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都市小说 > 纨绔公子(风流秘史) > 第一部禁忌爱恋 第104章 杨纤华的依偎
    美女晴子已经彻底迷失了自己,就和她的亲生母亲一样迷失在这无边的欲海当中,当男人的巨大脱离自己之时,无限的满足感让她随着那无边的渐渐沉沦下去。《+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成熟美妇趴在亲生女儿面前翘起那雪白浑圆的丰臀,模样是既浪又,让龙刚看在眼里,喜在心中,双手握住那纤细的柳腰,再次挺身进入那紧窄的世界,感受着成熟妇人娇嫩带给自己的无限快感。

    长野幸一娇吟不止,只觉得年轻男人带给自己的满足和充实,让自己的身心再度飞上那渴望的九重天。

    龙刚如同一头脱僵的野兽一样狂野的挺撞成熟妇人的诱人玉体,低下头吻着她那光滑如玉般的玉背,吻着从她身上不断散发出的成熟妇人特有的香味,就是这种香味刺激着龙刚体内的毒再添一分。

    美女晴子看着亲生母亲娇的模样也被感染了,她主动的将母亲的头抱住吻住她那红润娇欲呻吟的樱桃小嘴,吸吮着甜美原小香舌和那醉人的口水。

    龙刚的一双色手绕到成熟美它妇的胸前握住那倒吊着随着身体被挺撞而前后荡漾不停的丰满坚挺的玉女峰用力的揉搓着,只觉得这种感觉前所未有,端得是兴奋与刺激,一股原始的潜藏在心底的虐感觉又直冲心房。

    长野幸一正沉浸在与亲生女儿甜美的舌吻之中时,龙刚一把抓着她乌黑飘散的长长秀发用力往后一拉,成熟美妇“啊”的一声,头往后仰,痛苦的表情溢于粉脸之上。

    福田晴子媚的看着年轻男人虐着亲生母亲,一种出于本能的原始的爱护之情便自内心发出,“坏蛋,轻点!”

    龙刚虐的笑了笑,更加用力拉扯着成熟美妇的长长秀发,就好象骑在一匹雪白的马背上一样,纵横驰骋,横冲直撞,只让成熟美妇又是兴奋又是痛苦,刺激的眼泪也禁不住的流了出来。

    福田晴子看着母亲流泪了,便半坐起来,用纤纤玉手使劲捶打着男人宽厚的胸膛娇声吟道:“坏蛋,放开我妈妈!”

    龙刚笑着一把将成熟美妇拉进自己怀里,让她仰着头,面对年轻美女晴子,在她耳边笑道:“幸儿,快看看你的宝贝女儿是多么爱你呀!她不让我这样对你,真是一个孝顺的乖女儿呀!”

    长野幸一羞涩万分粉脸娇羞无比,媚的看着女儿通红的粉脸,呻吟道:“啊,刚儿,幸儿愿意,啊,好爽呀,啊!”

    福田晴子被母亲这份浪态所震撼,从来不敢想像平时端庄高贵美艳不可一世的亲生母亲竟然在自己的爱人怀里是如此的荡如此的妩媚如此的下贱,这份震撼让她芳心乱颤,不能呼吸。

    龙刚一边狂野般的挺撞着身下成熟美妇诱人的玉体,一边看着年轻美女晴子傻呆的表情,知道她心中的震撼,越是这样越能激发他体内无限的刺激,就是这样才能达到最兴奋最极点的快感。

    长野幸一羞红着脸一边被年轻男人肆意弄着自己的玉体,一边看着亲生女儿娇美的脸蛋,慢慢伸出手媚呻吟道:“乖,晴子,亲亲妈妈!”

    龙刚怀中抱着成熟美妇人雪白的玉体,也伸出手将傻呆的年轻美女晴子拉过来,让她胸前丰满坚挺的玉女峰刻意的去碰撞她亲生母亲胸前丰满坚挺的玉女峰,这一刻如果能够停止那该多好。

    福田晴子听了母亲的话后,便抱着她的头狂吻着她的樱桃小嘴,按照男人的意图用自己的双峰去揉搓亲生母亲胸前丰满坚挺的玉女峰,这种别样的快感更加刺激了她体内乱的血液快速流遍全身。

    长野幸一知道自己已经无法逃出年轻男人的魔掌了,并且自己的亲生女儿也一定会沉沦在男人的成为一头荡的母兽,这是多么让人兴奋让人刺激的现实呀!

    龙刚只觉得自己的快要暴炸了,在这对美艳之极的母女花身上他得到了太多快感太多刺激太多兴奋了,现在是要回报的时候了,他将怀中的成熟美妇重重压在年轻美女晴子的娇嫩之上,双手搂着成熟美妇那纤细的柳腰,如般的一轮狂挺猛撞……

    多么淋漓尽致的发泄,让他舒畅无比,舒服无比。

    而成熟美妇长野幸一也随着年轻男人那滚烫的浓浆无情的灌浇……舒爽的随着那一声娇吟之声痛快的狂泄而出。

    年轻美女晴子看着母亲在时的媚浪态也被感染了,一轮空想的但又实际的随着母亲那狂泄而出滴落在自己玉体之上的蜜汁同时达到了前所未有的。

    龙刚趴在成熟美妇的玉体之上喘息着,这番激战让他得到了极端的发泄,舒服之极的温柔乡正是梦境的最好温床,随着身下美艳母女两人娇声呻吟之声慢慢闭上了双眼,整个房间里回荡着那醉人的呻吟声和弥漫着醉人的糜气氛,促人入睡,完全入睡。

    龙刚一进入梦境就来到了哪个熟悉的地方,低沉的天空,空无一人的沙漠,阵阵冷风吹来让人禁不住生出一股寒意。

    “龙刚!”

    龙刚睁眼一看,又是梦。他看到的人就是一身黑云的梦境师傅墨子。

    “师傅!”

    龙刚跪下就叫道。

    “龙刚,你的毒越来越深了。”

    墨子低沉的说道。

    龙刚也感觉到自己身体的毒越来越深,本来在二嫂和三嫂的体内得到了几分解释,可是经过刚才与长野幸一母女的一番激战,他本能的感觉到自己的毒又重了几分。

    “这一切都是命,看来你没有记住我对你说过的,还有苦头让你吃的!”

    “哈哈哈,黑师弟,你的徒弟也是我辈之人,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这时那个白胡子老人出来了,龙刚知道他就是白光,于是叫道:“师伯,何以这样说?”

    “小子,你连墨家的传人都收服了,而且一次竟收两人,真的是我辈之幸福楷模呀!”

    龙刚一听羞赧的看了一眼墨子,说道:“师傅,我,我不知道,”

    墨子一摆手说道:“这也怪不得你,雨幸她本就是你大师伯的弟子,她是想害你,可却被你收服了,要怪只能怪她自己,只希望你以后能好好待她们才是!”

    龙刚一听墨子不怪自己,大叫道:“师傅我向你发誓,从今以后好好待她们,一定不会辜负她们的!”

    白光一听墨子竟然不怪罪龙刚,气得大叫:“死黑子,你傻了吧,哪雨幸可是你千世才嫡传的唯一一人,怎么算起来她还是这小子的师姐吧,怎么就这样放过他!”

    墨子转身面对白光说道:“如果不是师兄你传她邪恶心法,她会走上这一步吗?种因得因,种果得果,如果要怪,只能怪你!”

    白光大笑,“不知死活的蠢东西,死要面子,我就看你能强到什么时候!”

    说完拂袖而去。

    墨子一看师兄走了,便对龙刚说道:“你要记住我对你说得哪两句话,一切都有因,一切也都有果,你该想想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了!好自为之吧!”

    龙刚还想说什么,可一片大风吹起,吹得满天狂沙让他睁不开眼睛,等到风停沙落,也没有了墨子的身影。就在他愁眉苦脸之时,就听到一个娇柔的声音响起,“师弟,师弟。”

    龙刚一听四下望去,没有看到什么人,不由大叫,“是师姐吗,雨幸!幸儿!”

    “师弟,你看不到我的,但我能看到你,你要记住师傅的话,”

    “师姐!雨幸!幸儿!我要看你!幸儿!幸儿!”

    龙刚怎么也叫不到梦中的师姐,就在这时他的身体晃动起来,“刚儿,刚儿,你怎么了?”

    龙刚睁开眼一看,就见到自己躺在成熟美妇长野幸一的怀中,她那柔软的光滑的雪白的肌肤散发着阵阵诱人的成熟香味。龙刚惊醒道:“我怎么了?”

    长野幸一看着年轻男人一头的大汗,娇柔的说道:“你刚才是不是做恶梦了!”

    龙刚这才想起的确刚才自己做梦了,还梦见了师傅和师伯,还听到了师姐的叫声,这一切是那么真实可又摸不着头脑。

    “幸儿,你刚才做梦了没有?”

    长野幸一羞红了脸,娇声道:“你刚才一直在梦中叫着幸儿,幸儿,幸儿的,怎么梦见我了?”

    龙刚一把将成熟美妇搂进怀里,说道:“幸儿你在这里就好,我好怕失去你!”

    长野幸一羞红了脸,娇声道:“刚儿,我不会离开你的,我是你的,一辈子都是!”

    龙刚听着怀中成熟美妇的诱人话语,用手勾起她羞涩万分的脸蛋,慢慢吻着她那红润之极的樱桃小嘴吸吮着那蚀骨的诱人小香舌,色手更是在她那丰满坚挺的玉女峰上揉搓不止。

    长野幸一羞红了脸,一手揽住年轻男人的颈脖子主动奉献自己的香舌,一手按住年轻男人正在揉搓自己傲人双峰的色手,娇媚之态诱人犯罪。

    龙刚欲之火再起,慢慢压住她的玉体,轻轻分开她的修长,就欲挺身进入那让自己兴奋的成熟之中,再尝那的滋味。

    长野幸一羞涩的娇吟道:“啊,刚儿,不要,会吵醒晴子的。”

    说完之后粉脸已是红得不能再红了。

    龙刚笑着看了看正沉沉熟睡的年轻美女晴子,然后对成熟美妇笑道:“乖幸儿,我要你,给我吧!”

    长野幸一将双眼闭上,已经默许了年轻男人再次进入她成熟的身体之内,龙刚一看兴奋的双腿跪在她的双腿中间,轻轻揽住那纤细的柳腰,将自己已经坚强得不能再坚强的巨大昂首挺入那温暖潮湿紧窄的成熟之内。</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