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都市小说 > 纨绔公子(风流秘史) > 第一部禁忌爱恋 第66章 性福的疗伤
    奔跑中的李杰突然听到凤姐发出一声闷喝,脸一下变得灰白,忙问道:“凤姐,你怎么了?”

    “我没事。《+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我们快跑,他们快要追上来了。”

    虽然听凤姐那样说,李杰明显感受到凤姐的动作一下子缓了许多,原先是凤姐拉着他,现在倒变成他拉着凤姐了。

    李杰盲目四顾,心中也是惊急,跑了这么久,他现在也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了。周围皆是陌生的环境,他以前从来没有来过。他不由问道:“凤姐,我们现在要到那里去啊?”

    凤姐闻言,一双黯淡的眼眼扫了一下四处,指着前面,道:“离我这里不远处有一条小巷,巷深处,我有所房子,可以让我们藏身。”

    要躲起来,也得将后面的这通些尾巴弄掉吧!李杰道:“好,凤姐你先走,后面的那些人我来应付。”

    “你……”

    看着凤姐那不信任的眼神,李杰讨了个好,道:“放心,有我在,我绝不会让你受伤害的。不行,也得行。”

    说完李杰转头迎向了不那些冲上来的持刀大汉。

    男子汉,一言九鼎,说不会让凤姐受伤害就不能让他受伤害。虽身浑身痛得要死,每动一下,骨头就要裂开似的,但李杰还是强忍着,冲人人群。

    看着李杰冲人人群,为了守护她而跟人撕杀着,两人清泪从凤姐脸上滑下。这是她长这么大第二次哭,第一次是十年前,他如神龙般出现,替她惩罚那些欺辱她的人时。

    所幸猛虎帮追来的人中都是一些打手,没有像龙刚那类的高手,不然的话,今天,这百多斤就要交待在这里了。李杰虽是重伤之身,但冲进人群,施展霸拳时,勇猛不可挡,片刻之间,他就已经追来的十多个大汉放倒在地。

    打完后发现凤姐竟然没有跑,李杰有些气恼地道:“你怎么没有走啊?”

    凤姐不知怎么了,脸上突然一红,道:“人家想看你跟人家拼斗吗?我知道有你在,人家绝对不会有事的。”

    此时的凤姐面显羞红,要有多女人就有多女人。

    李杰也是一愣,他注意到了凤姐竟将姑奶奶改成‘人家’的,再看她娇羞的模样的,李杰心中暗想:“她还是那个彪悍的黑道女老大吗?不过,她那样子倒是挺漂亮的。”

    当下有些色色地看了凤姐一眼,乘机将她抱在怀里,道:“放心,有我在,我不会让人家欺负你的。”

    凤姐很幸福地嗯的一声,依偎在李杰怀里,心儿不争气地跳了起来。李杰此刻心中也是异常激动,想不到自己有朝一日,竟可以搂上这个美丽,冷艳,还是一个黑帮老大的美女。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她的情景,那时候的她身穿一件黑色的裙子,高贵动人。李杰从来没有想到,有朝一日,可以将这个女人搂在怀里,肆意抚摸把玩。

    想着想着,李杰心中一动,不由将手从腰往下,来到了凤姐那圆滚滚的上。

    刚一接触,李杰的心便不由一荡:“好圆,好大,好有弹性啊!”

    李杰摸上去的时候,甚至还可以感受到凤姐穿的的痕迹。

    感觉着李杰的手在自己的上摸着,凤姐心中又恼又羞,他的手仿如有一股魔力似的,从他掌心源源不绝地传入一阵奇异的热流,那热流进入身体,整个人酥酥麻麻的。

    那种感觉她从来没有经历过,给李杰那样摸着,整个人瘫软在她怀里,有些意乱情迷。就在这时,耳畔响起一阵汽笛声,凤姐整个人有如醍醐贯顶般,浑身一震,也不知哪来的力气,将紧搂着她的李杰一把推开。

    李杰还搞不清状况,道:“怎么了啦?”

    凤姐恼瞪了李杰一眼,道:“以后,你若敢在乱来,我就揍你。”

    凤姐那凶狠的样子,看得李杰心惊胆颤,暗想:“女老大可不是闹着玩的。”

    当下乖乖地道:“知道了啦。”

    闻言,凤姐脸上的厉容才稍霁,声音柔和了许多,道:“他们快追来了,我们快走。”

    说完向前跑着。李杰要抓她的手时,怎么也不让她走。

    两人大约跑了近一百米,转近右面的一条小巷子,七转八转后,进入了一幢楼房。

    而此刻外面的街道上,猛虎帮的数十号人如瞎子摸象般在寻找着。长发青年也来了,对身边的一个打手问道:“人呢?”

    “他们走到这里,就不知跑到那里去了。”

    说话的声,那个打手连看都不敢看长发青年。

    长发青年淡淡地道:“再去找。”

    语气简单,就如他的刀一样。

    那些人对他的恐惧,在猛虎帮里仅次于龙刚跟虎爷,听到他的话,一哄而散,开始了地毯式的搜索。

    长年青年喃喃自语地道:“拳力凶猛的小子啊!我真的希望可以再见到你,好好跟你一战。”

    在五零一室的李杰拉开窗帘居高临下,正好见到了这一幕,对身边的凤姐道:“凤姐,他们会不会找来啊?”

    凤姐道:“不会,这里是我们龙凤会的一处秘密据点。就是他们来了,我们的人也会应付。”

    说话时,凤姐的脸比刚才又差了许多,灰白灰白,嘴唇亦黑得可怕,没有一丝血色。

    “凤姐,你怎么了?”

    凤姐从干裂的嘴里吐出一句话,道:“我中了古彦风的毒针了。”

    说完再也支撑不住,倒了下去。李杰眼急手快,将凤姐搂了过来,急道:“你怎么不早说啊?”

    凤姐苦笑地道:“刚才的情况那么急,我怎么说啊?”

    这时她倒没有拒绝李杰的拥抱。

    “你的毒针在那里啊!我帮你弄出来。”

    “不,不用了。”

    说话的时候,凤姐的脸色红了起来,很难为情。

    “不你会死的。那古彦风是杀手,他的东西绝不吃素的。”

    这女人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这个样子。

    “不,不用了,那东西扎的地方太……我……”

    凤姐越说声音越小,表情越来越难堪。

    李杰有些明白,道:“那东西该不会是在……”

    说话时,这个臭小子眼睛炯炯有神,甚是兴奋。

    “那毒针就在我的臀部。还是不要拔了,等那些人走时,我就去医院。““那怎么行啊,古彦风那么卑鄙,他的毒针一定很毒的。时间拖不得了,到时素液扩散,流进血液里就遭了。”

    李杰一副为凤姐着想的样子。

    凤姐也知道李杰说的有道理,可是要她光着在一个小男孩面前,这太难为情了……当下拿不定主意,一副为难的样子。

    “凤姐,别想了,今天我豁出去了。”

    李杰一副他受了多大损失的样子。

    人无耻,但怎么可以无耻到这个地步呢?看此,凤姐心中又羞又恼,这臭小子实在是太坏了,鬼点子那么多,当下用手敲了李杰一下,恶狠狠道:“臭小子,你找死啊,那是我吃亏。”

    “我还是呢?可怜我的第一次就给凤姐你了。”

    他现在为了让凤姐疗伤是什么话都说得出来了。

    凤姐听到李杰的话,脸上羞红如火。这个少年虽然在对敌上,跟他很像,不过其它的方面可一点都不像。心想:“要是他,是决计不会那样说的。”

    看着李杰那不含一丝虚假的担心,凤姐道:“好吧。不过,你得将眼睛蒙上。”

    李杰除了想看凤姐这个女老大那圆滚滚的外,倒是真的想救人。此刻听她那样说,心中虽然有些失望,不过等一下还可以再摸啊!一想到刚才摸上凤姐那圆滚滚,丰硕至极的臀部时的情景,李杰的心倏然急促起来,道:“好吧。”

    凤姐看了他一下,雷厉风行地道:“那你现在将身体转过去吧!”

    “转过去,为什么啊?”

    “我要脱……脱裤子了啦,还有你要将眼睛蒙上了。”

    “我不能转过身去啊。”

    “为什么啊?”

    “这个吗……等一下我若转过去,并且将眼睛蒙上的话,都不知道你在哪里啊!肯定要摸索一段时间,那样的话,就大大拖延了救治的时间。”

    凤姐想了一下,觉得李杰说的也有道理,为难地道:“那你说怎么办啊?“可是要她在一个小男孩面前,脱下自己的裤子,这多难为情啊!

    “凤姐,你将裤子脱了吧!放心,我绝不偷看的。我向保证。”

    凤姐瞪着李杰,道:“你……“看他的样子是不太相信李杰的话。不过,现在也只能那样办了。凤姐想了一下,从腰上将那条白丝掉解下来,递给李杰道:“你将这个绑上,坐在我身边。”

    李杰也知道这是凤姐所做出的最大让步了,当下道:“好吧。”

    见李杰一双眼睛依然在自己身体上乱瞄着,凤姐道:“你怎么还不绑啊?”

    “我就绑。”

    话落,李杰的眼睛恋恋不舍地从凤姐身上移开,将丝带蒙上眼睛在后脑袋上绑住。

    虽然李杰已经将眼睛蒙上,但在一个男人面前脱裤子,凤姐还是很难为情。一会儿李杰问道:“凤姐,你裤子脱好了没有啊,我要来了!”

    这一句话,怎么听怎么暧昧。

    听到李杰的话,凤姐才回过神,对李杰道:“好,你等一下,我马上好了。”

    话落,又看了一下李杰,见他没有偷看,才转过身来,解开裤子的纽扣,慢慢地将裤子剥下。

    凤姐由于转过身体来,并没有发现在她转过身子后,李杰已经将丝巾解下,双眼放光紧盯着她。

    看着这个冷艳美女,黑道的大姐大在自己面前脱裤子,李杰心中要多激动就有多激动,随心凤姐将她的裤子慢慢褪下,露出她穿着一件白色棉质的圆滚,挺翘的雪白臀部,修长,健美的雪白大腿时,李杰一颗心也逐渐提到嗓子处,口干舌臊起来。

    李杰也想不到凤姐这么性感,时尚的人会穿那种有点老土的白色棉,还且还是很大的那一种。这未免……过,这也让他多了几分好奇之心,想凤姐将脱下后,会是一副怎么样的美丽。

    脱完裤子后,凤姐犹豫了一会儿之后,又将那件贴身的棉质褪下。一个圆滚滚,白发发,曲线无比完美的臀部就呈现在李杰面前。

    李杰只看得热血沸腾,强压制住内心的渴望跟,故作什么事也没有的样子,见凤姐转过身来,忙将丝巾蒙上。

    想不到自己竟会在一个男孩子面前光着,凤姐心中要有多难为情就有多难为情,扭捏地走到李杰面前,摸了一下臀部后,双手支撑在床上,对身边的李杰道:“我的裤子脱好了,现在人就在你身边,你来吧。”

    “好的。”

    因为心中的激动,李杰的声音显得有些哑哑的。

    对于李杰的变化,凤姐也听出来了,道:“李杰,你怎么了?”

    “刚才胸口有点疼。”

    靠,现在的李杰是越来越厉害了,说谎连草稿都不用打。

    “那你要不要紧啊,不然的话现在我们就搞到医院吧。”

    凤姐很担心地说。

    “不用了,外面现在都是龙刚的人马,我们现在都受伤了,我看没有到医院就被他砍死了。你的伤重要,我疼点没事的。”

    顿了顿,凤姐道:“李杰,谢谢你了。”

    凤姐的这一句话说得李杰有点脸红,当下忙道:“不,不用了。好了,凤姐,你别紧张,现在我帮你将毒针拿出来。”

    凤姐轻轻地‘嗯‘的一声。李杰站起身来,摸索着,由于他的眼睛被蒙住,摸的位置极不准确,第一个位置竟然摸了人家的胸部。也不知是这臭小子故意的,还是真的看不见。总之,他摸上了高贵,冷艳的凤姐的胸部。而且摸上后,还很肆意地抓了抓。

    凤姐如遭电击,整个人一颤,怒道:“你乱摸什么啊?”

    话落狠狠将李杰的手拍掉。李杰的手虽然没有再放在她的胸部,可是那种奇异的酥麻感依然留在她的身体里。

    他长这么大了,胸部还没有给任何一个男人摸过呢?这臭小子竟然……

    李杰故作不解地样子,道:“怎么了啦?”

    凤姐气道:“臭小子,你怎么可以摸我的……我的胸部呢?“实在是太过难为情,这个彪悍的女老大到最后声音低得有如蚊子在叫。

    李杰以一种很抱歉的语气说:“对,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有看见。”

    “那下次别那样了。我的……我的在这边。”

    凤姐说完时,将李杰的手拉着,放到自己的上。唉,这叫什么事啊?自己竟然拉着一个小屁孩的手放到自己的上。

    出乎李杰想象,凤姐的手很滑,很嫩,一点也不粗糙,给她握在手里的感觉非常好,李杰不由紧握着凤姐的手。发现李杰的变化,凤姐的脸上有些红,心不知怎么了,突然加速跳了起来。

    李杰来到凤姐身后,道:“好了,凤姐等一下你尽量放松,我会用磁铁将你上的毒针吸出来。”

    说话时,李杰已将眼睛上的丝布解下吧!

    李杰心中暗暗祈祷:“毛爷爷,我知道你是通情达理的好爷爷的,一定可以理解小子的心意的。你就当放假,没有听到小子的话哦。”

    他虽然叫凤姐放松,可是当他看到凤姐这个冷艳性感的女人,挺着一个圆滚滚的大如狗一般地趴在床上时,一颗心也怎么放松不下来了,心想有一天,若是自己可以那样从后面……那不知会有多爽。

    不过,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凤姐那雪白,丰圆的臀部上有三四个小黑点,破坏了完美无瑕的感觉,不用说,这就是被古彦风毒针打中的地方。这个天杀的古彦风竟然那么狠心,改天别叫老子碰上,不然的话,老子一定将你剥皮抽筋。

    不知是不是错觉,凤姐此刻感觉李杰正在看着他,一想到自己此时正光着一个大,她羞涩难抑,回头,发现李杰依然蒙着丝巾。可是她去没有发现李杰额头上那因为紧张而溢出的汗水。

    以李杰的作风,他自是不会那么轻易地就将凤姐的上的毒针吸出来的,不玩个够本,怎么成呢?这个无论从形状、色泽、滑嫩程度和弹性质感上来说,绝对是李杰所见过的第一美臀,丰满度甚至超过了马丽。

    李杰当下装作看不见的样子在凤姐的臀部上摸索着。看着这黑道的大姐大的在自己的手上变幻着各种形状,李杰心中便无比自豪,有一种强烈的征服感。

    男孩那有些粗糙的,但很有温度的手在上面抚摸着,凤姐只觉得痒痒的,浑身的血液在他的抚摸下,都沸腾起来,玉嘴不由吐出那羞人的呻吟。

    再这样下去,还不知给他弄成怎么样了,凤姐虽然有些留恋那种从未有过的快感,但依然强忍着李杰的手抓到自己的受伤处,道:“这就是我被古彦风毒针伤过的地方,你只要拿磁铁将毒针吸出来就成了。”

    凤姐既然那样说,李杰自是不敢再乱来了,而且他也怕时间久了,毒素进入凤姐血液当中,当下拿出磁铁将上面的毒针吸出来。

    更多精彩还在后面,晚上争取在弄一章,如果十一点以前,没有更新的话,朋友闪就不用等了。</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