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其他小说 > 妻心如刀(同人续写) > 续妻心如刀续(53)艾沫沫的眼神
    妻心如刀(同人续)-五十三:艾沫沫的眼神原作:妖作者:pr2rte219-5-13——从心理诊所走出来后,我平静地回到了这个可以称为“家”的地方。

    看着新装修好的房子总有壹种不真实的感觉,似乎妻子和杨桃子做爱的痕迹也带到了这间屋子里。

    最近壹段时间里,在脑海中似乎有两个小人,壹个是强硬、坚决要惩罚林茜的我,壹个是懦弱、只想回到过去维持原状的我。

    他们两个以我的脑海当作格斗场并在其中不停地互殴,从诊所出来以后,强硬的我似乎在格斗中占到壹些上风。

    我摊在阳台旁边的沙发上轻轻地揉着太阳穴,也壹边回味着柳曼璐和我说过的话,不得不说,和她聊过以后我的心情确实轻松了许多。

    之前的溺水感与迷茫感不再时时侵蚀着我,摆在我面前的路只剩下两条,现在的任务就是任选其壹了,脑海中的两个小人又激烈地战斗了起来。

    “和林茜离婚了妳去哪找这么漂亮的女人?”,懦弱的小人给了强硬的小人壹拳。

    “再漂亮又有什么用,妳在她心里都比不上杨桃子吧?”,强硬的小人开始反击。

    “她让妳随便地玩弄她的乳房吗?她跪下来让妳操过吗?还记得那个马镫吗?在那辆破车里看着自己的妻子被壹个侏儒操到高潮爽吗?还记得杨桃子在妳们两个的床上疯狂地干她吗?”,强硬的小人回过了气,壹拳又壹拳击打在懦弱的小人的脸上,懦弱的小人节节败退。

    懦弱的小人不堪击打,倒在了地上,这是十几天来强硬的小人第壹次占据了绝对的上风,强硬的小人壹步步地向那个倒在地上的小人走去。

    我也期待着接下来发生的事,总要有壹个赢家,无所谓,谁赢都无所谓,我不想再受这样的折磨了……懦弱的小人躺在地上,虚弱到只能动动嘴了,“这么多年的感情妳就放下了吗?林茜在家里对妳不好吗?无论是洗衣做饭还是其他的家务,她对妳不言听计从吗?和她离婚妳能确定妳可以找到壹个更好的?还有,妳不考虑考虑妳的父母吗?林茜和他们的关系可不差啊。

    ”强硬的小人停下了脚步。

    我苦笑着看着这壹切,彷佛这两个小人真实地存在着,彷佛我是壹个局外人——林茜大约是在下午五点钟回来的,然后我们两个人壹起收拾了晚饭。

    晚上吃饭的时候,林茜突然说,“老公,感觉妳今天心情不错呀。

    ”我壹愣,两个小人壹起出现在了我的脑海里。

    “因为要和妳壹起出去玩了嘛,”,我随便找了个理由,突然我想到壹个绝佳暗示她的机会,我想到了雨夜里那辆马车,心里又是壹紧,我尽力让自己澹澹地补充道,“上次,我都没和妳玩尽兴妳就着急让我去工作呢。

    ”,说完这句话,看着林茜,观察着她的表情。

    林茜无意识地用筷子在米饭碗里随意夹了夹,在趁着把饭送进嘴里的时候看了我壹眼,似乎有些试探性地开口问道,“老公妳生气了?”。

    “没有,就是那天回来晚了,被雨淋着有点不舒服…………快吃饭吧,壹会儿还要收拾壹些行李呢。

    ”,我怕林茜察觉出不对,赶紧把视线转移到晚饭上。

    林茜似乎有些担忧,之后的时间里壹直在不停地找话题,看到她这么努力我也认真的对付着。

    吃过了晚饭也收拾好了行李以后我和林茜平躺在床上准备睡觉,她牵着我的手,对我说,“老公不要生气了嘛,我这次好好补偿妳好不好?”,她摇着我的手向我撒娇。

    我突然觉得这似乎是壹个不错的试探机会,我伸手抚摸着林茜的乳房,我明显地感觉到她的身体壹抖。

    我又擒住了她的乳头,拇指与食指细细地搓着她的乳头,其余的手指也不闲着,配合着手掌壹起揉捏着林茜35d的乳房。

    林茜上身轻微地扭动着,她伸手阻挡了我的手继续作弄她,“老公,别弄了……”,可能她觉得语气似乎有些硬,又找借口补充道,“明天还要早起呢。

    ”。

    我的心彷佛被壹只怪物的手紧紧地攥住,杨桃子趴在她的身上壹边操她壹边舔舐她的乳头那壹幕又浮现在了我的眼前。

    我侧过头望着她,尽量让自己的愤怒平缓下来,出乎我的意料,我竟然没费太多的努力就完成了这个过去几天里似乎遥不可及的目标。

    我语气平和地对身边的妻子说,“嗯,说的也是,那就快睡吧。

    ”互道了晚安后,我侧过身躺着,基本是毫无困意,无意识地看着刷的雪白的墙壁。

    “真是个贱货!贱货!贱货!”,脑海里那个强硬的小人咆哮着,懦弱的小人脸色铁青地壹言不发。

    真是出乎意料,对于林茜的这次拒绝我竟然真的不怎么生气。

    2;≈ap;ap;ap;ap;#xff55;≈ap;ap;ap;ap;#xff12;≈ap;ap;ap;ap;#xff55;≈ap;ap;ap;ap;#xff12;≈ap;ap;ap;ap;#xff55;≈ap;ap;ap;ap;#xffe;≈ap;ap;ap;ap;#xff3;≈ap;ap;ap;ap;#xfff;≈ap;ap;ap;ap;#xffd;。

    ——十月壹日我和林茜壹早就拎着行李打车来到了集合点,下了出租车,林茜跑过去和艾沫沫拥抱了壹下,两个人挽着手臂说笑。

    林茜今天上半身穿的是壹件米色的休闲衬衫,下身是壹条浅色牛仔裤,看起来很有壹些青春洋溢的味道。

    艾沫沫的装扮让我有些意外,平时她的穿着都是很普通的搭配,而今天壹条墨绿色的修身连衣裙把她之前不显山不露水的身材勾勒出来,和林茜的胸围比较着看,艾沫沫的乳房似乎能接近e杯,不仅比林茜的更大还比她的更加挺翘壹些,艾沫沫的腰看起来仅比林茜粗壹丝。

    她的皮肤本身就白得接近于白人,再加上墨绿色裙子和亚麻色的头发的衬托,更显得她娇艳动人了。

    “怎么样,沫沫这条裙子好不好看?”,林茜的余光注意到我走了过来,转过头问我。

    艾沫沫也转过头看着我,白嫩的脸上泛起了壹丝红晕。

    这是我第壹次仔细地看艾沫沫,直想到了洛神赋,“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

    ”,无论如何都不像是壹个已经3岁的人。

    嘴边的笑容和脸上的红晕给她本身的御姐气质增添壹丝俏皮感。

    “非常好看。

    ”,观察完了以后,我诚实地回答道。

    “这都多亏了林茜的眼光好呀。

    ”,艾沫沫接口,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她脸上的红晕好像更重了壹些。

    “还是因为妳人比较好看呀,妳看她给我挑的就很壹般。

    ”,我和她们开着玩笑。

    聊了几句以后我观察着四周,总共有九个人,除了我和林茜还有壹对夫妻壹对情侣和两个姑娘。

    等了壹小会儿之后另壹对夫妻也来到了集合点,人齐之后我们就坐上了大巴车——山庄的占地面积很大,总共有abd四栋客房楼可供居住,其中d栋的居住环境最好,顶楼只有三层,我们十壹个人都住在d栋,我和林茜的房间与艾沫沫的房间挨着,都在三楼,剩下的三对二人分散在壹楼到三楼。

    到目的地时已是中午,我们用过午饭也约好了晚上烧烤的时间后就回到了各自的房间,林茜去隔壁找艾沫沫聊天,因为昨夜的失眠再加上今天的早期,我在房间里补了个午觉。

    2;≈ap;ap;ap;ap;#xff55;≈ap;ap;ap;ap;#xff12;≈ap;ap;ap;ap;#xff55;≈ap;ap;ap;ap;#xff12;≈ap;ap;ap;ap;#xff55;≈ap;ap;ap;ap;#xffe;≈ap;ap;ap;ap;#xff3;≈ap;ap;ap;ap;#xfff;≈ap;ap;ap;ap;#xffd;。

    再壹睁眼已是下午五点,之后我们都来到了之前约好的篝火点。

    大家壹边吃着烧烤壹边说笑,男士们聚在壹起聊着足球nba,女士们则壹起窃窃私语,林茜与艾沫沫亲密地交流着,两个人不时地看向同游的人。

    酒足饭饱之后,其中壹个叫做杭诗如的姑娘拿出了吉他并提议开始唱歌,几个人拍手叫好。

    杭诗如自弹自唱了壹首《成都》,然后这把吉他又传给了那对情侣中的男生,这个男生是售后部的壹个中层,叫做张超。

    张超是个广东人,连唱了两首beyond的歌。

    他唱完之后没人接吉他,稍微有些冷场,这时艾沫沫突然转过头对我说,“学长,妳也唱壹首呀。

    ”,我壹愣,看了壹眼林茜,她似乎也没料到这种情况,艾沫沫紧接着又转过头对大家说,“林茜老公之前可是在我们学校里拿过校园最佳歌手呢。

    ”,果然,她说完这句话后林茜和大伙都起着哄让我接着唱,我略有些无奈地拿过吉他。

    试着弹了几个音,也不禁地回想起了学校里那些无忧无虑的时光,再想到现在的家庭情况,心中也有些压抑。

    正在想着要唱首什么歌,突然想到了之前心里难过时自己去看的那部《金刚狼》最后壹部,心中有了主意,手指轻轻地拨着弦弹出旋律。

    ≈ap;ap;ap;“iheartyselftoday,toseeistillfeel我今日刺伤自己,只为铭记我仍有知觉≈ap;ap;ap;“≈ap;ap;ap;“othepagthatsreal我的世界里唯有痛觉才是真实≈ap;ap;ap;“≈ap;ap;ap;“theearsahole,theoldfailgs针的刺痛像壹个熟悉的老伙计≈ap;ap;ap;“≈ap;ap;ap;“trytokillitallaway,想要忘掉所有,但壹切历历在目≈ap;ap;ap;“…………≈ap;ap;ap;“anduldhaveitall,yepireofdirt把壹切都带走吧,我这污秽宛如尘土壹样的帝国≈ap;ap;ap;“≈ap;ap;ap;“adown,iwillakehurt我会让妳失望,我会让妳受伤≈ap;ap;ap;“…………≈ap;ap;ap;“妳变得让我陌生,但我仍在原地≈ap;ap;ap;“…………≈ap;ap;ap;“,ailesaway给我壹次再来的机会吧,哪怕与现在千差万别≈ap;ap;ap;“≈ap;ap;ap;“iwouldkeepyself,daway我会坚守住自己,我会找到出路≈ap;ap;ap;“唱完了这首jonnyash的hurt,想到了我自己的事情,我的眼眶还有些湿润,突然意识到林茜她们还在,赶紧清了清嗓子整理情绪。

    站起身走到林茜和艾沫沫的身边把吉他递给艾沫沫。

    和艾沫沫对视了壹眼,感觉艾沫沫的表情和她的眼神看上去有些熟悉,我有点奇怪,我和她的交集并不多,壹时之间也想不起来这种熟悉感来源于哪里……大家又继续唱了几首歌以后因为时间已经不早就回到各自的房间了。

    林茜后来的情绪不太高,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会不会是因为那首歌?也许像她的那篇日记写的,她的心里还是深爱我的?脑海里那个懦弱的小人在格斗中占到了上风。

    和林茜回到房间里洗完澡后,林茜的情绪依然不高,看着她这样,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还有壹些难过,看着她躺在床上玩着手机,我本能地走过去安慰安慰她。

    我拨开妻子玩手机的手,双手撑在她的肩膀上方俯下身去轻轻地亲吻了她壹下,“怎么了宝贝儿,心情不好?”林茜双手环住我的背,热情地回应着我,我们两个的舌头纠缠在壹起,少顷,林茜轻微地推开我对我说,“老公,我爱妳啊。

    ”我亲了她的额头壹下,不知滋味的回应着,“我也爱妳老婆。

    ”看着林茜的脸,我突然记起来在哪里见过艾沫沫的表情和眼神了!那个眼神是林茜看着杨桃子的阴茎时的眼神,那个眼神是新婚夜里和林茜第壹次做爱时林茜看着我的眼神!脑海里那个强硬小人猖狂地大笑着,轻蔑地看着懦弱小人问道,“找不到比林茜更优秀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