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都市小说 > 纨绔公子(风流秘史) > 第一部禁忌爱恋 第119章 姐姐找我了
    至虚刀,无声无息,仿如从未明的空间辟出来一般,有如流星一般划过大地,感觉不到他的力量实际却蕴含着最大的力量。《+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青龙长发飞舞,狂霸天下,纵意人间,红颜逆空而上,不快,也不慢,但恰到好处,仿如含着某种天道至理。

    气劲飞扬,一剑一刀相抵在半空之中,凌厉的罡风四散开来,列辰风脸红耳赤,额头青筋暴现,持刀的右手已竭尽全力,青龙呢,长发飞扬,俊逸的脸上浮现一丝潮红。

    “破。”

    青龙顿喝一声,红颜再推一步,列辰风如遭重创,手中刀崩解开来,化为碎片,啊的一声,嘴里吐出一口鲜血,凌空向后飞去。

    青龙虽不是心狠手辣的枭雄,却也不是一个心慈手软,见人受伤就不忍下手的人。他并没有在给列辰风任何机会,红颜剑从他手中飞出,直射列辰风。剑穿列辰风胸膛,带着他钉在仓库的墙上。

    ‘以气驭剑’这种只有在武侠小说中才出现的终极剑道绝学,如今竟展现在众人面前,所有人都以为自己眼睛花了,看错了。

    李杰学过内家拳术,懂养生可之法,知道武侠小说中‘以气驭剑’之学,并非小说作者杜撰出来的,有一些剑术高手是可以做到的。只不过,那太难了,而且其中的机缘,并不是每一个习剑者都可碰到的。

    言子俊心中也是惊讶不已,他实在想不到青龙年纪轻轻的,竟练成了传说中的剑道至高绝学。以气驭剑,无坚不摧,百万大军中,取敌将首级如探囊取物。

    不知为什么,想此,他一颗冷静,坚毅,从来没有害怕过什么的心竟有一丝胆怯。这个想法一升起,言子俊马上将他驱除出体内。

    一个高手,除了武功高强之外,更重要是对自己心境的控境。要喜则喜,要忧则忧,不能让任何人,任何事物,影响到自己的判断。

    两军对阵,未战而先怯,不吉祥。

    言子俊紧盯着青龙,喝道:“拿枪来。”

    话落,他身边走出一位手持长枪,身材魁梧,肌肉发达的壮汉。那枪长约二米,浑身由一种不知名的材料铸造,枪身雕刻着金龙,威道而霸烈,此枪便是陪伴着言子俊转战天下的‘金鳞枪’,日昔日言子俊在五台山的一座庙宇中偶然得到的。

    一枪在手,言子俊意气风发,一种经过千锤百炼,无数血战,纵横披靡的气势自然而然地从他身上散发出来。那种一枪在手,试问天下谁是英雄的气息,竟与青龙狂霸,放眼天下,惟我独尊的气息不相上下。

    “青龙,现在到我们了。”

    仅片刻间,言子俊便将帮派种种利益纠缠,抛诸脑后,现在的他只是一个武者,一个纯粹的武者。

    “对于修罗台的高手,青龙闻名已久,今天能与言承健兄一战,不虚此行啊!”

    言子俊还有另外一个名字——言承健,是天下修罗台排名第十的高手。

    言子俊闻言脸色一变,他的来历,天下间,知者可谓廖廖可数,青龙一语道破他的来历恰似在他平静的心海间投入一块小石头,一时间涟漪四起。

    “青龙,你倒知道的不少啊?”

    说话的时候,眼中闪过一道凛烈的杀机。他的来历是一个秘密,修罗台更是一个秘密,是绝对不可以让人泄露出去的。

    言子俊说话时,人大步一跨,金鳞枪破空而至,直指青龙胸前,那刚猛的力量,势不可破挡,仿如可以将一切阻挡的东西化为乌有。

    青龙红颜剑递出,正巧碰在言子俊金鳞枪的‘尖’上,只听得‘铿’的一声大响,众人震耳欲聋。两人一触即分,各自展开生平所学对战在一起。

    言子俊的金鳞枪刚猛霸道,手中的那把古代神兵在他手中仿如活了过来一般,一招一式间,妙到天成,威力无匹。

    至刚易折,柔顺方能持久,言子俊的金鳞枪完全颠覆了这一武学至理,他的枪法不仅刚猛至霸,且一招一式连绵不绝,仿如没有穷尽。

    面对言子俊有如般的攻击,青龙闲庭信步,游刃有余,手中的剑飘逸不似人间,仿如从莫名虚空而来,一招一式皆如神来之笔,妙到巅毫。任是言子俊金鳞枪如何霸道,皆奈他不何。

    两者高下之分立判,不过,言子俊终是修罗台高手,内外兼修,一柄金鳞枪至刚至霸,有石破天惊之威,青龙要胜他也非一时。……

    在一边的李杰看得是如痴如醉,列辰风,青龙,言子俊三人皆是绝世高手,都在各自领域取得无上的成就,李杰虽没有学剑习刀,但武道,一通百通,都有其相连的地方。观三人一战,李杰倒学了许多的东西,心里有一种突破的感觉。……

    “哈哈哈,青龙,我手中金鳞枪三十年未遇敌手,今日一战,痛快至极。”

    言子俊豪通奔放,经过与青龙的交手,他已渐渐放开了心中的名与利,种种阴谋诡计皆被他抛于脑后。

    “传闻修罗台是天下强者的舞台。今日一赌言兄风采,果然名不虚传!”

    说此,青龙一顿,看了一下言子俊道:“我有一个问题,还望言兄赐教。”

    “什么问题?”

    “不知言兄的武功比之独孤长春如何?”

    独孤长春四个字有如魔咒一般,言子俊听后,瞳孔贲张,脸上闪过一丝惊骇之色,道:“我生平最不愿意面对的有两个,其中有一个人便是独孤长春了。”

    言子俊是一个自视甚高的人,他说出那样的话,可想而知那独孤长春是一个怎么变态的存在。

    “哦。”

    青龙哦了一声,语气中有些许失落,还有,他好像将手中的红颜握紧了一些。

    虽然只有一丝,但还是给极度关注青龙的李杰注意到了,他心中十分不解。

    李杰有些好奇地问道:“那另外一个呢?”

    他终是小孩心性。言子俊的武功已经十分变态了。李杰实在想不出那令他不敢面对的人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

    言子俊脸露景仰,叹了口气道:“若说江湖中有主宰者的话,那他便是了。我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只知道人们都叫他天龙。”

    三十年前,言子俊刚踏上修罗台时,天龙已是巅峰般的存在,退出江湖多时,两人并没有什么交集。

    李杰啊的一声差点叫出来,他实在想不到龙伯那么牛B。

    “你怎么突然问起独孤长春?”

    “哦,没什么。”

    青龙突然间变得凌厉起来,道:“我有最后一剑,你接招吧。”

    剑指言子俊,一种上究碧落,下追黄泉我亦要找你的战意无限的攀升。

    说完,青龙动了,有如电视上的剑仙一般,人凌空飞起,身体与剑合为一体,周身剑气激荡,挟带风雷之声,无坚不摧地朝言子俊射去。

    在外人看来,青龙周身隐在一片白色的光茫之中,凌厉,霸道,庄重,有如仙神,令人有一种膜顶崇拜的感觉。那速度堪比光速,有如流星一般。

    看此,言子俊知道厉害,尽全力摧动体内的真气,瞬间身腾张,肌肉一块块突起,有如一个大力士,他吼的一声,道:“枪霸天下。”

    手中的金鳞枪舞动起来,带动八方风云,随着他的舞动,金鳞枪身上金身的龙雕闪出璀璨的金光,带着天下无物可挡的气势迎向了青龙。

    枪剑相撞,红颜剑穿过枪身,破开言子俊胸膛而出,生死,只在一招之间。言子俊控制不住,嘴里喷出一口血,道:“好强的剑。”

    说完径直倒下。

    “龙哥。”

    青龙摇了摇头,道:“我没事。你们怎么样?”

    “我们也没事。”

    因于李杰的缘故,凤姐有一种对不起青龙的感觉,不敢看她。

    青龙好像知道似的,很有深意地看了李杰一眼,道:“李杰,从今天起,你要好好照顾玉凤。”

    青龙这一番话,颇有将凤姐交托给他的意思,李杰脸红红的,很不好意思,道:“青龙老大,你放心,我会好好待凤姐的。”

    凤姐也是极度不好意思,一张脸红如烈火,羞得无地自容。她突然想起了一些什么,诧异地问道:“龙哥,你……”

    青龙哼了一声,道:“龙天虎敢与冰签会一起算计我,不让他付出代价,他们还当我青龙是好欺负的。”

    “龙哥,我帮你。”

    “不用。”

    青龙说完转身,拍了拍凤姐的玉肩,无比怜爱地道:“凤儿,这事办完后,我要去办一件大事。可能……我不在你身后时,你要好好地照顾你自己。”

    凤姐玉眸含泪,心痛苦万分,道:“哥,你能不去吗?”

    我知道这一天总会来到的,只是想不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你知道吗?从十三岁开始,我已经习惯了你在我身边的日子。没有你,我该怎么办?

    “不能,凤儿,你知道,我苦练剑术三十年,为的就是今天。为了她,我都必须去。”

    说此,青龙对李杰道:“李杰,从今天起你要给我好好对凤儿,若是让我听见你对不起他,纵是地狱黄泉,我都会对付你的。”

    说完破空而去,瞬间消失在众人的视野里。

    望着青龙消失的方向,凤姐哭道:“龙哥……”

    从他们的对话中,李杰隐隐听出了点什么,这个时候,他也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什么,该说什么,只用力地将凤姐搂在怀里。

    凤姐柔弱无比地趴在李杰怀里,眼泪止不住地从眼里流出。

    龙哥,你明知此去有死无生,你为什么还要去,过了那么多年,她在心里依然那么重要吗?

    当天夜里,S市莫名暴毙数十人,其中包括S市地下世界三大帮派猛虎帮的首脑龙天虎。那些人死状非常奇怪,皆莫名而亡,法医也鉴定不出什么来。历经多天,公安也查不出什么线索,最终归为悬案了事。

    龙天虎一死,威霸S市数十年的猛虎帮在群龙无首之下,马上被凤姐所统帅的龙凤会吞并。冰签会由于言子俊身死,易天行终于由幕后浮到前台,与凤姐争夺S市的黑道霸业。

    一时间,S市黑道风云再起……

    这天,李杰刚放学,手机便响了起来,一听,一个女人的娇喝传来:“臭小子,你现在给我过来。”

    听到那声音,李杰眉开眼笑,道:“我马上过来。”</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