴会,替他庆祝一下。”

    李万春哦了一声,道:“我不知道今天是你女儿生日,也没有带礼物过来,失礼失礼。”

    杨千华呵呵一笑,道:“没有关系,李局长能来已使我们蓬荜生辉了。今天你局长,带这么多人来,是……”

    李万春眼睛恋恋不舍地从杨千华身上收回,道:“我今天是来办案的。”

    “办案,办什么案啊?”

    “我最近在办一个珠宝抢劫案,这晚听说有人给令爱一条永恒珠宝,价值连城的‘水晶之梦’?”

    “是啊,李局长你是怀疑李杰……”

    说此,她心倏然一跳。

    “嗯,不错,上个月中环路发生的那一起‘永恒珠宝抢劫案’,‘永恒珠宝’被抢走大量贵重的金器,其中就有一条‘水晶之梦’。”

    其实上一次发生的那起抢劫案,罪犯所抢的只不过是一些店里的珠宝,根本没有水晶之梦,再说像水晶之梦这等价值连城的珠宝,一般都是存在银行里的。不过官子两张口,他想怎么说就怎么说了?

    “李局长,你是不是弄错了,李杰不像抢匪啊?”

    她虽然看李杰有些不顺眼,可是他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抢劫珠宝店的啊!

    “罪犯都是擅于隐藏的啊!他是不是抢匪,到局里一审,就有定论了。杨小姐,你将那个什么李杰的叫出来吧。”

    说完他身边的那些警察还有模有样的地将枪举了起来。

    事已至此,杨千华也不能多说什么,只能过去将李杰叫过来。李杰怎么也不相信,老妈是买贼脏的人,心中暗想:“自己跟公安局倒是挺有缘份的,十天内竟进了两次公安局。”

    陈星华则吓个半死,对杨千华道:“妈,你跟那李局长说说,李杰怎么会是抢劫犯呢?“杨千华唉了一声,道:”

    现在我也没有办法。“陈星华紧紧抓着李杰的手,担心地道:“李杰……”

    李杰微笑地拍了拍陈星华的手,道:“没事。”

    镇静,从容无比。

    见此,杨千华惊讶地看了一下眼前的男孩,对于他这份镇静,心中很是赞赏,对他的看法略微有了一些改变。到了厅内,李万春见到李杰,略感诧异,因为他感觉李杰好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可恨的是又想不起来。

    众目睽睽之下,李万春也不敢过分放肆,当下道:“你是李杰吧?”

    “嗯。”

    “你现在涉嫌上个月永恒珠宝抢劫案,你想请你回局里跟我们做一个调查。”

    李万春说完,他身后已有两个公安过来押着李杰。

    陈星华见此,脸色一变,对李万春道:“不,不可能,李杰不可能是抢劫犯。”

    这时,所有人都盯着李杰看,所有人都感不可思议,当然有一些人是幸灾乐祸的,诸如沈祥……

    李万春微微一笑,道:“是不是回局里一审就清楚了。带走。对了,杨小姐,那梦幻水晶也交给我吧。”

    话落那两个公安已押着李杰就走,李万春接过梦幻水晶跟在后面。递给他的杨千华在李万春接过水晶时,分明看到她的手略微颤抖了一下。见此,她中一愣,灵慧的她觉得这事好像有些不对劲。

    十点多,在杨家,宋素云来回踱着脚步,急道:“这么晚了,阿杰怎么还没有回来啊?”

    李南星安慰地道:“老婆你别急吗?可能等一下就回来了吗?”

    宋素云道:“现在都十点多了,他可从来没有那么晚回来过。不行,我出去找找。”

    见此,李南星急道:“这么晚了,你要上哪里找啊?”

    宋素云有些生气地道:“那你又不去找。”

    李南星知道宋素云对李杰的宠爱,当下微微一笑,道:“今天是他同学的生日,难免玩得晚一点,你别担心了。”……

    两个小时后,李杰还是没有回来,宋素云更急,李南星也有些急了。现在都十二点了,就是有什么活动现在也该散了。

    宋素云急得差点跳起来,脸有些白,惊道:“南星,你说阿杰会不会有什么事啊?不知怎么了,我今天眉头一直跳。”

    李南星道:“不,不会有事的,你别自己吓自己。”

    他虽那样说,可是心里亦没有底。同时心中暗想:“若是有谁敢动阿杰一根汗毛,他决不会饶过他的。”

    可能是父子连心的关系,他的心也是赌得慌,隐隐觉得有些不妙。

    沉吟了一下,宋素云道:“不行,我要出去找他。”

    “慢着。”

    “什么事?”

    宋素云一副你要是敢拦我,我就跟你拼命的架势。

    “我跟你一起去。”

    听此宋素云脸露微笑。他知道自己老公平时对李杰严厉得要死,其实心里对李杰比谁都疼。

    刚要出门时,李南星道:“我们只要到李杰他同学那边去找好了?对了。你记得今天是阿杰哪个同学生日啊?”

    一来李杰生性腼腆,平日里并无一个比较好的同学来他家坐坐,或者说联系一下,二来宋素云忙于自己的生意,根本没有空关心李杰在学校的事。此刻一听,宋素云简直恨死自己了,为什么自己不多关心一下阿杰。

    宋素云想了好久,都没有想出来。

    李南星道:“罢了,我打电话给老何,叫他出动局里的人找一下。”

    此刻在S市公安局,李万春为了表示自己对‘永恒珠宝’抢劫案的关心,正连夜审讯李杰。其实对永恒珠宝案他早有定论,将罪犯锁定在一些外省的帮派身上,跟眼前这个李杰一点关系也没有,今天抓李杰来,只不过是想跟杨家攀个交情。

    李万春是一个成精的人物,从杨东成的三言两语中,他知道杨大少爷极其讨厌这个叫李杰的。杨家是商人,很多事是不方便做的,所以才找他,杨大少爷不说,他也知道他想做什么?既然杨大少爷发话了,那我就替他做了吧!

    他之所以肯这么出力,是想借此搭上杨家这个跟上层关系很紧密的家笑。官做到了他这一步,上面若没有一丝人脉,要再进一步很难了。从底层一步步干起的他,最欠的就是人脉。再说诬陷一个穷小子,对他来说轻而易举,尤其在‘永恒珠宝’被抢的这个时刻。‘永恒珠宝’抢劫案轰动S市,连李书记都亲自下了批示,他多抓一人,也不会有什么事。今天抓李杰,只不过是顺水推舟而已。所有的利害关系,李万春在心里都盘算了清楚。但所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一个能拿出梦幻水晶给人做礼物的人,会是普通的人吗?

    人生有些过失,可以用各种方法挽法,但有些过失却是无法挽回,其结果,可能要付出自己的前途,甚至是生命。

    此刻坐在审讯室里的李杰并不知道,自己已成为李万春用来巴家杨家的工具。

    从李万春披上警服的那一天起,这种事他已不知做了多少,早已驾轻就熟了,当下一番吩咐后,属下们就去忙了,而他呢,则坐在办公室真皮的沙发椅上,把玩着那璀璨夺目的梦幻水晶。

    得到了李万春关照的两位审讯李杰的刑警用恶狠狠的眼光地盯着李杰,道:“怎么样,小子,你老实交待吧?”

    李杰万分不解,问道:“交待什么啊?”

    右边一个圆脸的警察用力拍了一下桌子,声音哄大,震人耳膜,道:“小子,我们的政策。你该听说过吧?”

    这招先声夺人被他用得可谓出神入化了。

    “知道,知道,电视上看过,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吗?”

    圆脸警察满意地的嗯,道:“那现在将所有的问题都交待了吧?”

    “什么问题啊?”

    圆脸警察脸色一变,有如怒目金刚,道:“小子,到现在你还跟我们装蒜。”

    另一边的一个比较瘦的警察右手节奏地敲打着桌子,阴阴地道:“我们现在已掌握了所有的证据,反抗是没有好处的。”

    李杰哪还不知道,他们是诳他的,当下微微一笑,道:“既然你们都知道了,还问个屁啊!将我关进铁窗子里就是了。”

    圆脸怒道:“你当老子不敢啊?”

    “我劝你们在做这一件事情时,最好想一下王法,公义。”

    语气正经无比,宁静得可怕。

    圆脸公安一愣,随后怒道:“哈哈,小子,世上是有王法,有公义,但绝对不会照到你身上的。”

    瘦脸公安阴狠地道:“小子,识相就将这事认了,免得受苦。”

    “我没有做过,我认什么认啊?这事若认了,我还出得去吗?”

    圆脸警察狰狞一笑,道:“小子,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

    说完摩拳擦掌地走向李杰。来时,李局已经吩咐过了,只要让这小子认罪,可以使一下手段的。

    李杰吓得脸色苍白,颤道:“你,你要做什么啊?”

    语气上虽怕得要死,其实心中却在冷笑。他若敢打我,我就让他残疾。李杰的性格是外柔内刚,遇强反弹越大,遇弱则更加柔弱,而且骨子里有一种上层人物的蛮横。此时他知道,对方是想‘屈打成招’让他顶罪,他自是不会再任由对方处置了。

    从刚进公安局,他就发现这事有些不对劲。‘永恒珠宝’的‘水晶之梦’有没有被抢,他不知道,但他确定自己的老妈是绝对不会买贼脏。那样的话,这警察不分青红皂白将他抓来的目的就有待确定,或许是这些警察受到上方的压力,在胡乱找一个替罪羔羊吧,这种事在警界早已屡见不鲜了。很不幸的,自己撞到对方的枪口上了。

    见李杰那样子,圆脸公安越发狰狞,笑道:“小子,你现在怕也没有用了。就算你现在认了,我也不会放过你,因为我看你很不顺眼。”

    话落已到李杰面前,斗大的手掌狠狠甩向他。他早年曾在部队服役过,练就一双铁掌,被他一扇,没有一个人的脸骨不裂开的。

    瘦脸警察见此,暗暗发笑:“这赵向东打人还是那么狠。就那小子的小身板,赵向东一扇,还不给残废了。”

    但接下来的一幕却大出他的预料。……

    何政军,今年四十三岁,多年兢兢业业的表现,换来了S市公安系统的第一宝座,到了他这个年龄,权钱都有了,难免会享受一下。才在前天刚勾搭上的一个办公室女警身上进进出出一两回,疲累得正要休息时,手机响了。

    若是别人的电话,他大可置之不理,甚至臭骂这个不识好歹的人几句,但这个电话给他的人,他可不敢得罪,除非他不想在S市混了。

    何政军叫身边的情妇别说话,脸上换了一副谦虚的神情,道:“是李书记啊,您这么晚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啊?”

    “老何,事情是这样的,我家李杰去参加他同学的生日晚会,到现在还没有回来。我想要你派局里的一些人去找找。”

    根据失踪人口条例,人只有失踪四十八个小时,警方才会受理。但此时,何政军可不敢拿条例来讲事,道:“好的,我这就去安排人手。”

    从李南星入主S市后,市里的那些不听话,基本上都消失在他面前了,除了市长洪中雄之外。不过,随着李南星声望的日益提高,张兴云的话语权越来越少了。天知道,在S市得罪李南星会有什么的后果。

    “老何,那麻烦你了。阿杰,你可能没有见过,等一下将我他的头像用手机传给你。”

    “客气什么,李书记,等一下我找到李杰将他送过去。”

    这种暧领导心窝的话应该多说,这是何政军多年来总结出来的经验。

    何政军挂完电话后,立马赶到公安局,连身边情妇的撒娇理都不理。途中,他已打电话公安局负责各个部门的领导。

    何政军发话了,公安局的那一干副局长,队长什么的,都一股脑地跑到S市公安三层的会议室来了。此时虽是深夜,却没有人敢有怨言。

    见到李万春,何政军道:“老李,你没有回去啊?”

    “在忙那个月那永恒珠宝的抢劫案呢?”

    ‘永恒珠宝’是国际上珠宝行业当之无愧的领袖,在他辖下被抢,对S市的声誉有莫大的影响,各层都在观注,若是破不了案,那他那个公安局局长就别坐了。想此,何政军笑道:“破案要紧,但你年纪大了,也该注意保重身体。”

    李万春心中冷笑:“老何啊,你当我这么晚在熬夜破案是为了你啊,我只不过是在为我将来进升加点筹码罢了。”

    脸上却装出一副感动的神情,道:“谢谢局座关心。对了,局座,你叫局里的人这么晚来开会,有什么事啊?”

    “找一个人。”

    “找谁啊?”

    何政军心中暗想到底是找什么人啊,值得这么劳师动作的啊?

    “他们都来了,等一下说。”

    话落S市公安局的大大小小的管事人都到了。

    坐在会议长形桌中间的何政军清了一下喉咙,道:“情况紧急,废话我就不多说了。这么晚了,将你们找来,是要你们发动一切力量找一个人。”

    主管交通的交通大队长问道:“何局找谁啊?”

    很是热心。他才刚当这个大队长几天,自然要好好表现了。

    “一个很重要的人。这是他的相片。”

    话落,局长公办室一个文书已将李杰的照片发到众人手上。

    何政军知道有些领导爱惜自己的名声,所以并没有说要劳师动众找的人是李南星书记的儿子,仅说是一个很重要的人。

    “好了,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一定要将他找出来。”

    “是。”

    话落,所有人领命下去/李万春拿着李杰的照片,越看越眼熟,哦,他不是今天自己抓来的那个人吗?想此,小心翼翼地问道:“老何,相片的人叫什么名字啊?”

    心中求神拜佛这照片上的人千万别是他今天抓来的人啊!何政军虽然没有说那个人是谁,但从他的语气上,李万春可以推断出那是一个很重要的人。能劳动何政军的人,那人的身份一定不简单。

    “李杰。”

    听到这两个字,李万春一震,拿着的照片落到桌上,道:“他叫李杰?”

    “嗯,老李,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对了,老何,我问一下哦,那个李杰是什么人啊?”

    “只能对你说是一个不是我这种阶层可以得罪的人,其它的我不能说。”

    “瞧你说得那么神秘,在S市哪还有我们不能得罪人?”

    李万春故作轻松地呵呵一下。

    “老李,我能在S市这么稳,这些年来,你也帮了我很多,我才跟你说的。这李杰……”

    李万春急问道:“什么?”

    “他是一个贵不可言的人。在S市我们或许算是一个人物,但在京城,我们……”

    何政军有些自嘲地笑了笑。

    “你是说李杰是京城的人?”

    李万春问出这个问题时,后面已经冷汗直流了。京城代表着什么,有权有势的京城家族代表着又是什么,每个在炎黄政坛的人都深知肚明。

    何政军嗯了一声,接着点了点头。何政军本来并不知道在政坛上极具传奇色彩的李南星有什么背景,直到一个月前,他到京城去拜一个他曾经在部队给他当过警卫员的老首长,他无意间说起李南星。老首长当时顿了一下,便叫他好好跟着李南星,并言今后对他的仕途有很大帮助。

    看此,李万春更加没有底了,脑子里杂思纷呈,道:“老何,我有事回办公室处理一下。”

    回到办公室后,李万春整个人再也难以平静,心中浮现各种可怕的后果,望着桌上的梦幻水晶,整个人就此瘫坐在沙发椅上。我当时真是被猪油蒙了眼睛,能拿出梦幻水晶给人做生日礼物的人,哪里会是普通人。

    事情既然出了,那就应当设法补救,李万春到底是在政坛上沉浮了几十年的老油条了,当下马上冷静下来了,考虑怎么善后了。

    大约三分钟后,李万春熄灭掉手上的烟,披上了外套,朝审讯室走去。此时,他心中暗自祈祷:“赵向东跟徐前两人不会将李杰打得太严重。若是太严重了,只好牺牲这两爱将了。”

    看到副局亲自过问,审讯科的科长黄因明马上屁颠屁颠上前问候。李万春嗯的一声,道:“赵向东他们现在在哪个审讯室,马上带我去。”

    黄因明道:“他们在405审讯室,副局随我来。”

    马上将李万春领到405审讯室前,并亲自替李万春将门打开。门一开,黄因明见到了生平最不可思议一幕。

    庄严,肃穆的审讯室里一片狼狈,桌椅破烂,档案散落于地,审讯罪犯的警察赵向东跟徐前鼻轻脸肿,躺在地下做着痛苦的呻吟,而罪犯则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翘着二郎坐着。

    审讯室是他的地盘,如今竟给人搞成这般,而且还是在他的直系上司李万春面前,黄因明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有如给人扇了一个大耳光,气炸了已不足以形容黄大科长此时的心情,他指着李杰,怒道:“你,你……”

    平复了一下心中怒气,黄因明问道:“你敢袭警,你知道这是什么罪吗?”

    话落,他却听到了一个不敢相信的话:“打得好。”

    说话的人是他的上司,公安局的副局长李万春。

    接着黄因明见到他的上司李万春低着头,态度很卑恭地来到那个嚣张的罪犯面前,道:“李杰,‘永恒珠宝’的被劫案我们已经查清了,这案件跟你一点事也没有。对于我工作上的疏忽,请你见谅。”

    见此,黄因明瞪大了一双眼睛,狠狠捏了一下自己的手臂,手臂会痛,才知道眼前所发生的一切不是做梦。

    请神容易,送神难,李杰冷冷一笑,道:“难道就这样完了吗?”

    李杰话说完,不大的审讯室里又走进几人,领头的正是公安局的局长的何政军。

    何政军一把推开挡在他面前的黄因明,喜道:“李杰,你真的在这里啊?”

    李杰并不知道何政军,当下问道:“你是?”

    “我是何政军,是你爸爸叫我来找你的。”

    李杰哦了一声,没有什么欣喜,也没有什么不快。何政军又道:“阿杰,若非亲眼所见,我真的不敢相信你竟然在我的局里。”

    李杰冷冷地道:“何局长,这事你问一下李万春副局长就知道了。”

    “老李,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对着何政军那要吃人的目光,李万春心中一颤,道:“老何,不,何局,这事你听我的解释,这事都是他们搞出来的,我不知情。”

    何政军冷哼了一声,道:“这事你向李书记解释去吧。”

    话落,对李杰道:“阿杰,这审讯室可不是什么好地方,我们走吧。”

    “你警察局要抓人就抓人,要放人就放人,好不威风哦。”

    何政军讪讪一笑,道:“这永恒珠宝抢劫案闹得很大,他们难免有些草木皆兵了。”

    说此悄悄地在他耳边说:“我听说你没有回家,你妈可要急死了。”

    李杰闻言,二话不说,站了起来,道:“那我走了,不然等一下我老妈跑来了,就遭了。”

    何政军屁颠屁颠地跟他李杰后面,到公安局外后,自己充当司机用自己的坐驾——奥迪将李杰送往市委大院。

    此时李杰终于肯走了,李万春松了口气,拭掉额头上的汗水,想不到这李杰竟是李书记的儿子。或许有一些人不知李南星的厉害,但在作为S市公安系统的副当家,他可是清楚得很。私下他也曾听说,李南星有一个独生子,对他,李南星可是非常宠爱。若李杰不走,等一下李南星追到公安局来,那可就很不好看了。

    “这何政军真是的,对一个小屁孩竟那么的……”

    他是李万春一方的人,平日里没少说过这样的话以讨李万春开心。

    “蠢货,你懂什么。你知道那小子的身份吗?,今天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干出这种蠢事呢?***,要怪就怪杨东成贱胚子。老子就是死了,也要拉他做垫背的。”

    回到家里,宋素云也不顾着何政军在场,紧抱着李杰道:“小宝贝,你没事吧,你不知道,你没有回来,妈多担心啊?”

    李杰脸上一红,不好意思地道:“妈,我没事,你不用担心。”

    说完急忙离开宋素云的怀抱。

    李南星对何政军道:“老何,这一次太谢谢你了。”

    “李书记,这是我应该做的,你不用客气。”

    “对了,刚刚你是在什么地方找到阿杰的啊?”

    “这个……是在我局里。”

    李南星若知道他儿子被人抓到公安局不知会怎么样,不过想一下抓人的是李万春,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再说,就是他不说,李杰也会说的。

    “公安局,我李杰怎么会被抓到公安局去的?”

    说话的是宋素云,听到自己宝贝儿子被抓到公安局去了,语气己有些动怒了。

    “具体的事情经过要问李万春副局长才知道,这事是他一手办的。”

    何政军忙将责任推给李万春。

    “我们阿杰从小到大什么地方都有去过,就是没有到过公安局,这回竟给当罪犯抓到公安局去了。老李,这件事你一定给我弄清楚了,不然,我跟你没完。”

    宋素云气愤地说完话后,对李杰道:“阿杰,现在时间不早了,你上去休息吧,明天还要上学呢?”

    “好的,妈。”

    对于宋素云要李南星将事情‘弄清楚’,李杰并没有反对,平日里,他虽然柔和,但并代表可以随意给人欺负。从整件事来看,表面上是李万春为破‘永恒珠宝’案将他弄进局里,李万春所有的依据只不过是那条‘水晶之梦’。他才拿出‘水晶之梦’没有多久,公安就来了,那说明生日宴会现场有人李万春通风报信。那通风报信的人,显然颇有能量,不然也不能劳烦公安局的副局长李万春,且用心极其不良,分明是想整他。若不让他知道点厉害,他还当他是好欺负的呢?</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