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都市小说 > 纨绔公子(风流秘史) > 第二部纨绔公子 第35章 很刺激
    铁拳会跟大刀堂仅是M市东区的两个地下势力,双方只有几个场子,手下数十号人,像这种势力西北都会M市非常多,说是三流也不为过。《+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但就是这种小势力它们之间也存在着争斗。有人的地方,便有利益冲突,这是千古不变的道理。今天,M市郊外的一个废弃的仓库里面,铁拳会跟大刀堂的两方人马便在谈判。

    跟电影上一样,在一个破烂的,结满着蜘蛛网的,空气浑浊的仓军内,铁拳会的大哥丧彪跟大刀堂的老大刀仔各带着数十位手下对峙着。

    “刀仔,你终于来了?”

    丧彪的脸下浮现一丝苦苦压制心中怒火,而堆积出来的冷笑。丧彪是一个五十多岁的汉子,身材高大,脸上有一股子狠意,他十六岁出道,在M市已经混了三十多年了,以狠而著称。

    不过,不知是不是因为年纪大的年故,这些年来,他偏向于守成,再也没有昔日的锐气。

    “彪哥有话,我哪敢不来啊讲?”

    说话的时候,刀仔从黑色西装的口袋里掏出一个铁盒子的至尊南京,手一抛嘴便含住了一根。不待说,他身后的一位手下,便替他点上了火。刀仔是M市东区近几年来新晋的一位权贵,阴险,狠毒等所有黑道分子劣点,他都沾上了一点。

    身穿黑色西装,里面衬衫少扣几个扣子,露出一大片胸肌,刀仔看起来颇有风格。

    在场人都可以看出,刀仔嘴上虽说对丧彪很尊敬,但实则上一点都不将他放在眼里。

    丧彪在道上混了数十年,辈份可以说是极高的,道上混的,不管势力大小,都得叫他一声彪哥的。而刀仔算什么,在二十年前,连替他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如今翅膀硬了,不敢将老子放在眼里了。

    丧彪强忍着心中的怒气,哼了一声,道:“刀仔你懂不懂规矩啊!星光灿烂的场子一向是我罩着的,你***,怎么派人去接管了?”

    “彪哥,你何必发那么大的火呢?“刀仔一副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道:”

    星光灿烂的场子你吃不下,那自然由我来罩着了。“说话的时候,他上前几步,来到丧彪面前,朝他的脸吐了几口烟圈。

    丧彪气得眉头抖动着,那肥嘟嘟的脸颤抖着,冷冷地道:“你敢破坏道上的规矩。”

    刀仔嘴角露出一抹讥笑,道:“破坏规矩又怎么样,你又能拿我怎么样?”

    说完他上前几步,拍了拍丧彪的脸道:“老家伙,你老了啦,还是退休吧。”

    “你***,该退休的是你。”

    丧彪豁然一动,手上多了一把,凶狠地朝刀仔劈去。刀仔本是混混出身,打架经验非常丰富,感觉到空中闪过的刀光,头就地一偏,随后人蹲了下去,避过丧彪劈来的马刀。

    虽然避过,但是刀仔亦吓了一大跳,怒从心来,狠看着丧彪道:“老家伙,你***敢动手,兄弟们上,给我砍了他们。”

    在他的一声喝令之下,刀仔身后的那些混混打手各自手持器械冲了上去。丧彪的那方人马迎了上来,两方近百个人一下交融起来。刹那间,刀光剑影,血肉横飞,惨叫之声不绝……

    半个钟头之后,双方的大部分人马皆已躺在地上,有重伤,有轻伤,基本上都挂了彩。像这种群斗,比拼的是人数,还有身手。

    显然是刀仔一方面的人马强了点,现在场地上,能站着的基本上都是刀仔的人马。而两个老大之间的争斗也已分出了胜负,丧彪已给刀仔砍翻在地,看着提刀走上来的刀仔,丧彪心里害怕到了顶点,颤道:“刀仔,你敢欺师灭祖。”

    刀仔虽然跟丧彪没有任何香火之情,不过他以前跟的那个老大确是丧彪带出来的。

    “呵呵,你说的是昆哥啊?”

    刀仔一副不在意的样子,脸上浮现一丝冷酷,邪恶的笑,道:“你还不知道吧,昆哥是我杀死的,他的老婆,也就是我的嫂子被我玩遍了身上三个洞后,被我卖到了非洲去,他那个漂亮的女儿现在每晚正给我暧被窝了。“说此,刀仔手上的刀落下,立马丧彪的右手便跟他的身体分了家。看着惨叫的丧彪,刀仔似有一丝爽意,笑道:“老家伙,我叫你一声彪哥,是看得起你,你以为你真是老大啊?”

    丧彪脸色苍白,嘴里打着冷颤,左手紧抚着自己的伤口,道:“刀仔,你杀自己的大哥,自己的大嫂,如此行径,比还不如,早晚会有人收拾你的。”

    刀仔似乎颇有自知之明,笑道:“我知道我十恶不赦,不过我受报应的那一天,你是见不到了。从今天起,你那个漂亮的儿媳妇,我接受了,现在你就给我去死吧。”

    话落,手起刀落,丧彪的头离体而起,至死之时,他的脸还弥漫着恐惧,眼睛睁得大大的……

    “好热闹啊!”

    一阵嘹亮的掌声倏然响了起来,与此同时,仓库大门倏然开启,阳光从外面照射进来。

    “你们是谁?”

    刀仔脸色一变,紧盯着从大门走进的两个不速之客,脸上浮现了一丝戒备神色。能让他戒备的人,一般都是他看不透的人。而眼前这两个青年都是让他看不透的人。

    那个外表俊美,比陈冠希还陈冠希青年嘴角噙着一丝冷笑,道:“你不错,够狠,很有老大的风范。”

    说完的时候,还翘起大拇指给了刀仔一个鼓励。

    另一个青年,很本分地站在青年身后,那壮硕的身体却蕴含着让刀仔恐惧的力量。

    “你们是?”

    他虽然嚣张,但是对于让自己害怕的人,却是温驯无比。这也是他能从一个农村的伙子爬上如今位置的不二法门。

    “套用一句网话,我们只是来打酱油的,顺便接收一点东西。”

    “什么东西啊?”

    “你跟丧彪的地盘。”

    听到这一句话,刀仔脸色一变,哼了一声,道:“兄弟,你的胃口未免太大了吧?”

    说话的时候,他悄悄打了个暗号,他那些没有受多少伤的手下,立马执刀而向。

    青年无视之,只笑道:“我的胃口一向不错。”

    “哼,你要我的地盘,也要问我手中的刀,还有我的兄弟答不答应。”

    刀仔脸色倏然一变,对身边人喝道:“兄弟们上,给我砍了这两个王巴蛋。”

    青年微微一笑,退后一步,向那个壮硕青年道:“交给你了。”

    “嗯。”

    青年话不多,解开自己身上的黑色外套,随手丢在地上,右手握拳,朝最先冲过来的一个刀仔手上的胸前击了过去。

    青年出手很快,刀仔那个手下的马刀还没有砍落时,胸膛上便已中了一拳,只听传来一声‘啪’的骨头断裂声,刀仔手下便已经倒在地上。

    随后青年又是抬腿,一记横扫,将一个拿着铁管的混混扫在地上……

    接下来,青年用他的行动完美诠释了一只老虎跟一群绵羊中间那不可逾越的差距。这场力量相差悬殊的战斗结束得很快。只用了不到五分钟,地上便躺满了刀仔的人马。而刀仔要逃跳时,他被青年一记弹腿,打倒在地上,惨呼呼地抽搐着。

    看着俊美青年,刀仔求道:“老大,你大人有大量饶了我吧?”

    此时,他哪有半分刚才的威风八面。

    “饶你不是问题,不过,你得有一个让我饶你的理由。”

    刀仔也算有智之人,灵机一动,便道:“大哥,我刀仔在M市黑道混了十几年了,对M市非常熟悉,如果大哥可以饶了我,我今后就是你的一条狗。”

    青年嗯了一声,道:“这是一个很让人心动的理由,不过,我还是不能饶你。因为我看不上你的为人。之极,送他上路吧。”

    出了仓库后,李强又抛了一根云烟给向之极。向之极用双手接过,给自己点上火后,又给李强点上了。

    “怎么样?”

    “很刺激。“他以前虽然干抢劫的,也打过人,不过却从来没有杀人。现在他只感觉自己很兴奋,浑身血液在沸腾,他甚至有一种感觉。他根本就是属于这种生活的。</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