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其他小说 > 红颜堕之倚天泪 > 【红颜2堕之倚天泪】(2)
    【红颜堕之倚天泪】(第二章)作者:为生活写黄219513字数:11828【第二章】西华子心里快速思索,红娘子轻功高绝,此时离去,再难追踪,不如舍难求易,转换方向,去追踪鬼医等人。

    「你们去追捕那红娘子,我先来带黑狼回去,顺便守住重狱,不能让犯人再逃离。

    」留下一句,不等王家兄弟反对,西华子上前两步,背起黑狼,快速往重狱处返回。

    计划第一步已成,全在计划之中,但是,剩下后续要如何处理,却是更为关键。

    绝对不能让他们那么顺利逃离,尤其是东方鹤,几人之中以其最为危险,威胁最大。

    带着黑狼,原路而回,重狱内几间牢房大开,东方鹤几人已经是分别逃离,不知所踪。

    西华子将黑狼往牢房一扔,避免其解开背后大穴逃跑,然后转身往外快冲,沿着路上的痕迹寻找。

    山路上有颇多行走痕迹,几位犯人虽然脱逃,但是十香软筋散的毒未解,功力有限,却也是留下了不少线索。

    不过,线索乱且杂,西华子一时也难以分辨其中哪处是鬼医逃跑的路线,只能分析其中痕迹最浅的一条线路进行寻找。

    比起千年郎君等人,东方鹤多年研究药理毒物,对于十香软筋散抗性较强,身形步伐要免得更轻盈一些,顺这个痕迹,有一定可能找到。

    西华子一路顺着线索寻找,之后在林中发现一人,却是千面郎君白惠,身形快跑,在林中夺路而逃。

    「有心摘花花不开,既然被我追到了,那就算你倒霉!」西华子嘴里轻语一声,内力运转,身形一跃而上,一掌直击后背。

    蕴含西华子全力一掌打中后心,千面郎君身体登时前飞数丈,西华子提步跟上,抬手准备再补一掌。

    「等等,不要杀,咳咳,不要杀我,我可以给你,给你好处,不要杀我!」身受重创,千面郎君口呕鲜红,勉强提气说道。

    「好处,什么好处?」西华子狞声问道:「放了你,我就要承担主人的责罚,不知道你的好处,能否抵消我的这一个处罚。

    」「我可以把我所藏的易容移形典的位置告诉你,还有口诀,只要你不杀我,我走了之后,就将口诀默写下来,放到那里,让你去取!」白惠快速的说出了自己的办法和一个地址。

    但是口诀却是没有跟着一起说出,这作为他最大的保命底牌,他自然不会轻易的说出。

    西华子思索后道:「你说的好听,但是我又凭什么信你,除非,你吃下我这一颗特制毒药,药效会在三天之后发作,而我会在两天后到那个地方去取那口诀典册,然后给你留下解药!」「好,好,我同意,我只要能够离开,马上就去默写口诀!」千年郎君快速答应道。

    看着白惠吞服下毒药,西华子心里稍定,看着周围茂密山林,再次开口询问道:「既然我现在放过你,那我就是要找别人回去交差,说,鬼医去了哪里?」之前白惠应该是与东方鹤几人一起逃出,那么各自所逃的方向,应该有所了解,西华子也抱着尝试的态度一试,看能否得到线索。

    生死关头,千面郎君也全不犹豫,当即手指山林西侧说道:「我们一出了重狱,我看到他,是往西边去的!」西边!西华子心里默念两声,跟着却是转身往林子东面掠去,如果他猜测没错,这边才是真的位置!东方鹤心思颇深,他放出千面郎君等人,就是为了给其逃亡时机铺路,制造更多机会。

    西边,只是他故意露出的一个破绽,东面,才是他真正的逃出路线,顺着东侧山道下山,会有一个小村庄。

    出了村庄,走上官道,到时候一马平川,天下何处不可去,而且,这个猜测,西华子还有另外的一个原因。

    鬼医毒经!这本鬼医多年来武功毒术所记载的全本,从他透露的信息来看,却就是被他给藏在了附近处。

    西华子之前得到的只是毒经的残卷,上面记载的毒医配方并不完整,同时,长春功也也只有前面四重的内功口诀。

    想要得到完整的毒经,关键还是要在东方鹤的身上下手,这一点,不会变。

    快速寻路追去,轻功施展,沿路的山石纷纷被拉在身后,西华子费力寻找,准备将东方鹤找出。

    如此一番寻找下,西华子快速寻找,也是在进行一个冒险,他这也是在赌。

    这几个犯人的脱逃,可是一个大罪,纵使有黑狼当做替死鬼,他们也是不能说完全的可以幸免。

    想要脱罪,西华子必须是要再做出一点的事情来,东方鹤的首级,就可以当成这一个证明。

    功夫不负有心人,西华子的运气到底是没有太差,终于是在东侧山林出口处发现了东方鹤的身形。

    在那一颗三人合抱的柏树之下,东方鹤从树下挖出了一个布包,逃命时刻,还来这里取物,显然是非常重要的物件。

    事不宜迟,西华子也不多耽搁,凌空两掌打向东方鹤,听的身后有异,东方鹤急忙回身应对,跟西华子动手相抗。

    原本西华子以为自己出手,胜券在握,又是偷袭,应该会是轻易的将东方鹤拿下,谁知道,这一动手,却就是斗了一百多招。

    东方鹤功力不差,竟然是跟西华子在前期还打了一个有来有回,如此表现,让西华子心里也是暗暗惊讶不已。

    鬼医闻名江湖是在于其医毒双修,但是武功一道却是并不精通,如此还是可以跟西华子斗到百招之外,只说明两点。

    其一是西华子本身武功也是在江湖上只能属于三流程度,面对高手不敌,就算只是一般对手,也无法保证稳拿下。

    即使东方鹤此时没有用着最擅长的毒,仍能跟他拼着这么多招,另外一点,就是他没有中毒,十香软筋散并没有对其生效。

    心里想到这点,西华子越攻越怒,下手更加凶狠,连续几招重手打出,东方鹤胸口连中三掌,终于是被应声打退。

    趁此机会,西华子攻势却是不停,继续一掌轰向其心口,东方鹤再中一掌,一口热血喷出,西华子不敢强攻,顺势逼开。

    东方鹤医毒双绝,谁能保证他的血液之中没有什么奇毒,西华子还是心有余悸,年纪活的越大,心性也就是会越加小心,不敢大意。

    让开了一掌,随后西华子再次发起猛攻,丝毫不给东方鹤以回气机会。

    如果不是此时东方鹤刚从牢内脱身,全身没有任何毒素,西华子也是不敢如此的抢攻,而现在时机,却绝不可失。

    再拼数十招,东方鹤终于是再被打中一招,而自知必死,他最后却是坦然的说出了最后遗言。

    「没想到,我竟然会死在你手上,我当时看到你,就知道你是个头养不熟的恶犬,不过,也好!」东方鹤最后怨恨道:「我为王府卖命了一辈子,汝阳王要卸磨杀驴,现在,我就是给他送一头恶犬过去,你这种老恶狗,藏的越深,咬的也就是越狠,哈哈哈,我就在下面看着你噬主的那一天!」最后的几声狂笑后,东方鹤终于是没了动静,西华子也不敢大意,又是对他的尸身远远打了两掌,确定真的死亡,才是放下心来。

    然后他就是去拿起那个布包,稍微查看下,却是心里大喜,毒静全册果然就是在这里,长春功内功心法也是在,同时还记录了东方鹤的不少注释。

    快速翻看毒经,西华子越看越喜,这毒经循序渐进,却是有着许多的配套练习之法,比如辟毒手,就是练习高深毒功的必备功法。

    翻到毒经最后,西华子看到了上面有着东方鹤记载的关于着十香软筋散的记载配置方法和破解之法。

    这种奇毒是昔年西域番僧贡献给赵敏,用以对付六大派的杀手锏,当年西华子就在这里吃过大亏。

    但是这药效却还是有一定得使用限制,不够方便,而且对于内功高深的目标,有很大抗性,起效也是较慢。

    作为王府的首席医师,东方鹤就是针对这一点进行研究,对其进行了改良,分成了几个效果,无色无味的轻便版和加大效果的特质版。

    前者适合群攻,对付一般高手,而后者则是可以专门用以对付顶尖高手,使用得当可以发挥出奇效,同时还是记录了原版和新版的解药。

    这个收获,让西华子喜不自胜,可以说,有了这个药方,他才是有了一个真正的保命之法。

    除了毒经,包裹里还放着一枚翡翠玉石戒指,不过却不知道有什么意义,西华子也是不敢多动,还是小心为上。

    在附近找了个地方,重新将毒经藏好,然后脱下自己的外衣,包裹住东方鹤的尸体,西华子带上回去复命。

    之所以不直接的取回首级,西华子到底是有点担心,东方鹤研究奇毒,难保不会全身是毒,包括血液,都可能藏有毒素,西华子不敢大意。

    返回重狱,王家两兄弟已经归来,交谈后,西华子得知了红娘子是逃了,两兄弟没有追上。

    而另外,除了西华子遇到的千面郎君和司空鹤之外,其他犯人却是都已经逃散。

    重狱五个犯人,只有西华子带回来的这一句尸体,这事情,无法隐瞒,必须要给山庄赵敏郡主进行一个汇报。

    「跑了?你们负责看守重狱,而现在,犯人逃脱,你们,该要怎么负责!你们还有什么要说的?」山庄大堂内,身穿一身浅蓝色得体衣裙,山庄之主,大元第一美女赵敏端坐堂上。

    绝色如仙的样貌,有着寻常女子所没有的英气和聪慧,其中又带有着三分少女单纯之美,为这天仙之姿更添魅力。

    白瓷茶杯旁是一只雪白手腕,瓷白而手腕却是更加洁白,手臂微抬起茶杯,衣袖轻滑,露出一截洁白如雪的小臂。

    茶杯轻送嘴边,粉嫩嫣红的双唇轻张,细饮一口茶水,姿态从容,贵气而又美丽,宛如绝美仕女图。

    西华子此时跪在堂下,赵敏郡主那一个简单的饮水动作,那一小截的雪白手臂,却是让他感觉一阵口干舌燥,暗暗的吞咽了两下唾沫。

    身体一种火热的渴望泛起,但是西华子知道此时自己的身份,完全不敢多想。

    2;≈ap;ap;ap;ap;#xff55;≈ap;ap;ap;ap;#xff12;≈ap;ap;ap;ap;#xff55;≈ap;ap;ap;ap;#xff12;≈ap;ap;ap;ap;#xff55;≈ap;ap;ap;ap;#xffe;≈ap;ap;ap;ap;#xff3;≈ap;ap;ap;ap;#xfff;≈ap;ap;ap;ap;#xffd;。

    不管是身份地位还是武功,他跟这位高高在上的天之骄女都是完全的没有可比性,赵敏郡主只要是稍微的张张口,就是可以要了自己的性命。

    冷静压下了心里的躁动,西华子小心的低下头,在身旁,王氏兄弟跟着他跪在一起。

    再旁边,则是摆着两句尸体,分别是黑狼和东方鹤,王孟将之前重狱所发生的事情全部说了一遍,此时,正在等待赵敏的询问和责罚。

    大堂两旁站立数名护卫,眼神中精芒闪动,太阳穴鼓起,全是内功不弱的好手,气势上完全的压住了西华子三人。

    气氛凝重,一时无人言语,赵敏静饮茶水,绝美的面容上丝毫不见表情变化,不知是喜是怒。

    机敏无双,智计不凡,对于这位以绝色美貌和智慧扬名江湖的主人,西华子心里却是不敢有任何的轻视。

    会不会被赵敏发现,西华子心里忐忑,虽然他已经做好了布置,但是却仍然不敢保证不会有遗漏。

    赵敏优雅的放下茶杯,美目一转,落在了跪伏三人的身上,心中已有定计。

    重狱出了乱子,一死四逃,似乎十分合理,但是,这里面,却是有不少疑点。

    「回,回主人,这次,这确实是我们看守不力,让黑狼做出这乱子,不管您有什么责罚,我们都是愿意承受!」王孟开口回道。

    王家兄弟心意相通,一人开口,就等于另外一人答案,赵敏得到这个回应,目光又转向了西华子。

    对于这个相貌丑陋的老道,赵敏还是有点印象,似乎,自己就是半月前将其安排进重狱,现在,却就是出了事!未免,太过巧合!「好,我一向赏罚分明,既然有错,那就要受罚,一人留下两根手指,罚入杂役!」赵敏使了一个眼色,旁边一名护卫登时扔出了一把匕首,丢在了三人面前。

    看着匕首上寒光,西华子心里一颤,两根手指,没有想到,惩罚竟然会这么重!虽然说是在江湖上纵横多年,受伤早就不计其数,但是现在这样要剁掉自己的两根手指,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沉默了数息间,西华子心里还是狠狠定下心,当初张无忌父子给自己的羞辱,还有现在自己所受的这痛苦,他都记着!「遵命,主人,是属下办事不利,理该受罚!」西华子磕头答允一声,拿起了匕首,狠狠往下一切。

    一阵剧痛传来,无名指跟小指随之而落,西华子冷哼一声,额头上疼出一阵的细汗,疼的他嘴里禁不住的惨叫两声。

    进行完责罚,旁边有着一个护卫前来将他带下,带去后院杂役房,剩下王家兄弟还在准备刑罚。

    西华子矮胖的身体滑稽的往外被带去,赵敏秀眉轻皱,似有所思。

    如果一声不吭,那还可说是硬气,但是他在动手之后,却是就分明表现的十分痛苦,这并不是什么硬汉。

    而他却是直接的切下了自己的两根手指,这说明,肯定是有什么原因,让他不得不如此做。

    还有隐瞒,或者,所图更大,让他此时不想有更多的拖延。

    赵敏心中电转,却是有过了一个分析,而西华子此时却是并不知道,自己自以为精密的计划,此时却是已经被赵敏猜出了七八分。

    杂役,就是山庄内最下等的下人,平时负责干着庄内的各种杂货。

    西华子以前可也说是昆仑派内门弟子,此时变成如此德性,心里又是岂会甘心。

    但是,他却是能忍,两根手指残疾的代价他都是付出了,也更是没有什么不能忍受。

    好在,他所安排的杂役房间,是山庄的偏远角落,西华子平时的练功,也是不会太引人注意。

    手上的伤势过去两天,疼痛感减弱不少,西华子白天干活,晚上就是练习长春功内功,也没发生什么事情。

    到了第二天晚上,西华子运行了两个大周天,趁着夜色已黑,却是悄悄的从小路溜出山庄,往山下狂奔而去。

    今天是跟千面郎君所约定的时间,西华子也是不怕他会耍出什么把戏来,他现在的毒,只有自己能解。

    不过,正要从山林沿路下山时,西华子却是又停下了脚步,停下奔行,停在原地,反而是练习了一套的昆仑掌法。

    至于原因,西华子刚才听到身后的风声不对,出于多年老江湖的经验,他立刻明白自己是被人给盯上了。

    西华子登时心里后怕,这时候,会派人来盯着自己的人,不用多说,肯定是赵敏郡主。

    『难道是我的事情被发现了?郡主怀疑我了?』西华子心里惊慌想着。

    肯定是有什么方面,肯定是有什么原因是自己忽略的,被赵敏郡主发现了,所以找人盯着自己。

    心里惊乱,准备前去千面郎君所说的那个地方的想法也是登时改变,既然,被盯了,那自己就要更加小心。

    不能露出破绽,要小心翼翼!郡主应该只是有一点的怀疑,所以才只是找人来盯着自己,如果真的是确定的话,那么直接就是可以将自己处理了。

    「如此说来,这还不是绝境,只要我小心,不露出破绽,郡主也不会对我如何!」西华子心里想道。

    在林子里练习了一套拳法,然后西华子又是转将昆仑剑法进行一番练习,跟着才是重新的转回了自己的杂役房休息。

    次日,西华子有点忐忑的上工,心里七上八下,担心会有人来寻自己,好在,一切平静,无惊无险的一天。

    如此,也是让西华子心里笃定,那个暗中的监视者并没有抓住自己的什么把柄,所以,自己还是暂时安全的。

    只不过,因为这一个盯梢,与千面郎君的碰面约定,却是只能作罢。

    虽然可惜,但是西华子心里同时也是庆幸,幸亏自己发现及时,如果到了那里才察觉有异,那就是再无转圜余地。

    就算是击杀盯梢者灭口,没有得到回报,郡主也是一定会怀疑自己,就是只有死路一条。

    放下心,之后西华子每天如常,开始自己的一个平静生活,白天继续上工,闲暇时间练功,每隔两三天时间就是往外行动,在林子里练拳练剑。

    那个暗中的监视者,也是一直的盯着他,一直到了一月之后,似乎真的确定没有了异样,才是终于得离去,不再跟踪。

    出于安全,西华子暗中又等了十天,确定再完全没有人监视自己之后,才是偷偷前去将上次掩埋的毒经给挖出,悄悄带回。

    之后,西华子反而也是不急着离开,时间已经耽搁,那一个月跟两个月,也没有区别。

    将毒经上的记载一一背熟,同时西华子同时也是开始习练辟毒手武功,炼毒者,首先自身就要能够抗毒,如此才能百毒不惧!而在这段时间的练功中,西华子感觉自身的精气却是更甚以往,这一个多月来,他感觉下身的渴望感更为强烈。

    每次习练长春功时,一股热气就是涌向下腹部,却是让下身更为强烈,几乎每日清晨都会一柱擎天,甚至,平时看到山庄内的娇美婢女,都会有抬头敬礼迹象。

    2;≈ap;ap;ap;ap;#xff55;≈ap;ap;ap;ap;#xff12;≈ap;ap;ap;ap;#xff55;≈ap;ap;ap;ap;#xff12;≈ap;ap;ap;ap;#xff55;≈ap;ap;ap;ap;#xffe;≈ap;ap;ap;ap;#xff3;≈ap;ap;ap;ap;#xfff;≈ap;ap;ap;ap;#xffd;。

    再加上那提气散的服用,西华子感觉自身的渴望就是更加的强烈了,欲火上头,有点压抑不住的感觉。

    长春功的练习已经是到了一个极限,西华子推断,自己就是再这样练下去也难有突破,必须要有一个发泄的突破口而已。

    这一晚,西华子再练习了内功之后,心中欲念更炽,却是纵身往山庄外而去,却是准备下山发泄一番。

    只要不是在山庄内,不要被发现,那也就是没什么事情,而且,这种事情,西华子也不是第一次做。

    当年他可也做过不少,其中,还有着两次最成功的经历,不仅是得手了一等一的美人,还是神不知鬼不觉,没被任何人发现。

    不过以往夜采行动,西华子都是会比较小心,加上他平时都给人鲁莽冲动的形象,也没人会怀疑到他身上。

    这次,却是欲望上头,来不及更多部署,他也是只能先行行动,然后再看情况来决定了。

    身形起跃之间,西华子冲下山,对于山庄下的那个村子却是并不进入,而是继续往外而去,夜行数里,去到了最近的梧柳镇。

    寂静的夜幕中,西华子的身形快速穿行,这梧柳镇只是一个小镇,并么有城墙防护,所以以他的轻功,顺利的进入并不难。

    进入镇子,夜幕下,镇上的居民多是已经进入梦乡,西华子一时也是找不到目标,一阵高来高去之后,还是准备先去干一件正事。

    梧柳镇清风巷七号,这是当初千面郎君白惠给西华子留下的地址,虽然已经过去了那个时间,以药效上来看,白惠早已经丧命。

    可是,人死了,东西却是可能还在,如果白惠临死前没有将其毁掉的话,那么就应该还是藏在宅子内。

    既然来了,那么就不能无功而返,西华子顺着门墙往内跃入,按照当时白惠所说的那位置,开始寻找这宅子的书房所在。

    不过这个时候,西华子却是注意到一点的不对劲!白惠说过,这是他以往留下的一个废弃宅院,应该是荒废数年没有人居住才对,但是这宅子里却是布置的十分整洁!这里有人居住,而且就是在近期。

    西华子心里警惕,走进书房,然后在书架上进行翻找,寻找那应该存在的暗格。

    鼓捣一阵,黑夜中,借着朦胧的月光,西华子看到了书架上的一个突起的木盒,伸手就是准备将其拿下。

    突然间,一声轻响,利剑出鞘,一股寒气从身后疾刺而来,西华子早就是暗自警觉,此时也不敢大意,身体连忙一侧,慌忙的往旁让开。

    一剑落空,那袭击者却是招式不停,剑招一变,剑锋继续拖斩一剑,直斩向西华子脖颈。

    出剑迅猛,剑法飘逸,却是一个用剑高手,西华子当时就是只能再退,身体后仰翻身,再次的避过一剑。

    连避两剑,西华子身体腾挪,注意到了偷袭者,却是一个身穿着紫色长衫的女子,容颜娇美,面容冷峻,但是眉羽间隐带有凶狠之色,却是就给其减弱几分美貌。

    匆匆一眼,西华子将那紫衫女子上下打量,容貌过关,身材也是不错,目视之下,双峰不小,腰肢纤细,双腿修长,身材也是曼妙可人。

    虽然跟赵敏郡主的绝色倾城容颜无法想比,但是也是一个难得的美人,比起红娘子来少了一分的妩媚,却是多了一些的凶狠,是一位冰美人。

    这段时间,西华子一直的在压抑欲望,此时已经是快要到了爆发时候,突然的来了这样的一个美人,他的心里不由的又是火热的燃烧起来。

    望着那攻击美女的眼神中也是多了一分的凶狠和淫邪。

    『来的好啊,我这正是一身的欲望没的发泄呢,你就是来了,今晚,有着落了!』西华子心里狠狠想着。

    心念转动,西华子出手招式却是一点不慢,一一的避开那凶狠美女的剑招,同时回了两掌,不过却也是被其剑诀一一挡下。

    如此以快打快间,双方对攻数招,西华子看着紫衣女子的武功招数,却是觉得有些熟悉,再借着月光打量,却也是感觉她的面容有一些熟悉。

    又打数招,西华子右手挡开了紫衣女的一招,身体借势退开两步,跟着却是开口说道:「峨眉剑法,你是峨眉弟子,我记得你,你好像是,峨眉派大弟子,丁敏君!」对于丁敏君,西华子还真是有一点印象,不过那次的见面却还是十年前,不过这时光荏苒,倒是没有在她的身上留下多少的影子,仍然美艳,也是稍显成熟。

    听着眼前这个矮胖的老道叫出自己的身份来历,丁敏君剑势稍缓,不过仍然持剑以对,并不松懈。

    「峨眉大弟子,那已经是过去的事情,小女子丁敏君,不知道前辈高姓大名!」丁敏君按照江湖礼数问候道。

    既然被点出了身份,那么对方也应该是知道峨眉派身份,身为六大门派之一,丁敏君也是为这这个身份而自豪。

    「老夫昆仑西华子,之前也是前往贵派拜会过,知道丁女侠大名,没想到这次能在此相见,真是荣幸。

    」西华子躬手答理道。

    昆仑派西华子的名头在江湖上也是有一点的名气,这时候打出自己的名号,西华子就是要让丁敏君先放下敌意。

    刚才交手虽然短短数招,但是西华子却也是看出这丁敏君剑法不差,不过才是二十几岁的年纪,却是剑法凌厉,出手中有着几分的很辣,颇有当年灭绝之风范。

    武功上,西华子并无多高天赋,正面交手,他也无多少获胜把握,没有稳赢下丁敏君的把握,那不然,就是用点手段。

    「昆仑派,原来是西华子前辈,不知您是如何的来到这里,为何夜闯民宅来到这里呢?」丁敏君敌意稍减,不过手上却是仍然保持那一个封锁动作。

    作为峨眉派大弟子,丁敏君曾经自诩自己是最合适成为峨眉派掌门的传人,这里面固然是有她性格中高傲自大作祟。

    她的武功和江湖阅历也是其中一个原因,她早年就是跟随灭绝闯荡江湖,也是经历过不少的风浪,不是一般江湖新手。

    自从跟周芷若争夺掌门之位失败后,丁敏君心灰意冷,也是担心会受到周芷若的报复,就是离开峨眉。

    一路游历,也是做了一些好事,在周芷若当初跟张无忌大婚时候,她还送去过贺礼,只不过后来婚礼出现变故,张无忌逃婚,那却就不是她所能知道。

    之后丁敏君展转来到了这梧柳镇,却是正好的撞到了受伤逃回的千面郎君白惠,之后将其诛杀伏法。

    而丁敏君看到白惠当时临去前一直的在这里寻找,心里猜测,肯定是会有同伙来跟起接头,于是就是暂时留下等待,然后,就是等到了西华子的出现。

    2;≈ap;ap;ap;ap;#xff55;≈ap;ap;ap;ap;#xff12;≈ap;ap;ap;ap;#xff55;≈ap;ap;ap;ap;#xff12;≈ap;ap;ap;ap;#xff55;≈ap;ap;ap;ap;#xffe;≈ap;ap;ap;ap;#xff3;≈ap;ap;ap;ap;#xfff;≈ap;ap;ap;ap;#xffd;。

    昆仑派的身份,确实是让丁敏君有些意外,但是,也不足以让其就此的相信。

    「这是江湖上臭名昭著的恶贼千面郎君白惠的宅子,西华子前辈,您来这边,莫非,就是他的同伙!」丁敏君剑锋一扬,继续逼问,西华子心里暗想应对之法,同时脚步往后轻退来一步,摆手解释。

    这退后一步,却是有着特殊技巧,临战中脚步后退,代表自己没有恶意,给对方一个安全距离,让对方心理产生松懈。

    如果贸然的进步而去,会引起对方戒备,甚至进攻,所以西华子就是故意的卖这一个破绽,等丁敏君松懈。

    「丁女侠,这是误会,让我跟你解释,其实我跟千面郎君有大仇,上次我们交手一场,相互的受了一些伤!」西华子举起自己那断了两根手指的左手对丁敏君说道:「我手上的这个伤,就是他留下的,不过他也是被我给打伤了,我之所以找到这里,是因为之前从他那知道的信息地址。

    」「这个地址还在呢,上面还记了一些口诀,我拿给你看!」一边开口,西华子一边伸手入怀里摸索,拿出一张纸卷递去,递向丁敏君,而听了这个解释,丁敏君也是身体随之靠来,进行查看。

    左手伸进,突然间,西华子右手手指一弹,一股白色粉末飞向丁敏君面门,左手快抓向其手腕。

    丁敏君一惊一乱,脚步连忙快撤,却似乎慢了一步,药粉被吸入部分,她脑袋却是有点晕眩。

    这只是一种简单的迷药而已,毒经上记载众多药剂配置,这种无色无味的速发作迷药,却是其中最简单的几种。

    论起效果,这自然不能跟十香软筋散相比,但是因为配置简单,效果明显,所以西华子这段时间就是进行了一点配制。

    心知不妙,丁敏君快速想要抽身而退,对方用出了这种下三滥方法,自己已落入下风,久战不利。

    丁敏君运起内力,快速的挽了一个剑花,对西华子的手腕斩去,但是突然眼前一花,手腕一沉,从不离身的配剑却是就被卸下。

    峨眉派功夫威力在于剑上,丁敏君手无寸铁,心神不禁大乱,见西华子再次逼近,不敢恋战,转身便逃。

    应对准确,可惜跑没两步,只觉后领一紧,已被西华子抓住了,丁敏君闯荡江湖多年,却是从没感觉如此紧张过,大惊之下用力一挣。

    「撕!」的一声,丁敏君的衣领从中裂开,露出一片雪白的玉背,她顾不上害羞,心里气怒相加,知道不能久留,身子往前急冲而去,想要逃离。

    西华子只抓到一条布条,却是并不气恼,放在鼻尖轻闻,一股女子的柔香传来,身体欲火更重,手一扬,布条往空中一丢,快步追去。

    丁敏君慌忙的往外跑去,跑进院子,可是西华子已经快步追上,双手连挥,她外衣也被一块一块地撕走了,只剩下肚兜和束胸。

    纵使在江湖上闯荡多年,但是丁敏君纵是女子,这种情况,她如何能够平静应对,心越急,动作却是越乱。

    眼看西华子动作越加无理,丁敏君自问无力再逃,咬一咬牙,回过头来,毅然喝道:「西华子,亏你还是江湖前辈,竟然如此无比,欺人太甚,本姑娘跟你拼了!」说着,勉强站直,摆出架式,但对比,却是正合西华子心意,她不想跑,那正省事了。

    丁敏君也是一个难得美女,刚才打斗中,西华子欲望已经是完全被挑拨而起,此时下身抬头,忍不住想要发泄一番。

    西华子哈哈大笑,道:「好!你不逃最好!省的我麻烦了,今晚,就让你流血!」说着,突然加速,身体犹如鬼魅般贴上了丁敏君的娇躯。

    丁敏君拙不及防,身体已被西华子紧紧地压住,看着那一张丑陋的老脸,一阵强烈的男性气息直冲鼻端,心里又惊又怒,尖叫一声,更顾不上什么架式,双手胡乱对西华子的脸上抓去。

    先中迷药,再丢配剑,然后失去冷静,丁敏君已经是完全在西华子掌握之中,面对这胡乱进攻,西华子轻巧的挡、引、按,才三两下就把她制住。

    用一只左手扣住丁敏君的双腕,往上一提,接着下身往前一靠,她修长的身体便被紧紧地压在院子墙壁上。

    闻着沁鼻的女香,西华子得意而又冲动,暗想运气不差,正想要找人发泄,就是有个美女送上门来。

    而闻其体香,观其身形样貌,阅女经验丰富的西华子判断着丁敏君应该还是一个完璧处子,这可是捡到宝了。

    丁敏君大失分寸,双脚乱踼,可无奈西华子的身体压在她两腿之间,她用力虽猛,却作用不大,双腿的踢动,只不过让其下身与西华子的大腿接触跟多而已。

    西华子此时也是欲念上头,无法忍受,见她的动作威胁不大,也不再阻拦,腾出右手便向她的胸部抓去。

    西华子把大手伸进了丁敏君肚兜里摸索,虽然隔着束胸,但也是别有一分的手感,柔软而有弹性,虽然并不巨大,但是形状却也是不错。

    多年没有尝过这肉味,此时丁敏君落到了自己的手上,那又是哪里会轻易错过,西华子的右手开始大力的揉搓着。

    一股股异样的感觉从胸口传来,丁敏君还是能感受到那羞人的挠动,想自己洁身自好,一身想要在江湖上成名,为此她付出了自己的全部努力。

    可是,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是遇到如此场景,如此对待,难道,这就是自己该得到的报应吗?西华子此时可不理会丁敏君的自怨自艾,见她低头去看,大为兴奋,跟着用力一扯,把她的肚兜扯掉,反手掐断了她的束胸带,露出了那双白皙细嫩的乳房。

    看着上身防护完全落开,丁敏君羞愧难忍,心里的高傲却是又让她不想面对这一切当即就是狠狠的移开目光,不想再去看西华子的那张丑脸。

    可是此时得意的西华子却是不想如此的放过她,右手在着她的乳房上揉捏着,一边品头论足道:「没试过这滋味吧!看你这胸也是不大,看来没有好好利用,今天遇到我,以后我一定让你这对小可爱,再也闲不下来。

    」丁敏君心气高傲,如何能够忍受如此屈辱,这简直比当初门派竞选掌门失败更为羞耻,想着落到这个老淫贼手上自己之后会是什么结果,胸口一阵冲动,舌头一伸,便要自尽。

    西华子眼明手快,如何会让到这到手猎物失去,一手捏住了她的小嘴,这一口便咬不下去。

    见丁敏君反应激烈,大有抵死不从架势,西华子心中有气,狞笑道:「想死?没那么容易!今天我是干定你了,你做什么都没用!」话语落,西华子忽然松手,点了她的牙关穴和双手的软筋穴,让其再无力挣扎。

    西华子制住了丁敏君,淫笑道:「丁女侠,现在让我来好好侍候侍候你吧,这衣服碍事,咱先来把它脱掉!」说完,西华子抓住丁敏君的裤子一阵的拉扯,几声的嘶响声中,她的外裤随即被撕成碎片,雪白的双腿露出,跟着亵裤也被一撕两半,顿时间,一抹稀疏的耻毛在破口中露了出来。

    丁敏君只觉下体微凉,心中又羞又急,知道自己下身已经是再没有了遮挡,当即踢的更猛,无奈西华子紧紧地贴住了她的身躯,这一轮急踼只是白白浪费气力,没起到什么作用。

    而趁这时间,已经欲望汹涌的西华子也是忍不住,任她刚踼乱蹬,右手抽出,挣扎着把自己的裤子也撕掉了。

    顿时间,那修养了数年,养精蓄锐,更为可怕骇人的大肉棒脱困而出,杀气腾腾,随着丁敏君的踼动,不断地在她的玉门关口磨动、骚扰着……「别挣扎了,丁女侠,你今天是跑不掉了,我晚上是干定你了,不对,是我以后都要干定你了!」西华子淫笑道:「你给自己找的这个地方也不错,以后我就把你关在这里,每天晚上都来干你,保证让你爽的第二天都下不了床!」丁敏君挣扎几下,感觉一根又硬又烫的东西在自己的要紧之处磨来磨去,一付随时破关而入的姿态。

    她虽然没有经历过那些风月之事,但是行走江湖多年,这东西是什么,总是知道的,更知道这事情一旦发生,对于自己的结果会是什么。

    想自己一生高傲,丁敏君绝不希望自己最宝贵的东西,会交给这样的一个年纪足以当自己爷辈的老淫贼手上,她宁死不从。

    这时,丁敏君只觉牙关和双手一松,又是可以动了,做出决定,不及细想,准备再次咬舌自尽,没有人可以羞辱自己。

    可是,对于这一点西华子早已有备,这却是他故意给的机会,手里正拿着他那脏臭的亵裤,待丁敏君嘴巴一张,便往她嘴里塞去。

    今晚上,西华子不仅是要占有她,还要用最凶狠屈辱的方式来击溃她的心理。

    丁敏君只觉一阵气窒,小嘴已被一团又腥又臭的东西塞住了,又气又怒,待要伸手去拔,玉腕一紧,又被抓住了。

    完全无记可失,丁敏君此时犹如砧板上的鱼肉,任由施为,而西华子则是慢慢的摩擦着大肉棒,然后,将其对向穴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