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都市小说 > 纨绔公子(风流秘史) > 第一部禁忌爱恋 第83章 妩媚韩素芬(二)
    韩素芬的别墅在金安小区的北面,分为上中下三层,装配着全套的NEC居家保安系统。《+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如果是业内人士,一事实上能目测出这套系统的分量及价值。另外,她专门在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添加了几个特殊插件,以备不时之需。

    打量着屋子里的一切,中年女人叹道:“每次到你地方,我都觉得奢侈。”

    说完坐在那价值二十万的沙发上,喝着韩素芬递过来的极品红酒。

    韩素芬淡淡一笑,道:“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人吗,怎么样活也都是那么几十年,可以享受为什么不享受呢?何必苦了自己呢?”

    说完又给中年女人倒了一怀酒。

    对于人生的变幻莫测,中年女人深有体会,当下又将手中的红酒灌进去。她的酒量不好,平日里她喝酒从不超过两怀的。

    红酒的酒精度虽然不高,但两怀下肚,中年女人的脸就唤起一阵晕红,眯着双眼,打了个饱咯,突然‘呕’的一声,一片污迹便出现在那张造价二十万的黑色真皮沙发椅上,接着又是呕呕几声。

    看着身上的污质,韩素芬有新些苦笑不得,拍了拍中年女人秀巧,但有些皱纹的额头。

    “素芬,我难过,我好难过。”

    中年女人一边嘟囔着,一边拍打着沙发旁的茶几,‘兵‘的一声,矮几上的酒瓶被中年女人随后抄起摔向不远处的一件明朝的‘景德’陶瓷。

    ‘景德’陶瓷是她费了好多手段才得来的,如今给中年女人一摔,彻底的……韩素芬欲哭无泪,道:“我的天啊?”

    ‘扑嗵’一声,中年女人那摇摇欲坠的身子在乱摆了一会儿后,摔倒地地上,额度头上不大不小破了彩。

    见此,韩素芬有些慌了手脚,她是一个医生,也知道醉酒问题不是很大,但她还是很担心,上前一把拖起中年女人的身子,颤声地道:“玲姨,玲姨,你别吓素芬啊,可别吓我啊,素芬在世上,就你一个亲人了。”

    内心的情感真实地流露出来。

    玲姨已经醉得不省人事了,如何可以应他。

    韩素芬吃力地将中年女人的腰抱了起来,顾不得自己身上的污质,也顾不得中年女人身上的臭味,抱进洗手间,脱掉两人的衣服,然后像一个乖巧的女儿,一遍一遍替中年女人冲涮着身上的污秽。

    洗到后来,韩素芬似是触到了内心深处的那片柔弱,轻轻地在中年女人额头上一吻,后来轻不可闻地唤了声妈妈。

    韩素芬没有母亲,不,更确切地她不知道她的母亲是谁,从她懂的事那一天起,她就生活中一片被沙漠所包围的基地。

    从小到大,让她与母亲这两个字联系最多的,或许就是面前这个正静静地躺在她臂弯中的中年女子。

    一阵手机鸣声,唤醒了记忆中的韩素芬。这时候的她又是那一副烟媚于行的风姿,光是那嗲中带傲,媚到骨子里的声音,就轻易地可以俘获起一批又一批的裙下之巨。

    “喂,是范太太吗?”

    电话的另一头,是西北经济圈,某个知名人士。他跟西北上层关系很好,韩素芬在金融作时,两人曾有过合作。

    “X先生啊,这么晚了,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范太太,你上一次不是叫我帮你联系G省经贸部的XXX,XXX明天正好来S市考察……”

    虽然没有见面,但听到韩素芬那滑腻,甜美的声音,讲电话时,这位算是金融界的大锷的男人呼吸不由急促了许多,有些激动,兴奋难掩。

    韩素芬一听,喜道:“啊,那太好了啦!我们什么时候见面啊?”

    电话那头的男人却并不急,只笑地道:“范太太,我这一次帮了你那么大的忙,你要怎么感谢我啊?”

    语气中的暧昧,任是傻子也可以听得出来。

    韩素芬眉头一皱,脸显厌恶,不过语气却依然甜美无比,道:“X先生啊,你这一次真的帮我大忙了,人家自当好好谢谢你了啦!”

    空口支票不价钱的,自是可以随便乱开。……

    再聊一阵,韩素芬才挂断电话。

    两个小时后,中年女人捂着惺忪的睡眼,轻声下了楼。

    “素芬,你在做什么啊?”

    她望向韩素芬的神情中,有一种长辈对于后辈的慈爱。

    韩素芬在吧台边,边熟练地敲打着键盘,边说道:“我在搜索总部的数据库中关于李南星所有的资料。”

    此时的她穿着一件粉色的短裙,两条修长,有如凝脂般的相叠在一起,雪白耀眼,无比诱人。

    仔细看,韩素芬的笔计本电脑所安装的并不是普通的作系统,既不是基于WINDOWS内核,也不是那种基于UNAX内核的。

    “像李南星这种元老,或许将来可以爬进政治局的公子,他们的履历与具体的资料都是呈现在世人眼前的那一种。此外,根本查不出什么。”

    过了三五分钟后,一排排数据,在屏幕上依咨显现,扫视了片刻,韩素芬无奈地摇了摇头,泄气地道:“没有什么有价值的资料。”

    中年女人呵呵一笑,道:“意料之中。”

    说完对韩素芬道:“素芬,你跟我来。”

    听到中年女人的吩咐,韩素芬有些诧异,她觉察到中年女人举动跟往常有些不一样。

    中年女人并没有走多远,仅是到洗手间,将她穿得那件外套拿出来,接着,好像变魔术一般,手上突然间多了几样东西。一叠厚厚的资料,十几张照片,三个光盘,还有几盒老式的录音带。

    韩素芬这间别墅保安系统很严密,外人根本闯不进来,所以中年女人不怕有外人。不然,以她的资历,不会连这一点安全意识也没有。天知道,她现在要给韩素芬的东西影响会有多少,里面只要有一点东西流到社会看,带来的后果会有多严重。

    别说是资料中的,就是她的上司也不会放过她的。擅自私藏秘密,就足以让她走向毁灭。

    韩素芬先看了照片。照片上有一个女人,大概三十岁左右,黑亮的长发一直披到肩膀上,脸被长发摭着,看不清楚长相。她全裸着身子,像只一样趴在床上翘着,资势十分糜。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子从背后进入她的身体,半伏在她裸背上,一双大手前探,把弄着少妇的胸部。

    那男人她认识,是日本知名的……那人经常出现在电视新闻上。她虽是组织被派来大陆的情报人员,平日里对大陆邻国的一些政治人物亦清楚无比。就是默默无闻,只要她认为有用,她也会将她记在脑里里,更何况那个男人那么出名的。

    第二张照片,是在浴室里,依旧是那种最入骨的活塞运动。只不过,这一次,对象的容貌,她全部看清楚了,她竟是……韩素芬吃惊地抚着自己的嘴巴。

    第三张照片,是在浴室里,女的被男人压在墙上,卖力的抽挺着……

    韩素芬越看脸色越凝重,这份资料的价值大大出乎她的意料,当下讶异地看着中年女人,问道:“玲姨,你怎么会有这份资料的?”

    中年女人呵呵一笑,道:“在还没有来中国时,我曾是当时组织在日本负责人的助手。”

    中年女人她竟然私藏这么重要的资料,韩素芬暗惊她的大胆之余,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好像知道她的想法似的,中年女人笑道:“你再看下去,等一下我说我那么做的原因。”

    第二组照片依旧是相似的镜头,只不过男女主角换了,换成大陆人了。欢好的场景也在大陆。中国与日本虽然肤色,头发相同,但骨子里还是有些不一样的,韩素芬仔细一看,就看出来了。

    第三组……也是大陆第四组……这一次是美国的……男女主角换成了两个黄头发,白皮肤的洋鬼子。

    第五组是……菲律宾…………

    待韩素芬看完了所有的相片,中年女子才幽幽地叹了口气,道:“我在这一行干了近四十年,早就见惯了这一行的龌龊与险恶。在上面那些掌权的政治人物眼里,我们只是玩物,只是工具,你先前问我上面会不会……我真的回答不了……可悲的是,我们没有办法反抗,一切的一切,只有接受。”

    “玲姨,在这资料当中,有我们组织头头的,有了她,我相信上面不敢……”

    韩素芬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中年女子打断道:“我不可能和上面对着干,我还有老公,还有儿子,如果上面知道我有着这样的一份资料,他们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从我身上撬出来的。甚至还可以拿我的老公还有我的儿子来威胁我的。为了他们,我只有妥协。”

    说此中年女人抚摸了韩素芬的额头一下,道:“所以小芬,我的女儿,今天妈妈将所有的这一切都留给你。不论你以后做何用图,都要记住妈妈的话,一定要给自己留条后路。”

    中年女人的话,令韩素芬陷入了沉思当中。在看完了所有资料,韩素芬目瞪口呆,看着床上一排排的资料,惊讶于他的价值,也越来越感激玲姨对她的眷爱。

    中年女子是隔天早晨走着。上飞机时,他看了看,这座她呆了十年的城市,有一种挥洒不掉的眷念。这是一个很神奇的国家,尽管有这样,那样的不是,但……

    上了飞机的中年女人,有些伤感,饮着酒的她不知喝了多少怀,但却一点醉意也没有。

    她欺骗了整个情报界整整四十年,包括她的老公,她的儿子,她的上司,她的下属,从没有一个人知道,以往她不能喝酒都是装出来的。

    素芬,我的女儿,妈妈祝你不会像妈妈这样无奈。

    靠,同志们,你们该投票了吧!手中有票的就投一下,天一已经很认真的更新了啦!上推荐榜前三,多更一章哦!11</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