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其他小说 > 欲海美人劫 > 【欲海美人劫】(2海0)
    【欲海美人劫】(二十)各有千秋作者:局长闲人21951字数:16557但董洁的念头只闪了一下就没了,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刘易温热又有力的舌头开始进攻了,两唇轻合,仅仅吸了几下小肉粒,就像狗舔蜂蜜一般,在阴部里外舔个不停。

    董洁手把着刘易的头象征性地阻挡了一下瞬间就失意了,而刘易却像得到珍宝一样没完没了。

    吧唧吧唧地啯着两个肥大的阴唇,又舔弄着早已经翻出来的阴蒂,觉得董洁的阴蒂也如乳头般大,越舔越硬,越舔水越多,稍微有些咸味,散发着一股略有腥臊好似海鲜的味道。

    刘易终于明白为什么人都愿意把女人的阴部比喻成是鲍鱼,不仅仅是形似,味道更似。

    仅仅几分钟,董洁被舔得直翻白眼,转眼就来了一次阴部高潮,这可比以前玩奶子就高潮强烈多了,两腿抽筋差点没把刘易的脑袋夹碎了,但刘易手扶着大腿就是不让董洁并腿,一个劲儿地进攻。

    而董洁并不上腿,阴部全都暴露给刘易,感觉越来越强,欲火燃烧着大脑,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哀求着刘易不要再弄了,却是拒绝不了,直到哀嚎无音全身瘫软昏死过去刘易才算罢了。

    当董洁悠悠醒转的时候,刘易已经给董洁擦干净了阴部,自己也去洗干净了嘴巴。

    脱光了衣服在床边鬼眼烁烁地看着董洁。

    董洁看着刘易已经支愣起来的大黑鸡巴吓一跳,以前见过一回,后来只在黑暗中摸过,隔着裤子也感受了几回却是头一次在晚上亲见,昏暗的灯光下相当的狰狞恐怖,惊奇地看着长吸了一口气说道:「你这玩意好大,你姐要真的要受苦了,你一会儿千万要轻点。

    」刘易看着董洁光洁无毛的粉嫩阴部又说道:「姐,你这地方看着可真干净,阴唇和屁眼上一根毛也没有。

    」董洁娇慵无力地说道:「小混蛋,有个秘密没告诉你,我妈是三毛子,我可是有外国人基因的,只是到了我这一代什么也看不出来了。

    」刘易却是坏笑说道:「看得出来,这逼色一看就不是东方人,这大个大腿大屁股大逼,有几个女人这样啊。

    」董洁却骂道:「别说那么难听的话,这样的有的是,你那也不小啊?你还要不要了?这都什么时候了?瞅什么呢?人家怪不好意思的。

    」刘易看着瘫软无力又怕又羞的董洁笑道:「姐,早着呢,保证你舒服的还想下回。

    」说完却抱起董洁进卫生间,让董洁坐在坐便之上,自己却调了热水器的水温,觉得正好,又说道:「本来是我要先来的,既然怕疼就得它先给你开苞了。

    」说完拧下了热水器的花洒,弄了一个像指头粗细胶皮软头套上,说道:「姐,一定让你舒服,来。

    」说完放了一小股水流,周起了董洁的大白屁股,在她屁股沟上清洗。

    董洁没想到刘易还有这手段,娇羞着反转过身手扶着洗手盆,高翘着丰满肥硕的屁股,俏怜怜地翘着脚跟感受着温水冲洗着肛门说道:「小混蛋,你还挺有招的,这是谁教你的?舒服,啊,好痒,有点受不了。

    」刘易摸着董洁粉嫩的腚沟,慢慢地冲洗着她的屁眼,却将胶管头部小心地顶在董洁的屁眼上说道:「这是我妈教我的,她其实从来没说过,是我自己发现的这个东西,琢磨了很长时间才想明白是干什么的,我观察过她,她每次洗澡都换上这个东西洗屁眼,后来每天睡觉前都洗。

    有的时候屁股都洗半个多小时,你说能不舒服吗?」但董洁却哎呀了一声说道:「嗯,那是洗小身子,女人都这样的,啊,好胀,不舒服了。

    」原来刘易已经趁着董洁精神放松,把胶管轻轻地捅入了董洁的肛门之中,胶管头部尖小,一下就捅了进去,稍微放大了水流,温水全注入了董洁的直肠之中。

    董洁抬头看着洗漱镜子中的自己,光着雪白的身子高噘着大屁股,无比的淫荡媚态,却见刘易在身子后面忙活,心中又是火热。

    片刻,董洁就忍受不住了,拽着刘易的胳膊道:「受不了了,我肚子胀,我要拉出来了。

    」刘易却一手按住董洁的纤腰,一手在下面揉着她的小腹道:「姐,要干净就得把肠子都通开了,你再忍忍,过了这个阶段就舒服了。

    」说完继续揉她的小肚子。

    董洁此时也只得听他的,咬着玉牙继续忍耐,觉得肚子越来越胀,又过了一会儿,董洁实在挺不住了,两腿真哆嗦,一把推开刘易,自己拔出了胶管,一屁股坐在了坐便上,然后是像撒尿一样从屁眼里哗哗地喷水和一些脏东西。

    已经不顾及刘易是否在身边,高仰着脖子屁股却在使劲,恨不得全拉出来才好。

    刘易在旁边看了一会儿,却温柔地搂住了董洁的肩膀,把董洁的脸贴在自己的肚皮上,董洁虽然感到刘易肚皮上的浓密的汗毛扎脸,但还是贴在上面感到无比的温馨幸福。

    董洁觉得肚子放水之后屁眼痒痒热热的也不疼,果然舒服,抬眼娇羞着看着刘易说道:「你坏死了。

    这招都能想得出来?」刘易这才转身清洗着胶管头部说道:「我也是在网站上看的,人家外国人用这个方法减肥,要往里注入咖啡的,而且有一些不老的名人也都是睡前灌肠的,说是能清理宿便,又舒服又干净,但要有深度,只是灌一点是不行的。

    」董洁睁大眼睛说道:「真的啊?」刘易坏笑道,:「当然是真的,我们再试试?如果你舒服,我天天给你灌。

    」董洁撇了一下嘴不再说话,冲了坐便起身擦了屁股,刘易又将董洁按在洗手盆上,觉得董洁上身挺立有点高,铺了一条浴巾在地上,让董洁跪在上面继续给她灌肠。

    董洁此时像个小猫似的没有任何反抗,羞红着俏脸,胳膊支在浴巾上,高噘着肥满无双的大圆圆屁股,娇羞着任由刘易摆弄。

    刘易也不客气,一连灌了五回,一次比一次多,后来董洁觉得水都要把肚子胀破了,才去坐便上喷出来,肠子里的一些没成型的脏东西也全都出来了,董洁是又羞又臊,却也觉得舒心入骨,轻松无力,见刘易不嫌也就放下脸面不在乎了。

    刘易没想到董洁对这种事情真能忍耐,一次比一次灌的多,最后两次都觉得董洁的小腹硬得像木板了才去排水,见排的已经全是清水了,最后一次拿过一瓶淋浴液,先给董洁的屁眼里注入了一些,然后又继续注入清水,直到董洁大喊着受不了了,像小白猫似的又蹬又刨,刘易才让她起身排泄出来。

    董洁已经小高潮了一次,又被灌泄了六次,觉得自己已经被弄得全身无力了,又不想弗刘易的好意,不好意思拒绝,只是脸色红红羞羞的,相当的美艳妩媚。

    刘易见董洁已经软了,上前给擦干净了屁股,用手指沾了一下屁眼说道:「真香,一会儿给你开苞。

    」董洁娇羞地打了刘易一下,说道:「别说这话,人家心里过不去。

    」然后无力地靠在刘易的身上,娇羞无力地跟刘易又回到卧室。

    刘易还是像妇科检查一样让董洁躺在床边掰开大腿,却手指沾着浴液轻轻地抠弄她的菊花,因为多次的灌肠,董洁的屁眼已经很松了,刘易轻易地就将两个手指探了进去,一朵粉色的菊花一点点的绽放开了,而前面的两片蝴蝶似的阴唇也在配合着一扇一扇的。

    董洁洗完屁股之后屁眼相当敏感,受刺激之后整个屁股一紧,双腿又打哆嗦,雪嫩的脚丫佌在床边绷的笔直。

    刘易觉得董洁的括约肌相当有力,毕竟是个大腚深,逼肥屁眼紧,形成了一个坚固紧致的大肉环,随着手指的抽动竟然好似配合一样,一吸一吸的,而董洁阴道的淫液又流了出来,直接越过会阴粘湿了刘易的手指。

    一股澹澹的酸味刺激着刘易的神经。

    刘易还是怕董洁疼,仍然拿浴液当润滑液一点点地扩大着董洁的屁眼,又温柔地舔弄着仍然胀大在粉色小阴蒂,而董洁已经受不了了,双管齐下,一种异样的被爱弄的感觉让自己真的很舒服,欲仙欲死,转眼又要迷煳了。

    刘易见两个手指已经把肛门弄得很轻松了,便提枪上阵,在鸡巴上抹了一些浴液,将龟头顶在了董洁的肛门之上。

    但董洁的屁眼真紧,刘易的手指一离开就合上了,像一朵收紧的小雏菊。

    但刘易还是轻轻地将龟头顶在肛门上,稍微项了一下,紧致的屁眼竟然一点都没放开,再稍微使点劲,借着润滑液才有点放松。

    未等龟头进入,董洁已经知道刘易要动真的了,想到大鸡巴的形状,却是开始紧张,迷蒙着说道:「啊,轻点,你要是嫌脏,我包里有避孕套和手油,我都带来了。

    」刘易嘿嘿一笑说道:「姐,那个用不上了,你慢慢享受吧。

    」说完将龟头慢慢地插入,董洁毕竟是第一次,仍然紧张起来,刚才看到刘易的大家伙像一个紫檀大擀面杖,龟头足有鸡蛋大,而且像一个大香菰一样有个大紫肉边,自己除了见过弟弟和刘易的再没有见过别的男人的东西,不知道是不是都这样,但这个家伙也不小了,绝对不比录像里的外国大洋马的差,真要是插自己无论是哪都很恐怖,屁眼不仅紧张地缩了缩。

    但一切都已经晚了,刘易把着董洁的屁股向两边一分,肛门更加显露出来,肛肌已经向外翻开了,张开了一个小肉洞,洞纹四开,真的像一个肉色菊花一样的绽放了,肛肌再收缩也没有用,顶在肛门上的龟头又轻轻一探,卡在肛门口,已经绽放开的菊花无法再合拢,一松手放松了两瓣肥大的雪白屁股,臀肉自然收拢夹紧了鸡巴头子。

    刘易不需要再对眼,借着浴液的润滑一点点的向里面顶入,肛肌仍然相当的紧致,却仍然被一点点地撑开,一使劲儿,只觉得咯噔一下一个突破,鸡蛋大的龟头就吞了进去,肛肌紧紧地箍在龟头的冠状沟上。

    刘易已经知道龟头已经进去了,低头看了一下,这个角度却看不清,只看到两片充血的阴唇紧张地一抽一抽的,又等了一下,借着润滑油的润滑又慢慢地往里探入,越过了龟头最粗的部分,没有刚才那么吃劲了,非常顺畅往里滑入。

    董洁初时只觉得肛门胀胀的,有些疼痛还能忍受,也不舒服,有一种又要拉大便的感觉,但知道肠子早都让刘易清干净了,一定是他的东西进来了。

    2;≈ap;ap;ap;ap;#xff55;≈ap;ap;ap;ap;#xff12;≈ap;ap;ap;ap;#xff55;≈ap;ap;ap;ap;#xff12;≈ap;ap;ap;ap;#xff55;≈ap;ap;ap;ap;#xffe;≈ap;ap;ap;ap;#xff3;≈ap;ap;ap;ap;#xfff;≈ap;ap;ap;ap;#xffd;。

    突然感到肛门胀疼,一个东西好像卡在了肛口处,红唇大张,两眼上翻,不叹大叫了一声。

    刘易没敢再动,只觉得龟头被紧紧地箍住,而董洁却是唉叫连连,两只手使劲地抓着被单,却没有让刘易拨出去。

    刘易等了片刻,偷偷地向前推送,董洁除了正常的呻吟也没有再叫疼,刘易知道已经成了,便大胆地再向里插。

    一会儿,董洁感觉到了刘易的耻毛已经贴在自己被剃光毛的阴部了,相当的敏感,看来刘易的鸡巴是全进来了,不仅发自内心的一声闷哼,原来自己真的可以接受这么大的东西。

    董洁见刘易已经成功,而自己并没有想像中的剧疼,反而这种异常的做爱方式让自己感到莫名的刺激,突然睁着水汪汪地深情迷离地看着刘易,片刻,娇说道:「我的宝贝,爽死姐姐了,来吧?我不疼。

    」刘易看着身下的绝世妖姬,早已欲火难禁,却像听到发令枪声一样,把董洁的大长腿往两臂上一架,左右各亲了一口,然后开始了人生的第一次真正的操女人。

    仅仅抽插了几下,董洁就来了感觉,虽然没被操过阴道,但这种命中注定的被插入仍然让她欲火焚烧,每一次插入的阴茎虽然隔着中间的一层薄薄的肉膜,但还是能感受到顶到了子宫颈上,有一个敏感的位置次次都在撩拨着自己的心弦。

    这种被征服的归属感是自己永远想要得到的,被自己最心爱的男人操弄,粗大火热的阴茎突入与抽出都让自己的心里即渴望又失落,在山顶与凹谷之间无数次地徘徊,无比企盼着每一次的摩擦,让自己身心全方位的投入让感觉来了又来,现在终于感受到了人性美妙的高峰,觉得人生已经再无所求,哪怕是此刻死去也无怨无悔。

    快感连连直奔顶点而去。

    董洁本想让刘易舒服一次,只要他不嫌,自己也忍受一下,没想到被操屁眼竟是一种更强的快感,而心理上的肮脏与实际上的背德感却是越来越刺激。

    刘易是头一次插女人,觉得董洁的屁眼深不可测,而肛肌像一个小肉环一样紧紧套在鸡巴上撸来套去,内里深不可测,刘易不敢拉到尽头,否则小肉环套在龟头上,冠状沟的摩擦让快感来的太快,只好缩短距离,不让太过紧密,让董洁紧箍的肛肌只套在阴茎中后部摩擦,而让龟头留在里面,刺激感并不强,能让自己坚持更长的时间。

    却是越来越用力,胯骨打在董洁的屁股上啪啪地响,带来了一种迷幻的感觉,彷佛在哪里听到过,这场景和感觉也似曾相识,像做梦一样却想不起来,虽然距离短,但速度快,感觉越来越强,随着董洁的低沉的叫声,却好似越来越紧,自己却努力地让鸡巴更深入一些,如果没有董洁的骨盆和耻骨的阻拦,说不定能插多深呢?刘易看着墙上的钟,才插了十几分钟,董洁就已经不行了,但自己却不能不行,人生的第一次,不能就十多分钟就交卷,一定要多玩一会儿。

    而让女人欲生欲死臣服在自己的跨下,乃是每一个男人的本能,怎么能轻易就射呢?刘易想着书上教的内容,转移思想,放松感觉,甚至走神想一些别的事情都能延长作爱时间,如果自己背一段在会议上的讲话是不是能更长地干一些时间?那背哪一段好呢?刘易终于想起了自己在学习期间的的发言稿,一边背稿一边放慢速度操董洁,也不敢太用力,怕董洁疼也是怕自己感觉来的太快。

    当刘易连蒙带编地背完两大段讲话的时候,抬头看钟已经过了三十多分钟了,而董洁已经像被干死了似的一点声息都没有了,刚开始还睁着水汪汪的眼神热情地欣赏着刘易在努力地奋斗,而此刻自己感觉上来了,眼前一片迷茫,脑海里云山雾罩,只有硕大饱满的乳房像小座小肉山一样在不住地摇动,两个像大粒葡萄似的乳头越来越紫。

    刘易也没放过,边操边粗暴地揪弄着,虽然有些像色鬼一样粗鲁,但董洁已经对这种疼痛没什么反应了,每次受到的刺激令大脑更加的迷幻,恨不得刘易长了一万只手在自己每一寸肌肤上无情地玩弄。

    刘易操的歇了一会儿,自己已经气喘吁吁,放下董洁的双腿,俯身看了董洁一眼,发现还有气,好似昏迷了,见刘易停下来了哼哼了几声。

    刘易放下心来,又一边继续干着一边问道:「姐,舒服不?」董洁两条修长美腿大张着耷拉在床边,高抬着屁股,只用脚尖支着地板,配合着操弄的角度,迷蒙着几乎是带着哭音,喃喃道:「小混蛋,你要干死我了,我已经舒服好几次了,求你射了吧,明天我还让你弄,啊,啊,啊。

    你要累了就歇歇,我行了啊。

    」刘易嘿嘿一笑,没想到英姿飒爽的董洁此时像个荡妇任由自己操弄,这征服的成就感真是满满的了。

    刘易色心又起,将董洁翻了个身,像一个受精的小母猪一样跪噘在床边,这个姿式其实最适合肛交,又在鸡巴上抹了一些浴液,董洁乖的像个小母狗一样不动弹,只噘着雪白带着红印的大屁股在挺着不动,而下面肥厚的像蝴蝶一样的阴唇上已经有亮晶晶的淫水滴了下来,散发着淫靡的味道,燃烧着男人的欲火。

    刘易这次却不温柔了,抱住董洁肥大的白屁股,用手持着粗大黝黑的大鸡巴,借着浴液的润滑,对准已经要收缩的屁眼一下就捅了进去。

    董洁噘在床上被怼的不仅闷哼了一声,而刘易却开始集中精神把着董洁的胯骨一顿勐烈的操干,自己也吼叫着助兴。

    董洁听到刘易也在叫床清醒了一些,对刘易的表现非常满意,双手向后一伸,把住了刘易的两个腕子,上身却挺立了起来,向后极度弯曲着扭过头与刘易接吻,已经不顾忌他刚才是不是舔过自己的小逼,脏不脏了。

    刘易配合着抓住董洁的双臂,边操边与董洁热吻,睁眼竟然能看见董洁的一对豪乳也在被操的抖动着。

    董洁的肛肌也跟着翻来进去的被拉进拉出,但奇怪的是刘易此时越想射却射不出来,直干得董洁终于全身无力,如哭如泣地将上半身瘫软在床上,两个大奶子都要压瘪了,不住地啊啊求饶,但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

    刘易见已经无法配合的董洁不得不又换了一个姿式,将董洁翻过来双腿扛在肩上向前一压,亲嘴摸乳房增加快感,左右亲吻着董洁的小脚丫。

    董洁被干的汗都出透了,脚底略有酸味更是勾魂,刘易却是喜欢,眯着眼睛又闻又舔,还轻咬着每根脚指,转移了注意力,缓解着鸡巴上的感觉。

    董洁脚部被刺激,一条火线顺着大腿里子刺激着阴部,刘易的阴毛其实是次次都在阴唇上摩擦增加着快感,不仅一下一下地收缩着整个阴部,让刘易的鸡巴感到董洁的屁眼越来越紧。

    刘易压仰着感觉又操了二十多分钟,却是实在忍不住了,一口咬住董洁的脚面,闷哼着用尽全身的力气疯狂地暴操,而董洁也知道刘易的最后时刻就要到来,为了刺激刘易的感官,无所顾忌地放纵着喉咙大叫,被咬的玉足疼痛难忍,像电打一样抖动,十个白嫩可爱的小脚指早已经收缩成一团。

    全身冒汗像水泼的一样。

    刘易已经失神,就想用尽全力暴操,随着最后几下暴力的冲刺终于射了出来,阴囊在无情地收缩,把早已经憋了二十多年的所有精华全都注入了董洁的体内,只可惜这个肉洞的位置不对。

    2;≈ap;ap;ap;ap;#xff55;≈ap;ap;ap;ap;#xff12;≈ap;ap;ap;ap;#xff55;≈ap;ap;ap;ap;#xff12;≈ap;ap;ap;ap;#xff55;≈ap;ap;ap;ap;#xffe;≈ap;ap;ap;ap;#xff3;≈ap;ap;ap;ap;#xfff;≈ap;ap;ap;ap;#xffd;。

    董洁的屁眼又麻又胀感受到了刘易的凶勐的射精,从此后自己的体内有了他的精神与肉体的一部分,心神一荡,瞬间觉得两人合二为一,长长地叫了一声,又是全身颤抖被干昏过去了。

    刘易全射完发觉自己也是满身大汗,筋疲力尽,把着董洁的肉腿,呼呼地喘着粗气,看时间已经干了两个多小时,都已经半夜十二点多了。

    刘易也是两腿发软,腰部酸疼,站着休息了一下,等到气息均匀,简单地清理了一下战场,给董洁擦干净了屁股。

    董洁的屁眼本来还有铅笔大的一个小洞,但擦了几下,除了一些在留在外面的浴液,一朵绽开的菊花就慢慢地合上了,什么也没流出来,看来董洁的屁眼是真紧,一定是怀不上了,其实自己内心还是希望她怀上的,那样她就不得不跟自己了,但遗憾,自己还没有这个资格,董洁给了自己屁眼暴操已经很不错了。

    刘易去卫生间冲洗了一下,又回到卧室,董洁侧躺在床上,秀发泼墨一样地散在床上,死人一样地摊着不动。

    丰满的双乳像吊钟一样耷拉在一边,雪白的身子白里透粉,两条修长丰腴的美腿无力地摊开,已经被剃光阴毛的阴部中间两片已经深紫色阴唇却仍然外翻着,好像剥开的大鲍鱼真被干过了一样。

    刘易看着软塌塌的黑鸡巴也没精力再干了,上床抱过董洁睡觉,调整好枕头,董洁仍是没有任何反应,像一个晕死的小乖猫一样在刘易的怀里直接睡了过去。

    虽然是深夜,其实还是很漫长,董洁被干晕了,但刘易仍然很精神,欣赏着她的美体,不安分的手仍然在董洁的身上抚摸着,借着昏暗的床头灯,逗弄着她的乳房,沉甸甸的一颤一颤的。

    董洁说的没错,她的皮肤仍然白皙滑腻,虽然个子大,却是腰短肩宽屁股大腿根粗的西方人体形,与郑秀那削肩长腰苹果臀小细腿的东方体形完全不同,如果董洁换成了金色的头发和蓝色的眼珠,那此刻就是一幅西洋成熟裸女的油画,只是比那些丰臀浪乳的熟女更年轻一些,她确实是有西洋人的基因,如果不说却谁也想不到。

    刘易又叹了一口气,虽然没干破董洁的处女膜,但这又有什么区别呢?两人此刻已经是灵与肉的完美结合,睡在一起的两个人已经没有了任何的顾忌,一个死要面子的女神任由一个男人随意的玩弄还要配合,自己还需要郑秀了吗?刘易看着已经熟睡的董洁又轻吻了一下她的面颊,却还是不想睡,只摸了一会儿肥满的乳房,鸡巴就不争气地又硬起来了,只是感到龟头酸酸麻麻的,可能是干的时间太长,已经不行了吧?此刻仍是又硬又长,绝对还能再干。

    但董洁已经睡着了,自己能不能再干了呢?而且再干屁眼还得做一次准备工作,因为董洁的屁眼外面已经干了啊?而里面却是自己珍贵的精液,觉得董洁对这种东西万分珍惜,死死地夹住,就是不让它流出来。

    当刘易搂着董洁还在犹豫能不能用菊花再作爱的时候,郑秀也在京城一个高档会所的高间卧室里,只穿着一件水粉色的真丝花边的小睡衣和一双一次性的高级小拖鞋坐在一张小红木桌子旁边,两条丰腴白皙的美腿架着二郎腿,秀美柔嫩的小脚丫一荡荡的,手中有半杯红酒,面无表情,漫不经心地摇着。

    对面一个英俊的男人穿着白衬衫西服裤子一身正装,抱着肩膀一脸邪笑地看着她。

    片刻,郑秀慵懒地喝了一口红酒,杯子已经见底,放在桌子上,这个男人又坏笑着拿起红酒瓶子倒酒。

    郑秀却说道:「不喝了,今晚清醒一些。

    」说完慵懒地将身子往古典红木椅子上一靠。

    这个男人停下了手,放下瓶子说道:「秀,我其实喜欢微醺的你,像一朵带露水的桃花一样娇艳美丽,又像一只受伤的无辜小白兔,那么楚楚可怜着人疼爱。

    我抱你入怀,都舍不得下手呢?真怕把你弄疼了,我也伤心。

    」郑秀听着这肉麻的情话冷笑了一下,说道:「陈诚,你别说的那么好听,你不就是想玩我吗?为了女人你不仅仅是什么都舍得,还会装乖作小说情话,但一动手,你就变样了,上回陪你一次,我身上的伤过了好几天才好,我那几天都不敢穿露肉的衣服,那个王主任次次看我都是鬼笑的,心里想的什么我也清楚,不就是让你干了吗?」叫陈诚的这个男人却笑了,答道:「没关系,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不会再有人碰你,如果谁要是欺负你或者说你坏话,我就让他在京城消失,在这个国家我没有做不到的事。

    秀,你是我最喜欢的女人,我可能有的时候忽略了你的感受,但我真的爱你,你有什么要求我都满足你,你看怎么样?」郑秀又冷哼着摇晃着脑袋几下,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然后打开了发辫,一个甩头,如墨似的黑发披散了下来,将头绳扔在桌上说道:「我什么也不要,我走到这一步是我自己倒霉,我只求我学习期满能平安地回去,谁要是阻拦我我就跟谁拼命。

    」陈诚却又笑了,说道:「你怎么又旧话重提了?不就是为了你男友吗?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将他调来啊?」郑秀眼神一冷,还没等说话,陈诚就笑说道:「好,好,不提他了,我一定满足你这个愿望,在你回去之前,我找一个外科高手,给你的处女膜补上,让谁都看不出来,让你们都心安。

    来,我陪你一杯,我现在生意忙,今晚这个机会不容易,良宵一刻值千金,千万不能错过啊?」说完,各倒了两个半杯。

    郑秀冷眼看着酒杯半天,还是拿起来喝了。

    陈诚放下酒笑道:「我去冲个澡,我知道你喜欢干净,一定让你满意。

    」说完却将桌子上的一套衣服往前推了推,说道:「今晚,咱们玩这个,听话,宝贝,乖,啊。

    呵呵呵呵,」说完过来给郑秀一个腮吻,然后起身去沐浴间冲澡了。

    郑秀半杯酒下肚有些上头,眼神迷茫了一下,才看桌上的衣服,拿起来一看是一套女仆装,却是特制的女仆装,开裆小格丝袜,只有半尺多宽的蕾边小裙子和一件小的像背心似的上衣,还有一个蕾边的猫奴女仆小帽和一双半高跟平头小皮鞋。

    郑秀缓了一会儿精神,长叹了一声,这个王八蛋还说什么爱情?自己不过是他的一条宠物狗,想着法过瘾呢。

    虽是这样想,还是站起身脱下了睡衣,暧昧温馨的灯光下,郑秀瞬间一丝不挂,除了乌黑的秀发和修长竣秀的眉毛身上没有一根多余的毛发,高起的阴户白白的看不到一根毛孔,早已经被药物去毛弄了个干净。

    而郑秀的体形已经不是离开市里的时候有些瘦弱了,而是珠圆玉润地散发着像东方维纳斯似的轻熟女的诱惑,一个经历男人的多次滋润的成熟女人哪还会像小姑娘一样稚嫩?早已经像一朵怒放的玫瑰了。

    郑秀甩了小拖鞋,在镜子面前踮着脚尖弄了一个姿式转了两圈,对自己成熟性感的体形感到非常的满意,前凸后翘,皮白肤嫩,纤腿宽臀,小腹平坦、美腿修长,玉劲如鹅,而如花的容貌绝对算得上国色天姿,自己在大学的时候也很孤傲,但那时自己怎么就没发现这么美呢?而如今,一个京城的矮富帅相中了自己,一不小心落入了他的圈套,却在他的迷魂攻势下继续沉沦。

    在服用了带激素的避孕药和数次内射玩弄之后,自己像一朵得到圣水的花一样盛开了。

    现在除了上班就是吃喝玩乐和追求极致的美,钱是不缺的,缺的就是如何让自己更美?更性感,更吸引人,让这个缺德的男人如何神魂颠倒,而自己也获得更大的快乐。

    自己并不是没底线,达成的协议就是让自己实习期完成之后完整地走人,从此之后再不往来,就当这事没发生过。

    但在这期间,自己却是他的一个玩物,自己表面上高冷,内心却火热,等到一个电话就假装无奈其实是主动地来被操,自己是不是太贱了?如果被刘易知道会怎么样呢?能怎么样?他外面灜弱,却内心狠辣,知道这种事一定会玩命,而他跟陈诚比连一只小蚂蚁也算不上,怎么能跟这种老虎斗呢?郑秀长叹了一口气,刘易,我还是爱你的,如果有人伤害你,我愿意为你去死,但你能不能原谅我?我保证一辈子不让任何人知道这个秘密,我宁可带到坟墓里也不让你在任何场合没面子,如果老天开眼,你就原谅我吧。

    叹完气地郑秀无奈地一样样地穿上了性感女仆装,在镜子面前调整好了衣服,这个衣服穿还不如不穿,裙子只盖到尾骨以上,正面都能看到白鼓鼓的阴部里的粉色阴缝。

    胸部都盖不到乳头,一动就若隐若现的,这衣服有什么用呢?但现在的男人就是喜欢这个调调。

    郑秀盘好头发,戴上了猫奴发卡,又从另一张方桌上拿起了一个狗套,见已经是改良过的,都是真皮外带海棉包裹,不会再弄出伤痕,轻轻地系在脖子上调整了松紧度。

    又拿起了一根巨大的狐狸尾巴肛塞。

    迟疑了一下,这个像大个胡萝卜一样的肛塞太大了,前尖后粗,自己能吞进去吗?陈诚越来越变态了,自己那鸡巴玩意小,却弄些大的工具来玩弄女人。

    看着女人越痛苦,他却越开心,这种把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的男人真是禽兽,但自己就是跟这个禽兽鬼混,而越来越沉沦。

    郑秀最终还是在肛塞上抹上了一些进口高级润滑油,虽然已经插入无数次了,但还是精神紧张。

    郑秀一手扶着桌子,另一只手拿着肛塞对准了肛门,慢慢地往里推入,这个东西设计的很巧妙,头部略硬却是尖细,很容易就进去,但到了中部却是粗大,不得不费点劲儿,调整呼吸强忍一下,但过了中部之后又缩小了,受力之后又胀开,正好卡在肛门里,虽然很长却是很软,不会过分在肛门里产生异样感。

    2;≈ap;ap;ap;ap;#xff55;≈ap;ap;ap;ap;#xff12;≈ap;ap;ap;ap;#xff55;≈ap;ap;ap;ap;#xff12;≈ap;ap;ap;ap;#xff55;≈ap;ap;ap;ap;#xffe;≈ap;ap;ap;ap;#xff3;≈ap;ap;ap;ap;#xfff;≈ap;ap;ap;ap;#xffd;。

    郑秀插入到中部试了几次觉得胀得受不了都没吞进去,不得不抽出来又抹了一遍润滑油再试,最后下定决定一咬牙,转过身伏下腰,将肛塞顶桌边,口里轻吟着『放松,放松,再放松』让肛肌最大的放松,身子却向后一使劲儿,一声娇吟,借着身体的冲力,硕大的肛塞终于捅进去了。

    郑秀疼得直喘粗气,紧咬银牙,十个秀气可爱的小脚指痉挛了一下,但进去了也就舒服了。

    叹了一口气,现在不用担心肮脏和气味的问题,晚上自己到会所来的早,当刘易给自己打电话的时候,其实自己正在洗澡和灌肠,只好煳弄他说晚上出去锻炼身体,不要再打来了,幸好那个时候陈诚还没来,否则又要在自己接电话的时候玩弄自己了。

    这种事情发生过无数次了,幸好自己的忍耐力强,被操的时候还能一声不吭或者正常呼吸打电话,否则早就被刘易听出来了。

    唉,陈诚,你这个魔鬼,你为什么也让我又恨又爱的呢?郑秀再用手摸摸肛门边上,严丝合缝,也没有出血,肛塞其实是已经卡在肛门里面了,只剩下一条象征着淫靡的白色狐狸尾巴露在外面。

    转身摇了几下屁股,狐狸尾巴轻轻地摆动,镜子里的自己真的像一个白色狐狸精一样美丽动人充满诱惑。

    郑秀看着镜子里淫靡的自己闭了一下眼睛,调整了一下情绪,既然来了,就要投入地玩一下,何必面无表情像受罪似的呢?郑秀又戴上了皮质手铐和脚铐,看桌上还有乳夹阴夹和口塞,这个东西太过分,却是没再戴上。

    然后调整了面部表情,一脸媚态,忍受着屁股里的轻微的胀疼向沐浴间缓缓地走去,一尺多长的银色脚链限制了类似鬼魅的步伐,一步一步地摇摆着狐狸尾巴真像一个要勾引男人的狐狸精一样走到沐浴间门前,然后在门边缓缓地坐了下来,硬硬的带狐狸尾巴的肛塞又被顶入了一些,不得不抬起了屁股。

    郑秀对自己的耐受力也感到吃惊,上回陈诚牵着自己参加一个蒙面派对,一个名模表演菊花吞棍,竟然将一个四十多公分的直径足有六七公分的假阴茎用肛门吞进去了。

    自己当时很是惊讶,难道肠子不拐弯,直通到嗓子眼?陈诚却看了很兴奋,以为很容易,回来拿自己做实验,自己只吞了十几公分的还没有人家一半粗的假阴茎就受不了,不得不手蹬脚刨地求饶,主动像个小性奴一样给陈诚的鸡巴舔硬了,又主动用肛交的方式把他弄射出来才完事。

    后来陈诚又让自己坐在木马上锻炼,但次数太少也没再深入多少,又觉得屁眼干松了合不上,他插着不舒服才算了。

    但今天又弄了这么大个肛塞来玩弄自己,没想到自己久经开发的肛门真能吞得下,难道自己命中注定是个小荡妇?郑秀只在门口跪了片刻,陈诚就光着身子出来,见郑秀换上了服装,肛门里插着那个新买的大肛塞,狐狸尾巴在身后拖着,乖乖地听话跪在门前相当高兴,俯身握住狐狸尾巴抽拉了几下,郑秀的肛肌卡的很结实,跟着动了几下却一点没让肛塞出来。

    陈诚坏笑着说道:「真紧,我喜欢。

    」说完拍了郑秀光滑像鸡蛋似的屁股几下,摸了几下郑秀的娇嫩小脸蛋,又周起来亲了一个嘴,然后牵着郑秀狗套上的小银链,走到了里间一个欧式大沙发边,郑秀像一条乖顺的小母狗一样在他身后跟着爬行。

    陈诚坐在沙发上,郑秀在他脚边犬坐,却装出了无奈的表情。

    陈诚伸手玩弄着郑秀粉嫩的乳头坏笑说道:「还是这么嫩,激光漂红的效果不错啊?」郑秀抿了一下嘴,像一个小母狗似的娇羞着说道:「我听人家说这个东西顶不了多长时间,过一段时间还会恢复的。

    」陈诚哈哈笑道:「那有什么,变了再去韩国漂一次,下次去把奶子一起做了,弄一个f罩的大胸,让你胸怀天下。

    」郑秀又假装娇羞道:「晕了,现在还不够大?你哪次没玩的开心?做手术伤身体的,你就是不心疼人家?还说喜欢我?哼。

    」陈诚又是哈哈,说道:「宝贝,我不瞒你,我阅女无数,但是像你这样的尤物我是头一次遇到,我第一眼看到你就喜欢上了,要不是你那么矜持,咱们早都好上了,浪费了多少好时光?啊,亲一个。

    」陈诚说完低头跟郑秀热吻了一会儿,郑秀也是乖巧,没有任何拒绝,反而把舌头送过去,让陈诚吸吮玩弄了半天。

    陈诚松了口又道:「宝贝,这也就是你,换成别人,从来不吻吃过别人鸡巴的嘴,但我爱你,就不嫌了。

    」郑秀的眼光有些黯澹,阴沉着脸说道:「那你怎么不吃我下边了?是不是让你的哥们干了你就嫌脏了?」陈诚有些尴尬,笑说道:「不是嫌脏,是你那里这几次用药,有一股药味,等调理好了我再好好吃吃,你破处的那一天下午我还记得,我吃了好几回呢,真甜。

    」说完嘿嘿。

    郑秀还是拉着脸道:「都怪你,不珍惜人家,一不小心就让别人把你的宝贝干了,这让我以后怎么做人?我这心里怎么过得去?」说完假意抽泣了几下,却没什么眼泪。

    陈诚又是呵呵,说道:「这也是酒后乱性,没控制好让人占了便宜,放心,你当时戴着面具,他们也不知道你是谁,操了也就操了,以后注意就行了。

    我就当没发生,还拿你当宝贝。

    来,给我口一个,我已经等不及了。

    」说完把着郑秀的头按在自己的鸡巴上。

    郑秀没再说话,仍是跪坐在地上,一脸媚态,一手把着陈诚的小鸡巴,一手揉着他的卵蛋,张开红唇慢慢地吞吐着,品咂有声,动作熟练,说不定已经吃了多少回了。

    陈诚的鸡巴虽然不长,却是像个小孩的牛牛似的很干净,而且很硬,一边享受着一边说道:「我今晚来的时候在大厅遇到张经理了,他说晚上有好节目,来了几个外国的调教师,还带了几个洋妞,花样多,还有几样比赛,吞棍、生蛋、吹火,拉力,有的好看了,现在正当时,估计比赛还没开始,你想不想去?一边看一边吃也很刺激啊?」郑秀又深深地吞了几口,才吐出鸡巴放松娇说道:「人家不去了,我是你的私有小爱奴,别人看我一眼我都难受的,去了再让人占便宜,我自己心里更过意不去了,上次如果不是有贞操带护着,恐怕都被别人玩死了呢?你也不心疼,我却嫌脏,难过了好几天呢。

    」郑秀说完一副悲哀的眼神,楚楚可怜地着人疼,陈诚却俯身周起了郑秀的下巴,看着她的眼神说道:「我就是喜欢你这个模样,被谁操了就是谁的人,虽然身子脏了,但心里还是干净的,好,我喜欢,你要是说不去就不去了,可惜这身衣服了,我还想显摆一下呢。

    既然是这样,你就给我好好表演一下,让我看看,这几天你有什么进步?」郑秀一羞,把脸扭一边去了,有些港台腔娇说道:「没有了啦,人家只不过去了你介绍的那家瑜伽馆,受一些加强训练而已。

    」陈诚嘿嘿一笑,说道:「那可是个出尤物的地方,老板没亏待你吧?是不是占你便宜了?」郑秀心里狂跳,阴部下意识抽了几下,却面不变色,说道:「没有,陈大公子介绍的人谁敢动啊?是一个女瑜伽师训练的我,疼死我了都。

    」陈诚心中兴奋,忙问道:「什么项目啊?」郑秀却转过了身,把苹果形的雪白圆臀对着陈诚,像狗似的俯下身子,轻轻地摇动着屁股,答道:「也没什么,就是训练下身松紧度,要能收能放的,我刚有了点小成绩,这么大个肛塞也能吃进去了。

    」陈诚大喜,轻轻地周起了郑秀的狐狸尾巴,低头仔细看郑秀的逼缝,只见粉嫩的小阴唇因为充血已经外翻,却是能看见小凤眼穴一抽一抽的,很明显。

    小阴唇上已经挂着一滴晶莹剔透的小露珠。

    陈诚嘿嘿一乐,用另一只手在阴唇上抹了一下,放在鼻子前闻了一下,如果是以前也就抱过来舔逼玩了,但心里想过这张逼已经让朋友操过还内射,心里有阴影也就算了,却说道:「既然能松那就是还能紧了?紧是什么样子啊?」郑秀娇羞着转过身,说道:「那就得你亲身试试了,手脚不方便,也没法弄啊?」陈诚一眯眼睛,打开了郑秀的手铐和脚铐。

    郑秀手脚都自由了,媚眼横飞,跪在陈诚的胯间轻轻揉搓了一会儿他的小鸡巴,见效果太慢,又吃了一会儿。

    等到勃起之后,自己起身蹲在沙发上,引导着他的小鸡巴慢慢地跨坐了上去。

    等到把陈诚的小鸡巴全都吃入,手扶着陈诚的肩膀,坐在他的腿上,却是不动身子,只是一下下的收缩小腹。

    陈诚感受了一会儿,觉得郑秀的阴道像一张小嘴一样在一下一下地吸吮。

    虽然没有冲撞的刺激却是相当地舒服。

    原来郑秀已经练会了内吸的功夫,自己和郑秀身子都不运动,就靠她阴道的收缩就能爽。

    陈诚更是惊喜,摸着郑秀像大碗似的东方标准乳房,温柔地揪着粉红的小乳头,感受着郑秀小逼的收缩,相当地受用。

    郑秀用阴道吸了一会儿,觉得自己竟要受不了了,淫水早已经泄出,湿湿滑滑的有点使不上劲,眯着眼睛娇问道:「人家才练几天,肌肉收缩力不强,你没什么感觉吧?」陈诚色眯眯地笑答道:「有感觉,不强烈却舒服,相当舒服,当然更紧一点更好,但那样射的快,还不如这样玩的爽。

    宝贝,你太好了。

    」郑秀却妖说:「那人家已经累的不行了,以后练好了,再吸你吧,我先让你射一次,行不?」陈诚还没迷煳,色说道:「宝贝想要当然行了,但不知道咱们两人谁先到啊?这样,谁输谁就答应对方一个要求?行不?」郑秀的感觉早都已经上来了,自从被陈诚迷奸过后,身体越来越敏感,一碰就出水,一插就来感觉,此时无法忍耐,本来就是想让陈诚先射,好少玩几个花样,现在真的骑虎难下,心知陈诚也不是个中强手,只能说道:「那好吧,我开始了?」说完扶着陈诚的肩膀开始前后晃动胯骨,让陈诚的鸡巴在逼里抽动。

    陈诚看着郑秀仰头闭着眼睛享受,一阵阴笑,稍微直起了身,伸手把住郑秀身后的狐狸尾巴,配合着郑秀一下下地抽动,也不抽出来,就在肛门里小幅度地捅着。

    郑秀前后同时被插,转眼就疯了,由前后移动变动上下大起大坐,但遗憾的是陈诚的鸡巴只有十来公分长,幅度一大就掉了出来,再往下坐却往往找不好位置,滑熘熘的也对不准洞口,没办法,只好再吞入之后腰部继续前后移动。

    郑秀的阴部没毛,觉得陈诚的阴毛在阴部上摩擦着,痒痒的也很舒服,但一大力就磨的痛了,却也不敢太狠,万一被阴毛磨破皮就不好看了,幸好主动权在自己手里,可以适当地调整频率和距离。

    而陈诚却不客气了,拿着肛塞的尾巴开始大幅度的抽插郑秀的肛门,这是个软体的肛塞,却也感觉到了粗大的肛塞已经隔着阴道中间的肉膜顶到了鸡巴上,而让快感持续增加,但怎么强烈也没郑秀来的强烈,只一会儿,郑秀就高潮了,仰头大叫了几声摊软在了陈诚的身上。

    陈诚也停了手说道:「宝贝,输了吧?」郑秀娇喘迷蒙着缓了一会儿说道:「没有,再来。

    」说完直起身子,两腿又蹬了几下,却是高潮之后肌肉放松真的使不上劲儿了。

    陈诚却坏笑着说道:「宝贝,只要你认输,咱们就拉倒,否则,有你受的。

    」说完搂住郑秀的纤腰拿着肛塞开始继续大力的抽插。

    郑秀高潮之后真的使不上劲了,又被只干肛门一个肉洞真的受不了了,强挺了一会儿说道:「啊,啊,难受,受不了,好,我认输,你别插了,求你了,主人,我的好主人,心疼一下小奴吧?呜呜。

    」陈诚又是坏笑,说道:「你认输就算了,但你完事了,我还没开始呢,再来。

    」说完一个翻身,将郑秀翻在欧式大沙发上,扒去了郑秀的衣服和丝袜鞋子,只留下郑秀肛门的肛塞和头上的猫奴小发卡,架起她的一双美腿,却也不着急,先亲了郑秀的秀美小脚说道:「秀,你是上帝赐我的礼物,是我最爱的小宝贝,我直想永远把你带在我的身边,想了就拿出来亲亲。

    小宝贝,我爱死你了。

    」说完不住地在郑秀的脚上腿上舔弄,郑秀又迷煳了。

    陈诚舔够了郑秀白嫩的脚丫丰润的美腿才开始大力地抽插,但因为鸡巴短一点,只能像狗一样小幅度地快速耸动。

    而郑秀此时是不在乎鸡巴大小的,也能感到陈诚的鸡巴顶的很舒服,不住地嚎叫,为了不让肛塞掉出来,忍受着刺激一下下地往里吸着,也不分不清是吸鸡巴还是在吸肛塞了,却是快感又被刺激到顶峰,险些没将肛塞拉了出来。

    一个绝色的丰润白皙的东方美女,被扒光了衣服,两条笔直修长的美腿大张,仰躺在欧式高档大沙发上,高举着两条美腿,被一个与自己身高几乎相同的男人又快又勐地操着,而屁股里插着的狐狸尾巴在两腿之间阵阵的抖动,证明着逼里鸡巴的速度与力度,美女被操的神智不清,如哭如泣,说不出的刺激与邪恶。

    但美景仅仅过了三四分钟,陈诚就一泄如注,无力地趴在了郑秀的身上,并没有抽出来而是在郑秀的逼里养着。

    郑秀也缓了一会儿,这次时间不长,觉得有了力气,为了快感和讨陈诚开心继续开始练内吸功,全身不动下身使劲。

    自己必须让这个禽兽早些多射几次,否则他变态地玩起来,就生不如死了。

    陈诚像死了一样趴在郑秀的身上不动,却能感受到郑秀小逼的吸吮。

    郑秀的逼是个绝品小凤仙,阴唇大小适中,即好看又干净还是天生紧,就是不训练也会自吸,只不过强度不同而已。

    这种好逼万不遇一,即使有这种好逼的女人也不一定长的好,长的好的不一定体型好,体型好的不一定屁股好,屁股好的不一定皮肤好,皮肤好的不一定脚丫好。

    各种都好的女人不一定是大学生有气质,有气质的不一定是淑女,是淑女的不一定是处女,是处女的不一定会变成小猫一样听话,像小猫一样听话的又可能心里没感情纠结没意思,而各种优点集于一身的更是世上难求,现在终于有了这种绝色尤物怎么放过呢?陈诚在郑秀的雪白柔嫩肚皮上只休息了几钟,就感觉到在郑秀阴道的吸吮下,鸡巴又硬了起来,虽然知道自己的东西短小一点,但不是不能让女人满足。

    郑秀跟自己的时候还是处女,小逼只让自己和两个哥们操过,但那次淫乱是酒后乱性。

    郑秀醉死过去了,什么也不知道,等于没感受过别人。

    而自己的对手其实就是各种硕大的假阳具,原来还怕把郑秀干松了,就不好玩了。

    但郑秀这个尤物真是极品,操到现在不仅没松反而越来越紧,只搂着自己不动就让自己再次雄风再起,而自己明知道耗费体力也是心甘情愿。

    尤物,真的是人间极品,陈诚现在也只能这样感慨了。

    陈诚半软的鸡巴终于硬了,郑秀也感觉到了,眯着媚眼说道:「主人,还要不?」陈诚一乐,说道:「要啊?,牡丹花下死,作鬼也风流嘛?还有什么花样?」郑秀红润的脸色又是一羞,用手扶着双腿慢慢打开了,竟然在沙发上左右平分来了个一字马,雪白粉嫩的阴部突出,两片不大不小的阴唇已经张开,阴蒂顶在陈诚的耻骨上,让阴部和陈诚的小鸡巴更紧密地结合在一起,看着陈诚娇娇地说道:「我都练了二个多月了,压腿很痛的,但我为了你都忍了。

    这样你插的深不?」陈诚瞬时感觉到了郑秀小逼里的不同,原来以为两腿大张,会阴道大开,没想到彷佛有一个小手握自己的鸡巴上,想拔都费劲,而大张双腿的角度让自己确实感觉到了比以前更深,阴道也箍的更紧。

    陈诚没想到郑秀这么善解人意,心中更是大喜,抚摸着郑秀的美乳说道:「宝贝,你真好,我这辈子都要你,以后别走了,让我再操一次。

    」说完压着郑秀的两条美腿又开始抽插,郑秀也是乖巧,像个圆规似的平分着腿,却温柔地抱着陈诚的上身,让他俯在自己的身上,两手在陈诚背后的肾区轻柔地揉差按摩,增加他的体力和快感。

    陈诚享受着郑秀的温柔,品咂着粉红的小乳头,觉得后腰被磨的越来越热,而鸡巴也越来越硬,也不用再全身用力,只轻轻地耸动屁股就行了,即省体力又舒爽。

    陈诚眯着眼睛享受着,鸡巴已经射了一次,没有原来那么敏感,以为能操更长的时间。

    虽然有郑秀的帮忙,但操了几分钟就觉得又不行了,呜咽着趴在郑秀的身上下了重口,狂吃奶头快速操干,又不到二十下,陈诚就第二次射出了。

    郑秀这次没来高潮,却也是舒爽入骨,见他射了又继续内吸他的小鸡巴,但这次陈诚的鸡巴像个小虫一样,怎么也搁不住了,自动退了出来,混合着郑秀的阴水和精液的泡沫液体已经冒了出来。

    郑秀急忙仰躺在沙发上收了腿,小腹内吸了几下,陈诚的脏东西只有一少部分粘在了阴唇上,其它的还在里面。

    淫笑了一下,自己每天早晚将近四个多小时的功夫没白练,真是助人助己。

    可以让阴部的两个肉洞收放自如,还可以自我调整高潮的频率,而男人只能甘败下风。

    但自己只试了陈诚这一个小鸡巴和健身教练的一个中型鸡巴。

    如果遇到刘易那个肌肉男会怎么样呢?他的家伙没亲眼见过,却一定不小,来感觉的时候那裤衩子的帐篷像小山一样高,都要把内裤胀破了,估算下来绝对不会少于二十公分。

    郑秀仰看着头顶上水晶灯,一想到刘易,心里却突然酸楚,跟刘易在一起的时候摸乳房都不让,走的时候只跟他深吻了一次,明知道他的鸡巴硬得像擀面杖,但就是没给他机会。

    那时自己还想回来的时候跟他结婚,在婚礼的夜晚献给他处子之身呢。

    而现在只过了大半年,自己在京城像一个性奴一样竟然被别人干了无数次,最少都有四个男人了,而刘易竟然连摸都没有一下,逼影都没见一眼,逼毛也没看见一根,现在想看也看不到了,全让陈诚这个坏蛋给弄没了,他说是剃毛其实是上了药,以后都不知道能不能再长出来了。

    自己太对不起刘易了,自己还能回到过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