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阁书屋 > 其他小说 > 幕后咸鱼 > 【咸幕后咸鱼】(8)
    【幕后咸鱼】(8)作者:夜色呢喃219年7月8日字数:31夜安然再次来到了魔都十五中,不同的是这次是夏行云开车载着他来的。向门口的保安做了简单的登记,车辆便径直开到了办公楼,两人边说边笑的一路找着校长办公室,上了3楼以后就看见有人在楼梯口等着。

    “您好,请问是杨女士和夜先生么?”年轻人看着走来的美女与屌丝,一点怠慢的感觉都没有。

    “你好,我们和叶校长约好了。”夏行云也不客气。

    “这边请,叶校长一直在等着呢。”年轻人一边带路一边客气。没走几步路就到了校长室,敲门通报,把两人引进了办公室。

    叶劲松赶忙站起来,伸出双手热情周到的说:“欢迎,欢迎,欢迎两位来我校指导工作。”他看起来大约50岁,大背头、圆脸宽额,像个弥勒佛的连,就连啤酒肚都像极了弥勒佛的身材,走起来也是摇摇晃晃随时可能跌到一样。

    “不敢当、不敢动,叶校长太客气了,太客气了。我们今天来主要是有些事情想跟您汇报下,还请叶校长多多支持,多多支持。”夏行云伸出手跟他简单握了下。

    “刘局长都跟我说过了,两位有事情尽管吩咐,能办到的我们一定马上办、认真办!”叶劲松拍着胸脯,仿佛在对上级领导表态一般,夏、夜两人也都清楚,叶校长这番表态跟两人关系不大,刘局长这三个字才是全句的核心。

    “叶校长,我先自我介绍下,我姓夏,夏行云,是行云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法人,这位是夜安然,我们公司有个项目需要拍摄一些学校内和学生的场景,如果学生中有唱歌比较不错的那就更好了,所以请叶校长行个方便。”夏行云道明了来意。

    “原本嘛,这是既是给我校宣传的好机会也是向社会各界展示我校教育成果的大好时机,对于夏女士、夜先生能给我们提供这样一个机会与平台我们十分感谢,但是最近学校教学任务重、学生压力大,而且又临近考试,影响学生上课、占用学生时间恐怕不太好,学校这边倒是全力配合,关键是家长。现在的家长一个个权利意识都十分突出,因为学校宣传向教育局投诉还是比较麻烦的事情啊。”

    叶校长这边立马就忘记了刚刚的“马上办、认真办”。

    “叶校长,不瞒您说原本我们也没有打算在十五中的,只是有个朋友对十五中很有感情,所以才选定十五中,为此我还特意向国柱局长咨询了下,他说问题不大我们才来的,既然叶校长这么为难,我们也不能强人所难,我们回去再跟国柱局长咨询下,谢谢叶校长,耽误您时间,我们就先走了。”夏行云话说的虽然漂亮,可里面的意思确让刚刚一直在笑的叶校长笑不出来了,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叫刘国柱国柱局长而不是刘局长,也不是什么人都能让刘局长说出问题不大,并在昨天晚上12点特意给自己打了个电话说这件事。虽然搞不清楚这两个年轻人的来头,但就这么扫了区教育局长的面子恐怕自己这个校长也快到头了。

    “夏女士千万别这么说,您朋友一定是我们的优秀校友,能一直牵挂母校,连这个宣传的好几都为母校出力的校友可见对学校的感情!我们也不是不通情理的人,实在是现在学校的管理工作不容易做啊,夏女士作为企业一把手恐怕有时候也能体会到管理不易,心有余力不足啊。这样,夏女士,我们先到会议坐一下,我把学校里几个人分管的领导叫过来,我们一起商量下,争取在不影响学生的情况下,把这个项目配合好。毕竟向社会各界展示学校的教育成果、学生的精神风貌也是学校的本职工作嘛。”叶校长一边抹着额头不存在的汗,一面对着已经起身的夏、叶两人说。

    。

    沷怖2ū2ū2ū、C“那就感谢叶校长的支持,实在是朋友对学校的感情难以割舍,否则我们也不会来给叶校长添麻烦的。”夏行云看起来很诚恳,而夜安然则在一边努力翻白眼,小狐狸和小狐狸精果然一个都没有说错。

    “小张,你通知下伍书记、俞老师和龚主任,他们手头上如果没有课马上到3楼小会议室来下,夏女士、夜先生,这边请。”叶劲松一边吩咐一面领着两人来到小会议室,并亲自给他们泡了茶。夏行云看着夜安然偷笑,伸出个剪刀手摆了摆很是得瑟,而夜安然表面虽然平静,但内里却是起伏不定。伍书记,到底是不是她?

    不一会小张就进来了,贴在叶劲松耳边说了几句,叶劲松点了点头转头对着夏、夜二人说:“两位还请稍等,伍书记办公室有个家长,马上就上来了。”话音未落,走进来两个年约0的男子,身材差不多瘦削,一个带着眼睛,一个养着胡须。

    “这是我们教导主任龚志国,”叶劲松指着蓄须的男子,“这位是音乐老师俞立伟。”自然是戴眼镜的这位。又向两位老师介绍了夏、夜二人。

    大概过了10分钟,“老叶,什么事召集我们来开会?你老叶不是又招来什么大任务了吧,”随着声音推门进来的人让夜安然愣住了。

    她老了。眼前的伍维芳不复过去的神彩。眼里平淡,两鬓增加了白发,眼角也是添了许多皱纹。面部的表情愈发柔和,衣着色彩深沉。正常人无论怎么笑,苦笑时面部器官皱在一起,虽笑似哭;微笑时眉头上扬,甜在心间;大笑时更是器官全面舒张,兴高采烈。而此时伍维芳虽然在笑,缺面部神经都感觉不到在动,整个人平添了许多暮气。

    夜安然的心仿佛被一直拳头紧紧的握住,不停的挤压,巨大的疼痛感排山倒海般袭来,一波一波的侵袭着夜安然的感官。她过得不好的现实这一刻仿佛一只魔兽,不停的啮噬着夜安然的理智。夜安然几乎想要站起来,告诉她杜淳还活着,自己还在这里,但他现在还不能。这种痛苦使得夜安然几乎要蜷缩起来。

    这短短时间夜安然的变化并未逃脱一直关注他的夏行云,趁着叶劲松三人并未关注这边的时候她伸手握住夜安然,朝着他嫣然一笑,看着夜安然慢慢放松下来,这才转头看着对面。

    “我们平常玩笑开惯了,倒是让两位见笑了”,看见对面坐着两个陌生人,这边三人齐刷刷的看着自己,伍维芳倒是丝毫不尴尬,“老叶,你也真是,有客人在也不提前说一声,害我说话都不注意。”

    。

    沷怖2ū2ū2ū、C“书记倒说起我的不是了,也是怨我,没提前说”,话虽然这样说,叶劲松倒是满脸笑容。

    “两位倒是见外了,我来之前还听国柱局长说我们学校还有个顺口溜『校长书记、配合默契,学业进步,年年第一』,国柱局长说起你们二位可是满口夸奖,对于我们学校的工作更是满意的不得了。”也不知道夏行云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但花花轿子人人抬,江湖交往秘诀就在于“你泡我泡,共同提高”。

    叶劲松把情况简要介绍一下,学校几个老师都说了下自己的看法,大体上对于教育局介绍来的两人还是不敢完全把话说死,最后也就定下来由书记伍维芳牵头,团委和音乐老师配合,尽量不影响教学进度把宣传片拍好。

    “要不要给你找个姑娘?”回去的车上,夏行云若无其事的说。

    “嗯,好,”心不在焉的夜安然根本没有听到她说的是什么就随口答应,等到看到夏行云似笑非笑的表情反应过来,这小狐狸精给自己挖了个坑?”你刚说什么?”

    “要不要给你找个姑娘?”夏行云丝毫不在意自己说的什么,也不在意夜安然怎么想。看着夜安然诧异的表情,夏行云接着说:“不要想太多,我看你今天状态不对,需要发泄下?男人嘛,发泄无非是酒和女人。”

    “有这么明显?”夜安然有些无神,“你没有问题问我?”

    “有,但不会问”,夏行云很平淡:“你认为能让我知道的迟早会告诉我,不能让我知道的我问了只会惹你厌烦。”

    夜安然突然无语,有些事情、有些人还是暂时或者永远只能埋藏在心里了,但是有些事情不去做的话终究还是于心难安的。对于自己给别人带来的痛苦在没有亲眼所见之前永远不会知道、永远不会有体会,只有亲眼看见了受害人的生活状态,大部分人才会有感触、有弥补的冲动。

    回去的路上夜安然没有再说话,而夏行云也没有食言,到了家陪着夜安然喝了个酩酊大醉。

    清晨,夜安然被肉棒上的温热唤醒了意识,迷糊间不知今世何世,早安咬这个事情却是夜安然没有经历过的,“芳芳,我回来了”,迷糊间夜安然呢喃着。

    身下的人也不知听清没有,嘴巴里发出滋遛滋遛的声音,虽然身下的舒爽感不断传来,但夜安然似乎还是没有清醒,“芳芳,对不起,对不起”夜安然不断重复着这句,而下身的被子间仍然起起伏伏。

    夏行云坐在旁边,被子里的女人当然是她叫来的,2000块。她看着夜安然满脸痛苦,眉头紧皱,不断呢喃着“芳芳,对不起”,神色有些木然。根据她的调查夜安然是不可能认识伍维芳的,更不可能对她有芳芳这个称呼,夜安然到底藏着怎样的秘密,她很好奇,但就如她说的,无论他们的关系今后会怎么样,这样的问题她是不会问的。

    被子不在起伏,不一会姿色上佳的女人掀开被子把头从夜安然的胯下抬起,许是清晨夜安然的存货有点多,丝丝白浊的液体从她嘴角滑过,看看了夏行云,忙起身去卫生间。

    此时,夜安然才完全清醒了过来,他看见自己全裸且明显有发射的肉棒以及盯着肉棒看的夏行云,还有卫生间里传来的水声,这样的清晨有些令人发蒙。