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都市小说 > 纨绔公子(风流秘史) > 第一部禁忌爱恋 第108章 让我给你按按吧
    也许了坐久了的原因,杨纤华跟日常一样,又感受到了腰跟手脚有些酸痛,不禁地舒展了一下腰肢。《+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这一举动落在李杰眼里,李杰问道:“华姐,你是不是时常腰酸腿痛啊?”

    “是啊,我这是老毛病了。以前也看过医生,医生说这是因为长时间坐着,又少运动的缘故。以前去看,好了,可是这几天好像又复发了。”

    “人长时间端坐,又没有运动,便会骨质增生,时间久了,便会有华姐你这种情况。现在很多都市白领都有那毛病。”

    “嗯,当初医生也是那样说的。想不到你小小年纪,懂得倒是挺多的。”

    “华姐,你若相信我,我帮你按按,保证以后不会再犯了。”

    “真的?”

    “当然,我可是赫赫有名的神医,包管手到病除。”

    这种小毛病,对一个身怀盖世拳术的人来说确实是小儿科。

    “这不太好吧?”

    现在家里只有她跟李杰两个人,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做那肌肤相样的事情……

    “华姐,这有什么不好的啊,现在又没有人。你背部,就让弟弟给你揉揉吧。”

    杨纤华想想也是,现在没有人会看到做什么,再说自己想到哪里去了,他只不过是替自己揉揉肩膀什么的,也没有什么,揉揉也好,当下道:“好啊,怎么揉啊?”

    “你趴在沙发上就可以了。”

    李杰想想又觉有些不妥,忙又补充道:“按摩都是这样的。”

    杨纤华脸上闪过一丝不好意思,不过很快也就释然了,因为按摩本来就是那样子的。当下柔顺地趴在黑色的沙发上,开着玩笑地道:“按吧,按吧,只要你能将这病医好了,我什么都依你。”

    言下之意,李杰要按什么地方,都依他。]话说出口,杨纤华觉得自己说的话很暧昧,一张脸羞红如火,当下将脸趴在沙发靠边了,不敢看李杰。李杰对她的话倒没有注意,此刻他的心神已全部给杨纤华那曼妙的曲线夺去了。

    此时趴在沙发上的杨纤华纤细修工,臀部肥满圆滚,腰儿纤细如蛇,一头黑亮秀发下的肩膀柔弱无骨,两段玉手雪白如藕,随意地放在沙发椅上,那种美好,优雅的曲线给李杰的冲击无限扩大。

    李杰的手轻轻按在杨纤华的身体上,发现她好像很紧张,身体紧绷着,便道:“华姐,我给你讲一个笑话吧。笑笑就容易放松下来了。”

    “嗯,好,你讲吧。”

    杨纤华确实很紧张,心里虽然有无数个理由说服自己,但毕竟是趴在自己的女儿同学的面前,怎么也放松不下来。她知道自己的腿很长,很大,趴着就什么都给他看见了。杨纤华一直在心里安慰自己,家里就他两个人,他们现在这个样没有人看到。

    “呵,那我说了哦。说有位维修工上门维修电视机,家中只有一位很性感的女人。维修工一边修电视一边不停的看那女人。修理完毕后,女人对维修工说:“我有一个很难为情的请求,你能答应我吗。”

    维修工隐隐感到些什么,连连“能”女人继续说“事情是这样的,我丈夫的身体很弱,有的事指不上他。你看你是男人,我是女人……其实你一进来我就注意到你强壮的身体了……”

    男人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迫不及待地说:“那我们开始吧!”

    “你真爽快!”

    女人高兴的回答:“我新买的冰箱就在门口,那你就帮我把它搬进来吧!”

    笑话讲完后,杨纤华果然笑了,全身肌肉逐渐放松。因为自己的笑话带点色,而杨纤华毕竟是自己的长辈,李杰怕她生气,笑话讲后,便偷偷地看着她。发现她只是笑笑,不以为意,也逐渐放开,问道:“华姐,还听吗?““你讲吧,你这混小子讲的笑话还成。”

    杨纤华的话无疑是给李杰大大的鼓励,李杰胆气十足地道:“好,那我讲了哦。一对夫妇结婚多年,终于有了个孩子,但竟然是黑皮肤的。丈夫埋怨妻子说:“都是你的错!每次上床,你非要关灯不可!”

    “咯咯,都讲这一些没六的,还有没有,再讲两个。”

    躺在柔软的沙发上,享受着李杰的按捏,杨纤华也喜欢这种气氛,也享受这种气氛。

    “还有一个。有一个山里人,没见过世面,一天到城市的公园里看见一个人在做俯卧撑,不知道干什么的,围着转了好几圈都不明白:为什么底下没人,光使劲?”

    李杰无意间将笑话逐渐升级。也就是越讲越色了。不过,杨纤华并没有在意。

    “还有吗?”

    杨纤华有点意犹未尽。

    “还有一个呢,不过……“说此李杰看了一下杨纤华似乎有所顾忌。

    “这个笑话有点那个,华姐听后可不喜打我哦。”

    “你讲吧,讲吧,这有什么啊,华姐一大把年纪的,什么样的事情没有经历过啊?”

    “一个四川妇女干部下乡在一村部组织召开妇女工作大会。她是这样的发言的:同志们,我是县委书记——(场下的人听此,拼命鼓掌,一阵动)派来地,专门来搞本村妇女地——(场下一阵哗然)工作地。昨天晚上我和你们的妇女主任搞了一夜——(场下一片动)地工作。大家都知道,我是一个老粗,究竟有多粗呢?粗到什么程度?这个你们妇女主任最清楚了。原先你们妇女主任还是很幽怨(地方语言,具体意思是埋怨)但经过我搞了一夜,他很满意。她还说,要我以后经常来搞。——(台下又是一阵哗然)会议结束前,他又说今天的会议,大批(四川方言读为B)的妇女都来了,还有一小批(B)妇女没有来,至于那小批的妇女没有来,我们该怎么处理置呢?经研究决定,我决定先日后再说。”

    杨纤华听后,就要发作,李杰先道:“华姐,我们可事先说好了哦,你可不能骂我打多哦。”

    闻言,杨纤华将举起的手放下,嗔道:“你这死小子,怎么讲那种笑话啊。”

    听到李杰的笑话,杨纤华平静的心竟生起一丝涟漪。

    “华姐,你还听吗?”

    “不,不听了。你将衣服穿上吧。”

    看着李杰裸露在外的一身精壮的肌肉,杨纤华越看心越乱。

    “华姐,我的衣服都破了,怎么穿啊?”

    ‘我拿你伯父的给你穿吧。不,不,你比强壮多了,他的衣服你不能穿。““嗯,就是,就是。““这里也没有你穿的衣服,不然,你就先那样着吧。好了,给你一按,我好多了。””不行,按摩这种东西一按就要全套,才有效果。刚才我只按你的颈部,还有好多道没有按呢?““哦,你那你按吧。”

    杨纤华说完时,要起的身子便又乖乖躺下。

    “华姐,接下来我按的是你身上的道。”

    动手前,李杰觉得自己有必要提醒一下自己未来的丈母娘,免得她以为自己要吃他豆腐呢?

    杨纤华听此,哪不知道李杰说这一句的用意,心想:“是该拒绝还是……”

    天人交战了许久后,让李杰继续按的想法占据了上风。杨纤华说:“好,你按吧。”

    说话的时候,杨纤华不断地安慰自己:“没事的,不就是按摩吗?这没有什么的?”

    “好,华姐,你现在全身放松了,我开始按了。”

    他话虽然说得镇静,可是手却禁不住地颤了起来。一想到等一下自己的双手即将按在杨纤华的身体上,李杰激动莫名,一颗心怎么静也不来来。

    期待中,并没有感觉到李杰的手按在身上,杨纤华不禁问道:“李杰,你怎么不按?”

    ‘“哦,我马上按。“李杰说完激动的手放在杨纤华的身体上。甫一接触,李杰也发现了杨纤华的身体一颤。习武后,李杰对人的身体是很了解的,现在他就算是蒙着眼睛,也能认得道。可是他却没有将眼睛转过去,或者蒙起来。他总是不受控制地看着曼妙的杨纤华。

    李杰的手很温暧,很有力量,一按上身体的道,从他手上传来一股温热的能量,虽然有些痛,但痛后,却是舒爽无比,浑身的酸痛消失不见。

    给李杰一按,杨纤华禁不住地哦了一声叫了出来。

    “华姐,你怎么了?”

    “没,没事,你按吧。”

    杨纤华暗愧不已,这只是按摩而已,自己竟给一个小男孩子按出声音来了。

    杨纤华的声音蚀骨,李杰嘴上虽然说得轻松,但浑身的欲火却给杨纤华那一声呻吟激发出来了,火热坚硬无比,由于他正在给杨纤华按摩,那火热好死不死地就顶在杨纤华的上了。今天,从第一眼见到杨纤华时,李杰便已经心动了。穿上家居服,有如一个贤妻良母的杨纤华给予李杰的感觉完全不样,可以说吸引力更大。

    杨纤华正趴在让李杰按摩,突然发现自己后面有一根又硬又热的东西顶在她上,手不由向后一摸,一下子就将那东西抓在手里了。</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