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都市小说 > 纨绔公子(风流秘史) > 第一部禁忌爱恋 第43章 左右逢源
    第二天,李杰刚到学校时,班主任吴德仁便把他找去。《+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李杰煞是不解,问道:“老师,你找我什么事啊?”

    他实在是有些受不了班主任的眼神。那眼神好像将他当成再生父母一般。

    吴德仁亲自搬了把椅子过来,道:“坐坐,请坐,站着腿会酸的。”

    “老师,我是不是又做错了什么事了啦?哦,我昨天下午没有来,是因为……”

    “那没事,没有什么不大了的。李杰啊,你父母还好吗?”

    “很好。”

    李杰倒是有些摸不着头脑了,心想:“这吴德仁不会是脑子坏掉了吧,无缘无故关心老爸老妈来了。”

    “哦,那就好啊,改天代老建师向你爸妈问好哦?”

    “好的,谢谢老师了。”

    “昨天补习还习惯吗?如果不习惯的话,老师亲自到你家天天给补习。”

    “不,不用了。昨天范芳琳给我补习,我感觉很好。“你这个大男人哪比得上温柔的范芳琳。想起昨天的事,他不由一阵脸红了。想不到昨天自己竟将范芳琳给亲了,差点就……

    “哦,那就好。”

    吴德仁见实在没有什么说的,就道:“那没事了,你去上课了吧。”

    待李杰消失在门口,吴德仁整个人紧握头,激动不已,像年轻人那般跳了起来,嘴里发出阵阵欢呼。

    你道吴德仁为什么那么做?只因他从李杰身上尝到了甜头。昨天他刚安排陈星华给李杰补习,下班后,校长就找他了,那态度更是前所未有的友好。两人亲切地闲聊了一个小时左右,最后校长竟要提他任语文组的组长。

    由于前任语文组的组长因生病住院,最后竟挂掉了,而学校里的大多语文老师,资历都相当,私下里谁也不服谁,校长室也不好为难,一时间,很难决定谁当组长,学校的语文组组长这个位置便空了出来。

    市一中,是S市第一重点中学,乃至在全省都大名鼎鼎,在一中任教,本身就是一种‘优秀教师’代表,如若在学校任某个科目的组长什么的,那就更不得了,就拿学校里的化学组组长来说,他都出了关于化学的好几套书了,可谓是名利双收。其实书里的那些东西,每一个化学老师都可以弄出来,可为什么没有出版社找他们,概因为他们没有名气。

    吴德仁隐隐觉得校长之所以提拔他当语文组的组长,跟他让陈星华给李杰补习有关。喝水不忘挖井人,就有了刚才吴德仁对李杰的幕了。

    小人物有小人物的追求,像吴德仁这等人,所求的也就是这一些了。

    就在吴德仁美滋滋规划着美梦的时候,电话想了,是校长办公室打来的,叫他过去一下。吴德仁二话不说,屁颠屁颠赶到了校长室。

    他还没有走进校长室时,已听到校长在里面说:“李老师,之所以选吴德仁老师任本校语文组的组长,乃因他师德卓越,带课的成绩不同凡响。这个决定也是经过我们学校领导慎重考虑过了。”

    校长室除了校长外,尚还有副校长跟高二的另外一个语文老师李老师。在学校里,李老师也是一个资历很深的教师了,跟副校长好像是亲戚,综合刚刚听到的话,吴德仁断定他们是对他当这个语文组的组长有意见。

    先前,因为副校长的关系,李老师已任语文组的代理组长,私下里,所有人都认为他担任语文组组长是板相订钉的事了,想不到半路却跑出个吴德仁,将他的组长位置抢走了。

    听到吴德仁当组长后,李老师气愤难当,马上打电话给他当副校长的姐夫。而副校长所以有如此胆气,敢找校长理论,主要是因为他跟教育局的某个局领导有交情。

    对于副校长,吴德仁私底下曾听同事说,他的手段很高,不仅跟教育局的领导有交情,更传说,在市里,有他的同学。唉,想不到只是因为一个小小的语文组组长,竟得罪了手段通天的副校长,搞不好,将来神不知鬼不觉被调到某个山区去了。想此,吴德仁心有些忐忑。

    “哼,校领导,校长先生,不知我算不算学校的领导呢?你选吴老师当组长,我怎么不知道呢?”

    这副校长之语气那么冲,除了他的底气外,尚因为他跟校长也有一笔不清不楚的帐。这一中,老校长退休后,按理说,是他副进正,校长的位置是他的,半路却杀出个程咬金,将他校长的位置抢走了。

    校长温和地道:“章副校长,请注意你的语气。昨天,我找你开会时,你不是说你有事要先走吗?”

    他的语气虽然温和,却非常强硬。

    副校长身体一震,依昔记得有那么一回事,昨天校长确实有找他说要开会,只是由于跟校长的芥蒂,对校长提出的开会,除非是一些很重要的会议,不然他都是大半不参加的。

    副校长怒道;“你……”

    见此,吴德仁底气倏然足了一些,道:“副校长,昨天开会时,校里的领导都参加了,唯独副校长一个缺席。吴某承蒙各位领导厚爱,当上了学校的语文组组长,今后一定加倍努力,培养出更多优秀的学生,让他们替我们一中争光。”

    说完心中暗想:“这校长竟敢不给副校长面子,看来他一定也有自己的后台了。”

    其实他并不知道,校长的后台就是他的学生李杰。

    想要反驳却又无言以对。副校长郁闷至极,当下怒道:“好,颜春生,你滥用职权,任人唯亲,你给我等着。”

    说完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喂,晓燕啊,我学校里有些事情,我们校领导发生了争执,你可以过一来下吗?”

    那语气非常温柔,有如在跟情人说悄悄话。

    晓燕,莫非是教育局的新上任的副局长,主管各学校人事变更的马晓燕,也就是那个天天打扮得花姿招展,老娘一副大美女的老姑婆。

    看他们错愣的神情,副校长有些得意,笑看着校长道:“校长,关于这语文组组长人选,我们既然有挣执,不如让马局长来处理吧。”

    看副校长一副有所凭借的样子,校长心中恶恶的猜想:“这副校长莫非抱上了马晓燕的大腿了。”

    但一想到马晓燕那层面陋的模样,他就一阵反胃。

    近二十分钟后,校长的猜测得到了证实,副校长口中的晓燕确是教育局的新任的副局长,那个长得很丑,却非要出来吓人的恐龙大妈。

    已经四十多岁却非要穿少女的花裙,脸上擦得厚厚的白粉底,嘴上涂着厚厚口红的马晓燕摇着她水桶般的腰进来了,进来后,这位恐龙大妈先对副校长挖了个令人三天吃不下饭的媚眼,叠起两条粗大堪比水牛的腿,坐在接客的沙发椅上,问道:“彦校长,你这个校长是怎么当的啊?”

    校长亦正襟危坐,问道:“不知马局长指是什么事啊?”

    马晓燕道:“根据教育部中第十章第三十二款对于A级达标重点中学的规定,学校要选一个科目的组长,必须有学校党委书记,正副校长签名才可以胜任的。你没有经过副校长签名,就任用吴德仁为语文组组长可是越权了。“这丑恶的老姑婆长得虽不怎么样,但对这些章章款款倒是挺熟的。

    (PS:这里的规定都是笔者乱编。

    校长道:“马副局,但三十二款也有补充,如果校领导意见不合,只要三分之二的票通过,就可以了。”

    校长也想不到只是一件语文组长的任命,会闹出这么大/。他现在也颇为后悔。不过既然这样了,就要面对,自己还得在一中干几年,不能弱了自己的威望,不然将来如何管理啊!

    马晓燕闻言,脸色一变,道:“彦校长,你,好好好。“一连说了好几个好字。她看似笑,但所有人都知道她愤怒了。

    见到这一幕,副校长很是高兴了。马晓燕教育专门管学校这一块的副局长,如今老彦竟这马晓燕得罪,那……老彦,你别想再呆在市一中了。校长一走,凭着他跟马晓燕的‘交情’,校长的位置还不是他的。

    校长也知道要遭了,心理思虑了一番后,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喂,你好,是方主任吗?“他打的是方晓玲的电话,这个号码是方晓玲上次走后给他的。打这个电话前,他心里也是犹豫了一番。说实话,他跟方晓玲只是有面之缘,彼此间,并没有交情,人家也不一定会帮他的,他所凭借着的只不过是他为李杰做了那么一点点特殊的关照。

    “喂,你是……“对于方晓玲的不知道校长一点也不生气,微笑地道:“我是市一中的,也就是李杰他们学校的校长。”

    听到李杰,吴德仁心猛然一跳。

    方主任,是哪一个主任啊,是教育局,还是……在私底下,吴德仁认为校长之所以安排全校成绩最好的陈星华给李杰这个玩劣份子补习,可能李杰家跟校长有点关系。出于长辈对于晚辈的关爱,才那样做的。现在听校长的话,敢情这校长是在抱李杰的大腿啊!

    对方那头哦了一声,道:“记得记得,不知你找我……“校长道:“事情是这样的……“接下去校长说什么,他们都没有听到。因为校长拿着手机走出了办公室。

    马晓燕对于校长的求助电话根本没有放在心上,教育局这一块是她的地盘,在官场上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不是这个部门的,是没有权插手这个部门的事。什么方任任,圆主任,根本无奈她何,除非这个方主任是市里的主要人物。市里的事,她多多少少知道一点,根本没有一个姓方的主任。

    大概两分钟后,校长微笑脸走了进来,仿如整个人一下子年轻了许多,道:“马副局长,方主任要你听电话。“说完话,脸,眼睛,眉毛,什么的,全都笑了。

    “哪个方主任啊?“对于这个方主任要她接电话,她心里很不爽,因为那根本是命令的语气。在校长说完时,她并没有马上接电话。

    “市委书记办公室的方晓玲主任。“校长很大声地说。他这一句话,也是要说给副校长听的。哼,老章,别以为你攀上了马晓燕,我就怕了你,俺老彦上面也有人。

    听到校长的话,马晓燕脸色一变,以她目前的职位来说,是无法接触到市里上层人物的,不过,她平时倒爱走动,对于方晓玲这个S市唯一的女市委,她是如雷贯耳,当下马上接过手机,以一种很温和,可以说是谄媚的语气说:“喂,你好,我是马晓燕,你是方主任啊!我早就想去拜方你了,只是一直……不知方主任,你找小马有什么事啊?”

    也许是为了不让自己献媚的丑态给他这些下属看到,马晓燕将通话的地点放在办公室外面的走廊上。副校长只隐隐约约听到那个方主任官威十足的话:“马副局长啊,这是他们学校内部的事情,你就不要插手吗。”

    约莫三分钟,马划燕通完话走了进来,态度跟以前截然不同,很温和地道:“彦校长,这事是晓燕有欠斟酌,我不再管了。请彦校长代我向方主任问好。”

    副校长听此,脸色一变,道:“晓燕……”

    马晓燕一句话也不说,只是恼怨地瞪了他一眼,又扭着那水桶般的腰走了。这姘头太不知趣,不了解那校长的底细就贸然地将我扯了进来,刚才若非我应付得当,我二十年的努力岂不白费了。像方主任这种大人物,要弄跨我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看着副校长悻悻然走出去的身影,若非有所顾忌,校长真想开怀大笑。看着吴德仁一脸敬重的看着自己,校长心里煞是高兴,他要的就是一个结果。他之所以叫吴德仁来,无非也就是想在他面前展现一下自己的实力。这是他在一中立住脚的一个手段。

    校长是从别校调来的,在一中并无一点根基,之所以将吴德仁升至语文组组长,就是想拉扰他吧。他之所以拉扰吴德仁,是有做过一番考察的,第一:吴德仁的资历,成绩,在一中排在前几位的,有较大的能量,而且很上路。第二:他并不是副校长那一边的人。第三,最最主要的,是他将陈星华安排给李杰补习,从这一件事来看。他很会办事。……

    这学校里的鸡毛蒜皮的事,我们就让他先告一段落,回头我们再说一下李杰。

    第一节课刚上完时,陈星华便来找他。你道她的问什么事吗?她竟问起昨天范芳琳给他补习的事。每个细节都问得非常仔细,如她几点钟到范芳琳的家啊?补的都是哪几课……

    李杰可以从她的语气中嗅出那浓浓的酸醋味,他应付得是小心翼翼,步步为营。好在他事先做足功课,他也没有落出什么马脚。

    看着有如九天仙子的陈星华为他变成一个爱吃醋的小女人,李杰别提有多满足了。

    未了,陈星华问道:“阿杰,你的新车好漂亮啊!什么时候买的啊?”

    对于李杰的底细,她还是吃不准,每次问李杰,他都不愿意多说。

    这辆车是范芳琳借她的,他哪里知道是什么时候买的啊。摸了一下头上的汗水,李杰道:“大概上个月吧。”

    天知道,陈星华有多聪明,只要有一丝不对,她立刻查觉出不对啊!

    这时,秦幼红正在经过他们的身边,听此这一句话,巧笑嫣兮地问道:“李杰啊,芳琳借你的那辆车骑得还习惯吗?”

    说完也不理李杰那要吃人的目光,柳腰款摆,曼妙地走了。

    陈星华则是以一种看他如何解释的眼神望着他。李杰脸上浮现一种说谎给人当场说穿的红晕,嘿嘿一笑,道:“星华,你别生气。那车确实是范芳琳借给我的。”

    “你跟她是什么关系啊?她为什么将那么好的车借给你啊?”

    陈星华双手插腰,紧嘟着张脸问道。

    “我跟她,呸呸,我跟她没有什么关系啊?她借我车,是因为我家离他有家有点远,所以……”

    一想到他昨晚跟芳琳的事,脸不由红了起来,想:“自己真是太无耻,给人家又搂又抱,还没有什么关系。”

    “看来她倒很关心你啊!”

    陈星华有些酸酸的。

    “你想到哪里去了?范芳琳的为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她借给我车,只不过为了不影响我的补习而已。我的好星华,好老婆,总之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个人。”

    陈星华脸上一红,啐了一下,嗔道:“什么好老婆,也不怕给别人听见。”

    “怕什么,反正我是娶定你了。你也做定我老婆了。“李杰同时心想:“以后对付星华就来这一招。”

    陈星华俏脸浮现动人的嫣红,甜蜜蜜地嗯的一声,道:“她的车我们还是还给她吧。你若需要的话,等一下我们去买一辆。”

    李杰本不愿意借范芳琳的车,当时只是看到她要哭出来的样子,不好意思拒绝她罢了,还给她也好,李杰道:“好啊,等一下我就跟他说。买车就不用了,我喜欢我那辆车。“宋素云早就想他买了,只是这小子不要罢了。

    陈星华这才满意,嗯了一声,道:“好,那晚上,我来给你补习吧。”

    “这不太好吧?我的语文才补习到一半。“对于范芳琳那温润的美嘴,还有那荡魄,令人浑身不能自已的韩阿姨,李杰真是难以忘怀,心中还隐隐有一种邪恶的渴望。

    “有什么不好的,反正就那样决定了。你若是不愿意出来的话,晚上我到你家去吧。”

    “不,不用了。““那我们就说定了哦。”

    陈星华才甜甜地笑了。

    跟预料中差不多,当李杰要把车还给范芳琳时,范芳琳果然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道:“怎么了,是不是我的车不好啊?”

    “不,不是,你的车很好?”

    李杰心中感叹:“有时候女人对你太好也很累啊!”

    “那为什么?”

    范芳琳委屈地看着她。

    “那个……这个……“良久之后,李杰也说不出一个理由来。

    见此,范芳琳的眼泪蕴于眸中,就要流出来的样子,道:“是不是我跟你没有什么关系,所以说你不能要我的车子啊?“听此,李杰一震,刚刚他说他跟范芳琳没有任何关系时,隐隐约约觉得背后有人走过,想不到那个人就是范芳琳,更想不到自己的话竟给她听到了。看着那委屈,幽怨的眼神,李杰觉得自己很罪大恶及。经过昨晚的事,他可以说他跟范芳琳一点关系也没有吗?

    “对不起,芳琳。”

    “李杰,你不用跟我说对不起真的。车如果你不要,我可以拿回来。一切都是我……““你站住。“听到李杰的范芳琳转过身来,不解地望着他。

    李杰咬了咬牙,道:“芳琳,其实,你的心意我知道。“听到这一句话,范芳琳娇躯一震,一抹羞红布满雪颊,煞是羞愧地望着李杰,静听他的下文。

    人至贱则无敌,李杰同学格守着这一承诺,侃侃而谈地道:“芳琳,谢谢你的爱,真的,有了你的爱,我感觉世间无比美好。为了回报你的这一份关爱,我绝不能让你受苦的,哪怕是一丁点。所以这车我要留给你。我是一个男人,我怕什么辛苦。”

    范芳琳原本失望,绝望的心乍听到李杰的这一番表白,只觉得一股甜蜜地的热流尚过冰冷的心田,全身给一种未知的甜蜜所充盈着,道:“李杰……”

    就在这时,上课的铃声响起,李杰道:“先去上课吧,有什么话我们等一下说。”

    看着那高挑远去的身影,李杰抹了抹头上的汗水,喃语道:“TMD,这叫什么事啊?看来我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下课后,李杰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劝范芳琳收回那辆车。那疲累的感觉,直如打了一场大仗。

    这天,李杰是坐公交车回家的,在离市委大院附近,一个扛着一桶水,美好的身影吸引他了。他越看越像,想:“这不是范淑华吗?”</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