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其他小说 > 双面娇娃 > 双面娇娃(24)
    2“热心男人”帮助我把娇妻送上高潮~219-6-8我眼睁睁的看着地上被麻绳捆勒着胴体的老婆居然为了让另外一个男人操她而不顾廉耻的去舔狗的鸡巴,看着薇薇已经爬到那条大狗的跟前,我大声叫喊着想要制止她,可我刚张开的嘴里马上被一团湿漉漉的东西塞住了,“怎么样?这条沾满你老婆骚水的连裤袜味道如何?你的骚屄老婆一进这间屋子她的骚屄可就是一个劲的流骚水,是止都止不住啊!没办法,谁让她一看到光屁股男人就兴奋呢!尤其是遇到俺们老大谭少,你那骚老婆简直就疯了!我劝你别折腾了,好好看看你老婆的精彩表演吧!”

    我摇着头嘴里发出抗议的唔唔声,那边的薇薇已经趴在那条大狗的身后,把头部探进大黑贝的两条后腿中间,努力的尝试着想把狗鸡巴叼进嘴里,看着薇薇噘着大屁股的淫贱模样,我气得乾脆闭上了眼睛不再看她,谭少见状马上安排一个人硬生生的支开我的眼皮,强迫着让我看着自己的娇妻是如何伺候公狗的,薇薇怯怯的用嘴叼着大黑贝的狗鞭,把它从大公狗的两腿之间叼出,由于没有手臂的借力,她只能俯身舔弄着那根猩红可怖的狗鞭,大黑贝看来是经过调教的,居然很配合的发出哼唧声,一旁负责牵着黑贝的男人看着我老婆那高噘的肥臀及诱人的臀沟,不由得伸腿用他的脚趾去刺激薇薇敏感的小阴核,本来在三个情花魔咒主人的催淫作用下变得淫荡不堪的薇薇在受到花蕊撩拨后变得眼神迷离起来,她一面疯狂的扭摆着大肥腚配合着那混蛋的玩弄,一面热情的舔吸着那根超于常人尺寸的狗鸡巴,此时在她眼里,只有这些肉棒才是她最急切想要的物件,其他的伦理廉耻早就被抛到九霄云外去了!长期的枪林棍海的超淫体验,让她已经离不开这种刺激的生活了,她的身体对那些“枪棍”

    已经从最初的半抗拒到如今的如饥似渴的追逐了,有时候不用男生去招惹她,薇薇自己就会主动噘着大屁股去套弄每个进入男公厕的学生的鸡巴,她对那些阳具已经产生了极强的依赖心理,成了不折不扣的精液厕所!成了名副其实的肉便器!薇薇自己都记不清到底有多少根肉棒操过她的身体了,她只是见到学生的鸡巴就会去舔去用骚屄用肛门去迎合,大量的精液浸泡的胴体让她浑身撒发着一股独特的味道,也让她独具一种妖冶的味道。

    她自己也明白,自己越放纵越低贱,将来得到谭少肉棒的机会就会越少,她那个被记忆魔液改造过的骚屄就会更渴望体验那种严丝合缝的极致性爱,可这种堕落也是一种体现自己身体魅力的方式啊,只有美且媚的雌性才有这种吸引万千异性欲望的本钱,那种被男人围在中央的肉棒宠爱是对她肉体最真实的讚誉,一根又一根肉棒光临的阴户里,被不同男人的精液滋润着,被太多女生鄙夷着,被无数目光关注着,被大量羞辱形容着,薇薇无论是精神还是肉体都陷入无法自拔的状态了。

    叼着狗鸡巴的她一面舔舐着那根肉棒,一面被后面男人脚趾弄得神魂颠倒,情花蕊处理过的阴核稍微被刺激就会促使她情欲大发,何况是在这种众目睽睽之下被折磨,薇薇含煳不清的发出:我要大鸡巴……我要大鸡巴肏骚屄……的呓语,从我这边的角度看过去,薇薇那两瓣雪白的臀丘中央已经是门户大开,这个以前从不在人前噼腿的斯文淑女已经沦为见到鸡巴就会主动叉开腿出击的淫贱婊子!看到薇薇淫贱的表演,我那不长脸的“老二”

    又偷偷兴奋起来,一旁负责支撑我眼皮的男人看到我勃起的“老二”,居然在我耳边羞辱我:“看到自己的老婆如此玩的嗨,兴奋了?想不想让你老婆给我们表演一场人妻求兽的戏码啊?”

    我被自己的生理反应弄得是无地自容,乾脆扭过头不理睬,谭少在一旁看到我勃起的肉棒,自然不肯放过这个羞辱薇薇打击我的大好机会,他指挥着几个男人把薇薇和那条黑贝一起挪到我跟前,有人专门负责抬着我老婆翘起的肥臀,把它送到我勃起的“老二”

    跟前,此时薇薇还在津津有味的“吃”

    着那根狗鸡巴,当我的龟头不受控制的抵在薇薇的阴核上的时候,对男性肉棒极为敏感的她忽然娇躯一震!她停顿了一下舔弄狗鞭,回过头一看自己的臀沟正在被两个“热情”

    的男人抱着接触着自己老公的龟头,薇薇终于有了一点清醒,她开始有了一点羞涩,使劲扭摆着大白腚,也不知是想拒绝还是故意装样子,反正那些“热情”

    的男人也不会放弃任何一个羞辱她的机会,就在我的眼皮底下,那个两瓣雪白浑圆的臀丘慢慢的贴紧我,臀沟中央,我的龟头撑开她两片肥厚湿润的阴唇已经顶进了她温暖的腔室,两个男人抱着我老婆的肥臀不住的配合着我的肉棒完成着这诡异的夫妻性爱,无论是我的澹漠还是薇薇的複杂表情都刺激着屋里的每个男人,这是多么诡异的场面啊,我的肉棒在这种刺激下变得异常坚挺,它似乎在示威般的在两个男人的吞吐运动下把我的娇妻抽插的开始兴奋起来,很快,薇薇在我的肉棒抽插下开始忍不住呻吟,在她的一众姘头的起哄声里,薇薇低着头用秀髮遮住娇媚的脸庞,雪白浑圆的臀沟里,贪婪的吞吐着我那根坚硬如铁的大鸡巴,她已经放弃了对狗鞭的舔舐,嘴里大口喘息着,哼哼着,鼻翼张大、脸颊绯红,呼吸急促,随着她勐地一扬头,挥舞的秀髮间,薇薇扬起雪白优雅的脖颈发出雌兽发情般的啊啊啊啊啊声,一股阴精从她阴道里涌出!她居然在这种情况下高潮了!没想到和她生活了这么多年,我让她最爽的一次性爱居然是在别人的注视和帮助下以这种情况下完成的!我体会着薇薇高潮时阴道的痉挛,那种无以伦比的收缩紧握感让我舒爽无比,在她阴道紧箍的刺激下,我再也忍不住了,一股热乎乎的液体从我龟头顶端的马眼里喷射而出!尽情的浇在她的阴道内壁上!妈的!我也不怕这骚货怀孕了!以前怕她意外怀孕总是小心翼翼的,快要射精的时候总是拔出来射在外面,每次操她总是不尽兴。

    没想到她一直被这么多男人内射着!这种毫无顾忌的喷射太爽了!我一股脑的把我的库存都倾注在她的骚屄里面,薇薇不停蠕动的臀丘似乎在感应着我的馈赠,或许她在内疚?还是在惦记着那个混蛋谭少的阳具?我不得而知。

    在那些热情人士的“帮助”

    下,我把我的娇妻肏到了一个高潮,这个迷乱的聚会也接近了尾声,我的老婆——那个原本淑女的美术老师薇薇以顽强的“奉献精神”

    在这次聚会中表现的十分“出色”。

    。

    当然她最后还是没能得到谭少大鸡巴的临幸,因为她已经被这些男人(也包括我)操瘫了,恶毒的谭少最后吩咐他的属下用一根按照他肉棒尺寸如实倒模的假鸡巴塞进我老婆体内,她的屁眼里,也性福的塞进了按照老黄鸡巴尺寸倒模的假阳具,两根让她神魂颠倒、梦寐以求的阳具替代品严丝合缝的堵塞在她被记忆魔液改造过的两个淫穴里,并用麻绳捆勒好,随着那两根鸡巴的蠕动,薇薇一脸满足的被黄毛牵扯着爬进了狗笼子里。

    谭少指着笼子里狗一样的薇薇对我说:这下你该相信薇薇更愿意跟谁了吧?

    不是我放狂,就算是我把她的那些自愿为奴为畜的合同和照片视频送给你,她一样还是会偷着找我的!因为她骨子里就是个离不开男人鸡巴的贱货!我也不是不讲理的人,既然我玩了你老婆,我不白佔便宜,我送你几个母狗随便玩!说着,谭少一招手,两个浑身赤裸的学生妹狗一样让一个男人牵着爬了进来,谭少指着被反铐在大厅柱子上的我对她们说:以后这位大哥就是你们的新主子了,你们要好好伺候他,记住了吗?两个学生妹模样的女孩马上规矩的冲着我跪好磕头:骚屄母狗给爷请安了!说着两个女孩爬到我跟前开始争着就给我舔鸡巴!这是什么情况?我被她们弄得狼狈极了,虽然我极力想避开她们的服务,不想领谭少这份情,可我的老二却在她们殷勤的服务下有了反应,地上的两个母狗学生看到我肉棒的勃起,居然不顾羞耻的噘着大屁股抢着想要吞下我的老二,很快,那个看着丰腴一些的母狗把我的鸡巴吞进她的浪屄里,她一脸谄媚的开始呻吟着,一旁的笼子里,被两根假鸡巴玩弄的薇薇看到我被她的“同类”

    强姦,居然没有一丝愤怒,只顾着体会自己那两个淫穴传来的阵阵刺激,看到薇薇如此,我悲哀想着:我们这样还算是夫妻吗?这段感情还有维持下去的必要吗?性,固然是维繫婚姻的一条重要纽带,可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真的就敌不过谭少对她那种玩虐的刺激吗?究竟是什么让薇薇迷失了心智,如此的自甘堕落?我的薇薇你还能回到原来的你吗?在谭少的安排下,我被迫“接受”

    了那两个热情似火的母狗的招待,她们匍匐在我的胯下,仔细的为我舔舐着睾丸和阴茎,真不知道谭少是怎么调教训练这些母狗的,让她们对男根都有如此的尊崇。

    看到我已经不再那么狂怒,谭示意老黄解开我手上的手铐,我揉搓着被反铐的麻木的手臂,整理好自己凌乱的衣物,心里飞快的想着如何收场,谭少指着笼子里的薇薇说:这骚屄已经怀上了不知是那个男人的野种,需要特殊照顾一下,你自己先回去吧,处理完了我会把她送回去的。

    这里是十万元,算是对你的一点精神补偿吧!我一把打掉黄毛递过来的那摞钱,气冲冲的离开了,走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看了一眼笼子里被麻绳捆勒着的薇薇,她还沉浸在无尽的淫乱刺激里,根本顾不上理我。

    出了别墅,我一阵茫然,以后我的家庭该怎么拯救?是坚持挽救这个泥足深陷的女人?还是硬下心来离开?一面想着,我走到了那辆法拉利跟前,我乾脆不再想了,是因为太在乎薇薇了,我才如此痛苦,我要把我今天受到的屈辱都从兰身上找回来!想到这,我拉开车门,启动车,载着兰扬长而去。

    回到家,天还没亮,我把之前放在车后座的兰一把薅过稍微把她的裸体做了点遮盖,扛在肩上进了楼道,一进入楼道,我扯掉了遮挡她身体的衣服,把她丢到楼梯口,自己一个人上楼了,兰手足无措的站在楼梯口,反缚着手臂的她犹豫了一下,乖乖的跟在我后面上了楼,来到我家门口,兰犹豫着蜷缩在牆角望着我,我打开家门,她终于还是屈服了,自己低着头跟在我后面进入了我的家里。

    一进门,我找到他们用来玩弄控制薇薇的那个狗项圈,让兰跪在地上,把那个象徵牝犬的项圈戴在兰的脖颈上,我脱光了衣服,大马金刀的端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狗链把兰拉扯到我的胯下,对着这个邪恶的女人说:好好伺候爷,否则有你好看!这个平日里嚣张跋扈的女太妹居然在我跟前表现得极为驯服,她低着头开始给我舔舐鸡巴,舔着舔着,她张开嘴把我怒胀的肉棒含进嘴里,我装作享受的微闭着眼睛,暗自提防着她,果然,这骚货看到我闭着眼睛,忽然她眉头一皱,牙关勐地一紧,想要把塞在她嘴里的我的命根子齐根咬断!好歹毒的女人啊!我早就料到她不会轻易臣服的,说时迟,那时快,我一隻手掐在她的下颚,稍微一用力,就把她的下巴给卸了下来!我冷冷的看着一脸不可置信的兰的那张脸,看着她由惊愕到痛苦的表情,心里老怀大慰了,让你个婊子为虎作伥!让你羞辱我的薇薇!今天我就要让你体会一下什么叫做践踏人权!我得意的把她嘴里的大鸡巴抽了出来,用龟头抽打在她秀美阴鸷的脸上,同时用一隻脚的两个脚趾夹住她一侧乳房的乳头,不停旋转着,兰被我的王霸手段弄得痛苦不堪,想求饶都说不出话来,只好眼泪汪汪的看着我,“你个骚货知道爷的厉害了吧?爷有本事肏到你死去活来,更有手段让你生不如死!你还想试试爷别的手段吗?”

    兰点了点头又急忙摇头,一脸痛苦的凑近我,用她两团柔胰不断摩擦着我的男根,看到她如此逢迎,我伸手咔嚓一下把她的下巴给她複了位,兰稍微活动了一下自己的嘴巴,顿时老实多了,在我的示意下,她老老实实的给我舔起龟头来,我解开了她身上的束缚,让她趴到沙发上自己掰开她的肥臀,我挺着鸡巴把湿漉漉的龟头抵在她的菊花上,坚硬的龟头带着报复的快感,一点点的陷入她的臀孔里,以后这个温暖紧凑的腔室就属于我的了!至于谭少吗?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女朋友正在卑贱的掰开她的粉臀任我抽插她的淫穴!我的大鸡巴慢慢塞满了她的臀孔,兰忍着胀痛,体会着那种严丝合缝的肉体交合,随着我大鸡巴在她体内的蠕动,她开始有了反应,这骚妞发出了陶醉的浪哼,她也明白了我就是以后能带给她极致刺激的男人了,心里最初的抵触也随着大鸡巴的魔力慢慢消除了,我能觉察的出来,这骚妞其实对我一直都有点意思的,除了是为了报复薇薇之外,她那点女性的小暧昧我早就看在眼里,毕竟我的形体还是很吸引异性的,很快,沙发上的那堆浪肉在我的折磨下已经开始疯狂的大声浪叫起来,我在重複体验了她屁眼的紧凑后,不顾她的哀求——不要拔出来啊,我翘着自己的肉棒,插进她另一个只有我才能让她愉悦的淫洞,那里更是溪水潺潺,随着龟头在里面的搜刮,每次抽出来的龟头的冠状沟里都是她的淫水!弄得我的沙发上一片淫秽的水渍!当我把大鸡巴死死抵在她的宫颈口抱紧她肥臀开始战慄的时候,她几乎是同时也达到了高潮,我们就这样紧紧连接在一起,没有情感,只有赤裸裸的肉欲!我把一滩烂泥般的兰头朝下放在沙发上,掏出手机拍了几张她那被我肏的一片凌乱的阴户,着重拍了一下她被我精液浇灌的骚屄,然后发给谭少,告诉他,他的女友已经被我精液饲育了,他如果还在乎兰就赶紧用薇薇来换!果然,一向是以作贱别人为乐事的谭少坐不住了,这可是丢面子的事情啊,其实我一走出别墅开着兰的车离开后,就有人告诉了谭,谭少已经预感到我不是一个轻易服输的对手。

    于是,他带着薇薇和我坐到了谈判桌上。

    诡异的场面再次出现了,就在我家,我坐在沙发上,旁边跪着一个母狗模样的兰为我殷勤的舔舐着睾丸,茶几那头,谭少翘着二郎腿,他的旁边同样跪爬着一脸迷恋他的薇薇——我的老婆。

    我们达成了协议,谭把薇薇的一切视频、照片、合同都还给我,保证今后不再骚扰薇薇,我也把兰还给他,保证不去胁迫兰做她不愿意做的事情。

    从表面看上去,这件事情让我俐落的摆平了。

    可我和谭都明白,我们都保留着后手。

    我彬彬有礼的把这对恋人送走,然后把目光投向犹自看着谭背影恋恋不捨的薇薇。

    门口那扇门关死了,咣当一声,把薇薇从迷恋中唤回现实,对着我平静的审视,她开始局促不安起来,赤裸着跪在地上的薇薇竟然不知道自己该在什么位置上和我对话了!当谭少把他手里那根狗链递到我手里的时候,我不知道,我们交换的到底是爱人还是母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