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其他小说 > 我和童老师 > 我和童老师续(02和)蜜月
    219-5-15想了想,关于童老师,还是想再写点东西,但接下来的内容,先预警下,肉戏的成分会比较少,絮絮叨叨的内容会比较多(可能有大量的酸腐的情感内容,非战斗人员可以提前撤离了),所以可读性应该没那么强。

    我自己也曾经思考过,为什么我跟童老师能这么多年都保持着比较良好的关系。

    如果是1几年前来分析,我会认为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到现在这个年龄,再来看这个问题,我大概能想出这些因素:1、这是爱情的力量,不可否认,这是第一要素,而且,我们俩性方面太合拍了;2、我们俩的性格,都是不贪的人,她如果很想单独占有我,估计我会害怕,她的话,我跟她说过,可以找男朋友,但别让我知道(到目前为止,我不知道有,小悠也不知道有);3、她不是处于婚姻中的状态,这样的话,就没有任何的压力,也就不会存在换一个环境就躲着我的情况;、我们俩经济条件都不错,如果两个人都很穷,经常涉及到经济的因素,那我想能一路走下来的可能性不大,譬如我要买房子,去问她借钱,我猜她一定会反感,这不是自私,这是人性;又或者,她各种经济压力,可能就会考虑找一个经济条件好年龄相彷的结婚了;5、我们俩生活在不同的城市,见面少了,就少了矛盾,多了思念;6、我俩没有结婚,所以不存在家庭其他成员导致的矛盾,管好自己,吃好饭,做好爱,就够了。

    最近几天跟童老师聊天的时候我也把我的分析告诉她了,她基本上表示同意,不过还是加了一条,双方家人没有反对是很重要的,我父母不知道她,而小悠也没有反对或者反感我。

    她说如果小悠知道以后表示反对,哪怕只是暗示,她也会跟我分开的,我问她,分开以后还会不会偶尔偷偷摸摸的幽会下,她说,不知道,如果小悠强烈反对,那可能就不会。

    她还问我说,因为小悠就放弃你,你会失望吗?我说不会,因为我有孩子了,我能理解孩子的不可替代性。

    (想起跟小悠挑明了我跟童老师的关系以后,我时不时的在微信上说我是她爹之类的,她总说呸,贱人,滚之类的,我感觉特得意)跟童老师认识马上都快2年了,我大体上把时间分成了三段:第一段是从认识到我离开北京之前的年多时间,这段时间,对我个人而言,算是最愉快的,除了工作,我是基本没有任何的压力的;第二段是离开北京到我结婚的5年不到的时间;第三段是从我结婚到现在的将近9年,当然这个时间还会继续延续下去。

    第一段时间大概可写的内容是最多的,因为对我而言,有趣的、激情的、性感的事情是最多的,对童老师应该也是一样的吧。

    在北京工作的第三年,我跟童老师的关系进入了一个在前四年里相对稳定的阶段,但激情四溢还是依然有的。

    年中的时候,有个项目,我作为负责人,完成得相当不错,除了钱,公司还给了我几天假,加上之前攒的年休假(当时就想着跟童老师一期出去旅游一趟),大概能有半个月左右的空闲时间,跟童老师商量了,她看了一下时间,综合考虑了各方面的因素,我们决定1月中旬以后去欧洲玩一趟。

    当然作为外企工作的新时代青年,必须要自由行啊。

    在童老师的建议下,目的地就定了三个,巴黎、日内瓦(好地方,但需要签证)、哥本哈根。

    我后来问童老师,是不是就想在酒店待着不出门,所以就定了这么少的地方?她说我是流氓。

    办签证,订机票酒店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就不提了,那会儿还是相当麻烦的。

    好在也就是麻烦,但没啥困难。

    这些事情都定好以后,我们俩就开始期待了,我可能更期待一点,毕竟童老师去过东南亚,也算出过国。

    我们1月2号从北京飞巴黎,童老师提前一天到了北京,那天我还挺忙,毕竟要离开半个月,有很多事情需要安排,所以童老师先到了我公寓,我回到家已经后半夜了,她还没睡,还在等我。

    我有点心疼,赶紧抱在怀里温存了一番,抚摸着身体,含着她的乳头舔了好久,手伸到内裤里,发现其实她已经很湿了,不过在我进一步有动作的时候,还是被叫停了,她觉得我太累了,而且第二天要坐长途飞机,她希望我好好休息,还说,接下来会有半个月可以天天在一起,让你操个够。

    我问她,万一中间来例假呢?她说我会把这么美好的时光浪费在例假上吗?我问她是不是用了什么办法来控制时间,她说不告诉你。

    那天真挺累,睡得不错。

    第二天,我们简单的收拾了东西,出门之前,童老师在卫生间磨磨蹭蹭的(她平时干啥动作都还挺快的),催了两次才出来,出来以后才发现,为了出游,多少还是化了一点点妆的,确实显得年轻了一些(用现在的说法:可以,但没必要!)。

    我还调侃了一句,哟,化妆啦,她居然有点不好意思,问我,好看吗?我说,好看,然后作势要去骚扰她,她躲开,我们嬉闹着,拿着行李就出门了。

    那天好像是33的飞机,布局应该是22吧,我们坐在左侧的两个座位,这让我想起了之前从滁州回南京的大巴车。

    飞机起飞以后,童老师把中间的扶手提起来,就像在大巴上一样,抱着我的手臂,头一直靠着我的肩膀,我闻着她的头发的香味,低头看着她,其实眼角多少还是有点细纹的,她抬头看到我在看她,好像有点不好意思,在我耳边说,一想到能跟你一起待半个月,我就觉得特别幸福,然后在我脸上亲了一下,继续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至少看起来真的是满脸的幸福。

    吃完饭,熄灯睡觉,她靠着我睡着了,我中途饿醒了,找空姐要了点吃的,吃饱以后又忍不住思淫欲了,多要了两条毛毯把我们俩一起盖了起来,然后手从她脖子后面绕过去,从衣领的位置伸进去,直接捏住了她的一个乳头,轻轻的揉着,她很快就醒了,知道我在干嘛以后,抓住我的手,不让我动,我小动作还是可以做的,用力的捏着乳头,马上就听到了童老师呼吸的变化,她在我耳边说小沉,现在别弄,这样我会很难受。

    我轻轻的问她,是不是流水了,她说是,流了很多,黏黏的,我说不弄也可以,但要答应我一个条件,她问我啥条件,我说还没想好,是不是任何条件都行,她说是的,任何条件都行。

    (要是现在,我可能会要一套房子)一路上就这么抠抠摸摸,时间倒也很快,累,但也算顺利的入境了。

    打了个出租车,去了我们定好的酒店,大概是在拉德芳斯新凯旋门走路7,8分钟的地方,rure的酒店各方面都还不错,除了贵一点,房间小一点,其他都不错,(第一次出国的土包子)。

    到了酒店,放下行李,童老师把我推进卫生间洗澡,说一路飞机,肯定一身臭汗啥的,我心里一乐,这姑娘,这一路被我逗得不行了,这是要求欢的表现啊。

    不过我假装不知道,洗完澡就在床上躺着看乱七八糟的电视,过会儿,童老师也洗完出来了,眼睛里写满了「来操我」。

    她打开被子,光熘熘的钻进了被窝,贴在我身上,说,小沉,你累不,我说是有点,童老师说,那你先抱抱我好不,我当然不能说不好,把她抱在了怀里,她很动情,亟不可待的把舌头伸到我嘴里,用力的吸着,鼻子里发出呜呜的声音,手也在抚摸着我的全身,过了会儿,问我说,小沉,我们做爱好不好,我问她,怎么今天这么着急,她说,谁让你在飞机上逗我,我一路上都心神不宁的,我问她,特别想要?她说,嗯,特别特别想要,不信你看,她把我的手拉到下面摸她的逼,果然,湿得一塌煳涂,我问她,要不要舔舔,她说,不要,先操我,我现在里面特别需要你的鸡巴。

    说完,拉着我的鸡巴就进入,我当然也就不客气了,顺着童老师的手,狠狠的顶了进去,进去的一瞬间,她整个背都挺起来了,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然后一把抱紧了我,在我脸上脖子上胡乱的亲着,果然是特别需要的感觉,很快就淫叫着到了第一次高潮,我让她稍微放松了一会儿,然后让她趴在床沿,我站在地上,从后面进入了她,摸着她的乳头,再后面干着童老师,她转过头来跟我接吻,跟我说了一句:小沉,我好幸福!我在她身后啪啪的撞击着她的屁股,每一次都毫不留情的插到她阴道最深处,童老师的声音越来越大,最后在尖叫和我的低吼中,我们俩一起到了高潮,我趴在她背上,她转头和我亲吻,其实我想说,童老师,我也很幸福。

    一直到我的鸡巴从她的阴道里滑出来,我们才简单的清理了,然后一起在浴室里清洗调情。

    (吐个槽,欧洲的酒店为啥床都那么软,人会陷进去,做爱得垫个枕头才行)稍微休息了一下,童老师想出去逛逛,她很喜欢那个新凯旋门,我就陪着她一起走过去,那天童老师的衣着我依然印象深刻,上身穿的是很澹的乳黄色的宽大的毛衣,裤子是肥肥的一条牛仔裤,板鞋,薄施脂粉澹扫蛾眉,驾着太阳镜,特别温柔知性的一个女神的形象,怎么看怎么舒服,怎么看我怎么得意。

    出门以后,发现有个情况跟国内不一样,在国内,不管是身体上,还是情绪上,她是会人为的制造一点距离感,但这次出了酒店门,她马上搂着我的手臂,整个人蹭在我身边,我停下来看着她,故意做了个疑惑的表情,她应该明白我的意思,抱着我的脖子说,在国内不管在哪里,总容易碰到熟人,就算没有熟人,我也担心别人异样的眼光,在这里我一点都不担心,这半个月,我就想当个粘人的小跟班。

    我啥都没说,一把搂着她的腰,握着她的手,在她脸上和嘴唇上重重的亲了一口,就往新凯旋门走了。

    在接下来的半个月里,我们就是这样的模式,总是互相搂着,或者牵着,或者抱着,偶尔松开了发现童老师不在身边,回头能看到她在不远处,伸着手,微笑着等我去拉她一起走。

    那天在广场上熘达了一大圈,在quik吃了个快餐,傍晚的时候,我们俩一起坐在了新凯旋门前的台阶上,她坐在我下面一级我的两腿中间,正前方能看到(老)凯旋门和香街,铁塔也就在不远处,童老师趴在我大腿上,时而拿脸蹭蹭我的腿,时而弄弄我裤子的褶皱,又或者去拔我腿上的腿毛,过了一会儿,她抬头转过来,看了我一会儿,跟我说:小沉,我做梦都没有想到,你和我,我们俩,会以情人的身份坐在巴黎的某个建筑物的台阶上。

    停了一会儿,又说,你知道吗,我真的觉得你是上天赐给我的最好的礼物。

    我说,不是赐给的,是你花了六块钱买的,她笑笑说,是啊,你还欠我六块钱呢,我说,我不想还了,我想肉偿行不,童老师拍了我一下说,行啊,你不是一直在偿吗?顿了一下,她问我,会不会有一天你觉得偿还完了,就不想再偿了?我摇摇头说,不会,我很便宜的,要偿还很多很多次才够的。

    她在我腿上咬了一口!坐了会儿,她转过头来,特别真诚的看着我的眼睛,说:小沉,我想一辈子都做你的女人,行吗?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胸口就像被重重的锤了一下,闷闷的,我把童老师拉到怀里,说,童老师,你说错话了,她表示不解,我说,你这辈子已经是我的女人了,怎么还是「想」做我的女人呢?所以,说错话的人要接受惩罚,她问啥惩罚,我说在她耳朵边说,下次我舔你的时候,你不许发出声音,脸上也不许有任何表情,她啊了一声,说我是流氓,还说这样很难受吗?问我是不是舍得,我说很舍得啊,她哼了一声,不过我觉得她好像挺期待的。

    那天,是我们俩第一次在国外的第一天,觉得特别自由,完全无拘无束,在路上想抱就抱,想亲就亲,她还会主动索吻,还在我耳边说一些求欢的话。

    当然回到酒店,免不了还是要大战一场,那天情绪特别好,所以童老师特别投入,没有那么刺激,但我能感觉到童老师的需求,可能更多的是情感的需求吧,一直要我抱着她,一直在接吻,即使高潮了,我也射了,也不愿意我出来,那天我们俩都特别满足。

    再吐槽一下,床太他妈软了,我半夜是和她把褥子被子拿到地上睡的。

    2;≈ap;ap;ap;ap;#xff55;≈ap;ap;ap;ap;#xff12;≈ap;ap;ap;ap;#xff55;≈ap;ap;ap;ap;#xff12;≈ap;ap;ap;ap;#xff55;≈ap;ap;ap;ap;#xffe;≈ap;ap;ap;ap;#xff3;≈ap;ap;ap;ap;#xfff;≈ap;ap;ap;ap;#xffd;。

    巴黎的那些景点,也没啥可说的,大家都知道,瞎逛吧,我们还花了半天时间去了趟迪士尼,玩了个不需要排队的项目,觉得无聊,就出来了,旁边的valleyd'europe(是这么写的吧),我给她买了一个不太奢侈,不过还挺好看的包,她在纪梵希看到了一套西装,觉得我穿挺好的,不过大几百欧,我觉得有点贵,童老师说,你以后结婚还能穿呢,这句话说完,她可能觉得有点不太好,又加了一句,平时穿也可以的,但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听着不太舒服,不过童老师还是强迫我去试了试,倒是真的很合身,也是难得,从试衣间出来,她看着我人模狗样的装束,说,好帅啊,还真不是服装店售货员见谁试衣服都说好看,而是真的觉得好看,啥都不说,直接刷卡买单了。

    (我后来结婚真的穿了这套西装,因为大牌的西装里面真的很难买到我这个身材能穿的了。

    )又买了点其他的鞋之类的东西,购物活动算是结束了,基本上是互相给对方买单吧。

    在路边的咖啡馆,我们就坐在那里看人来人往的,貌似也不需要说啥,就这么呆着,也很舒服,偶尔说两句掏心窝子,又甜得发腻的话,或者,耳边轻轻说两句耍流氓的话,都觉得特别开心。

    童老师经常会把头侧过来,花痴一样的看着我:我怎么越看你越帅啊,迷死了。

    我想,可能是有感情的成分吧,女人和男人的视角到底还是不一样,用情深了,就觉得帅了。

    童老师后来跟我说,因为她对我的感情比我对她的感情要深,因为从认识以后,她就只有我一个男人,而我,在大部分时间里都是两个女人。

    我想,她也许是对的。

    (我北京的俩死党姑娘知道童老师的存在,我说童老师觉得我可帅了的时候,她们俩很疑惑的问我为啥我要找个视力残疾的女人。

    妈的!)第二站的哥本哈根其实是个很小的城市,没有太多的玩的地方,看看小美人鱼,貌似市中心有个叫什么的游乐场,也没进去。

    哥本哈根那么多的711,而且人人讲英语,简直对游客太友好了。

    广场上总是有街头艺人的表演,我们经常就这么坐着,一人一杯从711买的咖啡,一个热狗,童老师坐在我怀里,我从她腋下搂着她的肚子,偶尔骚扰一下奶子的下沿,她会瞪我。

    一个小乐队的演出间歇,旁边略微有点嘈杂,她转过来在我耳边说了一句,小沉,我爱你!我大概听到了,但没太听清,问她,你说啥,她说没啥,我作势要欺负一下她的痒痒肉或者乳房,她扭动了一下,脸有点红,说,我刚才说,小沉,我爱你。

    我把她拉过来,在她耳边说,童老师,我也爱你!我觉得她好像愣了一下,然后把头仰到后面我的胸口,不知道蹭来蹭去的蹭个啥,不懂!其实这是我俩第一次在做爱以外的环境下说我爱你,大概时间、地点、情绪,都适合说吧。

    当然,那天晚上,不出意外的是激情四射,有了爱情的加成,都觉得特别性福。

    我们在哥本哈根呆了几天,成天无所事事的,市区有几个长方形的湖,我们就在周边坐着,看湖里的鸭子,看童老师,童老师看我,吃饱了瞎逛,逛累了回酒店做爱,睡觉!哥本哈根一直是我很喜欢的城市,悠闲,有711,说英语,凉快,童老师说了我爱你!离开之前,童老师在湖边抱着我说,小沉,我已经开始想你了,我说啥意思,她说,现在我觉得特别幸福,可是再过几天我就不能天天和你在一起了,就有点难受,我现在有多幸福,就有多想你!我严厉的批评了她这种瞎鸡巴杞人忧天的行为,她承认错误并且让我摸了几下奶子,还说晚上要好好让我爽。

    哎,不就是一起爽嘛。

    我又批评了她企图以补偿我为名来求交配的行为,她也接受了。

    第三站是日内瓦,我们订了个酒店在郊区,貌似很接近法国边境了,三排房子,组成了没封口的「口」字型,都是一层的,一个很大的院子,门口有桌子和凳子,晚上可以坐在门口喝点啤酒,聊聊天,吹吹风,挺舒服的。

    不过,日内瓦的物价是真的高啊,随便吃顿饭,俩人1欧就没了,真不便宜,还好我俩也没有太在意这件事情。

    吃完饭,洗完澡,我们一人一瓶啤酒,还有乱七八糟大概是薯片之类的零食,坐在门口,喝点吃点,想说话就说,不想就瘫在椅子上发呆,那天童老师穿着墨绿色民族风的长裙,上身是半长袖的蓝色紧身毛衣,挺显身材的,带着无框眼镜,特别美,有时候我自己都觉得不真实,她,对面这个女人,跟女神似的,说爱我,还让我舔她的逼,还要我操她,我上辈子是拯救地球了吧。

    过了一会儿,隔壁房间里出来一对老夫妻,打了个招呼,是美国人,退休了,到处玩。

    他问我是哪里人,我说是中国,又问我是来旅游吗,我说我是带我太太来度蜜月的,说到这个我看了一眼童老师,感觉她不好意思了。

    他说我很luky。

    我说是的,我非常幸运。

    过了会儿两个女人都回房间了,我们俩又聊了会儿有的没的,他说了晚安,走之前笑眯眯的说,我们年级大了,听力不太好哦。

    我想他应该是在暗示,他们听不到我跟童老师晚上的声音。

    果然,臭流氓是不分国籍和年龄的啊。

    过了会儿,我喝完酒,把零食收拾了一下,进了房间,童老师靠在床头看着杂志,虽然是法语的,但时尚类杂志看看图也就差不多了,不过,衣服换了,穿着一件吊带的睡衣,稍微有点透,应该没有穿胸罩,两个乳头有点明显的挺着,甚至还能看到深色的乳晕,看着挺诱人的,好想隔着衣服咬一下,下身盖着毯子,不知道下面穿着什么。

    她看我走进来,问我,你们说啥了,我说闲聊了会儿,不过最后他说他们年纪大,听力不太好,说完贱笑了下,童老师马上明白了,赶紧问我,我叫得是不是特别大声,我说不是啦,只是比较大声而已,她马上说,啊~那怎么办,被别人听见多丢人,我说那你要么憋着不做,要么憋着不叫,你自己选,她想了下说,不行,这俩我都憋不住,不管了,听见就听见,羡慕死他们。

    2;≈ap;ap;ap;ap;#xff55;≈ap;ap;ap;ap;#xff12;≈ap;ap;ap;ap;#xff55;≈ap;ap;ap;ap;#xff12;≈ap;ap;ap;ap;#xff55;≈ap;ap;ap;ap;#xffe;≈ap;ap;ap;ap;#xff3;≈ap;ap;ap;ap;#xfff;≈ap;ap;ap;ap;#xffd;。

    这骚娘们!她问我,你是不是说我们是出来度蜜月的,他是不是还说你是个幸运儿,我说是啊,我真的把这次旅行当成了我们的蜜月,我也真的觉得我特别幸运能认识你。

    童老师特别开心的样子,抱着我的脖子在我脸上狠狠的亲了两口,然后问我,你喜欢日内瓦吗,我说喜欢啊,她又问,喜欢什么?我说,喜欢日内瓦啊,她忽然抱紧我,在我耳边说,今天晚上我想改名叫内瓦好不好?我还真是一下没反应过来,考虑了几秒钟,才发现是个锄禾日当午的梗啊。

    我说,好,但在这个之前,你要接受惩罚,她想到了我之前说的舔她的时候不许发出声音的惩罚,虽然说着求你了,不要了,但我知道她想要这样的惩罚,大概是为了让惩罚看起来更像是惩罚而故意这么说的吧。

    我坐在她身边,把她搂到怀里,我知道她应该一直在等我吧,身体整个是软软的,有点发烫,我总觉得我闻到了她的荷尔蒙的味道,我说,从现在开始你就已经接受惩罚了,不许发出声音,也不许有异常的表情,她艰难的点点头。

    我把毯子掀开,童老师下身穿了一条黑色带蕾丝的紧身三角裤,紧紧的包着她的阴部,我问她,童老师,你是不是湿了,她点点头,我说那你带我摸摸,她拉着我的手伸到内裤里面,果然已经很湿了,她想拉着我手摸阴蒂,被我拒绝了,我把我们俩的手都拿出来了,她看了我一眼,感觉有点哀怨啊,我知道她应该很需要我的抚慰。

    她又想隔着裤子摸我的鸡巴,也被我拦住了,我想小小的折磨她一下。

    我咬了童老师的嘴唇,然后往下亲和舔她的脖子和乳沟,很白,很香,(平时到这里她已经开始呻吟得很大声了)我捏了一下她的乳头,又用嘴叼住另一个,用舌头和手指来来回回的逗弄,我抬头看了她一眼,她闭着嘴,呼吸有点重,但还在控制,眼睛给了我一个愤愤的眼神,我得意了!我顺着乳房一路往下,亲到肚脐的时候,把她的吊带往上推了一点,舔弄了一下,我听到了一声从鼻子里出来的重重的呼吸,同时腹肌明显收紧了一下,这也是一个兴奋点吧。

    我继续往下,看到几根阴毛从内裤上沿出来了,我舔了一下,舔湿了,贴在她的肚子上,然后往下,隔着内裤,闻着这个跟我来度蜜月的女人的逼的味道,很干净,但有点骚骚的味道,或者不是嗅觉,而是我的心理作用?内裤在阴道的位置已经很明显有了比较大块的湿湿的痕迹,我伸舌头顶了一下,童老师身体一震,但忍住了没有发出声音,我抬头看了一下,表情还算正常,顶多有点「哼,你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的表情。

    我隔着内裤来来回回的舔着,她没有声音,但我能看到大腿肌肉在不停的收缩和放松,我知道她有点挣扎。

    我把内裤的裆从旁边拨开,两片已经被淫水打湿的阴唇展现在我面前,我一口就含在了嘴里,用力的吸着,我看到童老师的手也抓着床单了,过了一会儿,我跟童老师说,把内裤脱了吧,她点点头,让我把内裤脱了下来,水已经把阴毛打湿了一片,我上上下下的舔着,大概刺激小了点,感觉到明显放松了一些,我把她的阴唇分开,顶端涨涨的阴蒂露了出来,我停了一下,直接含在嘴里,用两片嘴唇包着,舌头快速的扫过,童老师整个人痉挛了一下的感觉,嗓子里发出了一点呜呜的声音,又被憋回去了,我抬头看着她,她带着点哀求的眼神看着我,我就这么来来回回的折腾了好一会儿,还把舌头伸进她的阴道里去,就像是用舌头在干童老师。

    过了会儿,我觉得差不多了,就跟童老师说:嗯,惩罚结束了,你恢复自由了。

    她长长的呼了一口气,一把抓住我,拉到身上,不停的用拳头敲我,说,你怎么这么坏啊,我刚才难受死了,现在干我好不好,你现在一插进去我就能高潮。

    说完就把我裤子脱了,抓着我其实已经硬得发疼的鸡巴,对准了阴道口,狠狠的一下就插到底了。

    果然没错,真的几秒钟吧,童老师就到了高潮,我想如果隔音好的话,她应该会声嘶力竭的叫出来,那天我知道她是压抑了一点的,但高潮时候整个身体的反应比平时强烈,我想,应该把我之前不许她表达出来的性快感一次性都释放了吧。

    那天我们又做了两次,在往童老师阴道里射精的时候,我们俩都在对方的耳边说着我爱你宝贝,我爱你亲爱的,那天,我们特别满足,互相抱着沉沉的睡去。

    (几年后,我有一次去国外出差,跟朋友吃饭,她问我中午吃啥,我说,爱尔兰菜,过了会儿,我发现她sn的名字改成「尔兰菜」,哎,多牛逼的女人,该幼稚的时候也一样幼稚得一逼。

    )在日内瓦稍微呆了几天,无所事事的到处瞎逛,童老师最得意的事情就是让我带她去联合国总部门口,找人给我们拍了一张手拉手秀恩爱的照片,还很嘚瑟的说我们俩是联合国认证过的。

    (甚至后来看到我跟我老婆的结婚照还说不如我跟她由联合国认证的恩爱照。

    )我们把大件的行李寄存在酒店,下一站是去少女峰,订的酒店是在一个叫uren的小镇上,看起来酒店就在悬崖边,应该很美吧。

    不过,发现从日内瓦到那个小镇,要转5趟还是6趟火车,我想着完了,国内转一趟火车都那么费劲,这个得把人累死吧,看了一眼童老师,她好像完全无所谓,还拉着我手跟我说,你是男人,我是你的小跟班,你说去哪里我都跟着你。

    得!不过让我惊讶的是,每一趟火车的相隔时间就是几分钟,而且都是在同一个站台,完全没有任何压力,最后一段甚至一趟5度斜坡的缆车。

    但完全没费任何劲,找到酒店了。

    还真是悬崖上的酒店,一栋三层小楼,我们住第三层,阳台外面就是万丈深渊,对面的山我估计有几百米远,稍远一点就是大片大片的雪山。

    住进去的时候正好是傍晚,晚霞很灿烂,空气特别清新,再加上瑞士独特的景色,那真是美得不要不要的,我躺在阳台的沙发上,童老师躺在我怀里,看着这样的风景,我们俩都很陶醉,然后又接吻了,大概这样的景色,还是需要点小激情吧。

    在镇上的中餐馆吃了顿很简单的饭(又是1多欧),我们回到酒店,又坐在阳台上,我们俩一人一瓶啤酒,这里基本上是这次旅行蜜月的最后一站了,所以,我们俩都有点不舍,特别是童老师,我也有点理解她说想我是什么感觉了,因为我也开始想她了。

    过了一会儿,童老师过来,面对面的坐在了我腿上,搂着我的脖子,说着不想回去,或者和我一起在这里好幸福之类的话,被她这么蹭啊蹭的,我明显有了反应,她感觉到了,问我是不是硬了,我说是,又问我想不想要干她,我说很想,她把我的短裤脱了下来(我习惯居家短裤),我的鸡巴硬硬的挺在那里。

    她忽然一口就含了进去,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她舔了一会儿,搞了好多口水在上面,然后吐出来,山里风一吹,童老师还自己用嘴吹着风,还真是冰凉啊,不过倒是也没软,等到凉透的时候,她把裙子里的内裤脱了下来,分开阴唇,慢慢的把我的鸡巴坐进了她的阴道,同时我听到她轻轻的啊了一声,不得不说,童老师的逼我真的非常喜欢,那天,冰凉的鸡巴,让我真正有一种被烫到的感觉,真的是发自肺腑的舒服,不管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那一瞬间就让我特别的满足。

    我本来想开始动作,用力的配合她,但她跟我说,我们今天慢慢做好不好,不着急。

    我答应了,就这样,她偶尔上下动两下,我就坐着抱着她,亲亲她,爱抚她的奶子和屁股,中间她还恶作剧一样站起来,又把我的鸡巴再吹得冰凉,再坐了进去,还时不时的用阴道夹一下我的鸡巴,总是让我一激灵,有点忍不住想把她正法,不过还是被制止了。

    我们一面这样坐着,一面说了很多话,她问我,小沉,你会不会有一天不要我了?我挺坚决,说,童老师,这辈子你都是我女人,我不会不要你的。

    童老师,你有一天会不要我吗?童老师说,就怕你想甩了我的时候我还满世界的追你呢。

    后来,她跟我说,小沉,假如有一天你不爱我了,不要从我的世界里消失,也不要让我从你的世界里消失,好吗。

    我知道不会有这一天的,不过我还是答应了。

    后来我看到一段话,有一种很完美的情侣关系,就是互相都觉得自己配不上对方,我跟童老师的关系有点类似,倒不是配不上,而是我们俩都有一种会被对方甩了的危机感。

    那天晚上,我们在悬崖酒店的房间里做了两次,帮她口交的时候,她问我,你舔我的逼会有恶心的感觉吗?我说不会,我只有爱的感觉,我只想多给你一点,舔得更用力,更深一点的爱你。

    我看到童老师眼圈红了。

    第二天我们去了少女峰,岩石里凿出来的铁路倒是挺令人惊奇,景色好得令人发指,在少女峰顶的冰川旁边,我们俩一起合拍了很多的照片,各种秀恩爱和搞怪,童老师特别开心,问她为啥拍这么多,她说那是最纯净的背景,一点杂质都没有,整个世界都是我们俩的,所以特别喜欢。

    这些照片现在还都保存着,我住在她家时候,经常还拿出来看看,回味下愉快的过往。

    离开瑞士回国的那天,我知道童老师情绪不太好,因为回国我应该会忙一阵,所以应该会有几天没法见面,所以她有点忧伤,不过我抱着她安稳了很久,说马上就会见面,后面我们再去其他地方度蜜月之类的,总算是安抚好了,一路上她又抱着我的手臂,我又骚扰调戏了一番,到了北京她转机去南京的时候,我在中转联程柜台那里抱着她,她还说了几句她会想我,她的逼会想我的鸡巴之类的骚话,被我取笑得脸都红了,最后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这是我俩第一次出游,也是印象最深刻的一次,过去了1几年了,历历在目,如果可能的话,我挺想带着她再走一遍的。

    不过我也知道,有家庭,有孩子,这样的可能性真的太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