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其他小说 > 舅妈的不伦亲情 > 【舅妈的不伦亲情 第二伦部】(23)
    219-5-1【23】去吴梅家的路上,欣雯怯生生地给我打电话,问今晚她可以过去吗?我说啊今天这么晚了,改天吧,心里却想的是你不是有指纹的吗?想来何必问我。欣雯像是感觉到了我的意思,她解释说今天课程是外出实习,回来得晚了一点。也每天看你行色匆匆,担心会打扰你影响你休息。我说那就改日吧,今天我也的确累了,欣雯有点不情愿地挂了电话。

    想到欣雯的事情,感觉内心有点焦躁。欣雯不是不好,而是感觉感情并没有到那个火候就上了床,当然这里面有妙娟煽风点火的作用,但这样两个人相处很有些尴尬。欣雯是竭力讨好我,希望我能真心喜欢上她,我也明白她的心意,但就眼下来说,总还是有点隔膜。

    所以人也真的是,都上了床什么都干过了,感情还离着十万八千里没到位呢。

    舅妈发微信问是不是考虑住到市区里来,无论是于伯伯给我留的房子还是住到她们家去都可以,总比我每天爬山涉水地回乡下要方便多了,我心里有点纠结,虽然我自己的窝又远又小,但毕竟是爸妈用自己和积蓄和心血给弄起来的。要说不住了或者租出去或者卖掉,心里总有些不忍。我没有直接回答,只是说等从德国学习回来再说吧。

    赶到吴梅家的时候,时间已经不早了。吴梅做了晚饭,我有点饿过劲了,不太想吃。吴梅漫不经心地问我怎么这么晚,我说去办了点私事。吴梅看着我的眼睛说,呵,跑到检察院办事去了,你路子还很粗嘛。

    我反感地说,你如果这样监视我,我也不稀罕给你们做什么工作了,累么累得要死,但又根本没什么正事,连泡妞都成了工作,简直是荒唐。吴梅笑而不语,等我发作完了,说老实交代,是不是谈了个女朋友啊。

    我说没错,我是去见了个妹子,我找她说点事。吴梅说呀呵,又有新的妹子上手啦。我说嗯,我父母给介绍认识的。吴梅说你口味变麻辣了,连女军人都感兴趣了。我说本来我就是军人家庭出身的,我爹妈给介绍的战友女儿,不过我还没问她,不知道是不是文职。

    吴梅点点头说,很好啊,你扩大点社会关系,对将来工作有好处。不过我跟你讲,你还不算正式加入组织,还在考察期,所以你有什么动向,最好实话实说,别闹不愉快。

    吴梅话锋一转,说你拜托我的事,我这边有消息了。她拿出手机来给我看了一张照片,我一眼就认出这个人就是在缅甸和我一起给马哥办事的那个律师王军。

    我说你找着他了?他在哪里?吴梅说这人前两天刚入境,现在人在深圳,他订了明天下午飞S市的飞机,订票信息和使用的假护照图片我发你,我可是事办妥了啊,不欠你人情了。

    我立刻打电话给张姐,说有重要的事找马哥。张姐有点不安地说,小一不瞒你,你马哥一直在躲债,好长时间不着家了,手机也一直关着,每次都是他电话回来找我,他不打过来我都不知道怎么找他。我说我有了他境外托的人的消息了,这事很紧急,如果他联系你了,你让他找我。张姐犹豫了下说,我肯定转达到,不过,不过,你试着找下齐馨儿,看看她那边有消息没?

    我又打通齐馨儿的手机,齐馨儿接起电话说很冷漠地说,这么晚你找我什么事?不重要的话明天再说吧,我要睡觉呢。我说你看能不能找下马哥。齐馨儿提高音量说你滚蛋,我不知道,挂了电话。

    我想想来气,微信里翻到齐馨儿,直接把她拉黑了。结果没过一会儿,她打电话过来了,气势汹汹地说,你干吗拉黑我。我说呸,不是你前面凶巴巴挂我电话的吗?齐馨儿说你丫情商能不能提高一点,很久没见了打电话上来也不问问我现在好不好,就光顾着打听事,你说我气不气?我说好好好姑奶奶,你全对,我情商低我错了,我不配和你这等情商智商高度的人说话,行了吧。齐馨儿说我可以告诉你怎么找马哥,但你得把微信加回去,我微信里和你说。我说犯不着了,你自己跟马哥联系,让他有空给我电话。齐馨儿又要在电话里歇斯底里,我抢先把电话挂了,心想这又是怎么吃错药了,跟个炮筒子似的,一语不合就要骂人。

    吴梅问我和欣雯滚床单了没有,我说嗯有。吴梅冷笑说,你可还真滥情啊。

    我说这不是你指使的吗?让我想尽一切办法接近她们,接得够近不就自然发生了?

    吴梅说欣雯是个胸大无脑的傻白甜,厉害的是那个妙娟,我看是妙娟在用欣雯这个肉弹在钓你的鱼。我好奇地说,她们钓我这种人干吗呢,我这不是早被你们看破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了吗?

    吴梅说妙娟只是一枚棋子,欣雯是她的掩护,妙娟到大陆打交道的社会关系,都是有点来由的,很明显是在接近大陆这边搞一些尖端研究的人。我说妙娟难道是商业间谍?吴梅摇头说不是的,她接近的都是跟研究军用技术有关系的人,跟商业关系不大。

    今天菲儿在家,吴梅把她哄睡了,然后也要早点休息,她给沙发上放了枕头和毛毯掩人耳目,拉我进了她的房间。

    吴梅关了大灯,开了盏小台灯,然后在昏黄的灯光下把衣服都脱光,露出赤裸的胴体,她躺在我身边,摸着我的下身说,这几天吃到了欣雯这样的肉弹是不是对我都不感兴趣了。

    我说也不算肉弹吧,欣雯腰还是很细的,屁股也刚刚好,就是胸比较大而已。

    这时我也在想,其实欣雯这样的混血姑娘,身材真的是好,非常匀称,就是胸大一点也非常协调,中国姑娘普遍身材骨架瘦小,肉稍多点就觉得胖,胸大了都觉得不真实。我突然醒悟过来,赶紧跟了两句,其实梅姐这样苗条窈窕的,更可爱啊。

    吴梅的手已经伸进我的内裤在抚摸我的阴茎了,她撇嘴说你口是心非,以前看到我的裸体,自己就硬撅撅的,现在我手伸进去摸两下,才会硬起来。不过这已经比我老公强太多了,我老公年轻的时候,也是要摸半天才能硬起来,还是那种半软不硬的。

    我也抚摸着吴梅的腰身和背,说梅姐你好像也圆润不少啊。吴梅媚眼如丝地看了我一眼说,女人是需要滋润的,被你这小鬼头上身后,我觉得自己皮肤和脸色都好了不少,身上也多了不少肉。我摸着她的软软的乳房说,对,奶也大了。

    吴梅用两腿夹着我的腰,我感觉她腿间的阴毛和嫩肉在我的腰和大腿上来回蹭着。她一边小声呻吟着一边说,要么你用用功,让我再怀一个吧。

    我吓了一跳,说这怎么行,你那么忙又是大领导。吴梅脸红扑扑地说,我马上要调到市里了,新工作比较清闲的,正好抽点时间生个二宝。我为难地说,那陈教授那边怎么办。吴梅说我不是跟你说过了,我和他早协议分居了,如果离婚了我倒不好再生孩子了。我现在如果怀了,对他也无所谓,他要继续分居还是离随便他,这个二宝我自己带,和他没关系。

    我摸着她日渐丰满的屁股,一边手指轻拨着她的会阴位置,说这样总不太好。

    吴梅一脸享受地搂紧我,亲吻了我一下说,你个傻子,那些都是次要的,我就是看上你这个小鬼头了,每次你弄我,我都舒服得恨不得死在你的鸡巴下算了。每次你的精子像机关枪一样喷在我的里面,我都幻想着你的种子在我肚子里生根发芽,给我种上个大胖小子。每次想到这儿,下面的水就止不住地流,结婚这么多年,加一起都没和你弄一次流的水多。

    我听她说得这么真诚,心里也有点感动,搂紧了她的身体,梅姐也热烈回应着,疯狂亲吻我的脸和脖子。

    梅姐快速地撸了几下我的肉棒,眼里都是温柔,她略有点害羞地说,今天我就是排卵期,要不今晚你就用用功,给我下个种?我笑着摇摇头说别啊,你这是一时兴起,真种上你就后悔了。

    吴梅嘟着嘴捏了我一下,说一看你就是个有贼心没贼胆没担当的小屁孩,怀是我怀,生是我生,养也是我养,就问你要点种子,你还推三阻四的。

    吴梅把头发扎起来,69的姿势跨坐在我身上,俯身吞下了我的肉棒。我抚摸着她的圆润了不少的屁股,感觉皮肤确实比以前娇嫩顺滑了不少,两腿间的鲍鱼也柔嫩滋润多了,我凑近她热烘烘的小逼,爱液已经分泌得很充分了,整个阴部都散发着湿滑淫靡的气味,我搂紧她的屁股,也轻轻地舔起她的嫩嫩的小阴唇。

    吴梅身体一下颤抖起来,含着我的鸡巴的嘴里发出唔唔的声音,但屁股拼命向我凑过来,像是希望我更多更深入地吃她的小逼。

    也许是排卵期的原因,她的阴道尝起来一种特别诱人和魅惑的味道,像是在渴望男人的肉棒和精液的结合。我双手牢牢地固定她的美臀,轻轻地舔弄她的花瓣和阴蒂,吴梅舒服得拼命扭动她的纤腰,阴道里的淫水一股一股地随着节奏向外涌动,这还没插入,就已经先爽爽地高潮了。

    吴梅的扭动和颤栗还没有完全停止,门突然开了,门口站着揉着眼睛的菲儿。

    菲儿不解地看着她的妈妈赤身裸体地趴在我腿间吞吐我的肉棒。吴梅和我都大吃一惊,吴梅拉过毛毯盖住我的身体,坐起来说菲儿你怎么啦?

    菲儿说我一个人有点怕,睡不着,之前在奶奶家都是奶奶陪我睡的。

    吴梅尽量温柔地说妈妈以前不是教你一个人自己睡觉了吗?你不是一直很勇敢的吗?菲儿有点委屈地说,我以前是很勇敢,可是现在有点害怕,想要和妈妈一起睡。妈妈你在做什么?

    吴梅故作镇静地从我身上下来,把吊带睡裙穿好,说你小一哥哥有点生病了,妈妈在照顾他。

    菲儿点点头说我懂了,小一哥哥的小鸡鸡生病了,你在帮他治病对吗?妈妈,你可以一边照顾小一哥哥一边陪我睡吗?

    我实在是要忍不住笑场,但吴梅还是下床抱起了菲儿说好吧,妈妈来陪菲儿睡觉觉。

    我从床上坐起来说,我没事了,我到外面沙发上去睡吧。

    菲儿说没关系的,妈妈说过,外面沙发上睡觉会感冒,小一哥哥你就在这里吧,妈妈的床大,睡得下。

    我还是强忍着笑爬起来说我没事的,我是大人不会感冒的,我好困了,我去睡了,然后走出卧室关上了门。

    虽然欲望有点被撩拨起来,但也确实忙一天有点困了,我到沙发上躺下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迷迷糊糊不知道睡了多久,我被吴梅给弄醒了,她有点歉意地小声说,不好意思啊,菲儿一定要和我睡,我笑着说没关系啊,本来就该陪孩子的。吴梅叹了口气说,哎,要是再小点就啥都不知道,再大点就能自己睡了,这么半大不小的,也确实挺麻烦的。

    我做起来很认真地跟吴梅说,梅姐你不用道歉,你是应该好好陪陪菲儿,菲儿虽然小,但父母不和的事情在她心里肯定有阴影,你还是全心全意照顾她的更好。

    。

    吴梅揉了下眼睛,低声说那我回去睡了啊。我拍了她屁股一下说快去快去,机会以后有的是。

    早上我最早起来,下楼买了些早点回来,吴梅叫醒菲儿手忙脚乱又是吃饭又是打扮,我说你要去送菲儿去幼儿园吗?吴梅说不用,他们幼儿园有校车,对门朱老师也有个小孩一起的,我让她婆婆一起送一下。

    吴梅把菲儿送到门口,对门的老太太说哎呀小菲儿好久不见了啊,不是在奶奶家吗?菲儿说我昨天回来啦跟我妈妈住,我妈妈要照顾小一哥哥,我自己去上幼儿园啦。

    他们进了电梯,楼道里安静了。吴梅关上门,脸羞得通红地看着我,说你可害死我了,万一菲儿再乱说我就没脸做人了。我笑着说你放心,有大人在,不会让她乱说的。

    吴梅过来抱着我亲了一下,说昨天做一半你也难受吧,要不要我陪你做完啊。

    我说你不上班吗?吴梅点了下我额头说你傻呀,已经放假了,我是正好这周总值班,但隔一天去一次就行了,今天不用去。

    我有点不自在,说大白天的这,没什么情绪呀。吴梅却眉目含春地说,没情绪我可以让你有情绪呀,她麻利地把吊带往下一拉,露出一对白嫩小巧的乳房一边往我嘴上送,一边伸手下去摸我的裤裆。甭管情愿不情愿吧,我的下身还是有了反应。吴梅喜上眉梢,笑着说,我的小一老公的那里是如意金箍棒,想小就小想大就大。

    我正有点吃惊吴梅在白天比晚上还放得开,吴梅已经麻利地往下拉我的裤子了。

    吴梅跪在我面前,一口吞下我鸡巴的同时,我的手机响了,我一看是马哥打来的,示意吴梅先等会儿。吴梅妩媚地看了我一眼说你打你的,我吃我的,互不影响。

    马哥电话里声音有点颤抖说,你有王军的消息了?我找了这孙子好多天都找不到。我说嗯,不过我不知道这个王军是他真名还是假名,反正入境证件上的名字不是王军,但照片我看过了就是他本人。马哥停顿了一下,说你是怎么弄到这种信息的。我说我有我的门路办法,你别管了。既然他来S市了,你想办法和他当面说个清楚吧。

    马哥电话里突然激动了,他说说个屁清楚,我这次要捏死他,让他把我的钱给吐出来。我说马哥,违法的事你可别做,你还一屁股官司擦不干净呢,别惹是生非的好。马哥说你别管了,你带我去找到他,我来问话。我说你们的事我就不掺合了,资料信息都给你了,你自己想办法。

    马哥在电话那头犹豫了下说,小一这事我还是希望你能帮我一下,一方面当初是我让你出国去跟他接洽的,你给我做个旁证防止他耍赖;另一方面我怕他见到我狗急跳墙,最好是你出面把他勾引出来,我再上。我想了想说那好吧,那我们机场见。

    我挂了电话,吴梅吐出我的鸡巴,擦了擦嘴说,你尽瞎兜揽什么破事。去训练个几天把自己当成7了吗?老实说你那两下子离实战还差得远,我跟你说,学啥都没用,学逃跑最管用。

    我说这事的确我原始参加过,少了我还真不好对质。我就去当个中间人,见完面走人。

    吴梅坐在我腿上,揪了一下我的耳朵说,你那个马哥不是道上的人,这种人手脚和脑子没有轻重的,你跟着他岂不是惹麻烦,我劝你如果非要去,给他们接上头你就及时闪人撤退。我点点头说,我也是这么想的。

    吴梅抚摸着我的胸膛,说小伙子肌肉不错啊,怪不得床上那么有劲。我苦笑下说梅姐我马上得出发去机场了。吴梅看了一眼客厅的挂钟,说时间还早呢,中午出发都来得及,反正我也没事,待会儿我送你过去,你给他们接上头,你再坐我的车回。

    吴梅一边亲吻我的嘴唇一边撸着我的鸡巴,说你要是现在来一发,会不会影响你下午的体力啊。我说我需要什么体力,吴梅冷笑了下,说那个王军会乖乖陪你走吗?少不了要你动动手,至少吓唬一下呗。我说那个王军身体不结实的,问题不大。

    吴梅扭动着腰肢贴了上来,说我就知道你问题不大的嘛,姐姐现在就想要你,你快上来。

    我有点后悔自己顺口吹的那句了,但一时想不到别的借口,只是说哎呀想到下午的事,还是有点心虚啊。吴梅弯腰从裙子下脱掉自己的小内裤,说不用心虚,我说了我陪你去。别忘了,你培训过的我也培训过,不一定谁不谁差呢。

    吴梅像蛇一样缠在我身上,脸上都是红晕,娇喘着说,我好痒好湿,你快点进来。我用手摸了一把她的下身,的确是汪洋一片,顺口问她说,今天怎么水这么多?

    吴梅喘息着坐在我腿上扭动着,我能感觉她毛茸茸的下身在不住地蹭着我的硬挺的鸡巴。她嫣然一笑,说以前都是晚上那个,我白天工作很累,晚上虽然很想要,但觉得精力不行,现在是吃饱睡足,感觉不一样了。

    我用手掐着她的细腰,说那你骑上来吧,她欠起屁股,用手拨弄着我的鸡巴,对准了狠狠地坐了下来,因为里面非常顺滑,感觉非常顺畅地顶到了她的深处。

    吴梅一脸陶醉的神情,她手抓着我的背,问道我性感吗?我说嗯。她又问哪里性感,我说都很性感。吴梅扭动了下屁股,让阴道里研磨了下我的鸡巴,说哪里最性感,必须回答不能淘浆糊。我说嗯,屁股最性感。

    吴梅身体一颤,眼神迷离地看着我说,那你快玩我的小屁股啊,她都是你的。

    这个我也没有完全下说,吴梅虽然身材谈不上最好,主要是胸小,但屁股非常结实挺翘,平时穿短裙和包臀裙的时候,感觉特别明显,圆润饱满,让人有伸手去抚摸的冲动。

    我搂着吴梅的屁股,一上一下地抛动着她的身体,吴梅咬着牙用自己的小嫩屄夹着我的鸡巴,上上下下地套弄着。鸡巴进进出出,带出了好多蛋清色和乳白的爱液,发出咕叽咕叽的水声。

    吴梅骑了一会儿觉得有点累了,她捏着我的脸说,换个姿势给我来几下痛快的。我说怎么来你说,吴梅说你从后面来,让你边欣赏我的美臀边操我,美死你。

    吴梅扶着餐桌,弯腰向后撅起了翘臀,但她的个子矮,屁股翘高我也有点够不着,我索性把她的一条腿用胳膊,从侧面捅了进去。吴梅被这个特别的姿势弄得爽死了,一直在大声地淫叫着,爱液淫水几乎要从被拉开的小穴里喷溅出来。

    我抱着她的一条腿,连续狂操猛插了几百下,吴梅声嘶力竭地叫着,至少泄了两次身,身体颤抖得像筛子一样。她连声求饶说不行了,一条腿实在站不动,都软了。

    我抱起她扔到沙发上,打开她的双腿向两边分开,鸡巴顶到逼门前的时候,我问她你有没安全套啊,一会儿要射出来了。吴梅用手摸了一把我的鸡巴,放到嘴里舔了一下说不要紧,射到我里面好了,我要怀个跟你一样强壮帅气,鸡巴大大的宝宝。我摇头说那不好,说说还行,真的那样了,对你不好。

    吴梅用手拉着我的鸡巴捅进了她自己的阴道说,我骗你呢,今天我是安全日,你放心操,想怎么操就怎么操,想怎么射就怎么射。

    吴梅搂着我的脖子,挺着乳房让我舔弄她勃起的乳头,一边用脚勾住我的腰,下身拼命地向前挺着迎合我的抽插。

    吴梅的高潮持续时间很长,不像其他姑娘冲上去浑身颤抖几下,逼里爱液一股一股地涌。而是感觉一直在平台期,阴道里的肌肉一直在快速地蠕动和夹紧着,叫得也特别响,要持续半分钟时间才和缓下来。

    我又把吴梅送上了几次高潮,每次她来的时候,都死死地抓紧我,拼命地亲吻我的嘴唇和脸。我在她夸张的下身反复握持夹紧和蠕动下,也爽爽地射了一把。

    完事了一看表,差不多做了一个小时。吴梅满足地横躺在沙发上,说我真舍不得你呀你个坏小一,哪天你把我捅死算了,高潮的时候一下死了,也算是人生幸福圆满了。我拍了拍她赤裸的屁股说,别老说死啊死的,不吉利。

    我穿衣服的时候吴梅搂紧我说你等会儿再穿,抱抱我。我把她像小女孩一样搂在怀里,吴梅摸着我的乳头说,如果你有一天发现我是个坏女人怎么办呢?

    我心里一惊,但还是坦然地说,你能坏到哪儿去呢。吴梅沉默着没作声,说如果我害你呢?我笑着捏了捏她的奶头,说你个娇滴滴的弱女子,怎么害我啊。

    吴梅苦笑了一下,说好吧,我保证不害你就是,只要你乖乖地听我的话。

    我一边穿衣服一边说,这个算是工作对话吗?吴梅说你胆大妄为,性侵犯上司,该当何罪啊。我嘻嘻笑着,把她身上毛毯扯掉,在她屁股上打了几巴掌说,分明是你勾引男人。吴梅故意扭了几下屁股说,小女子姿色平平,哪里谈得上勾引。我说这屁股就很诱人勾引人犯罪,给我再摸几下惩罚下。吴梅身体缩了一下,说别,你要再摸,我就会再想要的。我说嘿,你还要得动吗?吴梅摇头说要不动了,所以不让你摸,你让我躺会儿消停下。

    中午我和吴梅出去简单吃了点,然后她开车把我送到了机场。她在停车场停好车,看着我说,你说说看你打算怎么办?我说我和马哥盯着他,然后找人少地方把他截了。吴梅摇摇头说,机场人多眼杂你根本下不了少,任何地方他只要喊一嗓子你就没跑了。他来S市,不管做什么,肯定是自己行动自己找住处,他多半是滴滴叫车或者排队打出租,考虑到他是香港人,大概率是排队出租车。你最好是让姓马的开车跟着他的出租车,出机场后上高速前有一段路是限速3的,你们追他的尾,然后下来理论的时候把他弄到你们的车上。我反问那出租车司机一样会报警,怎么办?吴梅翻了个白眼,打晕你不会啊,等司机醒了,你们早跑到哪个鬼地方去了。我点头说好,不过马哥应该有安排吧。吴梅说你那个马哥是小白,他未必会这一套,看你怎么带他了。

    临下车前,吴梅问我,如果两边冲突起来了,你要帮谁,我想了想说两边我都不喜欢,也不欠他们什么,我只要扯在一起说清楚,跟我没关系了,后续他们爱谁谁,爱咋咋地。

    我在机场和马哥会合了,把我的打算和他说了,马哥点头说好,他还叫了两个朋友来帮忙,另外开了一部P,我本来想提醒人多了不好保密,后来想想算了,也算是帮手,只要不出格也不太要紧。

    我戴了副墨镜,在到达出口那里玩手机,然而我意外地发现了李二的身影。

    我觉得我突然想明白了这个王军是跑来找谁的了。我给后面电梯处的马哥发了条微信,说接人的是李二,你怎么打算。马哥回复说,是李二正好,看来他们是有点串通没跑的了,我一起控制他们问事。

    李二接上了王军,两人有说有笑地往停车场走,我让马哥赶紧去他的车上往出口处开,我紧跟着李二和王军,看他们进了一辆奔驰,车是李总的,那个司机我认识叫老胡,以前也算半个保镖,以前在健身房和我,刚哥一起操练过。我把车牌号报给马哥让他去跟,回身上了吴梅的车。

    。

    吴梅在车里玩手机,说你那个华姐问你什么时候回德国啊,看来之前问你白问了,你打算怎么回复。我一边系安全带一边说我恨不得现在就回去,这边太乱了,还是那边单纯点。吴梅说这么地吧,你把妙娟欣雯的底细摸清楚了,我就放你走,和你的华姐团聚去。她又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说,可惜了人家一个望穿秋水苦苦相思的秒人啊,她哪里知道你在这里拈花惹草到处留情呢。

    吴梅开出停车场,看了下表说,如果你那个马哥办事麻利,现在应该已经停在高速入口前那个停车区了,我们看看热闹去。

    我们开近那个停车区,果然他们的车一前一后地停在那里,看来有一会儿了。

    马哥车的那个司机跟老胡不知道嘟囔了点啥,两辆车一前一后地从机场工作区出口慢吞吞地开下去了。

    我电话问马哥怎么回事,马哥说我没露面对方不知道是我,只以为是普通刮擦事故,停车带那里有监控不想警察过来,打算到工作区出口那里的马路边上去商议私了。

    吴梅远远地跟着前面的奔驰和GL8,一直到他们转弯停车,吴梅开车从他们车旁掠过在下一个路口转弯掉头,然后停下,远远地观察着前面两辆车。

    我打算下车过去,吴梅拦着我说你先别急,说不定有好戏看,你躲在暗处是好事。

    在两个司机交涉的时候,马哥和他的两个朋友冲下车,去拉对方的车门。老胡先楞了下神,反应过来赶紧回身要去上车,马哥的司机一把拉住了他。这时老胡回身一拳打在了马哥司机的脸上,马哥司机痛苦地捂着脸蹲到了地上。

    吴梅冷冷地看着,说了一声废物。

    马哥的两个朋友立刻上去和老胡扭打,老胡以一敌二不占下风,但被缠住了无法回到车上。这时王军从车里出来,跟马哥说了几句话,马哥很不忿的样子要揪对方衣领,王军一个漂亮的闪避顺势一带,马哥像狗啃屎的姿势向前扑出去。

    吴梅看到咦了一声,说这个王军有点能耐。王军加入战团很麻利地把马哥两个朋友放倒了,王军和老胡麻利地上车关上了车门。

    这时吴梅说你扎好安全带,马上发动车从垂直方向冲出去,正好李二的奔驰刚起步,吴梅一个漂移,车子扭了9度,车尾正好侧向装上了奔驰的车头,把奔驰撞到向人行道方向还正好被我们的车卡住了。我心里不禁赞叹,好棒的车技,这时间、分寸和技术拿捏的简直一流,吴梅还是有一些硬实力的。

    吴梅下了车,一边关车门一边对我说了句,你不要轻举妄动,不到必要时刻你别下车。我摘下墨镜打算放到吴梅车里的手套箱,意外发现里面有一把92式手枪,我拆开弹夹看了下,里面子弹满的。我把弹匣装上,端详了一下,发现枪号已经被磨掉了。

    吴梅装作慌慌张张地去看辆车相撞的地方,一副二傻子女司机的样子。老胡本来有些恼怒,但看到吴梅这娇滴滴的样子也放松了警惕,他摇下车窗吐了口痰说我操,你这开的什么屌车,我不跟你计较了,赶紧把你的车开到旁边去,我们遇到抢劫的了。

    吴梅装作不懂的样子依旧去查看车辆受损的情况,王军突然从车里出来用手指着吴梅说你别瞎看了,赶紧他妈的走人,你这女人有问题,别以为我看不出来。

    吴梅装作害怕的样子,举起双手说好,我走我走一边向后退。这时马哥和他的朋友已经走上来了,其中一个还拿着一根棒球棒的样子。

    这时我在车里从背后看到王军做了一个伸手到后腰的动作,我马上意识到他在摸枪。果然王军已经拔枪出来,用枪指住了马哥几个人说,你们他妈的别乱来,乱来别怪我不客气。马哥几个人楞了一下,他的一个朋友说兄弟,大陆是禁枪的,你拿着玩具来糊弄我们的吧。王军笑着说,要么你上来试试?现场一下僵持了。

    吴梅挂了倒挡,说了声坐好,猛给了一脚油门,我们的车一股冲力顶着他们的车往后退了一下。王军被车门给后腰来了一下,枪脱手掉出去几米远,马哥的一个朋友提着棒球棒上来给了一棒,把王军给打倒了。吴梅说你该上了。我下车走上前,一脚踩住了掉在地上的枪,正好看到老胡奔上去想袭击吴梅,我赶忙上前一把抓住了老胡的胳膊。老胡惊异地看了我一眼说,小一,怎么是你。

    我把老胡的胳膊反扭在背后,老胡说我操你别弄我啊。我低声说,这个浑水你还是别趟的好,不然死了都白死。老胡愣了一下不再挣扎。

    李二趁乱下车想过来夺枪,我一脚把它踢开,吴梅下车捡起枪,站在那里说都别动了,有什么事好好说,你们要敢开枪打伤人,公安找你们麻烦是少不了有什么话在这里谈清楚吧。

    王军看到我出现了,心里大概已经明白了几分,和马哥的朋友互相松了手,充满敌意地看着对方。马哥说你今天打伤了我的朋友,我随时可以报警抓你,王军说你他妈的也不干净,你要报警,我就把你在境外做的事都交代了,你他妈就进去了。

    马哥脸上红一阵白一阵说,好吧今天大家皮肉伤的事情一笔勾销,你吞了我25万,还打伤了我的兄弟,这你打算怎么解决。

    王军冷笑了一声,你转给我的钱,我都转你们的户头了,他看了我一眼说,这位姓周的小兄弟不是给你境外跑的公司吗?你难道没有收到?

    马哥瞟了我一眼,说别他妈扯淡了,我的银行户头和密码器都在我手上,我没看到钱进来。王军说,不是先转到你和李大合开的公司然后再转给你个人吗?

    我在香港给周一兄弟解释清楚了,香港是法治社会,转钱给个人查洗钱是躲不过去的,只能做假贸易合同转到境外公司帐号再洗给个人账号。李大和你是兄弟,转去你们缅甸公司的账户后续怎么弄又关我什么事呢?

    马哥咬牙切齿地说,你少他妈的胡说八道,你是趁着李大在境外对不了证,忽悠我的吧。

    王军说这我还真没忽悠你,你要不相信,我可以打开电脑,给你看我的电子银行转账的凭证。

    这时站在吴梅身边的李二突然很神速肘击吴梅,吴梅猝不及防弯了下腰,李二夺过枪,之前看起来文弱甚至有点怯懦的他突然变得冷酷和镇定起来,他用枪对着马哥说,你别费劲了,我明确告诉你,那笔钱我留下了,你这里的破公司把我们的2万给黑了,我就在那边扣下这笔钱,你这边还出来,我就立马给你转过去。

    马哥有点悲愤地说,那是我截留的吗?我的公司账户都被查封了,将来处理完要还你的,你拿走的是我个人的活命钱。

    李二冷笑着说你少来,这边的钱我也不要了,你要处理完能还出来你自己留着用吧。

    我有点吃惊地看着一下子像变了个人似的李二,心想原来这小子也不一般哪,居然是个角色。

    我看着马哥一副无奈又不甘心的样子,多少有点恻隐之心。我说王律师你当初在香港可不是这么说的,你说是直接洗给个人洗不了,需要转几下手,这事你电话和马哥也说过,我可以证明。但你和李家勾结,打到他们账户上被抠下来,这个做法就不地道了。再说了李家你们投资被套牢了,虽然比较惨,但也就那么回事,不是马哥骗你们的,你们截人家的钱,就是背后玩阴的了。

    李二不耐烦地冲我挥了挥枪说,周一你少在这里充好人,你他妈先后弄了我老婆和未婚妻,我一口气还没咽下去呢,这个账以后再算。今天的事,大家最好和平收场,弄得谁缺胳膊少腿了都没意思。如果识相点,大家就散了。钱的事我已经说清楚了,你那破投资公司如果能翻了身,我们投的那些本息都归你们,我也不要了。

    我看李二态度这么蛮横,也有点来气,说你算什么东西来教训我,当初你哥被人家绑架当了肉票,是我出生入死给他救下来的,他口口声声把我当亲兄弟,我也不是个在乎钱的人没要一分报酬,你现在黑马哥的钱,这是不仁义了。你们站这里叨逼叨半天了尽说没用的,我出个方案给你们,你先打个折把马哥的钱还了,扣下那部分等马哥这边投资公司给结算了本息再结清,如果不够,多退少补,你看怎么样?

    李二笑了,脸上有点傲慢,说你现在手上有什么牌能冲我指手画脚的,你说我哥欠你人情,我可以给你钱,你拿去还你的马哥还多少是你的自由,但我们的投资款在他那儿是他妈打了水漂了,我拿着他的黑心钱保个本有问题吗我皱眉说,今天的事你必须放下个交代,否则这事,完不了。

    李二用枪指着我,冷笑说,我要是不肯呢。

    我放开老胡,走上一步,一把抓住他的手腕顶着我的额头,说不肯也得肯,要么你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一枪崩了我。

    吴梅和马哥都不约而同地喊了一声,小一。王军也是吓了一跳,一脸惊慌地看着我们俩。

    李二的手很稳,并没有丝毫的颤抖,这也正是我敢这么做的原因,像这样的老手肯定不会走火的。

    李二笑了,他的手腕松了,说你还真牛逼啊,好,既然我家欠你人情,我给你个面子,这事我跟马哥谈,就按你说的谈,你看如何?他妈的马哥给你了什么好处,你这么给他卖命。

    我看了一眼面露惭色的马哥,说这事咱们是讲理对吧,跟人情,好处,卖命都没关系。你也不用给我来拖刀计,马哥没有你江湖深,他玩不过你,今天我在,给你们主持一下,就在这里谈,谈好了打钱,哪儿也不用去。

    李二说谈可以,但我没那么多现金给他,我名下有几套房产和几家公司,要么过个户给马哥?问题是他敢接吗?

    马哥显然没想到事情复杂到这个程度,看到李二这帮人的态势,不论是现金还是资产,恐怕都烫手得不得了。他一时犹豫不决,低头沉思着。

    我顺手把李二的枪下了,示意王军过来下,刚才还不可一世的王军畏畏缩缩走过来,我用足劲闪电般地在他脸上来了一拳,王军一声惨叫,我清晰地听到了鼻梁骨碎裂的声音。他捂着满是鲜血的脸靠着车坐在了地上,只是呻吟着。

    我冷笑了声,说你给李家蒙这笔钱,好处费收了不少吧。我看这笔钱你先替李家垫着怎么样,这样吧,李家这里金银细软加现金出个1万,你自己也出个1万吧。

    李二脸上变色,说谈事就谈事,动手打伤人不太讲究吧。

    我点点头说,这一拳他不是白挨的,前面说事的时候他想往我身上泼脏水,想耍我在先。皮肉吃点苦有助于长点记性,这样以后能管得住他自己那张鸟嘴,可以少挨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