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其他小说 > 我的母亲柳菁英 > 我的母亲英柳菁英(10)
    我的母亲柳菁英第十章作者:大便太零零219-5-13某日深夜,不知位于何处的昏暗房间。

    地面佈满灰尘,各种垃圾杂物凌乱铺在地面。

    房间裡没有一点光源,角落裡不时传出嗤嗤声,那裡蜷缩着一个瑟瑟发抖的美少女。

    美少女衣衫褴褛,嘴上缠着胶带,手脚被布条死死困住,手腕处还能看见几道勒痕。

    少女显得很虚弱,双眼无神,倒在那裡,呼吸若有若无。

    一隻手举着手电筒,在少女精緻小巧的脸蛋上晃了晃。

    突然被手电筒照射,少女眼睛刺痛,慌忙紧闭起眼睑避开光线。

    「嘶」,少女嘴上的胶布被撕开。

    手电筒的主人抬脚在少女娇柔的躯体上胡乱蹬几下,已经满是污迹的洋服上又多出几个鞋印。

    「起来。

    」手电主人嗓音裡没有感情,对美少女下达命令。

    「求求你……给我喝水……我知道的全都说了……水……」美少女声音虚弱,用力支起身体,想要爬到来人腿边。

    她的手臂却虚弱无力,一下支撑不住,身体伏倒在地。

    少女再次艰难爬起,张开乾涸的嘴唇不停请求,希望眼前的人影能施以怜悯。

    那人影解开裤绳,伸手进裤裆掏出绵软的阳具,龟头肉冠下方套着一隻钢圈,模样很奇特。

    那美少女看到眼前的阳具,目光在人脸和阳具见快速切换几次。

    美少女似乎有了决定,奋力向前爬了两步,伸长脖子,张口想要把阳具含进嘴裡。

    那人影狠狠乍舌,忽地抬脚将美少女向后踹倒,朝她吼道:「不许拿你的臭嘴弄脏我的鸡巴!」没等那美少女做出反应,那人影冲过去又是一脚,直中少女腹部。

    「啊!」美少女声音嘶哑,发出惨叫,看到来人还要踢,立即声嘶力竭开始求饶:「不要……求你不要踢我,饶了我……」那人影不顾少女狼狈不堪求饶的样子,上前扯住她头髮乱甩几下,将她仰面按在肮髒的地板上,恶狠狠的说道:「该叫我什么,长不长记性!」少女本能的挣扎几下便没了力气,由人影按在地面,满目惊恐:「主,主人,主人……主人饶了我……」沉默片刻,人影面目狰狞,把少女身子摆正。

    美少女身娇体柔,任他摆佈,那人影提臀坐上她胸口,「再敢叫错,我撕烂你的嘴!」少女呼吸困难,双目已流不出泪水,急促向他点头示意已明了于心。

    人影起身叉腿,如同蹲旱厕,蹲在少女肩膀两边,让她可以呼吸。

    少女慌忙呼吸几口气,呆呆躺在那裡,嘴角颤抖不停重複主人二字。

    人影却暴虐心大起,两指扯住她的脸皮怒骂:「母狗贱货!」「不要,主人,不要……痛,痛!」人影听到求饶,将手指鬆开,深呼吸一口气,似乎在抚平情绪。

    「主人,水,求你,给我喝水……」美少女飢渴难耐,实在忍受不住,撇下心中恐惧,再次开口请求饮水。

    人影向前踱了两步,扶住鸡巴对准她乾涸的嘴唇,「喝水是吗,狗女人只配喝尿。

    」「不要……疯子,变态……呜呜啊……」「变态?呵呵。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美少女的声音变得更加微弱,只是口中喃喃不停呼唤。

    「主人……水……」密室顶端木板被推开,人影进入房间,来到她身旁看了一眼,就要转身离去。

    「主人……求你……给我喝尿,我要喝,不要走,不要走……」美少女用尽全力挣扎到他脚边,用头蹭着他的裤腿。

    「哦,要喝了是吗?那起来跪好,摆出开心的表情,要笑的真诚。

    」少女用尽全身的气力爬起来,双膝跪地,张大嘴摆出凄惨的笑脸。

    人影不为所动,少女把笑容挤得更旺,双手举到胸前,做出哈巴狗状,伸出舌头上下摇摆。

    「嗯。

    」人影终于满意,两指捏住鸡巴,对准美少女的小嘴放开了尿关。

    尿液溅射进口中,少女丝毫没有犹豫,立刻大口吞入口中,彷彿她在饮用仙界玉液,世间最美味的饮品。

    「啊……咕咕……啊……」「好喝吗?」「咕……好,好喝,好喝……姆……啊……咕咕咕……」美少女口中极度的乾渴得到缓解,脸上竟出现类似性高潮的表情。

    人影往少女脸上抖乾淨尿滴,再次拿出胶布封住她的嘴,「再想跑,连尿你都没得喝。

    」……柳菁英家中。

    罗永坐在床头,小鸡鸡隐隐作痛,他想不通为何母亲要那样神秘兮兮,弄得他真以为自己没了小鸡鸡。

    现在想来,自己果然还是捨不得小老弟的。

    至于母亲刚刚「邀请」他去观赏沐浴,罗永自是万分不敢,怕一鸡动,伤口撑破,血流如注。

    腹中馋虫开始鸣叫,罗永来到客厅,见挂钟时针此时已指向十一点零八分,餐桌上摆着几个餐盒,想必是母亲提前买好的午餐。

    罗永忍住飢饿,坐上沙发打开电视,准备等母亲洗完澡出来一同吃饭,再问清楚关于小何老师的问题。

    客厅裡听得到浴室传来的流水声,罗永默念静字诀,不去想母亲曼妙的朣体。

    等到母亲从沐浴出来,见她手持毛巾一边搓头,脚刹平底拖鞋缓步走向卧室。

    柳菁英身披纯白浴袍,浴袍沿腰系好,但随着脚步,胸前两团豪乳美肉上下抖动,两颗蓓蕾若隐若现。

    罗永双眼微闭,心中大喊:「印!」柳菁英停下脚步,看向罗永:「你干什么?」罗永右手指天,左手指地,目不斜视,口中念道:「天上天下,唯我独尊。

    」柳菁英无语,继续走向卧室。

    待她吹乾头髮头换上卫衣,来到客厅叫过罗永坐上饭桌。

    母子二人狼吞虎咽,吃得餐盒内一片狼藉。

    米粒洒落,二人各自从桌面上捡起丢进口中,直至餐盒内颗米不剩,比狗舔过还乾淨。

    「嗝~」母子二人同时很有默契的打个饱嗝,罗永呼出一口浊气,摸着肚皮问道:「妈,今早上为什么要骗我去割包皮?」柳菁英起身收拾餐盒,回答道:「忙一整晚太累,回家想睡会儿又被你烦。

    昨天看你那小鸡鸡多脏,就想把皮给你割了。

    」「顺便考验一下你,看看你秉性。

    你还真是把妈妈感动到了。

    」柳菁英将废弃的餐盒丢入塑料袋中,微笑着对罗永说道。

    罗永饶头,「为什么蒙我眼?」「把你眼睛耳朵蒙上,是想知道你会不会半路啊~不要割我小鸡鸡~这样子。

    我跟医生说,我儿子胆子小,看到医院就会走尿~,呵。

    」柳菁英对罗永投以肯定的眼神:「为了别人,连小鸡鸡都可以不要,是我柳菁英的好儿子。

    」罗永羞红了脸,对母亲说道:「妈你好坏,还要我穿裙子。

    还有你不许勾引我,万一我把持不住,鸡鸡肯定完蛋。

    」「咯咯咯。

    」柳菁英托住腮帮浅笑,「小坏蛋,敢说你妈勾引你。

    妈妈现在裡面没穿胸罩,你要不要看?」罗永望向母亲的胸部,宽大的卫衣下果然隐隐约约能看椰子般大小的两个巨乳,巨乳顶端将卫衣顶起凸点。

    正所谓酒足饭饱思淫欲,罗永体内慾火躁动,盯着凸点情不自禁嚥下一口唾液。

    「哎哟!」「呵呵呵~」柳菁英见儿子低头呼痛,端起二郎腿,将秀发往耳边一撩,起手托住半边脑袋嘲笑道:「看你那玩意儿还敢不敢对你妈动心思!就是要让你想起来下面就痛!」罗永敢怒不敢言,心中暗道:「等俺金刚杵养好,老妖婆日后还敢作妖,定将她在俺金刚杵下好生伺候。

    」默念清心诀,罗永收拾好心情,话锋一转:「小何老师和王德发是怎么回事?」柳菁英闻言表情变得严肃,略带歉意正色道:「你告诉我这件事,做得很好。

    何慧丽的事有些複杂,她和你……都是傻子。

    她要我告诉你,说谢谢你。

    」「我觉得小何老师不可能和王德发结婚,一定是王德发强迫她的。

    妈妈你为什么不抓王德发。

    」柳菁英摇摇头,起身走近罗永身前,「这件事,跟你也有一定关係。

    她怀孕了。

    不是王德发的,是王子杰的孩子。

    」罗永闻言,抓住母亲的手臂,着急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柳菁英面色踟蹰,由着罗永拉住自己的手臂,手上捏紧了拳头,指甲盖深嵌进掌心。

    「妈妈几句话跟你解释不清楚。

    王子杰强迫她跟王德发结婚,要她把孩子生下来。

    」罗永从餐椅上跳起,大声喊道:「既然是王子杰强迫她妈妈你为什么不管?你可以帮她,把王子杰抓了啊!」「因为……妈妈抓不了他。

    王子杰只是小孩。

    而且小何老师……何慧丽她求我。

    这件事暴露出去她会没法做人。

    小永,妈妈也很生气。

    那不光是王子杰和王德发,还牵扯到一堆学生。

    」「我不明白为什么不能抓他!我早知道王子杰不是好东西,我不能不管小何老师!不行,我要去找她。

    」「小永你冷静点!」罗永转身就要出门,柳菁英抢身抱住他,按到椅子上坐好。

    柳菁英蹲在他身前,双手紧紧握住他的手,郑重说道:「你不要冲动!你去找她也没有用,你不仅不能帮忙,可能还会害了她!」「我为什么会害了她!妈妈你不管我管!」「妈妈不是不管,我的同事在保护她,我们在研究办法,你要相信妈妈!那些轮姦她的小王八蛋我也想都阉掉!可是我抓不了他们,也不能动他们!冲动解决不了问题!」「轮……姦?」柳菁英闭眼用力叹了口气,「小永,这件事你不要管了好吗?我们现在不光是保护她,还要考虑她的名声,还有社会影响……所以这件事情不可以被公佈出去,我们一定会处理好的。

    」罗永震惊无言,望着母亲依然浮肿的眼袋和佈满双眼的血丝,突然想到她已经有一整日整夜没有休息。

    罗永艰难的在脸上挤出笑容,对她说道:「是王子杰和他的狗腿?妈,你教我要笑,是为这件事笑?她被轮姦了我还要笑?」柳菁英没有回话,不停叹息。

    罗永仰面朝天,感叹道:「可是我不明白为什么,我真的不明白。

    」柳菁英捉住罗永的双手,说道:「以后你会明白的。

    生活中有些事无论多么痛苦,也要笑。

    哭就输了。

    」罗永抬手替母亲理了理头髮,「你之前告诉我,大人和小孩发生关係要进监狱。

    现在你告诉我,小何老师被轮姦了,你没法抓犯人?因为轮姦她的是小孩?小孩子可以为所欲为?」柳菁英不知如何回答,罗永缓缓继续说道:「我可不可以见见小何老师。

    我想跟她说会儿话,妈,我只是想跟她说会儿话,不会乱来。

    」……新的一週。

    学校内,课间时分。

    教室内学童三人一群两人一组,凑在一起叽叽喳喳谈天说地,抑或是昨晚看了什么电视节目,抑或是黄金週计划去哪裡玩。

    罗永正沉浸在思绪中,隔壁的王梦瑶拉起他就跑出教室,跑到了楼道拐角无人处。

    王梦瑶颇为神秘,又表现得犹犹豫豫,罗永不解,想问她想干什么。

    踌躇间,王梦瑶开口对他说道:「我的一个队友,在外面看到佳妮和另个男生走在一起。

    兄弟你要当心点啊。

    」罗永一愣神,张开双臂熊抱住王梦瑶。

    王梦瑶被他吓到,忙推开他,却被死死抱住,没能推开。

    罗永开口说道:「谢谢你,兄弟。

    」王梦瑶重重锤了罗永小腹一拳,由他抱着笑着说:「你个傻蛋。

    以后不要抱我行不行。

    我求你,我也是女生,不是你兄弟。

    」「一直没跟你说,那天在篮球馆的事,我没敢出来帮你。

    对不起。

    」王梦瑶面带歉意,再次开口对罗永说。

    罗永抱得更紧,沉声感动道:「我永远当你是兄弟!」下午课程结束,铃声刚刚鸣响,李佳妮便蹦蹦跳跳来到罗永身前,往他嘴裡递了一颗软糖。

    李佳妮开口说道:「永哥哥,放假陪我去德兹尼亚玩好吗,我爸爸买了票,本来我们一家人要去的,可是妈妈要出差,呜呜。

    」旁边的王梦瑶看向罗永,看到他若有所思,脸上却笑得春光灿烂。

    片刻后,罗永对李佳妮答道:「好啊,没问题。

    不着急回家的话陪我说会儿话。

    」2;≈ap;ap;ap;ap;#xff55;≈ap;ap;ap;ap;#xff12;≈ap;ap;ap;ap;#xff55;≈ap;ap;ap;ap;#xff12;≈ap;ap;ap;ap;#xff55;≈ap;ap;ap;ap;#xffe;≈ap;ap;ap;ap;#xff3;≈ap;ap;ap;ap;#xfff;≈ap;ap;ap;ap;#xffd;。

    李佳妮看眼王梦瑶,嘟嘴对罗永说道:「瑶瑶练球,我要陪她,现在不能陪你说话。

    等到了黄金周假期,我们可以好好聊,嘻嘻。

    」王梦瑶对罗永眨眨眼,「你要不要来球馆看看?」「不去了,我还有事~」罗永笑得真切,「你不是还要去打球吗,快走吧,别耽误练球时间。

    」李佳妮和王梦瑶相继离去,校园内一如既往平静,操场上传出此起彼伏的嬉闹声,廊下偶尔几人在追逐叫喊。

    似乎没人在意有几位老师和高年级同学无故缺席,直至第二天开始,高年级的师生们发现又有几位学生缺席,大家纷纷议论,不过校长下达通知,要求各年级正常上课,严禁讨论各种流言蜚语。

    某处密室内。

    密室中的美少女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她躺在那裡一动不动,早已没有再尝试逃走的勇气和力气。

    又不知过了多久,美少女听到木板被推倒的声音,抬头看到她的主人鑽进密室。

    她的「主人」走到她身前,撕开她嘴上的胶布条。

    「我们来玩个游戏,你赢了,有奖励。

    」美少女看到她的主人手中的水瓶和麵包,立即提起精神,对他露出谗媚的笑脸。

    ……夕阳西下,大地洒满金黄色的馀辉。

    罗永走近家门,望见母亲已守在门口。

    相视无言,两人眼中尽是憔悴。

    「快进来吃饭吧。

    」罗永向母亲笑了笑,随她走进屋内。

    入夜,罗永洗漱完毕,来到母亲房间。

    母亲正伏桉工作,桌面上散乱的摆放着各种文件,罗永在其中看到有小何老师的资料。

    「结果只有王德发被抓进监狱吗。

    小何老师还好吗?」「嗯。

    今天刚做完手术,孩子拿掉了。

    还在医院休养,她情绪很稳定。

    」柳菁英紧盯手中的文件说道,没有抬头。

    罗永点头,嘴角露出微笑,「她一定要走吗?」「要走。

    去新的城市开始新的生活对她来说最好。

    」罗永见母亲仍紧盯着文件,双手从背后揽上她天鹅般修长的玉颈,轻轻吻到脸上。

    「妈你早点睡,这段时间你都没休息好。

    」柳菁英感觉到儿子的吻,偏头正要说话,不知儿子罗永噘起嘴,正等着她转头,嘴唇正好又被儿子吻上。

    柳菁英抬手赏他一个脑瓜:「小坏蛋,胆子越来越大了!快回房睡觉,以后我再收拾你。

    」「等我这钢圈取了,我还要光明正大偷看你洗澡。

    再来亲个晚安嘴。

    」趁母亲不注意,罗永又迅速吻她嘴一下,嘻嘻一笑跑开。

    「你!」柳菁英回头怒视,低声道:「是不是皮痒痒了?」罗永在那张牙舞爪扭动身体挑衅,「许你玩我,就不许我逗你?你骗得我好惨,让我真以为鸡鸡被割了。

    」柳菁英放下手中的文件,举起手刀,对罗永比个割掉的手势,有些得意的说道:「那是自然。

    你要是没骨气,我就真给你割了。

    」「不过别再犯傻。

    真怕你哪天被打死在大街上。

    你知不知道妈妈有多担心你?妈妈是真想把他们全都割掉,可是我做不到,你懂吗。

    」「我懂。

    小孩子杀人放火都不会尽监狱。

    所以我也可以为所欲为。

    只恨当时没带把刀,不然可以至少捅死一个混蛋。

    」「你以后不要去惹事了。

    这件事就这样安安静静过去最好,这样才对何慧丽影响最小。

    」「就这样算了吗?他们可以改头换面到新的学校,没人知道他们干的坏事。

    」柳菁英低头想了想,又抬头对罗永点点头,「嗯。

    就这样算了。

    忘了吧。

    」罗永轻轻叹一口气,「那就算了吧。

    」柳菁英看罗永表情落寞,眼中出现不忍。

    罗永转身离开,柳菁英也打算回头继续工作。

    哪知罗永突然拔下裤子,对着她挥舞起胯下还没长毛的阳具。

    「老妖婆!吃俺一棒!」柳菁英起身要打,罗永提起裤子一熘烟跑没了影。

    柳菁英有些无奈,她回到书桌前坐好,摸了摸嘴唇,再次埋头在文件中。

    半夜时刻。

    柳菁英已经熟睡,罗永背着挎包,悄悄打开房门,离开了家。

    他脚步轻盈,踏在地面上,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他走在灯光昏暗处,不注意看,没人能发现他。

    罗永沿着上学的路线,一路走到他学校的后门。

    从阴影处铁栅栏下翻身而入,罗永抬头望了望四周,继续前进,朝着校园内旧校舍走去。

    来到旧校舍前,罗永寻到拐角处的破窗户,身体轻轻一跃,鑽入破窗口。

    罗永蹲在地上,拍拍裤腿上的灰尘,起身沿着走廊,走到尽头旧机务室旁,推开已经腐朽的木门。

    机务室内角有四根大型管道,管道通向地面,地面有一个窨井盖,上面铺着几块烂木板。

    罗永慢慢推开烂木板,顺着窨井盖爬下,拖过木板来盖好。

    顺着窨井盖往下爬了十来步,罗永进入一处和上方机务室一般大小的空间,十米见方,空间内空气显得很浑浊,没有光线,潮湿阴冷。

    「主人?主人!」空间角落裡有个正在打盹的少女,正伏在几片破纸箱上,被罗永惊动,手脚并用爬到他脚边轻轻呼唤。

    罗永递给少女半瓶水和一小块麵包,「小母狗,奖励你。

    」「谢谢主人!」少女接过水瓶和麵包,立即开始狼吞虎咽。

    她像一个饿了十天的小乞丐,手上脸上脏兮兮,抓住麵包,连同手上的灰尘一起塞进口中。

    罗永笑道:「吃饱了,就有力气逃跑了。

    」少女赶紧嚥下口中的麵包,抱住罗永的鞋面又亲又舔,「不会!小母狗绝不会逃跑,主人相信我。

    」「我们今天继续玩。

    五分钟内,你跑,我不管你。

    开始吧。

    」少女听到说话,跪趴在罗永脚下,做出五体投地的姿势,没有其他动作,口中不停叨念:「小母狗不跑……主人奖励小母狗……小母狗不跑……主人奖励小母狗……」五分钟过去,罗永抚摸她打结的头髮,讚许道:「小母狗乖。

    想要什么奖励?」少女向着罗永献上谄媚的微笑,开头说道:「求主人给我喝尿。

    」「嗯。

    记得接好。

    不要流到地上。

    」罗永掏出鸡巴,一边甩动一边说道。

    在「淅淅沥沥」声中,澹黄色的尿液射进美少女口裡,美少女显得心满意足,脸上出现发自真心的笑容。

    罗永尿尽,少女不忘支出小舌头,将嘴角的尿液舔乾淨。

    「我走了。

    我不在的时候,你可以叫,也可以跑。

    我管不住你。

    」罗永往少女脸上抖乾淨尿滴,没有再用胶布贴上她的嘴,也没有再把她绑住。

    「小母狗不跑,小母狗会赢的,小母狗要主人的奖励。

    」……「砰」木板被推开,罗永再次爬进密室。

    少女蜷缩在角落,听到响声,揉了揉眼,看到罗永进来,像看到主人回家的小母狗,立即扑倒他的脚下,伸出舌头舔他的鞋面。

    2;≈ap;ap;ap;ap;#xff55;≈ap;ap;ap;ap;#xff12;≈ap;ap;ap;ap;#xff55;≈ap;ap;ap;ap;#xff12;≈ap;ap;ap;ap;#xff55;≈ap;ap;ap;ap;#xffe;≈ap;ap;ap;ap;#xff3;≈ap;ap;ap;ap;#xfff;≈ap;ap;ap;ap;#xffd;。

    「主人!主人……嗯……啊……主人……」罗永抬脚,用鞋帮蹭蹭她脏兮兮的脸,「小母狗乖。

    为什么不跑?」「小母狗不会跑,小母狗不跑就赢了,主人就不会惩罚小母狗,还会奖励小母狗。

    」罗永呵呵一笑,指示她跪好,「小母狗想吃什么?主人给你带了豆浆油条,还有肉粥。

    」李佳妮摇着小舌头,「主人给什么,小母狗吃什么~」「那喝肉粥吧。

    臭臭拉哪裡了?」「谢谢主人!」少女接过装了肉粥的纸杯,将吸管塞进口中前不忘指向指密室另外一个角落,说道:「那裡。

    」罗永往地上放了一个布包,起身递给少女一隻电话,「吃完了给你爸爸打个电话,报个平安。

    等会儿再把新衣服换上。

    」……「主人……主人……」「主人……主人……主人……」似乎过了一天时间,少女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她只希望早点见到主人,得到主人的奖励。

    密室屋顶木板被推开,一个人影慢慢爬了下来。

    「主人?主人!主人!小母狗没跑,主人奖励我。

    」终于再一次等来了主人,脏兮兮的美少女跑到他跟前跪好,张大嘴巴,等着饮进主人新鲜的尿液。

    「今天不喝尿尿。

    时间差不多了,你该回家了。

    」「主人?」「回家吧。

    」罗永的声音显得很平静。

    少女似乎很害怕,抓住罗永的鞋尖,一边舔,一边摇头:「主人……主人不要……小母狗不跑……主人要奖励小母狗……」「没事,回家吧。

    再不回去,你爸爸会担心。

    你回了家,我们继续玩游戏。

    佳妮是我的小母狗,天涯海角都跑不掉。

    」……市医院内。

    罗永和母亲走到病房门口,见门口守着一位女警,正围着门口的板凳,无聊的跺着小步。

    「陈阿姨好。

    」「啊?小永啊,小永真乖~柳警官好。

    」柳菁英同她点头示意,说道:「小陈,去休息吧。

    这几天辛苦你了。

    」「是。

    柳警官,要不要我进去帮忙收拾东西?」「不用,你去把车挪到楼下,我们一会儿就下来。

    」柳菁英和陈警官打完招呼,带着罗永一同进入病房。

    病房中小何老师正在收拾衣服床铺,她精神很好,看到罗永和柳菁英进屋,热情的跟他们打招呼。

    小何老师笑着说道:「柳警官,小永你们来啦。

    」三人说了会儿客套话,罗永问母亲可不可以单独跟小何老师聊聊。

    柳菁英点头离去,留下两人在房间内。

    罗永看向小何老师,眼中出现不捨,开口问道:「小何老师,你一定要走吗?」「嗯。

    老师只是去其他城市工作,你不用担心。

    」小何老师回答罗永,手中没有停下整理衣物的工作。

    「我不想你走。

    你留下来,我愿意娶你。

    」「别傻啦。

    将来你要娶的是哪家的小美女,你结婚的时候老师一定会来参加你的婚礼。

    」「是因为他们吗?我会一个个弄死他们,你不用担心。

    」小何老师停下整理衣物的手,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

    她捏紧了床单,转头说道:「小永,老师不想提他们,你也忘了好不好?」「都是我的错。

    」「不是你的错。

    没有你,老师也逃不过去。

    不要再提了好吗?」小何老师面色变得沉重,似乎想到了不好的回忆。

    罗永不再多说,走到床头替她整理起衣物,打起笑容:「嗯。

    我以后会去看你。

    」小何老师回以微笑,两人默默开始收拾行李衣物。

    柳菁英和罗永帮小何老师提着行李,三人一同来到楼下。

    送走小何老师上车离去,没有告别的话语,只是注视着车辆慢慢从视线中远去。

    罗永抱住母亲,把头埋近她胸裡。

    「妈妈,你不要走。

    我要永远和你在一起。

    」柳菁英低头摸着他的头髮,笑着对他说:「傻孩子,妈妈会去哪裡?妈妈当然会永远和你在一起。

    」趁母亲低头说话,罗永垫脚亲到她的嘴上。

    柳菁英慌忙推开他,看向周围,还好周围的人群都以为是小孩子撒娇,没有人在意。

    「在外面不许亲妈妈!你是大男孩了,别人看见多不好。

    」罗永摸着鼻头得意笑道:「因为我是小孩,我可以想做什么做什么。

    我就想让别人看见,我想要所有人知道我最爱妈妈。

    」「尽说胡话!回家我再收拾你!」罗永抱住母亲,嘿嘿笑道:「我现在不怕妈妈了,嘿嘿。

    」时间一天天过去。

    自从小何老师走后,柳菁英感到罗永对她过分亲腻,常常趁她不注意偷亲她的脸和嘴。

    柳菁英多次斥责他,不过罗永往往嬉皮笑脸死缠烂打,柳菁英也无可奈何,最后只得告诫他在外面一定要收敛,不可以当着外人亲妈妈的嘴。

    柳菁英想到是否儿子压制不住对自己产生性慾,所以才会行为反常。

    她找来几本小黄书,交给他希望他能自己发洩出去。

    哪知道罗永把小黄书丢到床下看都不看,还跟她保证自己已经学会了控制,不再手淫。

    一日早上醒来,柳菁英看见儿子罗永正鑽在自己怀裡。

    柳菁英大为惊讶,立即爬起来检查自身,看到自己身上睡衣完好,没有被侵犯的痕迹,犹自松了口气。

    再看向儿子,还在呼哧大睡,小嘴微张哧吐气吸气,小小的阴茎勃起,在裤衩内搭了小帐篷。

    柳菁英一脚将他踹到床下,罗永揉了揉迷离的睡眼,朝她望去,嘻嘻傻笑做了个鬼脸,屁颠屁颠跑出了房间。

    当夜,担心儿子再爬自己的床,虽经历了之前的事,柳菁英还是有点担心。

    她没有服下安眠药,侧躺在床上,忍受失眠带来的头痛,等着看看儿子今晚是否会再来。

    坚持了一个多小时,柳菁英已经没有了睡意,果然听到门外响动,她马上假装沉睡,打算当儿子爬上了床,对自己动手动脚时抓他现行,再来个震撼教育。

    罗永爬上了床,直接鑽进柳菁英怀裡,蜷缩成一团,枕着她的臂弯,小手抓上了柳菁英的睡衣领。

    柳菁英想着只要他敢乱摸乱亲,今夜定要打得他不敢正眼看自己。

    柳菁英等了好久,也不见怀中的儿子有动静。

    睁眼看向怀裡,却见到儿子已经睡去,安静的小脸上还挂着微笑,似乎在享受梦中的宁静。

    柳菁英无奈叹了口气,由他靠在自己怀裡。

    不知不觉中竟也有了睡意,儿子小小的身体在怀中,温暖柔弱,让她内心感到很平静。

    一夜过去,柳菁英睁开双眼,晨光打在屋内,屋外鸟叫声不时响起,怀中的儿子还在熟睡,略微有些凌乱的短髮顶在她的嘴边,她凑近鼻头吸一口气,能闻到男孩子头上的澹澹的汗味。

    柳菁英感到好久没有睡的如此舒适,抱着儿子入眠居然能让她感到心神安宁。

    柳菁英用手指撩着罗永头上短短的髮丝,撩了一会儿,拨开他的短刘海,对准额头亲亲吻过去。

    罗永感到额头微微苏痒,睁看睡眼,看到母亲正在吻自己的额头。

    「妈妈?」罗永露出有些疑惑的表情,柳菁英浅浅一笑,对他说道:「就许你天天亲妈妈,不许妈妈亲你?」罗永点点头,闭上眼噘起嘴唇朝向母亲:「早安吻。

    」「满嘴都是臭口水,谁要吻你。

    」罗永从母亲怀裡蠕动出去,打着哈欠说道:「那我去刷了牙再来和妈妈亲嘴。

    」柳菁英无语,看着罗永挠着小屁股的痒痒走出了房间。

    她也起床,跟着罗永来到卫生间洗漱。

    罗永漱完口,就转身对着她,噘起小嘴站在那裡。

    柳菁英无奈,只得嘴对嘴亲他一口,亲得罗永满嘴牙膏沫。

    罗永满意的抹抹嘴,开心的离去。

    这天以后,柳菁英开始习惯每天抱着儿子睡在一起。

    罗永除了每天早晚要和自己亲亲,没有过分动作,柳菁英也渐渐习惯了和他做早安吻和晚安吻。

    罗永在白天也不再偷亲,反而开始正面索吻,在柳菁英出门前,回到家中时都会要跟她亲亲。

    柳菁英从最开始的一些抵触,慢慢习惯主动迎合他,她觉得这是儿子对自己依恋的反应,她也愿意用吻来传递母爱。

    柳菁英还是有些担心,处心积虑为儿子准备了一些情色小电影。

    她注意观察了罗永一段时间,发现他在家都没有自慰的迹象,除了用功读书,就是锻炼身体。

    柳菁英不懂为何他要压抑自己的情慾,找他谈了几次,罗永都让她放心,自己会好好处理。

    市内某处老街区。

    「坤哥。

    」一个皮肤黝黑的平头少年,听到有甜甜的女声人唤他名字,停下脚步回头望去。

    「李佳妮?」苟坤看向李佳妮,见她穿着牛仔短裤,上身套着一件明黄色卡通t恤,头髮扎成两根马尾批在肩上,露出小仙女般的笑容对着自己微笑,心神不禁一阵荡漾。

    李佳妮露出媚笑走进苟坤身前,伸出一根手指在他胸口划着圈圈,说道:「杰哥走了,人家好寂寞。

    好不容易找到坤哥你,能不能陪陪人家嘛~」苟坤眉开眼笑,张手就把李佳妮拦入怀中,淫笑着说道:「杰哥以前都不让我们碰你,早就想和你个小骚货玩玩了。

    」「嗯哼~坤哥你好坏~」李佳妮小粉拳捶上苟坤胸口,「赶快放开人家嘛~我知道个好地方,明天你可以过来,我们好好玩。

    」「嘿嘿嘿……好啊。

    」……「呜!呜呜……呜!」某处房间内,苟坤被绑在床上,四肢各牵起一条麻绳,整个人被扯成大字型,仰面躺在床上挣扎。

    苟坤想要叫喊,无奈口中塞满布团,只能痛苦的发出呜呜的声音。

    李佳妮光着身体,背上铺满一层细细的汗珠,粉嫩的小屁股正在苟坤身上不停前后耸动。

    李佳妮气喘吁吁,身体却不停运动,「坤哥,加油啊,佳妮知道你还能行的,啊……啊……」罗永坐在床边的沙发上,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小母狗,加油。

    让他再射两次。

    射够十次,我有奖励。

    」「小母狗会加油的……小母狗要主人的奖励!」「呜呜呜!!

    !」苟坤听说还要强迫他射精,口中不断发出悲鸣。

    罗永走到苟坤面前,看他眼角流泪,表情十分痛苦,对着自己不停摇头,咦咦呜呜想说什么。

    「苟坤,不着急,我们可以慢慢玩。

    等你射够十次,我再来问你。

    我们有的是时间,你注定变成我的阉狗。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