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都市小说 > 纨绔公子(风流秘史) > 第一部禁忌爱恋 第97章 在干爹眼皮底下……
    知道李杰打什么主意的马丽则道:“沈意,你年纪大了,少喝点酒。《+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没事,今天难得这么高兴,而且阿杰也在,我们爷俩怎么也得喝几怀。”

    马丽则恨恨地盯了李杰一眼,道:“好吧,那少喝一点哦。”

    李杰则假装没有看见,道:“干爹,我去拿酒,等一下我们好好地干几怀。”

    沈家的酒很多,红酒,白酒,国家,洋酒什么都有,李杰故意拿了一瓶酒精度高的白酒过来。都是英文,李杰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反正能灌醉沈意就好。

    拿酒过来后,李杰先给沈意张倒了一大怀,接来看了身边的马丽,问道:“干妈,你要喝吗?”

    “我不要了。”

    她是做酒店出身的,哪里不会喝酒的。

    “也来一怀吧,反正在家里。”

    说话的时候,李杰故意用自己的胳膊碰了马丽一下。

    马丽的俏脸一红,随后小心地看了沈意一眼,好在他没有发现什么,才狠狠地瞪了李杰一眼,心中暗骂:“自己对这个坏小子太惯了,搞得他现在都搞在自己的干爹的眼皮底下挑逗自己。”

    趁马丽分神的刹那,李杰也给她倒了一怀。

    “李杰,我说过干妈不喝酒的,你怎么还倒啊?”

    “干妈,没事,喝一怀?人家说喝酒对皮肤有好处的哦。等一下干妈你喝酒时,雪白的皮肤一定红通通的,很好看的。”

    马丽哪里不知道这个臭小子想做什么,他一定是想看自己醉酒后,脸色酡红,醉眼迷离的样子,那时,他就可以……

    沈意却帮腔地道:“阿丽,没事,你能喝,就喝两怀吗,李杰难得到我们家来。”

    沈意你糊涂啊!你不知道你这个干儿子根本不安好心。他想……当然这些话马丽是不会说出来的。另一方面她也怕再矫作下去,会给沈意看出什么,当下道:“好吧,那我就喝一怀。”

    李杰给自己倒了一怀后,道:“干爸,这一怀我敬你,祝干爸你仕途顺利,官运亨通。”

    沈意是官迷,生平对于官位最为执着,另一方因,李杰是市里通天人物李南星的儿子,他这一句话,是不是代表着什么意思呢?总之听到李杰的话,沈意高兴得不得了,哈哈大笑,道:“好,谢谢李杰了。”

    说完煞是豪爽地将一大怀红酒喝下去。

    李杰又给自己倒了一怀,对马丽道:“马丽,我也敬你一怀,祝你永远漂亮,美丽,青春永驻。”

    马丽举起酒怀,道:“好,那我们这一怀喝了就不要再喝了哦。再喝下去,就醉了,那洋酒的厉害的可是很厉害的。”

    说完举起酒怀张开红润的性感嘴唇,饮下怀中酒。

    马丽喝完酒后,酒劲散开,艳丽的脸蛋散开了一层层娇艳的晕红,柔媚的眼睛水汪汪,像是染上一层雾气一般,迷离且又俏丽,李杰一看不由一呆。

    看李杰当着自己老公的面子,无所顾忌地看着自己,马丽心中又羞又恼,当下用嘴踢了李杰一下。李杰才回过头来,暗叹:“自己的孟浪及干妈的美丽。唉,想不到干妈喝酒后竟是那样的诱人。”

    以李杰现在的拳术修为,酒对他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跟喝白开水一样,自然是不怕醉了。

    李杰又给沈意和自己倒了一怀后,道:“干爹,来我们再喝。”

    马丽道:“别喝,再喝就醉了。”

    李杰呵呵一笑,道:“没事,干爹是酒桌上走过来的人,酒量好着呢,哪里会那么容易就醉了呢?”

    沈意得意地笑道:“哈哈哈,那是,还是李杰理解我。”

    听此,马丽知道自己再说都没有用了,可恼的是自己不能将李杰的狼子野心告诉沈意,当下又恨恨地瞪了李杰一眼。

    看着李杰找各种奉承话,把自己老公吹得晕呼呼,骗他酒一怀又一怀喝下去。那酒的酒精度很高,且后劲很大,几怀下去,沈意已经有些醉态叫,而那小子一点事也没有,清醒得很,连脸蛋都没有一丝变色。马丽心中有些着急,突然计上心头,帮沈意夹了一口菜后,道:“老公,先别急着喝酒,吃吃菜。”

    沈意连连点头,吃着马丽夹给他的菜。

    李杰看着他们夫妻合合美美的样子,心中不禁有些酸酸的,道:“干妈,不公平。“马丽有些不解,问道:“什么不公平了啦?““你只给干爹夹菜,不给我夹菜,你说这是不是不公平啊?”

    李杰说话的时候,嘟着嘴,像极了一个撒娇的小孩子。其实李杰知道也只有这样,才不会让沈意看出破绽。他说这一句话的目的是在马丽做出暗示,干妈,你是我的女人,别跟你老公太亲密了。

    果然沈意并没有怀疑,只哈哈一笑地道:“好了,阿丽,既然阿杰要你帮他夹菜,你就帮他夹一下吗?”

    对于李杰那样说的目的,美妇人很理解,当下道:“不要,我不要。”

    这臭小子太坏了,这一次,自己若是从了他,等一下他指不定还会搞出什么花样来。

    沈意呵呵一笑,道:“阿杰,既然你干妈不帮你夹菜,我帮你。”

    说完帮李杰夹了一口菜。

    谁要你帮我,我要你老婆帮我,不过脸上,李杰还是一副很乖巧的样子,道:“谢谢干爹。”

    看李杰又再要敬沈意酒,马丽道:“阿意,你刚才在电话中不是说有什么惊喜的事情要跟我说吗。”

    沈意举嘴边的酒怀又放下,脸上露出笑意,道:“对对,李丽,我升迁总行的事有戏了?”

    见此,李杰暗恼,手伸了过去,隔着裙子抚摸着干妈马丽丰满的大腿。马丽的大腿相当柔滑,细腻,就算是隔了一层衣物,抚摸的感觉依然还是很好。

    突然受到袭击,马丽花容失色,待她见到摸她的人是李杰时,才硬生生止住要叫出嘴的惊呼。李杰的手有些粗糙,摸在腿上很有力量,很厚重,可以确切地感受到你此刻正在被他摸着。且,他的手仿如有一种魔力似的,一丝奇异的热力从抚摸处传进心里,快感很快便出现了。那种感觉,如海洛因,令她一上子上了瘾,本来她想大力将李杰的手推开的,可是仅刹那后,自己浑身酥麻得厉害,所有的力量不知道都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李杰抚摸干妈马丽只是一种下意识的行为,但一摸上干妈的柔滑细嫩的大腿时,一种前所未有的刺激充斥着他的脑海。天啊,自己竟然在自己干爹的面前,抚摸着自己干妈的大腿。

    沈意不解地问道:“阿丽,你怎么了啦?”

    马丽强忍着要喘出去的气,故作平常地道:“没事,阿意,你说你调总行有望了,是怎么一回事啊?”

    紧憋着一口气,也使美妇人马丽有些难受,丰润的胸部一上一下地起伏着。

    沈意整张脸都笑开了,道:“你知道吗,这一次跟我一起出差的是谁,那是总行的郑副行长。”

    沈意说什么,李杰没有听清楚,她的一双眼睛至始到终都放在马丽身上。喝了酒的马丽面泛桃红,秀睛闪烁,双眼水注光的,媚眼如丝,而且李杰还发现,只要自己手上的动作稍微剧烈一些,她的全身会不断地颤抖。

    虽然并非官场的人,但马丽对于升官发财的那些龌龊事,却知之甚祥。马丽脸色突然一变,嗔道:“别跟你说你那些破事。”

    她想借此分掉沈意的注意力。李杰这个小坏蛋真是太坏了,竟然在自己的老公面前,摸自己。

    沈意显然挺怕这个才老婆,闻言悻悻一笑,拿起酒怀,对李杰道:“来,李杰,我们爷俩喝酒。“马丽在李杰的抚摸下,只觉得快感越来强烈,同时,又有一种刺激感。天啊,自己竟然在自己老公的眼皮底下,被自己的干儿子抚摸着身体。刺激与快感同时袭向他,她只觉得自己真想大声叫出来,但又不敢,只得强自忍住,时间虽然过得很快,但马丽却如坐针毯,每分每妙,都觉得非常漫长。

    自顾不瑕的马丽哪里会再管自己的老公喝多少酒呢。

    怀着狼子野心的干儿子凭接着自己强大的修为,狠狠地向自己的干爹敬着酒。

    马丽害怕被自己老公发现,强忍住身体的快感,想将李杰抚摸她的大腿的手推开,可是随着李杰色手那极负技巧的抚摸,马丽惊讶地发现自己的身体逐浪的酥麻,浑身乏力,李杰每一下的侵犯,都令她身体的快感越攀越高,通体连颤。若非沈意在场,他真想放肆地出来。

    天啊,自己这是怎么了啦,不是说,以后不再跟这个小坏蛋乱来的吗,怎么给他随便一摸,自己便会有快感。

    李杰一边跟沈意喝着酒,一面摸着他老婆的身体,大感快意。但一会儿之后,对于抚摸她已经不满足了。在干妈的默许之下,李杰悄悄地将干妈马丽的裙子拉起来。

    马丽虽处于迷乱之下,但灵台尚有一丝清醒,当下又惊又急地看着李杰,眼里露出‘你要做什么’的询问。

    李杰则用行动代替了回答,他用力一下子干妈马丽的裙子拉到腰上,随后直扑干妈马丽的。没有一丝顾忌,有的只是尽情的畅快。

    一股酥麻的电流刹那间传遍了马丽的身体,虽然隔着一层,但由于之前才给干儿子抚弄过,马丽的快感还是强烈,艳丽的脸上一下子红了起来。丝丝动情的气息从她的玉鼻喷发出来。她想要做什么,可是却怎么也做不了。

    一会儿之后,李杰变本加励,美妇人的小布拉到一边,小手指直奔要害。

    这一次的刺激更加强烈,马丽只觉得脑袋轰的一声,一丝热流从丹田流下,饱涨的蜜汗如溃堤的河水……

    “阿杰,阿杰……”

    李杰啊的一声,回过神来,问道:“干爹什么事?“正在沉浸在挑弄干妈快感当中的李杰一点也没有注意沈意已经叫了他好几次了。

    不知怎么了,沈意的脸有些红,样子有些扭捏,一会儿之后,沈意喝掉手中的酒,才鼓起勇气地道:“阿杰,既然你认了我做干爹,那我们就不是外人了。干爹有一件事要你帮忙。”

    马现隐约知道沈意要说什么,一颗心倏然紧张起来了。</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