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其他小说 > 手转星移(重修版) > 【手转星移(重修版)】(40)
    【手转星移】重修版放飞的性感作者:rking219-5-13字数:1581四十、放飞的性感新片的发布会顺利而热烈,话题性非常强大,李冠雄相当满意。明天,势将成为媒体和公众关注的焦点。

    心情不错的李冠雄一回家,又看到安澜正拿着一堆五颜六色的衣服比来比去,问道:“怎么样?准备得差不多了吗?阿根那小兔崽子看来啥都没干,全靠你在安排?日期定了没有?”

    “五月二十七日,日子刚刚定了。农历四月廿三,黄道吉日,宜嫁娶。现在已经十号了,还有半个来月的时间。”安澜向李冠雄汇报婚礼筹备情况,“就这么一个弟弟,我不帮他谁帮他?”

    “他妈的,便宜了那小兔崽子,白白娶了一个嫩得拧出水的美少女,还附送一个半老徐娘!”李冠雄笑道,“我跟杨丹那小妞莫名其妙就成亲戚了,操!”

    “起码,以后杨丹肯定能和我们同一阵线。”安澜心不在焉地说,“你对她好一点,让她帮咱们看管着那几个女人,也不错。”

    “哈哈!我就是这么想的!前几天已经找她聊过了。”李冠雄打个响指,“就怕那小妞不够圆滑,别的女人不肯跟她太过接近。”

    “要安插奸细你以为这么简单呀?”安澜笑道,“我找时间再跟她好好聊一聊,看看她到底是怎么想的。搞不好杨丹还在恨我们呢,别想得太高兴!”

    “她敢?”李冠雄哼一声,“已经对她够好了!我已经交代下去,现在丹璐的歌完全交给她主唱,风头全给她!你可以跟她说,只要她能够配合,我很快会让她的地位跟凌云婷平起平坐!这几天已经没让她出去卖了,以后除非有必要,能给她的自由尽量给她!”

    “这地位比凌云婷高多了呀!凌云婷想不去卖你同意吗?”安澜笑道,“不过我觉得你甜头慢慢给比较好,你现在这样岂不是等于把底牌全掀了?以后还拿什么收买她?”

    “嘿嘿!”李冠雄道,“杨丹那小妞有股倔气,你难道觉得她能一下子就完全听话?一定会犯错的,犯一次罚一点,打压几次之后……”

    “想玩手段是吗?你手段的优点是快准狠,玩心机嘛……”安澜摇了摇头,“把控不好就玩脱了。杨丹我不太了解,不过,你现在是要控制人心,可不能象玩弄林昭娴那样随意拿捏,反正她都在你股掌之上。”

    “不信我?”李冠雄捏捏安澜的脸,“走着瞧!杨丹就一个小妞,我要她圆就圆扁就扁,还能飞走了不成!”

    ***********************************乐静婵面色古怪地望着镜中的自己,露背的深礼服一直开到肚脐上,高高隆起的一对乳球露出了一半,身子轻轻摆动一下,胸前突突乱晃,好象随时便要挣脱束缚似的。自出道以来,她从来都把自己包着严严实实的,即使用了小一号的胸罩,也难掩她胸前的巨大,那已经令曾经的她羞愧莫名了。可现在,是她第一次在人前展现性感!她将饰演的,不再是武艺高强的女侠或者女警,而是一朵穿梭在男人堆里、还偶尔玩玩一夜情的高级交际花!

    乐静婵知道周围的工作人员都在注视着自己,他们没有见过这样的乐静婵。

    不远处,连林昭娴看自己的眼光,都那么的不可思议。

    “林小姐,我穿成这样……”乐静婵有点尴尬。

    “乐小姐身材真好!”林昭娴微笑着敷衍。此刻,她自己也浑身不舒服。身上这套旗袍,看上去倒也雍容华贵,跟她以往的装束似乎没什么不同。但是,出奇的紧。胸罩下托的钢圈还比平常的要高那么三两公分,勒着她的乳房向前突出,封在完全贴身的旗袍里,她本来就颇为丰满的胸感觉上好象比以前大上一倍,就象在夸张地卖弄她的性感。

    但看到乐静婵的造型,林昭娴觉得自己似乎也没什么好抱怨的了。这次,她饰演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阔太太,眼看着老公在外面一直沾花惹草,决心用自己的成熟性感来和“狐狸精”们战斗。

    乐静婵试着走了一下台步,本就身材高挑的她穿着一双五厘米鞋跟的高跟鞋,屁股一扭一扭,胸前一对巨乳因为没有胸罩的束缚,随着她晃晃悠悠的步伐,突突跳动着,露在外面的半只乳球仿佛随时会挣脱礼服的遮掩,弹跳出来似的。

    “好别扭……”乐静婵皱着眉头,跳动着的乳房摩擦着自己的衣服,尤其是那两颗小奶头,好象就一直被礼服接缝处那个小衣结挑逗着一般,磨得身体酥软酥软的,时不时一阵激灵,不由夹了夹大腿。

    “下次起码得贴上乳贴……”乐静婵咬着牙考虑着,双腿紧夹在一起,走起台步来更是别扭……身体别过来扭过去。

    看着乐静婵浑身不自在的样子,林昭娴下意识地托了托胸部。她虽然穿着不象乐静婵那么清凉,但胸部也被勒着有点喘不过气。这身造型,无论怎么看,都好象在突出她胸前高耸,把人第一眼的注意力吸引到她的乳峰上。

    林昭娴站了起来,被勒得有点紧的后背挺得直直的,微向后仰,胸部显得上翘,夸张地向外隆起。托住乳房的受力点在乳房根部,突出在外面的部分好象有点不受拘束,随着身体的摆动,荡来荡去乱跳着。

    林昭娴真的感到害羞,这根本就是在人前展示胸部的弹性嘛!一边的乐静婵走了几步,捂着胸部坐了下来,跟她对视一眼,两个女人都脸微微一红,尴尬地苦笑着,摇了摇头。

    “我真没穿过这么暴露的衣服……”乐静婵掩饰着说。

    “这……真是太丢人了……”林昭娴附和。

    “尽量适应吧……”乐静婵无奈地说,“拍戏嘛,对不?”给自己找了个借口。要是在以前,穿成这样?她就不拍了!

    “嗯……”林昭娴默然。那还能怎么样?看乐静婵的样子,对比她以往的形象,八九不离十,这位武打女明星也一定已经屈服在李冠雄的淫威之下了。林昭娴心中不由泛起同病相怜的感觉,又瞄了乐静婵一眼。

    “他们对待她,恐怕比对待我还狠……”林昭娴暗想着。看着乐静婵眼中的神情,貌似是对这些坦然接受?林昭娴总觉得不是这样,她似乎捕捉到乐静婵眼里明明透露出的不甘……但甘与不甘,又如何呢?她林昭娴自己,又何尝甘心?明明已经努力摆好心态,去做那些羞耻的事情了,但就因为发布会一句无意的解释,就要接受惩罚?

    回想起昨晚的情状,林昭娴心有余悸。有生之年,她第一次被剥光衣服绑吊起来,在皮鞭的抽打中尖叫,在肉棒的抽插中哭泣。

    当丁尚方拿着一根多股皮鞭,一手持柄一手握着鞭梢,绕着她赤裸的胴体打量时,她就开始颤抖了。当她高翘着的浑圆屁股被首先鞭打时,她已经疼得浑身战抖。但那皮鞭,随后打在她乳房上,打在她被迫分开的阴部上,照着她身体最柔弱最敏感的部位,大力地抽打。林昭娴不敢再回想那种感觉,她只知道自己一直在尖声惨叫着,涕泪横流,身体火辣辣的,仿佛肌肤都已经不属于自己。

    。

    而丁尚方却告诉她,他下手算很轻的,已经控制着不让她身上留下明显伤痕。

    那下手重该怎么样?林昭娴不敢想下去。她轻抚着手臂,昨晚被捆绑和鞭打留下的痛感还在,虽然已经不是很强烈了,但身子一动起来还是不太舒展。尤其是昨晚被重重打了好几下的阴部,到现在还是时不时炙痛几下,害她时不时身体还会因此轻抖几下,只好紧夹着大腿,被轮奸了几个小时的肉洞中仍然又酸又痛,感觉非常怪异。

    “只好一律都听他们的吧……”林昭娴突然感到自己之前还在辩白《风尘劫》是“严肃的文艺片”的想法,实在太天真太可笑了。文什么艺呢?无论拍成什么、宣传成什么,横竖都是他们赚钱的噱头!就象现在这部《都市丽人行》一样,什么情感文艺片?见鬼去吧!让自己和乐静婵摆出这样的造型,不就摆明要用她们的身体做噱头吗?

    想通了这一节,林昭娴也就释然了。工作而已,工作而已啊!顾忌什么自己的形象和前途?还有什么好顾忌的?顾忌得了吗?

    镁光灯闪耀着,林昭娴在于灯光下摆出各种造型,完成了影片的定妆照。自己的造型,虽然胸前突出的比例太过失调,但好歹形象上还是个端庄的贵夫人。

    看着乐静婵那些大胆奔放、充满性暗示意味的造型,林昭娴轻叹一口气。要是把角色换过来,林昭娴也想象不出如果自己穿得那么暴露的话,还能不能在镜头前表演出那么多挑逗性的浪笑表情。

    “都是为了衬托凌云婷而已……”林昭娴无奈地为自己做了明确的定位。定妆照中的凌云婷,一如既往的清纯美丽,一直露着可爱的笑容。很明显,她将抢走这部影片的所有风头,而她林昭娴和乐静婵,任务就是甩着大奶子,用以衬托凌云婷的纯真和尊贵。

    完成了自己部分的拍摄之后,林昭娴立刻逃离了现场。那不是属于她的舞台,在这个时刻,她突然感觉耻辱。换到半年前,谁能想象得到,至尊歌后会卖弄着身体的性感,来给歌坛新秀做陪衬呢?

    林昭娴赶赴另一个片场。那边,《风尘劫》的拍摄将于今天杀青,就等她这位女主角的最后一场戏了。

    虽然那也是留给自己无尽噩梦的影片,但无论如何,那是属于她,是属于林昭娴自己的。

    ***********************************“本周排行榜冠军歌曲是……”电视中传来主持人高吭的声音,“《天籁留声》!凌云婷!”

    “恭喜凌小姐,又拿下一首冠军歌!”坐在沙发上的男人笑笑地鼓一下掌,然后按住胯下女孩的脑袋,将肉棒深深捅进她的食道。

    “遥遥星空绵绵无尽,朗月映水浮光跃金……”电视中播放起《天籁留声》的,凌云婷穿着端庄的白色礼服,一副纯洁清冷样子,抱膝坐在夜晚的湖边,仰望星空低唱着。而现在的凌云婷,一丝不挂地跪伏在一个两百斤胖子的胯下,被他顶入喉咙的肉棒涨得粉脸通红,嗬嗬连声。

    “呜呜呜……”耳旁传来的是自己的歌声,可是凌云婷却充耳不闻了,她已经被呛得头脑发晕,双手无力地拍打着胖子的大腿,喉咙急剧地蠕动着,拼命地寻找着哪怕一丝丝的喘息空间。

    “凌小姐的喉咙里在动呢!”胖子呵呵笑着,肉棒舒服之极,“玉女歌星的喉咙就是不一样,不仅唱歌甜,含鸡巴更爽!”

    凌云婷双眼已经开始翻白了,插入她喉咙里的肉棒坚硬似铁,还在不停地磨着捣着,刺激着她扁桃体,强烈的呕吐感溢满咽喉。可连呼吸都做不到的女歌星,却只能痛苦地挤出“嗬嗬”的声音,听任对方肆意摧残自己唱出动人歌声的部位。

    “呼……”胖子也发觉凌云婷的似乎有点脱力了,肉棒恋恋不舍地抽了出来,大大喘一口气。而凌云婷即刻瘫软在地上,伏在那儿急咳着,从喉中、鼻孔中喷出冒着泡泡的黏液,糊满了她美丽的脸蛋。

    “再来再来!凌小姐的小嘴真是销魂!”胖子待凌云婷缓过一口气,双手扳过她的脑袋,不管她脸上满是污物,肉棒对着迷人的小嘴再一次插入。

    “是否,匆匆留下千秋足印?是否,记录世间一笑一颦……”电视上继续传来飘逸的歌声,而唱出这歌声的美丽少女那喉咙,又一次被男人的肉棒占据。

    凌云婷可怜兮兮的眼神向上望着淫玩着她的男人,努力放松着喉咙,吮吸着肉棒。《天籁留声》上榜四周了,终于攀上了榜首,超过了她的预期。她的努力终于不仅得到业界人士的一致称许,也最终得到广大歌迷的认可!这本来是一个狂欢的时刻,可她却只好屈辱地在出卖着自己的肉体。

    近段时间,她卖身的频率太高了,每周至少三四次。凌云婷感觉自己的身体正在被透支,她歌影两头的工作已经忙不过来,再加入拍广告啊、宣传啊、演出啊,本来就已经没有什么休息时间了,可即使是这样,仍然被见缝插针地安排了这么多次的卖淫!

    李冠雄的资金太紧了,凌云婷知道不仅是她,丹璐少女还有乐姐姐,也在频繁地向付了钱的富豪们奉献着肉体。有时候,凌云婷甚至很好奇自己卖身一夜的身价是多少?可惜现在这个是秘密,李冠雄并不打算向这些贱货们公开。

    “看着我!让我看看你这漂亮的小嘴含着我的鸡巴的样子。”胖子捧着凌云婷的脸,那幽怨的眼神正乖乖地望向自己,脑袋轻转着,小嘴含着鸡巴努力吸吮的样子,真是可爱极了。胖子用手抹去她鼻子上的污物,刚刚因为剧咳而变得潮红的脸颊和鼻梁,那眼角流转的几滴泪花,给她美丽的脸蛋添上一份凄美。

    胖子的肉棒更硬了,占有凌云婷喉咙欲望无比高涨。想象着这张令万千歌迷疯狂的小嘴被自己的鸡巴塞满,就已经令人兴奋得要射了,何况是正真实地发生着……胖子紧紧按住凌云婷的头,肉棒再一次挺入她的喉咙,他很真切地感受到自己的龟头已经侵入一条正急剧蠕动的肉管里,那是唱出了太多甜美歌曲的咽喉!

    太舒服了,玉女歌星的喉咙已经完全被自己的肉棒占有了,成为自己泄欲的玩具。

    胖子越想越兴奋,笑咪咪地看着玉女歌星狼狈的表情,她的脸已经完全贴到自己乱糟糟的下身,肉棒已经完全进入她的嘴里。她圆溜溜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象个女奴般地望着自己。她眼角的泪珠更多了,鼻孔急促地收缩着,五官开始向中间聚集……胖子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龟头正被女歌星的食管剧烈地按摩着。

    凌云婷又是快窒息了,双手无力地拍着胖子的肚子,身子开始痛苦地扭动着,喉中“嗬嗬”乱叫。

    胖子兴奋地看着她挣扎,直到看她实在受不了,才猛地一下把肉棒抽出,带出一片黏乎乎的透明液质,抹到她的乳房上。

    。

    凌云婷粉脸涨得通红,开始痛苦地猛咳,几乎把胃酸都咳出来了,伏在地上揉着胸脯。过了好一阵,才缓了一口气,可怜兮兮地抬头对着胖子说:“陈老板,不要折磨我的喉咙了好吗?我一会儿还得上台唱歌……”

    胖子一手抓着她的头发,一手摸着她满面污渍的俏脸,说道:“我还真没玩够你的喉咙呢……”三根手指抹抹她的嘴唇,伸入她的口中。

    “呜呜……”凌云婷狼狈地仰着头,努力张开嘴,让胖子的手指一直伸到自己嗓子眼,痛苦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好柔软啊!”胖子说,“凌小姐不知道吃饭了没有?我很喜欢看美女被我搞到吐呢!”把凌云婷的头扳得完全仰起,三根手指完全介入她的食管。

    “呕……呕……”凌云婷这次完全忍受不住了。今天忙到傍晚还没吃饭就得来服侍这个死胖子,进来之前就喝了一杯牛奶垫垫肚子,打算一会赶去演出的路上再随便吃点啥。这下牛奶白喝了,奶白色的液体随着她的一阵猛咳,从喉中倒涌而出,从嘴巴、从鼻孔喷出,喷得自己通身都是。

    看着玉女歌星被自己摧残得可怜兮兮的悲惨样子,胖子感觉自己仿佛掌控了天地,满足感井喷,终于暂时放过她的喉咙。于是凌云婷擦了把脸,胡乱抹一下身子,开始了她的舌头奉侍。

    无论如何,有泪也要咽下去。就算更大的折磨凌云婷也经受过了,此刻只能屈辱地服侍好这个死胖子,争取能尽快脱身。

    “陈老板,今天只能陪您三个小时喔……你花的几百万不会有一分钟浪费的喔!”凌云婷一边舔着他的卵蛋,一边腆着脸试探着说,“是想先上,可以多做一两次,还是让我慢慢侍候您呢?”

    “哪有几百万?就一百万!”胖子摸着她的头说,“最近李老板打折大甩卖,你还不知道吗?哈哈!”

    “大甩卖?”凌云婷脸上一红。想到自己被当成贱卖货物随意挂价,心中又是一恨,嘴唇沿着棒身吻过来,按惯例在龟头上亲了一下,舌头撩几撩,才轻轻含进口里。

    “先干一炮再说吧……”胖子想了想,说。双手按住凌云婷脑袋,又捅了一下深喉,将她身子推倒在地。

    “摆好姿势,求我干你。”他说。

    凌云婷屈起双膝,按照卖淫准则,两腿弯成字型,双手抱着大腿,把阴部朝向胖子,头稍稍上仰,眼睛对着胖子,柔声说:“陈老板,请来干我吧……”

    “真是个骚货!”看到凌云婷那清纯可爱的脸蛋露出淫贱的表情,还听话地摆出一副待操的贱样,胖子兴奋地啐了一声,压到凌云婷身上,肉棒在她下体捣弄几下,找到桃源口,慢慢地捅入。

    “哦哦!好大……”凌云婷适时呻吟着,屁股轻扭,迎合着胖子的动作。

    “真是个小妖精……”胖子肉棒深深插入凌云婷的肉洞里,一手摸着她有点烫热的脸蛋,还用手指拨弄着她的嘴唇。占有这个迷倒万千男性的玉女明星了,这么漂亮的女孩原来在床上也可以这么淫荡,他肉棒似乎被一下一下吸吮着,爽得不敢乱动,生怕马上就泄了出来。

    凌云婷伸出舌头,舔舔唇边的手指,双唇微张,含住手指轻轻吸着,迷离的眼神一直对着胖子的脸,呻吟道:“干我……陈老板……用力干我……”

    “我操!”胖子对视着那妩媚的眼睛,被她甜腻的声音一撩,身体不由一酥,肉棒不自主地猛抖几下,暗叫不好,如潮快感汹涌而上,一泄如注了。

    “真受不了你这小妖精……”胖子喘着气,一边发射着,一边还感受那温湿的肉洞还在不停地收缩着,直至把他最后一滴精液挤光。

    “呼……”胖子继续喘着气,软下来的家伙带着白色的液浆,离开了凌云婷的阴户。训练有素的玉女明星马上跪起来,扶着阳具亲吻着,然后含着口里,品尝着精液和自己爱液的味道。在她的胯下,直起身之后的肉洞里,倒流而出的精液在大腿上滚出一条直线,滴到地面上。

    “把这些都舔干净!”胖子把凌云婷的头按到地面上,说。

    “是……”凌云婷吞一下口水,翘起屁股,慢慢伸出舌头,舔吸着地上那些从自己阴道里流出的精液。

    “真象一只可爱的小母狗……”胖子抚摸着她的头发,看着清纯的玉女舔弄地面的样子,征服的快感不可阻挡地澎湃而来。等凌云婷把地上舔着光亮了,又用手挖着她的阴户,一次次把沾满液浆的手指塞进她的嘴里,让她吮吸着吞下去。

    “为什么总是这样变态的家伙……”凌云婷心中暗骂,脸上一副乖巧可爱的样子,吞完涂抹进口中的污秽物事后,还张大嘴巴,让胖子的手指来检查自己已经“完成”的任务。

    “真可爱!”胖子算是满意了,李冠雄调教出来的女孩,果然没有令人失望,既漂亮又听话,连这种名成利就的大明星,也可以任由他肆意凌辱摆弄。回身躺到沙发上养精蓄锐,却把一双臭脚伸到凌云婷面前,让她用自己香甜的小嘴,吮吸着自己的脚趾。

    凌云婷默默忍受着一切,舌头仔细舔着他臭哄哄的脚趾,清理着他的趾缝。

    就算被甩卖了,就算被贱卖了,但该怎么做,凌云婷还是不能怠慢。她找到了并肩作战的伙伴,依稀看到了脱离苦海的曙光,她已经做好了殊死一搏的任何准备,她绝对不会让自己在这个时刻掉链子。

    胖子的性能力并不强,但玩弄凌云婷的欲望却不弱。玉女歌星的嘴唇和舌头,在他的命令下,舔遍了他全身,深入到每个角落和缝隙,让凌云婷尝遍了他身体上下的各种体味……“陈老板,你洗澡时把汗渍洗干净,就不会痒了呀……”凌云婷委婉地抱怨一声。轻皱着眉,在胖子肚皮上的两层赘肉中舔着,用舌头帮他因污垢堆积而皮肤有点过敏的红斑上挠着痒。

    “这个应该不会传染吧……”凌云婷祈祷着。

    “嗯……舒服……”胖子似乎没听出她的抱怨,一边接受着她的舌头侍奉,一边用手抚摸着她的玉体。

    凌云婷的腮帮子都已经酸麻不已了,但她的嘴却没法停得下来。就连胖子最后第二次在奸淫她的时候,手指还一直在玩弄着她的舌头、挖着她的喉咙。

    凌云婷是自己捧着下巴上的车,东西也不想吃了。在去演出的这段路上,她必须让自己的嘴巴得到完全的休息。

    。

    “这家酒楼,从今天起就交给你了!”安澜携着阿根走出酒楼。

    “可是……”阿根挠着头,“我又不会管理。不如姐姐还是替我看着吧?钱给我就行。”

    “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没出息!”安澜瞪了弟弟一眼,“你就要成家了,还能整天向姐姐伸手要钱?”

    “我是真不懂……”阿根说道,“被那个郑经理骗了怎么办?”

    “不懂你就不打算学了是吗?”安澜气不打一处来,“我都帮你安排得妥妥帖帖,产业双手交到你手里,你连接一下手都做不到?又不是让你亲自来管理酒楼,你就看一下、收收帐就行了。郑经理跟了我那么久,应该不会搞鬼。”

    “喔……”阿根犹豫着应了一声。

    “郑经理有事会跟你商量,你实在不行再来问我!自己用点心思,学学怎么经营酒楼!很难为你吗?”安澜道,“我先教你一点吧:跟郑经理好好聊,对他好一点,有好处记得他的份,千万不要待薄他。其余的事情就都先交给他。”

    “我试试吧……”阿根无奈,只好答应下来再说,“到时候实在不行,你得帮我哦!”

    “唉!”安澜也拿这个实在烂泥扶不上墙的弟弟没办法,沉吟道,“你那小媳妇,虽然只是个高中生,不过听说学习成绩很好,应该挺聪明。要是你信得过她,也可以考虑让她来帮忙看着……”

    “她?”阿根哼了一声,“那小骚货懂个屁!除了叫床就会哭!”虽然在姐姐面前象个废物,但在杨彤面前,他可是难得地一直扮演强者的角色。让他在杨彤面前认怂,阿根一想就浑身不舒服。

    “那女孩机灵得很呢!”安澜白了弟弟一眼,“都被你欺负成什么样了,心里却还明白着呢!姐姐教你啊,她这时候嫁给你是有些不情不愿,但你要一辈子吃定她呢,就总得给她点甜头,起码得让她觉得嫁你没嫁错,懂不?”

    “那怎么样?吃好穿好难道还少得了她的?”阿根不解。

    “我都被你气死!”安澜道,“你是娶老婆,不是找情人!你要当她是小情人玩玩而已,床上满足你就行,那当我没说过!”

    “我是想拿她当小情人,是你要我娶她的喔……”阿根嘟嘟嘴。

    “那你还不愿意啦?”安澜瞪了他一眼。

    “那也不会不愿意。一娶过来那小骚货就完全是我的人了!”阿根咧嘴笑道,“我只是不明白你为什么想出这么个主意来?”

    “不然那怎么办?”安澜怒道,“你当雄哥的话在放屁,都说了不许搞那几个女孩的家人,你居然把人家的老妈和妹妹都强奸了,让雄哥的面子往哪搁?要不是我死保着你,换了别人,至少也得打断腿!可如果你娶了杨丹妹妹,那是你们两个自由恋爱,雄哥自然管不着,别人也没法说雄哥的不是……”

    “就是说,你为了老公的面子,把亲弟弟的终身大事这么马马虎虎就定了?”

    阿根有些不乐意。

    “你搞出来的事情,还好意思说!就算雄哥不打断你的腿,那些弟兄们能给你好脸色看?还不是为了你!”安澜顿足道,“还有,你不是挺喜欢那女孩吗?

    这不是遂了你心愿吗?你以为人家很愿意嫁给你?”

    “哼!她们敢?”阿根说,“不过这老婆的样貌身材,我还是很满意的……还娶一送一,贴个丈母娘……”

    “跟你说正经的!”安澜照着他脑壳一敲,“那女孩肚子里已经有了你的孩子,我做姑妈的也想抱小侄子啊!而且,我真希望你结了婚,有个产业看照着,能长进一些……”看着这个不省心的弟弟,心里又是长长地叹一口气。

    ***********************************“今天去哪啦?”丁尚方搂着乐静婵,手伸入她低胸衬衣里面,揉捏着她的巨乳。《都市丽人行》已经开机好些天了,几个女主角整天窝在片场,丁尚方看不到摸不着,早就不能抑制对她们肉体深切的思念。

    “没呀!今天主要拍婷儿和林昭娴,没我什么戏分。放工得早,街上随便逛逛……”乐静婵撒娇道,“人家好久没逛街啦!丁哥不会不许吧?”

    “哪里?”丁尚方笑笑盯着她,“碰到谁了呢?”

    乐静婵瞄了他一眼,心下一紧,笑笑着用手轻抚他的裤裆,说道:“也没碰到谁呀!就是走累了想喝杯咖啡,在咖啡厅里碰到那个刘大律师啦!”暗暗心惊,他们放自己出来,看样子还在监视自己!自己与刘家颖碰面,多半已经被他们发现了,不如自己先坦白。

    “那个贱货律师?哎呀,好象挺久没玩过了。给你一提起,突然想玩她了……”丁尚方干脆将她上衣剥下,爱不释手地把玩着她的两只乳房,“那你们两个大骚货打招呼了没有呢?”

    “轻点喔……”乐静婵乳头上被拧了一下,皱眉强笑道,“是有点不好意思啊,本来不想打招呼的。可一想,躲着她岂不是让大律师看不起?还不如大方一点,先跟她打打招呼呗!果然我一先叫她,她就先脸红啦,哈哈!”

    “接着呢?聊啥了?”丁尚方问。

    “好尴尬呀,能聊啥?”乐静婵道,“我说,刘律师你好啊,这么巧?她说,是啊是啊,真巧。我说,刘律师喝咖啡吗?她说,是啊,你也是啊?我说,对啊,坐下来聊吧……然后我们就坐下来,又聊了一会。”

    丁尚方哈哈大笑:“你们坐着就不尴尬啦?”

    “然后,她就赞我今天很漂亮,我就问她最近有什么大案子啦,她说没有喔……”乐静婵佯恼道,“都怪你们啦,让我们那么羞,还能怎么聊啊?大家都不知道说啥好,勉强坐了一下,就走啦。”事实上,跟刘家颖的偶遇,她们已经悄悄谋划了好几天了。刘家颖告诉乐静婵,欧振堂的系列行动已经开始了,她对旧案的整理也有了新的进展,也跟杜可秀进行过深入的交流和探讨,杜可秀会利用她新闻人的优势尽可能制造舆论影响。而乐静婵这些天卖力勾引丁尚方也有一些收获,比如新影片投入情况、集团资金的紧迫情况、夜总会的运营情况等等,丁尚方跟弟兄们聊天时,信息都一一进入乐静婵耳朵里。总之,刘家颖知道了李冠雄的流动资金已经完全告磬,且开拍新片的启动资金来路不明。

    “阿丁哥把人家都摸湿了……”乐静婵娇嗔道,解着他的裤带,“来嘛,今天想怎么干我呢?”

    丁尚方轻拍一下她的手,啐道:“你这骚货,摸摸奶就浪起来了。不过老子今天想留点力气,不想干你!”

    “哎呦!被哪个小骚货迷上了呢?”乐静婵摆出一副娇媚的样子,说着连自己都恶心的骚话。

    “不告诉你!”丁尚方提着裤子站起来,勾勾乐静婵的下巴,“你老妈正在做十人斩呢!听说今天非要把她的屎操出来不可。你要是实在屄痒,不妨去帮忙分担分担,做个孝顺女儿。一对大奶母女犬,大家都很喜欢呢,哈哈!”偏偏这时候被李冠雄叫去谈生意,参加不了大奶母女犬十人斩大会,实在非常遗憾。

    乐静婵心中一抖,脸上保持着妩媚的笑容,目送着丁尚方走出房间。

    “大奶母女犬”?她多年来,一直在躲避这样的名号。可诸如此类的话,她听得太多了,她胸前的一对巨乳,在他们看来,仿佛只是印证她是贱货母亲生下的贱货女儿的淫荡象征。

    乐静婵真恨不得把自己的这一对巨乳切了下来。可是,她还得继续抖动着令她自己生厌的这对乳房,去帮母亲“分担”……所谓的“分担”,最终变成了乐静婵的独角戏。她充满活动的健美肉体,无疑要比她母亲更有吸引力。本来打算把周碧操出屎来的十个人,把精力几乎都发泄到了乐静婵身上。而来不及被灌肠的乐静婵,屁眼真的被操出了屎来,混着精液和肠液,湿糊糊的都喂到了她母亲的嘴巴里,又迫使可怜的过气女星和她那正被前后双通的女儿亲着嘴。

    母女两人,已经不知道恶心是什么感受了。周碧赤裸着身体,被粗鲁地摸捏着,跪在一旁,亲眼目睹了女儿被十个男人轮奸的全过程。她的作用,除了被摸着玩玩,就只剩下那张早就藏污纳垢的嘴巴,清理着他们奸淫女儿产生的各种污秽物事……被奸到迷离中的乐静婵,一直握着母亲的手。当看到妈妈怜惜地注视她的眼光时,她报以一个坚定的眼神,和一个旁人看起来颇为诡异的笑容。

    周碧轻轻地哼了一声,手掌紧紧捏着女儿的掌心,微微点一点头。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