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其他小说 > 他们还是学生 > 【他们还是学生】(【22)
    219-5-12第二十二章:老婆他们是老头“老大你伤的最重躺床上,我们两个睡在地下”,明天我不去上学了,你们给我请个假,姐姐明天也没有课程安排,我带她出去游玩,看看她现在的样子“星巴克帅哥爱怜的看着床上的刘舒月,给她盖好单子。

    刚才王海林已经攥好拳头,如果肌肉老大在控制不住伤害刘舒月的话,他一定冲进去废了这个男人的双手和阴茎,好在里面其他人及时制止才得以控制局面,现在是凌晨三点,屋里在次熄灯,事情应该到此为止,他也准备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只是在离开时又发现那个猥琐老头,老头还是躲在对面窗户外面,整个操屄过程他一直都在观看,而且比王海林看的时间更长。

    “算了,一个糟老头子,也就过过眼瘾吧,能偷看到我老婆被干也是你的福气,而且就你那个位置也就看个侧面”王海林莞尔一笑,他要找个机会假装来学校看老婆,然后一直陪着,如果放任刘舒月和这几个猛男在一起娱乐,那岂不要把下面给操坏了,其实,俗话说的好,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地。

    就在平房区外围不远处,有一家比较低档次洗浴中心,在男女公用大厅中找到一个靠边沙发,往舒适的沙发上一躺,拒绝了所有穿着少之又少的小姐勾引,然后舒舒服服的睡去。

    清晨十点,刘舒月迷迷糊糊醒来,此时一张白色毛巾被披在身上,凌晨的疯狂让身体现在还有情欲感觉,屋子里只有她一个人,床头柜上放着一张纸条“姐,老大老三上学去了,我本想在这陪着你,但是突然有个急事要回家一趟,也许下午回来,也许晚上回来,姐,对不起,你的衣服和内裤昨天在打架时给弄丢了,你先挑挑我们那堆衣服有没有能穿的,我回家时给你带一套新的”

    “姐,我知道你今天没课,你就在这里休息吧,冰箱里面有吃的,电脑也可以上网,一定要注意房东老头,他特别好色”刘舒月知道他说的就是昨天那个开门的老头,头发乱糟糟,浑身邋邋遢遢,但是那个鸡巴真的很大,虽然没有肌肉老大的大,但也比老公和小舅子要大一些,而且还是没有勃起的状态,“哎呀”

    刚一下床,她才发现下体除了舒爽还有些疼痛,用手摸了一下,感觉小穴周围的嫩肉都肿起来了,“这个混蛋,一点都不怜香惜玉,但是他好猛力,如果我的老公也这样对我就好了”

    刘舒月在一堆衣服中还是没有找到合适的,都是汉臭味道,只能拿起昨天被肌肉老大脱去的背心,此时屋外传进来一阵女性呻吟声,“老二说的对,这个老头真色,大早晨就看黄色电影,老不要脸的”刘舒月听的都脸红了,呻吟声太大,一颗刚刚被按下的淫荡之心又被勾起来。“酒精真是害人,喝多了真能让人失去理智变得疯狂,以后不能去一个女人独自去酒吧了”

    “我快来了,你个老头的鸡巴真大真硬,今儿个你是怎么了,从大早起就干到现在”一个老鸦婆子的声音传进屋里,刘舒月明白了,这不是在看黄色电影,是有人在做爱,而且正在激烈的时候,她悄悄出门溜到对面,从门缝向屋里拔头看去,原来是房东色老头正在用老汉推车将一个半老徐娘操弄着,“这个色老头好猛,那根鸡巴也真是不小,那女的说从早上到现在,岂不是三个四个小时了,这老头体力真好”刘舒月看着里面性交画面,不由自主的将双手摸向自己的私处。

    。

    “我告诉你是怎么回事,昨天晚上租我房子的那两个肌肉小伙,带来两个人,一个也是肌肉帅哥,另一个是大美女,真是个大美人,穿的超短裙,他们还想是被人打了,互相搀扶着回屋,我在后面跟着,趁他们不注意,我弯腰蹲下一看,我操,这个大美女没穿内裤,里面直接露出阴毛还有一张粉嫩小嘴,我当时鸡巴就挺了,表面看着清纯动人,其实是个骚货”

    “然后还有更刺激,三个小伙子脱光了衣服站在那里,这个大美人给他们蹲下擦身体,下面的小穴一直往下流水了,真够淫荡的,然后那个大美人说谁要是碰她一下她就立刻离开,她与最壮的那个男的睡一张床,其他两个睡一张床,过了二十分钟,我以为后面没戏了,谁想到,大美女和那个大壮面对面互摸起来了,那个大壮把手放在大美女臀上开始向上摸,伸进背心里面摸乳房,摸了乳房后又向下摸回臀部,在屁股上使劲的抓、搓、柔,他们互相摸了半天”

    “那个大美女应该先把持不住了,自己前后动起臀部,她应该是在用大壮的鸡巴操自己,过了一会儿,大美女停下来不动了,那个大壮开始动起来,大美女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大壮动的速度变得特别慢,看的我心里急火火的,然后他开始脱美女的背心,美女也很配合抬起胳膊,操,还说谁碰她一下她就走,那个大壮都把他摸了操了”

    “然后大美女又自己翻身,把后背对着大壮,她抬起自己在上面的大腿,真是肉多丰满还性感,大壮就开始前后送屁股,肯定是开始操逼了,干着一半时,大壮找了张床单盖上他们身体,只能看见床单动来动去,突然大美女大腿部分的床单快速抖动,我估摸着她高潮了,就那半小时里,高潮了不下十次”

    “后面更更更刺激,反正那个大美女就是骚货,看的我浑身受不了,所以让你来给我泄泄火”老头一边说话一边捅着半老徐娘,刘舒月在外面听的真真切切,昨天的一举一动都让这个老头看到了,他会不会借此要挟自己就范,想到这里,阴道里一股热浪流出,难道自己真是骚货,不对,昨天晚上是因为酒精作用,还因为从肌肉男那里看到了自己老公的身影,把肌肉男当成了自己的老公来发泄,没错就是这样。

    刘舒月终于想明白昨天晚上为什么那么疯狂了,不是像老头认为的那样,是因为酒精作用,因为男性荷尔蒙太强烈,因为他们有老公的影子,所以才做出疯狂的举动,这也正是她想寻求的刺激。

    “那这个骚货现在走了吗,你怎么不去操她”,“她没走,还在屋里睡觉了,我怕那群学生回来撞上就不好了,你等着,如果有机会我一定好好操他,我耐力比那三个学生加起来都长,我在给你讲讲后面的事情”色老头的话让刘舒月仅仅刺激阴蒂就达到了一次高潮,“没想到偷窥别人做爱是那么的爽”刘舒月闭眼仰头,微微张开纯红嫩嘴,伸出舌头向外舔弄,好像在品尝某样东西,她现在姿势像是一只青蛙站立,两腿外撇双手摸屄拔穴,下体赤裸清凉爽快。

    刘舒月睁开眼睛看向天空,身体舒爽的如鸟儿翱翔,天空下面是一个光头泄顶酒糟鼻老头木讷的看向这里,“啊。嗯”惊恐声刚要发生就被自己双手捂住小嘴,太丢人了,手淫过程都被别人看见了,而且还是自己掰开小穴让对方欣赏。

    猛然间的羞耻让她无名中高潮来袭,院子里,一个酒糟鼻老头和一个下身赤裸美女,一个鼠眼瞪直下巴大开一个劈腿穴张细尿外喷,高潮尿液喷出两米多远后渐渐收回,现在整条腿上都是尿液混合淫水。

    偷窥和被偷窥导致的高潮疲劳感让刘舒月一屁股坐在地上,长发遮脸双腿微微敞开,小穴如婴儿小嘴一张一合,“咣当”窗台上的花盆被无意中碰到,“谁?”

    ,“是我,不是让我来你家吗,说有个美女住在你这,特别好看特别骚,我这不来了”酒糟鼻老头把事情接了过来,眼睛始终没有离开美女的粉嫩小穴,刘舒月用双手盖住私处,合并双腿低头羞涩不敢动身。

    “操你妈的,都几点了,快进来,一会儿陪我花盆”里面的色老头呼叫战友,酒槽鼻老头冲着刘舒月微微一笑便进到屋里,“张寡妇也在啊,来把嘴张开,哥哥我要从前面入洞,咱们来个双星伴月”里面说话声特别大,仿佛是为了给某些人在听。

    刘舒月站在外面本想离开,但里面淫荡之声此起彼伏令人心颤,双腿像钉子一样牢牢固定在地面,“这种机会以后可能没法遇到了,我就在看一眼,就一眼”,只是这一眼时间太长了,她看的太投入太刺激。

    。

    里面的人好像故意将最佳角度对着窗户,阴茎使劲拍打女人脸部,“骚货,看清这是什么,想不想要,我要插的你淫水泛滥尿喷两米”,刘舒月看的心神感应,好像里面被操的人就是她,现在她一手抠穴一手伸进嘴里,正好与里面三个人物动作协调一致。

    “色老头,你说那个美女那么骚,一会我们去操她行吗”,“当然不行了,我就是说说,我听他们对话了,那女的只是出来玩玩不是小姐,人家只喜欢猛男和帅哥看不上咱们,你别给我找事,如果美女报警咱们都要进局子”

    “不试试怎么知道,中午我做个最拿手的宫保鸡丁,咱们去敲门试试,如果开门让咱们进去不就是有戏吗,万一她看咱们可怜,穿的少少在不经意露出隐私部位给咱们看呢,咱们不动手就是饱饱眼福行吗?”酒槽鼻老头已经挑明,就是给外面的刘舒月听的,因为老头看见刘舒月还没走,仍然在外面偷看。

    “你们两个王八操的,把老娘当什么了,一边干我一边说那个骚货,老娘不干了,滚”王寡妇终于沉不住气了,年轻时她也是较有风姿,现在刚过五十五岁,如果打扮一下还是能吸引几个中年人,为了让国家赔偿拆迁费,自己在这里独守,没想到时间长了性欲难解就便宜了这两个老头。

    ……………………与此同时,王海林一觉醒来,已经是中午十二点,洗浴中心还是有不少人的,两个穿着比基尼泳装,长的一模一样年轻且漂亮的小妹围坐过来,“大哥,要按摩吗,我们姐妹一起服务算一个单子”,王海林对这两个年轻女孩还是较有兴趣的,要胸有胸要屁股有屁股,年轻活力做起来下面小嘴一定咬的紧紧,特别是长的还真好看,与这种低档次洗浴中心不太匹配,她们应该在高级场所才对。

    但是,凌晨的偷窥让他精力欠佳,现在是要好好补补时候,他对着女孩微微摇头,“大哥,我们姐妹好久没接单子了,我们两个服务你一个,虽然贵点但是我们活很好的”,两个女孩本应该是上学的年龄,奈何在此接客。

    哪个女孩不希望被宠爱,哪个女孩没有自己的白马王子,可叹生活所迫命运安排,“我还有些累,你们一起给我按摩吧,别的服务我不要”王海林还是心软,“大哥,我们双胞胎姐妹按摩最拿手了,您就躺着别动”

    确实很舒服,人体的穴位每一个都有自身价值,身体完全放松后,穴位受到按压释放化学能,连通身体其他部位和器官,起到舒缓释压调节神经,双胞胎中的大妹按压头部,她压低身子用丰满的白乳剐蹭王海林的脸颊。

    以这种温柔挑逗为媒介,三个人开始轻松聊天,原来这对双胞胎是刚从事此行业,刚满十八岁,老家在山西大同,家里还有两个四岁六岁的弟弟,父母因为煤矿事故不在了,两个弟弟就交给爷爷奶奶照顾。

    她们初中开始辍学打工,工厂经常拖欠工资,后来厂长看中她们两个,答应如果陪睡可以按时发工资,由于处世不深就从了厂长,可好景不长,厂长在外面玩女人出事,被女方丈夫给废了。

    也是偶然机会来到天津,看到电箱杆子上的介绍来到这里,只要能挣到钱出卖身子也为所谓,家里都靠她们两个养活了,她们要给弟弟们挣上学钱,王海林也不知道她们说的是不是真的,就是闭眼听着,“哥,这是我们的电话,您需要就给我们电话”。

    私下联系客户是大忌,重则要打断双腿,轻则剃光毛发扔到河里,没有小姐愿冒这风险,这对姐妹看来确实是缺钱,“好了,我需要会联系你们的”,王海林看了看手机,下午三点了,也不知道老婆是不是已经回家了,还是先回那几个小子租房地方看看。

    还是那个偷窥过的小窗户,窗户靠北侧是房子后面,这样形成一个刀把,除非有人进来撒尿,否则没人会发现他,王海林这次要小心些,因为是白天,屋里很容易发现外面。他一点点移动头部向里看去,原来老婆还没走,她背对着王海林坐在床上,体型真的很美,被床垫挤压的硕大翘臀,圆滑流线的后背,怎么还光溜溜赤裸着?。

    她在干什么?好像用卫生纸擦身子?王海林看着莫名其妙,屋子里面巴掌大地方也没别人,不可能是刚打完炮,桌子上摆着一大盘子吃剩下的宫保鸡丁,应该是桌子上的饭菜溅到一身,可是吃饭还要脱光衣服吗?

    刘舒月忍着恶心擦完身上的液体,从新穿回背心,平躺在床上,她想到了自己温柔体贴的老公王海林,实在对不起他,自己这几天玩疯了,“喂?老公”她还是忍不住打了电话,殊不知,王海林与她只有一墙之隔,“嗯,老婆我听着了,喂喂,你别哭,怎么了?有人欺负你吗?单位工作不顺心吗?回家吧,咱们不差钱,跟我一起打理公司”王海林越这么说,刘舒月心里越沉重哭的越难过。

    “老公,我昨天骗你的,我和男人去了酒吧,晚上还被干了”刘舒月实话实说把昨晚大概情况说了一边,只是略过了黑社会流氓与性交细节,也略过了男人数量,“好了,老婆,告诉你几遍了,趁着年轻美丽去寻找刺激老公支持,但是千万要注意安全,如果出现什么意外一定要给我打电话,你老公就算在千里之外也会马上赶回,说着说着你怎么又哭了”

    女人是感性动物,只要有足够的甜言蜜语一定能打动她的心,女人是理性动物,只要让阴茎捅进阴道一定能任人摆布,女人是危险动物,一不小心触摸禁忌她将让你万劫不复,女人是未知动物,世界上还没有一例被研究透彻的先例。

    就这样,王海林细听着老婆的倾诉,安慰着她那弱小又胆大的心灵,让女人破涕而笑是件非常困难且又容易的事情,只有女人真正喜欢的男人才能做到,王海林做到了,“好的,老公,我答应你,我会注意安全,等回家后,我们在床上我给你仔细讲讲那对双胞胎和酒吧猛男的事,连我们做爱的姿势动作都毫无保留告诉你,你猜我回家时会不会又增加了一些故事呢”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