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其他小说 > 双面娇娃 > 双面娇娃(23)
    23三花聚顶求恩露,冲冠一怒为红颜(下)219-6-8我在那套别墅外边焦急的徘徊着,心里惦记着自己的娇妻,不知道她在屋里会遭到怎样的凌辱,正在我挣扎在闯进去还是再等到天黑再偷着摸进去的痛苦选择里,我知道我去的越晚,屋里的薇薇遭受的凌辱就会越多,可我实在没把握把她从别墅里带走,一旦事情闹大了,对她对我甚至对我的家庭都没有一点好处,多年的武警生涯让我有冷静处理事情的头脑,当然了,我也有点故意让薇薇这个背叛我的骚妇多受一点惩罚的卑鄙念头,我哪里知道,薇薇那在我看来圣洁的身子早已被那些男人玩都玩烂了!就在我陷入痛苦的等待的时候,一辆红色法拉利停在我跟前,一个女孩从里面出来,她居然拿着一个笔记本电脑笑着冲着我走了过来!我透过墨镜看过去,居然是那天和谭少一起的那个女孩!那个看似清纯的女孩带着一副人畜无害的微笑向我走来,柔声说道:董哥,你就别装了,我一眼就看到你了!你到这里是想知道那套别墅里面的情形吧?小妹我可以帮助你,喏,这个笔记本电脑里就可以连线那屋里此刻的直播,想看就拿去!不过小妹想提醒你一下,如果看到了什么不堪入目的情形,你可别生气啊!我看着她那别有深意的眼神,犹豫了一下,强烈的好奇心还是让我接过了那个笔记本电脑,那个叫兰的女孩看到我接了电脑,笑着说:董哥还是跟我进我的车里去看吧!毕竟这里人来人往的,让人看到对谁都不好不是?说着把我拉进了她的法拉利里,进入她的豪车,我迫不及待的打开了笔记本电脑,一旁的兰一脸慵懒的望着我结实的胸膛,一副渴望爱怜的表情,我哪里知道这个女人看似简单的外表背后有着那么强烈的报复心啊!她心里只想着让我的薇薇无限度的出丑,再出丑!想着让薇薇羞辱万劫不复的欲望深渊!笔记本电脑里,我终于第一次看到薇薇的另一幅面孔,那个在我面前浅笑嫣然仪态万方的优雅女人,此刻正淫贱无比的匍匐在别墅屋子里求一屋子的男人来玩弄她!她噘着雪白的丰臀,原本深邃的臀沟里被一根狗尾巴塞着屁眼,一步步爬到每个男人跟前,伸着舌头和那些贱女人一起抢着舔男人的肉棒,每当她的舌尖接触到那些男人的龟头的时候,都会有人拉扯着她脖子上的狗链把她拉走,薇薇就如同一条极度饥渴的发情母狗,见到男人的肉棒就迫不及待想要去讨好那些平日里她都不屑一顾的男人,那副谄媚的模样,简直卑微到极点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简直无法相信那趴在地上狗一样的女人就是我平日里高雅的薇薇!一定是这帮混蛋给她吃了什么东西!我一脸愤恨的看着一旁幸灾乐祸的兰,她却一脸无辜的说:我对天发誓,你家的薇薇确实是一个贱到骨子里的骚屄母狗,许多学生都可以作证,她居然拿着我男朋友的照片在教室里脱光了衣服手淫!而且她居然不顾廉耻的求着我男朋友操她折磨她蹂躏她,为了让我男友操她,你那好老婆居然不惜让谭少的损友们轮奸!以此取悦谭少!现在整个学校的男生几乎都操过她淫贱的身体了!不仅如此,为了讨好谭少,你的好老婆还求着谭少的手下把自己捆起来送给谭少家工地上的民工和保安们玩弄!你没发现你家薇薇的大骚屄最近有异常吗?天天被那么多根鸡巴操过的骚屄,你就没发觉有浓浓的骚味?天天被那么多男人的精液滋润着,我都发现她越来越妖媚了!

    现在的薇薇,已经离不开那些男人的玩弄和羞辱了,因为她骨子里就是一个婊子!她为了取悦我的男朋友所做的那些事情,想想都让人脸红!那些男人射进她体内的精液现在都能把她淹死好几回了!兰一面说着,一面指着她车里的一瓶不知是什么液体的瓶子说道:看见没有,就是这种东西,你的乖老婆的骚屄和屁眼子都被这种进口魔液改造过了,只要在女性阴道肛门里抹上这种液体,再让男人的肉棒插进去,贴合十几分钟,女性的私处肌肉就会彻底按照插在其体内的肉棒进行记忆成长状态,女性就会对他的肉棒极度迷恋,你老婆的骚屄和屁眼就被我男友和老黄的肉棒改造过了!以后只有我男友和老黄的大鸡巴才能让她体会到最极致的快感,因为她的骚屄和屁眼里的嫩肉已经按照他们鸡巴的大小尺寸被改造过了!这可是你那好老婆跪在地上求着他们为她的身体改造的!可见你的薇薇到底是个什么货色!还美术老师呢!整个一个是个男人都能上的肉便器!听着兰喋喋不休的对薇薇的羞辱,看着萤幕里噘着屁股不断追逐男人肉棒的那滩媚肉,我彻底被刺激到了,兰一面继续羞辱着薇薇,一面邪恶的瞅着我裤裆慢慢支起的帐篷,忽然她促挟的笑起来:“看来董哥的资本也够雄厚的啊!怎么那骚货就不知道珍惜呢!要是换成我,遇到董哥这样有味道的老公,天天缠着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捨得出去找别的男人?”

    说着,这骚货居然勐地伸手一把攥住我的命根子!兰得意的感觉着我肉棒的尺度和热量,“看不出来,董哥听到咱们薇薇老师的故事居然还能兴奋的勃起?

    看来董哥的活儿应该不会是样子货吧?”

    我被这骚娘们弄得很狼狈,听了兰的调戏,强烈的报复心让我迷失了理智,谭少是吧?你玩弄我老婆,今天我就先弄你女友!说着我一把薅过兰的头髮,把她的头部一下按在我的裆部,“小婊子,既然你这么想试试爷的手段,爷今天就成全你!”

    。

    说着我几下把兰身上的衣裙撕扯乾淨,麻利的用撕扯下来的裙带把她捆绑起来,兰一脸惊恐的看着眼里喷火的我,想要求饶的嘴巴马上被她的小裤衩所塞满,我拿起她向我炫耀的那瓶魔液,狞笑着倒入她的屄缝里,看着那邪恶的魔液慢慢流进兰的阴道并流向她的臀孔,我伸出两根手指,分别插入她的两个淫洞,让魔液充分在她的骚屄屁眼里涂满,然后我挺着自己那根青筋暴露的鸡巴狠狠插进兰的阴道里!用大鸡巴牢牢顶在她的身体里,任凭可怕的记忆魔液把她阴道的媚肉改造成最贴合我肉棒的形状,兰的胴体在我大鸡巴的佔有下屈辱的战慄着,慢慢的她放弃了挣扎,我明显感觉到她的阴道开始讨好般的蠕动着包裹着我的肉棒,舒服极了。

    就在兰渐入佳境的时候,我勐地拔出浸泡在她阴道里的肉棒,把湿漉漉的肉棒插入她的屁眼里!又是十几分钟的魔液记忆,让兰的肛肉也对我的肉棒有了销魂的记忆,对兰的两个淫洞进行了她所谓的肉体改造后,我开始对她进行了报複性的狂轰乱炸,大鸡巴几乎是野蛮的在她两个淫洞里不停的进进出出,一股股淫水被我的龟头刮了出来,弄得她豪车的真皮坐骑一片狼藉,兰也在我的报复下哭泣着达到了她从未体验过的“极致”

    高潮。

    一番混战后,天色已经黑了下来,我把高潮过后的兰丢到后排座位上,看着电脑里正在被一群色狼疯狂玩弄的娇妻,觉得是时候该偷袭这群混蛋了,我从车内工具箱里拿了几件工具,打开车门,悄悄熘到别墅附近的摄像头死角,悄无声息的跳进院里,找到电闸,把闸一拉,顿时别墅里一片黑暗,马上里面骂声一片,有人开门出来看是怎么回事,我趁着黑暗几个起落就鑽进了别墅里,很快他们把我拉下的闸合上,屋里又一片光明了,我潜伏在别墅的室内楼梯顶端,居高临下俯瞰着屋里淫乱的一切,刚刚薇薇正被三个男人玩弄着,她的嘴里屁眼和骚屄都被男人的鸡巴所填满,薇薇一脸兴奋的配合着玩弄她的男人们,其中正在卖力的操着我老婆屁眼的正是我的得力手下——小何!薇薇趴在一个男人身上,骚屄被身下那个男人的肉棒所填满,她的嘴里含着的正是那个恶少——谭公子的大鸡巴!我恶狠狠的看着这些折磨我爱妻的混蛋们,估算着自己冲下去有几分胜算,此刻屋里的性奴隶基本都被谭少清退了,他们的主要羞辱对象就是我的娇妻——薇薇。

    由于屋里的男人太分散,我没有一击而就的把握,只好强压着羞辱等待着机会,可这些混蛋却不肯放过我可怜又可恨的薇薇,在他们的努力下,一股又一股的精液注入我老婆的骚屄屁眼及口腔里,不知道经历了几轮肉棒洗礼的薇薇已经被操的无法动弹了,她眼里依旧炽热的望着那些带给她无穷羞辱和刺激的肉棒,当谭少和小何还有一个男人一起站在薇薇身边的时候,我发现薇薇居然在努力的想要爬起来继续求欢!谭少拉着小何和那个男人,三个人呈三角形把我老婆围在中间,薇薇努力的在里面跪好,吃力的支撑着身体为他们轮流口交,一面舔着一个男人的鸡巴,后面的骚屄屁眼还要被另外一个男人用手指扣摸着,那场面简直淫秽极了!谭少一脸得意的说:薇薇老师,今天你知道你体内的情花魔咒究竟是哪三个男人的精液了吧?以后好好表现!爷会让你体验更多的刺激的!薇薇红着脸低声下气的舔着谭少的鸡巴,任由小何把他的肉棒再次插进她早已灌满精液的浪屄里,看到这里,我再也按捺不住了,一个箭步从楼上一跃而下!抬起一脚先把三人之中的一个踢翻在地,旁边的两个恶少一看不妙,挥拳就向我袭来,一腔怒火的我看都不看,一记漂亮的勾拳把那个黄毛打倒在地,小何一抬头发现是我,顿时被吓傻了,他赶紧把原本搂着的薇薇的大肥腚一把推开,嗫嚅着:董哥你听我解释……“我操你姥姥!你还解释个屁呀!”

    我一记凶狠的直拳,直接打在小何的鼻樑上,只听见他一声哀嚎着倒退着倒在地上,我恶狼一样瞪着谭少及他的那些色厉内荏的小崽子们,抬腿、挥拳之下,又有几个学生模样的男人被我打倒了,最后屋里站在的只剩下谭少、薇薇学校体育系主任和我了,我一把拉扯起地上狗一样的薇薇,薇薇低着头不知所措的萎顿在地上,怎么也拉不起来,就在我觉得马上就要解决完这些混蛋的时候,体育系主任出手了,不得不说这孙子还是有两下子的,我费了好大劲才把他撂倒,我看着谭少在我的威逼下一步步后退的时候,心里的屈辱终于有了一点减轻,我把他逼到牆边,一手卡住他的脖子,另一隻手挥拳就要揍他的时候,我的大腿忽然被人抱住了!当我刚想踢那个不识时务的傢伙的时候,我悲哀的发现抱着我大腿的居然是薇薇!只见薇薇痛苦的摇着头,不断求我: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薇薇求你不要打谭少!妈的!都这时候了,这骚货居然还不顾死活的护着这个混蛋!

    我简直快要被气疯了!谭少听到薇薇的哀求,也一改刚才惊恐的模样,仰着脸,挑衅的看着一脸痛苦的我,就在我打算不顾一切也要教训这个“二世祖”

    的时候,一隻有力的胳膊挡住了我含恨的铁拳!老黄出现了!我俩刚一交手,我便惊讶的发现他变态的体力,我不是他的对手!勉强和他支应了几招,他忽然一记俐落的反擒拿,把我按在了地上,谭少的几个帮凶看到这,也嚣张起来,他们联手把我的手臂反铐在别墅的大柱子上,然后就要抬脚踢我,此时的薇薇不顾赤裸的胴体,又扑到我跟前,开始护着我,她不断的哀求那些男人不要打我,我悲哀的看到,薇薇不断扭摆的臀缝里滴滴答答的流淌着那些男人赐予她的恩露,那些男人,一面装腔作势的要打我,一面不断戏耍着本已被他们操的几乎脱力的薇薇,我心疼的看着在那些男人腿边疲于抵挡的薇薇,不停的喊着让她躲开,我真的担心那些男人会伤害到她,最后在薇薇低贱的求饶声里,老黄喊了一声住手!老黄替谭少发话了:董师傅,按理说今天这件事是你的不对,你不经过我们同意,私闯民宅,怎么算也是你的过错!至于薇薇老师嘛,是她自己主动送上门来求我们玩弄她的,而且她已经签了自愿做谭少的性奴隶骚屄母狗的卖身契的,这可不是强买强卖啊!在座各位都可以作证,可是你们家薇薇老师求着想当谭少的性奴隶母狗的!没人强迫过她的!说着老黄拿起一团麻绳丢到薇薇跟前,看着地上手足无措的薇薇,威严的说:“我说的是事实吗?薇薇老师?”

    薇薇可怜的把自己的头部埋在身体里,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想不到自己一直担心的这一天会在这种情况下到来,面对自己的爱人和主人,情与欲之间,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抉择。

    。

    薇薇想了半天,突然下决心一般抬起头,对着谭少说:求谭少放了薇薇的老公,只要您肯放了他,薇薇愿意终生做谭少的性奴隶母狗!站在一旁的训导主任勐地抬起脚,踩在我老婆雪白丰腴的大屁股蛋子上,不无讽刺的说:你个贱货别她妈的避重就轻!你就当着你的好老公说说,到底你是怎么跪在学校里求着俺们操你那骚哄哄的大浪屄的!“就是!就是!那天我在男公厕里给你算着来着,一上午就有二十七个学生操过你的大骚逼!肏到后来,你那骚屄里一个劲往外淌精液,连你的浪屁眼子里面也被学生的精液给他妈的灌满了!”

    一个学生模样的男人在一旁补充着,这时小何走到我跟前,小声解释着:“董哥你听我解释,真的不是老弟我去招惹的嫂子,那回我给嫂子送衣服,是嫂子主动求我玩弄的她……”

    我气得一口浓痰吐在小何的脸上!“亏我平时这么信任你!你居然占了便宜还卖乖!还有脸说!”

    小何恨恨的抹了一把脸,闪到一边去了,趴在地上的我老婆被她的同事——训导主任踩着一侧的臀瓣,两个沾满了雄性味道的大奶子贴在冰凉的地上,黄毛冲着我掰开薇薇另一侧的臀瓣,露出腚沟里面的无边春色:只见她的屁眼子被男人们操的张着黑洞洞的圆孔,里面不停的往外流着精液,两片肥嫩的阴唇外翻着,被他们剃的光秃秃的大骚逼里更是一片狼藉,最让我无法忍受的是薇薇的小阴蒂,那个红色的小肉芽始终保持着勃起的状态,阴户里滴滴答答的挂着一串串晶莹的丝线谭少、小何和另外一个男人再次站到薇薇跟前的时候,原本羞涩萎顿的薇薇忽然变得极为不自然,她努力夹紧双腿,偷偷磨蹭着自己的下体,双手忍耐了一下还是不顾廉耻的伸向了他们的肉棒,我的娇妻就在我的眼皮底下,脸红的几乎能滴出水来,挺着她傲人的丰乳摩擦着谭少的双腿,嘴里哼唧着,一隻手急不可待的抓着小何的鸡巴就往自己的臀沟里送!小何几乎是一脸挑衅的任由我老婆攥着他的大鸡巴,把那根红亮的沾满我老婆爱液的傢伙再次塞进了她的骚屄里,谭少挺着自己的大肉棒,炫耀着自己骄傲的男人本钱:骚屄母狗,好好对着爷的鸡巴宣誓你的忠诚吧!表现好了,爷今天就破例赏赐你一回!薇薇听到这,眼睛顿时发出贪婪兴奋的光芒!这个温文尔雅的人妻第一次在我面前对着另外一个男人说出让我无地自容的言论:“骚屄贱母狗薇薇愿意让谭少玩弄母狗的大浪屄、贱屁眼子!求谭少赐给母狗您的大鸡巴吧!”

    说着这淫妇居然不顾一切的开始舔弄起谭少的大鸡巴来!她的身后,小何抱着我老婆丰腴的臀丘卖力的抽插着,大量泡沫顺着他们的活塞运动被带了出来,小何每一次把他的鸡巴插进我老婆的骚屄,勐烈的动作都会把我老婆积蓄在臀孔里的精液挤出来好多,那些不知是多少男人的精华都沿着我老婆的臀沟彙集到他们结合的部位附近,融入那些淫秽的泡沫里一起淌落,“别看着了!赶紧找个东西把这骚货的浪屁眼子给堵上啊!这么丰富的滋补品别浪费了啊!”

    谭少一面享受着我老婆殷勤的服务一面指挥着一旁观战的男人们,黄毛拿来一根黑色肛塞,递给我老婆身边那个男人,那个男人拿起它熟练的把肛塞的尖端抵在我老婆不断涌出蜜汁的臀孔,肛塞的粗壮部位缓缓撑开薇薇屁眼周围的褶子,当肛塞最粗的部位完全被我老婆的屁眼吞没后,她的肛门肌肉贪婪的死死的把那个折磨人的东西箍紧,我清晰的看到她吞没肛塞后的小屁眼还在无耻的蠕动着,要知道她的这个区域我可是从未染指过啊!没想到被别的男人调教的如此淫荡!我疯狂的摇晃着脑袋,嘴里喊着:你们这些混蛋,放开她!你们放开她啊!!

    谭少一隻手摁在薇薇的头上,冷笑着对我说:你要搞明白一件事,不是我们不放开你老婆,是她在求我们玩弄她!不信你看——说着谭少勐地把他的鸡巴从薇薇嘴里一拔!后面的小何同时也放开搂着我老婆肥臀的手,把他的鸡巴从我老婆阴道里拔出,只听见薇薇凄惨的发出一声:不要啊!给我大鸡巴!母狗要大鸡巴操母狗的骚屄!母狗要谭少狠狠玩弄母狗的身子!薇薇疯了一样爬到谭少跟前,八爪鱼一样把她的胴体纠缠在谭少的胯间,谭少一脸嫌恶的把薇薇推开,薇薇顽强的再次爬过去,几次三番,终于老黄拿起地上的麻绳,把我老婆的手臂反扭到背后,连着她鼓胀的奶子紧紧捆了起来,我忽然很感谢老黄的举措,起码这样让薇薇少受一些羞辱,没想到被反捆着手臂的薇薇依旧是对谭少小何他们的肉棒不舍不弃,她几次狼狈的跪爬着想把自己高噘的肥臀送到他们肉棒的跟前,渴望他们能够大发善心,用肉棒操她饥渴的大骚屄,看到薇薇被他们调教成如此不堪的样子,我又恨又痛,挣扎着想摆脱反铐的手铐,可在那么多人的监视下我根本无法平静下来,更无法挣脱那冰冷的手铐对我的拘束,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老婆噘着雪白性感的肥臀一次次卑微的求那些混蛋玩弄她原本高贵的胴体,最后,那些混蛋还是没有满足我老婆旺盛的兽欲,用一根粗糙的麻绳勒进了她的屄缝,黄毛拉扯着我老婆脖子上的狗链,把她摁倒在地上,薇薇嘴里犹自不停的发出雌兽发情般的闷哼,谭淫邪的来到我跟前,伸手一把把我的裤子褪了下来,顿时我的鸡巴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看看呦!这哥们看到自己的老婆被咱们玩弄,鸡巴居然兴奋成这样了!看来这哥们喜欢咱们操他老婆啊!”

    我在他们一片哄笑声里低着头,这次我算是丢人丢大了!老婆让人玩弄了不算,居然自己的“小弟弟”

    怎么也跟着兴奋了?黄毛牵着我老婆来到我的跟前,指着我勃起的“小弟弟”

    对她说:这根鸡巴才是属于你的!好好伺候伺候它吧!别老是想着俺们的大鸡巴了,你个不要脸的贱货!羞辱迷乱状态的薇薇看到了勃起的鸡巴,也顾不上我的感受了,贪婪的往我胯下爬了几步,张开嘴就把我的鸡巴纳入口中,我低头看着就在大庭广众之下为我口交的老婆,真想找个地缝鑽进去得了,谭少继续羞辱着我:骚屄母狗,今天你把他的肉棒伺候的射了精,爷就考虑奖励你大鸡巴一次!听到谭的话,我的薇薇娇躯一震,马上更加卖力的舔舐起我的鸡巴来!我被她的这一举动气得要死,这还是我一直当成心肝宝贝的薇薇吗?这还是我那娇羞可人的爱妻吗?她怎么变成这样淫荡风骚了呢?还是她骨子里真的就是这种风骚的女人?此刻的我,我的鸡巴被自己的老婆舔弄着,我却感觉不到一丝快慰,除了耻辱还是耻辱,因为薇薇此时对我的殷勤全是为了讨好我之外的另一个男人,而且她对谭不顾一切的讨好还是在我面前!薇薇折腾了半天发现我的鸡巴非但没有射精的趋势,反而有疲软的迹象,她急了,乾脆把我的鸡巴吐了出来,挺着自己两个被麻绳捆勒着的大奶子,让我的肉棒挤进她深邃的乳沟里,想用它们的弹性来激起我的欲望,试问此情此景,哪个男人能兴奋的起来?不阳痿就算不错了!谭的意思分明就是在戏耍羞辱我和薇薇!看到我软塌塌的鸡巴,谭少他们居然想出了一个更损的主意!他招来一个损友,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句,那小子一脸坏笑的离开了,不一会儿,那小子牵着一隻壮硕的德国黑背来到了大厅!谭指着不断伸着舌头的大狼狗对我说:你别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放着这么性感的骚屄你不操,小爷找个更刺激的让我的母狗试试,你没意见吧?我倒是很好奇,你看到你的乖老婆和狗交配的时候,你那玩意能硬起来吗?哈哈哈哈!我瞪着眼睛看着这个无恶不作的混蛋骂道:你他妈的敢!谭少对着我耸了耸肩,一脸挑衅的说:威胁我?我好怕啊!说着他来到我老婆跟前,薇薇一脸花痴的用她的奶子蹭着他的腿,不停的对着他扭摆着肥臀,一副欲求不满的模样,谭解开了勒进我老婆屄缝里的麻绳,拔出塞在她屁眼里的肛塞,用他修长的手指在我老婆阴核上抚弄了几下后,指着一旁的大狗说:去!舔舔那条大狗的鸡巴,回来爷就操你!薇薇迟疑了一下,“没事,别怕,那狗不咬人的!”

    我急了,对着薇薇喊着:你疯了!不要过去!别忘了你是个人啊!可我的薇薇看了一下我,再看看谭少那狭长的眼睛,还是向着那条狗挪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