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其他小说 > 双焰 圣女淫落 > 【双焰 圣女淫落】(2 5)
    第二十五章·临近219-7-1天空湛蓝,白云缥缈。

    圣女宫外的大街,人群熙攘,络绎不绝。

    打发掉所有随侍,北璃悄然从圣女宫中溜出。此时的她新换上了一身厚实的深色长袍,头带兜帽,站在宫外隐蔽的小巷内,正小心地打量着巷外的人流。但若有人能够透过兜帽的阴影,便会发觉少女此刻正轻轻咬起嘴唇,鼻间不时发出微不可闻的轻哼。

    “那个色情的混蛋!”少女暗自发泄着心中的愤懑。

    毕竟,无论哪个女孩在被用不仅可以震动,还能伸缩旋转,甚至表面带着粗糙颗粒的柱状魔导器插入自己的柔软小穴后,想必都难以控制住自己的步态和姿势吧,而且还不止如此,少女轻捂胸口,那里同时也传来了难以抑制地酥麻快感。

    说是道具测试,实际上那家伙只是想玩弄她,看她羞耻的模样吧。

    虽然这里没人会认出她,但光天化日之下,被魔导器悄然玩弄的羞耻还是令少女羞怯不已。

    走在路上应该不会有人发现吧,北璃有些不安,随即抬头望向逐渐升起的红日,心知自己必须要前往贝奇那边了。

    强忍着肉体涌出的阵阵快感,北璃默默将兜帽拉低,让黑色的阴影彻底遮掩住少女红润如花的娇颜,微微拱起身体,踏着软绵的步子朝外走去,彷如一位病弱的老者,渐渐融入人流之中。

    或许是次,亦或是5次的高潮之后,北璃终于抵达了目的地。

    渐盛的晨光中,一座宅院大门外的石阶上,北璃背对着街道,双眸忐忑地眨动,修长的睫毛也随之颤动,而她的双手,此刻正轻捏着自身长袍的前襟,手指微颤。

    她的指尖泛白,似乎是因为捏得相当用力。

    “继续啊。”熟悉又令人厌烦的男声适时传来。

    北璃的前方,一脸平静的贝奇轻松地站在门口,带着笑意的眼神注视着少女的动作。

    “可恶的混蛋!”北璃双唇紧抿,视线不安地左右游移了数次后,终是屈从于男人的命令……她的手臂开始缓缓移动,长袍的前襟随着少女的动作朝两侧一点点敞开。

    深色的长袍下,先是一线耀眼的雪白出现,而后雪白渐渐扩大,越来越大,于此同时,奇怪的震动声仿佛随着揭开的长袍也逐渐聒噪起来。

    男人的嘴角扬起一抹愉悦的弧度。

    少女的动作在手掌与肩宽时陡然停滞,北璃偏过头,声音带着些许颤抖“可以了吧……主人?”

    不知何时起,她对主人这个词已经没有了抗拒,或者说,已经习惯了这样耻辱的称呼。

    不过,少女的乞求没有回应。

    只有深沉的阴影在逼近。

    男人的手掌缓缓靠近、抬起,直至北璃的头顶。

    兜帽被缓缓掀开,露出少女瑰丽如火的俏颜,一头银白的秀发在晨光中闪烁着圣洁的光辉。

    随后,指尖传来有力地拉扯感,不过,布料在努力地坚持,抗拒着离开温暖的躯体,。

    “松手!”

    “呜……”

    长袍被一点点扯离少女的身躯,细嫩的肌肤接触到了冰凉的空气,北璃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开始加速,呼吸也迅速急促起来。

    要知道,她这次过来找贝奇可没有改扮成其他人,长袍之下,就是受到万千民众景仰的圣女本尊……更何况,此时,少女不着片缕的雪白胴体上,一件件淫邪的道具正肆意地震动旋转。

    无论是谁,也无法想象万众仰慕的圣女大人竟会以这幅模样就站在大街之上吧。

    “不要……”抗拒的呢喃自北璃唇间溢出,却丝毫不能改善自身的处境。

    不过数秒,北璃仿佛察觉到身后无数道火热的视线瞬间汇聚而来,让少女的娇躯不住地震颤着。

    她身后便是大街,虽不算繁华的集市,但亦有不少行人往来。

    丝毫不敢将侧颜对着街道,少女迅速扭头面对近在咫尺的男人,眼底充满了委屈。

    长袍就在男人的手中,她却丝毫升不起将其夺回的想法,甚至还要按捺住用手臂遮掩身体的本能,将双手放在腰侧,又羞又气地任凭他人欣赏她的娇躯。

    “可恶…混蛋、色胚…被发现该怎么办呐……”

    少女的忧思无人理会,人们的目光只是流连于少女曼妙绝美的背影——白皙无暇的裸背、修长纤柔的双腿,甚至有数道敏锐的目光聚焦于正在少女双腿间肆虐的邪恶淫物。

    毫无疑问,引得少女身形震颤的罪魁祸首便是那固定在少女小穴处,不停伸缩旋转的淫邪魔导器。

    淫靡的汁液汩汩滑落,少女腿间的石阶上缓缓堆积成一汪淫液,在晨光的映照下,闪闪发亮。

    肉体的大量快感与精神的极度紧张让北璃的意识近乎变得恍惚,她甚至开始考虑被发现后自己该如何面对那些愤怒的民众。

    “今天高潮几次了?”男人的声音唤回了北璃略显迷离的意识。

    “11…唔咿……12次……”颤栗的身躯与涌起的红潮忠实地反应着少女此时突然抵达的甘美高潮,为此,少女本能地将脱口而出的次数增加了一次。

    “我记得,我昨日和你说过,高潮的次数不能超过3次吧……”男人的语气变得冰凉,北璃的精神也为之一紧。

    完蛋了,因为太舒服所以忘记这种事情了……何况,高潮这种事情,以她现在的身体怎么可能忍得住……“蹲下,双腿分开,双手抱头”

    在这种地方……“呜……”北璃的内心挣扎着,然而她并没有抵抗的权利。

    。

    身体微微颤抖,而后顺从着男人的残酷命令,缓缓蹲下,大腿随之朝两侧分开,完全将水淋淋的小穴暴露在男人的眼中,双手也乖乖地交叉放到了脑后。

    而少女小穴下的魔导器,此时竟然缓缓停止了运转,最末端古怪地粘连在地面上,并随着少女的深蹲而缓缓刺入少女小穴的更深处。

    “唔嗯……”

    “既然你想高潮,那么,就在这里自慰个够吧!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停下!”

    “如何做不需要我再教一次吧。”

    咬着唇,北璃无奈地应道:“是,主人……”

    话音落下,北璃沉默了数秒后,终于缓缓抬起了臀部。

    沾满淫蜜的柱形魔导器一点点被抽离小穴,露出狰狞的面容,但尚未完全显露,又一点点被那软嫩的小穴吞没。

    臀部抬起又落下,少女勉力维持着耻辱的姿态,淫荡地骑乘着那根粗壮的魔导器。

    而在数分钟之前,宅院门口处的人群就开始慢慢聚集,讨论着不远处赤裸着似乎正在被主人调教的可怜女奴。

    “单单这个背影,我可以给10分……”闲逛的青年与其同伴在石阶外停下了脚步,小声地调笑着,“不过,就怕是背影杀手,算了,还是不期待正面了……”

    亦有贵族色眯眯的望着石阶上的少女,视线打量着少女的身材曲线,而后停留在少女股间的魔导器上。

    “不错,这东西挺有情趣的,这可人儿也不错。”

    贵族老爷可不像平民们那般无知,如此身材的美人儿,怎么可能有一张糟糕的脸蛋,虽然看不到正脸,但那依稀可见的侧颜便足以让人浮想联翩了。

    不消片刻,宅院的石阶外便围了小半圈的男性,吵吵嚷嚷地讨论着少女的身材、肤色、臀部的淫纹、侧颜、小穴内的淫邪魔导器……其后不久,周围男人们的眼神愈加火热,因为他们看见少女以一种相当色气的姿态蹲下,并上下抬动着翘臀,用小穴一次次地吞吐其身下的粗壮魔导器。

    这是正在上演一场淫靡的自慰秀吗?围观的人们凝神注视着。

    根本没有人将受惩罚的奴隶少女与尊贵的圣女大人联想到一起,或者说,这两者根本不可能会有关联。

    即便某些人偶然觉得其侧颜与圣女大人有些许相似之处,也只是一笑置之便丢在脑后。

    尊贵的圣女大人怎么会在这里做出如此不知廉耻之事呢?这种事,唯有那些淫乱的女奴才会毫无羞耻心地做出来吧。

    至于背影,人体光着身子与穿着衣服的区别可是很大的,又有多少人真正看过圣女大人圣袍下的光洁娇躯呢,这种事情,即便想想大概也是亵渎吧。

    可是,已然羞耻到极点的北璃丝毫不能意识到这一点,她只是浑身颤抖着,在快感与恐惧的双重折磨中,委屈耻辱地执行着男人的命令。

    被改造过的娇躯相当敏感,即便少女内心有万千个不愿意,但小穴被不停抽插所产生的快感却完全无视少女的意愿,越来越强,并且很快就越过了少女的忍耐极限,令她难以抑制地呼出阵阵桃色般的喘息,溢出声声娇媚入骨的低吟。

    快感飞速积累。

    喘息声愈加粗重,呻吟声愈加高亢。

    一缕缕淫蜜从小穴深处泌出,顺着棒身滑落,在地上积起一滩晶莹的水洼。

    围观者可以很明显地看到,少女的动作开始加快,最终伴随着一声魅惑的长吟,少女勉力维持的淫靡姿势再也难以维持,“啵”的一声后,其臀部完全从柱状魔导器上抽离,腰部因激烈的高潮而向后弓起,胯部上抬的同时,一股股透明的汁液便自小穴激射而出,在空中划过一道淫靡的弧线。

    “真棒啊,竟然潮吹了。”

    “想必这骚货爽翻了吧。”

    “呸,不要脸!”

    “快转身啊,小婊子,让我们看看你那爽翻的婊子脸。”

    或粗俗或不齿、或催促或咒骂,种种议论传入北璃的耳边,让少女的耳根瞬间通红,俏颜如血,可她的身体却因此产生了更为剧烈的反应——一股淡黄色的尿液淅淅沥沥地洒落地面。

    高潮后虚弱无力的娇躯根本无法抵抗身体在快感下本能地释放,尿液冲击尿道所带来的快感,令少女连收缩尿道肌肉这种事情都暂时无法做到了。

    。

    “尿了尿了!”

    “哇,竟然爽到尿出来了,真是罕见。”

    “艹,我射了!”

    闭上眼,北璃维持着内心仅剩的丁点尊严,默默地垂下头。

    已经……无所谓了……只要不被看到…就好……但现在,自己的面容是否已经被身后的男人们目睹,身份是否已经暴露,她根本无法确定。

    也许,今天下午,就会有大大小小的消息传遍整个圣城。

    震惊!昔日令人尊敬的圣女大人是如何沦为如今光天化日之下露出的淫女的?

    一夜之间,人人敬仰的圣女为何成了人人喊打的淫女?

    “继续。”男人居高临下,望着在高潮余韵中颤抖的北璃道:“还没有结束呢。”

    还没有结束么……少女沉默着,而后艰难地支起身子,用沾上了些许灰尘的手指摸索着臀下的棒状魔导器,慢慢将龟头部分引导至自己的小穴口。

    高潮多次后,已然极度敏感的小穴单单接触到魔导器那粗糙的头部便条件反射般收缩起来,挤出了一股淫汁。

    抿着唇,少女缓缓坐下。

    小穴口被龟头一点点撑开、撑圆,内里细嫩的膣道蠕动着,飞速泌出润滑的淡白色粘液,又因肉穴空间被一点点侵占而缓缓挤出、滴落。

    滴答、滴答……被侵犯、被视奸、被责骂……魔导器尚未插至深处,少女的娇躯便开始震颤,难以抑制地抵达了又一次的高潮,淫水从小穴与魔导器的缝隙间喷洒而出,重重地击打在地面。

    又是一次潮吹。

    但没有停下的命令,少女便不能停止对自身的蹂躏。

    她费力地抬起肉臀,又倚靠重力缓缓坐下,旁若无人地上下抖动起来。

    她亦不再压抑呻吟,在接连的高潮之间,旁若无人地发出声声酥媚入骨的喘息。

    清晨的凉意被高悬的红日渐渐驱散,宅院外的空气似乎变得愈来愈炙热。

    终于,有胆大者试图近距离去接触少女,却在不远处被某种结界似的屏障阻挡,而北璃,此时沉浸在强烈的肉体快感之中,什么都不想去思考,就连意识也渐渐远去了。

    ……“醒了?”

    “嗯……”北璃侧过头,望着床边男人并不硬朗的侧脸,心绪波澜起伏,一时之间,某种话语竟脱口而出——“混蛋……”

    “嗯?你说什么?”男人转过头,看着少女脸上依旧残留的嫣红,嘴角泛起了古怪的笑容。

    深吸一口气,北璃按捺住内心对男人的畏惧以及之后可能遭遇的糟糕惩罚,闭上眼睛,用被单盖住自己的脑袋,大声喊道:“你混蛋、色胚、变态!”

    一口气说完,北璃顿觉气血通畅、神清气爽。

    舒服了。

    此时,一旁的贝奇反倒是失笑一声,问道:“舒服了?你应该知道后果的。”

    闷在被单中的少女本能地打了个冷颤,莫名有些后悔自己刚才的冲动,但话已出口,后悔自是来不及了。

    ……“1号,淫乱的小母狗芙蕾雅。”

    “2号,想成为肉便器的爱丽丝。”

    “3号,菊花超敏感的丽贝儿。”

    “请站上中央的舞台。”

    辉煌的魔法灯火下,三位身着薄纱般的透明丝质长裙,脚踩水晶高跟,头戴黑色面纱的女子从舞台后方的等候室中鱼贯而出,并肩站在舞台中央。

    舞台的前方,是一群戴着各色面具的男女,或坐或站,充满欲望的目光却一致投向舞台上的三位女子。

    而最靠近舞台的位置,有人端坐着。

    他们在这个欲望的田园中有着相当的名气——戴着恶鬼面具的黑魔,戴着天狗面具的狗爷,戴着骷髅面具的碎骨,以及四人中唯一的女性,戴着夜莺面具的夜女王。

    “有光明便有黑暗,诸位,欢迎来到圣城的暗面——堕落天堂。”

    “这一次,我们公开调教的对象,便是舞台上的三位小姐。”

    “而她们的来历,恕我暂时保密,毕竟,这是我们生存至今的准则之一。”

    身着黑色长袍的主持人缓缓走上舞台,手持着魔法扩音器,中气十足地继续道:“废话不多说,想必大家也等不及了。”

    “现在,就请台上的三位小姐把身上的薄纱长裙取下来吧。”

    “先让我等一饱眼福。”

    “而在此之后,请各位为她们的身材打上你心目中的分数吧,分数最低的小姐,需要接受一项挑战。”

    “有请……”伴随着主持人挥手的姿势,炽烈的灯柱便打在了立于舞台中央的三位略显局促的女子身上。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