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其他小说 > 极品家丁改编之翠冠坊 > 【极品家坊丁改编之翠冠坊】(18)
    219-6-8第十八章明媚的玄武湖畔,一个高台大轿正停在草坪边上。这里正是金陵最大的一块踏青放风筝之地,不管是达官贵人,还是平头百姓,但凡是想到放风筝,这里都是不二之选。

    轿子上下来的先是一个白衣女子,柔弱安然,美若天成,有明眼人一眼就看出来是食为仙的掌柜董巧巧。只见她又从轿子上拉下一个人来,那人一副侍女丫鬟打扮,带着一个大大的蝴蝶风筝,倒是比这风筝场十之八九的风筝都要大,而且精致。

    “你们就在这里候着吧,有什么事情我会叫你们的。”董巧巧下了轿子,对一边萧府的侍卫说道。

    “好的,夫人。”一边的侍卫也乐得轻松,随着夫人放风筝,若是无事,这一天就在这湖边饮饮茶,谈谈天,看看美人就过了。更何况这巧巧夫人只有产业,到时候免不了要给些茶水费,倒是个不错的差事。

    “巧巧姐……夫人,你这法子真好。我爹爹从来不让我出来放风筝,都闷了二十年了。”一边的丫鬟对着董巧巧眨了眨眼睛,巧笑嫣然,真是洛凝此女,只不过为了掩人耳目,今日过来,董巧巧是夫人小姐,她是丫鬟,对她这样的名门来说,倒也是头一遭了。

    “哇,董掌柜,听说你嫁入林氏,当真可喜可贺。”洛凝正要说什么,便听到一旁一个讨厌的男声说道,转过头去,乃是一个黑黢黢的矮胖男人。

    “徐掌柜,你好。”董巧巧点了点头,恬然的对一脸笑意的徐敏说道。

    “哇,几天不见,你怎么多出来一个这么漂亮的丫鬟。要不要给我,我双倍钱给你……”徐敏盯着一边的洛凝,食指大动。“这么漂亮的丫头,太喜欢了……”

    “这个丫鬟我也喜欢的很,倒是不方便割爱。若是她喜欢你,我倒是不强人所难……”董巧巧眼中微微一笑,对着徐敏咋了眨眼。

    “我……我才不喜欢你呢。你别胡说八道……”洛凝脸红红的说道,她不是没有被人这么说过,只不过这么直白大胆的还是第一次,而且自从心系林三,已经很多年没有被人这样夸奖过了。

    “现在不喜欢不代表以后不喜欢嘛,只要让我亲一下,什么东西哥哥都答应你。”徐敏不以为意,笑道。

    “你……”洛凝不禁气急,抬眼看董巧巧,董巧巧却是给她一个笑意,不由气恼的张了张嘴,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对这些凡夫俗子,说孔夫子的那些朽木不可雕也,他肯定会笑出来的,明明是自己被轻薄,但是自己却只是巧巧姐的一个小丫鬟,不由跺了跺脚,冷冷的哼了一声。

    “好了,徐老板。不要再欺负我家凝儿了,我看你也没带风筝,过来难道就是欺负我这样的弱女子的?”董巧巧正色说道。

    “原来叫凝儿。”徐敏点了点头,“我过来和人私会呢,那就不打扰你了。

    凝儿,你回心转意的话,欢迎联系我。”

    看着徐敏那家伙一步步走远,洛凝这才问道:“这家伙是谁啊?不是好人……”

    撩骚了几句,有感觉了?董巧巧明眸如水,柔声说道:“此人是玄武湖翠冠坊的坊主,翠冠坊也是夫君的产业,这两天给夫君转了不少银两。”

    说道银两,洛凝从爹爹那里知道大华国国库空虚,又连年征战,正是需要休养生息的时候,这些人才正是老公需要的。不由张了张嘴,哼道:“总之不是个好人……”

    “徐坊主这个人,为人处世都挺好的,而且赚的也多,在翠冠坊里面也处处维护女人,倒也不算太坏……”董巧巧声音清澈安宁,柔声说道。

    “倒没看出来那里好了,色狼一个……”洛凝说道。

    “哈哈,这普天之下的男人那里有不好色的,就是我们的夫君,现在不也是左拥右抱,可怜了我们十几个姐妹。”董巧巧笑道。

    洛凝无言以对,刚刚徐敏一过来就盯着人家看,上上下下都被看光了,还说什么亲亲之类的骚话,不是好人。

    “好了,我们是来放风筝的,今天天气又这么好。一定要放的最高,好不好?”

    董巧巧一把牵住洛凝的小手,说道。

    “是了,才不去想这个色胚,走,我们去放风筝去。”

    两个美人在草坪上风筝奔跑,这乃是金陵城里难得一见的风景。只可惜洛凝却有些苦涩,从刚刚开始,她的身体就又开始火热起来了,有些紧身的侍女衣服摩擦着自己的身体,每跑几步都会带给自己一种异样的快感,白色的外套下面,自己酥胸上的小樱桃已经立起来了。

    “自己这是这么了?不是昨天才自渎过的么?难道是那个色胚说了几句,我又发情了?”

    洛凝不知道的是,今天从开始到现在,董巧巧每次递给她的水里,都有少量的春药,积少成多,身体敏感极了。

    “怎么了?凝儿,累了么?要不我们休息一下?”此时董巧巧已经把她带到了草坪比较偏远的地方,这里没几个游人,风筝此时也高高的挂在天上,如同一个大大的蝴蝶仙。

    “巧巧姐,我……我有点想上厕所。要不你先在这里等我一下。”洛凝咬了咬牙,有些脸红的说道。

    “嗯。没事的。”董巧巧莞尔一笑,指着一侧说道,“那边有个茅房,平时去的人很少,你快去吧。我在这里等你。”

    “嗯。”洛凝点了点头。走了过去,确实有一个小屋,一边男一边女各有一个茅房,从外面看去,不知道的估计还以为是户人家,好在是董巧巧熟门熟路。

    都这么湿了,看着湿漉漉的亵裤,董巧巧有些不知所措。正犹豫中,突然隔壁传来一个开门的声音,是男厕所那边来人了。厕所门一开,一道淡淡的光竟是从女厕墙缝里露了出来,这少人的草坪厕所内壁上,不知道什么时候何人扣挖出一个小洞,若不是正好阳光穿过,估计洛凝也不会发现。

    “快进来吧,这里没人。”不会吧,是那个徐坊主的声音,洛凝掩着檀口,听着一个女人似乎被那个徐坊主抱着进了男厕。然后关上门,墙上的那道光也不见了。

    “快,君怡,我好想你。”墙的那头,徐敏正抱着郭君怡的身体,郭君怡见徐敏痴迷神态,虽然有点羞耻,但更多的是一种内心深处的愉悦,这几天她忙里往外,其实身体还是想着徐敏的,虽然更想和林晚荣多说几句,但是林晚荣也很忙,根本就轮不到她。

    “想不到你肚兜也没穿,文胸也没穿,好骚哦……”徐敏解下郭君怡的大衣,里面不着寸缕,活脱脱一个赤裸娇娃。

    “你喜欢么?徐敏……我……”听到徐敏今天想找她,郭君怡下意识的就这么做了。

    看着美人在怀的骚浪模样,徐敏跟下的兴奋了,“君怡你太骚了,天生的头牌料。我太喜欢了……”

    不会吧,这这里偷情?不知道这徐敏有什么好的。洛凝并不知道萧夫人的名讳,只是隐隐约约觉得声音有些耳熟,咬了咬牙,悄悄的通过刚刚的孔洞看过去,差点惊出声来……是萧夫人?不会吧。

    。

    通过孔洞看去,萧夫人的衣衫已然褪下,黑色的皮草大衣被挂在厕所的墙上,那个黑黢黢的矮胖男人徐敏正抱着萧夫人,彼此赤裸的紧紧的相拥在一起,萧夫人臀白如雪,身体前凸后翘,完全不似一个半老徐娘应有的模样,脸儿也是精致滑腻,一般的二八少女相比都要完美的多。

    徐敏却已经双手抚上了郭君怡的双峰,轻揉慢捻,口中说道:“宝贝君怡,喜欢我这样么?”

    萧夫人身体微微颤抖,却是不依。她只觉自己一对丰满迷人的玉峰,牢牢的给徐敏的大手包裹着,每一揉捏,阵阵快感随之而来,委实受用非常。徐敏感受着那对玉兔如羊脂玉般柔软的触感,又用手指轻轻挑逗粉嫩的蓓蕾,郭君怡便投来带着嗔怪的如丝媚眼,那份眼神里分明含着爱意。

    见到此情此景,徐敏心中大为得意,轻轻一扯,自己的裤带就掉在了地上,露出了一根紫红色的大鸡巴。

    好大……洛凝捂住自己的樱唇,眼睛死死的盯着徐敏的肉棒。

    “来,舔舔……”徐敏拉着郭君怡的小手握住自己青筋暴涨,高昂冲天的肉棒,一手摸着郭君怡的头。

    郭君怡听话的蹲下身体,一手摸着龟头,一手抚着阴囊,眼睛死死的盯着徐敏的眼睛,丁香暗吐,由上而下的,轻轻的舔舐着肉棒,直舔的徐敏肉棒上满是唾液,这才张开樱唇,竟是把整个龟头都给含吮进去,发出噗哧噗哧的水声。

    “这都能含进去……”洛凝不由的湿了,双腿不停的来回挤压着花穴阴埠。

    正对着她,舔湿了的郭君怡倚在厕所一侧的墙上,完美的翘臀正对着徐敏,徐敏嘿嘿一笑,手指拨开花瓣,粗大的肉棒顺着湿漉漉的爱液满满的挺入,只听见“啪”的一声,已经进去了一半。

    郭君怡给他肉棒一顶,登时如登仙境,臀儿往下使劲一凑,全根直没,不禁美目流盼,娇吟了一声。

    “全部吃下去了……”洛凝看着这个大美人,萧玉霜萧玉若的娘亲,此时的她,宛如月宫仙子,好美,不由的痴了。

    “徐敏,公子,夫君……主人……肏我啊……”郭君怡不敢回头,娇羞不已。

    徐敏一笑:“等你当了我们翠冠坊的头牌,不知道多少男儿为了你一掷千金。”

    说着双手一伸,把她拥抱入怀,在她绝艳的俏脸上,轻轻吻了一下。根据给他这样一吻,一股甜丝丝直沁入心腑,再也抑止不住心中的情欲,双手固定他脑袋,热情的回吻过去。二人的双唇,立时重迭在一起,你吸我吮,甜舌缠滚,打得好不火热。

    “只要你怜惜君怡,君怡便都依你……”郭君怡小声的说道,郭君怡稍稍提起翘臀,徐敏便开始挺腰抽送,每提一下,龟棱便刮得她心骚穴麻,美不可言。

    不会吧,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洛凝也随着他们的抽送开始用手指在阴户里进进出出起来。死死的盯着这一堆痴男怨女。

    郭君怡愈来愈感快美,一对傲峰紧紧贴在他胸前,随着肉棒的起落,不住地在徐敏胸膛磨蹭,口中哼叫:“好厉害……君怡好舒服……啊……快把君怡干死啦。”

    我也好想要啊。洛凝两腿张开,手指在花穴里越来越快,爱液淫汁滴了一地,不由得害羞难当,只是不能出声。

    看着对面徐敏越来越快,肉棒顶在萧夫人的花穴里越来越深,不由心道,原来做爱可以这般舒服,郭君怡此时被徐敏抱着挂在身上,来回数百次,终于高潮了。

    洛凝死死盯着,看着郭君怡此时沉浸在高潮的余韵中,因为激烈交合而变得绯红的花穴此时紧紧的包裹着徐敏紫红色的大肉棒,彼此溢出淡淡的爱液精液。

    ——————————洛凝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出来的,只是这个时候董巧巧正收着风筝,坐在草地上,一如之前的静谧柔和。

    “巧巧姐,对不起,我肚子不太舒服。”洛凝不知道此刻自己脸有多红,只好如此说道。

    “没事的,凝儿,来吃点零食。我们回去吧。”董巧巧笑道。似乎完全不在乎。

    此刻的洛凝脑海里全是徐敏的那个大鸡巴,回去的时候,洛凝还想着厕所里所看到的的一幕幕,萧夫人居然出轨了,但是这也不算出轨。洛凝心乱如麻,不知道说什么的好。

    “晚上没事的话,不如我们去看玄武湖的烟花吧?”董巧巧说道,“林三大婚,这个月玄武湖每天晚上都有烟花,可惜我们自己都没有去看过。”

    “好……”洛凝说了又有些后悔,她正想着回去好好找个地方自渎出来呢,看的火热,自己此时说不出的难受。

    吃过晚饭,洛凝又换了一身衣衫,白天里的衣服都湿透了,换上了一身比较朴素的黑白连衣裙,加上恰到好处的吊饰装扮,倒是和董巧巧一时瑜亮,去玄武湖畔不知道能吸引多少男人的瞩目。

    来到观景台,此刻的观景台人山人海,据说此地是玄武湖最高的所在,最高的5层的楼里,123楼早已全是拥挤的平民,5楼上非富即贵,虽然人也很多,但是却不至于拥挤不堪。董巧巧和洛凝上了5楼,没想到同桌的正是一个老熟人。

    “董掌柜,我们又见面了。你看,我和你们家凝儿很有缘分吧。”说话的正是徐敏。

    “还正是有缘。”董巧巧笑道,带着洛凝坐在了一桌上。这一桌还有其他人,幸而只有徐敏这一侧是男人,洛凝此时是丫鬟,便把主位给了巧巧,自己坐在了徐敏旁边。

    烟花很快就上演了,徐敏颇为高兴,给了小二很多赏钱,笑道:“小二,今天我和两位美人难得咸鱼,给我们送两个果盘上来,再来点小吃,饮料。”

    同桌的几个大妈,豪绅连忙称谢,董巧巧也客套的谢了几句,洛凝看着边上这个和萧夫人有染的色胚,不由得有些好笑。

    入夜时分,因为都是看烟花的缘故,观景台已经熄了灯火。几个商人老大妈和徐敏边看烟花边说着一些色色的故事,不知道为什么,洛凝老感觉徐敏在她耳边呼气,本来自己就敏感极了,这样身体又火热起来,小穴湿湿滑滑的,不由得夹紧了双腿,徐敏微微一笑,心中一喜。

    。

    徐敏装作不经意的样子把手放在洛凝的膝盖上,并轻轻的抚摸她隔着裙子的大腿。如果是平时,洛凝断不会让徐敏这么放肆的触碰自己的大腿,可是现在,由于春药的影响和黑黢黢特有的环境影响,她的拒绝就不那么坚决了“给他点甜头尝一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他也不敢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再说这里灯光这么暗,也不会有人注意到的。”洛凝在心里给自己找着理由,装作没发现的样子任由徐敏的手在自己膝上抚摸。

    洛凝的这幅姿态自然瞒不过徐敏这种花丛老手,他一边抚摸着她的大腿,一边慢慢的向上移动,不一会儿就伸进洛凝连衣裙的裙摆里面,来到了洛凝的大腿根部。此时洛凝不能再装作没看到,只能软弱的低声说道:“别这样……”

    这种欲拒还迎的行为自然不能阻止徐敏的动作,反而更加激起了他的欲望,让他把手一下子覆盖着洛凝的小穴上。自己身上最隐私的部位被男人的大手覆盖着,隔着薄薄的小内裤自己的小穴甚至能感受到男人手掌传来的热量,这种羞耻的刺激让洛凝下意识的夹紧了双腿,夹住男人放在自己小穴上的手,想阻止男人的下一步进攻。

    这种行为对徐敏来说一点儿作用也没有,手掌隔着内裤摩擦这洛凝饱满高凸的阴阜,手指灵巧的在小穴周围轻点搔痒,有时甚至隔着内裤拨弄着小穴的唇缝,把手指带着内裤插进她的阴道。洛凝哪里经历过这么高明的手法,下体传来的刺激让她紧闭的大腿不由的向两面微微分开,以方便徐敏玩弄自己的蜜穴。隔着内裤抽插了几下手指,徐敏似乎觉得不过瘾,伸手将洛凝的已经湿透的内裤往下拉,同时拍打着她的小穴示意她稍微抬起身子方便把内裤拉下来。

    洛凝此时已经被徐敏玩的情欲高涨,淫水直流,自然不愿拒绝,轻轻的抬起屁股,好让徐敏把自己的内裤褪下。内裤被褪到连衣裙的下摆边缘,只要动作幅度不大,从外面看不出什么异样,只是里面自己的小穴却已经暴露出来了。

    徐敏在连衣裙的掩护下抓着洛凝的翘臀,让她保持着屁股轻抬的姿势,大手肆意的玩弄这充满弹性的臀肉,然后顺着圆翘的肥臀向胯间划行。粗壮的拇指用力挤进紧闭的臀缝,食指则灵活的在满是淫水的小穴里进出。

    “啊,不要啊。”洛凝娇弱的轻呼,从未被人碰过的屁眼被一根手指肆意玩弄,同时只属于林晚荣的小穴也被别人的手指进进出出,这种刺激让洛凝的身体一下子绷紧。

    徐敏自然不会停下手上的动作,抽插小穴的食指和抚弄屁眼的拇指再加上时不时按压阴蒂的中指和小穴周围的无名指和小指,徐敏的五根手指相互配合,有节制的挑逗这洛凝的神经。洛凝感觉徐敏现在仿佛一个高明的琴师在弹奏一首乐曲,节奏跌宕起伏人,高潮连连,但不同的是别人弹的是琴,是乐器,而他弹的却是自己的小穴,自己的屁眼和阴蒂。娴熟的挑逗技巧再加上在大庭广众之下的刺激,让洛凝的快感急剧攀升,她一只手抓着自己的裙子,一只手死死捂住自己的嘴唇防止自己叫出声来。

    随着徐敏的玩弄,洛凝感觉自己的双腿渐渐发软,维持不住这种屁股轻抬的姿势了,终于,洛凝双膝一软,身体落了下来,挺翘肥硕的屁股压在了徐敏的手上,甚至把他的食指和中指都吞入了自己的小穴里。这种刺激让洛凝忍不住唔的一声闷哼出来,淫水从小穴一股接一股喷了出来。洛凝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人用手指玩的泄了身子。

    高潮之后,洛凝瘫坐在小桌上,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才有些害怕。偷偷打量周围,几个大妈正在说一个荤段子,两人都无暇旁顾;巧巧姐似乎正和大多数人一样在看着天空之上的烟花,没有看到自己。

    “还好,还好。”洛凝心里庆幸,恐惧担忧一去,情欲就涌了上来,洛凝这才发现,徐敏的手指还插在自己的小屄里面,联想到刚刚自己淫贱的表现,不由的一直羞愧一阵刺激,低着头不敢看旁边的徐敏。徐敏却不会放过这个玩弄她的机会,手指在她的小屄里面肆意抠弄抽插,刺激着她的花心。

    玩弄了一会儿后,徐敏突然把嘴凑到洛凝耳边说道:“来,小美人,我们去另外一个地方玩玩。”

    说完也不给洛凝反应时间,一手抱着洛凝,另一只手在洛凝胯下顺势托着她的骚穴让她站了起来,插在屄里的手指也趁势用力捅的更深。这可把洛凝吓坏了,想拒绝又怕挣扎起来被别人看到自己此时淫贱的样子,只能顺着徐敏的动作起身出门,让她感到幸运的是周围其他人都没有注意到自己,尤其同桌的那些大妈似乎聊到了家长里短,短时间根本停不下来,根本没有闲工夫和精力去关注门口角落里发生的事情,只有董巧巧抬头看了下,但好像也没在意继续看向了天空上的烟花。

    出了5楼,洛凝心中害怕极了,但是又感到一种莫名的刺激,黑灯瞎火的夜晚,天空中烟花肆意,人山人海的观景台上,随时都有人会发现自己这个被人用手指插在小穴里,抱着向前走的样子。这场景刺激的洛凝的淫水不断的流出,短短的几步路,淫水甚至都顺着大腿流到了她的脚上和地板上。

    “起!”徐敏一用轻功,两人竟是踩着楼梯飞了起来,抱着洛凝,徐敏二人来到了观景台5楼楼顶的天台上。这里平平整整,倒是可以看到所有的景色。

    徐敏脱下裤子,身上未作寸缕的坐在天台上,棱角分明的肉棒在烟花的映照下显得英气勃勃,威武雄壮,一根硕大的肉棒已经勃起了,丝毫看不出白天里在郭君怡身上的威力,两个大如鹅卵的睾丸散发着粗俗的雄性味道,刺激着一旁的洛凝。

    “色,色狼……你要干什么……我要叫了……”洛凝心乱如麻,只是看着这个大肉棒,不知道为何,身体酥软极了。

    “叫啊,我会轻功的,你看看到时候别人看到一个光着屁股的女人在观景台上会什么想法。凝儿,我一眼看上去就爱上你了。我去和董老板说,把你要过来好不好。

    ”徐敏轻轻的握着洛凝的小手,白皙细腻,温润如玉。

    “白天里,和萧夫人也是这么说的?”洛凝心直口快,说出来便觉得不妥。

    “啊?你白天都看到了?”徐敏说道。

    “哼!”洛凝说道。却不知道如何拒绝,闻着脸侧徐敏肉棒的味道,身体敏感极了。

    徐敏没有废话,直接用力把洛凝的衣衫扯下,顺手把刚刚已经弄的湿漉漉的内裤扒下来丢到一旁,也不给她反应时间,分开双腿,用力把自己紫红色的大肉棒狠狠的插进了洛凝的骚穴里,刚刚还因为手指离开而感到有些空虚的小屄,突然间插进了一根又粗又长有硬的肉棒,而且还插的那么深那么狠,差点插进了洛凝的子宫里,这一下子就把她肏的忍不住娇吟出来。

    洛凝此时心里一片混乱,感觉今天事情的发展完全脱离了自己的控制,自己不但被一个才第一次见面的人给肏了,而且身体居然还有感觉。

    被强迫着抬起头来,徐敏死死的吻住了洛凝娇嫩的红唇,舌头大胆的侵入了美人的领地,交换着彼此的津液,追逐着洛凝的舌头。

    被一个完全陌生的男人亲吻,肏穴,洛凝心中此刻竟有了一丝丝说不出来的甜蜜,好舒服,好爽,好喜欢……徐敏单手轻轻撩起她柔顺飘逸的一袭青丝银发,拨至一侧,洛凝白皙修长的优雅雪颈随即显露出来,徐敏另一手情不自禁的在其上轻轻抚摸,柔嫩细致的触感透过指尖传递而来,正感叹着眼前这吹弹可破,滑润凝脂般的冰肌玉肤,鼻尖又嗅到一缕幽香,澹雅清新,闻之令人迷醉……肉棒紧紧的被一处湿滑火热的甬道包裹,太舒服了。

    此时此刻,两人不似陌生人,反倒如同一对情人,舌吻追逐,卿卿我我。

    而洛凝此时已是双颊绯红,媚眼如丝,嫩白的肌肤上泛起片片瑰丽的色泽。

    徐敏握住洛凝的双峰,入手饱饱满满,如触丝缎。

    洛凝感受到来自玉峰上的触感,尤其是两颗粉红蓓蕾在徐敏灵巧的拨弄下,鼻息变得沉重起来,两条玉腿在肉棒轻轻的起起伏伏下轻轻摩擦着,花穴已经开始主动的轻轻移动起来。

    当徐敏含住洛凝玉峰上的粉嫩蓓蕾时,洛凝也是经受不住这种刺激,轻轻“嘤”

    了一声,呻吟了起来。

    “凝儿,我可以叫你凝儿吗?”从洛凝粉舌中传来的阵阵蜜香令徐敏精神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竟然问出这种奇怪的问题。

    “哼……”没有反驳也没有同意,洛凝瞪了他一眼。

    “我要开始肏你了。”徐敏轻握住洛凝的手,玉冠轻轻一顶,立时把她撑开,含着半个玉冠,接着缓缓深进。随觉一根火热的东西,把她身体逐渐填得又满又胀,洛凝只把肉棒在穴口慢慢抽动,那股被棱沟磨刮玉壁的感觉,直美得洛凝呻吟不绝。

    徐敏只觉洛凝的花房紧窄非常,犹如投进鲤鱼嘴般,不停地收缩吸吮,畅美莫名。徐敏看见洛凝一脸陶醉受用的样子,心知她得趣,便乘着此刻时机,突然勐地一送,全根直没至底。

    “嗯哼”,洛凝柳眉轻蹙,这肉棒比林三的大太多了,异常的刺激感使她浑身酥麻,竟是先行来了一次小高潮,平坦光滑的小腹不停颤动着。

    洛凝美快难当,只觉自己含着一根热棒,满贯花穴,又羞于此间场景,连忙闭上眼睛,尽情感受那股胀塞的快感,突然间肉棒开始往来抽插,只觉得龟头棱角火热,杵串琼室,瞬间遍身舒爽愉悦起来。

    “嗯……啊……唔……”凝儿好美,好舒服啊,三哥,坏人,救我啊,我要疯了,洛凝死死的咬着唇角,媚眼如丝的盯着在身上起起伏伏的徐敏,说不出的敏感。

    洛凝双手撑在天台上,美丽娇躯向后弓起,任由徐敏狂奔戳刺。眼角下面都可以看到观景台下拥挤的人潮,不知道他们有没有看到这里有个美人在天台上。

    徐敏色迷迷的声音,在洛凝的耳边响起:“感觉好么?发泄吧,把你的情欲全部喷发出来,不要忍着。”

    “我……我要死了,你……你欺负我,坏人也欺负我,都欺负我……呜呜呜……徐……徐公子,你顶到凝儿花心了……唔……别这样用你的大龟头磨我的花心……好麻……好难受……却又好舒服……凝儿要死了……要死了……”洛凝颤声说道。

    徐敏有些哭笑不得,这大小姐虽然已经嫁为人妇,而且也早就不是处子之身,但是情到深处,反而有些小女儿姿态,肉棒在骚穴里挺动的越来越快,身下洛凝的娇吟也变得越来越急促。

    一手摸着洛凝犹如凝脂一般的翘臀,妙不可言。

    洛凝这几天一直被春药侵蚀,加上徐敏又给她一种前所未有的感受,在这观景台天台上,隐隐约约还能听见楼下觥筹交错和妇人,少女等各色声音,不由得大为害羞,可能一个不小心自己就会暴露在大家眼前,自己这个金陵第一美人,国师贵胄,天下第一丁娇妻只怕是分分钟不保,带着害怕和紧张,洛凝死死的夹着徐敏的肉棒,这坏东西粗大有力,一个忍不住自己就叫出来了。

    烟花还在空中不停的炸响,散发出五颜六色的美丽风景,隐隐约约朦朦胧胧的灯火里,观景台的天台上,一对男女不停的交合着发出“噗哧噗哧”的声音。

    徐敏和洛凝的交合处,已经淅淅沥沥的流出了淡淡腥骚的白灼,顺着洛凝白玉一般的美足,一点一点的滑进她的脚踝鞋跟深处。

    “呜呜呜……”洛凝的身体突然僵硬,竟是哭了出来,看着这美人一副梨花带雨的样子,徐敏一下子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这可是在计划之外,若是哭声再大一点,难免不会引来有心人的注意。于是便停下身来,说道:“凝儿姑娘,我……我们不做了吧……”

    “你欺负我……”洛凝眼中含泪,一双泪珠儿顺着脸颊,啪嗒啪嗒的掉在地上,徐敏心有不忍,心道,我虽然做的是逼良为娼的东西,但是女人哭哭闹闹的,倒显得我徐大少爷功夫不够。于是便想把肉棒弄出来。

    “你欺负我,大坏蛋也欺负我,大坏蛋不来陪我,你也不是好人……”洛凝却柔荑轻扬,拉住了徐敏放在她臀瓣上的大手,微一用力,却是花穴吮吸着把徐敏的肉棒又吞了进去。

    “你这淫妇……”徐敏那里不知道这大小姐心中所想,多半是心中不愿被人强奸,又给自己台阶下,只是这哭的本事,说来就来,端的是厉害,“我就欺负你怎么了?想不要被我欺负……”

    “来了……啊啊,我要来了……公子,你要弄死凝儿啊……来了……丢了啊……啊啊丢了……公子,欺负凝儿……好喜欢啊……啊啊……”洛凝小腹疯狂的抖动着,蜜穴竟是喷涌着一股股阴精,夹杂着湿滑的爱液,打在徐敏的肉棒上。

    彼此竟是一同高潮了,彼此阴阳交泰,一股股暖流涌入了洛凝的花穴深处。

    感受着丝丝余韵,洛凝蜷缩在徐敏的身上,美眸中怔怔的看着天空里还在绽放的烟花,每亮一下,都能借着余光看到彼此交合的泥泞和身体。感受着徐敏又在使坏的肉棒,洛凝心情有些复杂。

    练了无敌神功,徐敏并不像一般人在黑夜里那般伸手不见五指,影影绰绰的,看得到洛凝的神韵,这俏立的佳人,远比天仙还要迷人,不由越看越爱,当即紧紧抱住洛凝的翘臀,笑道:“凝儿,你看,我们既然已经有了夫妻之实,要不我就找董老板把你买过来。包你一辈子锦衣玉食。”

    “哼,都是坏人,只知道欺负我。”洛凝用力一掐正在使坏的肉棒,好在徐敏神功小成,要不非叫出来不可。

    “我忘记和你说了,我是有夫君的女人。而且他功夫很高,又聪明,我告诉他你就死定了。”洛凝见徐敏色授魂与的模样,不由心中一甜,微微一笑。

    “我也不怕。”烟花灯火之下,洛凝的酮体诱人至极,一举一动都给人一种魅惑的味道,她的神采里更兼有一种俏皮和尊贵混杂在一起的姿态,一颦一笑都带给徐敏一种想要得到她,肏她的冲动,大抵这种女神气质,越是高贵,越是想要摧毁,说到底,徐敏想着这样的女人若是出现在他翠冠坊里,不知道多少财子过来排队。

    “讨厌……”感受着徐敏火辣辣的眼神,洛凝脸红红的。转过头去,小声说道:“你床上真厉害,白天里明明射了那么多,刚刚还射的我好舒服……不过……”

    转过头来,洛凝羞涩的要滴出水来,“我不喜欢你这样轻佻的男人,不喜欢一辈子都不喜欢……”

    “刚刚你明明说喜欢的……做爱的时候……”徐敏讷讷的说道。

    “那是你欺负我的时候,不算……”

    “那你想不想被我欺负。”徐敏道。

    “去,我才不想呢……”洛凝说道,脸儿却是笑嘻嘻的。徐敏有些纳闷,有些女人哭的莫名其妙,笑的也是,奇奇怪怪。洛凝到底在想什么,烟花依旧,美艳如斯。徐敏不由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