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其他小说 > 双面娇娃 > 双面娇娃(25)
    2回家的女人219-6-11在我的逼视下,薇薇渐渐回复恢复了清醒,她开始羞涩的低着头,我一把把她拉到我的跟前,指着她被麻绳捆勒着的胴体说:你还要脸吗?刚才就这么赤裸裸的跟着那混蛋这么进的家门?你就不怕邻居们看见你这副淫贱的模样?薇薇嗫嚅着:我……我错了……是谭少不允许我穿衣服……一听她这话我马上恼了,勐地站起来指着她骂道:老子哪点对不起你?你左一个谭少,右一个谭少的!你既然离不开他怎么不去给他当老婆?我就想不明白了,放着好好的老师你不做,非要自甘堕落的给你的学生当母狗?觉得刺激是吗?你怎么不去当婊子啊!那更刺激!说着我拿起谭少提供的那一摞薇薇的淫照尽数丢到她的裸体上,你自己看看!看看你都背着我干了些什么!你这副德行让孩子知道了,她该怎么活啊!造孽啊!我知道我长期出差你会寂寞,可我奔波劳碌是为了谁啊?还不是为了这个家吗?你寂寞了可以告诉我啊,哪怕你背着我偶尔偷个腥也算,你怎么能疯狂到整个学校都知道你的糗事呢!我的脸今天算是都被你丢光了!薇薇一面嘤嘤啼哭着,一面解释着:老公我错了,我也不想成为这样的……我也知道这样做对不起你,对不起咱们的家……可是我实在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啊……他们……他们在我身体里做了改造的……还在我体内植入了情花魔咒……只要是情花魔咒主人出现在我附近,我的小阴蒂就会不可抑制的发痒,就会浑身燥热,会疯狂的想要男人的大鸡巴,我实在是控制不住自己了啊!如果……如果你实在觉得我丢了你的脸,你就把我休了吧!就让我自生自灭好了!只是你千万别告诉咱们的女儿她有个这样的妈妈!薇薇求你了!如果你嫌弃我,我这就走!说着,薇薇艰难的站起身想要离开,我哪里捨得让她这样走,如果我不是深深的在乎她,我就不会如此痛苦了,我拉紧手里的狗链,薇薇在我的拉扯下再次跪爬到地上,她低着头继续啜泣着,倒好像是我让她受了多大委屈一样!娶个漂亮女人就是这样,只要你在乎她、捨不得她,你就要不断的委屈自己,压低自己的自尊去迎合她,可我也太压低自己了吧?都压到极点了!一想到那次影院里她的表演,还有别墅里她那无耻的索欲情形,我针扎一样的心痛!可我真的就能做到放手吗?如果我离开了她,薇薇这辈子可能就彻底毁了!若干年后,当我的女儿问起她的妈妈为啥变成这样的时候,我该如何解释?我长歎一声,伸出手抚摸着她的秀髮,抚摸着她秀美的脸庞,薇薇把她的头悄悄的靠在我的肩膀,无比温热的开始和我拥吻在一起……吻着吻着,她开始呼吸急促起来,原来是我勃起的肉棒顶到了她的咪咪!薇薇一脸柔媚的看了我的肉棒一眼,俯下身张嘴开始舔舐我的鸡巴,结婚这么久了,她极少这样做,今天也算是意外收穫吧,我闭嘴眼睛,享受着这难得的温情,薇薇羞涩的伸手把我的两隻手引到她的两团柔软的豪乳上去,我抚摸着麻绳捆勒着的两个奶子,她的乳蕾早已偷偷翘起,在我的掌心顽皮的跳弄着,薇薇的舌尖沿着我龟头的冠状沟仔细的舔弄着,她舔的是那么虔诚那么认真,眼睛里都是对肉棒的渴望,她的这种眼神我以前从我见过,我的欲火被她勾了起来,乾脆把她抱到茶几上,让她噘着屁股对着我,可是当我看到她臀沟里的秘密的时候,我再次被气到了:只见薇薇被麻绳捆勒的臀沟里居然还有两根胶棒塞在她的骚屄和屁眼里,在麻绳捆勒下还在不停的蠕动着!感情刚才薇薇发情不是因为我!而是因为这个!薇薇看到我脸色突变,也意识到自己身体里的不妥,赶紧解释:老公你听我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是谭少……是他故意这样折磨人家的……又是谭少!我头都疼了,看来谭少一时间是不能从薇薇的记忆里抹去了!我忍着噁心,解开了勒进她腚沟里的麻绳,把那两根可恶的胶棒拔了出来,恶狠狠的丢到垃圾筐里,那两根形似男人肉棒的胶棒还在垃圾筐里顽强的蠕动着,我惊讶的发现,薇薇的骚屄和屁眼里居然还残存着大量男人的精液!随着两根胶棒的取出,那些男人丰富的“馈赠”

    顺着她的臀沟缓缓流淌了出来,看到我不停变换的脸色,薇薇识趣的爬到卫生间去清理自己的身体了,我虚弱的倒在沙发里,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太气人了!我被薇薇一次又一次的伤到了。

    洗涮乾淨的薇薇怯怯的走出卫生间,她去掉了身上所有的母狗的痕迹,想要再次靠近我,我却失去了亲近她的欲望。

    面对这样一个尤物,我一看到她的裸体就会情不自禁想到那些淫秽不堪的场景!我真的无法说服自己忘掉过去,我闭嘴眼睛,痛苦的挣扎着,薇薇呆在我身边,也是一样的坐卧不宁。

    。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从迷迷煳煳中醒了过来,发现身上盖着一条被子,我的薇薇像一隻受伤的小狗,蜷缩在我旁边,眼角睫毛上还残留着泪珠,我看着她可怜的模样,终于忍不住俯身亲吻了一下她的眼角,亲去了她挂在睫毛上的泪花,我还是捨不得我的薇薇啊,哪怕我知道她已经不是那个从前的她。

    我端详着睡梦里的薇薇,一脸的爱怜在我脸上流露着,可就在她旁边就是我洒了一地的各种刺激无比的照片!我一张张的把它们拾起来,一张张的看下去,里面的场景让我看到了薇薇的堕落和淫荡。

    那些不同场地、不同男人摆弄下不同姿势的女人,无一例外的向我展示着薇薇的另一张面孔,娇娃双面,我看的懂的只是她的外表!而她那狂野的渴望激情的那一面,已经被那个叫谭少的混蛋牢牢把握控制住了!照片里那些羞耻姿势下的薇薇,每一张都在诉说着她自甘堕落的沉沦。

    看着熟悉又显得那么陌生的薇薇,我再也没有想把她抱在怀里亲热的冲动。

    可我如果跨不了这道坎,薇薇迟早还得继续堕落。

    想到这,我努力的劝说着自己,把她抱到床上,一丝不挂的薇薇保持着诱人的睡姿,如果被别的男人看到这姿势,一定会兽欲大发,可如今在我看来,我想亲近她都显得那么牵强。

    ≈ap;ap;#x987;。

    当我的头部靠近她的私处的时候,我闻到她那里的一股浓浓的男人精液味道,究竟她是吞了多少男人的精华,才培养出如此浓郁的气味?!我忍!我把她搂进怀里,她明显感觉到我的温暖,下意识的把自己的头部埋进我的怀里,以前,她这样做会让我油然升起一种幸福的感动,如今,这种感觉还在吗?或者宽恕才是最好的?趁着天还没亮,我在阳台上把薇薇的卖身契烧掉、把那些照片都剪的粉碎,(毕竟那些照片实在是太多了,楼房里不方便用火烧毁)连同那两根可恶的假鸡巴一起包在一个黑色塑胶袋子里,悄悄拎着出门丢到大街上的垃圾箱里,丢完垃圾的我,在公园里转了一圈,买了点早点回家,在楼道里遇见了楼上的老王大哥,他似乎有事一样,拎着一个黑塑胶袋匆匆往楼上走,奇怪的是,平日里见到我总爱打招呼的他今天居然有点躲躲闪闪的,我被薇薇的事情弄得很彆扭,也就没多想,掏出钥匙打开门进屋了。

    吃完饭,我为了努力平复昨天的不愉快,强装着笑脸带着薇薇去了孩子姥姥家,陪家人呆了一天,下午基本上都是和小月月一起玩耍着过的,直到晚上,我们才回来,一路上薇薇都显得小心翼翼的,生怕惹我不高兴,我问她打算怎么处理她肚子里的那个孽种,她低头小声的说:谭少……不……是那个混蛋已经替我约好了医生……说是明天就可以做掉它……要不你陪我去吧?好吗?薇薇胆怯的望着我,我忍着不痛快说:好吧,既然已经约好了医生,那就赶快做掉它,省得麻烦。

    第二天,我带着薇薇去了那家医院,看着薇薇一步三回头的进了手术室,我心里没来由的酸了一下,唉!这怎么说也是一条生命啊!虽然不知道它是经历了多少磨难才进入薇薇的子宫里孕化成熟的,可我实在没有包容这条生命的勇气,一想到它那无法确认身份的爹,我就一阵恶寒!真的无法想像薇薇在她们学校是怎么过来的!每天被无数男人姦淫着,她居然还乐此不疲!我哪里能想到,就在那间手术室里,躺在手术台上被麻醉的薇薇除了被拿掉那个孽种之外,又被那个做手术的医生在她体内种上了新的情花魔咒!从理论上讲,一旦孕期结束,她体内的情花魔咒就会继续突显魔力,尤其是她身上羞耻的的纹身,在她发情的时候就会显现出来,这次被谭少重金收买的医生给薇薇又加入滴入三个男人精液的情花蕊,她可怜的小阴核上被那可怕的情花蕊再次授粉,那带着邪恶的情花被他们塞进了薇薇的阴户里……迷迷煳煳中,薇薇的身体又被注定多了好几个她都未知的主人。

    如果不是后来偶尔听到邻居们的议论,我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薇薇居然又成了整个社区男人们的公共玩物和女人们茶馀饭后的谈资笑料!我扶着虚弱的薇薇回到家,去单位请了几天假伺候她,在公司遇见了小何,他尴尬的和我打了个招呼,说了句:董哥,你在家好好伺候嫂子,其他单位的事情你就别管了,我先回c城了。

    说完他低着头匆匆离开了。

    我忍着不痛快回到家,给薇薇煲汤炖鸡,毕竟我内心还是心疼这个女人的。

    薇薇也被我的宽恕感动了,她一再表示再也不会和谭少有瓜葛了,等身体好点她就去应聘新的工作,再也不去那家学校了。

    就这样,我们慢慢恢复了看似正常的生活,偶尔也会做爱,可心有戚戚的我总是浅尝辄止,几次下来,有时候我都不敢正视薇薇那哀怨的眼神。

    我不主动,薇薇也不敢放下矜持去配合我,弄得我们的性生活越发的尴尬。

    做完手术的薇薇,似乎对性的要求极为强烈,有时候稍微有点肉体上的触碰,她就会情不自禁的发情,尤其是她的那个小阴蒂,几乎碰都不能碰,整天处于兴奋的状态。

    这让对欲望索然无味的我真的是左右为难,违心去满足她吧?我心里那道坎还过不了,装作不理她吧?又怕她再次红杏出牆,真是纠结啊!为了满足她的欲望,我乾脆给她买了一堆形形色色的性器具,我宁可让她被这些没有生命的物体佔有她性感的身体,也不想让她再次堕落。

    薇薇似乎安分了很多,她换了手机号码,老老实实在家陪我,有时候想了就偷偷拿着假鸡巴去自慰,虽然我不知道那些器具能不能满足她,可我总算是对得起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