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其他小说 > 交换游戏 > 【交换戏游戏】(4)
    【交换游戏】(第四章、艰难的第二次交换之准备过程)作者:皇箫219513字数:5995生活彷佛一夜之间回到了原来的日常,熟悉的生活节奏反而给我一种不真实的感觉——明明昨晚还哭得死去活来的,为什么睡一觉醒来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了一样?没搞懂目前是什么情况的我又不敢贸然去触若的霉头,昨晚若那种我从来没见过的悲伤情绪有点吓到我了,至少短时间内我是不敢去刺激若了。

    不过你们都知道,人都是有作死欲望的,更何况像我这种已经尝到一次「甜头」后,你要让我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又回去吃早已吃腻了的「粗茶澹饭」?总感觉浑身不自在的我就连上班时也不时走神,让我老哥们阳都给看出来了,既然提到了阳,那就简单介绍一下吧。

    阳是我的大学同学,和我一样大,今年33了,不过跟我不一样的是人家孩子都上幼儿园了。

    阳比我长得更高一点,也更帅一点,而且会打篮球,至少比我这个宅男爱运动多了。

    大学期间他就比我受欢迎多了,我走的是低调奢华有内涵的路线,他是高端大气上档次,留着一头我一直觉得好看却没敢去理的渣男锡纸烫,配上帅气的外表和阳光的身材,倒是很受女孩子欢迎。

    我俩能成朋友这点就很奇怪,我也不知道我俩到底怎么好起来的,明明也不是一个宿舍,爱好交集也不大,但是莫名其妙就看对眼了,托他的福,我倒是勉强学会了篮球,不过更多的时候只会看看球赛罢了。

    他也因为我而变得对动画漫画之类的感兴趣,不过仅限那种……呃,里番本子那种。

    不过之后发生了一件事让我心里一直埋了根刺。

    大三的时候我喜欢上一女生,叫佳,笑起来很好看,我说过我对笑起来很好看的女生没有抵抗力,现在想来若和佳有三分相似,或许这也是我当初和若一眼就看对眼的原因之一吧。

    佳比我和阳低一级,因为同在学生会工作,我们仨经常碰面,久而久之就熟了,不过我胆子小,一直不敢表白。

    那时候阳挺混的,也挺渣,女朋友一个接一个的换,有时候是他甩人家,有时候是他被人甩,不过他也不怎么当回事,我都不知道他到底是真心喜欢那些女人还是只是玩玩,不过估计是后者居多。

    大四的时候阳真心喜欢上了一个妹子,也追上了,不过没过多久却被甩了,貌似是对方听说了他以前的渣男往事。

    那一回阳是真伤心,拉着我和佳就去喝酒,一瓶一瓶的啤酒直接灌,看得人心疼。

    也就是那天晚上,佳很心疼地对着阳说了一句:「没人要你我要你啊,干嘛这么糟蹋自己身体啊?」那种真心心疼还夹杂着几分爱意的眼神我到现在还记得,不过我当时什么也没说,只是附和着一起安慰了阳两句。

    阳也不是傻的,佳都说的这么明显了,他自然也是懂的,那天晚上他俩就开房去了……当时我的心情有多复杂?我自己都不知道,甚至最纠结的时候差点就想到自杀去了……不过很快就醒悟过来,自己连表白都没,这也不算被绿吧?多大点事,人家看对眼了就让人家在一起呗,反正我也不是非她不可,大不了以后再喜欢个别人呗。

    宅男自古都是博爱的,至少就算暗恋对象被兄弟泡走了,我也还有一堆纸片人老婆能安慰我受伤的心灵,很快就走出了失恋的阴影,虽然第二天开始那俩货就天天凑在一起给我吃狗粮,我还得笑着吐槽让他们别晒我……你妈的,现在想起来都觉得自己贱得慌,怕不是就是那时候留下的绿帽情节的种子。

    再之后,佳就成了阳他孩子他妈。

    后来阳和我还进了同一家公司,我们还经常走动,看着人妻味越来越足的佳我真是又心疼又喜欢,曾经甚至还幻想着和佳偷情自己打飞机……这种情况到了我和若结婚后才好了不少。

    我觉得大部分夫妻都有试图从各种途径来了解对方的情史,我和若也不例外,只不过若是零恋爱经验,毕竟结婚时她都还是处女,而我曾经有个暗恋对象。

    这件事我也没瞒若,毕竟不算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只是嘱咐若别和阳夫妻俩说,怕影响感情。

    结果若就很吃醋,对于感情她格外的小心眼,所以她一向不喜欢和佳来往,顶多在见面的时候不给对方落面子,但也谈不上多有好就是了。

    不知道是恨屋及乌还是啥,若也不喜欢阳,也有可能是阳那天生的阳光气息和若的内向性格天生相克,反正若非常讨厌阳,这件事让我很无奈,只好每次和阳聚会都不带若,但是每次阳又会带佳,最后就弄得我尴尬的不行,他俩跟没事人似的……介绍到此结束,你们或许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

    当然,你们也没想错。

    起因是我刚才和强哥的对话。

    我一开始的打算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毕竟双方都不知根知底,发展成长期换妻对象存在一定的风险,此外,我也怕若真的沦陷进去,这是一种非常矛盾的心理,总的来说,我希望若能够爱上「出轨」这个「行为」,而不是「出轨」的「对象」。

    不过我现在很郁闷,而且无从下手,也没个倾述对象,只好又找上了强哥,跟他说了若现在的情况。

    令我意外的是强哥没有说什么「让我再草一次她就好了」之类的废话,而是沉吟了许久开始给我出谋划策。

    强哥说若现在处于一种很纠结的状态。

    按照我的说法,若一开始的答应只是一种出于气头上加被激将了的结果,所以整个交换过程她大部分时间都处于自责以及后悔的状态,根本没有完全投入到其中,虽然最后享受到了其中的乐趣,但是这种乐趣并不足以盖过她的自责和后悔,所以她现在反而更后反悔了。

    2;≈ap;ap;ap;ap;#xff55;≈ap;ap;ap;ap;#xff12;≈ap;ap;ap;ap;#xff55;≈ap;ap;ap;ap;#xff12;≈ap;ap;ap;ap;#xff55;≈ap;ap;ap;ap;#xffe;≈ap;ap;ap;ap;#xff3;≈ap;ap;ap;ap;#xfff;≈ap;ap;ap;ap;#xffd;。

    若现在的状态突然恢复到正常应该是已经体会到了我的心情,因为她在第一次交换的时候也体会到了那种出轨所带来的与众不同的刺激,虽然心理上不安,但是她的肉体确实感受到了真实的快感,所以她能够理解到我的心情。

    但是她在害怕——害怕自己会沉沦。

    肉体上的快感加上心理上的后悔,催生出来的是对下一次换妻的渴望和害怕,她对于换妻这件行为本身并不排斥,但是她害怕自己会沉迷其中,一旦沉迷,那带来的结果将是毁灭性的,她本能地感觉恐惧,所以不敢让我提出「下一次换妻」。

    也就是说她怕我提出来「下一次」,但是如果我提出来并且能让她同意的话,她是很乐意答应的。

    现在缺的就是「足够让她答应下来的东西」。

    「那是什么呢?」我问道。

    「一个她讨厌的男人,只有她讨厌的男人,她才可以放心自己绝对不会沉沦进去,然后安心地享受换妻的快乐。

    」强哥回道,「这个人显然不会是我,至少若之前对我还挺有好感的。

    」呵呵,若才不会对你有好感呢。

    我酸酸地想,不过若现在的恐惧,不就是在害怕会喜欢上强哥,那么若肯定是对强哥有一点点好感的,至于好感是来自肉体还是心理,那我就不得而知了。

    于是我第一时间想到的对象就是阳和佳了。

    若讨厌阳,而我喜欢佳,还有更合适的对象吗?可现在的问题是,我和若都能接受,阳和佳呢?正在发愁的时候,阳凑了过来:「想什么呢?愁眉苦脸的?」「夫妻生活不和谐。

    」我顺势接道。

    「吵架了?」阳笑嘻嘻的样子还是那么讨打,「多大点事,夫妻吵架,床头吵架床尾和,晚上回去干一炮就什么事没有了。

    」我很想问一句你和佳也是这样的么?不过想了想这个问题好像有点冒失,就没问出口,转而说道:「你别说我,你现在虽然笑着,但是我一眼就能看出来你有心事。

    」阳笑容一僵,果然,我俩好了这么多年,他是真笑假笑我一眼就能看出来。

    「好吧我和佳也吵架了。

    」阳叹气,「我出轨被抓了。

    」「……」这种事果然很有阳的风格,我还真是见怪不怪了,不过阳应该已经很久没有出去泡妞了啊?阳撇了撇嘴:「都老夫老妻了,我早腻了她了,都快三个月没性生活了,上回出差没忍住,和办公室新来的小妞搞上了。

    」那小妞我见过,貌似长得还挺好的,不过人家有男朋友的吧?「就一绿茶婊,看我有钱长得帅,就想甩了男朋友跟我,后来她直接闹到我家里去了……」阳一脸悔不当初的表情,「气得我恨不得揍她一顿,大家都是成年人,玩玩就好,咋还闹到家里去呢?然后佳就气疯了,那绿茶还嘲讽佳年老朱黄,要不是我拦着,佳怕是直接要掏菜刀了。

    」很好,很有佳的风格,当初她就是个大大咧咧的元气少女,这都十几年了,还是这鸟样。

    「然后佳就带着儿子跑回娘家了,我前几天请假跑回去到处求爷爷,告奶奶的求情,道歉道了几十回,儿子跟丈母娘也一起说情,好不容易把佳给叫回来了,现在还在生闷气。

    昨天晚上又吵起来了,她说什么我能出轨她也能,说要找个奸夫,把我也搞火了,跟她拍了桌子,然后她就在那哭……你说这些女人怎么就这么爱折腾?」我知道不是时候,但是我怎么就这么想笑呢?这算不算天赐良机?可我还得好好想想怎么开口……过了几天,我和阳出来吃宵夜喝酒,我又问起他和佳的事。

    2;≈ap;ap;ap;ap;#xff55;≈ap;ap;ap;ap;#xff12;≈ap;ap;ap;ap;#xff55;≈ap;ap;ap;ap;#xff12;≈ap;ap;ap;ap;#xff55;≈ap;ap;ap;ap;#xffe;≈ap;ap;ap;ap;#xff3;≈ap;ap;ap;ap;#xfff;≈ap;ap;ap;ap;#xffd;。

    「还是那样,反正每天就冷嘲热讽的,我又不能跟她呛,到时候她又跑回娘家去,儿子都没人带了,只能忍着了。

    」「你道个歉,说以后再也不犯不就行了?」我说道,不过我知道,阳肯定不会答应的。

    「那不行,那我不得憋死?我现在真的受够这婆娘了,反正对着她是硬不起来了,其实之前我也有过,她估计也知道,不过都是约炮约个一两次,大家好聚好散,她也默认了,毕竟她当初就答应了说不在乎我和其他女人……结果这次闹这么大,她以前攒着的怒气一起爆发了而已。

    」「我说个事,你别笑话我。

    」我突然说道。

    「说呗,我都这样了也没见你笑话我,我还能笑话你啥?」「其实我有一点绿帽情节。

    」「我知道,你不是最喜欢看ntr的本子了么?我也挺喜欢的,那些ntr的看起来就是比纯爱的刺激。

    」阳夹了粒花生米放进嘴里,一副猥琐的表情,「人妻什么的跟别的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

    」「上个星期,我和若去试了下换妻。

    」啪嗒,筷子和花生米一起落在桌子上。

    「卧槽你逗我玩的?」阳不敢置信地看着我,嘛,正常男人大概都会是这个反应吧,幻想一下的事情或许很多男人都有,但是真的付诸行动的绝对少之又少,「你就不怕出事?」「至少我们没出什么事……不过若现在不愿意再和陌生人玩交换了,怕出事。

    」我故意把事情的严重程度说得低了一些。

    「你什么意思?」阳吞了口口水,瞪着我。

    「如果你有兴趣的话……」「这个,这个……我得考虑一下。

    」阳慌乱起来,说实话,他对于换妻这种事情并没有太大的抵触,如果只是纯粹玩一下的话这样还挺刺激的,他本身就不是那种把女人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的,至少拿女人换自己开心这种事情他就干过好几次了。

    问题主要在佳身上,佳会答应这种事情么?想到若的样子,阳觉得真要换的话自己肯定是不吃亏的。

    我知道他在担心什么,便说:「你可以用激将法。

    」「激将法?」「对,我之前就是这样的……佳现在正在气头上的话更加容易成功,她不是说要出轨给你看吗?你顺着她的话头接上换妻,然后继续激她让她气消不了,然后她八成就会答应了……把时间定的近一点,刚好明天周五,后天就是周末了,就定在周末,她就算气消了想反悔也根本没有时间反悔。

    」「我靠你还真说的头头是道,真来啊?」阳想到换妻之后会遇到的场景,也兴奋起来,一旦产生这种念头,那就回不去了。

    正所谓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

    男人都这样,家花不如野花香。

    「我这边反正没问题,你待会回去试试,成了就跟我说一声,我这边好准备。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我回去就试。

    」说完,酒也不喝了,结账走人。

    我轻轻一笑,我何尝又不是在激将呢,佳一直给他脸色看,阳这边也是正在气头上,想要好好整一下佳出气,我巧妙地帮他把怒气转移到了换妻上,让他认为只要换妻就可以惩罚一下佳,同时还能尝到没尝过的若,他不答应才有鬼了。

    等到他冷静下来大概会觉得不对劲,但是他应该也想不到问题在哪吧,只会觉得是自己精虫上脑,更何况就算他冷静下来也只会觉得这是拿已经有些厌倦了的佳换一次没尝过鲜的若,自然也不会再来反悔。

    那么只要静待消息就行了……晚上睡觉前阳回复了一句「成了」。

    「收到。

    」回复完,我躺到了床上,若还没睡。

    「谁啊?」若好奇地问,现在她每天都表现得很正常,可是这种正常才是不正常的表现,毕竟都发生了那种事情,还没有一点反应,那只能说明这件事她牢牢地记在了心里,而且根本不敢去碰。

    「阳。

    」「哎呀都说了少和他来往,天天带你去喝酒,讨厌死了。

    」若娇嗔。

    「我和他约好周末换妻。

    」「……」若一下闭嘴了,不愿意回想起的往事瞬间涌上心头。

    我没理她,关了灯就直接睡了。

    这时候就不能跟她说话,让她自己想通其中的关节然后克服自己去,我只需表现出不容拒绝的霸道就足够了。

    第二天早上若还是若无其事地给我做早餐,不过表情已经不再像之前那样澹定了,看得出来她很纠结。

    她大概也想到我选择阳的原因了,只不过她觉得自己被我看穿了非常不爽,而且觉得这样我会把她当成是荡妇,所以她想拒绝我,通过拒绝来表达自己并没有喜欢上换妻的快感这个「事实」,可是她的内心深处让她装傻,让她答应,让她去换妻……我觉得我现在就像个心理学家,若一点细微的表情变化我都能读出一大堆的东西,然后分析出若的心理活动。

    果然男人都是靠下半身思考的。

    到了公司,阳很兴奋地凑上来说昨晚按我说的做,佳一怒之下就答应了,还说什么要当着他的面和我做个爽,让他想后悔都没地方后悔去。

    哦,看来我高估阳的智商了,这丫的现在还没反应过来这里面有哪里不对劲。

    不过事情发生得如此顺利,我还是很开心的,原本以为已经没机会了的第二次交换居然这么快就能到来,而且就在明天!「明天双休日,那我们要不要试试换妻约会呢?」我突然提议道:「早上碰面,然后把妻子交给对方,不过不能偷吃,只能约会,到晚上再碰面一起到你家或者我家去,干正事不能瞒着对方。

    」「你可真会玩,本子里看来的吧?不过这样不错,我以前倒是有和有夫之妇约过炮,但是约会还真没有,而且还是在对方老公都知情的情况下……好像挺刺激的,行,那就这么说定了。

    」我松了口气,这么做的目的其实主要是为了若,若就算不会拒绝,但是肯定多少还有些排斥交换的行为。

    我是了解阳的泡妞能力的,他和若认识的时候就已经是我俩的婚礼了,他自然不可能把泡妞能力耍到若身上,所以若对其花花公子的本质是毫不知情的,那么通过白天的约会,阳一定有能力化解掉若的一层心理防线,然后全身心地投入到交换的游戏当中,享受其中的快感……不过接种计划的对象肯定不可能是阳,这种事情只能找不认识的人做,不然以后孩子还经常见到自己亲爹,那早晚要出事。

    所以阳只能作为化解若装甲的利刃,不,是阳光,当炽热的阳光照射在全身盔甲的若身上时,感到热的若自然会主动将盔甲一层层地脱去,直到裸体……在那之后,就是接种计划的开始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