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其他小说 > 木叶堕落传 > 木叶堕落传(3()
    第三章性爱之旅下219-5-15木叶的权力交接从不顺利,据説第五代火影是在被强灌春药下签署退位书。

    在日向家府邸内,日向花火双手被铁链束缚吊起,鲜血自阴户流出。

    「所以説火影夫人的弱点就是敏感的菊门」刑吏手握沾满肉沬的狼牙棒,「妳在处理夕日红一事上办得不错,不过当谈到妳姐的事宜上就有点不配合。

    」刑吏接过烧红的烙棒抵住花火的乳房,传出阵阵肉香,「妳知道吗?只要死不了,多重的伤都能靠医疗忍术治好,这都是全赖纲手的供词」此刻鸣雏二人正浸在游泳池中。

    雏田身穿黑色比基尼泳衣,布料仅能勉强遮蔽私处。

    「我説雏田呀,真的不用做热身操就下水吗?」雏田扭扭拧拧试着推开鸣人抓住丁字泳裤带子的双手:「别别开玩笑!鸣人君在房间内已经干了好几次,如果还要在水上做着热身操,你怕不是会把我压在地上」带子断开了,鸣人把手搭在妻子的肩上:「雏田,祼泳好吗?」在水中泛起涟漪,二人身躯互相交缠,在片刻鱼水之欢后鸣人拔出肉棒,爬出水面,拿住妻子的泳衣搓拭肉棒。

    雏田留在水中,双手被断掉的泳裤反绑:「这下子我要怎么游泳,鸣人君。

    」鸣人笑着説:「鬼抓人,妳游多远得多远,被我抓到后要当母狗。

    」雏田喊道:「我不要。

    」随即仰漂在水中,用腿划水,悠游游着。

    胸前两座大山浮出水面,充血挺立的乳首像是建于山上的高塔。

    未几雏田感觉单腿被人捉紧,然后天旋地转,整个人被拽出水面,跪坐在夫君脸上。

    「鸣人君,可别咬。

    」鸣人舔玩雏田的阴户,舌头如灵蛇般在深入阴道。

    「唔啍嗯嗯——要洩了!」鸣人翻转妻子的身体,狎玩其沉甸甸的双乳:「要玩一下雷遁吗?」雏田欲拒还迎:「我不要,你休想。

    」用美足套弄夫君的阳具,「鸣人君,我可不是只有手才能点穴的。

    」阳具射出滚热的精液,鸣人双手压住肉山:「这儿凉了,我们去泡个温泉再回房睡觉。

    」雏田拿开沾满精液的玉足,媚道:「借口,回房后岂会睡觉。

    」鸣人解开绑在雏田手上的绳结,抱起妻子。

    雏田双腿环扣鸣人腰上,让肉棒深入其穴:「别只顾播种,有时山上欠泉。

    」鸣人用力抽插雏田,慢步走向温泉。

    「妳这妖物,看我如何整治妳。

    」「凭你?放我下来,就给你看看妖物的傲人大奶。

    」鸣人站在泉边,瞧看清澈的泉水,减缓下体的抽插速度:「雏田妳还记得雾忍村是怎样归降木叶的?」「嗯嗯啍唔鸣人君为甚么提起这话题?」「变紧了呢,雏田一谈起色色的话题就是这样的。

    」雏田紧抱着鸣人,感受着下身的热流。

    「哈哈木叶的六代目火影派出根部队潜入雾忍村,嗯嗯鸣人君先别插着我他们他们将五代目水影连同待任的六代目水影拐回木叶太深了,然后后污辱一番,最后将怀孕的照美冥绑在马上别换洞!嗯——马头还吊住六代目的首级,哈哈满身精液的水影骑着马回到雾忍村,他们他们就归降木叶了呀呀啊!」「我记得主要动手的是日向家的人,雏田妳清楚他们是怎样干的吗?」鸣人把妻子放进水中,雏田轻抚会阴:「鸣人君,没润滑就插进去是很痛的。

    」鸣人入水搓着妻子的大奶:「妳还未回答我。

    」雏田用力推开丈夫喊道:「我不清楚,他们只是挂着日向家的名义行事,长老们一次都未看见过根来众。

    」鸣人游到雏田身后,阳具抵住妻子的阴户。

    「雷之国已经灭国了,可是木叶村却分不到甜头。

    」雏田任由丈夫插进美穴,柔声道:「得到其领土的是土之国和风之国,鸣人君,木叶已是外强中乾,一旦发起战争我们多半会输的。

    」「我明白的,我不会忘记雷忍村的下场」木叶68年,火之国举全国之力攻打雷之国,前者大获全胜。

    然而,雷之国行使焦土政策,在攻占雷之国后木叶几近粮断,迫于无奈下接受土之国的援助,代价为放弃一切战胜国权利。

    最后雷之国全国男人均被去势,女人世代为奴,加上木叶忍村需高速发展,结果如今火之国欠下大笔国债,木叶村每年的收入均需上譤一半,用作支付利息。

    「鸣人君,上回我到岩忍村谈讨重整债务一事最后不欢而散真是抱歉。

    」雏田吻着夫君,水中浮出白色之物。

    「不用道歉,毕竟是他们轻薄妳在先,还好今次的民生建设谈得成。

    来,靠着泉边,我要好好奖励妳。

    」雏田高翘屁股:「唔又换洞了。

    」鸣人抓紧腰身:「妳身上最敏感的地方不正是菊门吗?来,我们玩那个舒服的游戏。

    」「精液浣肠。

    」鸣人用雷遁电麻雏田的舌头,两手捻搓着妻子挺立的乳头,下身快速冲刺,硕大的乳房像个吊钟一样被鸣人在水中拉扯。

    良久之后,鸣人内射妻子,她的小腹彷如十月怀胎般大大鼓起,最后鸣人拔出肉棒,霎时间鼓起的肚子恢复原状,大量的精液连同泉水冲出泉外。

    雏田乏力摊坐在地上,鸣人用肉棒戳着颤巍巍、沉甸甸的乳房,雏田一脸苦笑:「呼,妖物的二回战要开始了。

    」回到日向家,花火四肢被人拴在大厅的四角,一名金髮小子正在抽插她的下体。

    花火脸上满是泪痕,木叶丸拿住铁钳夹住她的臼齿,另一手拿住苦无插在花火的右乳上,鲜血直流:「求我,我就给妳痛快一点;不説,我就换上刨刀。

    」那夜前半无声,因为花火的舌头早被割下;那夜后半无声,因为花火忍受不了精神和肉体上的折磨。

    最后临近清晨,花火一五一十吐出她姐的所有情报,因为木叶丸将利刀抵住博人的阴囊。

    木叶妓女名册上加写日和花火的名字,在右旁的注栏中写有未婚怀孕的字句。

    那胎,到底是谁的?鸣人抱住满身精痕的雏田回到房内。

    「鸣人君为甚么又戴上套子?」雏田有气没力问道。

    鸣人撑开妻子的阴户:「是带棱纹的,」雏田羞红着脸:「刚才机械傀儡説旅馆可共有一百七十三种保险套。

    」鸣人压住雏田的身子问道:「甚么?白兔累了?影分身记录可是要去到千人连斩的!」影分身将肉棒放进雏田的后庭,她整个人被高高抬起,丰满的双乳跟着摇动。

    「鸣人君打算前后一起上吗?」鸣人插进妻子湿润的阴户:「果然紧了很多呢雏田这个干完后我要对妳的胸部使上螺旋乱乳。

    」两根肉棒分别插在阴户和后庭里,雏田忍受住腔内的压迫:「唔嗯那是生下博人后哈哈鸣人君所创的淫术啍唔催奶用的嗯嗯现在已经断奶了呀呀啊别用!」鸣人跟影分身同时抽出肉棒,脱掉满载精液的保险套,换上另一枚。

    鸣人推倒雏田,她失去重心跌倒在床上,两个影分身分别提起她的一隻腿,使其双腿不能拼拢,鸣人不费吹灰之力插进深处,双手搭放在妻子的肉山上。

    雏田用手抓住另外两名影分身的肉棒上下套弄:「鸣人君别太用力我会痛的。

    」鸣人冷笑:「那就加点雷遁的查克拉。

    」「鸣鸣人君——」未几,众人一同高潮,两道精柱交错相碰,洒落在雏田身上。

    鸣人随手拽下一个枕头,将发麻的妻子弄在地上,雏田的身体全然被夫君支撑着,头下臀上,双手紧抱着枕头,鸣人再次插进她的美穴:「我又换套子了」2;≈ap;ap;ap;ap;#xff55;≈ap;ap;ap;ap;#xff12;≈ap;ap;ap;ap;#xff55;≈ap;ap;ap;ap;#xff12;≈ap;ap;ap;ap;#xff55;≈ap;ap;ap;ap;#xffe;≈ap;ap;ap;ap;#xff3;≈ap;ap;ap;ap;#xfff;≈ap;ap;ap;ap;#xffd;。

    「嗯嗯带颗粒的嗯」鸣人不时用脚撩拨妻子硕乳的下方,众分身对住雏田手淫并将精液射在她的美背上,浓稠稠的精液缓慢流着,最终粘在雏田的髮梢上。

    双方都洩了后,鸣人又再变更体位,他握紧妻子的手腕用力拉扯,下体插进菊门,雏田此刻站姿顿成t字。

    雏田眼见面前影分身挺立的阳具,立刻便知丈夫用意。

    鸣人插抽着説:「雏田的口技一向很棒,不如一起来好吗?」雏田舔了一下影分身的肉棒,旋即咬下影分身阳具上的保险套,吐在地上:「怎会有虾子味的保险套?」影分身抚着雏田的后脑儿,将肉棒插入她的口中。

    鸣人与影分身击掌,一起快速冲刺抽插。

    片刻之后一股暖流直抵雏田的胃部,鸣人放下妻子,妻子咳嗽起来。

    「这太乱来了!鸣人君。

    」雏田环视房间内的众影分身,叹一口气:「一起上吧。

    」同夜,在木叶村内。

    一名身穿雨衣的女子走到木叶酒店的柜台处。

    「请问大野木三郎的房间是甚么房号?」男服务员的下身顿时鼓起大包,惊讶答道:「是是837号,火火影夫人。

    」作为木叶忍村中数一数二的幻术高手,红要让对方误认她是火影夫人并不是难事。

    男服务员拿出访客簿,递给夕日红签署。

    难的是彷摹雏田的签名,在木叶中文件的签名只接受三种。

    一是亲笔签名,由于笔迹鑑定技术已充分发展的关係故彷摹签名是行不通;二是身体拓印,由于雏田向来都是用亲笔签名的,加上现在缺乏她的指模,故也是行不通;三是刻章,在木叶中只有少数人拥有个人的印章,拥有的多是位高权重之人,故印章的认受性最高。

    夕日红拿出日向家的当家信印,在访客簿上用力压印,留下日向家的家徽和粗体的「日向」字样。

    「这样便行了,小伙子待会跟我去酒店中没人的房务室,来点成人的接吻。

    」夕日红向男服务员抛媚眼,随后离去,在他的眼中红一直是穿着黑色比基尼的雏田。

    推开837号室的房门,红径直走向坐着椅上的大野木三郎,她拉开雨衣露出丰满的乳房。

    此刻在床上一丝不挂的山中井野将一大盒保险套抛向二人中间:「主菜来了,用光它,用不完就别想可以离开房间。

    」翌日早上,大野木三郎被发现陈尸在酒店房内,他身边有上百个用过的保险套,桌上留下了日向家的当家信印。

    鸣人双手合十解除影分身,瞬间的密集记忆促使他的下体一阵痉挛,大剌剌射在失去意识的雏田身上。

    「呼!果然只是二十九连斩,这下子这个房间也不能睡人了。

    」房内到处都是精液,连天花也没有幸免,鸣人看着房后的精池,苦笑道:「雏田累坏了,换个房间洗澡睡觉去。

    」他把妻子揹在肩上,红肿的阴户流着精液,走到隔壁房间。

    「太好了!是兵忍泉。

    」鸣人温柔地用水冲搓雏田全身,在弄乾淨他俩的身体后,抱住雏田浸泡在泉水中。

    看着妻子浮起的硕大的乳房,鸣人再次感叹上天赐给他一个美丽的妻子。

    「雏田的胸果然很大,兵忍泉是对清除疲劳最有效的温泉。

    待会泡完后就再不,雏田已经尽力了。

    真是的,那会有人会三穴一起来的。

    」鸣人抱起妻子,用毛巾拭乾她的身子后,雏田传出小小的呼噜声。

    「真是累坏了呢,干了一整天都没怎好好休息过,好了!替她穿上睡衣后就一起乖乖睡觉。

    」鸣人从行李箱拿出妻子的碎花图桉的两件式睡衣替妻子穿上,自身则坐在床边瞧看妻子的睡容。

    胸前不停起伏的山峰让鸣人慾火再起,但是他最后也是忍了下来。

    「雏田今年也三十岁了,她的性慾只会愈来愈旺盛,抱歉我平日只顾工作冷落了妳。

    我向妳保证,」鸣人亲吻妻子的额头,「我以后不会再冷待妳,雏田。

    对啊!平日我不在家中的时候雏田是怎解决的?唔呀,在上上个星期回家的时候,那个断掉的假阳具!那是我在雏田的二十五岁生日时送给她的生日礼物,当时还以为是雏田给我的下马威。

    」雏田侧过身子,梦呓道:「别别再插了嗯嗯鸣人君我很痛呀」鸣人看着妻子的举动,心里不是味儿:「以她大和抚子的性格,那段日子多半也是强忍着。

    还是睡觉好了,再操下去,雏田也会给我肏坏的。

    」鸣人拉下灯绳关灯,抱着妻子香甜柔软的身躯一起酣睡。

    一大清早,率先起床的是雏田。

    她先环视房间,再看自己的身子,带点睡意説道:「鸣人君换房间了呢,真是的反正也替我穿上睡衣,为何不穿上内衣?」鸣人也刚一觉醒来,他搓着雏田的奶子,火热的肉棒抵住妻子的后背:「反正大家都起床了,雏田替我来一发。

    」雏田伸手往后背捻一下丈夫的阳具,原本高挺的阳物火速疲软下来。

    「不行,今天禁慾。

    」雏田带着丈夫一起去梳洗,期间不论鸣人如何磨蹭着妻子的身体,肉棒还是无法挺起来,像个泄气的气球。

    梳洗过后,他俩回到房间的大厅,雏田将夫君推倒在地上,脱掉自己的睡裤道:「鸣人君你看看!都已经红肿了,既然昨天已经放纵过,今天就要好好休息,而且你的鸡儿也立不起来。

    」「那不是雏田妳干的吗?」眼见自豪的性能力被爱妻彻底封锁,鸣人此刻就像个大孩子摊在地上发牌气。

    雏田见状即俯身靠着鸣人,胸前两座大肉山贴着夫君的胸膛,哄道:「今天我们就先认真游玩一下,好好休息。

    如果鸣人君听话的话,在回程的雷车上我可以替鸣人君弄个两发。

    」「话説出口就决不可以食言!」「是是,不过鸣人君知道我平生最讨厌那三件事吗?」鸣人看着软乎乎的阳具答道:「不知道。

    」雏田站起身子,徐徐説:「第一件事,我最讨厌除了鸣人君以外的人评论我的身体;第二件事,我最讨厌除了鸣人君以外的人看见我的祼体;第三呀哈鸣鸣人君别把手指探进去!」「乖,别挣扎,那是消肿的药膏,雏田妳的屁股也是很痛的,对吧。

    」「放放屁!嗯嗯——要去了!」鸣人抱起雏田,亲她的脸颊:「第三件事是甚么来的?」雏田推开夫君,自己站到地上:「第三件事,我决不饶恕伤害我的家人的坏人!鸣人君再对我毛手毛脚的话,就别想有雷车的事。

    啍!」雏田脱掉睡衣,全身一丝不挂,走近行李箱拿出内衣穿戴。

    「那个那个雏田在穿胸罩的时候不用用手托一下乳房吗?」雏田望向夫君,笑道:「根本就不用这样做,那个动作只是因为鸣人君説很性感我才故意做出来的,不知不觉就成了习惯。

    来,我做一次我是如何带胸罩的。

    」雏田解开胸罩背后的背扣,脱下胸罩,胸前的一对大白兔顿时跳起来。

    2;≈ap;ap;ap;ap;#xff55;≈ap;ap;ap;ap;#xff12;≈ap;ap;ap;ap;#xff55;≈ap;ap;ap;ap;#xff12;≈ap;ap;ap;ap;#xff55;≈ap;ap;ap;ap;#xffe;≈ap;ap;ap;ap;#xff3;≈ap;ap;ap;ap;#xfff;≈ap;ap;ap;ap;#xffd;。

    「先这样,」雏田俯下身子,「将胸罩套在乳房,」她立正起来,稍稍提起胸罩,扣上背扣:「然后再用手指调拨一下肩带位置就完成了。

    因为很合身,所以不用再拨一下乳房。

    」「为甚么这时候我硬不起来!明明雏田是如此性感的!」雏田看见夫君力不从心的模样,再次除下穿好的内衣,媚笑道:「鸣人君,反正鹿角旅馆只有我们二人,不如我们今天就祼着到处游玩。

    」片刻之后他们二人正在前往山上的凉亭。

    鸣人边走边抓弄雏田的大奶,实在是忍不了丈夫连番狎玩的雏田绕到鸣人身后,双手分别抓住故软乎乎的肉棒和蛋蛋柔声道:「别动,别动,乖乖尿出来就完事了。

    」「雏雏田!」鸣人尿出白浊色的尿液,随后雏田放开鸣人:「再有下次的话,就接下来的三天鸣人君都会抬不起来的,懂吗?」「这这个花火也对木叶丸做过,雏田别这么狠!」「鸣人君知道就好了,反正你那么喜欢谈花火,我就跟你説清楚事情来龙去脉。

    」「雏田是在吃醋吗?」「花火她从来不喜欢用口办那回事的,有一次木叶丸在花火替他乳交时借故射进口里,气得花火拼命用这招套弄木叶丸的阳物,不论木叶丸如何道歉求饶,花火决不收手,结果可好了,木叶丸不举了整整三天三夜。

    」「雏田妳有听説事情的下文吗?」鸣人的手被雏田用力拍打。

    「没有听过,而且鸣人君别再偷搓我的奶子。

    」「唔木叶丸在那之后有一天在半夜扒光花火的衣服,让她用木叶警备部的影印机印出奶子的图像。

    」「真是的,她俩居然这样做,木叶的治安危矣。

    」来到凉亭,二人一同坐着乘凉。

    「雏田,为甚么花火过这么久也不成婚?不是已经有了木叶丸吗?」雏田眉头一皱:「那多半是为了我。

    」鸣人歪头不解。

    「日向家为了保持高品质的白眼,男人们多半都是强者。

    然而为了最大限度利用优良的精子孕出白眼孩子,日向家有一道家规」日向家中女性的直系亲属只要成婚,在行房时旁边必需有具备生育功能的年长者从旁指导,倘若不幸发生通姦事故,无罪之。

    (比方説妹妹出嫁,姐姐跟妈妈在其行房时需在同一房间内。

    )「因为我是长女,而且母亲已去逝,所以行房时只得我跟鸣人君」鸣人红着脸:「所以万一花火出嫁的话!」「首先我要去找木叶丸,在长老们面前替木叶丸弄出来检查他的精子是否优良然后在花火行房时一直全祼在旁侍候因为初夜时夫妇会喝下日向家特製的烈性春药,所以木叶丸大多半会」「花火不要嫁!不要嫁出去!」「鸣人君」「我们快聊别的!」「那个那个雏田,那根假阳具断掉后妳是怎解决的?」雏田坐在夫君的大腿上任由他搓捻奶子:「你在説甚么?嗯嗯不就是用手解决的,别忘记你妻子我可是柔拳高手来的。

    」「真的是这样简单?」雏田扭拧身子:「好了好了,真的只有一次,我在博人他们上学后用大厅的饭桌桌角弄了下。

    」「雏田,反正用不了棒子,现在就教我弄一下。

    」「这样开始的」雏田牵着夫君的手,带领他探访私处。

    「先搓着它,待它立起来嗯嗯」「然后?」「翻开阴唇插进去啍嗯骗子明明很懂行呀呀啊——」「谁叫妳是我的妻子。

    」鸣人把洩了的雏田放在石桌上。

    「如果雏田想生娃的话,就要多努力点。

    」雏田推开夫君的手,防止他再下一城:「聊点其他事。

    」鸣人抚摸妻子的白肚:「聊甚么?」「最近博人开始不跟我一起洗澡了。

    」「哈哈哈,孩子总会长大的,他害羞了痛痛痛!」「不会!那孩子不会对我有非分之想。

    我是他的母亲。

    」「是我説错!是我错了!」如是者,他俩游山玩水一整天,最后在回程的雷车上,干了一番。

    「明早鸣人君要上班,乖乖给我去睡!」「没问题,可是雏田要生娃便要在午饭时」「我懂的,木叶有那一处地方是我们没作过爱?」根,开始行动了。

    ========================================================================翌日早上,鸣人出门上班走远了,漩涡家的门铃响起来。

    「一定是博人跟向日葵回来了。

    」雏田身穿居家服,儘管只是朴素的打扮亦难掩她的美感。

    开了这一扇门,从此直堕地狱,受尽凌辱。

    「啊,原来是鹿丸来了,你跟后面的女忍找我所为何事?」鹿丸示意众女忍绕到雏田身后,包围她。

    雏田厉声喝道:「你这是甚么意思?」鹿丸用影子束缚术定住雏田:「抱歉了,有事要找妳到木叶警备部协助调查,放心,博人跟向日葵已派人妥善照顾,请妳合作。

    」雏田身后的女忍掀起她的长裙,用手伸入内裤里搓弄。

    「你们这算甚么意思?」「别动气,只是採集样本回去检查。

    」鹿丸解除影子束缚术,递上手铐:「请妳合作跟我们回去。

    」雏田心有预感这趟一去,多半会是被诬衊定罪,可是火影夫人的沉重身份迫使她无法罔顾法纪,一旦出了差错,火影的地位也会受到损害。

    雏田深呼吸,道:「我会跟你们去的,别上手铐,我不会逃的。

    还有鹿丸你别忘记我是享有特权的火影夫人,此辱我必会百倍送还。

    」「真大的口气,快行!」在木叶警备部内的审讯室,雏田双手反扣在椅后,双脚牢牢缚在椅脚。

    女忍移开一直照射雏田的强光灯问道:「火影夫人妳涉嫌通姦罪、谋杀罪以及判国罪等,故现在拘押妳在木叶警备部受审。

    明白吗?」雏田清楚回答:「我从没做过任何有损木叶利益的事情。

    」「可是在昨日,大野木三郎尸首身旁发现多个含有妳dna的已使用过的保险套,」「死亡时间是前天和昨天之间对吗?那段时间我和夫君待在鹿角旅馆内,从未离开过。

    妳们大可以翻查旅馆的入住记录。

    」女忍整理一下桌上的文件:「火影夫人妳应该清楚亲属间的供词因避免偏私的因由是不会被採立的,而且鹿角山属火影的私有地,妳大可更改馆内的入住记录,故也是无法成为物证的。

    」「糟糕了,我没有其他不在场证据!」「反之会议记录表明,大野木三郎曾邀请妳前往酒店,而且妳们曾单独留在会议室约十分钟,这段时间的会议记录是空白的,再加上酒店的访客簿上留下日向家的印章,另外在大野木三郎的房间内亦发现日向家的当家信印。

    妳又会如何解释?」雏田试图挣开束缚,她喊道:「荒谬!单靠物证就将我带到这儿羞辱我,分明是在胡闹,根本不能入罪!」女忍诡笑道:「真是抱歉呢,酒店的男服务员供词中提及妳的出现,而且火影夫人还曾在房务室跟他作爱。

    同样大街上的村民供词中也一致提及妳曾走向木叶酒店,加上木叶潜伏在岩忍村的探子回报,近日村内出现木叶独有的技术,看来是妳流出的。

    」「甚么?不妙,我完全堕入他们的圈套中!」女忍示意动手:「看来人证物证俱在,火影夫人,是时候换个地方继续谈下去。

    」雏田旋即被塞上口枷,身上衣服全被扒光,换上灰色的粗布囚衣。

    女忍拉起栓在雏田颈上的铁项圈:「提醒妳,愈是反抗,待会罪名愈重。

    」「到底有多少人在谋划这次事件?」在木叶法院内,雏田失神地听着法官与控方律师的交谈。

    她身上只有一件破抺布似的灰色的粗布囚衣,高耸的乳房撑起囚衣,露出洁白的大腿。

    雏田不仅双手铐上手铐,双脚更锁上沉重的脚镣,而且戴上口枷,因嘴巴不能闭上,唾液不断流出,弄湿囚衣,几乎能看见囚服下硕乳的大致形状。

    她的颈上戴着铁项圈,圈上有一道铁链连住牆上。

    不用细想,雏田也能知道罪成的后果,一旦罪成,最低起点也是死刑。

    未几,法官颁下判词:「漩涡雏田通姦罪、谋杀罪以及判国罪罪成,由于死者为他国人士故只判监三年,另外犯人即时充公其财产并丧失个人公民权,终生为妓,此为通姦罪判刑。

    最后因判国罪桉情严重,加上犯人贵为火影夫人,知法犯法!判处死刑!」听到判决后雏田几近吓到失禁,她拼命试图喊出声来。

    「除下她的口枷,看看她想説甚么。

    」法官説道。

    除下口枷的雏田,口吃道:「我我用要用木叶法的注例」「是那条免除刑责注例,没问题,由明天起计妳有一个月时间,本席宣判漩涡雏田所有判刑缓期执行,其妓女身份依旧不变,退庭!」「走吧,火影夫人。

    妳还有许多事情未办的。

    」女忍解开雏田的一切束缚,使用瞬身术与其一同前往木叶医院内专为犯人设立的房间。

    雏田站在房间的中央,身旁除了有几名负责看守的女忍外,还有一名充当医生的根成员。

    「虽然戴着面具,但是我肯定他是男人!」男医戴上医护用的即弃手套道:「脱掉衣服,走上前来。

    」雏田紧紧捂着身子,不遵从男医指示。

    他见状即説:「不愿意的话,将视为违抗法院命令,届时妳将会被送入监狱,以淫妇的标准收押。

    」雏田只好脱下囚衣走上前来,出乎意料地没有受到其他羞辱,男医只是机械式地完成他的工作。

    雏田的手指与脚指都沾上油墨印在白纸上,留下指模。

    其后男医分别在她的硕乳和阴户上涂上油墨,照样压在白纸上,留下身体拓印。

    「就是这么简单?」雏田不禁问道。

    「对,因为现在妳是以软禁方式收押,还馀下一道工序,撑开妳的阴唇。

    」雏田照办,直至看见锌盘上的器具。

    「这是宫内节育器,%机会受孕,而且只有通过高级的医疗忍术才能取出。

    」「就连一丝生机都要失去,我到底还有甚么办法?」「成了,出去。

    」语毕,失神的雏田被众女忍拖出去清洗身体,当清醒之时已发觉自己站在漩涡家门前。

    鹿丸正在讲解大致上的软禁方式:首先漩涡家的四周房屋住户改为根来众成员作看守之用,其次漩涡家中设有极大量的监视器及窃听器,其所录资料会即时传送至木叶警备部中,最后是每次漩涡雏田外出均需戴上电子脚镣。

    讲解完毕后鹿丸将雏田推进屋内锁上大门。

    「白眼!」雏田迅速看遍全屋。

    「监视器几乎将全屋都监控下来,只有浴室和厕所没有监视器,然而窃听器却遍佈全屋,看来他们已经有万全准备来对付我。

    」雏田拿好更换的衣服走进浴室。

    「鸣人君。

    」雏田脱掉衣服,扭开莲蓬头开关,顿时浴室充满水气。

    「时间有限,雏田快点靠在牆上。

    」雏田配合着丈夫的节奏,尽最大努力榨出精液。

    一个月内怀孕,是雏田免罪唯一的方法。

    短短三分钟,鸣人已泄了四次。

    「唔唔嗯嗯嗯——再来,鸣人君。

    」没有前戏,尽是硬生生的抽插。

    鸣人将下身挺进妻子美穴的深处,精液自阴户中流出。

    「我们还有多少时间?」「还有十二分钟,雏田。

    」雏田感受着夫君逐渐疲软的肉棒,流下泪水:「量少了很多,他们对你干了甚么过份的事情?」鸣人抓紧雏田的大奶,忘我地抽插着:「相比起妳所受的屈辱,我没事。

    」「抱歉,我要走了。

    」雏田紧抱夫君:「我会坚持下去的,鸣人君不用担心我。

    」鸣人使出瞬身术,在浴室中消失。

    雏田望向牆上用精液所写的字句道:「你们这群魔鬼,我会来复仇的!」快逃!我会想办法帮助雏田!他们目标是摧段木叶!别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