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都市小说 > 纨绔公子(风流秘史) > 第一部禁忌爱恋 第87章 惊艳母女(四)
    “哼,谁叫你……”

    李杰对她干了什么,却是怎么也说不出口的。《+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这小男孩子那猥琐的眼神流露着什么样的意思,她清楚得很。自己长他那么多,他竟然还对自己动坏心思。

    李杰邪邪地看着她,笑道:“我对你怎么了啦?”

    美妇人没有来由地一阵害怕,颤道:“你要干吗啊?“嘿嘿嘿,奸笑声不断地男孩子嘴里吐出,道:“夫人,我帮你那么多,现在是不是该付点报酬了啦?““我不是已经谢过你了吗?”

    “我不要你的谢,我只要…观…”

    李杰边说话,边挤向美妇人。

    美妇人双手探出,也不知怎么弄的,就将李杰摔在地上。见李杰摔了个狗吃屎,美妇人玉嘴发出一阵‘咯咯’的银铃般的娇笑,道:“叫你坏。”

    靠,连个嘴都没有亲到,就被弄倒在地上,李杰心中又气又恼,对于美妇人的强悍,他心里又有了一个清楚的认识,亦暗暗奇怪:‘她武功这么高,怎么会受伤呢?’这个时候的她心中亦升起了一阵强烈的征服。靠,叫你厉害,改天一定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看着又朝她走来的李杰,美妇人正经无比地道:“你别再来了哦,不然,我手下可不留情了哦。”

    这时候的她有一种端庄,不可亵渎的样子。

    看此,李杰知道美妇人不是说笑的,当下道:“你能拿我怎么样啊?”

    说完一双火热的眼睛上下扫描着美妇人。

    感觉着李杰的目光有如实质一般在自己身体上扫描着,美妇人有一种全身裸,正在给这个小男孩子看的感觉,娇羞的晕红爬上脸上,心中又气又恼,道:“你想怎么样?”

    “惹毛了老子,老子将你先奸后杀,杀了再奸。”

    “你无耻。”

    天啊,他根本就是一个坏蛋,自己怎么会跟他在一起呢?别说此刻李杰凶恶的样子,倒真的有几分坏坏的。

    李杰哈哈一笑,道:“谁叫你那么漂亮,风,惹得我心痒痒的。”

    李杰心中也升起一阵‘豁出去’的感觉,他之所以赶那样说,是因为他知道美妇人虽然喜怒无常,但并不狠毒,对他并没有杀意。既然不能占到身体上的便宜,不如占一下嘴上的便宜。

    听到这一句话,美妇人只觉脑袋轰的一声,想:“天啊,他说得是什么啊,自己什么时候风了啦!她竟然说自己勾引她心痒痒的。”

    当下只气得娇躯颤抖,手指着李杰道:“你,你……”

    说此,不知怎么了,脸竟然一下子白了起来,身体摇摇欲坠,昏倒在地。

    不会吧,这样就晕了啦!一个大高手,就这样给他气晕了。李杰心中也不知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当下眼急手快,将要摔在地上的美妇人抱起来,急道:“喂喂,你别倒啊!我跟你是开玩笑的啊!你别生气啊……不然,我给你打一下好了……”

    可是任他怎么说,美妇人还是照样昏倒在他怀里。

    李杰叹了口气,对于怀里的美妇人不知道要怎么讲,一个武功高到变态的女人,竟然给她一句话气晕了。当下将美妇人抱到雪白的床上。

    美妇人身穿贴身的素裙,身材修长,此刻侧躺在床上,但是无比高挑,曼妙无方,在素白的裙子里,酥胸丰满挺拨,将裙子顶得胀胀的,有如一座高峰,腰儿窄细,臀部丰满圆滚,将裙子绷得紧紧,与细腰,,形成了强烈的视觉冲击,是典型的,大腿丰满浑圆,紧贴着高档的罗裙,闪发着无比动人的性感气息,脚上虽没有穿任何丝袜,但却无比光滑,堪比凝脂。

    看此,李杰呼吸急促,的大东西一下子就硬了起来,他真想冲下去,狠狠亲吻着这个妇人性感,高挑的身体,把玩她的……内心在一阵天人交战后,又使他强忍了下来了。

    自己虽然要得到她,但趁人之危,在这种情况得到她,未兔太下品了吧。

    快要三点多子,老子也该睡觉了。李杰当下拿起被单将美妇人盖好之后,就欲起身离开。就在这时,美妇人突然拉住了他,道:“誉哥,别走,语嫣一个人害怕。”

    说完时,紧闭的眸子里竟流出了泪水。

    见此,李杰又留了下来,感觉着美妇人的无助与害怕,当下将她搂在怀里,道:“语嫣,别怕,誉哥不走。誉哥会一直在你的身边。”

    美妇人林语嫣嗯的一声,如一只小猫蜷伏在李杰怀里,道:“誉哥,有你在,语嫣就什么也不怕了。誉哥,你知道吗?刚才有一个叫李杰的小坏蛋好坏啊!他竟然我勾引他,气死我了,也不想想,他根本就是一个小屁孩,我怎么会勾引他呢?”

    李杰听此,苦笑一声,好夫人,不带你这样的,你做梦就不了起啊,就可以损人家啊!

    美妇人又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式依偎在李杰的怀里,道:“誉哥,那个李杰太坏了,你明天要帮我打他哦。对,对,对,你就打他的。”

    真是一个魔女啊,竟然这么狠毒,想着打我的。

    “好,好,我明天就打得他连他妈都不认得,好了,语嫣,我的宝贝,你睡吧。”

    “我的宝贝,誉哥,你可从来没有这样叫我,你都叫我小嫣的。啊,我知道了,你不是誉哥,你是李杰,你是那个大坏蛋。”

    说此,林语嫣状如疯狂,一下子将李杰推到地上。

    这一次,李杰可惨了。林语嫣推她时,用上了拳力。感觉胸口的疼痛,李杰欲哭无泪啊,老子怎么这么背背,碰上了一个女疯子。

    在床上的林语嫣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啊的一声,哭了起来,哀嚎道:“誉哥,你别走啊,你别丢下语嫣一个人啊?你走了,你叫语嫣一个人怎么办啊?”

    李杰想不到在他眼里,纵是面对凶狠的日本武士亦不求饶的林语嫣会如此脆弱,看着他那痛哭流涕的样子,他心里亦极不好受。

    哭着,哭着,美妇人悠悠醒了过来,看着湿润的床单,咦了一声,道:“我怎么了啦?”

    说完又看着痛苦地坐在地上的李杰道:“小坏蛋,你怎么了啦?”

    “我被你了。”

    听完李杰的叙述,美妇人又是一阵咯咯的娇笑,嗔道:“活该。”

    说完,不知怎么了,又幽幽地叹了口气。

    李杰道:“人生不能复生,逝者已矣,你别伤心了。”

    听到这一句话,美妇人突然跳了起来,冲到李杰面前,揪着他的衣领,吼道:“你胡说什么,我誉哥最好了,他是不会死的。”

    “是是是,你誉哥武功天下第一,是不会死的,小姐,你能不能将的领子放开了,我快要给你掐死了。”

    美妇人又是幽幽地叹了口气,道:“对不起。”

    话落松开了李杰的领子。

    待他放开美妇人的领子,李杰连忙离得她远远的,天知道,这个死了老公的疯女人,会不会突然再给他来一下。为了自己的安全,自己还是离得远远的比较好。

    其实刚才已经有戒备了,可是不知怎么了,竟避不开美妇人。

    “你干吗啊?““根据物理学,温度学讲,两个人坐在一起,会比较热,我还是站在这里,会凉一点。”

    林语嫣也不说什么,起身,什在床上,抱着自己的双腿,再不言语。

    看着被她捏得粉碎的床单,李杰暗暗咋舌,同时明白,此刻美妇人正充满恨意,至于恨得是谁,最大的可能就是那些日本武者了。

    未免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李杰悄悄要走了。

    “慢着,你要做什么?”

    “困了,我想去补觉了。”

    “不许走,我要你站在那边。”

    李杰嘴张得大大的再也合不了。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比他横的人。就在这时,心海突起警示,欲离开的李杰不由一顿。

    看着李杰突然脸色一变,林语嫣问道:“怎么了?““有人向我们这里来了,都是高手。”

    “日本人。”

    说话时,美妇人林语嫣不可思议地看着李杰。拳术至练虚合道,是将真意化到至虚无之境,不动之时,内心寂然,空虚无一动其心,至于忽然有不测之事,虽不见不闻而能觉而避之。中庸云:“至诚之道,可以前知”是此意也。

    练虚合道,是拳术中的传说境界,在武术宗师孙禄堂蓍作的《形意叙真》里,能达至此境界者,三派拳术当中,有四人,形意拳的李洛能先生,八卦拳的董海川,太极拳杨露禅,武禹襄。

    以上四人,无一不是武术至化境的大宗师。而且每一个人都是天纵奇才,历经多年苦修而成。这少年,所学到底是什么神秘拳术,竟能预测凶险。

    当然,这也排除这男孩子胡扯。不过,随着那些人的接近,林语嫣心中也感受到了。要知道,她同时拳术奇才也,离那‘到诚之道,可以前知‘也不过一步之遥而已。

    片刻之后,门就给轰开了,冲进一些气势彪悍,冷厉跟追击林语嫣一样打扮的日本人。见到林语嫣他们好像早有准备的样子,樱木脸上掠过一道异色,嘴上却道:“林小姐,想不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

    见到樱木,林语嫣再也难以冷静下来,咬牙切齿地道:“陈道,我要杀了你。”

    说完一纵而上,扑向樱木。

    还没有到樱木身前,樱木身边已冲出一些日本人挡在了樱木面前,替他迎战林语嫣。

    樱木或者说陈道退后几步,立在远处,闭着双眼,养神起来。此刻的他身体似紧还松,似开还闭,处于一种极为玄妙的状态。

    林语嫣心中存丧夫之痛,出手再不留情。这一刻,李杰终于看清了美妇人的武功达至何等境界。只见她,劲贯全身,身上的每一个地方,皆是伤人利器,每出一拳,一抓,皆有一个日本人倒在地上。

    不过,这些日本人的外功练得就极为到家,被林语嫣杀倒在地上后,又爬了起来,继续进攻,源源不绝。一时间,林语嫣是杀得不胜其烦。

    “陈道,你这个杀千刀,有本事,你过来跟姑奶奶单打独斗啊!你这样算什么本事啊?”

    陈道并不应他,仿如没有听见似的,见此,林语嫣更是生气,尖叫地道:“你们这些日本鬼子竟敢挡我,都给我去死吧。”

    见此,李杰道:“我帮你。”

    说完欲冲进人群,施展霸拳。霸拳那至刚至霸的拳力,纵横驰骋,每出一拳,都给一个日本武者被打倒在地,威力比起施展‘杀招‘的林语嫣亦毫不逊色。

    这两个男女一个身怀绝霸拳术,一个身怀精深武学,一起杀心,威力可不同凡响了,那些日本武士在他们面前脆弱得有如绵羊,扑上来一个倒一个,扑上来一双倒下双。

    惨叫连绵,不绝于耳。

    此行日本人中的第二号人物小泉抓起一个摔向他的日本武者,狠狠的甩了他两个耳光,喝道;“八嘎。”

    说完脱掉身上的和服外衣,鹰目闪过一道冷茫,人冷空飞起,一式强色的侧踢快速绝伦的踢向林语嫣。

    这一式踢腿看似简单,实则极为精奥,含着诸般的变化。且速度极快,这一记空手道的绝学在小泉这个修习空手道数十年的大师手上,更具威力。

    林语嫣刚使用‘擒拿手’甩出一位日本武者时,小泉就已经攻来了。仓促间,忙打出一式‘林家拳’迎了上去。碰的一声,林语嫣输在措手不及,整个人向后退了好几步,闷哼一声,嘴角溢出一口鲜血。

    小泉穿着木屐的脚抬得比头高,嘴角闪过一丝残酷的笑意,勾手道:“支那女人,再来。”

    林语嫣哼的一声,就欲抡拳再攻。

    一边的李杰却道:“你歇一下,我来。”

    “我不要。”

    “叫你一边去,就一边去。这是爷们的事情。”

    李杰突然间霸道起来了。其实李杰也是给小泉惹怒了。小日本,你Y的,偷袭算什么本事啊!而且竟大胆至极,跑到我炎黄来打女人,实在该死。

    感觉李杰突然间好像高大了许多,听着李杰那不容拒绝的话,林语嫣没有来由的一阵心颤,道:“好吧。”

    同时也有些许的委屈。她是林家的大小姐,从来都没有敢那样她的。想不到今日竟给一个小男孩凶了。

    “嗯,乖,你放心,那个小日本,我不会放过她的。”

    听着李杰那温柔的话,有些委曲的林语嫣心里好受了许多,道:“好,你要将他杀了。”

    “他绝活不了。”

    李杰说完话时,也同样朝小泉勾手道:“日本猪,过来。”

    那小泉略通中文,听到李杰竟骂他堂堂的大日本帝国武士是猪,直气得一佛升天,二佛出世,吼道:“八嘎,支那人,你敢骂我。”

    说完朝李杰扑了过来,勇猛无铸,有一种勇者无惧,无可低挡之势。

    李杰亦毫不退让,迎了上去,宏大的霸拳施展开来,与小泉战了起来。望着李杰那勇猛的样子,英武的姿式,林语嫣心叹了口气:“他跟誉哥好像啊!誉哥也是像他这般勇武的。”

    在李杰施展霸拳时,闭目养神的樱木皮木突然一阵抖动,有如浪涛起伏,双眼一睁,射出前所未有的光茫,道:“霸拳。”

    小泉是号称日本空手道的第一正统‘暴风流’的三大教席之一,浸空手道达三十年,于达至暗劲的层次。全身上下,就是一根头发,亦可成为杀人力器。空手道是世界上,杀伤性最强的技击之一,在小泉身上得到完美的展现。

    以他的修为,要杀一个人,可以说是轻而易举。可是他今天却碰了更加霸道,变态的李杰。李杰的霸拳同是一种比空手道更加霸道的拳法,其杀伤性,比空手道有过多之而无不及。而且,霸拳更加大气,一种掌控天下众生的气势。

    小泉的空手道绝招往往没有使出来,就给李杰的霸拳封住了,精奥的招式一招也使不出来。这郁闷直让小泉无法忍受,空手道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武学,自己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武者,岂会失败。他当下啊的一声,气运于脚,吼道:“支那人,你给我去死吧。”

    说完身体凌空飞起,右脚朝李杰踢去。

    这一脚比刚才踢林语嫣的那一腿,力量更大,速度更加的快,脚一踢出,竟带起一阵劲风。

    李杰平静地道:“你既然要找死,我就成全你。”

    语气淡淡的,从容得很,有一种一切尽在掌握的感觉。

    拳脚相击,小泉嘴角闪过一丝笑意,道:“支那猪,你给我去死吧。”

    原来他这一式踢脚,还有一记后招,那就是类似于‘龙门三叠浪’的劲力加法。脚踢实后,他可以再追加另一层劲道。而敌方呢,出拳时,劲力已全出,久后力绝,那这时,他的劲力新生,就可以一举毙敌。

    然而,小泉的笑并没有持续多久,一会儿便惊慌失慌失措起来,惊讶道:“这,这怎么可能?”

    “日本猪,我早防着你这一招呢!”

    说完李杰右拳一推,小泉啊的痛叫,整个人向后倒出去。在还没有落下地时,李杰又趁机而上,右腿一踢,正中小泉的背心。

    ‘啪’的一声,心脏碎裂的声音清晰地传到众人的耳里。小泉是活不了,那些日本武者想不到他们的老师,大日本最伟大的武者竟在几个回合间,就命丧在一个中国少年手里。

    樱木啊的一声,涮的一声,带起一阵狂风,人倏然到李杰面前,紧看着他,问道:“你杀了他。”

    此刻的樱木散发着一种势,一种源于气,却比气更加精深的,玄奥的东西。李杰感觉樱木有如一座高山般压在心头,很不好受,直欲窒息。

    李杰运转全身的霸拳之力,苦苦抵御,毫不认输地道:“他该死。”

    “你是霸拳传人,很好,今天又杀我启蒙老师,今天我要杀了你。”

    樱木说话时,语气冷得可怕,淡淡的,有如在说一件极为寻常的事情一般。

    生命在他眼里,有如草芥,不值一提。

    霸拳,绝天霸地,生平何曾弱于他人。

    李杰道:“那来吧,我倒要看你这个日本狗有什么好本事的。”

    林语嫣道:“我来吧。”

    天底下,没有一个人比他更了解陈道的可怕。

    刚才听樱木说,这李杰所修炼的竟是传说中的霸拳。她是武学世家的传人,对于霸拳这门传说中的拳术,知之甚祥。心中对于昔日的武术界帝王天龙更是景仰得很。

    李杰虽是霸拳传人,但毕竟年轻,恐非樱木的对手。樱木是武道的绝世天才,又得日本三大宗师之一的樱木天泽的悉心调教,武道精进一日千里,当今能制者并不多。李杰身怀绝世拳术,假以时日,成就不可限量,今日无论如何,应当保全他,将来以对樱木道。

    林语嫣本是智慧掉绝之人,心中权衡一番后,便做出了决定。

    李杰却是摇了摇头,道:“这是一个男人跟男人之间的决战,女人不要插手。“听到李杰那么大男孩子的话,林语嫣直气死了,道:“你……”

    李杰说完时,直面樱木,道:“来吧。”

    生平第一次,郑重起来了,右手握拳,左手成掌,摆开了霸拳的架式。

    樱木,来历不祥,只知道十八岁时,在日本暴风流的总馆求师时,被当时空手道的绝世宗师,精神领袖樱木天泽相中,收为弟子。他亦是樱木天泽二十年所收的第二个弟子,被樱木天泽称为‘天降之才‘。

    三年修习,尽得樱木天泽的真传,三年后,出道便击败了当时开馆授徒的柔道宗师赤木英宇,此后,又于北海道大雪山深处修炼三年。二十四岁出道,纵横披靡,无人可挡,为日本武术界的各大宗师称为‘天才’。

    李杰则霸拳传人,一手霸拳,霸天绝地,两大年轻强者之战,谁胜谁负呢?

    唉本来以为这一章可以写得简短一点的,想不到又是……害‘母’不能出啊!

    关于本书所提到的&quot;暗劲,明劲,化劲-等武功境界,天一是按照武学大师郭云深的划分而定的.我将具体的内容,发在公众版的章节里.有兴趣的朋友,可以一观.</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