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其他小说 > 地狱还是天堂 > 2【地狱还是天堂】(26)
    作者:dearnyan219年7月1日字数:13第二十六章·大踏步的向新生活迈进将自己的屁股沉到底,蒋薇面对着老爷子说道“爸,你看见了吗?女儿的骚屄已经被他的大鸡巴插进去了,现在他就是你的半个女婿!从今以后我就跟着他,被他操,给他生儿育女!有没有名分我都不介意!”

    “爸,我就要离开你了!你生我养我那么多年,女儿终于要离开你的身边了,现在有了一个比我小这么多的人照顾我,您也应该能够放下心了!你看看,我们之间的契约是多么稳固,又是多么融洽!”蒋薇掰开自己的阴唇,将阴道里的鸡巴,露出来给老爷子看着!

    “爸,你看他的鸡巴是多么粗壮,它可以深深的进入女儿的子宫,今天又是女儿的排卵期!等他射进去,那女儿的肚子里就会有一个小生命孕育,他是牵连我们的纽带,也是我们爱的结晶!”

    林峰看着这一切,更是目瞪口呆!他怎么也没想到,蒋薇和老爷子之间好像还有着这乱七八糟的关系,听她说话的口气,只怕这父女俩之间应该是发生了一些禁忌的事情!

    而且就算是要订契约,那找个私下无人的地方,做完了再告诉老爷子一声也就是了,怎么还当着面搞给老爷子看!这亲爹看着自己闺女被另外一个男人操,这老爷子,也不是一般的变态啊!而且两个人私密的结合处,蒋薇还故意扒开给她父亲欣赏,这不是变态是什么!

    这一下林峰才算明白为什么老爷子将她送给自己,原来看中的就是他自己跟老爷子是一路人!蒋薇有了这个污点,这个圈里的人根本就不会正经娶她,可是她又是如此美丽的一个妇人,等老爷子走了,恐怕她就会沦为别人的玩物!

    偏偏自己是不同的,他跟曹丽萍玩母子游戏,又跟岳母乱伦,心里还惦记着自己的母亲,这个世界上唯独他会把蒋薇当成宝贝一样宠着,而蒋薇有了这个污点,也能完美的融入他的家庭,至少不会互相看不起!

    到时候大家一起脱光了,该叫爸爸的叫爸爸,该叫儿子的叫儿子,乱呗,反正他是乐在其中,婉儿和岳母也是如此,只是这样唯一亏欠的,还是自己的老婆——文婉,她的老公身边,又多了一个女人,而且还是这么一个完美无缺的女人!

    “我看见了!好女儿!我看见了你们的结合有多么紧密!你就安心的跟着他走吧!这是爸爸唯一能为你做的事!虽然你从此就要远离我的身边,可是爸爸老了,要去阴间找你的母亲,希望!希望她能原谅我对你所做的一切!”

    “爸!你别那么说,妈妈不会怪你的!没有你的时候,他们都欺负我,他们打我,他们摸我的脸,摸我的胸,摸我的屁股!没有你,我只能成为他们的玩物,我会死在他们手上的!可是你救了我,从此以后,我生活的很好,我也愿意伺候你!爸爸!我爱你!”

    林峰听着这两人的对话,他们之间明显已经超越了父女的感情,拥有了男女之间的爱意,听着蒋薇的叙述,虽然没有完全了解她小时候的故事,可是就这么简短的几个字,已经明白了她小时候受到的委屈!

    于是对老爷子和蒋薇之间的关系,他释然了,同时对蒋薇的处境和受到的伤害,有些心疼,对那些欺负她的人,越发痛恨!

    “你放心!以后我会保护你的!除了我没有人会欺负你!”林峰在蒋薇耳边轻声说道!

    蒋薇回头看了看这个正在操她的男人,他的眼神里充满了真诚和怜惜,这种目光她只在她父亲身上看到过,除此之外的其他任何男人,看她的目光中,只有欲望!感受着这份真诚,蒋薇有些不知道怎么回应。

    很奇怪的,她竟然从男人身上感受到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感情,这种感情很奇怪,像是小说里描写的爱情!

    一种奇异的感觉,在两个人之间发酵,老爷子看了看他们,欣慰的笑了,笑的那么阳光,像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年!

    “你们玩吧!我老了,受不了这种刺激!”老爷子转身就出了花厅,他并不是受不了这种刺激,他的离开代表着他正式把女儿交到了林峰手上,从此以后,天高海阔,就让两个年轻人去闯了!

    蒋薇知道这是父亲把自己的未来都托付给了此刻身下的少年,她目送着父亲远去的背景,心里充满了感激,和对未来的迷茫!

    N省啊!那个天高皇帝远的地方,到底能不能成为自己下半辈子的依托?这是不可预知的,但是自己可以努力,努力把那里打造成适合自己和他的天堂!

    是啊,那是将会是天堂!蒋薇想到这里又苦苦的忍耐年轻人的肉棒在自己身体里抽插的感觉,那玩意实在是太大了!想到这里,不免又觉得自己是坠入了地狱的最底层,而自己所依托的魔王,正用一根无比雄伟的武器,在她的身体和心灵上,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

    蒋薇不是淫妇,相反她这一生中,真正碰过她的也就只有她的父亲,那个时候老头子的身体,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最近几年更是根本都没有几次插进去过,所以她的那里就如处女一般紧凑,刚才咬着牙硬坐下,也只是为了契约的顺利完成。

    现在父亲一走,身下的年轻人肆虐了许多,每次都被他顶到了子宫深处。

    没经历过这种刺激的她,也只能苦苦承受着林峰的进入,那销魂的感觉,一波接一波袭来,她感觉自己都快疯了!为什么这种感觉和父亲做的时候差那么多!

    她感觉自己的屄像是要爆炸了一样,肚子都撑得满满的!

    可更加恐怖的是,她觉得自己竟然慢慢的喜欢这种被人撑满的感觉,尽管现在她都没感受到多少快感,可是她很奇怪的喜欢这种被人占有的感觉,那能让她感觉到占有她的男人有多强壮,这给了此时的她强烈的安全感!

    她欢喜,她害怕,她害怕自己在肉欲的地狱中沉沦,再也找不回曾经的自己,而掌握着自己生死的魔王,偏偏有着征服她的利器!

    文婉这几日躁动的心又有些不安稳了,虽然现在公公越来越克制自己,可是她却被欲火烧的有些神志不清了,连嘴角都起了好些水泡,喝了很多水也不管用,她终于理解了婆婆为什么会跟父亲做爱,原来天天给男人搓鸡巴,最终受不了的是自己啊!

    想想婆婆在父亲身上的癫狂,文婉多么想也跟婆婆一样在父亲身上挥泄自己的欲望,可是楼上公公的身影和对这个家庭的责任,让她不得不继续忍耐,现在她多想林峰就在她身边,可是为了家,他去了那么遥不可及的地方,那自己怎么办呢?剩下的唯有苦苦忍耐!

    理智与欲望同样在林文远心中纠缠,他感觉自己就快疯了!儿媳虽然不像以前那样暴露自己,可是很奇怪的现在自己看着她那包裹严实的身体,竟然都是完全赤裸的!就如那夜一样,在自己的脑海中呈现一个完美的形状!

    阴茎日日夜夜的勃起,让他撒的尿都是黄黄的,他也开始上火了!而且这两天还感觉到头晕乎乎的,好像是生病了!今天吃完了早饭拿温度计一量,果然是发烧了!

    。

    “爸!我陪你去医院吧!”文婉体贴的说道。

    “算了算了!我自己打车去吧!你现在还不能出门,咱家的危机还没过去呢,现在可不能放松大意!”林文远拒绝了儿媳的好意!

    这么一说,文婉就更加自责了,这都是被自己家拖累的啊!低头应了一声,小丫头的眼泪都在眼框框里打转了!

    “好了好了!不就是发烧感冒么,又不是多大的病!”林文远体贴的在儿媳的肩膀上拍了拍,然后就出门了!

    等公公去了医院,小丫头沮丧的心情还是没有恢复,垂头丧气的去给父亲做日常恢复练习,现在文如海真的好多了,好到五根手指都能在她的刺激下,不停的颤抖,让文婉因此对父亲的早日康复充满了信心!

    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文婉偷偷摸摸的将父亲的阴茎掏了出来,现在公公不在,她终于可以更加放肆一点了!

    闻着父亲阴茎散发出来的那股味道,小丫头的口水淌了得有三尺长,这几个月都是天天看天天摸,想吃却根本不可能,现在好了,房间里只有父亲和自己,小丫头急不可待的将父亲的鸡巴放进嘴里,如饥似渴的舔着,顿时觉得那味道简直就像是天上的鲜果!无比美味!

    林文远其实没去医院,他发烧是发烧,可是烧的并不严重,想了想还是到小区门口买了点药回来吃算了,哪知道才到门口,就听见了屋里面儿媳放肆的淫叫声!他心里顿时就打了一个咯噔,儿媳不会是跟她父亲那什么了吧!

    心急火燎的冲到后面的窗户,林文远小心翼翼的从窗台下面爬了过去,然后绕到文婉在屋里看不到的死角偷偷的往里看,这才发现儿媳只是将她父亲的阴茎含到嘴里吃着!可是就这样已经让小丫头激动的满脸都是泪水,更是扣着她自己的骚屄,放声浪叫着。

    林文远知道这小丫头实在是憋的狠了,妻子服侍亲家的时候,偶尔还能上去操一下,可是这几个月过去了,儿媳都只是默默的忍耐,林文远其实已经很佩服她了!

    他自己又何尝不是,虽然现在的他三天两头的打一次飞机,可是这并不能真正的解决欲望,那种没有女人的滋味,很难受!然后就是越自己解决越饥渴!所以他现在也很体谅儿媳,可谓是同病相怜!

    文婉的手指急速的在自己的屄里挖着,粉红的腔肉不断在她手上翻滚,阴蒂也随着她性欲的高涨越变越大,皮肤泛起潮红,脸上布满了辛苦的汗珠。

    淫水,涓涓不断的流淌了出来,顺着文婉的手指不断的流着,小丫头想了想,然后把屁股挪去了父亲头顶,将自己的屄缝对准了父亲的嘴,她想着也许这样能够更加的刺激父亲!

    这一幕同样刺激到了在外面偷看的林文远,他看了看外面,好在别墅的外墙足够高,那自己在这里做点什么,应该不会被人看见,因此偷偷的掏出了自己的阴茎,缩在墙角里套弄着。

    突然文婉大叫了一声,抬起了自己的身子,直把个林文远吓的赶紧趴在那,可是等了半天又不见动静,于是大胆的抬起头看着,却发现文婉正转过头去看着父亲,一脸的惊异!

    文婉正玩的高兴,哪知突然感觉自己的屄里多了一个热乎乎的东西,正是这个意外,让她惊呼出了声,那……那是舌头!父亲的舌头!父亲他……他醒了?

    又是惊喜,又是惊吓,文婉不知道万一父亲真的醒了自己要如何面对他,连忙扭过头去看去,却发现父亲还是闭着眼,一动不动!

    文婉顿时感觉到无比失望,那父亲伸舌头舔屄,应该是他的本能反应!又感到无比庆幸,不用担心父亲醒来不好交代了!最后感到无比高兴,毕竟父亲已经能够伸出舌头舔屄了,虽然那个舌头还不够灵活,也无法深入她的屄里探索,可是她已经满足了!

    “爸!”文婉激动的叫喊着,开始了在父亲身上的疯狂挺动!

    林文远看到儿媳那诡异的动作,有些不解,张目仔细看去,才发现儿媳前后挺动的骚屄中,似乎若隐若现一截舌尖!心里同样震惊,难道!难道亲家公现在都能够伸舌头了!惊喜同样充满了他的胸膛!

    憋了很久的文婉并没有忍得住多久,高潮就要猛烈的喷发了,文婉坏笑着掰开父亲的嘴,对准那个还伸在外面的舌头,尿了!与此同时,林文远在外面也射在了墙角!

    小丫头鼻子突然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这不是父亲精液的味道,这是公公的!这丝气味是顺着窗户飘过来的,小丫头连忙慌乱的站起身站在窗口往外看去,却发现公公正蹲在那里尴尬的看着自己!

    啊的一声,小丫头护着自己赤裸的胸部,没管自己的双腿间还在汁水淋漓的往外躺着淫液,飞速冲到自己的房间里,还锁上了房门。

    林文远也吓坏了,他没想到自己最后还是被发现了,只能说儿媳的感觉实在是太灵敏了些,最后儿媳的惊吓,让他感觉到有一丝不妙,连裤子也没来得及穿,赶紧奔回家里,发现儿媳果然锁上了房门!

    他唯恐儿媳在里面想不开,在外面使劲的敲门,可是没见到她有一丝回应,心中充满了恐惧,下定决心猛的一脚将门踹开,发现她果然正拿了一把剪刀准备往自己肚子上捅去,这可把他吓了个魂飞魄散,一个飞踹,将她手上的剪刀踢开,林文远搂紧了她,不敢放手!

    “爸!你不要拦着我!你让我去死吧!我实在是没脸面对你们了!我辜负了你们的期望!我对不起林峰!爸!”文婉挣扎着哭道。

    “闭嘴!说什么傻话呢!你没有对不起我们,更没有对不起林峰,像你这样孝顺的姑娘,林峰能娶到你是他一辈子的福气!咱们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爸的苏醒,我们不会介意,林峰更不会介意!傻孩子!别说那傻话了!”

    “爸!可是!可是我败坏了我们家的门风啊!你……你真的不怪我吗?”

    “呸!我们家有个屁的门风!你要是败坏门风,那老头子我在外面看着你的样子手淫算什么,也是败坏门风?还是为老不尊?那我岂不是也要陪你去死了?”

    听公公说的好笑,文婉哧的一声笑了出来,她只是惊急攻心,一时想不开,并不是真的去寻死,现在冷静下来,想到林峰就算知道自己做了这些事也不会怪罪她,顿时一阵后怕袭上胸膛。

    这还好没死成,要是真自残了,那才是对不起林峰,对不起父母了!心中小小的嘘了一口气,轻松了许多。

    “爸!我……我不自杀了……你……你别搂的我那么紧了!”文婉轻声的说道。

    这时候两个人才发现各自的状态,实在是尴尬无比,文婉刚才就把自己脱光光只剩个内裤,而林文远更是下身赤条条,只穿着一件T恤,而且这其他的念头一去,暧昧的念头却不住的兴起,被儿媳那巨大的胸脯顶在自己胸口上,林文远勃起了!

    “爸!”文婉害羞的低声呻吟着,脸颊通红,却双手搂紧了公公的虎背熊腰,拿自己的胸口蹭着他的胸肌!小丫头又动情了,刚才虽然在父亲身上高潮了,可是被公公的男性气息一熏,久未碰男人的她顿时又有些情动!

    林文远刚想撤开身子,却被儿媳伸出胳膊抱了个结实,毕竟刚刚她还想不开,这个时候如果自己离开,就怕她又做出什么让自己后悔的事来,因此心中默默对儿子说了声对不起,没敢再动弹!

    “咦!爸你不烧了啊!”文婉感受着公公的体温说道。

    “啊?好像是啊!”这时候林文远才想明白,自己哪里是感冒发烧啊,根本就是被憋的好吧!射精了之后,又抱着心里一直惦记的儿媳,那丝欲火消退,因此就没事了!这时候的他,烧也不烧了,头也不晕了,而且精神百倍!

    “都是这个东西闹的吧!”文婉伸手一把抓住公公的阴茎,调笑的说道!

    “嘿嘿!嘿嘿嘿!可能……可能吧!”林文远也有些不好意思,更有些被儿媳抓住命根子的舒爽!被她肉肉的小手抓在那里,确实比自己套弄爽的多了!

    刚射过精的阴茎,还有些残留,沾了文婉一手,可是小丫头一点都没在意,随便就抹在了自己光溜溜的屁股上!然后又伸手捏着公公的阴茎问道“爸!你……你为什么……为什么在外面偷看……不……不进来打断我……我和我父亲……那个!”

    “啊……这个……这个……我……我!”林文远支支吾吾的回答不出来,他总不能告诉儿媳,他就是这么变态吧,他不光是想看儿媳和她父亲做,同样也看妻子和她父亲做,心里更是想着妻子能够和儿子做!

    “哦!我明白了!你……你和林峰一样!我就说为什么林峰那么变态呢!原来……原来都是随你的!”

    “啊?林峰变态?”林文远莫名其妙的问道!

    “是啊!爸!你是不是看见我和我爸做那些事,特别兴奋特别刺激!”文婉激动的问道。

    “嗯……有……有一点!”

    “那就是啊,林峰也是!他每次一玩角色扮演游戏就特别兴奋!什么乱七八糟的事都做了无数回了!而且,他老是让我……让我扮成我妈!而且……而且他扮演成我爸!”

    “啊!…………”儿媳的话同样也让林文远吓了一大跳!原来!原来儿子也跟他一样啊!这可真是儿子遗传老子,老子带坏儿子了!不过这样一来,林文远心里的愧疚就好得多了!那就是说,儿子对他的换妻乱伦计划,应该也能接受!

    这么一想,顿时高兴的都要跳起来了,于是对儿媳问道“林峰……对他妈妈……有幻想吗?”

    “啊……爸!你……你为什么那么问!”文婉感觉手里公公的阴茎突然大跳了几下,知道他这时候肯定被刺激到了,想了想,好像也没必要瞒着公公,反正按照现在的剧情发展,恐怕到时候一家人搞到一起,也是早晚的事,想了想林峰让她经常看的那些小说和A,文婉心里充满了期待!

    “嗯!我……我得问清楚啊……因为在这件事上……你肯定比我了解他,我……我有些想法……需要……需要确认下!”林文远好不容易说出了心里的想法,他害怕儿媳鄙视他!

    。

    “嗯!我知道了!林峰他确实幻想过妈!而且!有件事我得告诉您!我干妈,就是曹丽萍,也跟林峰上过床……而且……而且她在床上扮演的……就是林峰的妈妈……林峰最喜欢跟她一起玩乱伦游戏!”

    “啊!你!你是说林峰在外面还有别的女人!你……你不吃醋吗?”林文远这才算是了解了儿子儿媳到底在X市过的是什么生活,原来儿子早就走在了他前面!而且,而且看样子儿媳对这一切,也都是接受的顺顺利利!那!那他的大计,岂不是已经可以开始实施了?想到这里,林文远更加兴奋了,手也情不自禁的往儿媳的屁股上摸去!

    “爸!你是不是打算那什么?”文婉害羞的低头问道!

    “嗯?那什么是什么?”林文远坏笑着继续捏着儿媳的屁股问道,他怎么会不知道儿媳想要说什么,他只是故意想看看她的羞样罢了。

    “爸!你坏!”忍受着公公在她屁股上捏来捏去的大手,文婉真不知道怎么开口,公公肯定是想把婆婆换给老公,然后他跟自己这样才算心里平衡,可是这个话题未免也太超出禁忌了些!

    “呵呵!爸的打算你肯定都明白!现在爸就问你一句话!你觉得呢?”林文远知道现在应该把事情挑明了,只有这样,才能让互相之间的关系,走的更近一点,也能让淫靡的日子,早一点到来!

    “爸!你真的坏透了!林峰跟你一模一样!你们就是两个大变态!还!还问我这些羞死人的问题!”文婉并没有照着公公的问题回答,反倒是转移了话题“你这么想我不意外,林峰是你儿子那他自然也没问题,可是你问过妈没有!这种事……妈那里你怎么跟她说啊!”

    “呵呵,你妈真正的样子,你不是见识过吗?你忘了她在你爸身上那又骚又浪的样子了?你觉得她都能跟你爸做,那还会在乎跟儿子做吗?都是乱伦,没有什么不同的!而且你妈以前有一次,说漏了嘴,哈哈哈,想起我就想笑了!估计那时候,她就在幻想峰儿的大鸡巴了!”

    “啊!爸!你……你怎么知道……!”文婉吓坏了,支支吾吾的问道。

    “哈哈哈!别害怕!别害怕!其实你那天在外面偷看的时候,我也在窗户外面,只不过那天是晚上,你发现不了我罢了!”

    文婉真的羞死了,原来那天自己在外面手淫和婆婆在屋里那些事,都被公公知道了!于是她接着问道“爸……那……那你知道婆婆……你……你生不生气!”

    “哈哈哈!我生什么气啊!你还记得你们相亲的那一天,为什么我们几个人异常尴尬吗?而且八竿子打不着的我们几个人,又会怎么认识!其实我们和你爸妈之间的关系,原本也就不单纯!我们四个人之间,也在玩换妻游戏!因此你爸和你婆婆,早就搞在一起了!照顾你父亲的主意,也不是林峰出的,而是你妈!

    现在你明白了吧!”

    文婉恍然大悟,这才明白这一切事情的原委,怪不得她总觉得老公让自己的妈妈照顾岳父有点怪,如果他们之间有这层关系,而这一切都是母亲的拜托的话,那就顺理成章了!

    想必是母亲在医院发现了治疗父亲病症的办法,但是又因为要出门,而不得不拜托跟他们有着这种关系的岳父母来照顾父亲,而岳父母,正因为跟父母有着这一层关系在,所以接受的也很顺畅,不然就算是儿子的拜托,也未免有些超出伦理了!

    想通了这一切,文婉心里那丝被公公搂着的怪异,就消失了许多,抬起小脸继续问道“爸!那婆婆是不是并不是因为家里人生病去照顾!而是你告诉婆婆我发现了她和父亲做的事,所以她才躲出去的!”

    “是啊!还不是怕你们两个见面尴尬么,不过她这一走,可把你给坑惨了,这每天服侍你父亲,想必你也忍的比较辛苦吧!林峰也不在,你长时间没男人,才做出今天的事来,爸不怪你,爸都明白的!”

    “爸!”文婉害羞的说不出话来,虽然公公说的都对,可是毕竟那是自己的亲生父亲,而且,做的那些事还被公公看个正着,实在太丢人了些!

    “呵呵,其实我还不是憋得很,今天又是头晕又是发烧的,估计就是没女人闹的,今天射过以后不久立马没事了,可是这毕竟治标不治本,男人属阳,女人属阴,阴阳调和才是正道啊!”

    “那……那爸你赶紧……赶紧让妈回来啊!”文婉听到公公说起这个话题,更是羞的不行!

    “哈哈!干吗要让她回来!你不也是女人么!”林文远一边说,一边伸出大手去捏在儿媳的乳房上,并且偷偷的看她的表情!发现儿媳并没有闪躲,也没有生气,只是羞红了整个脸,知道这就是她默许了,因此放肆的揉捏起来!

    他也实在是想这对美胸想的够久的了,天天见得着吃不着的,不过不得不说,儿媳的这对乳房确实要比妻子的好摸的多!又大又软,捏起来手感简直无敌了!

    虽然比杨晴的小一点,可是儿媳毕竟年轻,一对乳房不光是绵软,更是弹性实足!

    现在虽然是站立在那的,可是一对乳房依旧是那么坚挺,像是两个挺立的大木瓜,而且顶端的两颗小葡萄,比杨晴的要更加鲜艳,那种粉嫩,一看就是少女的颜色!

    “爸!我想跟你说个事!”文婉任由一对美乳在公公手上捏出不同的形状,思前想后,决定还是对公公说出自己心里的想法。

    “你说吧!”林文远也不急着吃掉这只小绵羊,松开了自己的手回道。

    “那个……那个……林峰……林峰他虽然心里有……有乱伦的欲望和想法……可是……可是我们毕竟不知道真正实施的时候……他又是怎么打算的……他虽然对我和我爸那种小暧昧不在意,可是……可是如果我和你真的发生了什么……我……我害怕又会出事……爸!我们……我们还是先征求……征求林峰的意见之后……才真正……真正那什么好不好……在这之前……我一定……一定尽可能的让你过的舒服!”小丫头在说出舒服两个字的时候,已经羞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了,可是还必须得说,毕竟她实在是不想在老公不知情的情况下,和公公发生点什么,那是对他的背叛,但是跟公公小暧昧一下,老公还是没问题的,毕竟自己和父亲的暧昧,老公还是知道那么一点点!

    林文远想了想,儿媳想的确实周到,毕竟这种事,还是要互相之间说通了,才能进行下一步,因此点了点头应了!

    “爸!……以后……以后我……我每天也跟照顾我父亲一样……帮你……帮你弄出来……好不好!”

    “嗯!”林文远激动的点头应了,毕竟这对他来说,已经比以前强了!

    “爸!那……那要不要让妈回来……跟她说清楚啊!”

    “还是算了!好不容易我们两个呆着,她一回来又尴尬了!想做什么都做不成!”林文远肯定的说道!

    “呵呵!坏爸!小心妈知道了生气!”

    “哈哈!你不说,我不说,她也不会知道!”林文远搂着儿媳高兴的说道。

    其实文婉也不希望婆婆回来,毕竟婆婆一回来,再怎么样也不如两个人在着舒服!想要做什么,都不用顾忌别人的眼光!

    所有的事,忽然就这么顺利的解决了,这个家庭融合在一起的障碍,就这么通过一系列的巧合,消失的无影无踪,不管是因为感情,还是欲望,至少他们彼此之间,隔阂不再!

    林文远搂着儿媳赤裸的身体,感受着她胸前的饱满,欲望尽起!文婉也是情动如斯,握着公公勃起的阴茎,喘着大气!

    文婉因为情动,乳头在公公的手心里高高的翘起,林文远同样用手掌摩擦着儿媳的乳头,两个人之间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了!眼看就要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林文远坚定意志一把推开文婉,说“不……我们还不能……不能这样!”

    文婉躺在床上,媚眼如丝,娇喘着说“嗯……嗯……爸……你……你先出去……我……我穿衣服!”

    林文远点点头,走出门将自己丢在窗台下的裤子外套都捡了回来,儿媳已经穿着整齐的在文如海房间里收拾着了,林文远并没有穿衣服,就这么径直走到儿媳屁股后面,用自己硬挺的阴茎顶了上去!

    “嗯!”文婉回头妩媚的看了一下公公,主动蹭了蹭屁股!用自己的翘臀夹紧了公公的鸡巴,让他的棒体深入自己的臀沟。

    林文远感受着儿媳屁股里的柔嫩,这种感觉跟平时又不一样,以前最多只是顶一顶,今天却能够深入儿媳的屁股沟,这种爽,也就只比操进屄里差一点了!

    他就这么抱着儿媳的屁股,看她给文如海收拾,文婉也乐得如此!翁媳两的关系,经过今天这一番折腾,越发的亲近了些。

    文婉收拾完父亲,回头抱着公公就是一阵热吻,林文远也激烈回应着,在他心里,只要没有插进去,都不算背叛妻子和儿子,只是他现在心里不由更加期待着,儿子能够早日回来!

    文婉也知道这个时候需要点到为止,毕竟不能给公公留下自己淫荡无比的印象,虽然以后肯定会是如此,可是女人的矜持让她不能向前迈进一步,就算丈夫允许也不可以!

    入夜的时候,早已等待了一天林文远又悄悄的走到儿媳的门口,这是两个人晚间的约定,只是这一次,等待在这里的不再是那个熟睡的儿媳!

    文婉酥胸半露,倚在床头看着偷偷摸摸走过来的公公,一时笑出了声,看着在门口尴尬摸头的他,挺直了身体招了招手!“爸!你还在那发呆干什么!还不赶紧进来!”

    林文远呵呵着走进房间,掀开儿媳的被窝,发现被子里的她也就只穿了一个丝质小内裤而已,胸口的吊带更是只到肚脐眼,把她妖娆的腰部显露了出来!

    文婉稍微的蜷起腿,让公公能够进来,林文远自然明白儿媳的意思,只是他却不打算急着进去,反而扑在儿媳的小腿上,抱着它啃了起来!顺着那完美的曲线,一路舔到了她的脚趾!

    “爸啊!痒!”文婉一边呵呵笑着,一边躲开公公使坏的手和嘴,只是这一挣扎,原本在肚脐眼的吊带更是挤压到了胸口,因此林文远抬头望去,儿媳那巍峨的双峰,又映入了他的眼帘!

    尽管下午才看过,才摸过,可是林文远还是觉得不够,能够多看一眼都是好的,而且这种遮遮掩掩的感觉,更能刺激人的观感,因此林文远现在很爽!从来没这么爽过!

    闹了半天,总算是爬上了床,文婉靠着公公强壮的胸膛,一时浮想联翩!

    “也不知道老公现在过的怎么样了?跟干妈和母亲去到那么远的地方,也不知道他有没有背着母亲和干妈做些什么事出来,更不知道母亲有没有跟那个色鬼老公发生了点什么,那可是他一直想要的,这也两个人无数次角色扮演中发生过的!”

    思来想去,顿时对自己现在的所作所为感觉好了许多,于是更加靠近公公的身体了,再将自己那对大胸,在公公身上蹭来蹭去!

    “好儿媳!你……你不是说要让……让我舒服么!能不能……能不能现在就来一次?”林文远看着儿媳恳求道。

    “爸!你不是下午才射过吗?”文婉害羞的回道。

    “那……那一次……没解决啊……我觉得……身体又热了!”

    文婉确实感觉到了公公身体的火热,只是不知道这回他是病了,还是被欲望刺激的!突然脑海里转过一个念头,给父亲服务是服务,那给公公服务一样也是服务啊!

    她怎会知道,这原本就是林文远的计划!林文远并不知道他的设想已经成功进入儿媳的脑海,他现在哪里还想的了那么多,眼看着儿媳将自己的内裤脱下,眼看儿媳将她的吊带衫也脱掉,再眼看着她将自己的鸡巴放在她那丰腴的胸部中间,林文远的大脑已经一片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