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其他小说 > 凌乱的百合 > 凌乱的百合 第二合部(10)
    【第十章】219-5-13隋义坚把杨晓云双腿架到肩上,轻抽缓送肏弄着她,手指上套着避孕套,插在小洁泥泞的花径里玩弄着,小洁哼哼唧唧趴在杨晓云胸前揉弄着她的奶子、吮吸她的大奶头,杨晓云不安地扭动着屁股:“坚哥,快点嘛,用力快点肏我,痒死了。

    ”两个女孩儿的阴部色泽都很浅,形状也很好看,尤其小洁的屁眼儿居然是深红色,隋义坚用拇指一碰,就像含羞草一样收缩,细密的皱褶聚集成小肉球,肏着杨晓云,抠摸着小洁,捉弄小洁的屁眼儿,隋义坚玩得很嗨皮。

    “嗯,来了老公,到了嗯、噢!”在隋义坚的肏弄、小洁爱抚之下,杨晓云很快来了第一次高潮,隋义坚转移阵地,扶着滑腻腻的鸡巴插入小洁体内,抓着她的手一起玩弄杨晓云热乎乎湿淋淋的肉壶。

    小洁虽然身材娇小,丰腴而不臃肿,肉乎乎的圆润,把玩起来手感极佳,肏起来小屁股弹性实足,“坚哥的鸡巴好大呀,肏死我了,顶到嗓子眼儿了。

    ”也许是从事过性服务业,隋义坚还没怎么样她,就大呼小叫起来。

    “别弄屁眼儿,别弄,坚哥肏我,肏我的屄,大鸡巴哥哥哦、好舒服、嗯、肏我肏死我吧、哎、肏肚子里了,嗯。

    ”隋义坚被小洁的叫声弄得心烦,把她的嘴按在杨晓云的奶子上,才静下心来,仔细品味这个跟妈妈脸蛋和身材,都很相似的女孩儿被自己奸淫时快感。

    两个女孩儿,都陷入了极度的兴奋之中,男人也极度的亢奋,大鸡巴轮流在两个女孩儿的阴道中穿梭着,女孩儿们呻吟着,抽泣着,扭动着,隋义坚快速的冲刺几下,拔出鸡巴塞进杨晓云的嘴里射出一股浓精,又转向小洁,小洁连忙喊住还在喷射的鸡巴,一股温热的精液射进了她的嘴里,两个女孩儿伸出粉红色的舌尖儿,轮流舔着黏糊糊的大鸡巴,把鸡巴上的粘液舔的干干净净,甚至把皱褶的卵袋儿都裹在嘴里吸吮,隋义坚平躺在床上,享受着两个女孩殷勤的伺候,像舔棒棒糖一样,贪婪的吮吸着鸡巴,心里非常得意。

    过了好一会儿,三人的喘息才渐渐平静下来,两个女孩面对面躺在隋义坚怀里,激情过后才感觉到害羞,小洁突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还说不是,我一猜你跟坚哥就有一腿,这次吃东西都没吃干净,看看嘴边还有那些东西呢。

    ”“坚哥,你不知道晓云姐做梦都喊着你的名字,有一天晚上,可能是做春梦梦到了你,床单都湿了一大片,像尿床似的,害的人家都没有睡好,我说她思春了,她还不承认她想你,今天总算露馅儿了,刚才吃饭的时候,就像西游记里妖精跟唐僧一样,口水都流出来了。

    ”说完格、格、格地笑起来。

    “死丫头还敢笑话我,你也不是一样,刚才哭着喊着让坚哥操你,还好意思说我呢。

    ”杨晓云羞恼拍打小洁,伸出手指把小洁嘴角的精液刮起来塞进她嘴里,小杰没有躲闪,舌头环绕在杨晓云的手指上,隋义坚把杨晓云的头推向小洁,小洁温顺的凑过去吻住了杨晓云的唇,两个女孩羞涩的哧哧笑着,舔吃着对方嘴角的精液,隋义坚看着眼前香艳的情景,又来了兴致。

    2;≈ap;ap;ap;ap;#xff55;≈ap;ap;ap;ap;#xff12;≈ap;ap;ap;ap;#xff55;≈ap;ap;ap;ap;#xff12;≈ap;ap;ap;ap;#xff55;≈ap;ap;ap;ap;#xffe;≈ap;ap;ap;ap;#xff3;≈ap;ap;ap;ap;#xfff;≈ap;ap;ap;ap;#xffd;。

    这次隋义坚先肏了小洁,看着小洁那和妈妈十分相似的脸蛋儿,肏着小洁心里却想着如果换成妈妈躺在这儿,任自己奸淫玩弄自己会爽死的,也许是成为了习惯,小洁没一会儿就又开始淫言秽语的叫床。

    被打断性幻想的隋义坚,心里十分的不爽,命令杨晓云:“让她舔你的屄,堵上他那张破嘴,鬼叫鬼叫的让人心烦。

    ”杨晓云红着脸蛋儿跨坐到小洁的嘴上,手指分开自己的逼,堵住了小洁的嘴,俯下身子探过头,伸出粉红的舌尖,舔弄隋义坚的乳头。

    小洁的淫言秽语,被捂在嘴里变成了呜呜的呻吟,隋义坚狂肏了一会儿,又换到另一头去,操小洁的嘴和逼,把杨晓云的头按下来又去操她的嘴,两个女孩儿被隋义坚摆弄成69,隋义坚两头忙活着,轮流操着女孩儿们的嘴和屄。

    女孩儿们也渐渐放开了矜持,开始互相舔对方的屄,隋义坚把握着节奏,把两个女孩儿一次又一次送上兴奋的顶点,最后隋义坚让两个女孩跪坐在床上,像两个嗷嗷待哺的小鸟一样张开小嘴儿,把自己浓浓的精液轮流射进她们粉红的口腔。

    两个女孩儿像争夺食物的小兽,捧着隋义坚的卵蛋儿和鸡巴轮流舔吃着,隋义坚的鸡巴毛在抢夺中都被拔下来好几根,只好笑着说:“好啦,好啦,再舔下去,老子会被你们小妖精弄得精尽人亡了,真拿老子当唐僧了。

    ”女孩儿们放过了隋义坚,诱人的红唇转向对方,吸吮着对方潮红脸蛋上残留的精液,隋义坚看时间已经很晚了,连忙穿好衣服,女孩儿们也慢慢从过度的兴奋中清醒过来,两个人捂着被子痴痴笑着,不敢抬头看隋义坚。

    当隋义坚走到门口时,背后传来杨晓芸轻柔的问话,“坚哥,什么时候再过来?我和小洁都挺想你的,到时候我们还一起陪你。

    ”隋义坚随口答:“得过几天,这两天我还要去外地一段时间。

    ”“坚哥,下次你再来我不会乱叫了,我和晓云姐一起好好伺候你,让你舒舒服服的,你可一定要来呀。

    ”小洁也恋恋不舍地说。

    隋义坚有些头痛,可也只能答应下来。

    出去游玩实在没什么可说的,路上全是车,景区全是人,在潍坊买了一些风筝,本来还想去崂山玩,结果一看路上的车流,一家三口全打消了这个主意,到了青岛玩了几个景点也全都是人,不算是尽兴也谈不扫兴,只能五一出来都这样吧。

    2;≈ap;ap;ap;ap;#xff55;≈ap;ap;ap;ap;#xff12;≈ap;ap;ap;ap;#xff55;≈ap;ap;ap;ap;#xff12;≈ap;ap;ap;ap;#xff55;≈ap;ap;ap;ap;#xffe;≈ap;ap;ap;ap;#xff3;≈ap;ap;ap;ap;#xfff;≈ap;ap;ap;ap;#xffd;。

    明天就要回北京了,一家三口按酒店服务员的推荐去了一家海鲜店吃饭,刚开始一切正常,吃的也算不错,到买单时齐百合发现了问题,饭店里的服务生一下子围了过来,隋义坚发觉事情不对,一边安慰妻子,一边连忙小声对妈妈说:“你抱着孩子先上车,抓紧时间报警。

    ”隋佳欢抱着孩子转身出了饭店,上了车开始报警,饭店内的服务生开始推搡齐百合,隋义坚刚想把妻子拽到身后,一个男服务生挥手打了妻子一记耳光,齐百合一脚踢在男的胯下,那男服务生惨叫一声倒地不起。

    隋义坚拉着妻子就跑,刚跑两步后脑就被啤酒瓶击中,强忍着眩晕扯起一把椅子在身后乱挥,对妻子喝道:“快出去。

    ”齐百合推门出去后,隋义坚背靠玻璃门,双手握着椅子在身前乱挥,饭店里的人一时不能靠前。

    齐百合转身看到丈夫像发狂的野兽,紧紧占据着门口,挥舞着手中的椅子,后脑勺几缕鲜红的血线分外醒目,一时看得痴了。

    几个啤酒瓶又飞了过来,钢化玻璃门轰然碎裂,一把椅子重重砸在隋义坚手臂上,他手中的椅子落到了地上,一把水果刀捅了过来扎到隋义坚腿上,隋义坚握住那个手腕,膝盖猛撞在肘关节,只听一声惨叫,手肘关节弯了过去。

    隋义坚被推倒在地上,一人从旁边就要夺门而出,被隋义坚死死抱住大腿,另一只手拔出腿上的小刀,猛地插在搂在怀中的脚面上,又是一声惨叫,隋义坚嘶吼着:“快跑。

    ”双手抱头弓起身子,拳脚雨点般落到他身上。

    ……“别哭了,真难看。

    ”隋义坚抬起头,肿胀的眼睛看着紧急赶来岳父、岳母,“你们女儿哭起来真难看,能退货不?”齐百合抹着眼泪,勉强装出一副笑脸,杨可看着腿上绑着绷带,一身青紫的女婿,心里又是着急又是心疼。

    “就会臭贫,医生说了你没什么大问题,百合,你也别哭了,没什么大事儿。

    ”隋佳欢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儿子,心里也是心疼,嘴上却嗔怪着儿子,安慰着内疚的儿媳,同时也对亲家夫妻说道。

    “警察怎么说?”隋义坚问岳父,齐任仁见女儿没事儿,女婿为保护女儿受伤,心里也觉得这女婿还是挺靠谱,悬着的心放回肚子里,听女婿问事情的结果,就回答道:“应该没什么问题,重要是对方先动了刀子,你是正当防卫。

    ”“你爸带着律师来的,他对刑法不太熟,找了他专门打刑事官司的同学,一定不会有事的,把你打成这样,还治不了他们,还有没有天理了。

    ”杨可愤愤的插话道。

    “我能见见他们吗?”隋义坚征询着大家的意见,齐任仁明白女婿是要自己处理这件事情,点点头说:“可以,你没事的话,我现在就叫他们进来,你想怎么办就跟他们说吧。

    ”杨可再插话:“你可不能心软,这种流氓无赖,你可不能放过他们。

    ”“王先生,你能肯定我没有事吗?”隋义坚对穿着一身西服,戴着一副金丝边儿眼镜,文质彬彬的男人问,得到肯定的答案后,才继续说,:“如果我没事儿的话,我所受的伤害应该得到赔偿吧。

    ”再一次得到了肯定的答案。

    “那就长话短说,我是这样想的,请你做我的律师,赔偿要的越多越好,我只拿赔偿中的1,其余的全部归你。

    最好把那个拿刀的人,送进去关几年,你看这样行吗?”“如果赔偿的3,不够律师费的话,我可以分文不要。

    ”隋义坚想了一下补充说,斯文的王先生露出满意的笑容,最后一次给了隋义坚肯定的答案。

    齐任仁问他带来的公司法律顾问:“小坚在我公司兼职摄影师,这部分的误工费能得到赔偿吗?”那个法律顾问摇摇头:“公司没和小坚签劳务合同,法庭很可能不支持这部分的诉讼要求。

    ”转眼看着王律师说:“如果我是说如果,在不违反法律的情况下,王律师也能把这部分诉讼请求,赔偿了部分款项,也能得到法庭的支持,也按小坚说的办法去做。

    ”王律师马上笑容满面的答应了下来,承诺一定给隋义坚找回公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