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都市小说 > 纨绔公子(风流秘史) > 第一部禁忌爱恋 第32章 迷乱的补习(一)
    不知何故,李杰又旷课了几天。《+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这几天,李杰的班主任吴德仁很是生气。这李杰真是太不像话了,又旷课了那么多天,连个请假都没有,在他眼里到底有没有他这个班主任。

    李杰的学习成绩在班里并不是很好,在一切以成绩说话的高三,李杰旷课,吴德仁是不会那么生气,只是因为他的旷课却大大影响成绩超好,被他们寄以厚望的陈星华了。

    这几天陈星华在上课时,老是魂不守舍的,已有几个任课老师向他反应了这情况了。陈星华天之骄女,不仅是他班级的骄傲,更是整个市一中的希望,如果不出意外,她将成为F省的高考状元。几个老师对她倾注了所有的心血。他也找陈星华谈了几次话,可是收效甚微。

    对于陈星华的这种状况,他专门找班里几个跟陈星华比较好的同学了解了一下,终于查明了,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这个旷课的李杰。

    只要不影响成绩,你们恋爱条就恋爱,老师们是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但是现在,吴德仁觉得他有必要好好地干涉一下了。

    在李杰刚到学校时,憋着一脚下子火的吴德仁便将他叫到办公室谈话了。

    对李杰这种在他眼里是玩劣分子的学生,吴德仁老师向来是不怎么客气的,拍了一下手掌,道:“李杰,这几天,你怎么又旷课了?”

    这位吴德仁虽是语文老师,但平时却对中国传统的武术——‘铁沙掌’甚是爱好,私底下曾买了一本‘钱沙拳谱’练习了几年,功力大是深厚,这一拍桌子,响亮至极,只震得办公桌上的文件震得老高。

    “家里有事。”

    “家里有事,你每一次都家里有事。李杰啊,你现在都已经读高三了,再过几个月,就要高考,高考对你们意味着什么,你知道吗?你爸妈那么辛苦,才让你进来读书,你不要辜负了他们的一番心意了。”

    “谢谢吴老师,李杰一定铭记吴老师的教导。”

    读书这东西也要天份的,从小到大,李杰对读书向来很感冒的,有时候,也是不想辜负老爸,老妈的一番心意,认真学习,可是不知怎么了,任他如何努力,成绩就是提高不了。久而久之,就养成了现在这种对读书‘可有可无’的心态了。

    在家里,宋素云跟李南星对李杰的学习也不过份要求,不过在思想品格方面,却是严厉至极。

    看李杰这么良好悔过的态度,吴德仁倒不好过份的追究,当下摆了摆手道:“去上课吧,记住,以后别再旷课,离高考也就那么几天。”

    他说这一句,倒不是有多么关心李杰,而是怕李杰不来上课,陈星华又该想七想八了。

    李杰刚走,电话就响了。吴德仁一看号码,是校长办公室的。

    按下接听键,不待他说话:“喂,是吴老师吗?”

    “是啊,我是吴德仁,校长,您找我啊?““您现在有没有课啊?”

    “没,没有。”

    就是有课,也要让同学自习,好不容易有机会跟领导单独谈话。

    “哦,那你现在过来一下,我有些事情,要找你了解一下。”

    “好的,好的,我现在马上过去。”

    两分钟后,吴老师便风风火火地赶到校长办公室了。

    吴德仁刚坐下,还没有说话,校长便说:“吴老师,你们班的李杰这几天怎么没有来上学啊?”

    吴德仁以为校长之所以提起李杰旷课,是因为由于他的没有上学,而大大影响了陈星华的学习,当下道:“他说他家里有事。校长刚刚我已经评批过他了。而陈星华同学,我也专门找她谈过话了。”

    “家里有事,吴老师你知道他家里发生了什么事了吗?”

    校长一副关切的样子,那神情好像是他家里的发生的事情一般。

    吴德仁见此,心中感叹:“这校长真不愧是校长,将学生当成自己的孩子那般关心,太伟大了。”

    当下道:“我没有问。”

    他哪里知道校长心里的想法啊!校长想若是知道他家里发生什么,自己可以关心一下,那给李书记就会有一个很好的印象了。

    校长唉了一声,道:“吴老师,你怎么不问一下呢?”

    “是,是,校长,这是我的疏忽,我以后会改进的。”

    “嗯,还有以后加紧故乱批评学生。这样会给学生很不好的感觉的,影响他们对我们的印象的。”

    吴德仁目瞪口呆地看着校长,心想:“周二的教师大会你不说要严抓学校的纪律,尤其正要面对高考的高三各班,怎么这会……”

    这些疑问,他是不敢问的,只唯唯诺诺地道:“是是,以后我会改进的。”

    校长端起桌上的水怀喝了口茶后,继续道:“吴老师,你们班那个李杰的成绩怎么样啊?”

    吴德仁摸不着头脑,道:“那李杰不太爱学习,经常旷课,他的学习成绩不太好,所有科目的成绩仅在及格线左右。”

    “那怎么可以?”

    校长有些义愤填膺,其关切程度比自己儿女有过之而无不及。

    啊,原来校长是在指责他们班的学习成绩啊!吴德仁老脸一红,道:“校长,我们班的成绩,我一直都在抓。相信会慢慢好起来的。”

    校长嗯的一声,道:“吴老师,你的工作我是肯定的,你们班的进步,全校师生也是有目共睹。只是高考将近,给予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学生的父母辛苦赚钱,将他们的子女送进我们学校,目的就是为了让他们将来可以读大学。就拿这个李杰来说吧,以他现在的成绩,读个本科都很困难。”

    啊,校长,我太崇拜你了,同时心中又想:“多么无私付出,关心学生的园丁啊,你太伟大了!难怪人家可以当校长。”

    吴德仁道:“那不知校长有何良策?”

    “我们虽是S市重点中学,但众学生当中,也是良莠不齐,对一些比较有希望的学生,我们应该给予他们特别的关照。就拿这个李杰来说,他是一个多么聪明,多么优秀的孩子啊。像这种学生我们更应该重点的帮助一下,让他们读上一所好的大学,将来为社会主义建设贡献出自己的力量。”

    聪明,优秀,吴德仁听到这两个词差点晕倒,我当李杰三年的班主任了,我怎么没有发现呢?当下问道:“那校长,你有什么好的办法吗?”

    “这几天,我想了一下,要带动这些学习成绩较差的办法只有一个办法,用好的学生带差的学生。”

    “此计甚妙啊!”

    虽然他对这个方法持怀疑态度,但仍不忘对校长拍了一个马屁。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校长闻言也哈哈大笑,甚是高兴,道:“听说你们班有个陈星华学习很优秀?”

    听校长提起他们班的骄傲,吴德仁脸上也露出了笑意,道:“陈星华的学习成绩确实是不错。”

    “我看,就叫这个陈星华给李杰补习吧。”

    说话时,校长眼里闪狡黠的笑意。

    吴德仁啊的一声,惊看着校长,道:“校长,这是不是有些不妥啊?这陈星华跟李杰他们在学校……”

    在背后谈论学生的绯闻,有违师道,吴德仁有些说不出口。陈星华跟李杰现在正闹绯闻,两人间暧昧得很,叫陈星华给李杰补习,岂不是更让陈星华心绪不宁了。谈恋爱的男女同学,成绩会好才怪呢?普是过来人的吴德仁心中暗想。

    校长当作什么也不知道似的,道:“事情就这样定了。“校长既然拍板了,吴德仁也不好意思说什么了。

    对于校花跟李杰之间的绯闻是知道的,在两个版本当中(其中一个版本:是陈星华在追李杰,这个版本传闻的人很少,只有极少数对陈星华很了解的同学知道,但普遍的认为不可思议,另一版则是李杰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这个传闻的公信度很高。校长选择了第二个,最为让男同学接受的。

    自从知道了李杰的身份后,这位精通权谋之术的校长就千方百计地要讨好李杰这个市委书记的公子。在种种的讨好方法当中,他选择了让给李杰制造机会。既然李杰在追求陈星华,那自已何不给他身制造机会呢?让李杰泡上那个美丽娇艳的校花呢?

    不知此时对李杰知道了造成他今后将有无数个夜晚面将面对这个他不愿意面对的陈星华是校长时,会有什么样怨念。

    陈星华貌若天仙,性格温柔可爱,无可挑剔,学习成绩更是令众多学习尖子嫉妒得要命,在学校,她就是众星捧月般的存在。要说,李杰不动心那是骗人的。只是对于陈星华,李杰抛开家世不谈,对于陈星华他很自卑,因为,他自认他太普通了。换句话说,就是他认为他配不上陈星华。久而久之,这使对陈星华产生了一种排斥感。

    这种排斥感在他跟方晓玲好上了之后,更加的严重。

    李杰一进教室,陈星华便写了张纸条扔给李杰:“你这几天怎么没来上学啊?对于李杰的家境她还是吃不准,心想:“李杰说不定是家里有什么农活而留下来帮忙。”

    对陈星华的关心,李杰理也不理,只拿起一本书,装模做样的读了起来。对陈星华频频打来的眼色,也置若罔闻。

    看着陈星华含泪欲泫的表情,李杰心中极不好受,心中千万次告诉自己:“李杰,你只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你配不上星华的。”

    也许是告诫起了作用,他竟真的忍住了去跟陈星华说话。他知道,他只要跟伊人搭一讪,陈星华就会破哭为笑的。但那样的话,今后该怎么办呢?……

    她像个天仙她太美了我那么平凡我开不了口心里面晓得追她的结果幸运的不是我我没那种命呀她没道理爱上我英雄和美人哪是一国的……

    看着陈星华那失魂落魄的样子,连讲课的老师心中兴致不由冷了几分,那位男老师讲课之余用一种极愤恨的眼神看着李杰。那种愤恨若是以刑罚来分的话,李杰恐怕早已被处为极刑了。

    刚下一课,陈星华便对李杰道:“李杰,你跟我来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李杰以一种淡淡得,甚至可以说是冷漠的语气:“找我什么事啊?”

    “你连单独跟我说话的机会都不给我吗?”

    李杰本想拒绝的,但看到陈星华哀怨的神情,话到嘴边再也说不出口了,道:“好啊!”

    见李杰答应,陈星华才破啼为笑,道:“那我们到屋顶说去。”

    到了屋顶,陈星华伤怨发看了李杰一眼,问道:“你为什么不理我?”

    “没,没有啊?”

    “没有,那我给你递纸条,你为什么不回我啊?”

    “当时,我在读书吗。”

    这个正大光明的理由在陈星华灵秀,充满智慧,看破世间一切的眼神下显得那么虚假,以致于说这一句话的人脸都红了起来。

    “从你的眼神,我看得出,你在骗我。”

    李杰生平最讨厌的就是有人逼他了,在陈星华那逼人的眼神下,怒道:“我说没有了,就没有了。你还有什么事吗?没事我走了。”

    “李杰,你是一个逃兵。”

    典雅的陈星华歇斯底里的吼了起来,伤情的泪水滚滚地眸里滑下。

    从楼顶下来后,陈星华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上课的时候,极为专注,再也不走神了,看到这个情景各位老师都露出了笑脸。

    上午最后一节是语文老师,同是也是班主任吴德仁的课。也许是上午跟校长的谈话拉近了他跟领导的关系,吴德仁显得很兴奋,一节课下来,讲得也是激情洋溢,跟以前呆板,枯燥的照背课文内容截然不同。李杰心中暗想:“这个吴老师该不会重新焕发了第二春吧!”

    约莫大约十分钟左右,吴德仁将课停下,道:“各位同学,高考将近,为了提高某些成绩比较差的同学的成绩,经校领导研究,决定启动‘优带劣‘计划。所谓的‘优带劣’计划,就是成绩好的同学帮助成绩比较的差的同学,从今天开始,成绩好的同学要帮成绩较坏的同学补习。”

    那些成绩较好的同学倒没有所谓,冷冷淡淡的,心想:“都是同学了,能帮就帮了。”

    一些成绩较差又真心想提高成绩的,自是脸露高兴神情,一些成绩差得要命,又不想学习的人则皱起了眉头,不过这类当中的沈祥却是兴奋无比,眼睛不由偷瞄陈星华。

    将这些神情尽收眼底的吴德仁道:“同学们现在已经三月10号,离高考也就那么一点时间了,高考的重要性,我已经不想再提了,因为我已经说了很多遍。我希望同学们能借助这一次补习的机会,将成绩提上去。“吴德仁话刚说完,沈祥便举手了。吴德仁道:“沈祥同学,你是不是有话说啊?“沈祥嗯的一声,站起来,道:“老师,我可想请陈星华同学帮我补习。”

    “不行。”

    吴德仁一口回绝了。

    “这陈星华同学我已经安排给李杰同学补习了。”

    听到这个消息,李杰心里不知道是一种怎么样的心情,有些高兴,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担忧。吴德仁刚说出口,陈星华道:“老师,我反对。”

    听此李杰有几失望,但好像又一种轻松,解脱的感觉,酸酸地想:“那样正好。”

    刹那间,全班同学都目瞪口呆地看着陈星华,这陈星华一向不是跟李杰粘在一起吗?怎么这会又反对呢?孤男寡女,瓜田李下,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不正好成全了他们的好事。

    其中有许多陈星华对好感的男同学则是兴奋不已。

    吴德仁也是万分不解,道:“为什么?”

    以前李杰没有来时,你就魂不守舍的,上课都没有专心,现在好不容易给你们制造了这么一个好的机会,你倒是拒绝了。

    “不为什么,总之我不想给李杰同学补习。”

    说话时,陈星华的脸很冷。

    “好吧,那这事,我考虑一下,以后再说。”

    其实他是想向校长汇报。必竟这是校长安排的。陈星反对了,他又不敢强自将她安排为李杰补习。现在少男少女,思想感情跟他们那个时代已经完全不一样了,也许他们中间出了一些事,离高考也就三个月多一点了,他不想陈星华因这件事而影响了学习。

    当天下午,校长就给了披复,要吴德仁问李杰看要不要陈星华补习,如果李杰也不愿意的话,那就请另外一个成绩较好的给李杰补习,如果李杰愿意的话,那务必请陈星华给李杰补习,至于陈星华愿不愿意,那就看吴老师的了。

    吴德仁听到这个消息,心中暗恨:“T***,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我劝得了陈星华吗?再说若因此事而影响了陈星华的学习,那我不是要给其它任课老师骂死了。“不过,好在,他问过李杰后,李杰也不愿意让陈星华补习。那他就顺水推舟地将陈星华安排给当初买房子时给他老爸给予他很大方便的沈祥,而安排一个学习成绩也不错班里的学习委员范芳琳给李杰补习。</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